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林詩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觀林詩話 
作者:呉聿 宋
呉聿撰。子書,自署楚東人。楚東地廣,莫能知其邑里。陳振孫書録解題載此書,亦云不知何人。案書中稱「衣冠中有微時爲小吏者,作三角亭詩,有『夜欠一簷雨,春無四面花』之語。獻其所事,異之,使學。果後登第,今爲郎矣」云云。案曾三異同話録載此事,稱爲余子淸之祖仁廓。則子書南宋初人,故所稱引,上至蘇軾黃庭堅賀鑄,下至汪藻王宣而止也。其中如辨陸厥中山王孺子妾歌誤用安陵君一條,李善文選注已先有此論。抒爲新得,葢偶未及檢。又引摭言趙牧李長吉歌詩一條,摭言無此文,蓋記杜牧語又誤增學李長吉歌詩一句,亦爲疎舛。卷末録謝朓事三條,不加論斷,殊無所取。核其詞意,似乎欲解王安石歐陽修倡和詩中「吏部文章二百年」句,而其文未畢。或傳寫有所佚脫,又誤分一則爲三則歟?之詩學出於元祐,於當時佚事,尤所究心。如謂黃庭堅論黃獨爲土芋,而云或以爲黃精者,乃指蘇軾「詩人空腹待黃精,生事只看長柄械」句,而不欲顯名。又陳師道所稱「但解開門留我住,主人不問是誰家」句,乃蘇軾蔵春兩絶句之一,託云古語。又蘇軾「不向如臯閑射雉,人間何以得卿卿」句,世譏誤以如臯爲地名。謂親見其手寫會獵詩,「不向」乃作「向不」。又嘗名賈耘老之妾曰雙荷葉,世不曉所謂。謂其事載泉南老人集,取雙髻並前之義,其名出於溫庭筠詞。澠水燕談張舜民蘇軾老人行役詩,乃蘇轍作,王闢之誤記。梅花詩用返魂字乃用韓偓金鑾宻記中語。説者誤引「蘇德哥及聚窟州返魂香」事。皆查愼行補注詩所未及。又如黃庭堅與惠洪詩,實用陳平傳「解衣船而刺宻」句相謔。冷齋夜話,乃以欲加冠巾自解,與庭堅自稱從王安石得古詩句法,及安石詞「揉藍一水縈花草」句,乃追用所見江上人家壁間絶句諸事,亦他書所未言。至於引郭義恭廣志陸龜蒙詩「蕙炷」字,引尉遲樞南楚新聞證僧詩「氈根」字,引隋書·禮志證古詩「長跪問故夫」句,引許慎説文證「衣亦可名不借,不獨草屨」,引南史·邱仲宇傳半夜鐘,引宋書證「呉融誤用虞嘯」事,引世説新語庾亮事證「著屐登樓」。引元結自序歐陽修黃庭堅誤讀「笭箵」字,引潘岳西征賦晁錯之錯可讀七各切,引江淹雜擬詩東觀奏記誤稱沈約,引顧愔新羅圖記證松五粒非五鬛,引歌録殷芸小説誤解蜻蛚,引西京雜記賀鑄詞誤用玉硯生冰。以及駁蘇軾誤以白居易除夜詩寒食詩,以長桑君倉公,以左傳「小人之食」爲「小人之羹」諸條,皆足以資考證。在人詩話之中,亦可謂之佳本矣。

四庫全書本[编辑]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编辑]

觀林詩話[编辑]

漢武柏梁臺聯句有規警之風[编辑]

漢武柏梁臺,群臣皆聯七言,或述其職,或謙敘不能,至左馮翊曰:「三輔盜賊天下危。」右扶風曰:「盜阻南山爲民災。」京兆尹曰:「外家公主不可治。」則又有規警『警』,四庫本作『儆』之風。及宋孝武華林都亭梁元帝淸言殿,皆效此體。雖無規儆之風,亦無佞諛之辭,獨敘叨冒愧慚而已。近世應制,爭獻諛辭,褒日月而諛天地,恐不至。古者賡載相戒之風,於是掃地矣。

雙聲疊韻[编辑]

謝靈運有「蘋蘋泛沈深,菰蒲冒淸淺」從斤竹澗越嶺溪行詩,上句雙聲疊韻,下句疊韻雙聲。後人如杜少陵「卑枝低結子,接葉暗巢鶯」陪鄭廣文遊何將軍山林十首之二杜荀鶴「胡盧杓酌春濃酒,舴艋舟流夜漲灘」戲贈漁家溫庭筠「廢砌翳薜荔,枯湖無菰蒲。老媼寶稿草,愚夫輸逋租」戲贈漁家,皆出於疊韻,不若靈運之工也。

蕙炷[编辑]

陸龜蒙鄴宮詞云:「魏武平生不好香,楓膠蕙炷潔宮房。可知遺令非前事,卻有餘薰在繡囊。」或疑蕙不可焚,然事見廣志,云:「蕙草,緑葉紫花。魏武帝以爲香焚之。」

涪翁屢用船子和尚語[编辑]

華亭船子和尚詩,少見於世,呂益柔刻三十九首於楓涇寺「楓涇」,四庫本作「風涇」,云得其父遺編中。一詩云:「歐冶銛鋒價最髙,海中收得用吹毛。龍鳳繞,鬼神號,不見全年可下刀。」涪翁屢用其語。

語言拘忌[编辑]

語言拘忌,莫如近世淺俗之甚。王仲宣贈蔡子篤詩云:「我友云徂。」今人以爲語之大病矣。余嘗誦飯牛歌「長夜漫漫何時旦」,謂人曰:「此豈亦甯戚讖語耶?」

膻根[编辑]

嘗見尉遲樞南楚新聞云:「薛昭緯賊亂,遇舊識銀工,邀食,有『一楪膻根數十皴』之語。乃知中令所遇食蒸豚僧詩所謂『若把膻根來比並,膻根只合喫籐條』,亦自有來處耶。」

微辭[编辑]

李義山云:「小亭閒眠微酒銷,山榴海柏枝相交。」偶題二首韓致光云:「深院下簾人晝寢,紅薔薇架對芭蕉。」深院皆微辭也。

「馮」字二音[编辑]

庾信鴛鴦賦云:「昔有一雙鳳,飛來入宮。今成兩株樹,若個是。」蓋符中切。半山詩云:「豈能投死爲。」乃皮冰切。

鮑當三號[编辑]

鮑當淸風集行於世,時號「淸風」。嘗以孤鴈詩上一鉅公,亟稱之,故又號「孤鴈」。又有貧女吟云:「貧女臨水妝,徘徊波不定。豈敢怨春風,自無臺上鏡。」深有古意。幸不遇賞音,使有所遇,又將爲「貧女」耶。

涪翁與洪覺範詩用陳平傳[编辑]

陳平傳言:「解衣裸而佐刺船[1]。」涪翁與洪覺範詩云:「脫卻衲衣著蓑笠,來佐涪翁刺釣船。」似惱之太酷,而洪覺範自以爲「我欲收斂加冠巾」之意,所謂欲蓋而彰也。


陳無己語勝錢昭度[编辑]

錢昭度詩云:「伯禹無端教鮮食,水中魚盡不知休。」陳無己云:「誰初教鮮食,竭澤未能休。」晩興便覺語勝。

詩用「辛」字韻[编辑]

東坡和「辛」字韻,至「搗殘椒桂有餘辛」次韻曾子開従駕二首,再和二首,用意愈工,出人意外。然陳無已「十里塵沉不受辛」馬上口占呈立之,亦自然也。

陸韓卿誤用安陵君[编辑]

陸韓卿中山王孺子妾歌云:「安陵泣前魚。」本龍陽君事,誤以爲安陵君

黃獨[编辑]

涪翁論「黃獨[2]爲土芋」,而云或以爲黃精,非也。蓋謂東坡云:「詩人空腹待黃精,生事只看長柄械。」又次前韻贈賈耘老不欲顯名之耳。

茅柴酒[编辑]

東坡:「幾思壓茅柴,禁網日夜急。」蓋世號市沽爲茅柴,以其易著易過。周美成詩云:「冬曦如村釀,竒溫止須臾。行行正須此,戀戀忽已無。」非慣飲茅柴,不能爲此語也。

華亭寒穴泉[编辑]

華亭並海有金山,潮至則在海中,潮退乃可遊山。有寒穴泉,甘冽與惠山相埒。穴在山麓,泉鍾其間,適與海平。而半山和華亭令唐詢十詠·寒穴泉詩乃云:「髙穴與雲平。」蓋未嘗至其處也。毛澤民泉銘半山詩云:「泉當因此詩以名世。」然余以爲因半山詩以增重於世,則此泉之幸。若後世好事者,欲憑此詩以考寒穴所在,則失之遠矣,非泉之不幸歟?

凍雨[编辑]

涪翁讀中興碑詩云:「凍雨爲灑前朝碑。」楚詞「楚詞」四庫本作「楚辭」云:「使凍雨兮灑途。」故張平子賦:「凍雨沛其灑途。」舊注云:「凍雨,暴雨也。」巴郡暴雨爲凍雨。

蹲鴟[编辑]

譚賓錄率府兵曹參軍馮光震集賢院文選,注「蹲鴟」云:「今之芋子,即著毛蘿蔔。」又溫庭筠乾巽子所載不同,云:「蕭嵩文選是先代舊書,欲注『蹲鴟』云『今芋子,乃著毛蘿蔔』。」未知孰是。

沆瀣[编辑]

沆瀣,王逸楚詞注云:「北方半夜之氣。」劉商白角樽歌云:「或謂輕氷盛沆瀣。」注云:「海氣也。」

婪尾聲酒[编辑]

婪尾聲酒,出佛圖澄傳。婪尾聲者,最後飲酒也。東坡除夜詩云:「不辭最後飲屠蘇。」是以樂天詩以「婪」作「藍」云:「三杯藍尾酒,一楪膠牙餳。」七年元日對酒五首其三皆更歳之事。而東坡詩有「藍尾忽驚新火後,遨頭及要浣花前」次韻劉景文、周次元寒食同遊西湖之語,自注云:「樂天寒食詩云:『三杯藍尾酒。』」當是誤記。

「打鴨驚鴛鴦」[编辑]

梅聖兪詩「莫打鴨,打鴨驚鴛鴦」打鴨之語,譏守笞官奴也。陳無己戲楊理曹詩云:「從來相戒莫打鴨,可打鴛鴦最後孫。」又與宣守詩云;「肯爲文俗事,打鴨起鴛鴦。」皆用此也。然「起鴛鴦」三字亦有來處,杜牧之云:「織篷眠舴艋,驚夢起鴛鴦。」春日言懷寄虢州李常侍十韻

酉陽雜俎庾信自改詩[编辑]

酉陽雜俎稱「庾信作詩用西京雜記事,旋自改曰:『此呉均語耳,恐不足用。』」今本作「葛稚川集」,「劉子駿文」。

「長跪問故夫」[编辑]

每疑古樂府有「長跪問故夫」之語,一日讀隋志,至冊后之禮,皇后先拜後起,皇帝後拜先起,乃知古婦人亦伏拜也。

陳無己跋舊詞[编辑]

陳無己跋舊詞云:「晁無咎云:『眉山宮詞,蓋不更此境也。』余謂不然,宋玉初不識巫山神女,而能賦之,豈待更而後知也。予他文未能及人,獨於詞,自謂不減秦七黃九。而爲鄕掾三年,去而復還,又三年矣,而鄕妓無欲余之詞者,獨氏子勤懇不已,且云:『所得詩詞滿篋,家多蓄紙筆墨,有暇則學書。』使不如言,其志亦可喜也,乃寫以遺之。」

陳無己東坡詩爲古語[编辑]

古語所謂「但解閉門留我住,主人不問是誰家」者,此語東坡題藏春兩絶之一。全篇云:「莫尋群玉峯頭路,休看玄都觀裏花,但解閉門留我住,主人莫問是誰家。」蓋無己託爲古語耳。

曾逢邍[编辑]

曾逢邍老於仕宦,所至以嚴憚稱。近有客舉一聯云:「他日諸侯不敢客,如今勝處欲爲家。」曰:「此逢邍詩也。」二十五年來,仕於州縣者鮮有能詩,乃知此老風力外,別有深處

人物工對[编辑]

杜牧之云:「杜若芳州翠,嚴光釣瀨喧。」此以爲人姓相對也。又有「當時物議朱雲小,後代聲名白日懸」,此乃以朱雲對白日,皆爲假對,雖以人姓名偶物,不爲偏枯,反爲工也。如涪翁「世上豈無千里馬,人中難待九方臯。」,尤爲工緻。

東坡手寫會獵[编辑]

嘗見東坡手寫會獵詩云:「向不如臯閒射雉,人間何以得卿卿。」世所傳本乃作「不向如臯」,遂以爲東坡誤用如臯爲地名,特未嘗見寫本耳。

半山詩用劉向遇太乙降事[编辑]

半山云:「不知太乙遊何處,定把靑藜獨照公。」乃上元夜戲貢父詩。貢父時在館中,適與王嘉所載劉向上元夜天祿閣遇太乙降事相契,事見拾遺記。故有此句。然此事前人引用已多,特半山用得著題耳。

桃菊詩未見拔俗者[编辑]

前輩作桃花、菊詩雖多,而未見拔俗者。楊元素云:「淸香舊已親陶令,紅艷新能惑阮郎。」張敏叔云:「但令陶令長爲主,莫遺靈均一作『靈芸』錯認伊。」然世復盛傳一聯云:「陶令歸來驚色變,劉郎去後笑開遲。」亦未爲勝。但「陶令歸來」,「劉郎去後」,乃切對也。

人夏日詩[编辑]

人夏日詩,有「炎風生白羽,畏日隔靑油」,想見歊煩之景,不在林樾之下也。

「風流罪過」[编辑]

孟郊集四嬋娟篇,謂花、竹、人、月也。誤見顧況集程文若在官,喜抄書,嘗云:「古人以是爲風流罪過。」予以李義山「舉白弈棊兼把釣,不離至教事顛狂」之語作對云:「舉白顛狂,不離至教;抄書『抄書』,當是『殺靑』之訛罪過,。要是風流。」

東坡誤以長桑君倉公[编辑]

東坡詩有云:「絶勝倉公飲上池。」次韻錢舍人病起誤以長桑君倉公

「抱甕拙勝巧」[编辑]

王武子多四言詩,間有五字句,余最愛「抱甕拙勝巧」。

揚州谷林堂[编辑]

揚州僧坊有谷林堂,乃東坡命名。必至其所,然後知其名之當。棗據詩云:「下窺幽谷底,窈窕一何深。魚動起重淵,鳥驚奮髙林。」谷林之名,蓋出此耳。

楊元素勸酒[编辑]

楊元素勸酒詩云:「何必口辭山簡醉,但教心似屈原醒。」此語殊可味「可味」,四庫本作「有味」也。

秦太虚樂天[编辑]

秦太虛樂天木籐謠「吾獨一身,賴爾爲二」。作六言云:「身與杖藜爲二,影將明月成三。」眞竒對也。

涪翁詞用樂天[编辑]

樂天云:「眉月晚生神女浦,臉波春傍窈娘堤。」涪翁用此意作漁父詞云:「新婦磯邊眉黛愁,女兒浦口眼波秋。」然新婦磯女兒浦顧況六言已作對矣。

杜荀鶴集借他人詩引編[编辑]

杜荀鶴詩句鄙惡,世所傳唐風集首篇「風煖鳥聲碎,日髙花影重」者,余甚疑不類荀鶴語。他日觀小人説,見此詩乃周樸所作,而歐陽文忠公亦云耳。蓋借此引編,已行於世矣。

九京[编辑]

「九原」,檀弓一作「九京」,涪翁兩用之云:「九京喚起杜陵翁。」又云:「百不試,埋九京。」

雙荷葉[编辑]

東坡賈耘老之妾爲雙荷葉,初不曉所謂。他日,傳趙德麟家所收泉南老人雜記,記「雜記記」三字,四庫本作「集記」此事云:「兩髻並前如雙荷葉,故以名之。」如四庫本無「如」字荷葉髻,見溫飛卿詞:「裙拖安石榴,髻嚲偏荷葉。」

松爵五大夫[编辑]

五大夫,爵名也。封松爲五大夫,非特爲五株松也。近有題范文正所植鄱陽驛中六云:「靑靑六大夫。」此殊可笑。

紅梅集[编辑]

都下舊無紅梅,一貴人家始移植,盛開,召士大夫燕賞,皆有詩,號紅梅集,傳於世。以半山「北人初未識,渾作杏花看」爲冠。後東坡見云:「何待北人太薄。」

不借[编辑]

半山云:「牕眀兩不借[3],榻淨一籧篨[4]。」獨飯揚雄方言「絲作曰『履』,麻作曰『不借』」。崔豹古今注:「草履曰『不借』。」許慎説文云:「綥,或作『綦』,帛蒼艾色。《詩》:『縞衣綥巾。』未嫁女所服。」一曰不借,常所服御,而人皆易有者,皆可謂之不借,不獨履也。然半山所指,乃草履耳。

半山東坡作挽詩用事屬對[编辑]

半山詩有用蔡澤事云:「安排壽考無三甲[5]」,又用退之語對云:「收拾文章有六丁」河中使君修撰陸公挽辭三首之三東坡詩有用屈原事云:「豈意日斜庚子後」,又用鄭康成夢對曰:「忽驚歳在己辰年」孔長源挽詞二首之二。皆天設對也。

秦太虛求墨梅洗惱[编辑]

秦太虛與花光老求墨梅書云:「僕方此憂患,無以自娛,願師爲我作兩枝見寄,令我得展玩,洗去煩惱。幸甚。」涪翁和「昊」字韻梅詩云:「夢蝶眞人貌黃槁,籬落逢花曾絶倒。雅聞花光能畫梅,更乞一枝洗煩惱。」花光仲仁出秦蘇詩巻,思二國士不可復見,開巻絶歎。因花光爲我作梅數枝及畫,煙外遠山追少游韵,記巻末謂此也。

秦太虛和黄法曹憶建溪梅花[编辑]

秦太虛云:「僕有梅花一詩,東坡爲和。王荊公嘗書之於扇。」有見荊公扇上所書者,乃「月落參橫畫角哀,暗香消盡令人老」兩句。涪翁又愛其四句云:「淸淚斑斑知有恨,恨春相從苦不早。甘心結子待君來,洗雨梳風爲誰好。」曰:「玉臺『曰玉臺』三字,四庫本作『白玉臺』詩中,氣格髙者乃能及此耳。」

山礬[编辑]

涪翁云:「江南野中,有一種小白花。木髙數尺,春開,極香,野人號爲『鄭花』。王荊公嘗求此花栽,欲作詩而隔其名,予請名曰『山礬』。野人采鄭花葉以染黃,不借礬而成色,故曰『山礬』。『海岸孤絶處,補佗落伽山。』譯者謂小白山,余疑即此花是也。不然,何以觀音老人端坐而不去也。」此題花光補題二絶句跋。翁作水仙花詩有「山礬是弟梅是兄」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會心爲之作詠,亦謂此也。

太虛《梅》詩杜句[编辑]

太虛詩末云:「安得健步遠移歸,亂插繁花向晴昊。」乃用蘇端薛復筵簡薛華醉歌兩句。

豫章[编辑]

豫章作詩,有外家法律,然不多見於世。舊傳龜父遊烏遮塔示師川詩云:「華鯨喚起曲肱夢,行徑幽尋小雨乾。風吹龍沙江流斷,日下烏塔松隂寒。氷雪照人徐孺子,手提玉麈對西山。安得洪崖「洪崖」,四庫本作「鴻崖」入瓊藥,令我蜚出六合間。」玉父寄兄詩云:「六年作別書頻至,一月相從袂又分。船宿緑波浦邊雨,客行烏泥岡上雲。陳留風俗尚可道,襄陽耆舊空復論。鴻飛沖天鴈翅短,付與燕雀聊同羣。」

荊公[编辑]

涪翁跋半山書云:「今世唯荊公字得古人法,自虚白以來,一人而已。虚白自云『浮世百年今過半,校他蘧瑗十年遲。』者,荊公此二帖近之。」往時西臺喜學書,題楊少師題大字院壁後云:「枯杉倒檜霜天老,松煙麝煤隂雨寒。我亦生來有書癖,一囘入寺一囘看。」西臺眞能賞音者,今夫定林寺壁,荊公書數百字,未見賞音者。

澠水燕譚子由詩爲芸叟[编辑]

澠水燕譚張芸叟奉使遼東,宿幽州館中,有題子瞻老人行於壁者。聞范陽書肆,亦刻子瞻詩數十首,謂之大蘇小集芸叟題其後云:「誰傳佳句到都,逢著胡兒問大蘇。莫把文章動蠻貊,恐妨談笑臥江湖。」此乃子由奉使契丹二十八首 神水館寄子瞻兄四絶之三。「佳句」二字,本云「家集」,亦有和篇。所謂「欲問君王乞鑑湖次韻子由使契丹至涿州見寄四首之三是也。

換骨句[编辑]

東坡云:「醉眼炫紅緑。」此乃「看硃成碧顏始紅」換骨句耳。

「薄命佳人之館」[编辑]

鹽官倪淸,素寶東坡墨跡數軸,如護眼目。縣官數以勢力劫之,卒不可得,取試經行中語,自榜其所居曰「薄命佳人之館」。

三角亭詩[编辑]

衣冠中有微時爲小吏者,作三角亭詩,有「夜欠一簷雨,春無四面花。」之語。獻其所事,異之。使學,後果登第,今爲郎矣。

調水符[编辑]

東坡玉女洞中水,既致兩瓶,恐後復取而爲使者見紿。因破竹爲契,使寺僧藏其一,以爲往來之信,戲謂爲調水符,作詩云:「欺謾久成俗,關市有契繻。誰知南山下,取水亦置符。古人辨,皎若鶴與鳧。吾今既謝此,但視符有無。常恐汲水人,智出符之餘。多防竟無及,棄置爲長吁。」此當與擇勝亭俱傳於好事者,非確論「非確論」,四庫本作「爲推論」也。

中宵鐘鳴[编辑]

南史:「丘仲孚喜讀書,常以中宵鐘鳴爲限。」乃知半夜鐘聲,不獨見人詩句。

石敏若[编辑]

董慶夫云:「石懋敏若頃在都下除夜作詩云:『索米長安久倦遊,寂無盃盎洗牢愁。歳除借問除何事,除盡朱顏與黑頭。』人以爲有昔人減盡風情之讖,明年果卒。」橘林集行於世,可讀者,皆汪彥章詩也。

暢當説醉[编辑]

暢當詩有云:「酒渇愛江淸,餘酣漱晚汀。軟沙欹坐穩,冷石醉眠醒。」軍中醉飲寄沈八劉叟四句皆説醉,不覺煩也。

呉子華嘯父憶䱥知機[编辑]

呉融云:「嘯父知機先憶䱥[6]季鷹無事已思鱸。」渡漢江初嘗鯿魚有作虞嘯父宋武帝侍中,帝從容問曰:「卿在門下,初不聞有獻替。」嘯父家富春,近海湄,謂帝望其貢獻,對曰:「天時尚暖,䱥魚蝦鮓未可致,尋當有所上獻。」帝撫掌大笑。謂爲知機可乎?將子華別有所據乎?

訪呂逸人不遇[编辑]

人有訪呂逸人不遇詩云:「到門不解題凡鳥,愛竹何須問主人。」余甚愛其用事,然觀其意,乃大不重其人耳。

詩病[编辑]

昔人有言,詩有三百四病,馬有三百八病,詩病多於馬病按:據文意,三百四、三百八必有一誤,然四庫本文同此,乃不知何者,信哉。髙子勉能詩,涪翁與之詩云:「更能識詩家病,方是我眼中人。」此亦苦口也。

著屐登樓[编辑]

王立之云:「潘邠老望漢陽詩云:『兩屐上層樓,一目略千里。』説者云著屐豈可登樓,余以爲不然。殷浩王胡之徒,秋夜登武昌南樓,聞亟道中屐聲甚夥,定是庾公,俄而率左右十許人步來,非著屐登樓耶?亟道,今所謂胡梯是也。」

搊彈[编辑]

教坊記云:「平人如以容色選入內者,教習琵琶、五絃、箜篌、箏者,謂之搊彈家。」杜少陵詩有「絃管罷搊彈」之句。管非搊彈之物,或改爲「絃管罷吹彈」,或改爲「絃索罷搊彈」,然皆非本語。

返魂香[编辑]

一僧問王茂公云:「凡花皆經歳復開,東坡何爲獨於梅花言返魂香耶?」茂公云:「以梅花淸絶能醒人,非餘花可比故耳。」遂引蘇德哥及聚窟洲返魂香事爲證。僧來從余借二書驗之,皆與梅花了不相關,遂憾茂公之欺。余爲言其事見韓偓金鑾密紀,出內廷詩,有「玉爲通體尋常見,香駝運動容易回。」之語。其題云:「南梅花,一歳再發。故作此詩,題於花下。」東坡云:「返魂香入頭梅。」僧遂釋然。

聯句之始[编辑]

劉向列女傳,以爲式微之詩,二人所作,一在中露,一在泥中,之二邑也。或者以爲聯句始此。

金陵永慶招提壁[编辑]

有題金陵永慶招提壁云:「余從師川同句法,師川舉近詩云:『人言春事已,我言未遽央。試向後湖去,菰葉如許長。』」

「雨打梨花深閉門」[编辑]

半山酷愛樂府「雨打梨花深閉門」之句。

「春風取花去,酬我以淸隂」[编辑]

山谷云:「余從半山老人得古詩句法云:『春風取花去,酬我以淸隂。』」

半山詞追用江上人家壁間題絶[编辑]

半山嘗於江上人家壁間見一絶云:「一江春水碧揉藍,船趁歸潮未上帆。渡口酒家賒不得,問人何處典春衫。」深味其首句,爲躊躇久之而去。已而作小詞,有「平漲小橋千嶂抱,揉藍一水縈花草」之句,蓋追用其語。

李光祿兄弟數人皆雋才[编辑]

李光祿元亮「光祿」,四庫本作「光祖」,兄弟數人皆雋才。元亮弔項羽賦,追古作者。世稱其詩有「可憐三萬六千日,長作東西南北人」之句,特中鼎之一臠耳。

陸龜蒙篷傘[编辑]

陸龜蒙篷傘詩云:「吾江善編篷,圓者柄爲傘。所至以自隨,淸隂覆一墠。自吾爲此計,蓑笠義若短。何須詣亭隂,風雨皆足緩。」此三家村擇勝亭耳。

笭箵[编辑]

元次山自序云:「帶笭箵[7]而畫船。」注郎丁「郎丁」,四庫本作「丁郎」、桑荒切,今韻中不收。歐文忠公涪翁皆於「淸」字韻壓「壓」,四庫本作「押」

溫庭筠記狐書[编辑]

溫庭筠記狐書兩篇,其一詞曰:「正色鴻燾「鴻燾」,四庫本作「鴻濛」,神司化伐。穹施后承,光負懸設。嘔論吐萌,垠倪斫截。迷腸郗曲,䨴音『隊』乙林反音『埋』霾曀。雀毀龜氷,犍馳御窟。拿尾群狐『拿尾群狐』,四庫本作『孽尾羣禾』,祙祙哳哳。㳷音『冺』用祕功,以嶺以穴。抱薪代櫟『代櫟』,四庫本作『伐櫟』,莽野萬茁。順律則祥,拂倫惟孽。壯虛無有,頥咽蕋屑。肇素未來,武尋輪轍。」其二詞曰:「五行七曜,成此閏餘。上帝降靈,歳且涒涂。蛇蛻其皮,君亦神攄。九九六六『六六』,四庫本作『大大』,束身天除。何以充喉,吐納太虛。何以蔽踝,霞袿雲袽。哀爾浮生,擲此荒墟。吾復浩氣,還形之初。在帝左右,道濟忽諸。」題云:「應天狐超異科策八道」,後文繁雜不載。事見乾撰子。東坡喜錄鬼語,便是人道不到處,信哉。

半山詩「丹白」用事精切[编辑]

半山酴醾金沙詩云:「我無丹白看如夢,人有朱鉛見即愁。」孫思邈云:「苟丹白存於心中,即神靈如不降。」其用事精切如此。

湖州六客會[编辑]

東坡湖州,甲寅年,與楊元素張子野陳令舉,由泛舟至呉興東坡家尚出琵琶,並沈沖犀玉共三面胡琴。又州妓一姓,一姓,呼爲「二南」。子野六客辭,後子野令舉孝叔化去,唯東坡元素公擇在爾。元素因作詩寄云:「仙舟遊漾霅溪風,三奏琵琶一艦紅。門望『門望』,四庫本作『聞望』喜傳新政異,夢魂猶憶舊歡同。二南籍裏知誰在,六客堂中已半空。細問人間爲宰相,爭如願住水晶宮。」天池「天池」,四庫本作「天帝」,是,參見太平廣記·卷六十四·太隂夫人盧杞:「願住水晶宮?願爲人間宰相?」對曰:「願作人間宰相。」遂不得仙。今呉興有水晶宮之號,故云。

楊元素疎論半山[编辑]

楊元素疎論半山云:「臣竅見賢,多以所爲之文,見其人生平『生平』,四庫本作『平生』行事,如蓍蔡<ref>蓍蔡:猶蓍龜,筮卜。楚辭·王褒〈九懷·匡機〉:「蓍蔡兮踊躍,孔鶴兮回翔。」東漢·王叔師注:「蓍龜喜樂,慕淸髙也。蓍,筮也;蔡,大龜也。」<ref>之不謬。如李紳閔農詩,當時文士稱其有宰相器。韓愈歐陽詹亦曰:『讀其書,知其慈孝最隆也。』近世丁謂詩有『天門深九重,終當掉臂入』,王禹偁讀之曰:『入公門,猶鞠躬如也。天門豈可掉臂入乎?此人必不忠。』後果如其言。臣聞王安石文章之名久矣。嘗聞其詩曰:『今人未可非商鞅商鞅能令政必行。』今睹其行事,已頗類矣。願陛下詳其言而防其志。」半山晚年所至處,輙書牕屏間云:「當時諸葛成何事,只合終身作臥龍。」蓋痛悔之詞,此乃薛能詩句。

一詩用同字韻[编辑]

沈休文鍾山應西陽王教一首五章,第四章用兩「足」字韻。上云:「多値息心侶,結架山之足」,下云:「所願從之遊,寸心於此足」。一章纔四韻,而兩韻同一字。又陸士衡擬古一篇,用兩「音」字。前云:「思君徽與音」,後云:「歸雲難寄音」。東坡一詩用兩「耳」字,云:「二義不同,故得重用。」又涪翁一詩壓兩「朋」字云:「大府佳友朋」,「歸鳥求其朋」同堯民遊靈源廟,廖獻臣置酒,用「馬陵」二字賦詩二首之二。又有一詩用兩「扁」字韻:「責任媲和扁」,「持斲問輪扁」奉和王世弼,寄上七兄先生,用其韻,自注云:「復有此一韻,事異似不類出此也。」

皆用「鷄鳴髙樹巓」古句[编辑]

「鷄鳴髙樹巓」,古縣録「縣録」,當是「樂府」之訛詩也。而陸士衡陶淵明皆用之。士衡對用「虎嘯深谷底」赴洛道中作詩二首之一淵明以對「犬吠深巷中」歸園田居五首之一

五字句古人多相犯[编辑]

古人五字,往往句有相犯者。如潘安仁王仲宣皆云:「但愬杯行遲」潘安仁金谷集作詩王仲宣公燕詩曹子建應德璉皆云:「公子敬愛客」曹子建公讌詩應德璉侍五官中郎將建章臺集詩李少卿云:「行人懷往路」別詩二十一首之三蘇子卿云:「征夫懷往路」別詩二十一首之五左太沖云:「緑葉日夜黃」雜詩張景陽云:「密葉日夜疎」雜詩之四古詩:「秋草淒以緑」,又:「秋草萋更碧」,謝玄暉又云:「春草秋更緑」酬王晉安德元詩之四。如此者衆,不可悉舉「悉舉」,四庫本作「枚舉」

「錯」讀七故反[编辑]

西征賦惡謔博字韻一聯云:「成七國之稱亂,翻助逆而誅。」李善注云:「錯,七故反,今協韻七各反。」然今時人讀晁錯鼂錯,七故反,則以爲不識字矣。

酬和[编辑]

何邵贈張華云:「在昔同班列,今者並園墟。」云:「自昔同寮寀,於今此園廬。」今之酬和者如此,人必以爲笑資矣。

文通錦,割截盡」[编辑]

江文通李陵雜體三十首,內效休上人怨別一首,有「日暮碧雲合,佳人殊未來」之句,後人便以爲休上人語。其末又有「水日千里,因之平生懷」之句,東觀記又以爲太子家令沈約詩。所謂文通錦,割截殆盡矣。

九籥[编辑]

鮑明遠升天行云:「九籥隱丹經。」李善云:「易緯註:『之間,名門戸及藏器之管曰籥,以藏經』而丹有九轉,故曰九籥。」此可笑也。天門有九,故曰九籥。涪翁云「九籥天闕守夜義」何造誠作浩然堂,陳義甚髙,然頗喜度世飛昇之説。築屋,飯方士,願乘六氣,遊天地間,故作浩然詞二章贈之之一是也。

姚合武功縣[编辑]

世所傳「一日看除目,終年損道心」之語,乃姚合武功縣詩也。

五粒松[编辑]

人多作五粒松詩,有以五粒爲鬣者。大曆時,監察御史顧愔我國記云:「松樹大連抱,有五粒子,形如桃仁而稍小。皮硬,中有仁。取而食之,味如胡桃,浸酒療風。」然則松名五粒者,以子名之也。

贈人詩多用同姓事[编辑]

贈人詩多用同姓事。如東坡戸曹云:「公業有田常乏食,廣文好客竟無氈。」又贈蔡子華云:「莫尋唐舉問封侯,但遣麻姑爲爬背。」涪翁東坡詩云:「人間化鶴三千歳,海上看羊十九年。」陳無己郎中云:「已度城隂先得句,不應從俗未忘葷。」唯徐師川張仁云:「詩如雲態度,人似柳風流。」尤爲工也。又半山劉發詩云:「何妨過我論竒字,亦復令公見異書。」則又用彼我兩姓事。

「天棘夢靑絲」[编辑]

詩云:「江蓮搖白羽,天棘夢靑絲。」巳上人茅齋世不曉其用「夢」字,余考之,蓋「蔓」字訛而爲「夢」耳。何遜王孫遊「日碧草蔓絲」是也。天棘,天門冬也,如蘹香而蔓生。或以爲柳,誤矣。

[编辑]

樹萱録云:「工部詩,世傳骨氣髙峭,如爽鶻摩霄,駿馬絶地。」又人謂李賀文體,如崇巖峭壁,萬仞崛起。又摭言趙牧李長吉歌詩,自謂蹙金結繡而無痕跡。

灔飜罇中酒[编辑]

東坡詩有「灔飜白獸罇中酒,歸煮靑泥坊底芹」,爲貶謫者設也。續仙傳載一神仙詩,有「灔翻王母九霞觴,謫向人間作酒狂」之語,蓋用此耳。灩,一本作踏。

蜻蛚相和[编辑]

殷芸小説馬融列傳云:「善鼓琴,吹笛之聲一發,得蜻蛚出吟,有如原脱『如』字,據續談助所録殷芸小説相和。」蜻蛚,蔡邕月令章句以爲蟋蟀。馬融長笛賦:「有客舍逆旅,吹笛爲氣出精列相和。」李善云:「歌錄曰:『古相和歌十八曲,氣出一,蜻蛚文選,當注作氣出一,精列二。魏武帝集氣出精列二古曲。,古曲。』」則殷芸所載,不唯「不唯」,四庫本作「一何」謬甚,亦可笑也。

築球觀棋[编辑]

丁晉公築球詩,世稱曲盡形容之妙。如半山觀棋詩云:「旁觀各技癢,竊議兒女囁。諱輪寧斷頭,悔悟乃搏頰。」亦曲寫人情之妙也。

」「」二字多互用[编辑]

東坡王平父哀詞云:「已知爲均死,未識定孰存。」雖拘詩律,易「」爲「」。然古人多以「」「」二字互用,如後漢·臧洪論云:「可謂懷哭之節,存則未也。」亦不云「」而云「」也。

論用事之工[编辑]

陸龜蒙謝人詩卷云:「談仙忽似朝金母,説艷渾如見玉兒。」杜牧之云:「粉毫唯畫月,瓊尺只裁雲。」贈張祜半山「美似狂酲初啖蔗,快如衰病得觀濤。」次韵酬宋玘六首之四涪翁:「淸似釣船聞夜雨,壯如軍壘動秋鼙。」和答任仲微贈別論用事之工「工」,四庫本作「切」半山爲勝也。和答任仲微贈別

「世已乏知音,何勞問迭柳」[编辑]

酬和「柳」字韻詩,至三四反不困,蓋篇篇可觀。「世已乏知音,何勞問迭柳。」尤爲工也。

庾信數用天台山賦[编辑]

孫興公天台山賦有「赤城霞起而建標,瀑布飛流而界道」之語,爲當時所推。後庾信數用其語,作瑋禪師碑云:「遊極箕張,建標霞起。」又襄州鳳林寺碑云:「干霄秀出,建標霞起。」至徐凝廬山瀑布詩云:「一條界破靑山色。」蓋亦用瀑布界道之語,乃爾鄙惡。

九苞[编辑]

鳳之九苞,一曰口包命,二曰心合度,三曰耳聰達,四曰舌屈伸,五曰色光采,六曰冠矩硃。七曰矩銳鉤,八曰音激揚,九曰腹文戸。涪翁和蕭元禮詩云:「歸鳳求凰振九苞。」自注乃云:「苞,尾聲也。」未詳。

涪翁詩用[编辑]

鮑照云:「傷禽惡弦驚,倦客惡離聲。」代東門行「㫁腸聲裏無形影,畫出無聲亦㫁腸。」涪翁題陽關圖二首之一蓋以此也。

樂天韋蘇州詩而自甘淺俗[编辑]

樂天云:「近世韋蘇州歌行,才麗之外,頗近興諷。其五言詩文,又髙雅閒淡,自成一家之體,今之秉筆者,誰能及之。」故東坡有「樂天長短三千首,卻愛韋郎五字詩」和孔周翰二絶·其二·觀靜觀堂效韋蘇州詩之句。然樂天既知韋應物之詩,而乃自甘心於淺俗,何耶?豈才有所限乎?

「花塢夕陽遲」[编辑]

顏魯公云:「夕照明村樹。」題杼山癸亭得「暮」字淸塞云:「夕照顯重山。」顧非熊云:「斜日曬鄰桑。」全唐詩顧非熊無此句,巻五百三周賀尋北岡韓處士有「初日曬鄰桑」句杜牧云:「落日羨樓臺。」半山云:「返照媚林塘。」皆不若嚴維「花塢夕陽遲」也。

杜牧詩喜用「縆」字[编辑]

杜牧詩喜用「縆」字:「半月縆雙臉」,「如日月縆升」,「日痕縆翠獻」,「孤直縆月定。」

竹雨比羽林[编辑]

又多以竹雨比羽林,栽竹詩云:「歷歷羽林影。」又:「竹岡森羽林。」池州送孟遲先輩大雨行:「萬里橫亙羽林槍。」又:「雲林寺外逢猛雨,林黑山髙雨腳長。曾奉郊宮爲近侍,分明㩳㩳羽林槍。」念昔遊三首之二

菴中之樂[编辑]

一日,璉公與余書,紙尾聲批云:「比雨過,菴前後竹萌戢戢,取以充庖,頗覺有味。因誦東坡『我與何曾同一飽,不知何苦食鷄豚』擷菜之語。時敏聞同槃,亦云:『白湯澆飯肥腯腯,喫肉一把骨。』相與大笑,噴飯滿案。」因書及此,庶知菴中亦不寂寥也。

楊元素荷花借字詩[编辑]

樂府有風人詩,如「圍棋燒敗絮,著子故衣然」之類是也。然或一句託一物耳。獨楊元素荷花借字詩四韻,全托一物,尤爲工也。詩云: 香艷憐渠好,無端雜芰窠。向來因藕斷,特地見絲多。 實有終成的,露搖爭奈何。深房蓮底味,心裏苦相和。

絪縕[编辑]

文忠公詩有「春深桃李作絪縕」,又「欲晴花氣漸絪縕一作『氤氳』」,皆麗句也。絪縕,厚貌,今四聲韻。縕,烏昆切,赤之間色。

倩奴[编辑]

錢伯瞻有侍兒,妙麗爲一時衣冠家桃李之冠,故時人號花王,即東坡涪翁賡和蓬字韻詩所謂「安得春筍手,爲我剝蓮蓬」者也。名倩奴涪翁詩,皆曰靑人詠涪翁情人怨戲效徐庾慢體三首之一云:「莫藏春筍手,且爲剝蓮蓬。」所謂「靑人詠」或「情人」之誤

賀方回詞失契勘[编辑]

西京雜記云:「以酒爲書滴,取其不冰。以玉爲研,亦取其不冰。」賀方回詞云:「羅帷映月,玉研生冰。」似失契勘。

無盡新成院記[编辑]

李覯泰伯江西人,作非孟子書,有髙世之論。無盡讀其所作新成院記詩云:「昔讀盱川集,嘗聞泰伯賢。新成文刻在,往事野僧傳。氣格終驚俗,光芒冷貫天。田翁不知價,祇得十千錢。」蓋僧云時以十千潤筆耳。

古今聽雨句[编辑]

予家有聽雨軒,嘗集古今人句。杜牧之云:「可惜和風夜來雨,醉中虛度打窗聲。」宣州開元寺南樓賈島云:「宿客不來過半夜,獨聞山雨到來時。」宿村家亭子歐陽文忠公:「芳叢緑葉聊須種,猶得蕭蕭聽雨聲。」縣舍不種花,惟栽楠木、冬靑、茶竹之類,因戲書七言四韻(景祐四年)王荊公:「深炷爐香閉齋閣,臥聞簷雨瀉髙秋。」金陵郡齋東坡:「一聽南堂新瓦響,似聞東塢小荷香。」南堂五首之三陳無己云:「一枕雨窗深閉閣,臥聽叢竹雨來時。」齋居趙德麟云:「臥聽簷雨作宮商。」尤爲工也。

小人羹[编辑]

東坡詩有「厭小人羹」者,蓋用穎考叔之語:「小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然初不云小人羹也。

反語[编辑]

反語,其來遠矣,間尤尚。今都下有三番四番語,亦此類。往過宛丘道中,逆旅壁間見畫一婦人鞋樣,下題云:「不信但看羊子解,便須信道菊兒姜。」雖是鄙語,亦殊精絶。

「情地閑雅」對「性天髙明」[编辑]

余在都下,嘗對客語古人詩集中,可采而不見傳記者甚多。如杜牧之一絶句,題下注云:「李鄂州愛酒,性地閑雅一作『情地閒雅』」,此亦可用。坐有新第者,問予「情地閑雅」可對甚,予答云:「可對『性天髙明』。」旁坐有解其意者,爲之絶倒。

時重謝玄暉[编辑]

  南史謝朓長五言詩,沈約常云:「二百年來無此作。」又黃門記劉孝綽當時既有重名,無所與讓,唯服謝朓。常以謝朓詩置几案間,動靜輒諷詠。又談藪梁髙祖陳郡謝朓詩,曰:「不讀謝朓詩三日,口臭。」

[编辑]

  1. 「解衣裸而佐刺船」:史記·巻五十六·陳丞相世家:「丞相者,陽武戸牖鄕人也。……爲人長美色。……項羽略地至上,陳平往歸之,從入破,賜爵卿。……殷王項羽乃以信武君,將魏王客在者以往,擊降殷王而還。項王使項悍爲都尉,賜金二十溢。居無何,漢王攻下項王怒,將誅定者將吏。陳平懼誅,乃封其金與印,使使歸項王,而身間行杖劎亡。渡,船人見其美丈夫獨行,疑其亡將,要中當有金玉寶器,目之,欲殺恐,乃解衣躶而佐刺船。船人知其無有,乃止。」
  2. 黃獨:植物名。杜子美乾元中寓居同谷縣作歌七首之二:「黃獨無苗山雪盛,短衣數挽不掩脛。」仇滄柱:「又曰:黃獨,狀如芋子,肉白皮黃,蔓延生,葉似蘿摩,人蒸食之,東謂之土芋。陳藏器本草:『黃獨,遇霜雪,枯無苗,葢蹲鴟之類。』蔡夢弼引別注云:『黃獨,歳飢土人掘以充糧,根惟一顆而色黃,故謂之黃獨。』其説是也。」
  3. 不借:草鞋。絲製者稱「履」,麻製者稱「不借」。急就篇·巻二:「裳韋不借爲牧人。」顔師古注:「不借者,小屨也,以麻爲之,其賤易得,人各自有,不須假借,因爲名也。」
  4. 籧篨:粗竹席。
  5. 三甲三壬:術數家語。言人背有三甲,腹有三壬,乃壽相之徵。三國志·巻二十九·〈魏書·管輅傳〉:「吾額上無生骨,眼中無守精,鼻無梁柱,腳無天根,背無三甲,腹無三壬,此皆不壽之驗。」
  6. 嘯父憶魚:晉書·巻七十六·〈虞潭傳·(孫)虞嘯父傳〉:「嘯父少歴顯位,後至侍中,爲孝武帝所親愛。嘗侍飲宴,帝從容問曰:『卿在門下,初不聞有所獻替邪?』嘯父家近海,謂帝有所求,對曰:『天時尚溫,鯯魚蝦鮓未可致,尋當有所上獻。』帝大笑。因飲大醉,出,拜不能起,帝顧曰:『扶侍中。』嘯父曰:『臣位未及扶,醉不及亂,非分之賜,所不敢當。』帝甚悅。」
  7. 笭箵:漁具總稱,亦指貯魚之籠。陸甫里漁具詩序:「所載之舟曰『舴艋』,所貯之器曰『笭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