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7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七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七十九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八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七十九卷目錄

 重陽部紀事

 重陽部雜錄

 重陽部外編

歲功典第七十九卷

重陽部紀事[編輯]

《物原》,「齊景公始為登高。」

《西京雜記》:戚夫人侍兒賈佩蘭,後出為扶風人段儒 妻,說「在宮內時,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餌,飲菊花酒, 令人長壽。菊花舒時,並採莖葉,雜黍米釀之,至來年 九月九日始熟,就飲焉,故謂之菊華酒。」

《襄陽記》:「望楚山有三名,一名馬鞍山,一名災山。高處 有三鄧,劉弘、山簡九日宴賞之所也。」

《晉書孟嘉傳》:「嘉為征西桓溫參軍,溫甚重之。九月九 日,溫燕龍山,寮佐畢集,時佐吏並著戎服,有風至,吹 嘉帽墜落,嘉不之覺。溫使左右勿言,欲觀其舉止。嘉 良久如廁,溫令取還之,命孫盛作文嘲嘉,著嘉坐處。 嘉還見,即答之,其文甚美,四坐嗟歎。」

《姑熟記》:「縣南十里有九井山,即殷仲文九日從桓公 九井賦詩之所。」

《續晉陽秋》:「寧康三年九月九日,上嘗講《孝經》,謝安侍 坐,陸納並卞耽執讀,謝石、袁宏並執經。」車引,王溫摘 句。

《宋書陶潛傳》:「潛徵著作佐郎,不就,江州刺史王弘欲 識之,不能致也。潛嘗往廬山,弘令潛故人龐通之齎 酒具於半道栗里要之。潛有腳疾,使一門生二兒轝 籃輿,既至,欣然便共飲酌。俄頃,弘至,亦無忤也。先是, 顏延之為劉柳後軍功曹,在尋陽與潛情款。後為始 安郡,經過,日日造潛,每往必酣飲致醉。臨去,留二萬」 錢與潛,潛悉送酒家,稍就取酒。嘗九月九日無酒,出 宅邊菊叢中坐久,值弘送酒至,即便就酌,醉而後歸。 《豫章記》:「龍沙在郡北,帶江沙,甚潔白,高峻,而陂有龍 形,俗為九日登高處。」

《臨海記》:「郡北四十里有湖山,形甚平正,可容數百人 坐。民俗極重九日,每菊酒之辰,讌會於此山者常至 三四百人。」

《南齊書禮志》:「宋武為宋公,在彭城九日出項羽戲馬 臺。」至今相承,以為舊准。

《武帝本紀》:永明五年九月己丑,詔曰:「九日出商飆館, 登高宴群臣。」辛卯,車駕幸商飆館。館上所立,在孫陵 岡,世呼為九日臺者也。

《建康宮殿簿》:「商飆觀在東北十三里,籬門亭後亭墩 上。齊武帝重九日登,以宴群臣。」

《南史蕭子顯傳》:「子顯嘗為自序云:『前代賈、傅、崔、馬、邯 鄲繆、路之徒,並以文章顯,所以屢上歌頌,自比古人。 天監六年,始預九日朝宴,稠人廣坐,獨受旨云:『今雲 物甚美,卿何不斐然賦詩』?詩既成,又降旨曰:『可謂才 子』。余退謂人曰:『一顧之恩,非望而至。遂方賈誼何如 哉?未易當也』』。」

《魏書裴粲傳》:「粲沉重,善風儀,歷正平、恆農二郡太守。 高陽王雍曾以事屬粲,粲不從,雍甚為恨。後因九日 馬射,敕畿內太守皆赴京師。雍時為州牧,粲往修謁, 雍含怒待之。粲神情閑邁,舉止抑揚,雍目之不覺解 顏。及坐定,謂粲曰:『相愛舉動,可更為一行』。粲便下席 為行,從容而出。」

《啟顏錄》:唐宋國公蕭瑀不解射。九月九日賜射,瑀箭 俱不著垛,一無所獲。歐陽詢詠之曰:「急風吹緩箭,弱 手馭強弓。欲高翻復下,應西還更東。十迴俱著地,兩 手併擎空。借問誰為此,乃應是宋公。」

《合璧事類》:「唐太宗蓬萊殿九日宴群臣,酒賜湖南新 橘。」

《唐會要》:「貞觀十六年九月九日,賜文武五品以上射 於元武門。」

《唐書王勃傳》:勃父左遷交阯令,勃往省,道出鍾陵。九 月九日,都督大宴滕王閣,宿命其壻作序以夸客,因 出紙筆遍請客,莫敢當。至勃,汎然不辭,都督怒,起更 衣,遣吏伺其文輒報,一再報,語益奇,乃矍然曰:「天才 也!」請遂成文,極歡罷。

《摭遺》:王勃年十三,侍父宦遊江左。九月八日,舟次馬 當山,遇老叟曰:「子非王勃乎?來日重九,南昌都督命 客作滕王閣序,子有清才,盍往賦之。」勃曰:「此去七百 餘里,今已九月八日矣,夫何復言?」叟曰:「吾助清風一 席。」勃登舟,翼日昧爽抵南昌。

《千金月令》:「重陽之日,必以餚酒登高眺遠,為時讌之 遊賞,以暢秋志。酒必採茱萸甘菊以泛之,既醉而還。」 《唐書。李適傳》:「凡天子遊幸,秋登慈恩浮圖,獻菊花酒稱壽。」

《唐詩紀事》:景龍三年九月九日,中宗幸臨渭亭登高, 御製序云:「陶潛盈把,既浮九醞之歡;畢卓持螯,須盡 一生之興。」人題四韻,同賦五言,其最後成,罰之引滿。 是宴也,韋安石、蘇瓌詩先成於經野,盧懷慎最後成, 罰酒。

《景龍文館記》:「景龍三年九月九日,中宗幸慈恩寺,登 浮圖,群臣獻菊花酒稱壽,昭容賦詩。」

《集異記》:明皇天寶十三載重陽日,獵於沙苑,雲間有 孤鶴徊翔,上親御弧矢,一發而中,其鶴則帶箭徐墜, 將及地丈許,欻然矯翰西南而逝,萬眾極目,良久乃 滅。益州城距郭十五里,有明月觀焉,依山臨水,松桂 深寂,道流非修習精慤者,莫得而居。觀之東廊第一 院,尤為幽絕,每有自稱「青城道士徐佐卿者,風局清」 古,一歲率三四至觀之耆舊因虛其院之正堂,以俟 其來,而佐卿至則棲焉。或三五日,或旬朔,言歸青城, 甚為道流之所傾仰。一日,忽自外至,神爽不怡,謂院 中人曰:「吾行山中,偶為飛矢所加,尋已無恙矣。然此 箭非人間所有,吾留之於壁上,後年箭主到此,即宜 付之,慎無墜失。」仍援毫記壁云:「留箭之時」,則十三載 九月九日也。元宗避敵幸蜀,暇日命駕行遊,偶至斯 觀,樂其佳景,因遍幸道室。既入此堂,忽睹掛箭,則命 侍臣取而翫之,蓋御箭也。上深異之,因詢觀之道士, 皆以實對,即是佐卿所題,乃前歲沙苑縱獵之日也。 佐卿葢中箭孤鶴耳。究其題,乃《沙苑翻飛》,當日集於 斯歟。上大奇之,因收其箭而寶焉。自後蜀人亦無復 有《逢佐卿》者矣。

《舊唐書劉太真傳》,「貞元四年九月,賜宴曲江亭。詔曰: 『卿等重陽會宴,朕想歡洽,欣慰良多,情發於中,因製 詩序。今賜卿等一本,可中書門下簡定文詞士三五 十人應制,同用清字,明日納於延英門進來。宰臣李 泌等雖奉詔簡擇,難於取捨,由是百僚皆和』。」上自考 其詩,以太真及李紓等四人為上等,鮑防、於卲等四 人為次等,張濛、殷亮等二十四人為下等,而李晟、馬 燧、李泌三宰相之詩,不加考第。

《玉海》:「貞元十年九月十日戊子,以重陽賜百僚追賞。」 《舊唐書德宗本紀》:「貞元十三年九月辛卯九日,宴宰 臣百官於曲江,上賦詩以賜之。」

貞元十八年九月癸亥,賜群臣宴於馬璘山池,上賦 《九日賜宴詩》六韻賜之。

《唐書韋貫之傳》:貫之兄綬,德宗時為翰林學士,感心 疾,罷還第,不極於用。九月九日,帝為《黃菊歌》,顧左右 曰:「『安可不示韋綬』?即遣使持往,綬遽奉和附使進。帝 曰:『為文不已,豈頤養耶』!」敕自今勿復爾。

《嘉話錄》:袁師德,給事中高之子。九日,客出糕謂坐客 曰:「某不忍喫,請諸公宴。」俛首久之。蓋以父名高,故不 忍食糕也。

《唐書韋綬傳》:「穆宗時,九月九日宴群臣曲江,綬請集 賢學士得別會,帝一順聽。」

《北夢瑣言》:李商隱依令狐楚,以箋奏受知相國。既歿, 子綯繼有韋平之,拜疏隴西,未嘗展分。重陽日,義山 詣宅,於廳事上題詩曰:「曾共山翁把酒巵,霜天白菊 正離披。十年泉下無消息,九日尊前有所思。莫道漢 臣栽苜蓿,還應楚客詠江蘺。郎君官貴施行馬,東閣 無由更再窺。」綯睹之慚悵。扃閉此廳,終身不處 抒情詩。宣宗因重陽賜宴群臣,有御製詩,其略曰:「款 塞旋征騎,和戎委廟賢。傾心方倚注,葉力共安邊。」宰 臣以下,應制皆和。上曰:「宰相魏謨詩最出。」其兩聯云: 「四方無事去,宸豫杪秋來。八水寒光起,千山霽色開。」 上嘉賞久之。魏蹈舞拜謝,群寮聳視,魏有德色,極歡 而罷。

《江南野史》:唐尹氏善歌,因重陽與群女戲登南山文 峰,而同輩命之歌,乃顰眉緩頰,怡然一曲,聲聞數里。 故俗耆舊云:「尹氏之歌,聞於長安。」

《輦下歲時記》:都城重九後一日宴賞,號「小重陽」 六典膳部節日食料,九日麻葛糕。

《金門歲節》記洛陽,人家重九作迎涼。脯羊肝餅,佩癭 木符。

《五代史·蜀世家》:王衍嘗以九日宴宣華苑,嘉王宗壽 以社稷為言,言發流涕。韓昭等曰:「嘉王酒悲爾。」諸狎 客共以慢言謔嘲之,坐上喧然,衍不能省也。

《幸蜀記》:重陽宴群臣於宣華苑,夜分未罷。衍自唱柳 宗元詩曰:「梁苑隋堤事已空,萬條猶舞舊春風。何須 思想千年事,誰見楊花入漢宮。」侍臣宋光溥詠韓曾 詩曰:「吳王自恃秉雄才,貪向姑蘇醉綠醅。不覺錢塘 江上月,一宵西送越兵來。」衍聞之不樂,於是宴罷。 《遼史·聖宗本紀》:統和三年閏九月重九,駱駝山登高, 賜群臣「菊花酒」

《宋史仁宗本紀》:「慶曆五年九月辛卯,以重陽曲宴近 臣宗室於太清樓。」

《莆田縣志》:「䂬溪上有仙人巖,巖上野橘,其實無時,得
考證.svg
者為瑞。宋元祐間,方亞夫、薛蕃皆以九日遊巖,人得

一橘,並登第。」

《事交類聚》:韓忠獻嘗遇重陽,置酒私第,惟歐文忠與 一二執政,而蘇明允乃以布衣參其間,都人以為異 禮。席間賦詩,明允有「佳節屢從愁裏過,壯心還倚醉 中開」之句,其志氣不少衰。

《李彥平錄》:韓魏公在北門,九日燕諸寮佐,有詩云:「不 羞老圃秋容淡,猶有寒花晚節香。」

《退齋雅聞錄》:劉拱衛遠,宣和初守祁州,嘗接伴北使 李處能。處能謂遠曰:「本朝道宗皇帝好文,先人昔荷 異眷,嘗於九日進《菊花賦》,次日賜批答一絕句云:『昨 日吟卿菊花賦,碎剪金英作嘉句。至今襟袖有餘香, 冷落秋風吹不去』。」

《冷齋夜話》:黃州潘大臨工詩,多佳句,然甚貧,東坡、山 谷尤喜之。臨川謝無逸以書問有新作否,潘答曰:「秋 來景物,件件是佳句,恨為俗氛所蔽翳。昨日閒臥,聞 攪林風雨聲,欣然起,題其壁曰:『滿城風雨近重陽』。忽 催租人至,遂敗意。止此一句奉寄。」聞者笑其迂闊。 《溪堂集》:潘邠老有「滿城風雨近重陽」之句,今去重陽 四《日而雨大作遂以邠老之句續為三絕其最》「滿城 風雨近重陽,無奈黃花惱意香。雪浪翻天迷赤壁,令 人西望憶潘郎。」

《鐵圍山叢談》:往時川蜀俗喜行毒,而成都故事,歲以 重陽時開大慈寺,多聚人物,出百貨其間,號名「藥市」 者。於是有於窗隙間呼「貨藥」一聲,人識其意,亟投以 千錢,乃從窗隙間度藥一粒,號解毒丸,故一粒可救 一人命。夫跡既叵測,故時多疑出神仙。 《東京夢華錄》:九月重陽,都下賞菊,有數種,其黃白色, 蕊若蓮房,曰「萬齡菊;粉紅色曰桃花菊;白而檀心曰 木香菊;黃色而圓者曰金鈴菊,純白而大者曰喜容 菊」,無處無之,酒家皆以菊花縛成洞戶。都人多出郊 外登高,如倉王廟、四里橋、愁臺、梁王城、硯臺、毛駝岡、 獨樂岡等處,宴聚前一二日,各以粉麪蒸糕遺送,上 插剪綵小旗,摻飣果實,如石榴子、栗黃、銀杏、松子肉 之類,又以粉作獅子蠻王之狀,置於糕上,謂之「獅蠻。」 諸禪寺各有齋會,惟開寶寺、仁王寺有獅子會,諸僧 皆坐獅子上作法事講說,遊人最盛。下旬即賣冥衣、 靴鞋、席帽、衣段,以十月朔日燒獻故也。

《乾淳歲時記》:「禁中例於八日作重九排當,於慶瑞殿 分列萬菊,燦然眩眼,且點菊燈,略如元夕。內人樂部 亦有隨花賞,如前賞花例。蓋賞燈之宴,權輿於此,自 是日盛矣。或於清燕殿綴金亭」,賞橙橘,遇郊祀歲則 罷宴。都人是日飲新酒,汎萸簪菊,且各以菊糕為饋, 以糖肉秫麪雜物為之,上縷肉絲鴨餅,綴以榴顆,標 以綵旗,又作「蠻王獅子」於上,及糜栗為屑,合以蜂蜜, 印花脫餅,以為果餌。又以蘇子微漬梅滷,雜和蔗、霜、 梨、橙、玉榴小顆,名曰「春蘭、秋菊。」雨後新涼,則已有炒 銀杏、梧桐子吟叫於市矣。

是日,御前供進夾羅御服,臣僚服錦襖子夾,公服授 衣之意也。自此御爐日設火,至明年二月朔止。皇后 殿開爐節排,當是月遣使朝陵,如寒食儀。都人亦出 郊拜墓,用綿毬楮衣之類。

《歲時雜記》:二社重陽尚糕,而重陽為盛,大率以棗為 之,或加以栗,亦有用肉者。

《紹熙行禮記》:「紹熙四年九月重陽節,以疾不過宮。宰 執、侍從、兩直、百僚及諸生皆有疏乞過宮。」

《二老堂詩話》:慶元丙辰重九風雨中,七兄約登高於 神岡西喜,因記康與之在高宗時謔詞云:「重陽日,四 面雨垂垂,戲馬臺前泥拍肚,龍山路上水平臍。渰浸 倒東籬茱萸胖,黃菊濕滋滋。落帽孟嘉尋篛笠,漉巾 陶令買蓑衣,都道不如歸。」為之一笑,與之自語。人云: 「末句或傳『兩個一身泥』,非也。」

韋居聽輿福州,舊有讖云:「獅兒走狗吼,狀元在門首。」 皆莫曉。至黃樸賜第之年九日,其家相對,屋上瓦獅 墜地,群犬走而吠之,已而黃魁天下。

《清波雜志》:毘陵士大夫有仕成都者,九日藥市見一 銅鼎已破闕,旁一人贊取之。既得,問何所用,曰:「歸以 數爐炷香環此鼎,香氣皆聚於中。」試之果然,乃名「聚 香鼎。」

《金史太祖本紀》:「收國元年九月九日,拜天射柳,歲以 為常。」

《禮志》:「金因遼舊俗,重九日行拜天之禮於都城外。其 制刳木為盤,如舟狀,赤為質,畫雲鶴文。為架高五六 尺,置盤其上,薦食物其中,聚宗族拜之。若至尊則於 常武殿築臺,為拜天所。」

《帝京景物略》:九月九日,載酒具茶罏食榼,曰「登高。」香 山諸山,高山也;法藏寺,高塔也;顯靈宮、報國寺,高閣 也。釋不登,賃園亭,闖坊曲為娛耳。麪餅,種棗栗,其面 星星然,曰花糕。糕肆標紙綵旗,曰「花糕旗。」父母家必 迎女來,食花糕,或不得迎母,則詬,女則怨詫,小妹則 泣。望其姊姨,亦曰「女兒節《筆記》:王元美公以重九母忌,終身不登高。萬曆甲申 有閏九月,邀余登「《弇山園》縹緲樓。」是日大醉,殊覺有 婆娑之致。

《燕都遊覽志》:「重九日,敕賜百官花糕宴。」

重陽部雜錄[編輯]

《四民月令》:「九月九日,可採菊花。」

《齊民要術》「笨麴桑落酒法:預前淨劃麴,細剉曝乾,作 釀池。以槁茹甕黍米,淘須極淨。九月九日日未出前, 收水九斗,浸麴九斗。當日即炊米九斗為饋,下饋著 空甕中,以釜內炊湯及熱沃之,令饋上者水深一寸 餘便止。以盆合頭,良久水盡,饋熟極軟,瀉著蓆上,攤 之令冷。挹取麴汁於甕中,搦塊令破,瀉甕中,復以酒」 杷攪之,每酘皆然,兩重布蓋甕口。七日一酘,每酘皆 用米九斗,隨甕大小,以滿為限。假令六酘半,前三酘 皆用沃饋,半後三酘作再餾黍。其七酘者,四炊沃饋, 三炊黍飯,甕滿好熟,然後押出,香美勢力,倍勝常酒。 《食譜》:「張手美家重九米錦糕。」

《嘉話錄》:為詩用「僻」字,須有來處。緣「明日是重陽」,欲押 一「糕」字,尋思六經竟未見有「糕」字,不敢為之。

《酉陽雜俎》:「焉耆九月九日麻撒。」

《十道志》:「臨川郡,吳太平二年,分豫章之臨汝、南城縣 立。晉王羲之為臨川內史,宅於郡城東偏。」荀伯子《臨 川記》曰:「右軍故宅,其地爽塏,山川若畫。每重陽日,二 千石多萃於斯,舊宅及墨池猶存。」

《宋史河渠志》:「九月以重陽紀節,謂之登高水。」

《聖惠方》:治頭風頭旋。用九月九日菊華,暴乾,取家糯 米一斗蒸熟,用五兩菊華末搜拌,如常醞法。多用細 麪麴為酒,候熟即壓之,去滓,每暖一小盞服。 《聞見後錄》:劉夢得作九日詩,欲用「糕」字,以《五經》中無 之,輟不復為。宋子京以為不然,故子京九日食糕,有 詠云:「飆館輕霜拂曙袍,糗餈花飲𩰚分曹。劉郎不敢 題糕字,空負詩中一世豪。」遂為古今絕唱。

《蘇軾集》:「嶺南氣候不常,余嘗謂菊花開時即重陽,十 月初吉菊始開,乃與客作重九。」

蘇文忠公與李公擇書:「秋色佳哉」,想有以為樂。人生 為寒食重九,慎不可虛擲,四時之變,無如此節者。 《後山詩話》:「孟嘉落帽,前世以為勝絕。杜子美《九日》詩 云:『羞將短髮還吹帽,笑倩旁人為正冠』。」其文雅曠達, 不減昔人。謂詩非力學可致,正須胸中度世爾。 《本草圖經》:「吳茱萸,木高丈餘,皮青綠色,葉以椿而闊, 厚紫色。」三月開花,紅紫色。七八月結實,嫩時微黃,至 成熟則深紫。九月九日採。

《搜采異聞錄》:唐文宗開成元年,歸融為京兆尹,時兩 公主出降,府司供帳事繁。又俯近上巳曲江賜宴,奏 請改日。上曰:「去年重陽取九月十九日,未失重陽之 意,今改取十三日可也。」且上巳重陽皆有定日,而至 展一旬。乃知鄭谷所賦《十日菊》詩云「自緣今日人心 別,未必秋香一夜衰。」亦為未盡也。惟東坡公有「菊花 開時即重九」之語,故記其在海南蓺菊九畹,以《十月 望與客泛酒作重九》雲。

《野客叢談》:宋景文公曰:夢得嘗作九日詩,欲用糕字, 思六經中無此字,遂止。故景文《九日詩》曰:「劉郎不敢 題糕字,虛負詩中一世豪。」余讀《周禮疏》:「羞籩之實,糗 餅粉餈。」鄭箋:「今之餈糕。」安謂六經中無此字邪?又觀 揚雄《方言》亦有此字。苕溪漁隱謂古人九日詩,未有 用糕字,惟崔德符《和呂居仁》一詩,有「買糕沽酒」之語。 《歲時記》:京師士庶多於重九後一日再會,謂之小重 陽。

《四時占候》:「九月九日是雨,歸路日有雨來年熟。」

重陽部外編[編輯]

《太平廣記》:「孫夫人,三天法師張道陵之妻,煉金液還 丹,依太乙元君所授黃金之法,積年丹成,變形飛化, 無所不能。漢桓帝永壽二年丙申九月九日與天師 於閬中雲臺,白日昇天,位至上真東岳夫人。」

《搜神記》:淮南全椒縣有丁新婦者,本丹陽丁氏女,適 全椒謝家。其姑嚴酷,使役有程,不如限者笞捶不堪。 九月九日乃自經死,遂有靈響,發言於巫,祝曰:「念人 家婦女作息不倦,使避九月九日,勿用作事。」江南人皆呼為丁姑。九月九日咸以為息日,今所在祠之。 吳中有一書生,皓首稱胡博士,教授諸生,忽復不見。 九月初九日,士人相與登山遊觀,聞講書聲,命僕尋 之。見「空冢中群狐羅列,見人即走。老狐獨不去,乃是 皓首書生。」

《天上玉女記》:「魏濟北郡從事掾弦超,中夜獨宿,夢有 神女來從之,自稱天上玉女,姓成公,字知瓊,如此三 四夕,一旦顯來遊,姿顏容體,狀若飛仙,遂為夫婦。後 泄漏其事,玉女遂求去,去若飛迅。超憂感積日,幾至 委頓,去後五年,超奉郡使至洛,到濟北魚山下,遙望 曲道頭有一車馬,似知瓊馳驅前至,果是也。悲喜交」 切,同來至洛,遂為室家,克復舊好。至太康中猶在,但 不日日往來,每於九月九日輒下,往來經宿而去。 《續仙傳》:潤州鶴林寺有杜鵑花,高丈餘,每春末爛漫, 節使賓僚,一城士庶無不賞玩者。時或見三女子紅 裳艷粧,共遊花下,俗傳花神也。周寶鎮浙西,謂道人 殷七七曰:「鶴林之花,天下奇絕,聞君能非時開花,今 重九將近,君能開此花副此日乎?」七七曰:「可。」乃前二 日宿鶴林寺中。中夜女子來謂七七曰:「妾為上元所 命,下司此花,今與道者共開之。」來日晨起,寺僧忽訝 花漸拆蕊,及九日,爛漫如春,乃以聞寶。一城士庶咸 驚之,游賞復如春間。

《龍川別志》:張安道知成都日,以醫官自隨,重九請出, 觀藥市,五更市方合而雨作,入五局觀避之,至殿上, 見一道人臨階而坐,往就之,相問勞已,道人曰:「張端 明入蜀,今已再矣。」醫曰:「始一至蜀耳。」曰:「子不知也。凡 人元氣重十六兩,漸老而耗,張公所耗過半矣。吾與 之夙相好,今見子,非偶然也。」解衣裾出藥兩圓曰:「一 圓可補一兩氣。」醫曰:「張公雖好道,然性重慎,恐未信 也。」道人曰:「所以二圓,正為爾也。取一圓並水銀一兩, 納銚中,以盞蓋之,燒之良久,軋軋有聲。揭盞以松脂 末投之,當有異,三投而藥成,當知此非凡藥也。」醫徑 歸白公試之,如其言。每投松脂,燄起先所坐小亭,至 三投,燄如金色,傾出則紫金也。乃服其一圓,而使醫 遍遊成都,冀復遇焉。後見之孔明廟前,復得一圓藥, 然服之亦無他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識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協議(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