楚辭章句/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楚辭章句 第一
離騷
作者:屈原

輯者:劉向
譯者:王逸
卷二

目錄

離騷[編輯]

《離騷經》者,屈原之所作也。屈原與楚王同姓,仕於懷王,為三閭大夫。三閭之職,掌王族三姓,曰昭、屈、景。屈原序其譜屬,率其賢良,以厲國士。入則與王圖議政事,決定嫌疑;出則監察群下,應對諸侯。謀行職修,王甚珍之。同列大夫上官、靳尚妒害其能,共譖毀之。王乃疏屈原。屈原執履忠貞而被讒邪,憂心煩亂,不知所訴,乃作《離騷經》。離,別也。騷,愁也。經,徑也。言己放逐離別,中心愁思,猶依道徑,以風諫君也。故上述唐虞三後之制,下序桀紂羿澆之敗。冀君覺悟,反於正道而還己也。是時,秦昭王使張儀譎詐懷王,令絕齊交;又使誘楚,請與俱會武關。遂脅與俱歸,拘留不遣。卒客死於秦。其子襄王復用讒言,遷屈原於江南,屈原放在草野,復作《九章》。援天引聖,以自證明。終不見省,不忍以清白久居濁世,遂赴汨淵,自沈而死。《離騷》之文,依《詩》取興,引類譬諭。故善鳥香草,以配忠貞;惡禽臭物,以比讒佞;靈修美人,以媲於君;宓妃佚女,以譬賢臣;虯龍鸞鳳,以託君子;飄風雲霓,以為小人。其詞溫而雅,其義皎而朗。凡百君子,莫不慕其清高,嘉其文采,哀其不遇,而湣其志焉。

【帝高陽之苗裔兮,】德合天地稱帝。苗,胤也。裔,末也。高陽,顓頊有天下之號也。《帝係》曰:「顓頊娶於騰隍氏女而生老僮,是為楚先。其後,熊繹事周成王,封為楚子。居於丹陽。周幽王時生若敖,奄征南海,北至江漢。其孫武王求尊爵於周,周不與。遂僭號稱王。始都於郢。是時生子瑕,受屈為客卿,因以為氏。」屈原自道本與君共祖,俱出顓頊胤末之子孫,是恩深而義厚也。

【朕皇考曰伯庸。】朕,我也。皇,美也。父死稱考。《詩》曰:「既右烈考。」伯庸,字也。屈原言我父伯庸,體有美德,以忠輔楚,世有令名,以及於己。

【攝提貞於孟陬兮,】太歲在寅曰攝提格。孟,始也。貞,正也。於,於也。正月為陬。

【惟庚寅吾以降。】庚寅,日也。降,下也。《孝經》曰:「故親生之膝下。」寅為陽正,故男始生而立於寅。庚為陰正,故女始生而立於庚。言己以太歲在寅,正月始春,庚寅之日,下母之體而生,得陰陽之正中也。

【皇覽揆余初度兮,】皇,皇考也。覽,觀也。揆,度也。初,始也。

【肇錫余以嘉名:】肇,始也。錫,賜也。嘉,善也。言父伯庸觀我始生年時,度其日月,皆合天地之正中,故賜我以美善之名也。

【名余曰正則兮,】正,平也。則,法也。

【字余曰靈均。】靈,神也。均,調也。言正平可法則者,莫過於天。養物均調者,莫神於地。高平曰原,故父伯庸名我為平以法天;字我為原以法地。言己上能安君,下能養民也。《禮》云:「子生三月,父親名之。既冠而字之。」名所以正形體,定誌意也。字者所以崇仁義,序長幼也。夫人非名不榮,非字不彰。故子生,父思善應而名字之。以表其德,觀其志也。

【紛吾既有此內美兮,】紛,盛貌。

【又重之以修能。】修,遠也。言己之生,內含天地之美氣,又重有絕遠之能,與眾異也。言謀足以安社稷;智足以解國患。威能製強禦,仁能懷遠人也。

【扈江離與辟芷兮,】扈,被也。楚人名被為扈。江離、辟芷皆香草名也。辟,幽也,芷幽而香。

【紉秋蘭以為佩。】紉,索也。蘭,香草也,秋而芳。佩,飾也,所以象德。故行清潔者佩芳;德仁明者佩玉;能解結者佩觿;能決疑者佩玦。故孔子無所不佩也。言己修身清潔,乃取江離、辟芷以為衣被,紉索秋蘭,以為佩飾,博採眾善,以自約束也。

【汩余若將不及兮,】汩,去貌,疾若水流也。

【恐年歲之不吾與。】言我念年命汩然流去,誠欲輔君,心中汲汲,常若不及。又恐年歲忽過,不與我相待,而身老耄也。

【朝搴阰之木蘭兮,】搴,取也。阰,山名。

【夕攬洲之宿莽。】攬,采也。水中可居者曰洲。草冬生不死者,楚人名曰宿莽。言己旦起,升山采木蘭,上事太陽,承天度也;夕入洲澤採取宿莽,下奉太陰,順地數也。動以神祗自敕誨也。木蘭去皮不死,宿莽遇冬不枯。以喻讒人雖欲困己,己受天性,終不可變易也。

【日月忽其不淹兮,】淹,久也。

【春與秋其代序。】代,更也。序,次也。言日月晝夜常行,忽然不久。春往秋來,以次相代,言天時易過,人年易老也。

【惟草木之零落兮,】零、落皆墮也。草曰零木曰落。

【恐美人之遲暮。】遲,晚也。美人,謂懷王也。人君服飾美好,故言美人也。言天時運轉,春生秋殺,草木零落,歲復盡矣。而君不建立道德,舉賢用能,則年老耄晚暮,而功不成,事不遂也。

【不撫壯而棄穢兮,】年德盛曰壯。棄,去也。穢,行之惡也。以喻讒邪,百草為稼穡之穢,讒佞亦為忠直之害也。

【何不改乎此度?】改,更也。言願令君甫及年德盛壯之時,修明政教,棄去讒佞,無令害賢。改此惑誤之度,修先王之法也。

【乘騏驥以馳騁兮,】騏驥,駿馬也。以喻賢智。言乘駿馬,一日可致千里,以言任賢智,則可成於治也。

【來吾道夫先路!】路,道也。言己如得任用,將驅先行,願來隨我,遂為君導入聖王之道也。

【昔三後之純粹兮,】昔,往也。後,君也。謂禹、湯、文王也。至美曰純,齊同曰粹。

【固眾芳之所在;】眾芳,喻群賢。言往古夏禹、殷湯、周之文王所以能純美其德,而有聖明之稱者,皆舉用眾賢,使居顯職,故道化興而萬國寧也。

【雜申椒與菌桂兮,】申,重也。椒,香木也。其芳小,重之乃香。菌,熏也。葉曰蕙,根曰熏。

【豈維紉夫蕙茝?】紉,索也。蕙茝皆香草,以喻賢者。言禹、湯、文王雖有聖德,猶雜用眾賢,以致於治,非獨索蕙茝,任一人也。故堯有禹、咎繇、伯夷、朱虎、伯益、夔;殷有伊尹、傅說;周有呂望、旦、散宜、召、畢,是雜用眾芳之效也。

【彼堯舜之耿介兮,】堯、舜,聖德之王也。耿,光也。介,大也。

【既遵道而得路。】遵,循也。路,正也。堯舜所以有光大聖明之稱者,以循用天地之道,舉賢任能,使得萬事之正也。夫先三後者,據近以及遠,明道德同也。

【何桀紂之猖披兮,】桀、紂,夏、殷失位之君。猖披,衣不帶之貌。

【夫唯捷徑以窘步。】捷,疾也。徑,邪道也。窘,急也,言桀紂愚惑,違背天道,施行惶遽,衣不及帶,欲涉邪徑,急疾為治,故身觸陷阱,至於滅亡,以法戒君也。

【惟夫黨人之偷樂兮,】黨,朋也。《論語》曰:「朋而不黨。」偷,苟且也。

【路幽昧以險隘。】路,道也。幽昧,不明也。險隘,喻傾危。言己念彼讒人相與朋黨,嫉妒忠直,苟且偷樂,不知君道不明,國將傾危,以及其身也。

【豈余身之憚殃兮,】憚,難也。殃,咎也。

【恐皇輿之敗績!】皇,君也。輿,君之所乘,以喻國也。績,功也。言我欲諫爭者,非難身之被殃咎也,但恐君國傾危,以敗先王之功。

【忽奔走以先後兮,及前王之踵武。】踵,繼也。武,跡也。《詩》曰:「履帝武敏歆」,言己急欲奔走先後,以輔翼君者,冀及先王之德,繼續其跡而廣其基也。奔走先後,四輔之職也。《詩》曰:「予聿有奔走,予聿有先後。」是之謂也。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荃,香草,以喻君也。人君被服芬香,故以香草為喻。惡數指斥尊者,故變言荃也。

【反信讒而齌怒。】齌,疾也,言懷王不徐徐察我忠信之情,反信讒言而疾怒己也。

【余固知謇謇之為患兮,】謇謇,忠貞貌也。《易》曰:「王臣謇謇,匪躬之故。」

【忍而不能舍也。】舍,止也,言己知忠言謇謇諫君之過,必為身患,然中心不能自止而不言也。

【指九天以為正兮,】指,語也。九天謂中央八方也。正,平也。

【夫唯靈修之故也!】靈,神也。修,遠也。能神明遠見者,君德也。故以喻君。言己將陳忠策,內慮之心,上指九天,告語神明,使平正之。唯用懷王之故,欲自盡也。

【曰黃昏以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

【初既與余成言兮,】初,始也。成,平也。言猶議也。

【後悔遁而有他,】遁,隱也,言懷王始信任己,與我平議國政,後用讒言,中道悔恨,隱匿其情,而有他誌也。

【余既不難夫離別兮,】近曰離,遠曰別。

【傷靈修之數化。】化,變也。言我竭忠見過,非難與君離別也,傷念君信用讒言,誌數變易,無常操也。

【余既滋蘭之九畹兮,】滋,蒔也。十二畝曰畹,或曰田之長為畹也。

【又樹蕙之百畝。】樹,種也。二百四十步為畝。言己雖見放流,猶種蒔眾香,修行仁義,勤身自勉,朝暮不倦也。

【畦留夷與揭車兮,】畦,共呼種之名。留夷,香草也,揭車,亦芳草。一名{艸乞}輿。五十畝為畦也。

【雜杜蘅與芳芷。】杜蘅、芳芷,皆香草也。言己積累眾善,以自潔飾,復植留夷、杜蘅,雜以芳芷,芳香益暢,德行彌盛也。

【冀枝葉之峻茂兮,】冀,幸也。峻,長也。

【願俟時乎吾將刈。】刈,獲也。草曰刈,穀曰獲。言己種植眾芳,幸其枝葉茂長,實核成熟,願待天時,吾將獲取收藏而饗其功也。以言君亦宜蓄養眾賢,以時進用,而待仰其治也。

【雖萎絕其亦何傷兮,】萎,病也。絕,落也。

【哀眾芳之蕪穢。】言己所種芳草,當刈未刈,蚤有霜雪,枝葉雖蚤萎病絕落,何能傷於我乎?哀惜眾芳摧折,枝葉蕪穢而不成也。以言己修行忠信,冀君任用,而遂斥棄,則使眾賢志士失其所也。

【眾皆競進以貪婪兮,】競,並也。愛財曰貪,愛食曰婪。

【憑不厭乎求索。】憑,滿也。楚人名滿曰憑。言在位之人無有清潔之志,皆並進取,貪婪於財利,中心雖滿,猶復求索,不知厭飽也。

【羌內恕己以量人兮,】羌,楚人語詞也,猶言卿何為也。以心揆心為恕。量,度也。

【各興心而嫉妒。】興,生也。害賢為嫉,害色為妒。言在位之臣,心皆貪婪,內以其志恕度他人,謂與己不同,則各生嫉妒之心。推棄清潔,使不得用也。

【忽馳騖以追逐兮,非餘心之所急。】言眾人所以馳騖惶遽者,爭追逐權貴求財利也,故非我心之所急。眾人急於財利,我獨急於仁義也。

【老冉冉其將至兮,】七十曰老。冉冉,行貌。

【恐修名之不立。】立,成也。言人年命冉冉而行,我之衰老,將以來至。恐修身建德,而功不成名不立也。《論語》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屈原建誌清白,貪流名於後世也。

【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墜,墮也。

【夕餐秋菊之落英。】英,華也,言己旦飲香木之墜露,吸正陽之津液;暮食芳菊之落華,吞正陰之精蕊。動以香淨,自潤澤也。

【苟余情其信誇以練要兮,】苟,誠也。練,簡也。

【長顑頷亦何傷。】顑頷,不飽貌。言己飲食清潔,誠欲使我形貌信而美好,中心簡練而合於道要。雖常顑頷,饑而不飽,亦何所傷病也。何者?眾人苟欲飽於財利,己獨欲飽於仁義也。

【攬木根以結茝兮,】攬,持也。根以喻本。

【貫薜荔之落蕊。】貫,累也。薜荔,香草也,緣木而生。蕊,實也。累香草之實,執持忠信貌也。言己施行,常攬木引堅,據持根本,又貫累香草之實,執持忠信,不為華飾之行也。

【矯菌桂以紉蕙兮,】矯,直也。

【索胡繩之纚々。】胡繩,香草也。纚々,索好貌,言己行雖據履根本,猶復矯直菌桂芳香之性,紉索胡繩,令之澤好,以善自約束,終無懈倦也。

【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言我忠信謇謇者,乃上法前世遠賢,固非今時俗人之所服行也。

【雖不周於今之人兮,】周,合也。

【願依彭咸之遺則。】彭咸,殷賢大夫,諫其君不聽,自投水而死。遺,餘也。則,法也。言己所行忠信,雖不合於今之世,願依古之賢者彭咸餘法,以自率厲也。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艱,難也,言己自傷所行不合於世,將效彭咸沉身於淵,乃太息長悲,哀念萬民,受命而生,遭遇多難,以隕其身。申生雉經,子胥沉江,是謂多難也。

【余雖好修誇以鞿羈兮,】鞿羈,以馬自喻。韁在口曰鞿,革絡頭曰羈,言為人所係累也。

【謇朝誶而夕替。】誶,諫也,《詩》曰:「誶予不顧」。替,廢也,言己雖有絕遠之智,誇好之姿,然以為讒人所鞿羈而係累也,故朝諫謇謇於君,夕暮而身廢棄也。

【既替余以蕙纕兮,】纕,佩帶也。

【又申之以攬茝。】又,復也。言君所以廢棄己者,以餘帶佩眾香,行以忠正之故也。然猶復重引芳茝,以自結束,執誌彌篤也。

【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悔,恨也,言己履行忠信,執守清白,亦我中心之所美善也。雖以見過,支解九死,終不悔恨。

【怨靈修之浩蕩兮,】上政迷亂則下怨,父行悖惑則子恨。靈修,謂懷王也,浩猶浩浩,蕩猶蕩蕩,無思慮貌也,《詩》云:「子之蕩兮」。

【終不察夫民心。】言己所以怨恨於懷王者,以其用心浩蕩,驕傲放恣,無有思慮,終不省察萬民善惡之心,故朱紫相亂,國將傾危也。夫君不思慮,則忠臣被誅,則風俗怨而生逆暴,故民心不可不熟察之也。

【眾女嫉余之蛾眉兮,】眾女謂眾臣也,女,陰也,無專擅之義,猶君動而臣隨也,故以喻臣也。蛾眉,好貌。

【謠諑謂余以善淫。】謠,謂毀也。諑,猶譖也。淫,邪也。言眾女嫉妒蛾眉美好之人,譖而毀之,謂之美而淫,不可信也,猶眾臣嫉妒忠正,言己淫邪不可任也。

【固時俗之工巧兮,偭規矩而改錯。】偭,背也。圓曰規,方曰矩。改,更也。錯,置也,言今世之工,才知強巧,背去規矩,更造方圓,必失堅固,敗材木也,以言佞臣巧於言語,背違先聖之法,以意妄造,必亂政治,危君國也。

【背繩墨以追曲兮,】追,猶隨也。繩墨,所以正曲直。

【競周容以為度。】周,合也,度,法也,言百工不循繩墨之直道,隨從曲木,屋必傾危而不可居也。以言人臣不修仁義之道,背棄忠直,隨從枉佞,苟合於世,以求容媚,以為常法,身必傾危,而被刑戮也。

【忳鬱邑余侘傺兮,】忳,憂貌。侘傺,失誌貌。侘,猶堂堂,立貌也。傺,住也。楚人名住曰傺。

【吾獨窮困乎此時也。】言我所以忳々而憂,中心鬱悒,悵然住立而失誌者,以不能隨從世俗,屈求容媚,故獨為時人所窮困。

【寧溘死以流亡兮,】溘,猶奄也。

【余不忍為此態也。】言我寧奄然而死,形體流亡,不忍以中正之性,為邪淫之態。

【鷙鳥之不群兮,】鷙,執也,謂能執服眾鳥,鷹鸇之類也,以喻中正。

【自前世而固然。】言鷙鳥執誌剛厲,特處不群,以言忠正之士,亦執分守節,不隨俗人,自前世固然,非獨於今,比幹、伯夷是也。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異道而相安!】言何所有方鑿受圓枘而能合者,誰有異道而相安耶,言忠佞不相為用也。

【屈心而抑志兮,】抑,案也。

【忍尤而攘詬。】尤,過也。攘,除也。詬,恥也,言己所以能屈案心志,含忍罪過而不去者,欲以除去恥辱,誅讒佞之人,如孔子者欲以除少正卯也。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聖之所厚!】言士有伏清白之志,意死忠直之節者,固前世聖王之所厚哀也。故武王伐紂,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閭也。

【悔相道之不察兮,】悔,恨也。相,視也。察,審也。

【延佇乎吾將返。】延,長也。佇,立貌也。《詩》云:「佇立以泣」言自悔恨,相視事君之道,不明審察,若比干伏節死於義,我故長立而望,將欲還反終己之志也。

【回朕車以復路兮,】回,旋也。路,道也。

【及行迷之未遠。】迷,誤也,言乃旋我之車以反故道,及己迷誤之路,尚未甚遠也。同姓無相去之義,故屈原遵道行義,欲還歸之也。

【步余馬於蘭皋兮,】步,徐行也。澤曲曰皋,《詩》云:「鶴鳴於九皋」。

【馳椒丘且焉止息。】土高四墮曰椒丘,言己欲還,則徐步我之馬於芳澤之中,以觀聽懷王,遂止高丘而止息,以須君命也。

【進不入以離尤兮,退將復脩吾初服。】退,去也,言己誠欲遂進,竭其忠誠。君不肯納,恐歸重遇禍,故將復去脩吾初始清潔之服也。

【製芰荷以為衣兮,】製,裁也。芰,菱也。秦人曰茩。荷,芙蕖也。

【集芙蓉以為裳。】芙蓉,蓮華也。上曰衣,下曰裳。言己進不見納,猶復製裁芰荷,集合芙蓉,以為衣裳,被服愈潔,脩善愈明夫容館本有也字。

【不吾知其亦已兮,茍餘情其信芳。高余冠之岌岌兮,】岌岌,高貌。

【長余佩之陸離。】陸離,猶參差,眾貌也。言己懷德不用,復高我之冠,長我之佩,尊其威儀,整其服飾,以異於眾人之服。

【芳與澤其雜糅兮,】芳,德之貌也。澤,質之潤也。玉堅而有潤澤。糅,雜也。

【唯昭質其猶未虧。】唯,獨也。昭,明也。虧,歇也。言我外有芬芳之德。內有玉澤之質,二美雜會,兼在於己,而不得施用,故獨保明其身,無有虧歇而已,所謂道行則兼善天下,不用則獨善其身也。

【忽反顧以游目兮,】忽,疾貌。

【將往觀乎四荒。】荒,遠也,言己欲進忠信,以輔事君,而不見省,故忽然反顧而去,將遂游目,往觀四遠之外,以求賢君也。

【佩繽紛其繁飾兮,】繽紛,盛貌。繁,眾也。

【芳菲菲其彌章。】菲菲猶勃勃。芳,香貌也。章,明也,言己雖欲之四方荒遠,猶整飾儀容,佩玉繽紛而眾盛,忠信勃勃而愈明,終不以遠故改其行。

【民生各有所樂兮,餘獨好脩以為常。】言萬民稟天命而生,各有所樂。或樂諂佞,或樂貪淫,我獨好修正直,以為常行也。

【女嬃之嬋媛兮,】女嬃,屈原姊也。嬋媛,猶牽引也。

【申申其詈余。】申申,重也。余,我也。言女嬃見已施行不與眾合,以見流放,故來牽引,數怒重詈我也。

【雖體解吾猶未變兮,豈余心之可懲!】懲,艾也,言己好循忠信,以為常行,雖獲辠支解志猶不艾也。

【曰鮌婞直以亡身兮,】曰,女嬃詞也。鮌婞,堯臣也。《帝系》曰:「顓頊後五世而生鮌」婞,狠也。

【終然殀夭乎羽之野。】蚤死曰殀夭。言堯使鮌治洪水,婞狠自用,不順堯命,乃殛之羽山,死於中野。女嬃比屈原於鮌,不承君意,亦將遇害也。

【汝何博謇而好脩兮,紛獨有此姱節。】女嬃數諫屈原,言汝何為獨博採往古,好脩謇謇,有此姱異之節。不與眾同,而見憎惡於世也。

【薋菉葹以以盈室兮,】薋,蒺藜也。菉,生芻也。葹,枲耳也。詩曰楚楚者薋。又曰終朝采菉。三者皆惡草,以喻讒佞盈滿於側者也。

【判獨離而不服。】判,別也。女嬃言眾人皆佩薋菉枲耳,為讒佞之行,滿於朝廷而獲富貴,汝獨服蘭蕙,守忠直,判然離別,不與眾同,故斥棄也。

【衆不可戶說兮,孰雲察余之中情?】屈原外困群佞,內被姊詈。知世莫識,言己之心志所執,不可戶說人告,誰當察我之中情之善否也。

【世並舉而好朋兮,】朋,黨也。

【夫何煢獨而不余聽?】煢,孤也。詩曰哀此煢獨。余,我也,言此俗之人,皆行佞偽,相與朋黨,並相薦舉忠直之士,孤煢特獨,何肯聽用我言而納受之也?

【依前聖以節中兮,】節,度也。《文選》以作之。

【喟憑心而歷茲。】喟,嘆貌也。歷,數也。茲,此也。言己所言皆依前代聖王之法,節氣中和,喟然舒憤懣之心,歷數前世成敗之道而為作此詞也。

【濟沅湘以南征兮,】濟,度也。沅湘,水名也。征,行也。

【就重華而敶詞:】重華,舜名也。帝系曰瞽叟生重華,是為帝舜。葬於九嶷山在於沅湘之南。言己依聖王法而行,不容於世,故欲渡沅湘之水,南行就舜,敶詞自說。稽疑聖帝,冀聞要說以自開悟也。

【啟九辯與九歌兮,】啟,禹子也。九辯、九歌,禹樂也。言禹平治水土伊有天下,啟能承先志,纘敘其業,育養品類,故九州之物,皆可辯數,九功之德,皆有次序而可歌也。左氏傳曰:六府三事,謂之九功,九功之德皆可歌也左。水火金木土穀,謂之六府,正德、利用、厚生,謂之三事。

【夏康娛以自縱。】夏康,啟子太康也。娛,樂也。縱,放也。

【不顧難以圖後兮,五子用失乎家巷。】圖,謀也。言夏太康不遵禹、啟之樂,而更作淫聲,放縱情慾以自娛樂。不顧患難,不謀後葉,卒以失國。兄弟五人,家居閭巷,失尊位也。書序曰:太康失國,昆弟五人,須於洛汭,作五子之歌。此逸篇也。

【羿淫遊以佚田兮,】羿,諸侯也。田,獵也。

【又好射夫封狐。】封狐,大狐也。言羿為諸侯,荒淫遊戲,以佚田獵,又射殺大狐。

【固亂流其鮮終兮,】鮮,少也。

【浞又貪夫厥家。】浞,寒浞,羿相也。厥,其也。婦謂之家。言羿因夏衰亂,代之為政,娛樂田獵,不恤人事,信任寒浞,使為國相。浞行媚於內,施賂於外,樹之詐慝,而專其權勢。羿田將歸,使家臣眾逄蒙射而殺之,貪取其家以為妻也。羿以亂得政,身即滅亡,故言鮮終也。

【澆身被服強圉兮,】澆,寒浞子也。強圉,多力也。

【縱欲而不忍。】縱,放也,言浞取羿妻而生澆,強梁多力,縱放其情,不忍其欲,以殺夏後相也。 【日康娛而自忘兮,】康,安也。

【厥首用夫顛隕。】首,頭也。自上下曰顛。隕,墮也。言澆既殺夏後相,安居無憂,日作淫樂,忘其過惡,卒為相子少康所誅,其首顛隕而墮也。論語曰:羿善射,奡盪舟,俱不得其死然。自此以上,羿、澆、寒浞事,皆見於左傳。

【夏桀之常違兮。乃遂焉而逢殃。】殃,咎也。言夏桀上背於天道,下逆於人理,乃遂以逢殃咎,為殷湯所誅滅。

【後辛之葅醢兮,】辛,殷之亡王紂名也。藏菜曰葅,肉醬曰醢。

【殷宗用而不長。】言紂為無道,殺比干,醢梅伯。武王把黃鉞,行天罰,殷宗遂絕,不得久長也。

【湯禹嚴而祗敬兮,】嚴,畏也。祗,敬也。

【周論道而莫差。】周,周家也。差,過也。言殷湯、夏禹、周之文王,受命之君,皆畏天敬賢,論議道德,無有過差。故能獲神人之助,子孫蒙福也。

【舉賢而授能兮,脩繩墨而不陂。】陂,傾也。言三王選士不遺幽陋,舉賢用能,不顧左右;循用先聖法度,無有傾失。故能綏萬國、安天下也。易曰:無平不陂。

【皇天無私阿兮。】竊愛為私,所祐為阿。

【覽人德焉錯輔。】錯,置也。輔,佐也。言皇天明神,無所私阿。觀萬民之中有道德之者,因置以為君,使賢輔佐,成其志也。故桀為無道,傳與湯;紂為淫虐,傳與文王。

【夫維聖哲以茂行兮,】哲,智也。茂,盛也。

【苟得用此下土。】苟,誠也。下土,謂天下也。言天下之所立者,獨有聖明之知,盛德之行,故得用事天下,而為萬人之主。

【瞻前而顧後兮,】顧,視也。

【相觀人之計極。】相,視也。計,謀也。極,窮也。言前觀禹、湯之所以興,顧視桀、紂之所以亡,足以觀察萬民忠佞之謀,窮其真偽。

【夫孰非義而可用兮,孰非善而可服。】服,服事也。言人臣誰有行仁義而不可任用,誰有不行信義而可服事者乎?言人非義則德不立,非善則行不成。

【阽余身而危死兮,】阽,猶危也。

【覽余初其猶未悔。】言己正言危行,身將危亡。上觀初代伏節之士,我志所樂,終不悔恨。

【不量鑿而正枘兮,】量,度也。正,方也。

【固前脩以葅醢。】言工不度其鑿,而方正其枘,則物不固而木破矣。臣不量君賢愚,竭其忠信,則被罪過而身殆也。自前代脩名之人以獲葅醢,龍逢、梅伯是也。

【曾歔欷余鬱邑兮,】曾,累也。歔欷,懼貌也。

【哀朕時之不當。】言我累息而懼,鬱邑而憂者,自哀生不當舉賢之時,而值葅醢之日。

【攬茹蕙以掩涕兮,】茹,柔耎也。

【霑余襟之浪浪。】霑,濡也。衣皆謂之襟。浪浪,流貌也。言自傷放在山澤,心悲泣下,霑濡我衣,浪浪而流,猶引取柔耎香草以自掩拭,不以悲故失仁義也。

【跪敷衽以陳詞兮,】敷,布也。

【耿吾既得此中正。】耿,明也。言己睹禹、湯、文王脩德以興天下,見羿、澆、桀、紂行惡以亡,中知龍逢、比干執履忠直,身以葅醢。乃長跪布衽,俛首自省念,仰訴於天,中心曉明,得此中正之道,情合真人,神與化游。故得乘雲駕龍,周歷天下,以慰己情,緩憂思也。

【駟玉虯以乘鷖兮,】有角曰龍,無角曰虯。鷖,鳳皇別名也。山海經曰:鷖,身有五采。

【溘埃風余上征。】溘,猶奄也。埃,塵也。言我設往行游,將乘玉虯,駕鳳車,淹塵埃而上征,去離時俗,遠群小也。

【朝發軔於蒼梧兮,】軔,支輪木也。蒼梧,舜所居。

【夕余至乎縣圃。】縣圃,神山。淮南子曰:縣圃,在崑崙閶闔之中,乃維上天。言己朝發帝舜之居,夕至縣圃之山。受道聖王,而登神明之山。

【欲少留此靈瑣兮,】靈以喻君。瑣,門鏤也。文如連瑣,楚王之省閤也。

【日忽忽其將暮。】言己誠欲少留於君之省閤,以須政教,日又忽去,時將欲暮,年歲且盡。言己衰老也。

【吾令羲和弭節兮,】羲和,日御也。弭,按也。

【望崦嵫而勿迫。】崦嵫,日所入之山也。迫,附也。言我恐日暮年老,道德不施,欲令日御按節徐行,望日所入之山,且勿附近,冀及盛時遇賢君也。

【路曼曼其脩遠兮,】脩,長也。

【吾將上下而求索。】言天地廣大,其路曼曼,遠而且長,不可卒遍。吾方上下左右以求索賢人,與己合志者也。

【飲余馬於咸池兮,】咸池,日所浴也。

【總余轡乎扶桑。】總,結也。扶桑,日所拂木也。淮南子言:日出暘谷,浴於咸池,拂於扶桑,爰始將行,是謂朏明。我乃往至東極之野,飲馬於咸池,與日俱浴,以絜己身。結我車轡於扶桑,以留日行,幸得不老延年壽。

【折若木以拂日兮,】若木,在崑崙西極,其華照下地。拂,擊也。

【聊須臾以相羊。】聊,且也。須臾、相羊,皆游也。言己總結日轡,恐不能制,年時卒過,故復轉之西極,折取若木,以拂擊日,使之還去。且相羊而游,以俟君命也。或謂拂,蔽也。以若木蔽日,使不得過。

【前望舒使先驅兮,】望舒,月御也。月體光明,以喻臣清白。

【後飛廉使奔屬。】飛廉,風伯也。風為號令,以諭君命。言己使清白之臣,如望舒先驅求賢,使風伯奉君命於後,以告百姓。

【鸞皇為余先戒兮,】鸞,俊鳥也。皇,雌鳳。以喻明知之士也。

【雷師告余以未具。】雷為諸侯以興君。言己使仁知之士如鸞皇,先戒百官將往適道,而君怠墯,告我嚴裝未具。

【吾令鳳皇飛騰兮,又繼之以日夜。】言我使鳳皇明知之士,飛行天下,以求同志,續以日夜,冀逢遇之。

【飄風屯其相離兮,】回風曰飄。飄風,無常之風,以興邪惡。

【帥雲霓而來御。】雲霓,惡氣。以喻佞人。御,迎也。言己使鳳皇往求同志之士,欲與俱共事君;反見邪惡之人相與屯聚,謀欲離己。又遇佞人相帥來迎,欲使我變節以隨之。

【紛總總其離合兮,】總總,猶僔僔,聚貌也。

【班陸離其上下。】班,亂貌也。陸離,分散也。言己游觀天下,但見俗人競為讒佞,僔僔相聚,乍離乍合,上下之義,班然散亂而不可知之也。

【吾令帝閽開關兮,】帝,謂天帝也。閽,主門者。

【倚閶闔而望予。】閶闔,天門也。言己求賢不得,嫉惡讒佞,將上愬天帝,使閽人開關。又倚天門望而距我,使我不得入也。

【時曖曖其將罷兮,】曖曖,昏貌。罷,極也。

【結幽蘭而延佇。】言時世昏昧,無有明君。周行罷極,不愚賢士。故結芳草而長立,有還意也。

【世溷濁而不分兮,】溷,亂也。濁,貪也。

【好蔽美而嫉妒。】言時世君亂臣貪,不別善惡,好蔽美德,而嫉妒忠信。

【朝吾將濟於白水兮,】濟,度也。淮南子曰:白水出崑崙之源,飲之不死。

【登閬風而緤馬。】閬風,山名,在崑崙上。緤,繫也。言我見中國溷濁,則欲度白水,登神山,屯車繫馬而留止。白水絜淨,閬風清明。言己脩絜白之行,不懈怠也。

【忽反顧以流涕兮,哀高丘之無女。】楚有高丘之山。女以喻臣。言己雖去意不能已,猶復顧念楚國無有賢臣,心為之悲而流涕。

【溘吾遊此春宮兮,】溘,奄也。春宮,東方青帝舍。

【折瓊枝以繼佩。】繼,續也。言我遊奄然至於青帝宮,觀萬物始生,皆出仁義,復折瓊枝以續佩,守行仁義,志彌固也。

【及榮華之未落兮,】榮華,喻顏色也。落,墮也。

【相下女之可貽。】相,視也。貽,遺也。言己既脩行仁義,思得同志,願及年德盛時,顏貌未老,視天下賢人,將持玉帛聘而遺之,與俱事君也。

【吾令豐隆乘雲兮,】豐隆,雲師。

【求宓妃之所在。】宓妃,神女也,以喻隱士。言我令雲師豐隆乘雲周行,求隱士清絜若宓妃者,欲與並力也。

【解佩纕以結言兮,】纕,佩帶也。

【吾令蹇脩以為理。】蹇脩,伏羲氏之臣也。理,分理,述禮意也。言既見宓妃,則解我佩帶之玉,以結言語,使古賢蹇脩而為媒理也。伏羲時淳樸,故使其臣。

【紛總總其離合兮,忽緯繣其難遷。】緯繣,乖戾也,呼麥切。遷,徙也。言蹇脩既持其佩帶通言,而讒人復相聚毀敗,令其意一合一離,遂以乖戾而見距絕。言所居深僻,難遷徙也。

【夕歸次於窮石兮,】次,含也。再宿為信,過信為次。淮南曰:弱水出於窮石,入於流沙。

【朝濯髮乎洧槃。】洧盤,水名也。禹大傳曰:洧槃之水,出崦嵫之山。言宓妃體好清絜,暮所歸舍窮石之室,朝沐洧槃之水,遁世隱居,而不肯仕。

【保厥美以驕傲兮,】倨簡曰驕,侮慢曰傲。

【日康娛以淫遊。】康,安也。言宓妃用志高遠,保守美德,驕傲侮慢,日自娛樂以遊戲,無事君之意也。

【雖信美而無禮兮,來違棄而改求。】違,去也。改,更也。言宓妃雖有美德,驕傲無禮,不可與共事君;來去相棄,而更求賢也。

【覽相觀於四極兮,周流乎天余乃下。】言我乃復往,觀視四極,周流求賢,然後乃來下。

【望瑤臺之偃蹇兮,】偃蹇,高意。

【見有娀之佚女。】有娀,國名也。佚,美也。謂帝嚳之妃契母簡狄也。簡狄配聖帝,生賢子,以喻貞賢也。詩曰:有娀方將,帝立子生商。呂氏春秋曰:有娀氏有美女,為之高臺而飲食之。言己望瑤臺高峻,睹有娀氏美女,思得與共事君也。

【吾令鴆為媒兮,】鴆,惡鳥也。明有毒殺人,以喻讒賊。

【鴆告余以不好。】言我使鴆鳥為媒以求簡狄,其性讒賊,不可信用。還詐告我言不好。

【雄鳩之鳴逝兮,】逝,往也。

【余猶惡其佻巧。】言又使雄鳩銜命而往,其性輕佻巧利,多語而無要實,復不可信也。

【心猶豫而狐疑兮,欲自適而不可。】適,往也。言己令鴆為媒,其心讒賊,以善為惡。又使雄鳩,多言少實,故中心狐疑猶豫。意欲自往,禮又不可也。

【鳳皇既受詒兮,恐高辛之先我。】高辛,嚳有天下號也。帝繫曰:高辛氏為帝嚳,次妃有娀氏女,生契。言己既得賢智之人若鳳皇,受禮遺,將恐帝嚳以先我得簡狄也。

【欲遠集而無所止兮,聊浮遊以逍遙。】言己既求簡狄,復後高辛。欲遠集他方,又無所之。故且遊戲觀望,以忘憂也。

【及少康之未家兮,留有虞之二姚。】少康,夏後相之子也。有虞,國名也。姓姚氏,舜後也。昔寒浞使澆殺夏後相,少康逃奔有虞。虞因妻以二女,而邑於緡,有田一成,有眾一旅,能布其德以收夏眾,遂誅滅澆,復禹舊績。屈原放至遠方之外,博求眾賢,索宓妃則不肯見,求簡狄又後高辛。少康留止有虞而得二妃,以成顯功也。是不欲遠去貌。

【理弱而媒拙兮,】拙,鈍。

【恐導言之不固。】言己欲效少康,留而不去,又恐媒人弱鈍,達言於君,不能堅固,復使回移。

【時溷濁而嫉賢兮,好蔽美而稱惡。】再言時溷濁者,懷、襄二世不明,故群下好蔽中正之士,而舉邪惡之人。

【閨中既邃遠兮,】小門謂之閨。邃,深也。

【哲王又不寤。】哲,知也。寤,覺也。言君處宮殿之中,其閨邃遠,忠言難通,指語不達。自明智之王,尚不覺善惡之情,高宗殺孝己是已。何況不智之君,而以闇蔽,固其宜也。

【懷朕情而不發兮,余焉能忍與此終古!】言我懷忠信之情,不得發用,安能久與此闇亂之君終古居乎?意欲復去也。

【索瓊茅以筳篿兮,】索,取也。瓊茅,靈草也。筳,小破竹也。楚人名結草折竹卜曰篿。筳音廷。篿音專。

【命靈氛為余占之。】靈氛,古明占吉凶者也。言己欲去則無所集,欲止則又不見用,憂懣不知所從,乃取神草竹筳結而折之,以卜去留,使明知靈氛,占其吉凶。

【曰:兩美其必合兮,孰信脩而慕之?】靈氛言以忠臣而就明君,兩美必合。楚國誰能信明善惡,脩行忠直,欲相慕及者乎?己宜以時去之也。

【思九州之博大兮,豈唯是其有女?】言我思念天下博大,豈獨楚國有君臣可止乎?

【曰:勉遠逝而無疑兮,孰求美而釋女?何所獨無芳草兮,爾何懷乎故宇?】爾,女也。懷,思也。宇,居也。言何所獨無賢芳之君,何必思故居而不去也?此皆靈氛之詞。

【時幽昧以眩曜兮,】眩曜,惑亂貌。

【孰雲察余之美惡?】屈原答靈氛曰:當時之君,皆暗昧惑亂,不知善惡。誰當察我之善情而用己乎?是難去之意。

【人好惡其不同兮,惟此黨人其獨異。】黨,鄉黨,謂楚國也。言天下萬人之所好惡,其性不同,此楚國尤獨異也。

【戶服艾以盈要兮,】艾,白蒿也。盈,滿也。

【謂幽蘭其不可佩。】言楚人戶服白蒿,滿其要帶,以為芬芳;反謂幽蘭臭惡,為不可佩也。以言君親愛讒佞,憎遠忠直而不近也。

【覽察草木其獨未得兮,】察,視也。

【豈珵美之能當?】珵,美玉也。相玉書言:珵大六寸,其曜自照。言時人無能識臧否,觀視眾草尚不能別其香臭,豈當知玉之美惡乎?以為草木易別於禽獸,禽獸易別於珠玉,珠玉易別於忠佞。知人最難。

【蘇糞壤以充幃兮,】蘇,取也。充,滿也。壤,土也。幃謂之幐。幐,香囊也。

【謂申椒其不芳。】言取糞土以滿香囊,佩而帶之,反謂申椒臭而不香。言近小人而遠君子也。

【欲從靈氛之吉占兮,心猶豫而狐疑。】言己欲從靈氛勸去之占,則心狐疑。念楚國也。

【巫咸將夕降兮,】巫咸,古神巫也,當殷中宗之世降下也。

【懷椒糈而要之。】椒,香物,所以降神。糈,精美,所以享神。言巫咸將夕從天上下來,願懷椒糈要之,使筮吉凶。

【百神翳其備降兮,九疑繽其並迎。】翳,蔽也。繽,盛貌也。九疑,舜所葬也。言巫鹹得己椒糈,則將百神蔽日來下,舜又使九疑之神紛然近我。知己之意。

【皇剡剡其揚靈兮,】皇,皇天也。剡剡,光貌。

【告余以吉故。】言皇天揚其光靈,使百神告我當去,尤吉善也。

【曰:勉升降以上下兮,】勉,強也。上謂君,下謂臣也。

【求矩矱之所同。】矩,法也。矱,於縛切,度也。言當自勉,上求明君,下索賢臣,與己合法度者,因與同志,共為化也。

【湯禹儼而求合兮,】儼,敬也。合,匹也。

【摯皋繇而能調。】摯,伊尹名,湯臣也。咎繇,禹臣也。調,和。言湯、禹至聖,猶敬承天道,求其匹合,得伊尹、咎繇,力能調和陰陽,而安天下。

【苟中情其好脩兮,何必用夫行媒。】行媒,諭左右之臣也。言臣能中心常好善,則精感神明,賢君自舉用之,不必須左右薦達之。

【說操築於傅巖兮,】說,傅說也。傅巖,地名。

【武丁用而不疑。】武丁,殷之高宗也。言傅說抱懷道德而遇刑罰,操築作於傅巖。武丁思想賢者,夢得聖人,以其形像使求之,因得說,登以為公,道用大興,為殷高宗。

【呂望之鼓刀兮。】呂,太公之氏姓也。鼓,鳴也。

【遭周文而得舉。】言太公避紂,居東海之濱,聞文王作興,盍往歸之,至於朝歌,道窮困,自鼓刀而屠,遂西釣於渭濱。文王夢得聖人,於是出獵而遇之,遂載以歸,用為師。

【甯戚之謳歌兮,】甯戚,衛人。

【齊桓聞以該輔。】該,備也。甯戚脩德不用,退而商賈,宿齊東門外。桓公夜出,甯戚方飲牛,叩角而歌。桓公聞之,知其賢,舉用為卿,備輔佐也。

【及年歲之未晏兮,】晏,晚也。

【時亦猶其未央。】央,盡也。言己所以汲汲欲輔佐君者,冀及年未晏晚,以成德化。然年時亦未盡若三賢之遭遇也。

【恐鷤鴂之先鳴兮,】鷤鴂,一名鷶[危鳥],常以春分鳴也。

【使百草為之不芳。】言我恐鷤鴂以先春分鳴,使百草華英摧落,芬芳不成。以喻讒言先,使忠直之士被罪過也。

【何瓊佩之偃蹇兮,】偃蹇,眾盛貌。

【眾薆然而蔽之。】言我佩瓊玉,懷美德偃蹇,而眾人薆然而蔽之。傷不得施用也。

【惟此黨人之不亮兮,】信,亮也。

【恐嫉妒而折之。】言楚國之人,不尚忠信之行,恐妒我正直,欲必折挫而敗也。

【時繽紛其變易兮,又何可以淹留!】言時俗溷濁,善惡變易,不可以久留,宜速去也。

【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荃、蕙,皆香草也。言蘭芷之草,變其體而不復香;荃蕙化而為茅,失其本性也。以言君子更為小人,忠信更為佞偽。

【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也。】言往昔芬芳之草,今皆直為蕭艾而已。以言往日明智之士,今皆佯愚。

【豈其有他故兮,莫好脩之害也。】言士人所以變直為曲者,以上不好用忠正之人,害其善士之故。

【余以蘭為可恃兮,】蘭,懷王少弟司馬子蘭也。恃,怙也。

【羌無實而容長。】實,誠也。言我以子蘭能進賢達能。可怙而進。不意內無誠信之實,但有長大之貌,浮華而已。

【委厥美以從俗兮,】委,棄也。

【苟得引乎眾芳。】言子蘭棄其美質正直之性,隨從諂佞,苟欲引於眾賢之位,而無進賢之心也。

【椒專佞以慢慆兮,】椒,楚大夫子椒也。慆,淫也。

【樧又欲充其佩幃。】樧,茱萸也,似椒而非。以喻子椒似賢而非賢也。幃,盛香之囊也。以喻親近。言子椒為楚大夫,處蘭芷之間,而行淫慢諂諛之志。又欲援引面從不賢之類,皆使居親近,無有憂國之心。責之也。

【既干進而務入兮,】干,求也。

【又何芳之能祗?】祗,敬也。言子蘭、子椒苟欲求進,自入於君,身得爵祿而已,復何能敬愛賢者而舉之乎。

【固時俗之從流兮,又孰能無變化?】言時世俗人隨從上化,若水之流。二子復以諂諛之行,眾人誰有不變節而從之者乎?疾之甚也。

【覽椒蘭其若茲兮,又況揭車與江蘺。】言觀子椒、子蘭變節若此,豈況朝廷眾臣,而不為佞媚以容其身邪。

【惟茲佩之可貴兮,委厥美而歷茲。】歷,逢也。茲,此也。言己內行忠正,外佩眾芳,此誠可貴,茲不遭明君,棄其至美而逢此咎也。

【芳菲菲而難虧兮,】虧,歇也。

【芬至今猶未沫。】沫,已也。言己所行芬芳,誠難虧歇,至今猶未已也。

【和調度以自娛兮,聊浮游而求女。】言我雖不見用,猶和調己之行度,執守忠貞以自娛樂,且徐浮游以求同志。

【及余飾之方壯兮,周流觀乎上下。】上謂君,下謂臣也。言我願及年德方盛壯之時,周流四方,觀君臣之賢,欲往就之。

【靈氛既告余以吉占兮,歷吉日乎吾將行。】言靈氛既告我以吉占,歷善日,吾將去君而遠行。

【折瓊枝以為羞兮,】羞,脯也。

【精瓊爢以為粻】精,鑿也。爢,屑也。粻,糧也。言我將行,乃折瓊枝以為脯臘,精鑿玉屑以為儲粻,飲食香絜,冀以延年也。

【為余駕飛龍兮,雜瑤象以為車。】象,象牙也。言我駕飛龍,乘明知之獸,載象玉之車,文章雜錯。以言德似龍玉而世俗莫識也。

【何離心之可同兮,吾將遠逝以自疏。】言賢愚異心,何可合同。知君與己殊志,故將遠去,自疏而流遁也。

【邅吾道夫崑崙兮,】邅,轉也。楚人名轉為邅。

【路脩遠以周流。】言己設去楚國遠行,乃轉至崑崙神明之山。其路長遠,周流天下,以求同志。

【揚雲霓之晻藹兮,】揚,披也。晻譪,蓊鬱陰貌。

【鳴玉鸞之啾啾。】鸞,鸞鳥也。以玉作之,著於衡,和著於軾。啾啾,鳴聲。言從崑崙將遂升天,披雲霓之蓊鬱,排群佞之黨群,鳴玉鸞之啾啾,而有節度也。

【朝發軔於天津兮,】天津,東極箕斗之間,漢津也。

【夕余至乎西極。】言己朝發天之東津,萬物所生;夕至地之西極,萬物所成。動順陰陽之道,且亟疾也。

【鳳皇翼其乘旂兮,】翼,敬也。旂,旗也。畫龍蛇為旂。

【高翱翔之翼翼。】翼翼,和貌也。言己動順天道,則鳳皇來隨我車。敬乘旂旗,高飛翱翔,翼翼而和。嘉忠正,懷有德也。

【忽吾行此流沙兮,】流沙,沙流如水也。尚書曰:餘波入於流沙。

【遵赤水而容與。】遵,循也。赤水,出崑崙。容與,遊戲貌也。言吾行忽然過此流沙,遂循赤水而游戲。雖行遠方,動以清潔自灑飾也。

【麾蛟龍使梁津兮,】舉手曰麾。小曰蛟,大曰龍。

【詔西皇使涉予。】詔,告也。西皇,帝少皞也。涉,渡也。言我乃麾蛟龍以橋西海,使少皞渡我,動與神獸聖王相接。言能渡萬人之厄。

【路脩遠以多艱兮,】艱,難也。

【騰眾車使徑待。】騰,過也。言崑崙之路險阻多難,非人所能由。故令眾車先,使從邪徑以相待也。以言己所行車,遠莫能及。

【路不周以左轉兮,】不周,山名,在崑崙山西北。轉,行也。

【指西海以為期。】指,語也。期,會也。言己使語眾車,我所行之道,當過不周山而左行,俱會西海之上也。過不周者,言道不合於俗也。左轉者,言君行左乖,不與己同志也。

【屯余車其千乘兮,】屯,陳也。

{{+|【齊玉軑而並馳。】軑,轄也。言乃屯陳我車,前後千乘,齊以玉為車轄,並馳左右,從己者眾,皆有玉德,宜輔千乘之君。

【駕八龍之婉婉兮,】婉婉,龍貌。

【載雲旗之委移。】言己駕八龍神智之獸,其狀婉婉;又載雲旗,委移而長也。駕八龍者,言己德如龍,可制御八方也。載雲旗者,言己德如雲雨,能潤施。

【抑志而弭節兮,神高馳之邈邈。】邈邈,遠貌也。言己雖乘雲龍,猶自抑案,弭節徐行,高抗志行,邈邈而遠,莫能逮及。

【奏九歌而舞韶兮,】九歌,九德之歌,禹樂也。九韶,舜樂也。尚書曰:簫韶九成。是也。

【聊假日以媮樂。】言己德高智明,宜輔舜、禹以致太平,奏九德之歌、九韶之舞。而不遇其時,故假日游戲媮樂而已。

【陟升皇之赫戲兮,】皇,皇天也。赫戲,光明之貌。

【忽臨睨夫舊鄉。】睨,視也。舊鄉,楚國也。言己雖陟崑崙,過不周,度西海,舞九韶,升天庭,據光曜,不足以解憂;猶復顧楚國,愁且思也。

【僕夫悲余馬懷兮,】僕,御也。懷,思也。

【蜷局顧而不行。】蜷局,詰屈不行貌也。屈原設去時離俗,周天匝地,意不忘舊鄉。望見楚國,僕御悲感,我馬思歸,蜷局詰屈而不肯行。此終志不失,以辭自見,以義自明也。

【亂曰:】亂,理也,所以發理詞指,總撮行要也。屈原舒肆憤懣,極意陳詞,或去或留,文采紛華,然後結括一言,以明所趣。

【已矣哉!國無人莫我知兮,】已矣,絕望之詞也。無人,謂無賢人也。屈原言已矣者,我懷德不見用,以楚國無有賢人知我忠信之故也。自傷之詞也。

【又何懷乎故都!】言眾人無有知己,己復何為思故鄉,念楚國也。

【既莫足與為美政兮,吾將從彭咸之所居。】言時世人君無道,不足與共行美德善政,我將自沈汨淵,從彭咸而居處也。


如有錯漏,嗣後再補正。

全書始 下一卷Arrow r.svg
楚辭章句
PD-icon.svg 本東漢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