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晉陽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續晉陽秋
作者:檀道鸞 劉宋

輯者:湯球 清

    錄入·閻步克

    卷一[编辑]

    陳仲弓從諸子侄造荀季和父子。於時德星聚,太史奏﹕「五百里內有賢人聚。」【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一、《初學記》卷1】第241頁

    司馬文王問劉禪曰﹕「頗思蜀否?」禪曰﹕「此間樂,不思蜀也。」郄正見禪曰﹕「若王后問,宜泣有以答。」會王復問,禪曰﹕「先人墳墓遠在隴西,乃心西望,無日不思。」因閉眼。王曰﹕「何乃似郄正語邪?」禪驚視曰﹕「誠如尊命!」【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488。按,此條應為《晉陽秋》文】第241頁

    初,文帝命荀勖、賈充、裴秀分定禮儀、律令,皆先諮鄭衝,然後施行。【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二】第241頁

    肅祖欲以溫嶠為中樞令,手詔曰﹕「卿以令望忠允之懷,著於周旋,且又文清而旨遠,宜居機密,欲即為中書令。」溫嶠上疏曰﹕「臣才短學淺,文疏不通,中書之職,酬對無方。斟酌輕重,豈唯文疏而已,自非自非望世良才,何可妄居斯任!」累辭而止。【檀道鸞《續晉陽秋》——《初學記》卷11、《類聚》引疏】

    〔咸和時,郗鑒命范宣為主簿,不就。〕宣少尚隱遁,家於豫章,以清潔自立。【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棲逸第十八》注】第242頁

    卷二[编辑]

    穆帝[编辑]

    永和元年春帝正月[编辑]

    (孫盛魏、晉二《陽秋》、每年首必書某年春帝正月,此既云「續陽秋」,自從其例)

    〔庾翼卒。〕何充薦桓溫代之。翼亦嘗薦於成帝,曰﹕「溫有雄才,勿以常婿畜之。」溫尚明帝女男康長公主。【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賢媛第十九》注】第243頁

    〔溫以車胤為從事。〕胤字武子,南平人。父育為郡主簿。太守王胡之有知人識裁,見謂其父曰﹕「此兒當成卿門戶,宜資令學問。」胤就業恭勤,博覽不倦。家貧,不常得油,夏月則(二字一作「日用」)練囊盛數十螢,以夜繼日焉。及長,風姿美劭,機悟敏率。桓溫在荊州,取為從事,一歲至治中。【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識鑒第七》注】第243頁

    〔羅友始仕荊州,後在溫府。〕襄陽羅右,家貧嗜酒,伺人祠祀,往乞餘食。在桓溫府屢以貧乞祿,溫以其誕肆,許而不用。同府人有得郡者,溫為坐別,右亦被命,至尤晚。溫問之,答曰﹕「友飲道嗜味,昨奉賈,乃守旦。出門於中路遇一鬼,大見耶揄,曰﹕'見汝所在人作郡,不見人送汝作郡',民始怖終慚,不覺淹緩。」溫笑用之為郡也。【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498、卷883】第244頁

    〔己卯,揚州刺史何充卒。〕簡文輔政,引殷浩為揚州,欲以抗桓。桓素輕浩,未之憚也。【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五】

    〔桓溫伐蜀,至彭模,留參軍孫盛將羸兵守輜重。直指成都,克之。李勢降。〕孫盛善理義,時中軍殷浩擅名一時,能與劇談相康者,唯盛而已。【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品藻第九》注】第245頁

    〔溫既滅蜀,威震朝廷,加溫征西大將軍。〕桓溫入蜀,聞有善星者。後有大志,遂致之。夜獨執其手於星下,問國祚之修短。星人曰﹕「太微、紫微、文星三宮氣候如此,決無憂虞,五十年外不論耳。」溫不悅,遺絹一匹,錢五千。星人詣習鑿齒曰﹕「受旨自裁,乞命為標楬棺木。」鑿齒問其故,星人曰﹕「賜絹令僕自絞,乞錢買棺木,故知之耳。」鑿齒曰﹕「君幾誤死,君聞乎?知星宿有衣不復之義乎?絹以戲君錢供資糧,是聽君去耳。」星人喜,以此言詣溫。溫歎曰﹕「君三年看儒書,不如一詣習主簿。」【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66】第245頁

    〔加王洽為中書令。〕王洽字敬和,拜中書、領軍,尋加中書令。固讓,表疏數十上。穆帝詔曰﹕「敬和清裁貴令,昔為中書郎,吾時尚小,數見呼見意,甚親之。今所以用為令,既機任須才,且欲時時相見,共講文章,待以不臣之義,豈便任國之大事邪!宜推洽令拜。」固讓,遂不受。【檀道鸞《續晉陽秋》——《類聚》。按,上海古籍《類聚》不見此文】第246頁

    文洽為中樞令,時年二十九。將辭免,兄王胡之遺之書曰﹕「昔大將軍事故曰﹕'吾年二十九,在烏衣宅諸文臺門詣謝,還北窗床上,悲嘆﹕今山二(「山二」二字宜合作「歲」,蓋歲字小寫作「亗」也。)求為貧賤不可得。』弟今二十九便居清顯要任,敢不敬以先旨為弟啟義讓之路也。」【檀道鸞《續晉陽秋》——《書抄》】

    〔以會稽王昱為司徒。〕許詢字玄度,高陽人,魏中領軍允玄孫。總角秀惠,眾稱神童。長而風情簡素,司徒掾辟不就。早卒。【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二】詢善能言理,曾出都迎姊,簡文皇帝、劉真長說其情旨及襟懷之詠,每造膝賞對,夜以繼日。【《世說·賞譽第八》注】第247頁

    詢有才藻,善屬文。自司馬相如、王褒、揚雄諸賢,世尚詩賦(一作「賦頌」),皆體則風騷,詩(一作「傍」)綜百家之言。及至建安而詩章大盛。逮乎西朝之末,潘、陸之徒雖時有質文,而宗師(一作「歸」)不異也。正始中王弼、何晏好莊子(一作「老」)玄勝之談,而世遂貴焉。至國江,佛理尤盛,故郭璞五言,會合道家之言而韻之。詢及太原孫綽轉相祖尚,又加以三世之辭,而風騷之體盡矣。詢、綽並為一時文宗,自此作者悉體(一作「化」)之。至義熙中,謝混始改之。【檀道鸞《續晉陽秋》——《文選·謝靈運傳論注》、《世說》註三】第247頁

    〔免殷浩為庶人,徙信安。〕浩雖廢黜,夷神委命,雅詠不輟,雖家人不見其有流放之戚。外生韓伯始隨至徙所,周年還都,浩素愛之,送至水側,乃詠曹顏遠詩曰﹕「富貴他人合,貧賤親戚離。」因泣下。【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黜免二十八》注】第248頁

    〔桓溫伐秦,進軍灞上。〕咸陽王猛被缊袍而詣桓溫,面談當時之事。猛摸蝨而言,傍若無人,溫察而奇之。【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950】第249頁

    〔進謝尚鎮西將軍,鎮馬頭。〕袁宏字彥伯,小字虎,陳郡人,魏郎中令煥六世孫也。祖猷侍中,父勗,臨汝令。【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言語第二》注】第249頁

    虎少有逸才,文章絕麗。曾為《詠史詩》,是其風情所寄。少孤而貧,以運租為業。鎮西謝尚時鎮牛渚,乘秋佳風月,率爾帥左右微服泛江。

    會虎在運租船中,諷詠聲既清會,辭又藻拔,非尚所曾聞,遂往聽之,乃遣問訊。答曰﹕「是袁臨汝郎誦詩」,即其《詠史》之作也。尚佳其率有勝致,即遣要迎,談話申旦。自此名譽日茂。【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文學第四》注】第250頁

    〔桓溫以謝安為征西司馬。〕初,安家於會稽上虞縣,優遊山林。六七年間徵召不至。雖彈奏相屬,繼以禁錮,而晏然不屑也。【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賞譽第八》注】

    初,安優游山水,以敷文析理自娛。桓溫在西藩欽其盛名,諷朝廷請為司馬。以世道未夷,志存匡濟,年四十起家應務也。【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賞譽第八》注】安不存小察,務盡弘長之風。【檀道鸞《續晉陽秋》——《文選·王文憲集序注》】第250頁

    哀帝[编辑]

    〔溫出虛聲威朝廷,請遷都洛陽,孫綽諫溫曰﹕「何不尋君遂初而知人家國。」〕綽雖有文才,而誕縱多穢行,時人鄙之。【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品藻第九》注】第251頁

    習鑿齒以忤旨左遷戶曹參軍、衡陽太守。在郡著《漢晉春秋》,斥溫覬覦之心也。【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文學第四》注。因明年以王珣為主簿,故附於此。《史通·探賾》云:檀道鸞稱其當桓氏執政,故撰此書,欲以絕彼瞻烏,防自逐鹿。】第251頁

    〔加溫大司馬,以郗超為參軍,王珣為主簿。〕超有才能,珣有器望,並為溫所暱。《世說·寵禮第二二》注)第251頁

    超少有才氣,越世負俗,不循常檢,時人為一代盛譽者。語曰﹕「大才盤盤謝家安,江東獨步王文度,盛德日新郗嘉賓。」【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賞譽第八》注】

    珣學涉通敏,文高當世,用事於桓宣武。《世說·文學第四》注)第252頁

    珣初辟大司馬掾,桓溫至重之。常稱「王掾必為黑頭公,未易才也」。【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雅量第六》注】第252頁

    海西公[编辑]

    〔桓溫伐慕容暐。〕袁宏從溫征鮮卑,故作《北征賦》。宏文之高者。【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文學第四》注】第253頁

    宏長於作賦,為大司馬記室參軍。後為《東征賦》悉稱過江諸名望。時桓溫在南州,宏語眾曰﹕「我決不及桓宣城。」時伏滔在溫府,與宏善,苦諫之,宏笑而不答。滔密以啟溫,溫甚忿。以宏一時文宗,又聞此賦有聲,不欲令人顯聞之。後遊青山飲酌,既歸,公命宏同載,眾為危懼。行數里,問宏曰﹕「聞君作《東征賦》,多稱先賢,何國外不及家君?」宏答曰﹕「尊公稱謂,非下官所敢專,故未呈啟,不敢顯之耳。」溫乃云:「君欲為何辭?」宏即答曰﹕「風鑑散量,或搜或引。身雖可亡,道不可隕。則宣城之節,信為允也。」溫泫然而止。【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文學第四》注】第253頁

    〔十一月,溫入朝,廢帝立會稽王昱。〕桓溫既以雄武專朝,任兼將相,其不臣之心形於音跡。曾臥對親僚,撫枕而起曰﹕「為爾寂寂,為文景所笑。」眾莫敢對。【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尤悔第二三》注】第254頁

    〔揚言〕帝少同閹人之疾,而出比左右。初在東海琅邪,因親近嬖人相龍、計好、朱靈保等,並侍臥內美人田氏(孟氏),遂生三男。眾致疑惑,然莫能審其虛實。至是將建儲貳,大司馬桓溫因之以定廢立之計。遂率百僚並還朝堂本省,溫平旦以眾入,分兵屯宮門,呈草於太后曰﹕「今廢弈為東海王,還第,供衛之儀如漢朝昌邑故事。丞相錄尚書事、會稽王昱,體自中宗,明德劭令,民望依系,為日已久。宜順天人以統皇極。主者明依舊典以時施行,但未亡人不幸罹此百憂,感念存沒,心焉若割。社稷大計,設不獲已,臨紙悲塞,如何可言!」時太后在佛屋燒香,內仕啟云:「外有急奏!」太后乃出堂倚戶,前視表數行,乃曰﹕「我本疑此。」至半便止,求筆題奏。後云:「未亡人罹此百憂,感念存沒,心焉若割。」溫奏未有此十五字。即奏,遂回換內之。【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99】第254頁

    簡文帝[编辑]

    簡文帝諱昱,字道萬,中宗少子也。仁聞有智度。穆帝幼衝,以撫軍輔政,大司馬桓溫廢海西公,立帝。【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德行第一》注】第255頁

    咸安元年,以太和六年十一月即位改元[编辑]

    〔溫忌武陵王晞表免其官,有司承旨請誅之,帝不許。溫奏廢晞徙新安。〕武陵王晞未敗,四五年中,喜為輓歌自搖大鈴,使左右唱和。【檀道鸞《續晉陽秋》——《初學記》卷14、《御覽》卷552】第255頁

    〔十二月,熒惑又逆行入太微。〕桓溫始以雄盛入輔,係以廢立。帝雖登祚,內著字安。初熒惑入太微,尋廢海西公。至是猶在太微,帝惡之。謂郗超曰﹕「命之修短,本所不計,故當無復近日事邪?」超云:「大司馬溫方內固社稷,外布經略,非常之事,臣以百口保之。」超請假還東,帝謂之曰﹕「致意尊公,家國事一至於此,又吾不能以道自衛,思患預防,愧嘆之深,言何能喻!」又誦庾闡詩云:「士痛朝危,臣哀主辱。」因泣下。【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99】第256頁

    七月帝不預,詔溫曰﹕「吾遂委頓,足下便下,冀得相見。」【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99】詔日夜四發,溫不至。立子昌明為皇太子。遺詔溫依周公居攝故事。又曰﹕「少子可輔輔之,如不可,君自取之。」王坦之持詔於帝前毀之,帝使改詔。又詔曰﹕「不謂疾患遂至於此,今者惙然,勢不復久。且雖有詔,豈復向及!慨恨兼深,如何可言。天下艱難而昌明幼衝,眇然非阿衡輔導之計,當何以寧濟社稷?國事家計,一託之於公。」【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99】第256頁

    帝崩。帝外壓強臣,憂憤不得志,在位二年而崩。【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二】第256頁

    帝以太興三年生,弱而慧異,中宗深器焉。及長,美風姿,好清言,舉止端祥,器服陳素。與劉恢、王蒙等為布衣之遊。(以上亦見《類聚》卷13)由登庸歷位散騎常侍、右將軍、撫軍將軍,以懿親民望任登宰輔。值穆帝幼衝,母后臨朝,桓溫有平蜀、洛之勳,擅強西陵。帝於家國之寄,具瞻所歸,而自斷(一作「料」)文弱,無以抗之。陳郡人殷浩,素有盛名,時論比之管、葛。又琅邪王洽,丞相導之子,既是名公子,少有聲望。乃以(一作「徵」)浩為揚(一作「湘」)州刺史,洽為長史。徐州刺史葛羨亦以清貴居藩,同心憂國。溫見此樹置,知意在抗己,甚忿焉。(此節亦見《世說注》五)溫既以雄武專朝,任兼將相,悉眾北討以成樂推之勢。乃枋頭奔敗,知民望之去,乃屠豫州刺史袁真於壽陽城。既而聞郗超曰﹕「足下何以雪枋頭之恥乎?」超因說溫以廢立之事。溫既宿有此謀,深納超言。既廢昏立明,民人悅服。然恭己難免,政自溫出。帝性音深沉雅有局鎮,嘗與太宰武陵王晞、桓溫同乘至板橋。溫密敕令,無因而鳴角鼓譟,部伍並皆驚馳。溫佯(一作「陽」)為駭異,晞大震驚,急求下車。帝舉止自若,音顏無變。溫每以此稱其德量,故論者謂溫服憚之深也。(此節亦見《世說》註四)若假帝修年,則溫篡逆之圖絕矣。【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99】

    孝武帝[编辑]

    二月溫來朝,大陳兵衛,延見朝士。郗超臥帳中聽其言,風動帳開,安笑曰﹕「郗生可謂入幕之賓。」超謂溫雄武,當樂推之運,遂深自委結。溫亦深相器重,故潛謀密計,莫不預焉。【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雅量第六》注,其中似有據《通鑑》補句】

    〔七月,桓溫卒。〕大司馬府軍中人朱興妻周息男道扶,年三歲,先得癇病。因其病發,掘地生賣之。為道扶姑雙文所告,正周棄市刑。徐羨之議曰﹕「自然之愛,虎狼猶仁,周之凶忍,宜加顯戮。臣以法律之外,故當宏濟物之理。愚謂可特原母命,投之遐裔。」從之。【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739】第258頁

    (原作正)月丁巳,有星孛於女虛,芒長四尺,西南指。【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89云:「應後苻堅屠涼州及移流民於淮南。」】第259頁

    〔詔謝安總中書。〕謝安初攜幼稚同好,養志海濱,襟情超暢,尤好聲律。然抑之以禮,在哀能制,弟萬之喪,不聽絲竹者將十年。及輔政,而修室第園館,麗車服,雖期功之慘,不廢妓樂,王坦之苦諫焉。【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賞鑑第八》注】第259頁

    三月丙戌,慧星出氐亢,移及角軫,翼張長十丈,東北指。【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89云「應後天門蛋蜑攻郡,桓石虔破姚萇。」】第259頁

    十一月己酉,天門蛋蜑攻郡縣吏民。【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89】第259頁

    癸酉,太白掩熒惑,在營室。時威(《晉紀》作「鎮」。)遠將軍桓石虔破羌賊(一作「氐賊」,蓋時為苻堅將也)姚萇於墊江。【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21、卷89】第260頁

    正月大赦。【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89。「大赦」二字原誤作「丁未」。】第260頁

    〔五月,王坦之卒。〕坦之雅貴有識量,風格峻整。【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品藻第九》注】第260頁

    謝朗字長度,安次兄據之長子。安早知之,文義艷發,名亞於玄。仕至東陽太守。【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言語第二》注】第260頁

    〔徙謝安領揚州刺史。安以袁宏為東陽郡。〕宏起家建威參軍、安南司馬記室。太傅謝安賞宏機捷(一作「機對」)辯速,自吏部郎出為東陽郡,乃祖之於冶亭,使賢皆集。安欲卒迫試之,執手將別,顧就左右取一扇授云:「聊以贈行」。宏應聲答曰﹕「輒當奉揚仁風,微彼黎庶。」合坐稱其率而當。(一作「歎其要捷」)性直亮,故位不顯也,在郡卒。【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二、《御覽》卷702】第261頁

    八月立皇后王氏,大赦天下。【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89】第261頁

    九月九日,帝講《孝經》,僕射謝安侍坐,吏部尚書陛(陸)納、兼侍中卞耽執讀,黃門侍郎謝石、吏部袁宏兼執經,中書郎車胤、丹陽尹王混摘句。【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二、《御覽》卷32】第261頁

    五月,氐苻堅遣偽帥毛當、苟池(二愛原作苻寇)逼西涼州,九(《晉紀》作「七」。)月,屠涼州,護理刺史西平公張天錫,送於堅所。冬十月,車騎桓沖遣諮議參軍、淮南太守劉波,汛舟淮泗,乘虛致討,以救涼州。又發三州官吏,移諸流民,悉置淮南也。【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80、卷92引,寧康二年有星孛及彗星之應。】第261頁

    〔臺徵謝敷不就。〕謝敷字慶緒,會稽人,崇信釋氏。初入太平山中十餘年,以長齋供養為業,招引同事,化納不倦。以母老還南山若耶中。內史郗愔表薦之,徵博士不就。初,月犯少微星,少微一名處士星。占云:「以處士當之。」時戴逵居剡山,既美才藝而交遊貴盛,先敷著名,時人優之。俄而敷死,會計人士以嘲吳人云:「吳中高士,便是求死不得。」【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六、《初學記》卷1、《御覽》卷504】第262頁

    四月戊戌,太白入輿鬼。【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50云:「應四年襄陽等城陷」】第262頁

    〔郗超主。〕郗黨戴桓氏,為其謀主。以父愔忠於王室,不令知之。將亡,出一小書箱,付門生云:「本欲焚此,恐官年尊,必以傷愍為斃。我亡後若大損眠食,則呈此箱。」愔後果慟悼成疾,門生乃如超旨,則與桓溫往返密計。愔見均達怒曰﹕「小子死恨晚!」後不復哭。【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傷逝第十七》注】第263頁

    群議以吳隱之為黃門郎,而隱之貌似太宗。上不忍見,故改焉。【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396】第263頁

    詔賜會稽王秘閣書八千卷。【檀道鸞《續晉陽秋》——《書抄》】

    三月庚辰,夜流星大若三斗器,尾長三丈,從七公西行至招搖,須臾轉還東行,至貫索而沒。六月,苻堅遣其子丕等十餘萬人,五道寇襄陽。【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73】第264頁

    〔進道子驃騎,以謝重為長史。〕謝重字景重,陳郡人。父朗,東陽太守,重明秀有才會,終驃騎長史。【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言語第二》注】第264頁

    九月,太白晝見在角。【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46云:「應五年皇后王氏崩。」】第264頁

    辛酉,大赦天下。【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73】第264頁

    二月襄陽城陷。【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50云:「二年太白入輿鬼之應。」】第264頁

    習鑿齒以足病廢於里巷,苻堅滅樊鄧,素聞其名,與釋道安俱而致焉。與語大悅,以鑿齒蹇,堪半丁,與諸鎮書曰﹕「晉氏滅吳,利在二陸;今破漢南,得士一人半耳。」【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引《晉春秋》與此少異】第264頁

    習鑿齒嘗造道安譚論,自讚曰:「四海習鑿齒。」道安應聲曰﹕「彌天釋道安。」咸以為妙對。【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第265頁

    四月魏興城崩。五月彭超攻陷盱眙城。【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50云:「二年太白入輿鬼之應。」】第265頁

    五月丁酉,太白犯東井。【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50云:「應八月韓伯卒。」】第265頁

    六月,雷震(二字一作「霹靂」)含章殿四柱,並殺內史二人。【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102、《御覽》卷876。一誤作「太興元年」。】第266頁

    〔以道子為司徒。〕桓玄嘗詣會稽王,道子已醉,對玄張眼屬四座云:「桓溫作賊。」玄見此辭,伏席流汗,不能起。謝重正色曰﹕「故大肆司馬公廢昏立明,功全社稷,風塵之論,宜絕聖聽。」【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387、卷447。《書抄》】第266頁

    檀道鸞論之曰﹕「道子可謂易於由言,謝重能解紛紜矣。」【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二】第266頁

    七月丙子,辰星犯填星。【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22云:「應十月水災,六年大水。」】第266頁

    八月己巳,領軍將軍、新除太常韓伯卒。【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50云:「太白犯東井之應。」】

    韓保字康保,潁川人,好學,善言理。歷豫章太守、領軍將軍。【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德行第一》注】

    康保清和有思理,幼為舅殷浩所稱。【同上五】第266頁

    九月癸未,皇后王氏崩。【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46云:「三年太白晝見之應。」】第267頁

    冬十月,丹陽、平陵、義興水災。【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22云:「辰星犯填星之應。」】第267頁

    〔以桓伊為豫州刺史。〕伊字叔夏,譙國銍人。父景,護軍將軍。伊少有才藝,又善聲律,加以標悟省率,為王、劉所知。累遷豫州刺史,贈右將軍。【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方正第五》注】第267頁

    〔八月,苻堅大舉入寇。遣謝石、謝玄、桓伊等距之。十一月,大破秦兵於肥水。〕初,苻堅南寇,京師大震。謝玄入問討御之方,謝安夷然無懼色。方命駕出墅,與兄子玄圍棋,夜還腦處分,少日皆班。玄等既破賊,有驛書至,安方對客圍棋,看看書既畢,攝放床上,了無喜色(一作「容」),還棋如故。客問之,安徐答云:「小兒輩遂已破賊。」客罷還。內過戶限,安心喜甚,不覺屐屐齒之折。其矯情鎮物,高量如此也。【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467、《世說》註四】第267頁

    〔苻堅還長安,行至澠池。慕容垂請奉詔書鎮慰北鄙。〕苻堅之遣慕容垂,侍中權翼諫,不聽。於是翼乃夜私遣壯士要路而擊之。垂是夜夢行路,路窮。又見孔子墓傍墳有八。覺而心惡性之,召占夢者占之,曰﹕「行路窮,道盡也,不可行。孔子名丘,八以配丘,此兵字,路必有伏兵,深宜慎之。」於是垂遂別路而進,翼伏兵出遂不擒之。【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400】第268頁

    〔以王國寶為尚書郎。國寶與道子狎昵,乃譖謝安於道子,使離間之。求進之徒多毀短安,帝稍疏忌之。〕右將軍桓伊善音樂,孝武飲燕,謝安侍坐。帝命伊吹笛。伊神色無怍(一作「忤」),既吹為一弄,乃放笛云:「臣於箏乃不如笛,然自足以韻合歌管。臣有一奴,善吹笛;且相便中,請進之。」帝賞其放率,聽召奴。奴既至,吹笛,伊撫箏而歌怨詩,因以諫也。【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任誕第二三》注】第268頁

    〔二月,桓沖卒。〕桓沖本以將相異宜,才用不同,忖己德量,不及謝安。故解杭州以讓安。自謂少經軍鎮,及為荊州,聞苻堅自出淮、肥,深以根本為慮,遣其隨身精兵三千人赴京師。時安已遣諸軍,且欲外示閒暇,因令衝軍還。衝大肆驚曰﹕「謝安乃有廟堂之量,不閒將略。吾量賊必破襄陽,而並力淮、肥。今大敵果至。方遊談示暇,遣諸不經事年少,而京師實寡弱,天下誰知?吾其左衽矣!」俄聞大勳克舉,慚慨而薨。【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尤悔第三三》注】第269頁

    〔三月以謝安為太保。〕張華死後,中臺遂拆。太元中還陰斂正,中國以為謝太傅祖德之所致也。【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67】第269頁

    〔王蘊卒。〕蘊素嗜酒,末年尤甚,在會稽略少醒焉。【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任誕第二十三》注】第270頁

    十月辛亥,日有食之。時有張五虎、路六根等謀反,諸葛侃由誘斬之,滅其凶黨。【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9】第270頁

    〔謝安薨。〕安弘雅有氣,風神調暢也。【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賞譽第八》注】第270頁

    自中原喪亂,民離本域,江左造創,豪族並兼,或客寓流離,名籍不立。太元中,外禦強氐,蒐簡民實,三吳頗加澄檢,正其里伍。其中時有山湖遁逸,往來都邑者。後將軍安方接客,時人有於坐言﹕宜糾舍藏之失者。安每以厚德化物,去其煩細,又以強寇入境,不宜加動人情。乃答之云:「卿所憂,在於客耳!然不爾,何以為京都?」言者有慚色。【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政事第三》注】第271頁

    晉隆和中,河東裴啟撰漢魏以來迄於今時言語應對之可稱者,謂之《語林》。時人所好其事,文遂流行。後說太傅事不實,而有人於謝坐敘其黃公酒壚,司徒王珣為之賦,謝公加以與王不協,乃云:「君遂復作裴郎學。」自是眾咸鄙其事矣。安鄉人有罷中宿縣,還詣安者,安問其歸資。答曰﹕「嶺南雕敝,惟有五萬蒲葵扇,又以非時為滯貨。」安乃取其一中者捉之,於是京師士庶競慕而取焉。價增數倍,旬日無賣。夫所好生羽毛,所惡成瘡痏謝相一言,挫成美於千載,及其所與,崇虛價於百金。上之愛憎與奪,可不慎哉!【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輕詆第二六》注】第271頁

    王獻之少而標邁,不循常貫而最其勝會,故為中書令。【檀道鸞《續晉陽秋》——《初學記》卷11】第272頁

    獻之雖不修常官,而容止不妄。【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雅量第六》注】第272頁

    獻之文義並非所長,而能撮其要會,故擅名一時,為風流之冠也。【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品藻第九》注】第272頁

    王獻之為中書令,卒。王珉代之。時人曰﹕「大小王令。」【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政事第三》注】第272頁

    〔以謝玄為會稽內史,張玄之為吳興太守。〕張玄之,字祖希,吳郡太守澄之孫也。少以學顯,歷吏部尚書,出為冠軍將軍、吳興太守。與會稽內史謝玄同時之郡。論者以為南北之望。玄之名亞謝玄,時亦稱南北二玄,卒於郡。【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言語第二》注】第273頁

    〔四月,尊母李夫人為皇太妃。〕初,太宗諸子繼夭,乃令扈謙卜,云:「後房有一女,當誕二男,其一終大盛。」帝乃召相者示諸寵妾,皆曰非其人。又示諸婦,時織坊中有一人,形長色黑,宮人謂之崑崙奴。至,相者驚曰﹕「此其人也!」帝以大計幸之,生烈宗也。【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388】第273頁

    李太后在會稽王宮,夢兩龍枕膝,日月入懷。其後果以相者之言見幸太宗,凡生烈宗、會稽王道子及鄱陽公主焉。【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398】第273頁

    六月癸酉,太白晝見,經天在柳。【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46云:「應謝玄薨及劉黎稱號。」】第273頁

    〔癸卯,徵處士戴逵。〕逵善圖畫,窮巧丹青也。【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四】第274頁

    逵不樂當世,以琴書自娛,隱會稽剡山。國子博士徵,不就。【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四】第274頁

    十月庚午,太白晝見在斗。【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46云:「應謝玄薨及劉黎稱號。」】第274頁

    左將軍康樂公謝玄薨。【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46云:「十二年太白晝見之應。」】第274頁

    玄識局貞正,有經國之才略。【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識鑒第七》注】第274頁

    〔王珉卒。〕珉風情秀發,才辭富贍。【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賞譽第八》注】第274頁

    珉有雋才,與兄珣並有名,而聲出珣右。故時人為之語曰﹕「法護非不佳,阿彌難為兄。」【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五、《御覽》卷516】第275頁

    彭城夭賊劉黎稱號,謝玄出屯彭城,經略中州。(置戍而還,又卒也。《占經》卷46云:「十二年太白晝見之應。」原缺,以意旁補以俟考。)第275頁

    〔道子驕恣,帝不能運。欲用王恭、殷仲堪為藩鎮以制之。王雅諫,不從。以王恭都督青、兗等州軍事。〕初,淮陵內史虞珧子妻裴,以尺牘辯利,兼服食絕穀,常衣黃衣,狀若學道,司馬道子常延致,甚悅其才。每與百官飲宴,裴亦豫焉。悉令與賓客談,衆人皆為降節。王恭辭曰﹕「恭聞男女之別,國之大節,未聞宰相之坐有失行婦人。」坐竦然,道子為慚。【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428】第275頁

    孝武好覽文藝,詔著作郎徐廣校秘閣四部,見書凡三萬六千卷。【檀道鸞《續晉陽秋》——《玉海》卷52、卷163】第276頁

    以殷仲堪都督荊、益、寧州軍事。仲堪,仲文之從兄也。少有美譽。【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賞譽第八】注)第276頁

    王謐為秘書丞,乃表前尚書殷允、中書郎張敞、太子後率郗儉之。故太常桓石秀是多書之家,請秘書郎分局採借。【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233】第276頁

    〔姚萇死,子興嗣。興字略。〕姚略好書,有青箱赤軸。【檀道鸞《續晉陽秋》——《書抄》卷104】第277頁

    十月癸酉,熒惑、填星、太白同在氐房。【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19】

    十一月甲申,熒惑犯鉤鈐【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31云:「應帝崩。」】第277頁

    三月庚辰,日有食之。【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31﹕「應帝崩。」】第277頁

    九月庚申,帝崩。【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9、卷31云:「上日食及熒惑犯鉤鈐之應。」】第277頁

    初,帝耽於色。末年殆為長夜之飲,醒時既少,多居內殿,留連於盤尊之間。時張貴人寵冠后宮,威行閫內,年幾三十。帝妙列伎樂,陪侍嬪少,乃笑而戲之云:「汝已年當廢矣,吾已屬諸妹,少矣。」貴入潛怒,上不覺。上稍醉臥,貴人遂令其婢蒙之以被,既絕,云以壓崩。至丑時,方遷登太極前殿。【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99】第278頁

    安帝[编辑]

    三月丙辰,太白犯東井。【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50】第278頁

    王恭等舉兵,以討國寶及緒為名。道子遣使謝恭,故後將軍王國寶於獄賜死,左將軍王緒斬於市也。【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50云「上太白犯東井之應」】第278頁

    〔道子忌王、殷之逼,樹腹心於外以自衛。〕王恭副懼禍難,抗表起兵。遣左將軍謝琰討恭。恭敗走曲阿,為湖蒲尉所擒。初,道子與恭善,欲載出都,面相折數。聞西軍之逼,乃令於兒塘贊成之,梟首於東桁也。【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仇隙第三六》注】第279頁

    〔道者使間桓玄置仲堪,內雖疑阻而勢猶合,乃加玄都督。玄因襲江陵,仲堪遇害。〕仲堪父曾有失心病,仲堪腰不解帶,彌年父卒。【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紕漏第三四》注】第279頁

    〔王珣卒。〕王珣嘗之吳郡,就汰公道人宿。汰公設豆藿糜,汰公自啖一大甌,珣強進半甌。須臾珣設精饌果炙畢備,汰公都無所啖。【檀道鸞《續晉陽秋》——《書抄》】第279頁

    〔謝閻王為孫恩所敗,死之。〕會稽太守謝閻王拒孫恩,恩帳下都督張猛於後斫馬,閻王墮地,遂殺之。高祖左里之捷,生擒猛,遂閻王小子混,混刳肝生食之。【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376】第279頁

    〔八月王雅卒。〕王雅字茂德,東海剡人,為右僕射。【檀道鸞《續晉陽秋》——《文選·奏彈王源》注】第280頁

    〔十二月元顯解錄尚書,復加尚書令。吏部尚書車胤以其驕恣,白道子請抑之。元顯謂其徒曰﹕「胤間我父子!」胤懼自殺。〕胤既博學多聞,又善於激賞。當時每有盛坐,胤必同之。皆云:「無車公不樂。」太傅公(即道子)遊集之日,開筵以待之。累遷丹陽尹、護軍將軍、吏部尚書。【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識鑒第七】注)第280頁

    〔孫恩陷滬瀆,袁山松死之。〕山松,陳郡人。祖喬,益州刺史。父方平,義興太守。山松歷秘書監、五國內史。孫恩作亂,見害。【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排調第二五》注】第281頁

    袁山松善音樂。北人舊曲歌有《行路難曲》,辭頗疏質。山松好之,乃為文其章句,婉其節制。每因酒酣,從而歌之。聽者莫不流涕。初,樣曇善唱樂,桓伊能輓歌,及山松以《行路難》繼之,時人謂之三絕。【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七、《御覽》卷552】第281頁

    〔以元顯為驃騎大將軍,討桓玄。〕殷仲文字仲文,陳郡人。祖融,太常;父康,吳興太守。【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二】仲文雅有才藻,著文數十篇。【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三】為驃騎行參軍,以桓玄之姊夫(左遷新安太守。《文選·南州桓公九井作》注,末句脫,依事旁補以俟考)第281頁

    〔王師敗績,元顯遇害,玄自總百揆。〕仲文聞玄平京邑,棄郡投焉。玄甚悅之,引為諮議參軍。時王謐見禮而不親,卞範之被親而是禮,其寵遇隆重,兼於王、卞矣。【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言語第二》注】第282頁

    〔玄以牢之為會稽內史,牢之自殺。〕劉牢之字道堅,彭城人。世以將顯。父遁,征虜將軍。牢之沈毅多計數,為謝玄參軍。苻堅之役,以驍猛成功。及平王恭,轉徐州刺史。桓玄下都,以牢之為前鋒,行征西將軍。玄至歸降,用為會稽內史,於解其兵。奔而縊死。【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文學第四》注】第282頁

    〔十一月,玄逼帝禪位,遷帝於永安宮。孔璞奉梁王奔壽陽。〕梁王珍之,字景度。【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豪爽第十三】注)第283頁

    〔十二月。〕玄僭位,以仲文為長史。【檀道鸞《續晉陽秋》——《文選·南州桓公九井作》注】第283頁

    玄篡位,仲文以佐命親貴,厚自封崇。輿馬器服,窮極綺麗,後房妓妾數十,絲竹不絕音。性甚貪吝,多納賄賂,家累千金,常若不足。【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言語第二》注】第283頁

    〔舉王談為孝廉,不應。〕王談年十許歲,父為鄰人竇度所殺。談陰有復仇之志,年十八密貴市利插刃,陽若為耕耘者。度常乘船出入,經一橋下,談伺度行還,於橋上以插斬之,應手而死。既而歸罪有司,太守孔岩義其孝男,列上宥之。【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482】第283頁

    〔劉裕、何無忌、劉毅、魏詠之等舉義兵。〕何無忌母,劉牢之姊也。無忌與宋高祖謀,夜於屏風裏制檄文,母潛橙登於屏風上窺之。既知其事,大喜謂曰﹕「汝能如此,吾仇恥雪矣。」【檀道鸞《續晉陽秋》——《類聚》卷58、《御覽》卷597、卷701、卷764】第284頁

    劉毅至黑,時人謂之鐵色。【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388】第284頁

    魏詠之生而兔缺,相者云後當貴,年十八,聞荊州殷仲堪帳下有術人能治之,因西上。仲堪與語,令師看焉。語曰﹕「可割補之,但應百日食粥不語。」笑詠之曰﹕「半年不語,亦當治之,況百日也。」師為治而差。【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740】第284頁

    〔裕等入京口,斬桓修以徇。〕修少為玄所侮,於言端常嗤鄙之。【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派調第二五》注】第285頁

    〔五月劉毅及玄戰於崢嶸洲,大破之。〕玄既敗,仲文奉何、王二后,先投義軍,累遷侍中、尚書。【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言語第二》注】第285頁

    〔玄欲奔漢中,益州都督馮遷斬玄於貊盤洲。〕桓玄庶母馬氏,本袁真之妓也,與同列薛氏。國外氏夏夜同出,月下有銅盆,水在其側。見流星墮盆中,驚喜共視,見星如二寸火珠於水底,冏然明淨,乃相謂曰﹕「此吉祥也,誰當應之?」於是薛、郭更以瓢杓接取,並不得。馬最後取,星正入瓢中,便飲之。既而若有感焉,俄而懷玄,玄雖篡位不終,而數年之中,榮貴極矣。【檀道鸞《續晉陽秋》——《類聚》卷158、《御覽》卷5、卷7、《編珠》卷1】第285頁

    桓玄在姑孰起齋,畫為龍,名曰「盤龍齋」。及敗,六毅居之。劉一字盤龍。【檀道鸞《續晉陽秋》——《占經》卷140】第286頁

    〔三月帝至建康。〕帝初反正,仲文抗表,自解尚書。【檀道鸞《續晉陽秋》——《文選·解尚書表》注】第286頁

    〔以盧循為廣州。〕盧循為廣州,州無面。每得,分餉未周遍文武,則不食也。其仁如此。【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280】第286頁

    〔五月,玄餘當桓亮、苻宏都寇湘州,劉毅等討平之。〕桓亮字景真,大司馬溫之孫。父濟,給事中。叔父玄篡逆見誅。亮屯兵於長沙,自號湘州刺史。殺太宰甄恭、衡陽前太守韓繪之等十餘人。為劉毅軍人郭珍斬之。【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賢媛第十九》注】第286頁

    宏,苻堅太子也。堅為姚萇所殺,宏將母妻來投,詔賜田宅。【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輕詆第二六》注】第287頁

    〔是年,〕雲都高山有金雞,青黃色,飛集巖谷間。【檀道鸞《續晉陽秋》——《白帖》】

    〔以顧愷之為散騎常侍。〕愷之矜伐過實,訃年少因相稱譽,以為戲弄。為散騎常侍,與謝瞻連省,夜於月下長詠,自云得先賢風致,瞻每遙稱讚之。愷之得此彌自力忘倦。瞻將眠,語捶腳人令代焉,愷之不覺有異,遂幾申旦而後止。【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三、《御覽》卷499】

    愷之圖寫特妙。【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巧藝第二一》注】第287頁

    〔閏二月殺殷仲文。〕仲文出為東陽太守,愈益憤怒,後照鏡不見其面,數日而禍及。【檀道鸞《續晉陽秋》——《昭明文選/卷22#南州桓公九井作以罪伏誅。【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註二】第286頁

    〔四月孔安國卒。〕孔安國字安國,會稽山陰人,車騎愉第六子,少而孤貧,能善樹節,以儒素見稱。歷侍中、太常、尚書,遷左僕射特進,卒。【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德行第一》注】第286頁

    〔九月,裕矯詔謂劉毅枸逆南夏,藩、混助亂。害劉藩及謝混。〕謝混字叔源,求領戎行,拜征虜將軍。【檀道鸞《續晉陽秋》——《書抄》】第286頁

    太尉伐羌於濟口,入河。索虜遣將鵝(娥)青,將步騎十萬於河北,聲云救羌。太尉遣隊主丁吘以車五百乘上北岸,為卻月陣,相去一步,車置七人,授以長白眊槊。(命朱超石馳赴之。魏兵奔潰,斬青將阿薄干。)【《御覽》卷354】第286頁

    十二月帝崩。

    恭帝[编辑]

    〔立皇后褚氏。〕褚爽字茂弘,河南人,太傅裒之孫,秘書監韶之子。太傅謝安見其少時,歎曰﹕「若期生不佳,我不復論士。」及長,果俊邁有風氣。好老莊之言,當世榮譽,弗之屑也。唯與殷仲堪善。累遷中書郎、義興太守,女為恭帝皇后。【檀道鸞《續晉陽秋》——《世說》識鑒第七】注)第289頁

    王弘為江州刺史,陶潛九月九日無酒,於宅邊東籬下菊叢中,摘盈把,坐其側。未幾(二字一作「久之」)望見一白衣人至,乃刺史王宏送酒也。即便就酌而後歸。【檀道鸞《續晉陽秋》——《初學記》卷4、《御覽》卷32、卷996】第289頁

    江州刺史王宏,造陶淵明。淵明無履,宏從人脫履以給之,語左右為彭澤作履。左右請履度,淵明於眾坐申腳,令度。及履至,著而不疑。【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697】第290頁

    六月禪宋。駛,安皇不慧,起居動止不自己出。帝每仕左右,雖溫良飢飽之中而恭謹備焉,時人稱其順惕。又雅信佛教捐財貨十萬,造丈六金像於瓦官寺。齋日迎像入宮,步從十許里。安皇帝歸陵,有詔當出送,八座奏諫,以為當加珍攝,乃止。【檀道鸞《續晉陽秋》——《御覽》卷100】第190頁

    隋郡二上甘露降。攝陽縣垂禾露凝十餘里。【檀道鸞《續晉陽秋》——《初學記》卷2,姑附於末,俟檢錄正】第290頁

    補遺[编辑]

    (《續晉陽秋》補遺,摘自黃奭輯本)

    王珉——中書令王珉好捉白團扇,其仕人謝芳歌,因以為曲。【《說郛》卷59】

    崔祖思——清河崔祖思死,家無餘財,有書八千卷。上聞,嗟嘆良久,乃以葛屯穀百五斛(「百五」二字疑顛倒。)賜其家,曰﹕「葛屯亦吾之垣,下令後世知其見異。【《說郛》卷59】第291頁

    苻堅——苻堅未敗,長安市鬼夜哭一月止。【檀道鸞《續晉陽秋》——《說郛》卷59】

    《續晉陽秋》完
    
    PD-icon.svg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