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 talk:Chaplin/存檔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這是的對話頁存檔,最新的對話頁在這裡,歡迎到那裡留言

Re:你好[编辑]

Chaplin兄,很高兴在这儿又见到你。因为我维基百科成瘾,所以逼迫自己闭关一段时间,后来看到维基文库,觉得可能不会上瘾太深,所以在这里编辑,哈哈。--鸟甲 2007年4月19日 (四) 20:47 (UTC)

Re: 管理員[编辑]

因應您的要求,已經暫停您的管理員投票。匿名編輯改成用戶名編輯,曾經在英文維基百科由開發員(developer)執行,但已經暫停。請去英文維基百科看詳情。您及鸟甲都维基百科成瘾時,來這裡的好處是用戶性質單純,鮮少百科常見的衝突。將來準備充足時,隨時歡迎再申請管理員,或是接受他人提名。看到鸟甲貢獻迅速,所以問他。--Jusjih 2007年4月20日 (五) 17:54 (UTC)

重新開始再投票了。--Jusjih 2007年4月29日 (日) 10:55 (UTC)
您現在起,是管理員了。--Jusjih 2007年5月11日 (五) 00:39 (UTC)

多谢[编辑]

多谢Chaplin兄的支持,祝你五一节快乐。--鸟甲 2007年4月28日 (六) 00:26 (UTC)

Chaplin兄,我已投票支持,祝你顺利当选。另,好像还没有针对匿名用户的欢迎模板。--鸟甲 2007年4月30日 (一) 15:20 (UTC)

我一般不会用到欢迎IP用户模板,Chaplin兄若有兴趣,可以自行创建。--鸟甲 2007年5月1日 (二) 09:09 (UTC)

其實我在維基百科有一樣的帳號了[编辑]

我在維基百科有一樣的帳號,所以說無論在這裡(《維基文庫》)或《維基百科》內,都可以找得到我。最近第一次的目標,是希望增添劉鶚的一篇文章。

由於劉鶚在公元一九零九年過世,所以我可以使用{{PD-old-70}}這個模板,再過兩年,他就是過世一百年,作品屬於公有領域,我就可以再貼幾篇關於劉鶚的文章了。--JeanHavoc 2007年4月29日 (日) 14:51 (UTC)

糟糕,我現在才想到我把國文課本送給左圖兄了,我手頭上沒有留底了,所以只好再翻翻看我以前專科時代的課本。想不到我竟然還是糊塗蟲一條,新手時期,在《維基百科》忘了簽名也就算了,想不到糊塗的個性一直到現在,仍然沒有改變,這真是我的一大疏失啊。--JeanHavoc 2007年4月30日 (一) 16:19 (UTC)
我是寄給他的,由於我在臺灣,他在大陸,我知道他對文學、地理、歷史有興趣,我給了他一點文學的圖書與歷史圖書,希望他不但能為《維基百科》有貢獻,而且也能對《維基文庫》也有貢獻。他的強項是歷史與地理,但是數理工科就是一大障礙了。不知道他有沒有在這裡建立一個戶頭(帳戶)呢?
不過沒了課本沒關係,其實我在專科時期,也有一次的《國文》課本內有一篇與劉鶚相關的文章,我再找看看,找不到也無妨,在我的《國文》課本內,屬於公有領域(或是說作者逝世超過一百年)的文章也有很多。不過,劉鶚的文章大概是「出了名的長」,但我想這樣的貢獻,應該是很有意義的。
另外請教一下,像是劉庸的文章,那就不能貼在這,如果說「《白雪公主》」,是不是可以出現在這裡呢?另外,如果是我的文章,願意分享給大家,那這樣又要怎麼做呢?--JeanHavoc 2007年5月1日 (二) 09:20 (UTC)
※上面的劉庸,應更正為劉墉才對。
更糟糕了,我從屏東帶來臺北的課本,竟然沒有我要的文章,算了,去跟圖書館借一本來打吧。畢竟課本都送給左圖兄了。--JeanHavoc 2007年5月1日 (二) 10:54 (UTC)
不然我帶來的課本內,缺哪一項我就貼哪一篇好了,當然,前提是不可以侵犯版權。--JeanHavoc 2007年5月2日 (三) 01:39 (UTC)
忘了告訴你,書早就在2007-4-30下午的時候,從臺灣寄出了。--JeanHavoc 2007年5月2日 (三) 03:44 (UTC)

我竟然又弄錯了[编辑]

《句踐復國始末》是《國語‧捲二十 越語上》的部份,結果我竟然弄錯分類了,真是不好意思。不知道有沒有哪一位高手願意幫忙修改的?

不過,模板部份,當然是對的,因為《國語》的編輯者,早就過世一百年以上了,不受版權的限制,作品也放在公有領域。--JeanHavoc 2007年5月2日 (三) 06:25 (UTC)

以前,負責教導我們《句踐復國始末》的女老師,一直強調句踐才是正確的寫法,勾踐是不正確的寫法。雖然我在技術學院只唸了十天的書就憤然離開學校,不過,很多知識,我還是有記得。只不過,我怎麼可能會在文言文《維基大典》(即《維基百科》)寫得那麼糟糕呢?
就分類而言,我記得《國語》有一個分類,但我不確定我那樣安排的分類好不好,還請各位高手幫忙。如果你也不是很確定的話,那請個高手來看吧。--JeanHavoc 2007年5月2日 (三) 10:30 (UTC)
沒意見,也就是No Comment,想要移動,當然可以,但相對的,裡面的「勾踐」也必須要改成「句踐」才可以,至於分類,還請看到此訊息的高手稍加修改,或者我張貼修改啟事等都可以。--JeanHavoc 2007年5月2日 (三) 12:02 (UTC)
沒關係,第一次處女秀,難免會有些許失誤,我看看怎樣弄會比較好吧,不過文章全都張貼好是個事實,主要是請高手來檢查看看內容。
值得一提的是,這是從我讀了十天就走人的技術學院課本,我對這個課本很不滿意,任何一種國文課本都應該有私名號與書名號的,結果我這個課本竟然都沒有,一點都不像國文課本的作風。--JeanHavoc 2007年5月2日 (三) 17:14 (UTC)
這篇文章的大意是說勾踐夫差打敗後,勾踐如何凝聚民之心,最後打敗夫差的一段紀錄。
其中有一些政策,我覺得非常不錯,就是「令壯者無取老婦,令老者無取壯妻。女子十七不嫁,其父母有罪;丈夫二十不娶,其父母有罪。」(這裡丈夫的意思是男子)--JeanHavoc 2007年5月3日 (四) 00:59 (UTC)
不過,有一篇論文敘述到,雖然句踐打敗了夫差,不過,句踐殺死文種的事實,卻也是對小學生有負面的影響。
小學課本一直對「臥薪嘗膽」印象很深刻,不過,在這篇文章內,卻不會有這樣的敘述。--JeanHavoc 2007年5月3日 (四) 10:52 (UTC)

JeanHavoc討論區[编辑]

http://cclearn.npue.edu.tw/tuition/ccchen-web/5-1.pdf

這個評論我覺得非常好,你有機會可以看一看,尤其還有關於早期臺灣地區小學課本,因太多愛國的因素,例如人名以「建國」、「自強」等,真的看到快煩死了。

裡面當然有句踐的敘述,你可以看一看這種中立評價的論文是怎樣敘述的。--JeanHavoc 2007年5月3日 (四) 11:30 (UTC)

うん、その道理!(嗯!一點都沒錯!)我同意正體字非常好看,在臺北市的一些跑馬燈上,還說「不能稱呼我們的字體為『繁體字』,因為筆劃並沒有『繁』而增加,『簡體字』才是因筆劃減少,而稱呼為『簡體字』。傳承文化,『正體字』才是最棒的、最好看的。」
以前我們有一個同事,他看到文、阿拉伯文,都說這類文字跟「毛毛蟲」一樣,扭來扭去的,很醜陋也很難看;我要說什麼呢?每個地方有每個地方不同的文化,既已既定,那就不能改變,我們不能改變簡體字的事實,但是使用正體字(繁體字)的地區,更要努力的,將正體字傳承。對別的地區的人而言,或許正體字實在太難學,甚至學習文很難,但我們生在人區,不學字也不行,畢竟那是我們以後要接觸的語言。
小時候小學,確實很討厭寫這種字,曾經好幾次的家庭作業中,我還拿到「丁」這樣的成績(對美國而言,「丁」接近於D的成績),但是,學習就是不斷的成長,能寫漂亮的文字,我覺得這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評論要中立,是「一定要的啦」。我覺得當時國立編譯館很多文章實在太「愛國化」了,說實在,連我讀了也沒什麼興趣。你可以在《維基百科》內,查詢一個叫做《南海血書》的條目,我還把主角阮天仇的敘述加進去,你會發覺這種這麼噁心的教科書內容,竟然還要小學生去閱讀,真是沒良心啊。
我前幾天就說過啦,我把左圖兄的書分批寄出了,他現在有歷史系列的圖書,因為他對歷史很有研究,別忘了,他也有好幾個貢獻的條目,例如宋朝,這一次的圖書,是跟臺灣歷史有關,連二二八事件、電視連續劇等都成為這本書的重點之一,「老番顛先生」(李登輝)也是這本書內的重點之一,甚至周杰倫張惠妹等,也成為該書敘述的對象了。
除了台灣歷史,中國歷史也送給了他,讓他好好閱讀。我還給了他地理圖書,是介紹一些關於地理學、地質學的內容。
國文課本解決的方式,除了去圖書館借,我大概也考慮買個一些課本,自行進修,不再依靠學校了,反正我也喜歡文,雖然說不是很強,不過我還曾跟外國人通電話過,也跟一些外國人交談過,不是很順暢,但對方還可以接受。
你說過你時常使用臺灣正體文,很高興這樣聽到,香港人大多數都是在說語的很多,就連前一陣子到我們家附近、來自香港師父,他也是平常跟夥計說語,所以說香港人最主要的語言,就應該是語了,但是看你打正體文,應該不會有什麼障礙才對吧?
師父是從去年(2006年)九月,來臺灣做生意的,他做的是叉燒飯式餐飲,也教了我很多一些餐飲知識,但可惜他在今年(2007年)二月,繳納不出房租(地段不好,客源少),所以才結束營業了。
你可以到我《維基百科》內,看一看我的「用戶面」,你還可以看得到我搭乘臺灣高鐵的樣子哦。拍攝於新左營站。--JeanHavoc 2007年5月4日 (五) 03:24 (UTC)
我只懂得一點文,不是很多,為了要因應日本合作廠商的到來,學會一點文是必要的。
我本身是道地的客家人,會說四縣客家語,雖然長輩們一直要我們不要將客家文化失落,多說客家語,當時國民黨的思考限制下,在一些國民小學說方言,可說是嚴重違規的,所以,很多長輩似乎對這個政策非常反對,但卻又很難啟齒,所以在臺灣解嚴後,各地地方文化的抬頭,已經成了很多族群的重點。不過,光會「說」是沒有用的,因文化的傳承,除了「說」,還要靠「文字」。我在使用《倚天中文》的時候,還使用過《中國海字型》,當時就為了香港地區的使用者的方便,建立了語字,也沒想過一些其他地區的語言;現在,客家族群的抬頭,那應該也要以文字傳承客家文化吧。我也嘗試過好幾個語言,不過,我發覺要唸得好,也要唸得標準,還是一大考驗,我也曾經看過香港地區的電視節目,以前我建立過《一筆OUT消》(《智者生存》)的網站,也跟香港網友交流過,更看過陳啟泰主持的《百萬富翁》節目,看過這類節目的我,想著也想學一點廣東話,但是後來還是看著字幕,應該就不會不理解其中內容了。總之,能體會一個地方的文化,確實很好,這點,師傅也告訴我很多。
師傅的手藝,當然是好到沒話說,既然是出自師傅的手藝,當然是香港的口味。不過,在離我們公司不遠的地方,還有另外一個香港師傅的手藝,生意卻比師傅還要來得好。由於另外一間式餐飲的客源較穩定,也很多,所以,競爭者在所難免。其實這類生意可說是「勝負乃兵家常事」,當然,現在沒有了師傅,我還是很喜歡吃式餐飲,當然,不會有小籠包或叉燒包之類的小吃,都是賣叉燒飯居多。
我們那一位討厭文與阿拉伯文的同事,他同時也討厭文,他說那樣的字「不是圈圈,就是直線,一點都沒有文字的感覺」,而「簡體字更難看」。我的感覺是中立啦,雖然我也不是很喜歡簡體字,我更看不太懂,不過簡體字對一些人而言,可以省下書寫的時間。我覺得文字要就要保持原來的樣子,弄得太簡單,也不是好事,我同事一看到簡體字,還會大聲抱怨:「可惡!怎麼又是簡體字?」
所以說,你不會在廣東語的《維基百科》設立帳號囉?我就算是很會說客家語,我仍然不會在客家語《維基百科》建立一個帳號,就怕一個不小心,會把拼音拼錯,那就會讓修改的人感到萬般麻煩了。老實說吧,怎樣用文字闡釋客家文字,對我而言,仍然很難,不是說不學,而是我想學卻沒有人教我啊。
國民黨統治臺灣,就是為了不要讓民眾「有機可趁」,怕有人叛國,或者是說對國家不利,與其說是為了民眾好,實際上,恐怖的陰謀還是持續進行,就是所謂的「白色恐怖」 - 暗自的殺。不過,我在小時候做過一件很「驚天動地」的事情,就是在練習本上罵國民黨,換來老師的罵,不過,老師掩飾得好,所以我沒有成為年紀最小的政治犯。你可以在《維基百科》內,查一個叫做《臺灣百合》的條目,就知道其原因了。當然,《臺灣百合》這個條目,也是我創立的,後來經過很多人修改,比較有一點《維基百科》應有的格式。
左圖兄的特色條目,並不是參考我提供的資料,當時我還沒有送他書本,但他卻能寫出四個和朝代相關的特色條目,真的很棒,棒到沒話說,我心底想,要是我增設的條目能是「優良條目」,那真的可以說是太感謝大家,當天早中晚跪著點三炷香,那也不成問題了。
我跟左圖兄認識,是因寫了跟電視有關的條目,我才認識的。當時「未命名」兄看我增設了「《省政信箱》」這個條目,才認識左圖兄的,我也告訴了他很多關於媒體的事情,雖然不是專業,但也讓他感到很豐富。
很高興看到你使用正體文,也是採行使用正統的文,其實老實說,由於臺灣長期受的是日本統治,加上很多年長者較沒受過教好的教育,除非是有唸書,否則要說一口好文,對一般人而言,還是很難;現在臺灣地區的大學生文能力還是不好,所以才有所謂「全民檢」的「全民活動」,目的就是希望讓臺灣的民眾,也能跟國際接軌。我每週五都會學文,程度不算很好,但我還是很有興趣學。
我目前不是二十九歲哦,我比較晚出生,在九月September出生,所以我目前是二十八歲。那個模版還是有一大缺失,就是對晚出生的人而言比較「吃虧」一點,「自動增加一歲」。
臺灣高鐵的速度真的很快,比起自強號等列車快很多,當你從新左營車站出發,跟臺鐵的列車「同時賽跑」,你會發覺真的臺鐵的列車遜色很多,但是花費也很貴,從左營出發到臺北,需要新幣一千四百九十元,來回兩趟,那真的會讓我大失血了。不過,臺灣高鐵的服務我還覺得不錯,我在《維基百科》的阿佳(Chia777)討論頁面內,就論述到這個便利性的創舉。
航空業者為了要跟臺灣高鐵拼品質與價格,所以還有航空業者的票價也大幅下降,相比較起來,機票的價格還是較高,但飛機速度快,無論如何,這也要看消費者的抉擇吧。--JeanHavoc 2007年5月4日 (五) 17:18 (UTC)
如果我想寫一篇文章,我就寫關於標點符號的文章吧,看到我的留言,都一定會加私名號與書名號嗎?下次如果還有機會,我甚至還會加上音界號呢,我當然願意把這篇文章放在公有領域內,毫無疑問的,就是放在這裡(《維基文庫》)囉,這樣做的原因,就是希望各位還能夠記得這些時常被忽略的標點符號。--JeanHavoc 2007年5月4日 (五) 17:23 (UTC)
看到你的樣子囉,也看到你的成就了,八個優良條目,加上十二歲就能當管理員,真的很不錯。我最光榮的時候,大概也只有在專科當上「學藝股長」的時候吧,只是幫忙拿點名板,沒什麼大才華,也這樣便宜了自己,因為我總是很晚到學校,送上點名板的時候,老師也不會記我「遲到」或「曠課」,但儘管如此,「全勤獎」還是沒有我的份啦。我其實很喜歡陶淵明那種「不為五斗米折腰」、「不慕名利」那樣的精神,我大概也是一樣。
我要努力,繼續拼個編輯次數兩千次,即使達不到管理員的程度,但我想只要有個執行編輯的階級,那就足夠了。到現在為止,我只有一個文章上「你知道嗎」這個版面上,要談「優良條目」,簡直不太可能,但哪一天我創建的條目還真的上了「優良條目」的話,那真的要準備每天早中晚燒三炷香感謝各位了。
其實打太多也會累的啊,所以只要你看過我最近的生活,那就足夠了。師傅回香港了,就少了一個人跟我談「巴士阿叔」的問題了(我曾經與師傅談過巴士阿叔這個話題,他說其實巴士阿叔陳巳東是對的,人總是會有情緒,趁著這個時候把情緒大量發洩,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拍攝巴士阿叔的那位年輕人不對了,但我想了老半天,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姑且不論誰對誰錯,我能了解一個地方文化,也算是增廣見聞了。
就好像臺灣壽山動物園的鱷魚斷臂事件,造成一時的轟動,但我對於這個評價就不能中立了,詳情我日後再談。--JeanHavoc 2007年5月5日 (六) 14:47 (UTC)
鱷魚斷臂事件,讓很多人經歷了一場可怕的惡夢,尤其是受害者,他現在的手臂腫得比一根竹子還要粗得多,拍攝被咬斷手臂的記者,有三家竟然不做處理,直接就把血淋淋的手臂秀在報紙的頭版上…報社是怎樣?噁心大賽嗎?很多人的習慣,是邊吃早餐邊看報紙,結果弄了這麼令人「畢生難忘」的圖片,連立法委員都抗議了,我能不抗議嗎?在臺灣,媒體亂象很嚴重,周政保的「嗆聲光碟事件」,讓很多人對政治憂心忡忡了,讓黑道能夠透過媒體「放話」,連我也會怕。
回到鱷魚斷臂的話題吧,事發就是一位工作人員替鱷魚治病,正要拔麻醉針的時候,鱷魚突然一個轉身,把這名工作人員的手臂咬斷了,然後鱷魚一直咬著這個斷掉的手臂,是後來警察對著鱷魚開了兩槍,才取得斷掉的手臂,並緊急將傷患與斷掉的手臂送至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進行接合手術,才得以保住性命。
巴士阿叔雖然在臺灣不是很有名,我是無意間在《維基百科》內的「惡搞」條目看到的,我很好奇,到底香港話要怎樣罵人,想不到陳巳東還真的「好了不起」,教了一些式粗話,當然,這只是開玩笑,對於誰支持誰,我基本很中立,可以用「不予置評」表示,當然,如果我發表看法,其實那三位戲中主角都不對,最不對的,還是莫過於陳巳東先生了。要是他在臺灣這樣,他早就被公車司機趕出去了(是真的哦)。
我最近想寫著一些不一樣的條目,不過似乎得不到其他人的認同,或者是很少人聽過,所以我會再努力,再將一些條目品質寫好一點,我想優良條目指日可待,每天早中晚三炷香就絕對不是問題了。--JeanHavoc 2007年5月6日 (日) 16:39 (UTC)

Jean Havoc討論 Part II[编辑]

前一個問題沒有回答你,趁這個時候補回答。我沒有信仰,但是我有時候會去類似行天宮龍山寺那樣的地方拜拜,祈求自己的平安。前幾天,我還去松山區的某間五路財神廟祈求財富。有人建議我去當義工比較好,也有人要我多看類似《波羅蜜心經》或《大悲咒》那樣的佛經,可以淨化心靈。

說到佛經,我看這裡好像沒有放佛經,不知道可不可以放佛經呢?當然是Unicode允許的範圍內的文章囉,我相信這是可以放在《維基文庫》內的文章。

鱷魚斷臂,你不要看的好,很多人早餐不吃,真的搞到快精神崩潰了,不過如果是我,當做減肥吧,看到那麼噁心的照片,當然就沒有食慾了。上述是開玩笑的,不要認真,以認真的態度看,除非他有買人壽險,否則那位工作人員是怎樣也得不到賠償的,不過闖了禍的鱷魚,反而還引來一大堆遊客的觀看。壽山動物園的那隻鱷魚,原本園方是標示「河口鱷」的,結果園方弄錯了,應該為「尼羅河鱷」。至於斷了手臂的管理員,恢復情況還算很好,只是手腫脹的比竹子還粗,真令人擔心。還有人開玩笑的說,壽山動物園的那隻尼羅河鱷會咬人,主要是很多人稱呼他錯誤的名稱八年了,如今牠(鱷魚)「憋在心底口難開」的怨氣,就發洩在無辜的褓姆了。不過,玩笑歸玩笑,壽山動物園卻真的是出了名的危險,因曾經有河馬衝撞記者、有小孩子的手指頭被黑猩猩咬斷,真的可說是「危機四伏」,該動物園的管理真的很可怕,還好我媽在我小時候帶我去個兩次後,沒有第三次了,直的去、直的回,要是「橫的回」,那就不妙了,肯定當時我又會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

我小時候還去過一個開放式的動物園,就是在車子內,可以不透過柵欄,直接看動物的樣子。當然,為了安全起見,車門與車窗是絕對不能打開的,否則獅子襲擊人的事件,一定會發生。現在這個動物園應該不繼續營業了,也可能是考慮到安全,所以現在才沒有這樣的地方;另外一個我去的,就是一個遊樂園,我走進大門,門口有個小獅子搖鈴鐺,關在籠子內的三隻猛獸,會不斷的對遊客吼叫與咆哮,我印象很深刻的,其中有老虎跟獅子,這大概是我這輩子對猛獸最近的一次吧,但小時候的我膽子很小,很怕那樣的動物會吃人,對該動物是「避而遠之」,看不到十分鐘,我就趕緊對家人說,這地方太危險,不要一直看的好,所以對那一次而言,觀看就變得很「不值回票價」了,深怕一個不小心籠門打開,就成了猛獸的佳餚。

後來長大後來了臺北,我就找個機會,去木柵動物園觀看動物,再看一次獅子、老虎等動物後,就沒有覺得很可怕了,不過,有人戲稱去動物園,是「被動物看」才對。

不管怎樣,出外遊玩娛樂,一定要注意安全第一,至少這樣才能給自己美好的回憶。--JeanHavoc 2007年5月7日 (一) 16:04 (UTC)

終於有人將《國語‧卷二十》的內容key進去了,所以原先的《句踐復國始末》與《勾踐復國始末》,就直接改為重定向頁就好了。
我有個朋友他也是基督徒,他也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他說只要汽車後面有個魚的標誌,那就表示車子的擁有者就是基督徒,我下次再問他理由看看,或者你知道理由,告訴我也可以。
原來成為基督徒是這麼簡單啊,不過,佛教主張吃素,佛教也認為基督教吃素,但我聽過耶穌率領的一些信徒,他們也吃魚的,而我那一位基督徒朋友說,基督徒也可以吃肉,只是不能吃血,吃肉的時候,血要放掉,這個也要問一下他理由。
當然,既然能「上天堂」,那就表示可以到「極樂世界」(paradise),不過,如果要當一個虔誠的基督徒,那不知道我這個「初始基督徒」要不要讀《聖經》呢?
我對宗教不是很投入,所以說,行天宮龍山寺那樣的廟,實際上我很少去,前一陣子是為了讓自己的事業更順展,所以才去那樣的廟宇。臺灣的警界,是靠拜關羽才能有保佑的,當然,觀光客到臺北市的廟宇,只是看一看地方的宗教信仰。
不過說到了宗教信仰,各地有各地不同的習俗,之前有一次,有個日本觀光客看到廟宇內的貢品,想著自己國家的習俗,跟臺灣應該是一樣的,所以這名觀光客把貢品拿走了,結果吃上官司,後來法官是裁定地方不同,才得以免罪,否則真的是「吃不完兜著走」了。
出外遊玩真的要當心,鱷魚斷臂事件,目前是暫時告一個段落,後續的話,就只介紹該工作人員康復的情形,而三家刊登噁心照片的報社,早就被罵得很慘了,該新聞還「轟動到國外」,國外記者也採訪這樣的新聞呢。我記得發起「倒運動」的施明德先生,其新聞也讓國外媒體知道,連香港媒體也來採訪了,更不用說其他知名媒體了。--JeanHavoc 2007年5月8日 (二) 16:46 (UTC)
我看過一些臺灣的一些基督頻道,一些卡通敘述耶穌給他的信徒吃魚肉,就算簍子內的魚快吃光,他們還是不用擔心沒肉可以吃。之前,我在鹽水鎮念專科的時候,往新營市新營火車站行人地下道之中,就有一本宣導吃素的佛書,但這本書敘述著基督徒也是吃素,實在有一點不合常理,但是我知道在《創世紀》內,上帝說血不能吃,那本佛書卻說乾脆就吃大豆(人造肉)好了。姑且不論那本素食主張的佛書怎麼說,我想營養均衡比較重要,有時候光吃素,不一定還能攝取得到營養,例如吃素者就比較缺乏維生素B12,除非你是一個純素者,不能吃雞蛋或喝牛奶,其餘的人就得從上述的兩個食物中攝取營養;當然,吃紫菜或海藻類也可以,而維生素D群也是素食主義者最缺的營養素。
我一個銷售公益彩券的朋友,他就是基督徒,而「他的師父」,教導他怎樣銷售出好佳績的另外一個公益彩券經銷商,他也是基督徒,這個「師父」的太太,更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我想,他們一定是常常去教堂做禮拜,所以才能得到神的福音。車子後面有魚的標誌,我會找個時間再問看看,其實這種車子在臺灣也可以很常見。如果我買車了…沒錢買汽車,改買機車吧,一樣,我說不定也會在機車的尾巴上放這種魚的標誌呢。
我在《行天宮》這本刊物中,看到一個很好玩的故事,也很值得我啟發。
有個夢神叫做愛麗絲愛麗絲原本是給人們美夢的一位好神仙,但是在今年,她被分發到另外一個不一樣的工作,就是要給人們「與願望相反的夢」,愛麗絲很傷心,這就跟她原先的工作就「恰恰好相反」了。
有一次,愛麗絲察覺到一個人他希望是能夠賺大錢,卻不切實際,所以,愛麗絲給了這位仁兄一個可怕的夢,這位仁兄夢見到他一貧如洗,成了名副其實的「窮光蛋」之後,醒來他就賣力工作,愛麗絲雖然「有一點對不起這位仁兄」,不過,她卻覺得讓這個人能夠從夢中「反省自己」,還算是很值得的。
另外一次,愛麗絲看到一個胖女人懶得運動,所以愛麗絲給了這個胖女人一個更可怕的惡夢,胖女人夢見身材比原先的還要胖,連大門都進不去,可怕到醒來後,也勤勞運動了,愛麗絲也對不起這個胖女人,不過,這也是為了這位胖女人好。但愛麗絲還是希望她能夠在這段期間結束後,儘快恢復其他人能夠擁有好夢,不要再讓更多的人作惡夢了。
再有一次,愛麗絲遇見到原本是一個很活潑的小學生,但愛麗絲得知這位小學生的母親過世了,非常難過,再也沒有微笑,為何全班的同學都有媽媽,只有這位小學生沒有,所以日夜想著媽媽的小學生,就是希望能再見媽媽一面,但愛麗絲「又要當壞人」了,可是看到這位小學生「楚楚可憐」的模樣,而愛麗絲又不能違背工作原則,所以愛麗絲就假裝是這位小學生的媽媽,給他溫暖的懷抱。這位小學生覺得媽媽的懷抱原來是如此的溫暖,但他看不清楚假扮成媽媽的愛麗絲的臉,這名小學生就這樣高興的過了一個溫馨夢。
愛麗絲也覺得很高興,她很喜歡這樣的工作,也期待下一次原本工作的來臨。
看了這則故事,的確,神要人成功失敗,都是從中學取經驗與教訓,我們時常說:「勝不驕、敗不餒」,大概也是這個意思。我很喜歡這個故事,我相信愛麗絲說不定也在哪一天,給你一點不一樣的夢呢。
至於鱷魚事件,其實我也覺得動物園應該也要有妥善措施,河馬撞記者、黑猩猩咬斷童手指,都彰顯了動物園安全的管理措施,為何木柵動物園不會有呢?很值得深思。
就像你說的一樣,遵守食物鏈,肉食動物是可以吃肉的,當然那一次,我瞭解我小時候在遊樂園內的三隻猛獸,即使是關在籠子內,我還是得遠而避之。--JeanHavoc 2007年5月9日 (三) 10:37 (UTC)
順便請教一下,好像基督徒不能喝奶製品吧?我朋友說基督徒不能吃式的親子丼,主要是牛已經被殺了,然後貢獻給人類吃,那還拿牛的奶灑在牛肉上,對牛很不尊敬,是有此一說?--JeanHavoc 2007年5月10日 (四) 13:59 (UTC)
我朋友在今天給我答覆了,為何叫做「式親子丼」,理由很簡單,式親子丼所主要的材料是雞肉,而其配料是雞蛋,親與子,也就是雞媽媽或雞爸爸,跟未出生的小雞所「結合而成」的料理,成雞已經很可憐的貢獻給人類食用了,結果還拿雞蛋搭配結合,這對貢獻食物給一位基督徒的神而言,是非常不尊敬的。
台灣有名的小吃,其中一樣叫做「豬血糕」,那絕對是禁忌,當然,類似「麻辣鴨血」的料理,那也不能吃,我們之前說過,血液是生命的源頭,沒有血液,就沒有生命。不過,對我這種典型地中海型貧血的客家人而言,鐵質(Fe)的攝取很重要,目前我是服用鐵劑,不過效果不一定會很好,只是以後結婚的時候,要注意對象是否也為類似的遺傳疾病症狀,否則生出來的小孩可能會有問題。我想,缺鐵的問題,暫時依靠吃牛肉或吃葡萄乾這類食物,或喝葡萄汁也不錯,都可以補充鐵質。
基督徒的汽車後面有魚的標誌,理由很簡單,跟「五餅二魚」有關,不過,標誌都在汽車尾端居多,好像沒聽過有標示在機車尾端的,所以就當作我開玩笑吧。
而我朋友告訴我基督徒絕對不能膜拜偶像,也就是塑造出神明樣子的神像,因為隨處可見的東西都可以是神,就連呼吸的空氣,那也可以是神的一部分,心底有神、天上地下也有神,可以這麼說:「神無所不在」。
我朋友告訴我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基督徒也不可以造口業,不知是真是假?我知道佛教也是主張信徒不可以造口業,造口業是絕對要下地獄的,那不知道基督徒呢?
下次如果想去動物園,我想安全性高的動物園去個幾次也無妨,畢竟可以增長知識也很不錯,香港應該是不會有危險性較高的動物園,臺北市木柵動物園真的也受到很多爸爸媽媽們及小朋友們的喜愛,危險動物,我相信判斷能力好的人都知道怎樣觀看最安全,做家長的一定要適時的給孩子機會教育,讓他們都知道怎樣做是對的或錯的,誰都不希望悲劇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吧。--JeanHavoc 2007年5月12日 (六) 14:47 (UTC)
其實「他徒弟」根本就不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啦,知道一點皮毛,那也不是很虔誠。不過,吃血塊或式親子丼倒真的是一大忌諱,喜歡吃這兩樣料理的基督徒們,最好戒掉,不然真的是一大罪過。
我已經把用戶頁面稍微的建立了一下,其實就只說一下我的方針,標點符號我一定重視,來到這裡就不能馬虎了。
香港沒動物園也還好,但我羨慕你們的,是有迪士尼樂園啊,不知道臺灣何時會有呢?--JeanHavoc 2007年5月14日 (一) 16:45 (UTC)
不過說到了「他徒弟」,還有「師父」夫妻倆,都是慢性疾病的「俱『苦』部」(俱樂部的另外一種說法)成員。「師父」得到高血壓,「師父的老婆」與「他徒弟」都得到糖尿病,我常常去靠近臺北101大樓附近的電影院看「他徒弟」,他徒弟行動不方便,時常要我幫他買東西,我可以幫助,但是「他徒弟」已經是「糖尿病俱『苦』部」的「黃金等級」*成員了,還一直喝罐裝咖啡。
另外一個同行,他也說「他徒弟」喝了太多的糖份,我也苦勸他說身體很重要,別一直喝到最後,成了「藍寶石等級」,那就很慘了。
「他徒弟」對《聖經》應該有很進一步的認識,可能是考慮到我懂得太少,剛開始起步,所以才不會說很多吧。
*註:這是拿直銷的一些銷售等級分類,以寶石作層次,我沒有接觸很多直銷,所以我想藍寶石應該是最稀有的寶石之一,故層次如下:
   1.瑪瑙 2.黃金 3.鑽石 4.白金 5.翡翠 6.紅寶石 7.綠寶石 8.藍寶石--JeanHavoc 2007年5月15日 (二) 01:27 (UTC)
我去醫院拿了一本《聖經》了,我看到五餅二魚的故事,給五千個人吃,還是很足夠,現在臺灣也有一些乞丐,我有時候會丟銅板,我甚至有時候買了香蕉,也會給他們吃。(←超愛吃香蕉的傢伙。)也許我沒辦法一下子弄出五千個人的食物,但我有時候會幫助他們。
「他徒弟」告訴我這些,應該是看我還對基督教與耶穌不是很熟悉,所以先從一些基本的開始讓我慢慢認識。在臺灣,還有一間餐廳的名稱,還真的叫做「五餅二魚」呢。--JeanHavoc 2007年5月16日 (三) 14:42 (UTC)

关于删除重定向页[编辑]

Chaplin兄,首先恭喜你当选管理员。另外,我注意到你删除了Wikisource:如何提交文章,在编辑摘要中给的理由是:“避免做成錯誤連結,刪除不必要的重定向頁,令連往此頁的連結成為紅色連結,方便維基人把其改為Help:如何提交文章”。我觉得似乎没有必要删除这个重定向,因为它的存在并没有什么害处,可能还可以给一些人带来方便,比如英语维基百科中的wikipedia:Help就被重定向到Help:Contents。而且,您删了之后,连往此页的连接成为红色,但并不会方便维基人把它改为Help:,因为其他人并不一定知道这个页面究竟被移动到哪里了。因此,我觉得原重定向页不必删除,似应恢复。谢谢。--鸟甲 2007年5月12日 (六) 12:47 (UTC)

Chaplin兄,您说的这种情况,是所有的“重定向页”都会出现的问题,完全可以通过直接把页面内的Wikisource改为Help来解决,因为您删了以后,也要让别人把wikisource改为help,您的删除并没有给别人减轻麻烦,反而增加了困惑,因为还有其他页面也连接到Wikisource:如何提交文章,您点击链入页面就可以看到Wikisource:社区Wikisource:守则与指导中也有连接指向Wikisource:如何提交文章,您删除了之后,这些页面上的新读者是很难知道这个红字链接究竟是指向哪里的。对于重定向,我认为应该更加宽容一点,只要没有什么大错,都不必删除,如果某个重定向页面必须删除,您最好能把链入页面中的连接也一并更正了,以免以后的读者不知所措。谢谢。--鸟甲 2007年5月12日 (六) 15:17 (UTC)
谢谢Chaplin兄。--鸟甲 2007年5月13日 (日) 17:51 (UTC)

我删除的页面都已经有说明了呀--Shizhao 2007年5月12日 (六) 14:07 (UTC)

关于删除杨万里的诗词[编辑]

不知道为什么shizhao和您齐心协力把作者:杨万里和他的诗词都删除了。为什么不先提交到Wikisource:删除投票讨论?这明显是古人诗词,只是因为新人不熟悉规则,还没有挂上版权模板,怎么就轻易删除了呢?--鸟甲 2007年5月14日 (一) 09:44 (UTC)

刚看清楚,shizhao删除的是作者:杨万里,是因为中间标点不是全角,命名不正确,删除有理。但您把杨万里的诗词都删除,确实令我感到不解。--鸟甲 2007年5月14日 (一) 09:47 (UTC)

谢谢Chaplin兄,估计是因为创建者提供的作者连接是作者:杨万里,而该页面因命名不正确而被Shizhao删除了,所以可能让人觉得这个版权不明确,如果一开始就指向作者:楊萬里,可能就不会有误会了。--鸟甲 2007年5月14日 (一) 10:44 (UTC)

Jean Havoc討論 Part III[编辑]

我知道你在《維基百科》(Wikipedia)有些不高興,受了一些委屈。的確,如果說辛苦的結果,卻還要被他人批評的很慘,心底也不是一種滋味。
這就算是一種成長吧,把別人給你的刺痛與批評,當成是一種成長的動力。我有時候也是被主管罵,但是主管也是希望我能成長,主管是為了什麼罵?為了公司成長而罵的,我們都希望公司每況愈佳,而主管也希望我事業有成,以後可以坐上更好的階層,成為更好的領導者,繼續為公司奮鬥,讓公司的名字在該領域上,散發著光輝。
聽過臺灣一個節目叫做「《快樂星期天》」嗎?其中一個單元叫做「藝人歌喉戰」,主要請了包小松包小柏兩兄弟,還有臺灣大學的一個EMBA學生黃舒駿,專門挑出演唱人員的缺點,有些女藝人被批評到落淚,還有藝人,如余天的兒子余詳銓,還被批評到很低落,也有如江明學批評氏兄弟「這會整死一票藝人」、「嗑藥的神經病」,江明學才淪落到去某百貨公司附近當街頭藝人唱歌。
老實說吧,為了投票,要選擇「Symbol support vote.svg 支持」、「Symbol oppose vote.svg 反对」、還是「Symbol neutral vote.svg 中立」,我其實也很傷腦筋,所以我索性的,就乾脆不要投票了,至少也不用煩惱著我到底要投下哪一票,否則太容易得罪到他人,我也是感到萬分歉意。之前我說過了,《維基百科》是一種"Team Work",團隊合作的結晶,不只《維基百科》,維基的姊妹網站,也是如此,光靠一個人的力量是絕對不夠的,讓很多人共同編輯,一定可以看到漂亮的結果。
類似的情況吧,我說一個實際的故事給你聽。
你知道Itsminecookie孔明先生)嗎?他在文言文的《維基大典》(《維基百科》)是專門編輯文言文條目的高手,我因為好奇,加上我要展現我在國中與專科時期國文的實力,以好答謝「姊」(美和中學時期的國中老師)及「姊」(南榮技術學院時期的國文老師)的辛苦栽培,並發表成就給她們看。
在編輯到其中一些條目後,孔明先生認為我的文言文程度實在太糟糕,要我先去學好文言文語法後,再回到《維基大典》繼續編輯,才不會有問題(例如語句通順或敘述方式等)。結果我實在很生氣,一氣之下,我不再替《維基大典》增加任何有關文言文的條目了。不過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在「小食」(小吃的意思)分類內,查看看「古人是怎樣敘述現代人的食物」的。其實氣孔明先生是氣話啦,說歸說,但說不定哪一天想通了,我還會再回去。我在《維基百科》,說真的沒什麼豐功偉業,甚至有時候還會被批評得很慘呢(孔明先生那一次最為顯著)。
《聖經》的索引頁,不是也有一些當人們低落時、傷心時的慰藉方法嗎?我還沒嘗試,不過我想既然你已經是虔誠的基督徒了,不妨找個心靈的慰藉吧。
希望你看完這篇討論,心情好多了,如果還是覺得不太妥當,還是說想要說什麼,我的討論區可以讓你再談談。--JeanHavoc 2007年5月17日 (四) 05:55 (UTC)
我無意間在你的歷史頁看到的編輯紀錄啊,別忘了,每一個不管是你用帳號留下的訊息,還是說不登錄,讓IP地址曝光的,都會留下紀錄。不過,我覺得當初《維基百科》這樣設計,還是有瑕疵,光留下一個IP位置,不知道用意何在。關於一位資深維基人反對的話,其實我剛開始投票也會如此,不知道怎樣投票,乾脆「盲目投票」吧,其實我也不是很懂,所以一些投票,都比較沒具有意義。也有一位維基人看我如此投票,跟無頭蒼蠅一樣,乾脆別投票比較好。所以你看我最近沒為優良條目投票,就是這個意思,但有時候,我也會「偷偷投票」,「賺」編輯次數,好快達到兩千次的次數,成為執行編輯。
以前有人說我像觀世音菩薩,因為我幫助一些公益彩券經銷商,讓他們能夠有活下去的動力,有時候我也會給人們一個指引,但是有時候自己卻「說了卻不做」,這也是我的缺點。例如說,我上次說好要替左圖兄拍攝TVBS大樓,好替《維基百科》多一些照片觀賞,結果我一直都沒去拍,這也是我很愧疚自己,也很愧疚他最大的遺憾。所以我為了彌補這個遺憾,就給了他一點東西作為補償。
拍攝TVBS大樓的原因,主要是「周政保『嗆聲光碟』事件」,讓很多人對於TVBS失去信心,當時鬧得很兇,所以要我去拍攝,但現在事件暫時落幕,想再拍大概也只能找新聞歷史資料了。
但很多電視大樓,舉凡中天電視臺臺視中視華視公共電視等,我都拍攝了,甚至也拍攝了一些臺灣小吃圖片,所以其實我替《維基百科》還算有一些貢獻,這也算是我一點點的心意吧。讓你們知道一下臺灣的一些小吃樣子,有機會來臺灣,就不會吃錯了。
被批評得很慘,我時常如此。我們公司有個很奇怪的習慣,每週一、三、五,執行長(CEO)就會對我們早上進行二至四十分鐘的精神訓話,討論業務部的業績與銷售情形、討論客戶的使用情形、公司內部作業檢討等,通通都是當天開會的內容與話題。我有一次,搞砸了公司最有利的生意,兩年內損失了幾十個客戶,老闆沒有把我革職,但是我也是被罵得很慘,我知道這是我的問題,所以這也苦了業務部的同仁,更積極的對其他客戶銷售相關的商品。執行長在開會時批評我,目的當然也是希望公司日後不再發生類似問題,要更加重視生意的重要性。的確如此,我們有時候會在一些小節骨眼上出狀況,或許「沒什麼」,但是日後的補救,那真可說是亡羊補牢。不過,最重要的重點,可能就是執行長與董事長罵我後,我要不要改進呢?我當然得改進,免得日後公司又損失慘重,很對不起原廠,更大的生意就甭談了。
包小松包小柏,以及黃舒駿等人罵起人來尖酸刻薄、冷嘲熱諷,就代表他們很無藥可救?這未必,這三位評審或許說話很直接,很容易傷了他人的心,但他們也希望歌壇的藝人唱歌起來素質好,這樣消費者才願意花錢買唱片聽。「我們不要一個美麗的白痴,也不要一個五音不全的大帥哥。」我非常同意這句話。但我並不是說被批評的人都很無藥可救,或許他們在什麼地方弄錯了什麼,或者是說表現的不足夠,還要由當事人自己發現。所以,其實我非常支持這三位評審老師的直言直語,或許就像帶刺的薔薇,很容易傷了手,但我想一些直接的建議,或許可以刺激一個人的成長。我也知道每個人都很喜歡聽好話,但是有時候好話多了,卻讓缺點更不容易被矯正。就像我之前說的,夢神愛麗絲給了人們不符合願望的夢,但至少這是讓人們能夠檢討自己,讓自己更能感受到缺點的存在。
人難免都會有過失,怎樣去面對,都是決定在自己。像是說我有一張關於小全張的圖片,在《維基共享資源》被刪除,我就得大罵那些刪圖的管理員都是混帳東西,膽敢刪老子的圖片嗎?當然不,圖片被刪除,一定有管理員的理由,我那一張小全張圖片,主要是侵犯了版權,好,那我承認,我不會低落,因為我看到合理的理由,但我覺得我還可以進一步找出更具體的解決方案,我在想著,是不是可以寫個文,到臺灣郵政公司那邊,問說我用這張圖片的理由,是使用在維基系列的合理使用。不過,既然刪除都被刪除了,那我也沒多說,只好由孔明先生提出替代方案,那就是放一張版權超過一百年的圖片,既不會被刪除,也還有該條目的特色風采,這也是解決的方案之一。該事之後,我對圖片的版權要求就更嚴謹了,選擇圖片或拍攝風景,都會仔細評估後,再行放至維基系列的網站中。你可以到《維基百科》內,查詢〈愛國獎券〉條目,第五期就是我放的,剩下都是左圖兄放的。(可見左圖兄真的很愛臺灣,也很關心臺灣。)
我提了兩個關於自己「活生生」的例子,當然也是希望從中檢討,其實我也是有很多瑕疵的,我也希望在這之後,能時時刻刻想起當時發生的事情,不要再重複發生了。我或許不是一個很像樣的活佛再世,但我想以後能幫助別人什麼,其實也能讓別人高興,也讓自己高興。說到基督徒,我想我可以成為基本的基督徒了,或許我可能沒時間去教堂作禮拜,但我還是會把從醫院拿來的《聖經》閱讀一番;但相對的,我喜歡吃的米血與麻辣鴨血,就必須戒掉了,而行天宮龍山寺,我也不能去了,因我不能膜拜偶像了。(老爺,對不起!)--JeanHavoc 2007年5月17日 (四) 18:46 (UTC)
我不方便說他是誰,因他跟我也有往來關係,我沒辦法公開他是誰,不然我跟他就沒有更密切的往來關係了,如果你有設定email的話,我就會私底下告訴你了。
不然你可以嘗試dennybrosh [at] passport [dot] com,這是我的MSN帳號,或者是Skype鍵入maeshughes,後面加上數字1即可。
也因此,也有維基人建議我以後不要再投票了,與其靠投票賺編輯次數,還不如腳踏實地的多找一些資料,加強一些條目的內容,那還比較是實質上的好。中文《維基百科》最缺的,應該是圖片,我跟兄(華德禹)通過MSN了,我已經把我的理念告訴他了,他也同意。
我也曾經寫過一些很長的條目,的確,我就是個很健談的人,《飛天小女警Z》這個條目,大多都是我編輯的,不過以資深維基人的標準看我那樣的條目,我想那是絕對不可能成為優良條目的。我覺得我自己好像沒有可以建立優良條目的資格,可能是「廢話連篇」吧,所以文言文內的條目,也被修改了很多,圖片太多的,也被批為「一圖可矣」(一張圖就可以了)。怎樣把一個條目寫得很盡善盡美,老實說,我現在還在慢慢的發掘,加入半年,還是覺得自己太「菜」。
我已經把與耶穌的對話說了,所以我現在算是正統的基督徒了,不過,我還是自己認為我是「半調子」的基督徒,可能很多「規矩」還要請教一番。像是說,我今天搭公車去上語課,但是很多公車都不願等我,心中「臺灣國罵三字經」就快要出口了,但是想著我已經是基督徒了,不應該「出口成『髒』」,惹得上帝很不高興,不知道我這樣對不對?還是說克制自己的脾氣,不要隨意發脾氣,畢竟《愛的真諦》內提到:「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凡事要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那我以後就絕對不能再去有與偶像相關的地方了,任何偶像神明也都不能再提起,主要是家人,有時候由南部北上臺北,他們有時候會想去一些著名的觀光廟宇,我應該說我不想拜拜吧,畢竟我已經是基督徒了,不能拜偶像的。
飲食方面,除了我說的血不能食用、式親子丼也不能吃,我想我應該不受吃的限制了才對。但我也會注意營養均衡,也不能暴飲暴食(ぼういんぼうしょく),因為我的身材很差。《聖經》方面,《聖經》在臺灣,是可以免費索取的,也可以透過基督徒贈送給不是基督徒的人,所以我從某大醫院拿了一本,希望這對我非常有幫助。--JeanHavoc 2007年5月18日 (五) 14:32 (UTC)
我已經寫信給你了,我怕的其實很多,怕說這裡變成聊天場所,就對不起那些捐錢支持《維基百科》的人了,另外一方面,我在信中註明了我說的「他」是誰了。你還是設定一下你的email address吧。--JeanHavoc 2007年5月19日 (六) 03:16 (UTC)

Jean Havoc討論 Part IV[编辑]

我說過不在這裡討論,但這個問題還是困擾到我晚上都很難入睡,不問不行啊。

我想了很久,當一名「虔誠的」基督徒確實不容易,家人很有可能堅決反對,我違背家人的意思,那很有可能會遭到嚴重的譴責,如果我又遵照家人的意思,我又違背了上帝的意思,真是兩難啊。家人走的都是中國傳統節日之路線,而且臺灣地區的很多長輩思想都很食古不化,教育程度普遍不足,也因此,往後的關鍵成了我的成敗。--JeanHavoc 2007年5月22日 (二) 11:26 (UTC)

這幾天我會好好考慮清楚,如果我下了地獄,那我願意受苦,永永遠遠都不能超生吧。--JeanHavoc 2007年5月23日 (三) 10:31 (UTC)

Re: Template:请求翻译‎[编辑]

干得不错,多谢Chaplin兄。--鸟甲 2007年5月24日 (四) 07:20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