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书亭集/卷6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十四 传(三) 曝书亭集
卷六十五 记(一)
卷六十六 记(二) 

卷六十五 记(一)[编辑]

文水县卜子祠堂记[编辑]

孔氏之徒,身通六艺者七十子。子贡以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闻,而曾子以鲁得之。至论文学,必曰子游、子夏。孔子既没,曾子之学,群弟子或未之笃信。独以有若为似圣人,而子夏居西河,西河之人,亦疑之于孔子。若二子者,将不得为具体者与?徐防之言曰:《诗》、《书》、《礼》、《乐》,定自孔子。发明章句,始于子夏。盖自六经删述之后,《诗》、《易》俱传自子夏。夫子又称其可与言《诗》,《仪礼》则有《丧服传》一篇,又尝与魏文侯言《乐》。郑康成谓《论语》为仲弓子夏所撰。特《春秋》之作,不赞一辞。夫子则曰:《春秋》属商,其后公羊、穀梁二子,皆子夏之门人。盖文章可得闻者,子夏无不传之。文章传,性与天道亦传也,是则子夏之功大矣。而《戴氏礼》载曾子之言,以疑于夫子罪子夏。夫曰有子之言似夫子,曾子闻之子游,未之怪也。其不从群弟子强者,特以事之不可耳。后世拘儒疑其说,于庙庭之祀,黜有若而进子张,又或谓西河不当专祀子夏,由其过信曾子之言而未之绎也,抑何其刺谬与?

文水固当日西河之境也,隐泉山之麓,旧有子夏祠。岁在丙午秋八月,予获拜祠下,纵观昔人碑记。往往仅志土木废兴及历代封秩而已。至其发明章句,传孔氏之学,为西河文教所自始,顾不及焉,私心窃以为憾。夫山水亭台之胜,卉木之华,其有历久不废者,游人过之,尚或览物而赋诗,或题名镵石其处。况夫瞻先贤之祠宇,卒无一言畅其旨,其何以祛世儒之惑,则后死者之过也。爰缀旧闻为记,亦以见戴记所载,殆非曾子之言,而六经之传,子夏之功尤多。报祀之义,盖非独西河之人宜然矣。

大同府威远卫重修学记[编辑]

庠序学校之设,非王政之本与?三代盛时,其地自党遂达国都,莫不有学。其人自天子之元子以及士庶人子,莫不入于学。其典礼政令,则自释奠释菜。习乡习射,执酱执酳,以至献馘献囚,莫不备举于学。又择君子之儒,仁义忠信,乐善不倦者,以为之师。士之入乎学者,俎豆筐篚象勺干龠有其器,鼗鼓控揭笙镛琴瑟有其音,屈伸俯仰盘飖缀兆有其度,藏修息游有其所。而师氏以三德三行教国子,司徒以六德六行六艺宾兴之。上无私师,下无私学,此三代之学所以盛美而大备也。

后世学日以弛,典礼政令,听州郡吏专制之于上,不必尽举于学。其仅存不废者,春秋上丁,庙祀孔子,释奠释菜而已。为之师者,未必尽择君子之儒,徒块然自处学宫,使之不由其诚,教之不尽其才。士亦隐其学而疾其师,视学校为不急之务。由是学宫坐以倾圮,至有终岁不游于学者。呜呼!学校,王政之本,至视为不急之务,而听其倾圮,此君子之儒为人师者所甚忧也。

威远卫当大同关塞之冲,士之习于文事者盖寡,自边隅晏安,士始以弦诵相励,而教谕王君,复能以仁义忠信之说善谕之。卫故有学,岁久将圮,王君率诸生某等新之,诸生咸乐趋事,堂庑寝筵,欂栌榱桷,戟门壁池,莫不具饰,不侈不陋。工既竣,向予请记。呜呼!三代之学,其得存于今者仅矣。自夫师之不严,而道不尊,士于是失端本之学,不知顺行以事师长,则无良师为之也。若王君者,乐善不倦,可谓知本之君子矣。昔鲁侯既作泮宫,诗人颂之,有曰:“无小无大,从公于迈。”又曰:“济济多士,克广德心。”至学校之废,郑人刺之,则曰:“纵我不往,子宁不来。”诸生能广王君之心,日相与藏修息游于是,讲其德行,习其文艺,孰谓三代之学不可几于今日也哉。

衢州府西安县重建学记[编辑]

古者立学,自辟雍、頖宫,下至术序、党庠、家塾,所称先圣先师,初无一定之位,故释奠有合而无尸。自汉庙祀孔子阙里,迨唐武德后,建庙于国子监,又定称周公曰先圣,孔子曰先师。开元以降,郡邑通有孔子庙祀,然庙与学亦未均合为一也。其后学必立庙,由太学及府州县,率有定制。太学之堂,或曰彝伦,或曰明德,馀皆以明伦为扁。旁立社学、射圃,暨启圣之祠,后峙尊经之阁,庙则三门、六戟,殿设栗主,更先圣曰至圣,而仍先师之名,专祀孔子,配以四子、十哲,而祀七十子、先儒于两庑,薄海内外,莫有异焉者。盖天下不可一日无教,学不可一日废于天下。舍末师而专主孔子,庶几道德出于一,古今之立学虽殊,而所以教则同也。

西安县学,旧在礼贤门外嘉庆乡制锦坊,元末毁于兵。明洪武初,一徙于城北,废斗室法院为之,正德间,再徙于宋贡院遗址。嘉靖中,复徙于大中祥符寺,继是规制差备。自耿精忠逆命,王师致讨,屯兵百万于府郭,久而县学墙屋薪木皆毁,惟文庙仅存,梁栋亦圮。县既困于兵,其土田旋为洪水所决,逋赋累万,长吏迫于催科,视学舍为不急之务,岁久不治。

会进士颍州鹿侯祐来知县事,下车谒孔子庙,顾瞻太息,而曰:“学校如此,其何以造士?且教何以兴?而政何以举?是守土者之责也。”侯乃预为规画,俾山农之产竹木,陶瓬之治瓦甓,段冶之攻钉铰者,咸得输井税,储之以待兴筑,而以月俸补其额。政尚简易,不事鞭朴,逾年而逋赋悉完,于是鸠工庀材,侯首捐钱若干缗,县之大夫士学官,暨其弟子,咸率私钱为助。首葺庙宇,次营两庑,各九楹。次建明伦堂,次设先贤先儒木主然后缭垣墙,涂丹粉,浚泮池之水,种树庙庭及堂之前后凡百本。经始于辛未之秋,今年春二月,堂成,侯兴器用币释尊于庙。牲酒豆笾,秩秩有仪。观者交悦,具颂侯之功,伐石以进。侯曰:“未也,堂虽成,祠与阁未备。且曩时赐书,未有存者。经以载道,而学舍无之,其可哉?”乃购群经疏义凡百馀家,将纳之庙,鼓箧以示学者。噫,侯之用心勤矣。

夫三衢固仕国也,昔之言经术者,若郑灼之三礼,刘牧、徐庸、柴翼之《易》,徐晋卿、王宏之《春秋》,是皆西安产也。西安之俗,其君子敏于事,士之志于学者不少。特为兵与岁所苦,居无黉舍,市无书肆,其何所资以讲习为?得侯所购之书贮于学,有不相观而善,相说以解,辨其同异,而博喻之者乎?吾知教之所由兴,必自西安始。予视侯忝一日之长,与侯别三年,入其境,贾安于廛,农歌于野,游乎学校,则昔之废者具举。盖中心怡怿,有不能自已于言者。而县学教谕海盐钱君瑞征,乐襄其役,与予同乡里,述侯立学之功,集事之敏,皆过人计虑之表,爰摭其本末,而书之于石。

重修严州府桐庐县儒学记[编辑]

师儒之官,道德之归,政治之本也。汉郡置文学掾,唐校立经师,庠立孝经师,宋元书院各设有山长,所以教士者专矣。皇朝因明之制,县立儒学教谕、训导各一人,掌士子之版。铨法,凡贡于礼部,屡试不第,及学生食饩廪者,既老而后用之。虽不失古选择耆儒之意,然往往精锐已挫,颓惰衰慵。讲舍之不修,生徒之日散,师严道尊之谓何?圣天子立贤无方,妙年英俊之士,亦得铨授。由是桐乡汪君,教谕桐庐,既至,谒先师,睹祠宇圮败,陈丹暗粉,久已不冶。于焉出私钱,命工匠,楣椳楔柣,栭桷杗廇,有筄有簃,或豵或垩。鸠工于某年月日,告竣于某年月日,计费白金十镒尔。而堂斋门庑,百废具举,春秋上丁,释奠庙下,莘莘俎豆,小大骏奔,暇课诸生于碧梧书屋,而又汲有井,渡有船,蹊有桃李,县之士子,乐群亲师,庆行礼之有其地焉。君乃贻书与予,请为文,纪之石。

予尝往来四方,见府州县卫学倾者十之六七,上官诿之有司,有司以催科听讼之繁,每视为不急之务,至于肄教者,禄既薄而权轻。朝日之盘,恒苦不饱,安有馀力葺治墙屋,其能免于风雨鸟鼠之侵蚀乎?君能不私其财,不费乎帑,不病夫民力,以兴废自任,可谓能也已矣。

桐庐之学,旧在西坞,一徙于戴家桥北,再徙于县治东北之小山。宣和中,毁于寇。绍兴以降,知县事赵公侃、赵汝惮、赵汝骧、胡太古,先后修建。元末,复毁于兵。洪武再建,则知县事毛道主之。正统初重葺,则知县事汪荣主之。成化以后,安庆李琛、东莞卢勖、黄冈曹圭、云南杨汉、四会何经、南海吴宗汤、清江李绍贤,来知县事,咸克修庙学,此有司之职也。以校官独任之,则自君始。

扬州府仪真县重修儒学记[编辑]

古之造士立学,士之志于道者,必于乡校事其师。《记》曰:“礼闻来学,不闻往教。”当其盛时,无小无大,从公于迈。及其废,则曰:“纵我不往,子宁不来。”而又继之曰:“一日不见,如三月兮。”是故博习者必亲其师,论学者必取友,学者有失,教者知之,长其善而救其失,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安于所居之地,夫然后师严道尊,民知敬学也已。学之制匪一,虞庠上下,夏序东西,殷胶左右,周保傅所纪,为学有五。汉立三雍,晋兴两学。至于唐,分学为七。三品以上子孙,国子学教之。五品以上子孙,太学教之,曰广文。以领国子生之业进士者,曰四门,以授七品之子,及庶人之俊异子弟。律学以讲律令格式,书学以考篆籀分隶真草章行,算学以明亿兆京垓秭壤沟涧正载,斯成德达材,各有其选,教之亦多术矣。自宋而后,虽于州郡县学之外,兼设山长,然书数之学辍勿讲,科目之繁既省,士子分治五经,专习四子,家各有师,不必问业于乡校。

而仪真县治,当江介之冲,旧为江淮发运之所,邦人多居盐䇲之利,其子弟注籍于学,束修之礼,通名于校官,岁一再至而已。戟门之欹倾,泮水之淟浊,文庙之瀸漏,讲堂横舍之榛芜,守土司教者,第有坐愁行叹已焉。通政司使巡视两淮盐课、监察御史曹公,恤商以仁,待士以礼,每因秤掣至县,布宽大之条,舳舻衔接,枻鼓榜歌,于是公年五十矣,商纲亭户,咸思进酒于公,醵白金二十镒称寿。公却之再三,适公乘幰过市,遮马拒轮以请。公乃召汪训导谷诒语之曰:“县学之不修久矣,吾无私财可以训工也,曷若以众所率之钱,新多士肄业之地,庶几邑子享人爵之报乎?”于焉众皆悦,颂公之无私,而克广德心也。岁之□月,诞治泮宫,工匠陶瓬,各程其材。自西徂东,百废具举。由是诸生问业有所,来亲其师,人知敬学。尔乃伐石以志重修之岁月。

曹公,名寅,字子清,一字荔轩,满洲人。为文者谁?南书房旧史秀水朱彝尊也。

杭州洞霄宫提举题名记[编辑]

宫观之设,其初本崇奉道士之教。玉清昭应宫使,赵安仁、王旦、丁谓领之;景灵宫使,寇准、冯拯领之;会灵观使,王钦若、李迪领之。真宗尝以命王曾,曾辞不居,仍以让钦若,得毋耻以宰臣主道院事与?仁宗手诏有云:“老臣,朕之所眷礼也。故于引年辞疾者,从其请,增其秩,给其奉,加恩及其子孙。遇大礼,许缀旧班,失仪勿劾。”宋之敬大臣,体群臣,可谓至矣。旧制,在京曰内祠,以前宰执留京师,及见任使相充使,次充提举。下此提点、主管、判官、都监,各有分职。元丰再定官制,缘祖宗所设不废,居是位者,食有奉,衣有绫绢罗绵,傔有餐钱,相循为佚老优贤之典焉。

杭州洞霄宫,自熙宁初设,有提举。高宗南渡,特改内祠,崇其体貌,以提举受祠禄,岁有其人。稽之国史,合之野纪,其先后伦序;爵里姓名,犹可得而考也。

康熙癸酉九月,予寻大涤洞天,阅邓牧心所撰志,建炎以后,主是祠者,前言往行,均未之载,并爵里姓名亡之。堂中止设昭武李公、新安朱子二主,因语道纪司,遗献不宜湮没,许为补录,书之壁,岁华荏苒一十四年,乃始具录寄之,自建炎迄咸淳,凡一百一十五人。

呜呼!汉之丞相,遇日蚀星变,辄行策免或以微罪下狱致自杀,其得安车驷马,赐金归里者,几人哉?南宋诸公,获退保祠禄,不可谓非厚幸,然迹其避贤者路,未必皆安于义命。有再出而偾师辱国者,百世而下,公非公是之心,人皆有之,安能箝天下之口而淆乱其功罪?《易》之传曰:“穷大者必失其居,升而不已必困。”君子所贵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也,若夫赵蒙、胡交修、李正民以徽猷阁待制,季陵以右文殿修撰,卫肤敏、沈晦以集英殿修撰,法原以显谟阁待制,纪传概书曰提举,窃疑所充乃提点主管之职,与提举盖有别矣。至于文公,当日第主管崇道、冲祐、云台、崇福、太乙诸祠,提举鸿庆一宫,未尝主此地。事从其实,故不书。康熙四十六年秋七月,前翰林院检讨、充日讲官、知起居注、入直南书房纂修《明史》、《一统志》,秀水朱彝尊记。

龙图阁直学士将乐杨时中立
观文殿学士开封耿南仲晞道(建炎元年
述古殿直学士上蔡谢克家任伯
资政殿学士开封吕好问舜徒
观文殿大学士邵武李纲伯纪
资政殿学士襄邑许翰嵩老
资政殿学士宋城路允迪公弼(二年)
延康殿学士□□董耘□□
资政殿学士瑞安许景衡少伊
徽猷阁学士缙云詹乂持国(三年)
资政殿学士任城李邴汉老
资政殿学士曲阜颜岐夷仲
资政殿学士真州吴敏元中(绍兴元年
观文殿大学士邓城范宗尹觉民
资政殿学士滁州张守子固
观文殿学士祁门汪伯彦廷俊
端明殿学士河南富直柔季申
资政殿学士吴兴叶梦得少蕴(二年)
显谟阁学士丹阳翟汝文公巽
端明殿大学士齐州吕颐浩元直(三年)
端明殿学士安阳韩肖胄似夫
资政殿学士绵竹张浚德远(四年)
资政殿学士分宁徐府师川
观文殿学士姑苏朱胜非藏一(五年)
端明殿学士解梁赵鼎元镇
端明殿学士海州胡松年茂
老资政殿学士德清沈与求必先(六年)
端明殿学士云州折彦质仲古
端政殿学士仪真刘大中立道(七年)
资政殿学士上虞李光泰发(九年)
资政殿学士毗陵孙近叔诣(十一年)
端明殿学士馀杭何铸伯寿(十二年)
资政殿学士济南王次翁庆曾(十三年)
端明殿学士浮梁程克俊元吁
资政殿学士上饶余尧弼致勋(二十一年)
端明殿学士宁国章复季堂(二十二年)
端明殿学士□□宋朴□□(二十三年)
端明殿学士鄞史才德夫(二十四年)
资政殿学士金坛汤鹏举致远(二十七年)
观文殿大学士吴兴沈该守约(二十九年)
资政殿大学士建康王纶德言(三十年)
资政殿大学士浮梁汪澈明远(隆兴元年乾道元年再任)
资政殿学士莱州辛次膺起季
资政殿学士寿昌叶义问审立
资政殿学士宜兴周葵立义(二年)
观文殿学士宜兴蒋芾子礼(七年)
资政殿学士仙游叶颙子昂(乾道二年
观文殿学士兴化陈俊卿应求(四年)
观文殿学士寿春魏杞南夫(八年)
观文殿学士婺源王炎晦叔(九年)
资政殿学士鄱阳洪适景严
资观文大学士四明史浩直翁(淳熙元年
资政殿学士鄱阳洪适景伯
端明殿学士金华叶衡梦锡
观文殿大学士温陵曾怀钦道
资政殿大学士温陵梁克家叔子(六年)
资政殿学士德清李彦颖秀叔(九年)
资政殿学士吴郡范成大致能(十年)
观文殿大学士金华王淮季海(十五年)
资政殿大学士华亭钱良臣师魏
资政殿学士临江萧燧照邻(十六年)
资政殿学士候官黄洽德润(绍熙元年
端明殿大学士永春留正仲志(五年)
观文殿大学士吴兴葛邲楚辅
端明殿学士邵武任希夷伯起
资政殿大学士上饶施师点圣与
观文殿学士庐江王蔺谦仲
观文殿大学士余干赵汝愚子直(庆元元年
观文殿大学士龙游余端礼处恭(二年)
观文殿学士临海陈骙叔进
端明殿学士泉州傅伯寿景仁(嘉泰三年
端明殿学士江阴丘崇宗卿(开禧三年)
端明殿学士昆山卫泾清叔
观文殿大学士临海钱象祖伯同(嘉定元年
资政殿学士嘉兴娄机彦发(二年)
端明殿学士南丰曾从龙君锡
资政殿大学士天水赵善湘清臣(绍定五年
资政殿学士东阳葛洪容父(端平二年
观文殿大学士鄞郑清之德源
资政殿大学士庆元宣缯宗禹(三年)
资政殿学士邛州魏了翁华父
端明殿大学士邵武邹应龙景初(嘉熙元年
观文殿大学士增城崔与之正子(三年)
资政殿学士浦城徐荣叟茂翁(淳祐二年
端明殿学士永嘉林略孔英(三年)
资政殿学士余干刘伯正直卿(四年)
资政殿学士黄岩杜范成己
观文殿大学士兰溪范锺仲和(六年)
观文殿学士候官陈靴子华(九年)
资政殿学士庆元应亻繇之道(十年)
资政殿大学士嘉兴李曾伯长孺(十二年)
资政殿学士隆州李性传成之
端明殿学士金华王野子文(宝祐三年
资政殿大学士浦城徐清叟直翁
观文殿大学士威州谢方叔德方
观文殿大学士濠州董槐庭植(四年)
端明殿学士建宁蔡抗仲节
端明殿学士龙游马天骥德夫(五年)
观文殿学士新安程元凤申甫(六年)
资政殿学士闽林存以道(开庆元年
端明殿学士蒲江高定子瞻叔
资政殿学士宁国饶虎臣伯武(景定元年
端明殿学士金华厉文翁□□
观文殿大学士溧水吴潜毅夫
资政殿学士嘉兴沈炎若晦(二年)
端明殿学士闽许应龙恭甫
端明殿学士都昌江万里子远(咸淳十年再任)
资政殿大学士醴陵皮龙荣起霖(三年)
观文殿学士金华马光祖庄父(咸淳五年再任)
资政殿学士眉州杨栋元极
观文殿大学士天水赵与忌德渊
资政殿学士潼川姚希得逢原(咸淳二年
观文殿大学士叙州程公许季与
资政殿大学士溧水吴渊道父
观文殿大学士乐平马廷鸾翔仲(八年)

余既作记,具书南渡后提举姓氏爵里百一十四人,犹未锓诸壁也,岁在戊子冬,览李弥逊《竹溪集》,有翟汝文落致仕提举临安府洞霄宫制,弥逊行词中云:“其还神武之衣冠,勉奉洞霄之香火。”《宋史》虽不书,不可没其名矣。汝文执政仅三月,以伉直忤秦桧,殿廷相争,至斥桧乃金人之奸细,赵甡《中兴遗史》载之,宰相例以殿阁学士,予祠题曰显谟阁学士。史没其文,取汝文靖康原职书之也,彝尊又识。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