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改齋漫錄/卷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能改齋漫録
◀上一卷 卷八 沿襲 下一卷▶

「一擲賭乾坤」[编辑]

韓退之鴻溝詩云:「眞成一擲賭乾坤。」蓋用李太白詩:「天地賭一擲,未能忘戰爭。」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夏韋太守良宰

「故鄕七十五長亭」[编辑]

杜牧之齊安城樓詩云:「嗚咽江樓角一聲,微陽瀲瀲落寒汀。不用憑欄苦囘首,故鄕七十五長亭。」蓋用李太白淮陰書懷詩:「沙墩至梁苑,七十五長亭。」

「野火燒不盡」[编辑]

白樂天以詩謁顧況喜其咸陽原上草詩云:「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余以爲不若劉長卿「春入燒痕靑」之句,語簡而意盡。

花冥冥[编辑]

元微之憶雲之詩云:「奇樹花冥冥。」蓋本詩「樹攪離思花冥冥」醉歌行也。而韋蘇州亦有「冥冥花正開」長安遇馮著,「東方欲曙花冥冥」聽鶯曲之句。

「但令在舍相對貧」[编辑]

王建遠將歸云:「但令在舍相對貧,不向天涯金遶身。」戎昱長安秋夕詩云:「遠客歸去來,在家貧亦好。」蓋用語耳。德宗建中時人;文宗太和中人。

「桃花亂落如紅雨」[编辑]

李長吉有「桃花亂落如紅雨」將進酒之句,以此名世。余觀劉禹錫詩云:「花枝滿空迷處所,搖落繁英墜紅雨。」百舌吟同出一時,決非相爲剽竊。

「目極千里傷春心」[编辑]

陸士衡樂府:「遊客春芳林,春芳傷客心。」杜子美:「花近髙樓傷客心。」登樓皆本屈原:「目極千里傷春心。」招魂

「漁梁渡頭爭渡喧」[编辑]

岑參巴南舟中夜書事詩云:「渡口欲黃昏,歸人爭渡喧。」蓋用孟浩然詩耳。浩然夜歸鹿門寺歌云:「山寺鳴鐘晝已昏,漁梁渡頭爭渡喧。」

「多病故人疎」[编辑]

包佶嶺下臥疾,寄劉長卿詩云:「唯有貧兼病,能令親愛疎。」蓋用孟浩然「多病故人疎」歳暮歸南山杜子美「故知貧病人須棄,能使韋郎跡也疎。」投簡梓州幕府兼簡韋十郎官

「船如天上坐,人似鏡中行」[编辑]

潘子眞詩話云:「山谷言:『船如天上坐,人似鏡中行』;又『人疑天上坐,魚似鏡中懸。』沈雲卿詩也釣竿篇杜子美詩云,『春水船如天上坐』,祖述雲卿之語也,繼之以『老年花似霧中看』小寒食舟中作,蓋觸類而長之。」余以雲卿之詩,蓋源於王逸少鏡湖詩所謂「山陰路上行,如在鏡中遊」之句。然李白入靑溪山詩亦云:「人行明鏡中,鳥度牀風裏。」雖有所襲,然語益工也。

「鶯語丁寧」[编辑]

楊巨源早春詩云:「馬蹄經歴應須遍,鶯語丁寧已怪遲。」蓋效法子美所謂:「莫遣花開深造次,便教鶯語太丁寧。」絶句漫興九首其一

「幾處笙歌幾處愁」[编辑]

章孝標八月詩云:「徙倚仙居繞翠樓,分明宮漏靜兼秋。長安夜夜家家月,幾處笙歌幾處愁。」裴交泰長門怨詩云:「自閉長門經幾秋,羅衣濕盡淚還流。一種蛾眉明月夜,南宮歌管北宮愁。」與前詩絶相類。

「穀雨杏花稀」[编辑]

李嘉祐春思詩:「清明桑葉少,穀雨杏花稀。」乃悟周朴詩:「曉來山鳥鬧,雨過杏花稀。」

「未臘山梅樹樹花」[编辑]

杜牧之詩:「經冬野菜靑靑色,未臘山梅樹樹花。」許渾詩:「未臘梅先實,經春草自薰。」歳暮自廣江至新興往復中題峽山寺四首其一雖用意,然終不能及也。

「授圖黃石老,學劔白猿翁」[编辑]

潘子眞詩話云:「杜牧之題李西平宅云:『授圖黃石老,學劔白猿翁[1]。』庾信宇文盛墓誌所謂:『授圖黃石,不無師表;學劔白猿,遂傳風旨。』」然余讀李太白贈宋中丞詩云:「白猿慙劔術,黃石借兵符。」則太白亦甞用之矣。

「還山弄明月」[编辑]

東坡虔州八境圖:「囘峯亂嶂鬱參差,雲外髙人世得知。誰向空中弄明月,山中木客解吟詩。」徐鼎臣搜神記云:「鄱陽山中有木客,秦時采木者。食木實,遂得不絶,時就民間飲酒。爲詩一章云:『酒盡君莫沾,壺傾我當發。城市多囂塵,還山弄明月。』」東坡蓋用此也。然劉長卿龍門八詠·其七·渡水詩云:「日暮下山來,千山暮鐘發。不如波上棹,還弄山中月。伊水連白雲,東南遠明滅。」乃知「還山弄明月」,人已言之矣。

退之全用列子[编辑]

韓退之雜説云:「昔之聖人,其首有若牛者,其形有若蛇者,其喙有若鳥者,其貌有若蒙倛[2]者。彼皆貌似而心不同焉。可謂之非人耶?有平脅曼膚,顏如渥丹,美而很者。其面則人,其心則禽獸。又烏可謂之人耶?」余按,列子稱「包犧氏女媧氏神農氏夏后氏,蛇身人面,牛首虎鼻。此有非人之狀,而有大聖之德。魯威楚穆,狀貌七竅,皆同於人,而有禽獸之心。而衆人守一以求至智,未可幾也。」[3]乃知退之全用此文。

愁殺人[编辑]

朱放送魏校書詩云:「長恨江南足別離,幾囘相送復相隨。楊花撩亂撲流水,愁殺行人知不知。」李益隋堤詩云:「碧水東流無限春,家宮苑已成塵。行人莫上長堤望,吹起楊花愁殺人。」蓋學也,然二詩皆佳。

詠婦人多以歌舞爲稱[编辑]

古今詩人詠婦人者,多以歌舞爲稱。梁元帝妓應令詩云:「歌聲隨澗響,舞影向池生。」劉孝綽看妓詩云:「燕姬能妙舞,鄭女愛清歌。」北齊蕭放冬夜對妓詩云:「歌還團扇後,舞出妓行前。」弘執恭觀妓詩云:「合舞俱囘雪,分歌共落塵。」陰鏗侯司空宅詠妓詩云:「鶯啼歌扇後,花落舞衫前。」劉刪亦云:「山邊歌落日,池上舞前溪。」侯司空第山園詠妓庾信和趙王看妓詩云:「緑珠歌扇薄,飛燕舞衫長。」江總看妓詩云:「並歌時轉黛,息舞暫分香。」盧思道夜聞隣妓詩云:「怨歌聲易斷,妙舞態難雙。」李元操春園聽妓詩云:「紅樹搖歌扇,緑珠飄舞衣。」釋法宣觀妓詩云:「舞袖風前舉,歌聲扇後嬌。」王績詠妓詩云:「早時歌扇薄,今日舞衫長。」劉希夷春日閨人詩云:「池月憐歌扇,山雲愛舞衣。」以「歌」對「舞」者七,以「歌扇」對「舞衣」者亦七。雖相沿以起,然詳味之,自有工拙也。杜子美取以爲艶曲云:「江清歌扇底,野曠舞衣前。」數陪李梓州泛江,有女樂在諸舫,戲爲艶曲二首贈李其一

「花應解笑人」、「無窮事」、「有限身」[编辑]

李敬方歡醉詩云:「不向花前醉,花應解笑人。只應連夜雨,又過一年春。日月無窮事,區區有限身。若非杯酒裏,何以寄天眞。」杜子美絶句云:「二月已破三月來,漸老逢春能幾囘。莫悲身外無窮事,且盡生前有限杯。」絶句漫興九首其四二詩雖相沿,而則尤工者也。世所傳「相逢不飲空歸去,洞口桃花也笑人」之句,蓋出於敬方云。

「洞房懸月影,髙枕聽江流」[编辑]

張説深度驛詩云:「洞房懸月影,髙枕聽江流。」杜子美用其意,見於客夜篇云:「入簾殘月影,髙枕遠江聲。」

「鷄三號」[编辑]

韓退之詩:「鷄三號,更五點。」東方未明蓋鷄必三號而後天曉耳。故杜子美詩亦云:「紀德名標五,初鳴度必三。」

「獨鵲裊庭柯」[编辑]

內翰希白晝景詩:「雙蜻上簾額,獨鵲裊庭柯。」「裊」字最其所用意處也。然韋蘇州聽鶯曲云:「有時斷續聽不了,飛去花枝猶裊裊。」趙嘏詩云:「語風雙燕立,嫋裊百勞飛。」已先用。張文潛亦有「啄雀踏枝飛尚裊」之句和卽事

「兩蝸角」[编辑]

白樂天云:「相爭兩蝸角,所得一牛毛。」勸酒十四首·不如來飲酒七首其七後之使蝸角事悉稽之,而偶對各有所長。呂吉甫云:「南北戰爭蝸兩角,古今興廢貉同丘。」山谷云:「千里追奔兩蝸角,百年得意大槐宮。」元豐癸亥,經行石潭寺,見舊和栖蟾詩,甚可笑。因削柎滅藁,別和一章又云:「功名富貴兩蝸角,險阻艱難一酒杯。」喜太守畢朝散致政洪龜父云:「一朝厭蝸角,萬里騎鯨背。」梅仙觀

「誰謂天地寬」[编辑]

孟東野:「出門如有礙,誰謂天地寬。」贈別崔純亮呉處厚以渠器量褊窄,言乃爾。余以東野取法杜子美「毎愁悔吝生,如覺天地窄」之句送李校書二十六韻

韓退之春雪[编辑]

韓退之春雪詩:「拂花輕尚起,落地暖初消。」秦韜玉詩云:「片纔落地輕輕陷,力不禁風旋旋消。」王定民詩:「天邊密勢來猶濕,地上微和積易消。」

「耕田欲雨刈欲晴,去得順風來者怨」[编辑]

東坡泗州僧伽塔詩:「耕田欲雨刈欲晴,去得順風來者怨。若使人人禱輒應,造物應須日千變。」張文潛用其意,別爲一詩云:「南風霏霏麥花落,豆田漠漠初垂角。山邊半夜一犁雨,田父髙歌待收獲。雨多瀟瀟蠶簇寒,蠶婦低眉憂繭單。人生多求復多怨,天公供爾良獨難。」有感三首其三

「天北極」、「殿中間」[编辑]

王直方詩話徐師川紫宸早朝詩內一聨云:「黃氣遠臨天北極,紫宸位在殿中央。」以余觀之,迺全是杜子美「玉几猶來天北極,朱衣只在殿中間」一聨也。

「飛鳥外」、「夕陽西」[编辑]

張文潛詩云:「新月已生飛鳥外,落霞更在夕陽西。」和周廉彥蓋用郎土元送楊中丞和番詩耳。詩云:「河源飛鳥外,雪嶺大荒西。」

韓退之喜雪[编辑]

韓退之喜雪獻裴尚書詩云:「喜深將策試,驚密仰簷窺。」又云:「氣嚴當酒暖,灑密聽窗知。」荊公全用以爲一聨云:「借問火城將策試,何如雪屋聽窗知。」次韻酬府推仲通學士雪中見寄

一樹髙花明遠村[编辑]

「田家汩汩流水渾,一樹髙花明遠村。雲意不知殘照好,欲將微雨送黃昏。」鄭毅夫詩也田家。「春陰垂野草靑靑,時有幽花一樹明。晩泊孤舟古祠下,滿川風雨看潮生。」蘇子美詩也淮中晩泊犢頭。第二句相類,然皆清絶可愛。

「石燕」、「泥龍」[编辑]

庾信喜晴詩:「已歡無石燕[4],彌欲棄泥龍。」又初晴詩云:「燕燥還爲石,龍殘更是泥。」此意凡兩用,然前一聨不及後一聨也。乃知杜子美「紅豆啄餘鸚鵡粒,碧梧棲老鳳凰枝」斡旋句法所本。

「春風自是人間客」[编辑]

侯鯖録載:「裕陵晏叔原與鄭介夫絶句云:『小白長紅又滿枝,築毬塲外獨支頤。春風自是人間客,主管繁花得幾時。』」[5]山谷少時有感春詩云:「風光不長妍,如客暫時寓。」則山谷已道之矣。

「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教人恨五更風」[编辑]

陳輔之詩話荊公王建宮詞:「樹頭樹底覓殘紅,一片西飛一片東。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教人恨五更風。」韓子蒼反其意,而作詩送葛亞卿曰:「劉郎底事去匆匆,花有深情只暫紅。弱質未應貪結子,細思須恨五更風。」

詠叔孫通詩[编辑]

宋景文詠叔孫通詩云:「馬上功成不喜文,叔孫綿蕝[6]強經綸。諸君可笑貪君賜,便許當時作聖人。」王逢原詠叔孫通亦用此意云:「弟子由來亦未純,異時得失亦頻頻。一官所買知多少,便議先生作聖人。」其用意正同。今荊公集亦載詩,非也。

「魚遺子」、「鹿引麛」[编辑]

呉子華詩云:「暖漾魚遺子,晴遊鹿引麛。」西昌新亭乃悟山谷詩「河天月暈魚分子,桐葉風微鹿養茸」夏日夢伯兄寄江南所自。

「鱸肥人鱠玉,柑熟客分金」[编辑]

蘇子美詩:「笠澤鱸肥人鱠玉,洞庭柑熟客分金。」按,此宋蔣遂翁望太湖呂吉甫詩:「魚出清波庖鱠玉,菊含寒露酒浮金。」勝於,蓋「人」、「客」兩字雖無亦可。

「姬人薦初醞,幼子問殘疾」[编辑]

江總衡州九日詩:「姬人薦初醞,幼子問殘疾。」故杜子美取其意以爲遣悶云:「老妻憂坐痹,幼女問頭風。」

傀儡[编辑]

梁鍠詠木老人詩:「刻木牽絲作老翁,鷄皮鶴髮與眞同。須臾弄罷寂無事,還似人生一世中。」開天傳信記稱明皇還蜀,甞以爲誦,而非明皇所作也。觀山谷詩:「世間盡被鬼神誤,看取人間傀儡棚。煩惱自無安腳處,從他鼓笛弄浮生。」題前定録贈李伯牖二首其二蓋用鍠意也。

「鳥歸花影動,魚沒浪痕圓」[编辑]

前輩好稱僧悟清「鳥歸花影動,魚沒浪痕圓」,以爲句意皆新。然余讀沈君攸臨水詩云:「花落圓紋出,風急細流翻」,乃知「魚沒浪痕圓」所自。

「鷓鴣飛上越王臺[编辑]

竇鞏南遊感興詩:「傷心欲問當時事,惟見江流去不囘。日暮東風春草緑,鷓鴣飛上越王臺。」蓋用李太白覽古詩意也。李云:「越王句踐歸,義士還家盡錦衣。宮女如花滿春殿,只今惟有鷓鴣飛。」

「可人惟有秦淮月,出沒娟娟波浪中」[编辑]

參寥詩:「可人惟有秦淮月,出沒娟娟波浪中。」《次韻少游學士送龔深之往金陵見王荊公》其三東坡送蜀僧詩:「當時半破峨嵋月,還在平羌江水中。」二意偶同,而東坡乃用李白詩。

「禪心竟不起」[编辑]

皎然荅李季蘭詩云:「天女來相試,將花欲染衣。禪心竟不起,還捧舊花歸。」乃悟參寥荅杭妓詩:「禪心已作沾泥絮,肯逐東風上下狂。」

「隔花催喚打魚人」[编辑]

劉貢父詩話花蕊夫人宮詞云:「廚船進食蔟時新,列坐無非侍從臣。日午殿頭宣索鱠,隔花催喚打魚人。」余觀王建宮詞云:「御廚進食索時新,毎到花開卽苦春。白日臥多嬌似病,隔簾教喚女醫人。」不惟第一句同,而末章詞意,皆相縁以起也。

「髙懷猶有故人知」[编辑]

陳無已山谷草書絶句:「當年闕里與論詩,歳晩河山斷夢思。妙質不爲平世用,髙懷猶有故人知。」末後兩句,乃合荊公思王逢原詩:「妙質不爲平世得,微言但有故人知。」

「成梟而牟呼五白」[编辑]

杜子美今夕行:「憑陵大叫呼五白,袒跣不肯成梟盧。」學者謂劉毅劉裕東府摴蒲事。雖用此,然屈原招魂已甞云:「成梟而牟呼五白。」

寒食疾風甚雨[编辑]

荊楚歳時記:「去冬至一百五日,卽有疾風甚雨,謂之寒食。」王君玉詩:「疾風甚雨靑春老,瘦馬疲牛緑野深。」頃又見周知微詩稿云:「疾風甚雨悲遊子,峻嶺崇山非故鄕。」張文潛詩云:「荒山野水非吾土,寒食清明似去年。」寒食日作二首其一

萬年枝[编辑]

上官儀詠雪詩:「幸因千里鴈,還繞萬年枝。」謝玄暉中書省詩:「風動萬年枝。」晏元獻詩:「萬年枝上凝煙動,百子池邊瑞日長。」盧多遜新月詩:「太液池邊看月時,好風吹動萬年枝。」王維史館山池云:「春池百子內,芳樹萬年餘。」皆用此也。萬年枝,江左謂之冬靑,惟禁中則否。韓子蒼冬靑詩云:「離宮見爾近天墀,雨露常私養種時。惆帳一株嵐霧裏,無人識是萬年枝。」百子池,見西京雜記:「戚夫人髙祖,七月七日臨百子池。」[7]何晏景福殿賦:「綴以萬年。」注引宮闕銘曰:「華林園萬年樹十四株。」

「問花花不語」[编辑]

東坡吉祥寺賞花,寄陳述古詩云:「仙花不用剪刀裁,國色初酣卯酒來。太守問花花不語,爲誰零落爲誰開。」南部新書嚴惲詩:「春光冉冉歸何處,更向花前把一杯。盡日問花花不語,爲誰零落爲誰開。」[8]東坡全用此兩句也。子重,能詩,與杜牧善。

「夢中夢」、「身外身」[编辑]

山谷甞自賛其眞曰:「似僧有發,似俗無塵。作夢中夢,見身外身。」蓋亦取詩僧澹白寫眞詩耳。澹白云:「已覺夢中夢,還同身外身。……堪歎余兼爾,俱爲未了人。」

「兩山排闥送靑來」[编辑]

荊公詩云:「一水護田將緑繞,兩山排闥送靑來。」蓋本五代沈彬詩:「地隈一水巡城轉,天約群山附郭來。」獻李昪山水圖詩又本許渾「山形朝闕去,河勢抱關來」之句行次潼關題驛後軒

太液、披香[编辑]

西清詩話荊公賞花釣魚詩:「披香殿上留朱輦,太液池邊送玉杯。」都下翌日競以公用柳耆卿詞「太液波翻,披香簾捲」之語醉蓬萊[9]。余讀上官儀初春詩:「歩輦出披香,清歌臨太液。」乃知上官儀已甞對之,豈始耆卿耶?庾信賦:「宜春苑中春已歸,披香殿裏作春衣。」長安宜春宮,此又以「宜春」對「披香」矣。

謝惠含桃謝惠茶[编辑]

韓致光昭宗時以翰林承旨謫表。道湖南謝人惠含桃詩末章云:「金鑾歳歳長宣賜,忍淚看天憶帝都。」自注云:「毎歳初進之後,先宣賜學士。」韓子蒼謝人惠茶云:「白髮前朝舊史官,風爐煑茗暮江寒。蒼龍不復從天下,拭淚看君小鳳團。」自注云:「史官月賜龍團。」意雖本致光而語工。

門雀屋烏、宣室茂陵[编辑]

張天覺旣相,謝表有云:「十年去國,門前之雀可羅;一日歸朝,屋上之烏亦好。」徽宗親題於所御扇。然丁晉公詩固甞云「屋可占烏曾貴仕,門堪羅雀稱衰翁」矣。王元之黃州上任謝表云:「宣室鬼神之問,敢望生還;茂陵封禪之書,已期身後。」亦出於杜子美「竟無宣室召,徒有茂陵求」之語過故斛斯校書莊二首其一。前輩不以爲嫌者,蓋文勢事情,自須如此也。

「相望落落如晨星」[编辑]

王直方詩話謂:「東坡送李公擇云:『有如長庚月,到曉不收明。』贈參寥云;『故人各在天一角,相望落落如晨星。』任師中挽詞云:『相看半作晨星沒,可憐太白與殘月。』而黃門送退翁守懷安亦云:『我懷同門客,勢若曉天星。』其後學者,尤多用此。」以上皆説。余按,古樂府:「兩頭纎纎月初生,半白半黑眼中睛。腷腷膊膊鷄初鳴,磊磊落落向曙星。」故劉夢得韋處厚集序亦云:「古今相望,落落然如騎星辰。」乃知二所用,本古樂府。豈直方忘之耶?

「猿啼三聲淚沾衣」[编辑]

川峽記行者歌曰:「東三峽猿鳴悲,猿啼三聲淚沾衣。」故古樂府有「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蕭詮夜猿啼詩斷章云:「別有三聲淚,沾裳竟不窮。」故子美詩:「聽猿實下三聲淚。」秋興八首其二

「身輕一鳥過」[编辑]

歐陽文忠公詩話:「陳公時得杜集,至都尉『身輕一鳥』,下脫一字。數客補之,各云『疾』、『落』、『起』、『下』,終莫能定。後得善本,乃是『過』字。」其後東坡詩「如觀老杜飛鳥句,脫字欲補知無縁」僕曩於長安陳漢卿家,見呉道子畫佛,碎爛可惜。其後十餘年,復見之於鮮于子駿家,則已裝背完好。子駿以見遺,作詩謝之山谷詩「百年靑天過鳥翼」新涼示同學東坡詩「百年同過鳥」;皆從而效之也。余見張景陽詩云:「人生瀛海內,忽如鳥過目。」雜詩十首其二則知老杜蓋取諸此。況又有貽柳少府詩:「餘生如過鳥。」又云:「愁窺髙鳥過。」悲秋景陽之詩,梁氏取以入贈驥子詩,「熟精文選理」,則其所取,亦自有本矣。如贈韋左丞詩,皆倣鮑明遠東武吟:「主人且勿喧,賤子歌一言。」然古詠香爐詩:「四座且勿喧,願聽歌一言。」

「牛帶寒鴉過別村」[编辑]

張芸叟詩:「夕陽牛背無人臥,帶得寒鴉兩兩歸。」與東坡所記蘇叔黨詩:「葉隨流水歸何處,牛帶寒鴉過別村」按,叔黨東坡第三子也,此東坡長子蘇伯達,與詩相類。

「學詩比登仙,金膏換凡骨」[编辑]

鮑愼由答潘見素詩云:「學詩比登仙,金膏換凡骨。」蓋用陳無己答秦少章:「學詩如學仙,時至骨自換」之句。

「水從樓前來,中有美人淚」[编辑]

晁元忠西歸詩:「安得龍山潮,駕囘安河水。水從樓前來,中有美人淚。」山谷和答云:「熱避惡木陰,渇辭盜泉水。曾囘勝母車,不落抱玉淚。晁氏猛虎行,皦皦壮士意,人生髙唐觀,有情何能巳。」次韻晁元忠西歸十首其六韓子蒼取其意以代葛亞卿作詩云:「君住江濱起柁樓,妾居海角送潮頭。潮中有妾相思淚,流到樓前更不流。」十絶爲亞卿作其五孫叔向經昭應溫泉云詩:「一道泉流繞御溝,先皇曾向此中遊。雖然水是無情物,也到宮前咽不流。」子蒼末句,乃用語。

「到海止十里,過山應萬重」[编辑]

靑箱雜記謂:「寇萊公少時,有詩送人云:『到海止十里,過山應萬重。』遂兆晩年之讖。」[10]余以爲非是,蓋萊公于武陵詩耳。別故人云:「過水千里,到山幾重。」然國史·萊公本傳乃云:「雷州,吏以圖經獻。視其四至,云:『東南門至海岸十里。』恍然曰:『吾少時有云:「到海祇十里,過山應萬重。」豈偶然耶?』」所載與靑箱雜記不同。

金鴨無煙卻有香[编辑]

秦少章詩:「燭花漸暗人初睡,金鴨無煙卻有香。」和王直方夜坐魏道輔詩:「博山燒沉水,煙盡氣不滅。日墓白門前,楊花散成雪。」與少章詩意同。

友于[编辑]

洪駒父詩話謂:「世以兄弟爲友于,子姓爲貽厥,歇後語也。杜子美詩云:『山鳥山花皆友于。』子美未能免俗,何耶?」予以爲不然。按,南史:「劉湛友于素篤。」北史:「李謐事兄,盡友于之誠。」故陶淵明詩云:「一欣侍溫顏,再喜見友于。」庚子歳五月中從都還阻風於規林二首其一子美蓋有所本耳。子美上太常張卿詩亦云:「友于皆挺拔。」

橫陳[编辑]

荊公詩:「日髙靑女尚橫陳」紅梨,「潮囘洲渚得橫陳」清涼寺白雲菴。「橫陳」二字,首見楞嚴經宋玉諷賦。前輩以用「橫陳」始於荊公,非也。陸龜蒙薔薇詩云:「倚牆當戸自橫陳,致得貧家似不貧。」沈約夢見美人詩云:「立望復橫陳,忽覺非在側。」見玉臺新詠

「據槁梧」[编辑]

荊公詩:「各據槁梧同不寐,偶然聞雨落階除。」示公佐李嘉祐詩:「據梧聽好鳥,行藥寄名花。」奉和杜相公長興新宅卽事呈元相公莊子:「據槁梧而暝。」

崔護[编辑]

獨孤及和贈遠詩云:「憶得去年春風至,中庭桃李映瑣窗。美人瑟瑟對芳樹,玉顏亭亭與花雙。今年新花如舊時,去年美人不在茲。借問離居恨深淺,祗應獨有庭花知。」此詩與崔護詩意無異。

「幾度雨來成惡熱,一番風過有新涼」[编辑]

李太白詩云:「幾度雨來成惡熱,一番風過有新涼。」劉莘老劉跂,字斯立龍山寺詩亦云:「急雨欲來先暑氣,涼風已過卻秋聲。」詩意雖同,然皆佳句。

「靑裙玉面初相識」[编辑]

陳去非茶花詩後兩句云:「靑裙白面初相識,九月茶花滿路開。」蓋用白樂天江岸梨花詩意:「梨花有思縁和葉,一樹江頭惱殺君。最似孀閨少年婦,白粧素袖碧紗裙。」

手滑[编辑]

蘇子由龍川別志:「慶暦中,劫盜張海將過髙郵,知軍姚仲約度不能禦。喩軍中富民,出金帛,市牛酒,使人迎勞,且厚遺之。悅徑去,不爲暴。富鄭公議欲誅仲約范文正欲宥之。爭於上前,仁宗從之。富公慍曰:『方今患法不舉,而多方沮之,何以整衆?』范公密告之曰:『祖宗以來,未甞輕殺臣下。此盛德事,奈何欲輕壞之?且吾與公在此,同僚之間,同心者有幾?雖上意亦未知所定也,而輕導人主以誅戮臣下。他日手滑,雖吾輩亦未敢自保也。』富公終不以爲然。及二公跡不安,范公出按陝西富公出按河北范公因自乞守邊。富公河北還,及國門,不許入。未測朝廷意,比夜彷徨不能寐,遶牀歎曰:『范六丈,聖人也。』」[11]余考資治通鑑:「唐武宗劉宏逸薛季棱死,又遣使就潭州楊嗣復李玨杜悰奔馬而見李德裕曰:『天子少年新卽位,茲事不宜手滑。』德裕因與崔珙崔鄲陳夷行三上奏,乃釋之。」[12]乃知范公所言者,楊嗣復等公案耳。世有肆行胸臆者,多以紙上語爲不足用。以今觀之,是否益可見矣。

覩木興歎[编辑]

魏文帝柳賦:「在余年之二七,植斯柳乎中庭。始圍寸而髙尺,今連拱而九成。」桓溫北伐,經金城,見爲琅琊時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乃知覩木而興歎,代有之矣。按,廣人物志載:「蘇頲年五歳,裴談過其父。試誦庾信枯樹賦,題避『談』字,易其韻曰:『昔年移柳,依依漢陰。今看搖落,淒愴江潯。樹猶如此,人何以任?』」文忠公詩云:「人昔共遊今孰在,樹猶如此我何堪?」去思堂手植雙柳今已成陰因而有感荊公詩:「道人北山來,問松我東岡。舉手指屋脊,云今如許長。」道人北山來劉斯立詩云:「麥壟漫漫宿藁黃,新苗寸寸未禁霜。手中馬箠餘三尺,想見歸時如許長。」意皆相沿以生也。

金谷樓危到地香」[编辑]

前輩稱宋莒公賦落花詩,其警句有「臯佩冷臨江失,金谷樓危到地香」之句。蓋本於張泌惜花詩:「看多記得傷心事,金谷樓前委地時。」其弟景文公同賦云:「將飛更作囘風舞,已落猶成半面粧。」亦本於李賀殘絲曲云:「落花起作囘風舞,楡莢相催不知數。」

「春在先生杖屨中」[编辑]

西清詩話周邦彥祝壽詩:「化行貢山川外,人在周公禮樂中。」[13]余以爲此乃模寫東坡刁景純藏春塢詩:「年拋造物陶甄外,春在先生杖屨中」是也。

「小雨斑斑」[编辑]

文忠公詩:「小雨斑斑作燕泥。」東坡詩:「小雨斑斑未作泥。」山谷詩:「潤花小雨斑斑。」子瞻繼和復答二首其二

一意兩用[编辑]

樂天:「自從苦學空門法,鎖盡平生種種心。唯有詩魔降未得,毎逢風月一閒吟。」閒吟又云:「人各有一癖,我癖在章句。萬縁皆已銷,此病獨未去。」此意凡兩用也。太白:「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下獨酌四首其一又云:「獨酌勸孤影。」獨酌此意亦兩用也。然太白本取淵明「揮杯勸孤影」之句雜詩十二首其二

[编辑]

劉禹錫嘉話陳標蜀葵詩:「能共牡丹爭幾許,得人憎處只縁多。」雜俎載:「貞元中,牡丹已多。柳渾詩言:『近來無奈牡丹何,數十千錢買一窠。今朝始得分明見,也共戎葵較幾多。』」二詩意相似。

「屋簷斜入一枝低」[编辑]

張謂詩:「櫻桃解結垂簷子,楊柳能低入戸枝。」春園家宴乃悟林和靖詩「屋簷斜入一枝低」之句所本。

「秋去暑無權」[编辑]

張文潛明道雜志記一詩云:「秋去暑無權。」[14]以爲意新而韻工。予見邵堯夫云:「春陽得權故多旱,秋陰得權故多雨。」

「醉鄕間處日月,鳥語花間管絃」[编辑]

蔡絛西清詩話云:「黃魯直宜州,謂其兄元明曰:『庭堅筆老矣,始悟抉章摘句爲難。要當於古人不到處留意,乃能聲出衆上。』元明問其然,曰:『庭堅六言近詩:「醉鄕間處日月,鳥語花間管絃」是也。』此優入詩家藩閫,宜其名世如此。」以上皆語。余按,此説出於魯直,是否雖未敢必,然上句本於皇甫松「醉鄕日月發」之意,下句本於崔湜應制詩:「庭際花飛錦繡合,枝間鳥囀管絃同。」

「門外緑楊春繫馬,牀前紅燭夜呼盧」[编辑]

晏叔原長短句云:「戸外緑楊春繫馬,牀前紅燭夜呼盧。」浣溪沙蓋用樂府水調歌云:「門外碧潭春洗馬,樓前紅燭夜迎人。」然叔原之辭甚工。

「雲破月來花弄影」[编辑]

張子野長短句,「雲破月來花弄影」天仙子,往往以爲古今絶唱。然予讀古樂府劉瑤暗別離云:「朱絃暗斷不見人,風動花枝月中影。」意子野本此。

應聲蟲[编辑]

陳正敏遯齋閒覽載:「楊勔中年得異疾,毎發言應答,腹中有小聲效之。數年間,其聲寢大。有道士見而驚曰:『此應聲蟲也。久不治,延及妻子。宜讀本草,遇蟲不應者,當取服之。』如言,讀至雷丸。蟲忽無聲。乃頓餌數粒,遂愈。正敏其後至長汀,遇一丐者,亦有是疾,環而觀者甚衆。因教之使服雷丸,丐者謝曰:『某貧,無他技,所以求衣食於人者,唯藉此耳。』」以上皆所記。予讀張鷟朝野僉載云:「洛州有士人患應病,語卽喉中應之。以問善醫張文仲經夜思之,乃得一法,卽取本草令讀之,皆應,至其所畏者,卽不言。仲乃録,取藥合和爲丸,服之,應時而止。」乃知古有是事。

草忘憂、花含笑[编辑]

冷齋夜話云:「丁晉公『草解忘憂憂底事,花能含笑笑何人』山居不若東坡『花如識面長含笑,鳥不知名時自呼。』」[15]詩本取徐振詩:「花憶所爲猶自笑,草知無道更應荒。」毛詩:「焉得諼草。」釋者以諼草可以解人之憂耳。今詩乃以「草憂底事」,何邪?然善論詩者,不當如此。

「囘眸一笑百媚生」[编辑]

白樂天長恨歌云:「囘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蓋用李太白應制清平樂詞云:「女伴莫話孤眠,六宮羅綺三千。一笑皆生百媚,宸遊教在誰邊。」

「身事未知何日了」[编辑]

近時稱陳去非詩:「案上簿書何日了,樓頭風月又秋來」之句。或者曰:「此東坡『官事無窮何日了,菊花有信不吾欺』耳。」予以爲本羅鄴仆射陂晩望詩:「身事未知何日了,馬蹄唯覺到秋忙。」

舜不窮其民論[编辑]

元祐中,省試舜不窮其民論劉棠召美首選。其警句云:「以淫虐窮,以貪殘窮,以監謗窮,戰國以侵伐窮,秦皇以督責窮,漢武以奢侈窮,劉石窮,以巡幸窮,明皇以隱戸剩田窮,德宗以間架稅屋窮。」東坡見之,大加歎賞。以其不類時文,因以「窮」呼之。然予以劉召美此意,本孫樵耳。孫樵與賈秀才書云:「揚雄法言太玄窮,元結浯溪碣窮,拾遺以感遇詩窮,王勃宣尼廟碑窮,玉川子月蝕詩窮,杜甫李白王江寧,皆相望於窮者也。」

「望斗氣沈龍已化,置芻人去榻猶懸」[编辑]

豫章事實,王勃序之詳矣。題詠此邦者,往往采之。晏元獻云:「望斗氣沈龍已化,置芻人去榻猶懸。」陶邕州云:「劔待張華時已晩,榻延徐孺禮應疎。」此二聯全是「龍光射牛斗之墟,徐孺陳蕃之榻」也。宋綬公垂云:「江涵帝子翬飛閣,山際眞君鶴馭天。」不襲陳跡,甚可嘉也。

「處事無心覺累輕」[编辑]

東萊先生呂居仁詩云:「忍窮有味知詩進,處事無心覺累輕。」試院中呈工曹惠子澤教授張彦實李成季昭玘甞云:「靜疑多事非求福,老覺無心勝攝生。」北園書事三首其三二詩雖相似,然皆佳作也。

「春水碧於天」[编辑]

溫庭筠樂府:「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按,此韋端己菩薩蠻皮日休松陵集詩云:「漢水碧於天,南廓然秀。」魯望讀〈襄陽耆舊傳〉見贈五百言過褒。庸材靡有稱是,然襄陽曩事歴歴在目。夫〈耆舊傳〉所未載者,漢陽王則宗社元勳,孟浩然則文章大匠。予次而贊之,因而寄荅,亦詩人無言不詶之義也。次韻豫章取以作演雅云:「江南野水碧於天,中有白鷗閑似我。」

「蓬生麻中」[编辑]

荀卿曰:「蓬生麻中,不扶而直。蘭槐之根,是爲芷,其漸之滫。」蓋本於曾子制言曰:「蓬生麻中,不扶乃宜;白沙在泥,與之皆黑。」

「畜不吠之狗」[编辑]

東坡上神宗書曰:「養貓以待鼠,不可以無鼠而畜不捕之貓;畜狗以防姦,不可以無姦而畜不吠之狗。」蓋取北史·宋遊道傳:「楊遵彥曰:『譬之畜狗,本取其吠。今以數吠殺之,恐將來無復吠狗。』」

「開簾風動竹」[编辑]

李益竹窗聞風早發寄司空曙詩云:「微風驚暮坐,窗牖思悠哉。開門復動竹,疑是故人來。時滴枝上露,稍沾階上苔。幸當一入幌,爲拂緑琴埃。」異聞集·霍小玉傳作「開簾風動竹」。改一「風」字,遂失詩意。然此句乃襲樂府華山畿詞耳。詞云:「夜相思,風吹窗簾動,言是所歡來。」通典云:「江南以情人爲『歡』。」

「山流細沫擁浮花」[编辑]

沈君攸羽觴飛上苑云:「石徑斷絲闌蔓草,山流細沫擁浮花。」外史禱杌張蠙詩:「牆頭細雨垂纖草,水面囘風聚落花。」蓋本於耳。

「日暮碧雲合,佳人殊未來」[编辑]

江文通擬湯惠休詩云:「日暮碧雲合,佳人殊未來。」蓋用魏文帝秋胡行云:「朝與佳人期,日夕殊不來。」梁武帝鼓角橫吹曲云:「日落登雍臺,佳人殊未來。」沈約洛陽道云:「佳人殊未來,薄暮空徙倚。」二人所用,又襲也。人。

啼猿樹[编辑]

詩:「影著啼猿樹,魂飄結蜃樓。」第五弟豐獨在江左,近三四載寂無消息,覓使寄此二首其二蓋用盧照鄰巫山髙云:「莫辨啼猿樹,徒看神女雲。」

「時送紅梅一陣香」[编辑]

李方叔呉可小詩:「東風可是閒來往,時送紅梅一陣香。」呉可晩歩殊不知張芸叟酴醿詩亦云:「晩風亦自知人意,時去時來管送香。」

「谷口未斜日,數峯生夕陰」[编辑]

蔡絛西清詩話善權「谷口未斜日,數峯生夕陰」之句。然宋之問詩云:「日落西山陰,衆草起寒色。」題張老松樹權實取此。沈約登玄暢樓詩亦云:「雲生嶺乍黑,日下溪半陰。」宋景文公過行慶關詩云:「雲生全嶺失,日隱半崖陰。」全用詩也。庾肩吾詩云:「塵飛遠騎沒,日徙半峯寒。」賽漢髙廟同時人。

「臨清流而賦詩」[编辑]

陶淵明歸去來辭云:「登東臯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蓋用嵇叔夜琴賦云:「背長林,翳華芝。臨清流,賦新詩。」

「日月跳躑」[编辑]

元微之遣興云:「日月東西跳。」又云:「光陰本跳躑。」又答胡靈之詩序云:「日月跳躑,於今行二十年矣。」幾與退之「日月如跳丸」秋懷詩十一首其九大同小異也。杜牧之寄韓又云:「跳丸日月十經秋。」又送孟池云:「月於何處去,日於何處來?跳丸相趁走。」蓋用退之意。元微之憶遠曲云「水中書字無字痕」,白樂天新昌新居云「浮榮水畫字」,意又相類。

「海風吹不斷,江月照還空」[编辑]

顧況白樂天送友人原上草詩:「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乃是李太白瀑布詩:「海風吹不斷,江月照還空。」

堯舜性仁賦[编辑]

劉輝堯舜性仁賦,其警句曰:「靜而延年,獨髙五帝之壽;動而有勇,形爲四罪之誅。」蓋本於范正公堯舜率天下以仁賦:「內睦九族,善鄰之志咸和;外黜四凶,有勇之風遐振。」

「滿地江湖春入望,連天水爭流」[编辑]

徐師川陪李泰發登洪川南樓詩云:「十年不復上南樓,直爲干戈作遠遊。滿地江湖春入望,連天水爭流。靑雲聊爾居金馬,紫氣還應射斗牛。公是主人身是客,舉觴登望得無愁。」劉長卿和樊使君登潤州城樓詩云:「山城迢遞敞髙樓,露冕吹鐃居上頭。春草連天隨北望,夕陽浮水共東流;江田漠漠全地,野樹蒼蒼故楚州王粲尚爲南郡客,別來何處更銷憂。」之詩絶類長卿,其間一聯,如出一手也。然宋仲安放船下湖口詩云:「此地側身徒北望,餘生乘興復東流。」乃是全用詩也。

韓退之學文而及道」[编辑]

程正叔云:「韓退之晩年所爲文,所得甚多。學本是修德,有德然後有言。退之卻是倒學了。因學文求所未至,遂亦有所得。」然此意本呉子經耳。子經法語曰:「古之人好道而及文,韓退之學文而及道。」子經孝宗歐陽文忠公甞有詩送呉生者也。荊公與之論文甚著。臨川人。

「衰顏紅易借,髮短白難遮」[编辑]

程文簡公飲酒載花詩云:「衰顏紅易借,髮短白難遮。」乃知陳無己「髮短愁催白,顏衰酒借紅」除夜對酒贈少章,蓋本諸此。

定命論[编辑]

東陽胡百能跋邵德升分定録云:「先君甞言:人生所享厚薄,各有定分。世有以智力取者,自謂己能,徃徃不顧名義。殊不知皆其分所固有,初不可毫末加也。所可加者,徒得小人之名而不悟,悲夫。百能佩服斯訓,未甞不以語朋舊也。」以上皆胡百能説。予按,顧凱之常以爲人稟命有定分,非智力所移。唯應恭己守道,信天任運;而暗者不達,妄意僥幸。徒虧雅道,無關得喪。乃以其意,命弟子原著定命論以釋之。乃知所説,凱之之意也。

「此心安處,便是吾鄕」[编辑]

東坡定風波序云:「王定國歌兒曰柔奴,姓宇文氏定國南遷歸,余問:『廣南風土,應是不好?』對曰:『此心安處,便是吾鄕。』」因用其語綴詞云:「試問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鄕。」余以此語本出於白樂天東坡偶忘之耳。吾土詩云:「身心安處爲吾土,豈限長安洛陽。」又出城留別詩云:「我生本無鄕,心安是歸處。」又重題詩云:「心泰身寧是歸處,故鄕獨可在長安。」又種桃杏詩云:「無論海角與天涯,大抵心安卽是家。」

「天際識歸舟」[编辑]

王僧孺中川長望詩云:「岸際樹難辨,雲中鳥易識。」蓋全用謝玄暉「天際識歸舟,雲中辨江樹。」而不及也。梁元帝詩云:「遠村雲裏出,遙船天際歸。」出江陵縣還詩二首其一亦效玄暉,而遠勝僧孺

「庭草無人隨意緑」[编辑]

劉餗隋唐嘉話載:「隋煬帝燕歌行,群臣皆以爲莫及。王胄獨不下帝,因此被害。而帝誦其句云『「庭草無人隨意緑」,能復道邪!』」然予讀庾信蕩子賦曰:「遊塵滿牀不用拂,細草橫階隨意生。」乃知王胄「庭草無人隨意緑」,蓋取諸此。以之喪命,豈不枉哉!

「玉斧修成寶月團」[编辑]

荊公詩:「玉斧修成寶月團,月邊仍有女乘鸞。靑冥風露非人世,鬢亂釵橫特地寒。」題畫扇江淹詠扇詩:「畫作秦王女,乘鸞向煙霧。」非止用蕭史事也。玉斧事,見酉陽雜俎[16]

「緑楊樓外出鞦韆」[编辑]

晁無咎評樂章:「歐陽永叔浣溪沙云:『堤上遊人逐畫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緑楊樓外出鞦韆。』要皆絶妙,然只一『出』字,自是後人道不到處。」余按,王摩詰寒食城東卽事詩云:「蹴踘屢過飛鳥上,鞦韆競出垂楊裏。」歐陽公用「出」字,蓋本此。

「雪裏梅將春信來」[编辑]

前輩詩話李成季詩「日邊鴈帶臘寒去,雪裏梅將春信來」,以爲美。然曹松除夜已甞云:「半夜臘因風巻去,五更春被角吹來。」

「龍燭影中猶是臘,鳳簫聲裏已吹春」[编辑]

西清詩話謂:「蔡元長春帖子:『龍燭影中猶是臘,鳳簫聲裏已吹春。』薦紳類能傳誦,以爲蔣穎叔作,非也。」[17]予以爲此一聨全是方干除夜詩:「寒燈短燼方燒臘,畫角殘聲已報春。」

富鄭公之言出於元璹[编辑]

東坡富鄭公神道碑載公奉使語曰:「且北朝與中國通好,則人主專其利,而臣下無所獲;若用兵,則利歸臣下,而人主任其禍。故北朝諸臣各勸用兵者,此皆爲其身謀,非國計也。」又曰:「契丹君臣,至今誦其語,守其約,不忍敗者,以其心曉然,知通好用兵利害之所在也。」予按,鄭元璹頡利曰:「突厥,風俗各異。突厥,卽不能臣;突厥,復何所用?且抄掠資財,皆入將士。在於可汗,一無所得。不如和好,國家必有重賚。幣帛皆入可汗,坐受利益。」頡利納其言,卽引還。[18]乃知鄭公}}之言,皆出於元璹

「春風朝夕起,吹緑日日深」[编辑]

孟東野連州吟云:「春風朝夕起,吹緑日日深。」乃悟荊公「春風日日吹香草,山北山南路欲無」所自。

「明月空爲兩地愁」[编辑]

雲齋廣録云:「二以文章齊名天下。子京日,有詩云:『碧雲謾有三年信,明月空爲兩地愁。』其後卒不入兩地,人以爲讖。」予以子京何遜與胡興安夜別詩:「念此一筵笑,分爲兩地愁。」廣録之論,不知所自也。

馬嵬[编辑]

唐闕史稱鄭相畋吟馬嵬詩云:「明皇囘馬妃死,雲雨雖亡日月新。終是聖朝天子事,景陽宮井又何人。」觀者以爲眞輔國之句。予以爲畋蓋取詩:「不聞衰,中自誅」之意北征

「寧我負人,無人負我」[编辑]

曹操有「寧我負人,無人負我」之語。本朝滎陽呂原明乃云:「中年甞書壁以自警曰:『寧人負我,無我負人。』後觀少傅碎金,已前有此兩句,所謂先得我心之所欲者。」然昔麴粥羅仇,以「主上荒耄信讒,不若勒兵向西平。」羅仇曰:「誠如汝言。然吾家世以忠義,著於西土。寧使人負我,我不忍負人也。」乃知少傅之前,羅仇已有此語。羅仇西涼人耳,能發此語,尤可貴也。見晉書·載記[19]

「細數落花因坐久,緩尋芳草得歸遲」[编辑]

前輩讀詩與作詩旣多,則遣辭措意,皆相縁以起,有不自知其然者。荊公晩年閑居詩云:「細數落花因坐久,緩尋芳草得歸遲。」蓋本於王摩詰「興闌啼鳥喚,坐久落花多」從岐王過楊氏別業應教,而其辭意益工也。徐師川自謂:「荊公暮年金陵絶句之妙傳天下。其前兩句,與渠所作云:『細落李花那可數,偶行芳草歩因遲。』偶似之邪?竅取之邪?善作詩者,不可不辨。」予甞以爲因於人,而又因於荊公,無可疑者。但荊公之詩,熟味之,可以見其閑適優遊之意。至於師川,則反是矣。

「背秋轉覺山形瘦,新雨還添水面肥」[编辑]

雪浪齋日記云:「背秋轉覺山形瘦,新雨還添水面肥。」漁隱叢話云:「『山形瘦』之語,古今少有道者。」[20]予甞記人一聯而忘其名云:「山自古來和石瘦,水因秋後漾沙清。」前詩蓋出於此而不及也。

張良與四皓書韓退之與李渤書[编辑]

商芸小説載:「張良與商山四皓書曰:『白,仰惟先生,秉超世之殊操,身在六合之間,志淩造化之表。但自大漢受命,貞靈顯集。神母告符,足以宅兆民之心。先生當於此時,耀神爽乎雲霄,濯鳳翼於天漢。使九門之外,有非常之客。北闕之下,有神氣之賓。而淵潛山隱,竊爲先生不取也。以頑薄,承乏忝官。所謂絶景不御,而駕服駑駘。方今元首,欽明文思。百揆之佐,立則延首,坐則引領。日仄而方丈之御,夜眠而閶闔不閉。蓋皇極須日月以揚光,后土待嶽瀆以導滯。而當聖世,鸞鳳林棲,不翔乎太清。騏驎嶽遁,不渉乎郊藪。非所以寧八荒、尉六合也。不得侍省,展布腹心。畧寫至言,想望翻然。不猜其意。張良白。』」余觀韓退之與李渤書,其規模歩驟,殆與之爲一矣。

蒨桃贈歌者[编辑]

翰府名談載:「寇萊公蒨桃贈歌者詩云:『一曲清歌一束綾,美人猶似意嫌輕。不知織女寒窗下,幾度拋梭織得成。』」予甞記南唐李詢贈織錦詩云:「札札機聲曉復晡,眼穿力盡意何如。美人一曲成千賜,心裏猶嫌花樣疎。」蒨桃詩意,本此而不及也。

「山蟬帶響穿疎戸」[编辑]

前輩稱蘇子美詩:「山蟬帶響穿疎戸,野蔓延靑入破窗。」滄浪靜吟蓋出於方干詩:「鶴盤遠勢投孤嶼,蟬曳殘聲過別枝。」旅次揚州寓居郝氏林亭

「紅生」、「白熟」,「生碧」、「熟紅」[编辑]

侯鯖録云:「東坡謂世之對偶,如『紅生』、『白熟』,『手文』、『腳色』二對,無復加也。」然予甞記羅虯詩云:「窗前遠岫懸生碧,簾外殘霞掛熟紅。」然則羅虯已用「生碧」對「熟紅」矣。

「更無一個是男兒」[编辑]

前蜀王衍後唐承旨作詩云:「朝昏主出降時,銜璧牽羊倒繫旗。二十萬人齊拱手,更無一個是男兒。」戮後主出降詩其後花蘂夫人孟昶之亡,作詩云:「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那得知。二十萬人齊解甲,寧無一個是男兒。」陳無己詩話載之[21],乃知沿襲前作。

沿襲不失爲佳[编辑]

詩人有沿襲而不失爲佳者,張曙途中聞蟬前四句云:「毎歳聽蟬處,那將此際同。孤村寒色裏,野店夕陽中。」李中正聞子規前四句云:「何處正當聞,聲聲欲斷魂。暖風芳草岸,殘日落花村。」蒋鈞孤鴈後四句云:「葦岸風吹雨,沙汀月照霜。還同我兄弟,零落不成行。」案,此下疑有闕文。

薏苡、芎藭[编辑]

右史晝臥口占云:「病栽薏苡無勞謗,濕要芎藭不待廋。」東坡亦云:「巧語屢曾傷薏苡,庾辭那復託芎藭。」次韻和王鞏六首其五

夢魂香[编辑]

黃季岑言一士人詩云:「啼月杜鵑喉舌冷,宿花蝴蝶夢魂香。」蓋自趙嘏發之,趙云:「松島鶴歸書信絶,橘洲風起夢魂香。」

二詩相類[编辑]

崔惠童晏城東莊詩云:「一月人生笑幾囘,相逢相値且銜杯。眼看春色如流水,今日花紅昨日開。」杜子美詩:「不須聞此意慘愴,先前相遇且銜杯。」醉時歌二詩相類,第不知爲何時人。

褒公鄂公[编辑]

杜子美贈曹將軍霸詩:「淩煙功臣少顏色,將軍下筆開生面。良相頭上進賢冠,猛將腰間大羽箭。褒公鄂公毛髮動,英姿颯爽來酣戰。」鄂公尉遲敬德褒公段志元也。故東坡贈寫眞何充詩:「黃冠野服山家容,意欲置我山巖中。勳名將相今何限,往寫褒公鄂公。」鮑愼由謝傳神蔡景直詩:「馳譽丹靑有古風,筆端及我未宜蒙。雲臺麟閣遙相望,往寫褒公鄂公。」用東坡語,尤爲無功。

三詩皆用「清」「渾」字[编辑]

東坡送魯元翰詩:「皎皎千丈清,不如尺水渾。」陳後山次韻東坡:「信有千丈清,不如一尺渾。」參寥詩:「乍爲含垢千尋濁,不作驚人一掬清。」淮上觀水

詠荷花[编辑]

胡仔苕溪詩話以詞句欲全篇皆好,極爲難得。如賀方回「淡黃楊柳帶棲鴉」減字浣溪沙秦處度「藕葉清香勝花氣」二句。寫景詠物,可謂造微入妙。然予見劉忠肅莘老已言之矣。湖上口號云:「緑荷深不見湖光,萬柄清風動晩涼。莫恨紅葩猶未爛,葉香元自勝花香。」

「服藥不如獨臥」[编辑]

世所傳道書,雜載神仙秘訣,有云:「服藥千朝,不如獨寢一宵。」此最有理。予近讀顧況琴客詩云:「服藥不如獨自眠,從他別嫁一少年。」乃知古有此語。然太平廣記·彭祖傳云:「服藥百裹,不如獨臥。」又知道書本此。

繫日[编辑]

白樂天:「旣無長繩繫白日,又無大藥駐朱顏。」浩歌行蓋本沈炯幽庭賦:「那得長繩繫白日,年年月月俱如春。」然江總歳暮還宅詩亦云:「長繩豈繫日,濁酒傾一杯。」

東坡夏侯太初論[编辑]

王立之詩話記:「東坡十歳時,老蘇令作夏侯太初論。其間有『人能碎千金之壁,不能無失聲於破釜;能搏猛虎,不能無變色於蜂蠆』之語,老蘇愛之。以少時所作,故不傳。然東坡顏樂亭記黠鼠賦,凡兩次用之。」以上皆記。余按,晉·劉毅傳:「鄒湛曰:『猛獸在田,荷戈而出,凡人能之。蜂蠆作於懷袖,勇夫爲之驚駭,出於意外故也。』」乃知東坡意發於此。

杜甫李陵[编辑]

詩:「思家歩月清宵立,憶弟看雲白日眠。」恨別又云·:「別時孤雲今不飛,時復看雲淚橫臆。」苦戰行蓋取李陵別蘇武詩云:「仰視浮雲馳,奄忽互相逾。」「長當從此別,且復立斯須。」

知爾不能舉[编辑]

韓子蒼送王棁詩末章云:「虛作西清老從臣,知爾才華不能舉。」王摩詰送丘爲云:「知爾不能薦,羞稱獻納臣。」

董穎陳知默[编辑]

洪景盧夷堅乙志記董穎詩:「雲壑釀成千嶂雨,風蘋吹老一川秋。」上句蓋襲陳知默詩耳。云:「雲埋山麓藏秋雨,葉脫林梢帶晩風。」

東坡李端[编辑]

東坡詩:「白水滿時雙鷺下,午陰清處一蟬鳴。」溪陰堂李端茂陵山行陪韋金部詩云:「盤雲雙鶴下,隔水一蟬鳴。」東坡本此。

韓子蒼詩出陸龜蒙[编辑]

韓子蒼作絶句:「天寒候鴈作行遠,沙晩浴鳧相對眠。松醪朝醉復暮醉,江月上絃仍下絃。」歳晩四首其一陸龜蒙別墅懷歸云:「題詩朝憶復暮憶,見月上絃還下絃。」所出也。

得茶三昧[编辑]

錢唐南屛謙師,妙於茶事。東坡贈之詩云:「道人曉出南屛山,來試點茶三昧手。」送南屛謙師劉貢父亦贈詩云:「瀉湯舊得茶三昧,覓句還窺詩一斑。」又贈老謙

詹光茂寄遠[编辑]

蔡寬夫天聖孫冕詹光茂寄遠詩云:「錦江江上探春囘,消盡寒冰落盡梅。爭得兒夫似春色,一年一度一歸來。」迺知「惟有舊時燕,一年一度到君家」陳輔之訪楊湖陰不遇因題其門所本。

葛敏修陳貺[编辑]

葛敏修南華竹軒絶句:「獨拳一手支頤臥,偸眼看雲生未生。」蓋用五代陳貺詩:「醒眼看諸峯,白雲開又集。」然呉融亦有「深感下峯顏色好,晩雲纔散又當門」之句。

古有瑣語[编辑]

孫光憲北夢瑣言。按,晉書:「太康二年,汲郡人不準盜發魏襄王墓,或言安釐王塚。得竹書數十車,其瑣言十一篇。」乃知古已有瑣言

語有神助[编辑]

呂氏詩事録云:「郭祥正有句云,『明月人隨渡流水』,王介甫愛之曰:『此言如有神助。』」余記范文正公詩云:「多情是明月,相逐過江來。」江城對月乃知本此。

皮日休白蓮[编辑]

東坡甞喜皮日休白蓮詩:「無情有恨何人見,月曉風清欲墜時。」謂決非紅蓮詩。然李賀新筍云:「無情有恨何人見,露壓煙啼千萬枝。」乃知取此。

「不去呂后,爲惠帝計」[编辑]

老蘇明允漢髙祖云:「不去髙后者,以呂氏佐帝定天下,爲大臣素所畏服。獨此可以鎭壓其邪心,以待嗣子之壯。故不去呂后者,爲惠帝計也」云云。余按,李德裕羊祜留賈充論云:「漢髙不去呂后,變近於此。漢髙戚姬,愛如意,思其久安之計,至於悲歌不樂。豈不知除去呂后,必無後禍。況呂后年長有過,稀復進見。漢髙棄之,如去塵垢。實以惠帝暗弱,必不能自攬權綱。其將相皆平生故人,俱起,非呂后剛強,不能臨制。所以存之,爲社稷也。」乃知老蘇本此。

韓子蒼善清眞贊[编辑]

韓子蒼草堂和尚善清眞贊云:「蓬鬆頭,卓削耳,一生説法牙無水」云云。蓋用東坡題王靄如來出山相云:「頭鬅鬙、耳卓削。適從何處來,碧色眼有角。明星未出萬象間,外道天魔猶奏樂。錯不錯,安得無上菩提,成等正覺。」東坡不載此文。

陸農師杜子美[编辑]

王荊公父子俱侍經筵,陸農師以詩賀云:「潤色聖猷雙孔子,調燮元化兩周公。」議者爲太過。然不知取杜子美送薛明府詩:「侍臣雙宋玉,戰策兩穰苴。」

陳去非黃巣詩意同[编辑]

陳去非衡嶽道中詩:「客子山行不覺風,龍吟虎嘯滿山松。綸巾一幅無人識,勝業門前聽午鐘。」按,黃巣旣敗,爲僧,投張全義,舍於南禪寺。有寫眞絹本,題詩其上云:「猶憶當年草上飛,鐵衣脫盡掛僧衣。天津橋[22]上無人識,獨倚欄干看落暉。」去非詩意同。

澄江一道[编辑]

東萊先生呂居仁豫章少年時作泰和縣樓詩:「木葉千山天遠大,澄江一道月分明。」然白樂天亦有江樓夕望詩,云「燈火萬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之句。

洗天風雨[编辑]

藝祖人詩云:「煩暑鬱蒸無處避,洗天風雨幾時來?」曰:「此人思我之來也。」此乃朱長文詩。然許昌節度使薛能漢南春望詩,已有「自古浮雲蔽白日,洗天風雨幾時來」之句。


[编辑]

  1. 白猿翁:呉越春秋·巻五·勾踐陰謀外傳:「(勾踐十三年,)越王又問相國范蠡曰:『孤有報復之謀,水戰則乗舟,陸行則乗輿,輿舟之利,頓於兵弩。今子爲寡人謀事,莫不謬者乎?』范蠡對曰:『臣聞古之聖君,莫不習戰用兵,然行陣隊伍軍鼓之事,吉凶決在其工。今聞有處女,出於南林越舊經:「南林山隂縣南。」,國人稱善。願王請之,立可見。』越王乃使使聘之,問以劍戟之術。處女將北見於王,道逢一翁,自稱曰袁公。問於處女:『吾聞子善劍,願一見之。』女曰:『妾不敢有所隱,惟公試之。』於是袁公卽杖箖箊竹箖箊,竹名。箖,力尋切;箊,央魚切。《呉都賦》:「其竹則篔簹箖箊」戴凱之竹譜:「箖箊竹,葉薄而廣,女試劒竹是也。」贊寧筍譜:「箖竹出襄州臥龍山諸葛亮祠中,長百丈,梢上有葉,土人作幡竿承落。其筍堪食,甚美。」,竹枝上頡橋末墮地,女卽捷末。藝文類聚呉越春秋「處女善劒」事與此小異,曰:「袁公卽挽林内之竹,似枯槁未折墮地,女接取其未。」按此書「未」字當作「末」,「捷」通作「接」。易晝:「日三接」,禮記:「太子生接以太牢」,左傳:「子同生接以太牢」註並音「㨗」。袁公操本以刺處女,女應節入,三入,因舉枝擊之,袁公則飛上樹,變爲白猿。遂別去。」
  2. 蒙倛:古時臘月驅疫鬼或出喪所用之神像。臉方而醜,髮多而亂,形凶而惡。」倛,康熙字典:「丘其切,音娸支韻荀子·非相篇:『仲尼之狀,面如蒙倛。』楊倞注:『倛,方相也。其首蒙茸然,故曰蒙倛。子虛賦曰:「蒙公先驅。」侍郎云:「四目爲方相,兩目爲倛。」倛,音欺。愼子曰:「毛廧西施,天下之至姣也,衣之以皮倛,則見之者皆走也。」』與『䫏』、『𠐾』並通。」
  3. 列子」至「未可幾也」云云:列子·黃帝篇:「狀不必童而智童,智不必童而狀童。聖人取童智而遺童狀,衆人近童狀而疏童智。狀與我童者,近而愛之;狀與我異者,疏而畏之。有七尺之骸,手足之異,戴髮含齒,倚而趣者,謂之人;而人未必無獸心。雖有獸心,以狀而見親矣。傅翼戴角,分牙布爪,仰飛伏走,謂之禽獸;而禽獸未必無人心。雖有人心,以狀而見疏矣。庖犧氏女媧氏神農氏夏后氏,蛇身人面,牛首虎鼻:此有非人之狀,而有大聖之德。夏桀殷紂魯桓楚穆,狀貌七竅,皆同於人,而有禽獸之心。而衆人守一狀以求至智,未可幾也。」
  4. 石燕:似燕之石。水經注·湘水:「湘水東南流逕石燕山東,其山有石,紺而狀燕,因以名山。其石或大或小,若母子焉。及其雷風相薄,則石燕羣飛,頡頏如眞燕矣。」
  5. 裕陵」至「幾時」云云:侯鯖録·巻四:「熙寧中,鄭俠上書,事作下獄,悉治平時所往還厚善者,晏幾道叔原皆在數中。家搜得叔原詩云:『小白長紅又滿枝,築毬場外獨支頤。春風自是人間客,主張繁華得幾時?』裕陵稱之,卽令釋出。」
  6. 綿蕝:史記·叔孫通傳:「叔孫通者,人也。……二年,……叔孫通漢王。……五年,已併天下,諸侯共尊漢王爲皇帝於定陶叔孫通就其儀號。……於是叔孫通使徵諸生三十餘人,……及上左右爲學者與其弟子百餘人爲綿蕞野外。習之月餘,叔孫通曰:『上可試觀。』」按,引繩爲「緜」,束茅以表位爲「蕞」。後因謂制訂整頓朝儀典章爲「綿蕞」或「綿蕝」。
  7. 西京雜記」至「臨百子池」云云:西京雜記·戚夫人侍兒言宮中樂事:「戚夫人侍兒賈佩蘭,後出爲扶風段儒妻。説在宮内時,見戚夫人髙帝,嘗以趙王如意爲言,而髙祖思之,幾半日不言,歎息悽愴,而未知其術,輒使夫人擊筑,髙祖大風詩以和之。又説在宮内時,嘗以絃管歌舞相歡娛,競爲妖服,以趣良時。十月十五日,共入靈女廟,以豚黍樂神,吹笛擊筑,歌上靈之曲。旣而相與連臂,踏地爲節,歌赤鳳凰來。至七月七日,臨百子池,作于闐樂。樂畢,以五色縷相羈,謂爲相連愛。八月四日,出雕房北戸,竹下圍棋,勝者終年有福,負者終年疾病,取絲縷,就北辰星求長命乃免。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餌,飲菊華酒,令人長壽。菊華舒時,並採莖葉,雜黍米釀之,至來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飲焉,故謂之菊華酒。正月上辰,出池邊盥濯,食蓬餌,以祓妖邪。三月上巳,張樂於流水。如此終歳焉。戚夫人死,侍兒皆復爲民妻也。」
  8. 南部新書」至「爲誰開」云云:南部新書·丁卷:「嚴憚子重,善爲詩,與杜牧友善,常愛其篇什。有詩云:『春光冉冉歸何處,更向花前把一杯。盡日問花花不語,爲誰零落爲誰開。』七上不第,卒於中。」
  9. 西清詩話」至「簾捲之語」云云:西清詩話·巻下:「仁廟嘉祐中,開賞花釣魚燕,王介甫以知制誥預末坐。帝出詩示群臣,次第屬和。傳至介甫,日將夕矣,亟欲奏御。得『披香殿』字,未有對。時鄭毅夫接席,顧介甫曰:『宜對「太液池」。』故其詩有云:『披香殿上留朱輦,太液池邊送玉杯。』翌日,都下盛傳:『舍人竊詞「太液波翻,披香簾捲」。』介甫頗啣之。」
  10. 靑箱雜記」至「晩年之讖」云云:靑箱雜記·巻七:「寇萊公少時作詩曰:『去海止十里,過山應萬重。』及貶至雷州,吏至,呈州圖,問州去海幾里?對曰:『十里。』則南遷之禍,前詩已預讖也。」
  11. 龍川別志」至「聖人也」云云:龍川別志·巻下:「慶暦中,刼盜張海橫行數路,將過髙郵。知軍晁仲約度不能禦,諭軍中富民出金帛,市牛酒,使人迎勞,且厚遺之。悅徑去,不爲暴。事聞,朝廷大怒。時范文正在政府,富鄭公在樞府,鄭公議欲誅仲約以正法,范公欲宥之,爭於上前。富公曰:『盜賊公行,守臣不能戰,不能守,而使民醵錢遺之,法所當誅也,不誅,郡縣無復肯守者矣。聞髙郵之民疾之,欲食其肉,不可釋也。』范公曰:『郡縣兵械足以戰守,遇賊不禦,而又賂之,此法所當誅也。今髙郵無兵與械,雖仲約之義當勉力戰守,然事有可恕,戮之恐非法意也。小民之情,得醵出財物,而免於殺掠,理必喜之,而云欲食其肉,傳者過也。』仁宗釋然從之,仲約由此免死。旣而富公慍曰:『方今患法不舉,方欲舉法,而多方沮之,何以整衆。』范公密告之曰:『祖宗以來,未嘗輕殺臣下,此盛德事,奈何欲輕壞之?且吾與公在此,同僚之閒,同心者有幾?雖上意亦未知所定也,而輕導人主以誅戮臣下,它日手滑,雖吾輩亦未敢自保也。』富公終不以爲然。及二公跡不自安,范公出按陝西富公出按河北范公因自乞守邊。富公河北還,及國門,不許入,未測朝廷意,比夜徬徨不能寐,遶床歎曰:『范六丈,聖人也!』」
  12. 資治通鑑」至「乃釋之」云云:資治通鑑·唐武宗會昌元年:「初,知樞密劉弘逸薛季陵寵於文宗仇士良惡之。上之立,非二人及宰相意,故楊嗣復出爲湖南觀察使,李玨出爲桂管觀察使。士良屢譖弘逸等於上,勸上除之。乙未,賜弘逸季陵死,遣中使就桂州嗣復。戸部尚書杜悰奔馬見李德裕曰:『天子年少,新卽位,茲事不宜手滑!』丙申,德裕崔珙崔鄲陳夷行三上奏,又邀樞密使至中書,使入奏。……德裕等泣涕極言:『陛下宜重愼此舉,毋致後悔!』上曰:『朕不悔!』三命之坐,德裕等曰:『臣等願陛下免二人於死,勿使旣死而衆以爲冤。今未奉聖旨,臣等不敢坐。』久之,上乃曰:『特爲卿等釋之。』」
  13. 西清詩話」至「禮樂中」云云:西清詩話·巻下:「公卿誕日,以詩爲壽,見於唐末,本朝尤盛,此古今一段雅事。魯公秉政,毎士大夫傾頌,率以詩獻,年成巨編,妙於形容者多矣,獨周美成邦彥云:『化行貢山川外,人在周公禮樂中。』爲一時警策,至今流傳縉紳間。」
  14. 張文潛」至「暑無權」云云:明道雜志:「余逰洛陽大字院,見歐公謝希深尹師魯聖兪等避暑唱和詩牌,後有一和者,稱鄕貢進士王復,有一聯押『權』字,特妙:『早蟬秋有信,多雨暑無權。』後不甚顯名,人云仕亦至典郡正郎。」
  15. 丁晉公」至「時自呼」云云:冷齋夜話·丁晉和蘇文公詩兩聯:「韓子蒼曰:『丁晉公海外詩曰:『草解忘憂憂底事,花能含笑笑何人。』世以爲工。及讀東坡詩曰:「花非識面嘗含笑,鳥不知名時自呼。」便覺才力相去如天淵。』」
  16. 「玉斧事,見酉陽雜俎酉陽雜俎·天咫:「大和中,鄭仁本表弟,不記姓名,常與一秀才遊嵩山,捫蘿越澗,境極幽後,遂迷歸路。將暮,不知所之。徙倚間,忽覺叢中鼾睡聲,披榛窺之,見一人布衣,甚潔白,枕一襆物,方眠熟。卽呼之,曰:『某偶入此徑,迷路,君知向官道否?』其人舉首略視,不應,復寢。又再三呼之,乃起坐,顧曰:『來此。』二人因就之,且問其所自。其人笑一曰言曰:『君知月乃七寶合成乎?月勢如丸,其影,日爍其凸處也。常有八萬二千戸修之,予卽一數。』因開襆,有斤鑿數事,玉屑飯兩裹,授與二人曰:『分食此。雖不足長生,可一生無疾耳。』乃起二人,指一支徑:『但由此,自合官道矣。』言已不見。」
  17. 西清詩話」至「非也」云云:西清詩話·巻中:「魯公在玉堂七年,屢草大典冊,余近類比,逮歳餘方成編,薦紳類能傳頌。如春帖子:『三十六宮人第一,玉樓春困夢熊羆。』『龍燭影中猶是臘,鳳簫聲裏已吹春。』世傳蔣穎叔之作,殆非也。」
  18. 鄭元璹」至「卽引還」云-{云}:舊唐書·(鄭善果從兄)鄭元璹傳:「元璹岐州刺史、沛國公子也。少以父功拜儀同大將軍,襲爵沛國公,累轉右武候將軍,改封莘國公大業中,出爲文城郡守。義師至河東元璹以郡來降,徵拜太常卿。及定京城,以本官兼參旗將軍。元璹少在戎旅,尤明軍法,髙祖常令巡諸軍,教其兵事。……叱羅可汗……來寇。詔元璹入蕃,諭以禍福,叱羅竟不納,……乃囚執元璹,不得歸。叱羅竟死,頡利嗣立,留元璹,毎隨其牙帳,經數年。頡利後聞髙祖遺其財物,又許結婚,始放元璹來還。髙祖勞之曰:『卿在虜庭,累載拘繫,蘇武弗之過也。』拜鴻臚卿。尋而突厥又寇并州,……從介休晉州,數百里間,數騎數十萬,塡映山谷。及見元璹,責中國違背之事,元璹隨機應對,竟無所屈,因數突厥背誕之罪,突厥大慚,不能報。元璹又謂頡利曰:『突厥,風俗各異。突厥,旣不能臣;突厥,復何所用?且抄掠資財,皆入將士,在於可汗,一無所得。不如早收兵馬,遣使和好,國家必有重賚,幣帛皆入可汗,免爲劬勞,坐受利益。大唐初有天下,卽與可汗結爲兄弟,行人往來,音問不絶。今乃舍善取怨,違多就少,何也?』頡利納其言,卽引還。」
  19. 晉書·載記晉書·沮渠蒙遜載記:「沮渠蒙遜臨松盧水胡人也。其先世爲匈奴左沮渠,遂以官爲氏焉。……會伯父羅仇麹粥呂光河南前軍大敗,麹粥言於兄羅仇曰:『主上荒耄驕縱,諸子朋黨相傾,讒人側目。今軍敗將死,正是智勇見猜之日,可不懼乎!吾兄弟素爲所憚,與其經死溝瀆,豈若勒眾向西平,出苕藋,奮臂大呼,涼州不足定也。』羅仇曰:『理如汝言,但吾家累世忠孝,爲一方所歸,寧人負我,無我負人。』俄而皆爲所殺。」
  20. 雪浪齋日記」至「少有道者」云云:苕溪漁隱叢話·前集巻四十九雪浪齋日記云:「『槐夏棗花纂纂,麥秋椹子離離,不羨十千美酒,難忘三百枯棋。』『兩部池蛙當妓,千山飛鳥催沽,引睡直須黃嬭,曲肱正要靑奴。』此洪駒父少作也。又詩云:『背秋轉覺山形瘦,新雨還添水面肥。』『山形瘦』之語,古今少有道者。」
  21. 陳無己詩話載之:後山詩話:「費氏靑城人,以才色入宮,後主嬖之,號花蘂夫人,效王建宮詞百首。國亡,入備後宮。太祖聞之,召使陳詩。誦其國亡詩云:『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那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太祖悅。蓋兵十四萬,而王師數萬爾。」
  22. 天津橋:古浮橋名。故址在今河南洛陽市西南。隋煬帝大業元年遷都,以洛水貫都,有「天漢津梁」氣象,因建此橋,名曰天津末燬於李密屢修固,後廢圮。
◀上一卷 下一卷▶
能改齋漫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