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一百三十四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三十五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三十六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三十五

 祭文

   祈雨祭漢景帝文   歐陽 脩

   祭城隍神文     歐陽 脩

   祈雨祭漢髙帝文   歐陽 脩

   北嶽祈雨文     宋  祁

   祭左丘明文     黃  睎

   𥙊馬當山上水府文  呂  誨

   諸廟謝雨文     曽  鞏

   福州鱔溪禱雨文   曽  鞏

   始定時薦告廟文   張  載

   生擒西蕃鬼章奏告永𥙿陵祝文 蘇   軾

   禱雨社稷四首    蘇  軾

   祭戰馬文      路  振

 謚議

   孫奭宣公議     宋  祁

   張忠定謚議     劉  敞

   趙僖質謚議     劉  敞

   陳執中謚榮靈議   韓  維

   歐陽文忠公謚議   李  清臣

   范忠宣公謚議      鄧 忠臣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三十五

   祈雨祭漢髙皇帝文  歐陽 脩

吏有常職來官於滁者不三四歳而易也神食於此

無窮已也神與吏於滁人孰親且乆孰宜愛其人之

深也滁人敢慢其吏而犯吏法者有矣未聞有敢慢

神而犯威靈也其畏信勤事於神也吏於凡小且猶

皆動有法令約束違則有罰孰若神之變化不測

而能與民轉災爲福也吏朝夕拜禱彌旬越月而

無所感動神之召呼風雲開闔隂陽而役使鬼

頃刻之間也今民田待雨急矣吏知人力不能爲猶

竭其力而不得已況神之易爲也況滁人畏信勤事

之乆而親神宜愛之而又有可以轉災爲福變化不測

之能也吏誰敢與神較而某輙以此爲黷者蓋哀民之

急辭也其政不善而召災旱又以爲黷神宜降殃於某

而賜民以雨使賞罰並行而兩得也民之幸也某之願也

    北嶽祈雨文    宋  祁

自冬無雪大寒不效宿麥枯槁涉春之仲土僨凍

泮天極愈髙暖氣蚤來癘鬼挾疫以中齊人寒咳

僵仆赭埃𫎇田耒耜弗施夫家愁嘆疾首無訴坐

待飢虛臣荷二千石印綬克長此邦部九州軍地

幅貟千里民有不獲匪臣孰司臨政不敏御下弗

 事神不䖍怨詛騰布爲疾爲旱職臣所召向者

已遣府從事投訴祠闕冀蒙嘉生而涉月跨歳大

和𨳲鬱終風連朝雲合輙披臣日 自省不知所

救惟身多罪蔽暗懦愚非帝所赦不敢逃誅斯民

何辜罹此亢厄孩耋相持驅就困窮有仁如帝而

不垂閔惻聞古諸侯祭境內山川以山川能出雲

爲風雨見怪物福庇其下而血食之自侯以降養

犧儲醪跽伏進薦或禴或嘗不敢有貳以能爲之

主也惟帝所宅乃州之望何材不取何變不除然

則蓄而泄之沛潤千里振洗惔焚奮張葉牙滋液

流浸啓侑有年是岳所以主而州所以爲望也人

能事神神能庇人方窮而訴必見哀情物薄請豐

所恃至誠

    祭左丘明文     黃  睎

噫嘻嗚呼天地何私鐘才特殊胷羅萬象器函八

隅堯形舜骨禹歩湯趨巍巍左丘千古德孤周孱

魯恗玉石混渝何王何侯何主何奴鬼哭朝陽狐

巢國都丁艱憤辰閉目涕裾捉簡磨鉛申杼踟躕

仲尼經之神居緯諸百王千法電熠霞鋪浮忠暴

孝竄姦磔䛕弗官而賞弗斧而誅雲龍譎詭麟鳳

怡愉星紀二十鱗如燦如後俗荒醉履捷迷途跬

步咫尺荊棘扶踈鄒夾公榖不式不謨侵官盜位

犯禁罹辜指白爲赤驚聾駭愚太陽無色殘燈有

餘惟聖作古降聖異區四子於是析言厚誣仲舒

劉向習異牽拘病在膏髓徒信皮膚有漢後葉方

漏本書子駿元凱怒氣虹舒赤地申力橫流展圖

大年倐臻平原罔虞凜然千祀清風襲予時移事

逺迷終反初陸淳啖趙信吠空虛黃踵成習夸紫

亂朱方孩躑躅作氣跦跦骨幹蔥弱吻齦乳濡張

脣哆齒哃𠹔囁嚅狂聖姝厲齊鏕並驅蚓口蟬腹

性稟只且張皇受納毫芒碎銖孰先而師孰後而

徒更唱迭和蠅喧蠓吁噫嘻嗚呼有梟者子食母

含腴有梟之士爲儒賊儒古人有法碪爾之軀少

宰司寇木偶屍蛆柝劔尺鐡土蝕階除旁徨觀者

血迸睛枯歳次庚寅假道曹墟秀領參天苦霧冥

紆寤寐晷刻𦙝蠁冥符驚醒感嗟肅齋造祠酌水

投文噫嘻嗚呼

    祭馬當山上水府文  呂  誨

惟神道靈水府雄據長江濟物利人載在祀典然

風波重阻帆檣交㑹物貨貿遷者商人之利也又

如冒官敗墨侵漁下民重裝以還者貪吏之利也

是皆行險徼幸日進千里而不知其徑者利汩於

中豈計於險易一有傾覆固其宜矣至若艫尾相

㘅率鍾致石逺奉公上固有期㑹豈得已者又況

忠臣義士忘軀報國一言忤時謫斥萬里雖葬於

魚腹未厭仇人之欲與夫徇福誠異趣爾意天地

設險阻舟楫濟不通皆有所謂神據險阻受國封

爵濟物利人福善禍滛乃其職爾今狂蛟肆怒乗

風皷浪恣其覆沒阽危若是果威靈不能制耶彼

安濟者皆其幸耶某六年中再得罪SKchar泝上下者

四移麾晉陽舟次於是適值風濤幾爲淪溺三日

未霽故具牢醴禱訴所誠神其監焉

    諸廟謝雨文    曽  鞏

吏之罪大矣一切從事於謹繩墨督賦役而已民

之所欲不能與所惡不能去自恕以竊食不知其

可媿安能使隂陽和風雨時乎故若某者任職於

外六年於茲而無歳不勤於請雨賴天之仁鬼

之靈閔人之窮輙賜甘澤以救大旱吏知其幸而

已其爲酒醴牲饔以報神之賜曷敢不䖍維神尚

終惠之使水有年則神亦無窮有依於人

    福州鱔溪禱雨文   曽  鞏

嗟呼旱也誰則爲之芃芃之稼將槁而萎嗷嗷之

衆曷望而依爲閩屬者寇賊之罹逮其旣附我士

已疲餘醜成羣百十睢睢跳浪出沒負力乗巇亦

有爲渠諸偷所推相望棊布未受𮩸羈室家莫寧

逺近以疑我畜以柔亦震以威從有法賞不從係

纍或擾而序或就纆徽逮歳朔易盪定無遺山林

夜行𥬇語追隨吾人即安含糗而嬉士馬亦奮桓

桓騤騤天子聖德海邦是綏維此海邦初亦難饑

今宇寧矣師征始歸今食足矣廩實尚微若歳大

熟如梁如茨如陵如坻自公及私獄無訟繫里無

盜闚式於永丗方始在茲今此大田旣碩而齊俾

不卒成孰忍爲斯神有靈蹟國人所祗神有顯號

天子所躋萎能起之槁能澤之胡能有餘斂而不

施我用卜日蚤駕以馳即告潭側尚其聽之攘除

驕陽騰雲彍霓播爲甘液霈灑淋漓俾農有秋百

物具宜熄偷與爭長置刑笞人於報事豈有斁思

    始定時薦告廟文   張  載

自周衰禮壞秦暴學滅天下不知鬼神之誠繼孝

之厚致喪祭失節報享失䖍狃尚浮圖可恥之爲

雜信流俗無稽之論丗代濅乆習爲厥常載私淑

祖考遺訓聖賢簡書歳恥月慙朝僨夕惕比用瞻

拜愧汗不容自安竊自去秋以來稍罷無謂節名

閭閻俗具一用拜朔之辰移就新薦然而四時正

祀尚未講脩禮謂士有田則祭無田則薦祭用四

孟薦用仲月載於秩命乃視天子中士當用四仲

擇日申薦成禮故議自今春二月爲始決用四時

分至之日舉行常儀然尚懼採擇之未明恬俗之

易駭或財用不足或時不得爲未免雜用䙝味燕

器參從近事遽爾變創要之所安恭惟考妣恩明

尚賜矜享間有未盡仍幸稍益改脩方歳之初不

敢不告惟賜鑒諒幸甚

    生擒西蕃鬼章奏告永𥙿陵祝文

              蘇  軾

大獮獲禽必有指縱之自豐年髙廩孰知耘耔之

勞憬彼西戎古稱右臂自嘉祐末木征擾邊至熈

寕中董氊方命於赫聖考恭行天誅非貪尺寸之

疆蓋爲民除蟊賊遂建長乆之策不以賊遺子孫

而西蕃大首領鬼章首犯南川比連拓㧞申命諸

將擇利而行旋聞徧師無徃不克吏士用命爭酬

未報之恩聖靈在天難逃不漏之網已於八月戊

戌生擒鬼章頡利成擒初無渭水之恥郅支授首

聊報谷吉之冤謹當推本聖心益修戎略務在服

近而來逺期於偃革以息民仰冀威神曲垂昭鑒

    禱雨社稷四首    蘇  軾

噫我侯社我民所恃祭於北墉答隂之義陽亢不

反自春徂秋迄冬不雨嗣歳之憂吏民嗷嗷謹以

病告錫之雨雪民敢無報

     右社神

神食於社蓋數千年更歷聖王訖莫能遷源深流

逺愛民宜厚雨不時應亦神之疚社稷惟神我神

惟人去我不逺宜軫我民

     右后土

農民所病春夏之際舊榖告窮新榖未穟其間有

麥如暍得涼如行千里弛擔得漿今神何心毖此

雨雪敢求其佗尚憫此麥

     右稷神

惟神之生稼穡是力廑身爲民尚莫顧惜矧今在

天與天同功召呼風雲孰敢不從豈惟農田井竭

無水我求於神亦云亟矣

     右后稷

    祭戰馬文      路  振

咸平中契丹犯髙陽關執大將康保裔略河朔而

去天子幸魏遣特將王榮以五千𮪍追之榮無將

材但能走馬以馳射爲事受命恇怯數日不敢行

伺賊渡河而後發賊有剽淄齊者數千𮪍尚屯泥

沽榮不欲見敵遂以其𮪍略界河南岸而還晝夜

急馳馬不秣而道斃者十有四五天子憫之遣使

收瘞焉因作祭文曰

房駟之精降爲驪騂泉水呀風流沙激霆虎脊孤

聳龍媒鷙獰丹髦曉霞的顙秋星茀方著幹宜乗

旋膺巉臚角起方眥珠明爾其絶塞草荒八月隕

霜毛縮蹄研筋舒脈張獸惡恐噬虬獰欲驤噴沙

散沫千里飛雪戎人負紖武士索鐵前遮後突雷

動地裂忽挽一而制百終伏撾而授絏戎官劬劬

歳入劵書蹄踵纍纍通乎鬼區名駒大𩡺銜尾入

塞勞其酋長節以駔儈蜀錦吳繒積如丘陵馬歸

於我也重幣入於彼也輕於是絡黃金之羈浴天

池之波皷鬛雲衢弄影星河或踶而齧或齅而吪

𧔞蠶申禁駔駿何多帝念神物來經逺道閲之於

內殿養之於外皁飲以玉池秣之瑤草窮冬虜塵

入我河漘羽書宵飛龍馭北巡選仗下之名馬屬

閫外之武臣琱戈電燭禁旅星陳授以長策帥以

全軍將士怒𠔃山可擘猛馬哮𠔃虎可咋何嚄唶

之無勇反遷延而避敵冰霜淒淒介甲而馳不飲

不秣載渇載𩚑駿馬餒死行人嗟咨委天骨於衢

路返星精於雲霧報主恩之無及齊戎力而何誤

生芻致祭弊帷成禮瘞於崇岡全爾具體馬如有

神知帝之仁嗚呼

 謚議

    贈尚書右僕射孫奭謚議

              宋  祁

博士宋祁議曰僕射清明莊重體柔而用健暢和

吸粹儲爲英華在布衣韋帶有深沈不器之韻緩

玦彈冠賔於王門是時宋興四十餘歳天子上文

嚮學開太平之原薪槱髦士充布臺閣而未有卓

然以儒名家僕射由經生博貫前載乃以詩之多

識書之知逺易之肆而隱春秋之婉而微禮之肅

雍樂之易良參勸講授爲薦紳倡始執據聖道洮

汰羣疑斗杓所建遂成寒暑珩璜所觸自然宮徵

歴官上庠居爲時宗旣而籍內禁閣踐諌省駮曹

之任入進其熟出詭其辭批鱗罔憚職袞無闕在

蹇王臣匪躬在說命朝夕納誨惟僕射舉之愛莫

助之屬今上濬明厥初物色舊老實膺丹書之問

進對華光之塗用階告猷式克躋聖桓榮稽古寛

中𦕈論惟僕射有之是以似之及宸幄歸道安車

稅駕天文襃餞士倫嗟挹俾耆而艾以歿元身大

君廢朝行路相弔賻布所須一出長府密章加等

昭飭下泉信乎令終之髙顯大雅之明哲矣謹按

謚法體和居中日宣善問周達曰宣如僕射處躬彌沖

在醜忘競不居物累不爲盜憎其讓如范宣其愼

如子孺能體和矣內治家事外施邦政接士無貌

言祝神無媿辭恊用通介時其進退能居中矣行

成束脩節貫華皓終以碩望顯升師臣其所薦士

皆足以經哲秉猷敷賁皇極遜逺時譽常如不及

以年得謝嚮考終之福生平素守鮮如晨葩信善

問矣建白紬次百餘篇傳經見義質聖行逺藏於

𠕋府副在家楹推明則董仲舒博洽則劉向其周

達矣節惠知行請謚曰宣謹議

    張忠定謚議     劉  敞

太常禮院謚故禮部尚書張公曰忠定太子中允

直集賢院同判吏部南 曹劉敞覆議曰尚書布

衣之時任俠自喜破産以奉賔客而借軀報仇徃

徃過直及讀書爲文折節受學則爽厲明白務求

道眞至於䇿名試吏俶儻奮發思自見於世不令

已失時蓋有古賢之風而 神宗聖考知人善任

使每盡其用雖專斷於外而上不疑此其所以感

激慷慨能成功名者也夫英偉卓犖之人固自負

其材可以意氣忠信結而不可以祿位貨利取也

尚書再在蜀及佗臨涖皆朝廷所𠋣重或兵荒之

餘而言聽計從德澤下流民到於今稱之蓋君之

圖任一則士之報施重其不然歟自宋興以來且

百年言治者甚衆其直已以事上盡心以撫下生

有榮名死有遺愛者尚書殆無與並焉末年以疾

害於朝謁不至大位士君子以爲恨今主上甄德

念功使有司追賜之謚而曰廉方公正大慮竊

以謂無間然矣請從博士之論以充太史之録謹

    趙僖質謚議     劉  敞

議曰春秋之議視逺物者見其形不見其容聽逺

聲者聞其疾不聞其舒此襃貶之審也少傅公歷

事三朝嘗列四輔謀謨之益施爲之效蓋多有矣

然而入則極論出則詭詞是以人無聞焉雖推美

讓德大臣之宜亦其天性恭愼然也今太常易名

謂之僖質稽類揣稱竊以爲允謹議

    陳執中謚榮靈議   韓  維

執中幸得以公卿子遭丗承平因縁一時之言遂

至貴顯皇祐之末天子以後宮之喪問所以葬祭

之禮執中位爲上相不能緫率羣司考正儀典以

承答天問知治喪皇儀非嬪御之禮追𠕋位號於

宮闈有嫌建廟用樂踰祖宗舊制執中白而行之

曽不愧憚遂使聖朝大典著非禮之舉此不忠之

大者閨門之內禮分不明夫人正室踈薄自絀庶

妾賤人悍逸不制醜聲流布行路共知此又治家

無足言者夫宰相所當秉道率禮以弼天子正身

齊家以儀百官執中不務出此而方杜門深居謝

絶賔客曰我無私也我不黨也豈不陋哉謹按謚

法寵祿光大曰榮不勤成名曰靈執中出入將相

以一品就第可謂寵祿光大矣得位行政不爲不

逢死之日賢士大夫無述焉可謂不勤成名矣請

合二法謚曰榮靈

    歐陽文忠公謚議   李  清臣

太子太師歐陽公歸老於其家以疾不起將葬行

狀上尚書省移太常請謚太常合議曰公維

聖宋賢臣一丗學者之所師法明於道德見於文

章究覽六經羣史諸子百氏馳騁貫穿述作數十

百萬言以傳先王之遺意其文卓然自成一家比

司馬遷揚雄韓愈無所不及而有過之者方天下

溺於末習爲章句聲律之時聞公之風一變爲古

文咸知趨尚根本使朝廷文明不愧於三代漢唐

者太師之功於教化治道爲最多如太師眞可謂

文矣博士李清臣得其議則閱讀行狀考按謚法

曰唐韓愈李翺權德輿孫逖本朝楊億皆謚文太

師固宜以文謚吏持衆議白太常官長有曰文則

信然不可易也然公平生好諌爭當加獻爲文獻

無已則忠爲文忠衆相視曰其如何則又合議曰

文獻疊犯廟謚固不可忠亦太師之大節太師常

參天下政事進言 仁宗乞早下詔立皇子使有

明名定分以安人心及 英宗繼體 今上即皇

帝位兩預定策謀有安社稷功和𥙿內外周旋兩

宮間迄於 英宗之視政蓋太師天性正直心誠

洞達明白無所欺隠不肯曲意順俗以求自便安

好論列是非分別賢不肖不避人之怨誹狙疾亡

身履危以爲朝廷立事按謚法道德博聞曰文廉

方公正曰忠今加忠以麗文宜爲當衆以狀授清

臣爲謚議清臣曰不改於文而傅之以忠議者之

盡也清臣其敢不從遂謚文忠謹議

    范忠宣公謚議    鄧  忠臣

伏惟太常寺定開府儀同三司范純仁謚議如前

議曰謚法雲慮國忘家曰忠善聞周達曰宣古之

慮國忘家者固嘗有焉兼之善聞周達者蓋亦鮮

矣全是二美得之純仁太常旣易其名愽士又爲

之議移文覆訂屬於考巧忠臣桉純仁爲大臣之

子布被脫粟而不以爲非都上公之司袞衣繡裳

而不以爲泰要終原始考實求聲歷事五朝堅持

一節厚同宗之族猶葛纍之庇本根見慢上之人

如鷹鸇之逐鳥雀凡言責與官守皆諌行而計從

讜論嘉謀確乎其不拔令名廣譽闇然而日彰在

畎畮未嘗忘君思飢溺不獲由已作尚書解以進

如宋璟之爲元龜抗濮園議以聞如師丹之爲黃

耇臨公家之利知無不爲得小大之情矜而不喜

每思捐 --捐身而開䇿所願休兵而息民秪知扶危而

濟傾寧恤跋前而㚄後文有黃裳之吉而內美言

無白圭之玷而外華頃縁秉鈞適丁連茹方讒言

亂國而明蔡確之無實洎姦黨投名而謂大防之

可原當衆人莫敢言之時在偏州無所用之地義

形於色憤發至誠非止救當時正人端士之織羅

直欲戒後丗亂臣賊子之迷罔徇公忘已爲國惜

賢興言嗟嘆使人於邑父母之國有時而去股肱

之義於是或虧放之江湖忽如草芥紉蘭澤畔更

甚屈原之忠占鵩坐隅已分賈生之死惟天知善

惟君知臣適訪落之初年講圖舊之新政側席南

望而決浮雲之蔽擁節東歸而詠零雨其濛公望

益隆恩數彌渥法座想見其風采詔書相望於道

塗欲入覲則未能願養疾者益懇改元三日以不

起聞 天子於是震悼輟朝賻贈加等告其第開

府儀同三司之府表其墓賜丗濟忠直之碑人臣

哀滎無以尚此古學有訓阿衡詎專美乎商君違

不忘臧孫將有後於魯古之遺直今也則亡謚曰

忠宣於義爲允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