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卷05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百二十 全唐文 卷五百二十二
这是一个自动生成的页面,需要人工复查。复查后,请移除此模板。

處州刺史李公墓誌銘

公姓李氏,諱某,隴西成紀人也,字曰公受。其先在晉霸西涼,在魏侯姑臧,長發有光,乃熾而昌。五代生秦王府戶曹贈太子舍人某,以恭德垂裕,實公之大父;水部郎中眉州刺史某,以宏材廣化,實公之烈考;禮部尚書襄陽席豫,以大名諡文,實公之外祖。

公生而聰邁,十六以黃老學一舉登第,十八典校宏文,二十餘以金吾掾假法冠為孟侯皞湖南從事。給事中賀若察宣慰南方,請公為寮佐。其後宰東陽宣城二縣,辟宣歙浙東二府。府主崔侯昭,谘以小大之政,由監察轉殿中侍御史。建中初,朝廷厘飭百度,高選尚書諸曹,即拜公金部員外郎,選吏部。張鎬節制大梁,請公為介,授檢校吏部郎中兼待御史。使輟,遂退耕洛之間。起家除陝州刺史,換處州刺史,累升至朝請大夫,爵隴西縣男。既授代,家於鄱陽,享年四十有八,以某年月日遘疾捐館。

夫人武城縣君清河崔氏,生一女未齔。公母弟曰丹,有季方之賢,茹哀問卜。以某年月日,奉青車歸葬於洛陽某鄉原,禮也。

嗚呼!當漢道之盛,賈誼、董生、桓譚、馮衍,皆以高才巨名,或位淪下國,或廢落田裏,夫豈不遭明時,不識明主哉?蓋運有通躓,事有離合,不可以一理言也。惟公有孝友仁謙之德,文學政事之美,卓立不羈之才,竟委遲半塗,僻典荒服,且乏鄧攸之嗣,而終管輅之年。時歟命歟?可為慟口哭者已!始公之孤喪過乎哀,丁內艱也。東最之人,飲公惠,憫公荼毒。行泣賵祭,既除而止。奉歸宗之姑,惟敬與愛(下闕)。

越州長史李公墓誌銘

大曆己未八月癸丑,故尚書比部郎中渤海李公卒,享年六十,十月某日,權窆於某鄉原。嗚呼!公諱鋒,字公穎,蓚人也。其先自後魏幽州刺史高城公雄,四世至皇朝太常博士善信。善信之孫曰文素,以文章知名,舉秀才,歷伊闕尉。文素生勝,尉於馮翊之白水,蓋公之父也。鳳閣侍郎平章事武功公蘇味道,其外祖也。

公器宇魁異,英風明邁,中立不回,旁通多可。初不以祿仕為意,用朋酒知娛,遊江湖間,交必一時之選,言必可大之業。相國張平鎬之鎮江西也,聞而器之,表為協律郎,兼上饒令。公用仁愛恤惸獨,剛明肅豪右。不及一年,上饒之人,如熱遇濯。亦既報政,彭城公劉尚書晏以狀聞,詔遷晉陵令,為治加上饒一等。郡守李公棲筠尤重之。待以賓禮。時公以發硎之器,連宰二邑,征鎮者聆其休風,方招佇不暇。陳宣州少遊表言其能,授監察御史,參宣歙軍事,事無苛慝。遷殿中侍御史,換工部郎中從事,部無闕政。因條奏至京師,當國者偉公之材,將寘於朝。公辭未復命遂以侍御史旋介,本使東遷於會稽,與公俱東。

永泰末,妖賊殺郡將以叛,其帥敗亡,賊黨詐服。公以單騎往安其民,一旦收隱慝三十人,殺之以徇。三衢之人,道路相慶,人到於今稱之。無何,有比部之拜,乃兼越州長史。

既罷,歸休於無錫私第。道有所不通,公淡然自居,其志愈厲。加以率性孝悌,睦親接士,財必分人,衣無常主。和樂扇於閨門,信讓達於家邦。其進也,致身以從政;其退也,卷懷以自牧;其亡也,知與不知,皆為歎息。向非懿識全才,其風可懷,則曷以臻此?予忝從公遊也久,故錄其實以紀之,因用表墓誌。銘曰:

才宜處貴,德宜受福,允矣比部,曷其不淑。
融融和風,綽綽曠度。疏通且仁,柔惠有裕。
登車持斧,厥績方茂。力命暫乖,陰陽已寇。
閱川不駐,廣廈摧構。夜台陰陰,何日復晝。

冠軍大將軍檢校左衛將軍開國男安定梁公墓誌銘(並序)

公姓梁氏,諱慎初,字智周,其先安定烏氏人,高祖宜春郡公諱某,當隋末喪亂,豪傑併興,其宗人師都,雄據朔方,自號梁王,置百官,以邱宜春為宗正。有唐貞觀初,梁亡,宜春首謀,率其黨來降拜全紫光祿大夫右金吾衛大將軍,贈梁州生左千牛衛諱叔裕。千牛生太子司議郎諱穆之,議郎生頓丘令,名犯肅宗廟諱,頓邱生公。少孤,農家落魄,不得就經學。既冠,有勇力,以弧矢為事,性嚴簡直方,不苟合於時,博物涉史書,覽歷代成就山川地形攻守奇正之術。

已而天寶末,函夏寇亂。西平王哥舒翰之守潼關也,公上書論兵勢,且勸深壁不戰,以挫賊鋒。西平異之,命居戲下,表授左武衛胄曹,四遷至左衛郎將。時賊臣當國,而與幕府不協。公曰:「難將至矣。」遂間行而南。無何,西平潰敗。公嘗善岐國公魯炅,炅方守襄鄧,乃往從之。表遷右羽林中郎將,屢以果銳為軍前鋒,而搴旗陷堅者四五。敷奏岐下,帝甚嘉之。錄前後功,超拜左衛軍。加號冠軍,封鶉觚縣開國公。

既拜命而告人曰:「徒以蠢爾材力,遭亂乘勢,以獲爵位。」《傳》曰:『無德而祿,殃也。』吾懼及焉。」遂稱疾請告,解印綬退耕於野。春秋若干,以寶應二年秋八月,寢疾於河內,薨於私館。臨歿,顧命允子賁曰:「始愛太行山之陽,將營而老焉。又常懼蹈白刃,不獲墓墳。今幸以天年終,宜從吾志,薄葬於此。縱汝不忍為元晏故事,當斂以時服,有棺而無槨可也。」是歲,卜筮不吉。至大曆九年冬十二月,賁始奉先公之裳帷以安宅焉。

夫陳力就列之謂忠,見幾不仕之謂智,名遂身退之謂達。全而歸之之謂孝。夫如是,宜刊貞石,遺於後嗣,是吾宗也,實能言之。銘曰:

肅肅鶉觚,敬義直方。履柔履剛。出處行藏。
與時弛張。弧矢之利。以從王事。乃行其志。
允焯厥位。帝命將軍,受茲蒲璧。鞗革金
乃蔚乃赫。人鮮克終。公獨守衝。繒繳不乃,
冥冥高鴻。吁嗟鶉觚,生也有涯,令聞無窮。

舒州望江縣丞盧公墓誌銘

范陽盧君,諱同,字某,漢侍中尚書植之裔孫,北齊民部侍郎范最伯士嬰之元孫,上蔡令彝倫之孫,泌陽令某之季子。其令德甲族尚矣。君孝發於內,不懈於外;禮極於上,不遺乎下。得太和之正性,蘊明哲之茂器。學以聚之,問以辨之。百行行之,一以貫之。干祿代耕,非近榮也。安卑從政,非離群民,弱軍舉孝廉,授舒州望江縣丞,夫道德係乎已。窮達係乎時。惟天生德於君,而不畀之年,不與之位。噫!造物者不其惑歟?享年四十有四,天寶元年月日,終於尉氏私館。是歲,權窆於潁川之許昌里。大曆七年月日,允子太常寺協律郎東美初奉嚴訓,以公之喪後祔先大夫於陽翟之某原,禮也。夫默而成之存乎德,紀德音者存乎詞。銘曰:

顯允君子,克廣德心。邈乎其高,淵乎其深。雲藏於山,風隱於林。時雨下降,不聞其音。性含元化,形隨逝水。天何言哉,命也已矣。山川有變兮,令聞不已。

鄭州新鄭縣尉安定皇甫君墓誌銘

君諱某,字某,皇朝監察御史某之曾孫,贈兵部侍郎某之孫,唐州長史某之第三子,尚書左丞侁之愛弟。歷葉聚祉,左丞又嗣以淳德,德義之門,宜有仁人。君生而衝茂,聰悟孝敬。弱冠以明經登科始長安丞,又轉新鄭尉。性恬曠,不甚以祿仕為意,避亂至江南,以墳籍自娛。謂《論語》二十篇,有夫子微言。故嘗玩其章句,以導情性。非至德要道,未嘗經懷。老氏不居其華。孟軻言必仁義,君之志也。晚節多病,享年七十七,以興元元年正月三日,啟手足於嘉興縣私第。夫人博陵崔氏,生一子曰攸,號慕哀敬,禮無違者。左丞嗣子兵部郎中政,實營護喪事。以前月三日,權厝於某鄉原,不克及葬,難故也。郎中於予有鄉黨之舊,泣書美行,見命誌之。銘曰:

溫良恭儉,德之柄兮。
居常待終,天之命兮。
卜葬從權,變之正兮。

恒州真定縣尉獨孤君墓誌銘

君諱正,河南洛陽人,皇明光祿大夫洛南公諱義順之元孫,故殿中侍御史潁川郡長史贈秘書監府君諱某之少子,故常州刺史府君諱某之愛弟。春秋四十六,大曆十一年某月日,卒於晉陵郡。明年某月日,歸葬於洛陽南先塋。元兄水部員外郎兼侍御史汜,銜天倫之痛,且懼陵谷之可常也,於是昭銘景行,誌其墓曰:

君之先出自劉氏,漢世祖之裔有進伯者,北征以師敗績,降匈奴,因部易姓,其後有永公羅辰、臨川王永業。魏齊二代,開國承家,臨川王開府儀同三司武安公子佳,洛南之禰也。歷代之崇業茂勳,鍾其餘祉,於是有秘書之遺直,常州之厚德。德美休裕,叢滋於君。

君溫恭淑和,孝友慈仁,居處進退,非禮不動。嘗謂學者義之府,文者質之薄,故娛心典墳。簡棄詞藝。又謂幹祿者躁之幾,藏密者靜之奧,故反情樂道,居易修業,少時解褐,授真定尉。非其所好,棄官不之。晚節尚黃老,慕禪味,橐籥心懷,夢幻生死。端居一室,澹如也。逮疾病,或勸之藥。君曰:「命之不可奈何,雖有藥石,將焉所施。」言未絕口,嗒焉順化。未婚無子,知者痛之。

嗚呼!予嘗窺天人,而考性命夭壽之數,福極之源,蓋昏默而不可究已。以獨孤君蘊純粹之質,蹈淵騫之行,而不躋艾服,慶不植後嗣。彼造物者以三壽百福與何人哉?先是君李氏之姊捐館,其明年四月,常州府君薨,反葬之日,三喪俱引,故親舊惋痛,為善者相弔。水部之哀,又其可既乎!肅嘗辱常州之眷,且與真定遊,故備其實錄,刊於貞石。銘曰:

顯允君子,德心廣兮。
與道為徒,以蒙養兮。
桑扈反真,泊然往兮。
刻石九原,畢天壤兮。

歲在戊午六月戊子,處士滎陽鄭君卒於常州福業寺,庚寅,權窆於某鄉原。嗚呼!

處士之為人也,入則孝,出則悌;直而不犯,柔而不懾。好讀《周易》及《太史公書》。嘗遊於南巢,作《弔夏桀文》,其辭甚典,足見其質,向使天假之壽,與之祿,則其道可熾。坎壈世故,行年三十三而夭。哀哉!處士諱稷,故酸棗令某之孫,今黃岩令季江之子,故吏部侍郎贈左僕射齊公澣之外孫也。合內外之休德,成中和之茂行。使夫生不得其辰,沒不見其親,托遺骸於他土,顧稚子而未識。痛矣,夫斯命也。於是書石以誌卒葬,且懼年祀超忽,故月而日之。

隴西李君墓誌

君諱傪,姓李氏,隴西成紀人,涼武昭王元盛之後。曾祖如順,皇朝太子洗馬,生大父元恭。開無中,以文學政事曆大理卿,判尚書吏部侍郎。侍郎生烈考訥,官至太府寺丞。君承家休緒,少有令聞。孝敬仁順,宏毅貞亮;非禮不言,見善必行。行有餘力,則覃思六經,揭厲百氏。是故淳秀之氣,播為文章,發於事業。難於進,易於退道不苟行,位不虛愛。常州刺史獨孤公及之臨舒城,聞而悅之,辟為從事府遷於常州,君亦至焉。獨孤公文德為天下望,君入則從容討論,出則勤慮政事。議者以君建大名,致厚位,必自此始。不幸短命,享年若干,以大曆十二年春三月甲子,寢疾而沒焉。嗚呼!天與之才,天與之器,不與之壽,不與之位,天何言哉!君娶范陽盧韶女,一子越在繈褓,哭泣無主。其仲兄武進尉迅,銜天倫之哀,謀及卜筮,以是月既望,抱其孤送君之喪,權窆於正勤佛寺之北原。時不利,不克反葬故也,友人安定梁肅,紀其終始德善著於石,俾來者有以知君子之墓云。

著作郎贈秘書少監權公夫人李氏墓誌銘

成紀李氏,自涼武昭王以後,後裔熾大。在元魏有若司空文穆公衝,衝生司徒高陽公休績,諸父兄各登三司,崇勳盛烈,載在前史。夫人司空之後也。曾祖允義,皇朝慶州刺史,大父仲進,宣州司士參軍,考備,冀州司倉。夫懸圃昆山,是生璵璠;德門懿族,宜有賢淑。二掾葆儒行,不躋貴仕,故儲慶發和,鍾於夫人。夫人幼而孝恭,長而柔明。歸於他室,克協休德。所奉之主,則著作郎天水權公其人。公大節大名,達於家邦,人倫仰為師表。夫人明識茂行,光於閨門,姻族資其訓式。有子德輿,七歲而孤。夫人茹未亡之哀,躬徒宅之教。故德輿也,十五文章知名,二十典秘書。貞元二年,以廷尉評攝監察御史,為江西從事。夫人從子南征,寓於鍾陵。其樂以道,其養以祿,一慈一孝,宜壽宜福。天實不吊,享年若干,以四年秋七月某辰,寢疾而終。德輿窮慕崩迫,忍哀問卜,號奉青裧,至於丹徒。以來歲某月日,權合祔於先君假葬之域。嗚呼!有行可尊,有禮可法,始輔君子,終垂母儀,而不登上壽,不介丕祉,斯命也已!篆石紀德,謂為墓誌,近古之禮也,胡可闕諸?其銘曰:

武昭之胄,立德之功。且侯且公。
文穆之後,昭明有融。繼別為宗。
抑抑夫人,餘慶是藂,溫良在躬。
歸我秘書,體仁協衷。盛德攸同。
乃訓孟子,擇乎中庸。休有先風。
豈命有極,豈天不傭。降此鞠凶。
假窆何所,惟柏惟桐。於江之東。
棘人充充。式號且恫。哀思無窮。

監察御史李君夫人蘭陵蕭氏墓誌銘

夫人諱某,字某,南蘭陵人。梁世宗明皇帝生南海王珣,自南海三葉至有唐太子太師某,太師生中書侍郎某。以文武之勤,左右帝室,世祚徐國,疊耀臺階。蓋夫人之大伯父也。父中書之弟駙馬都尉太仆卿諱衡,踐修舊德,尚某邑公主,實生夫人。元宗其外大父也,宣皇其舅也。

天漢派流,地靈騰茂,蘊為和氣,鍾我淑德。既笄,歸乎公族李氏曰錪。錪官至臨察御史,以茂行聞於時。上奉繼親,旁羅群族。夫人內貞明而外柔順,至於色養。義充於輔佐,仁見於周睦。至乃冠婚賓祭之式,組紃黼黻之事,莫不能儀刑邦教,律度姻戚。氵自御史捐館,夫人罷執笲之事,訓道三女,以禮自居。二十年間,母儀愈光,內則愈彰,知我者方紀美行,貽諸彤史。天不與善,享年四十八而終,時建中元年九月三日也。初夫人無子,晝哭之後,歸於其宗,仲弟御史中丞複,孝愛之德,聞於天下,出守三州,皆從而居焉。是歲中丞由潭州遷左馮翊,會夫人幼女從夫有江華之貶,亦將欲沿三湘,展母子之歡。途次於晉陵,遘疾而歿。俄兵興,不克反葬。馮翊次子某,以來歲某月日,奉其姑之喪,權窆於某鄉原。

嗚呼!仁宜有壽,善宜有後,以夫人之賢,且先代之允,與王室之出,而其事並戾,豈命也歟?予忝遊馮翊之門也久,見命為誌。其銘曰:

昔在帝祖,承天命紀。維皇歸妹,光耀載起。
太師之孫,魯元之子。誕受休氣,實為女士。
共伯既沒,敬姜道存。訓成內則,耀動高門。
積德所因,其禮宜蕃。碩人無子,天道寧論。
將涉三湘,奄歸九原。生惟共盡,有恨何言。

鄭州原武縣丞崔君夫人源氏墓誌銘

夫人諱某,字某,河南洛陽人也。昔涼武王烏孤景王傉檀繼為傑,霸據河右,景王生魏太尉隴西宣王賀,賀生司徒惠王恭。或以文武,藩翰王室,以拓拔同源,因錫姓焉。夫人其後也。曾祖翁,皇朝尚書比部郎中;祖修業,涇州刺史;父光時,濟陰太守。

夫人濟陰第幾女,既笄,歸於原武丞博陵崔君某。以德敏貞儉,宣慈惠和,輔佐君子,而成家風。原武之伯父衝,嚐為刑部郎中,每謂夫人淑哲之美,可師表姻族。氵自原武疾病,顧視諸子尚藐,慮歸祔不獲,以屬夫人,夫人默而省焉。晝哭之後,躬履草莽,成反葬之禮,禮無違者。聞者難之。既免喪,始遊息道門,受心法於大照禪師。請益之際,朗然懸解。大照沒,又事宏正禪師。入定性離,天機獨得,喜怒哀樂,無自入焉。宴坐之外,以敬薑之風操,班氏之詩禮,貽訓親族。閨門之內,盛烈流美;禪林高妙,受用不極。委和歸真,享年若干,大曆甲辰歲十一月十三日,寢疾捐館。嗣子某乙等,泣血襄事,以來歲某月日,權窆於某原。仲子左車,純孝而文。懼聖善之德,不著後嗣,遂假我為誌。銘曰:

烈烈雄閥,降茲淑哲,惟夫人兮。鬱鬱母儀,中外肅祗,耀閨門兮。以道自光,我性則常,奄歸真兮。考乎維嗣,其哀也至,刻斯文兮。

衢州司士參軍李君夫人河南獨孤氏墓誌銘

夫人姓獨孤氏,六世祖永業,北齊司徒臨川郡王。自臨川五葉至贈秘書監府君諱某,門風世德,家牒詳矣。夫人秘書之第某女,生而純孝,容範淑茂,成於德門。歸於公族李氏曰濤,故楚州刺史仲康之子,今禦史我大夫涵之從兄也。少有敏才,故秘書府君以夫人歸之。恪勤婦禮,以正家節,門內之治,繄柔明是賴。乾元初,李君參掾信安,遂終於位。夫人罷助祭之事,專以《禮》、《詩》之學,訓成諸孤。議者以魯敬薑、辛憲英為比。晚歲以禪自適,謂般若之經,空惠之筌恃而為師。去諸結縛,猶違王也。享年五十三,大曆十一年某月日,寢疾終於常州,遂權窆於建安精舍之側。明年某月日,卜筮襲於吉,始遷兆合祔於洛陽某之先塋。嗣子前越州士曹參軍居介、南陵尉居佐、譙縣尉居敬、孝廉居易等,痛聖善之德,不可追也,俾肅為誌。其銘曰:

溫溫夫人,貞順而慈。始為婦儀,終為母師。仰成法寶,穎脫塵機。身世兩遺,乘化而歸。合祔伊何,周原舊域。哀哀令嗣,孝思罔極。作銘片石,以誌窀穸。

杭州臨安縣令裴君夫人常山閻氏墓誌銘

夫人姓閻氏,皇朝考功郎懿道之孫,銀青光祿大夫尚書刑部侍郎伯璵之女,河東薛氏之出,前廷尉評領臨安令裴深之室也。春秋若干,以大曆乙卯歲五月,寢疾卒於晉陵之私第。來年月日,窆於某原。不獲吉卜,未祔於皇姑,禮從宜也。先期,臨安以夫人之德善俾予銘其墓,故得而譔云:

夫人貞順惠和,恭明孝慈,自天受也;樂善睦親,儉而好禮,承家訓也;循采蘋之度,以助祭祀,得婦道也;四教行,九族和,秉內則也。夫人有是淳懿,故自致禮至於捐館,小大無間言,中外無異望。鬱鬱詵詵,一家興仁。俟絕之際,請辭其太夫人,又辭其娣姒。已而顧所生之四女曰:「母子之愛,今也永絕。夫中饋不可以無主,吾已請而父娶繼室矣。其來也,汝謹事之。無貽我神羞!」辭氣不惑,言畢遂歿。夫號母慟,諸女孺慕,聞哀者行路出涕。存歿之事,其感人深矣。哀哉!乃為銘曰:

穠兮蕣華,茂蘊質兮。
配此良士,如琴瑟兮。
嚴霜隕零,曷其疾兮。
吁嗟碩人,歸此室兮。

德州安德縣丞李君夫梁氏墓誌銘

夫人安定梁氏族,高祖華陽襄公諱彥光,生周隋際,曆上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使持節青冀華相等九州刺史,貞惠文敏,為兩朝名臣。生曾祖永安成公文讚,在隋為司隸刺史。司隸生皇朝隆興令冀州長史晏,晏生朝散大夫堯山令澄。夫人堯山之第二女,惠和孝慈,幼有令儀,長而溫良,成而柔明。年若干,嫁趙郡李兼金。生四子而兼金卒。夫人內持正性,外示德禮,且以文行忠信,貽訓諸子,家道以和。每言曰:「敬姜大家,吾師也。」既晚歲,修釋氏法,以禪誦為事,視身世榮枯,與夢幻同。因命第四子為沙門,勱以清淨行。既而壽量極,享年七十二歲,在乙卯十月乙未,終於常州建安佛寺。後五日,窆於某原,孝子詠等,銜痛泣血,哀過乎禮。懼先夫人德善不聞,將誌幽穸。以肅外族之屬也,俾為斯文。銘曰:

伊夫人,煥母德。
道可尊,禮不忒。
訓令子,就儒釋。
沒而藏焉永無隙。
人欲我知視此石。

 卷五百二十 ↑返回頂部 卷五百二十二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