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陽國志/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華陽國志
巴志
常璩 作 
漢中志

巴志[编辑]

[编辑]

昔在唐堯,洪水滔天。鯀功無成,聖禹嗣興,導江疏河,百川蠲脩;封殖天下,因古九囿以置九州。仰稟參伐,俯壤華陽,黑水、江、漢為梁州。厥土青黎。厥田惟下上。厥賦惟下中。厥貢璆、鐵、銀、鏤、砮、磬、熊、羆、狐、狸、織皮。於是四隩劉、錢、《函》、張、吳、何、王等舊本皆作奧。《函海》注云:「惠校改隩。」廖本作隩。既宅,九州攸宋、明刻本作逌。清代刻本作攸。古今字。同,六府孔脩,元豐本作脩。嘉泰本作修。庶土交正,底劉、錢、《函》、廖本作厎。張、吳、何、王本作底。古慎字。元豐本如此。嘉泰本避孝宗諱缺一筆。惠棟校改眘。《函》、廖本同。財賦,成貢中國。蓋時雍之化,東被西漸矣。

歷夏、殷、周,廖本注:「當作歷虞夏殷。脫虞字,衍周字。」茲不取。九州牧伯率職。周文為伯,西有九國。及武王克商,并徐合青,省梁合雍,而職方氏猶掌其地,辨其土壤,甄其【寶】〔貫〕利。舊各本俱作寶利。惠校改作貨利。茲按,《周禮‧職方氏》:「乃辨九州之國,使同貫利。」鄭玄注:「貫,事也。謂九谷六畜等財用之事。」常氏用《職方》文,則當是貫字。茲改正。迄於秦帝。舊各本皆作「起於秦帝」。惟廖本改起作迄,無說。茲查《說文》走部:「起,能立也。」「𧺞,直行也。」辵部:「𨑔,古文起。」「●,至也。」蓋常氏謂職方之制,行至秦帝時。後人寫譌為起。惠校改作●,故廖本作迄也。句斷。漢興,高祖藉之成業。〔武帝開拓疆壤〕,乃改雍曰涼,革梁曰益。舊刻皆乃字上接高祖句。當是有脫。按《漢書‧地理志》:「武帝攘卻胡越,開地斥境,南置交阯,北置朔方之州。兼徐、梁、幽、并、夏、周之制,改雍曰涼,改梁曰益,凡十三部。」常氏實用其說,宛然原句,則其脫武帝一句明矣。《水經注》卷三十三,引《地理風俗記》曰:「元朔二年,改梁曰益州。以新啟犍為、牂柯、越嶲、州之疆壤益廣,故稱益云。」茲據以補六字。故巴、漢、庸、蜀屬益州。至魏咸熙元年平蜀,始分益【州】〔之〕舊皆作州。按「益州」既為州名,亦為州部屬郡名。與巴、漢連稱,甚礙文義。上益,亦不連州字。此益下州蓋之字譌。巴、漢七郡置梁州。治漢中。以相國參軍中山耿黼為刺史。元康六年,廣【漢益】〔魏梁〕州,舊各本皆作「廣漢益州」。廖本注云:「當作廣益梁州。」今按:所廣者魏之梁州。原文當是「廣魏梁州」。傳鈔者因魏改廣漢為廣魏,每見廣魏字即改為廣漢。展轉遂並譌梁益字也。廣與益為一義。廖本所注亦非。茲改二字。更割雍州之武都、陰平,荊州之新城、上庸、魏興以屬焉。凡統郡【一十一】〔十二〕,縣五十八。舊本盡作「凡統郡一十一」。顧廣圻校云:「當云統郡一十二。巴郡、巴東郡、涪陵郡、巴西郡、宕渠郡、漢中郡、魏興郡、上庸郡、新城郡、梓潼郡、武都郡、陰平郡。縣五十八者,不數省。」廖本據以入注。漢晉人記數,十、百、千、萬上,例不著「一」字。原文當作「郡十二」。縣不數省者,謂如樂城、常安、宣漢,晉世已省併縣,不在五十八縣內。

[编辑]

《洛書》曰:「人皇始出,繼地皇之後,兄弟九人,分理九州,為九囿。人皇居中州,制八輔。」華陽之壤,梁岷之域,是其一囿;囿中之國,則巴蜀矣。其分野,輿鬼、東井。其君,上世未聞。五帝以來,黃帝、高陽之支庶,世為侯伯。及禹治水命州,巴、蜀以屬梁州。禹娶於塗山,辛、壬、癸、甲而去。生子啟,呱呱啼,不及視。三過其門而不入室,務在救時。今江州塗山是也,帝禹之廟銘存焉。禹會諸侯於會稽,執玉帛者萬國,巴蜀往焉。周武王伐紂,實得巴蜀之師,著乎《尚書》。巴師勇銳,歌舞以淩殷人,【前徒】〔殷人〕倒戈。舊各本不重殷人字,即無法句讀。王本以「殷人倒戈」為句。則上句無賓詞。廖本用《武成》文,補「前徒」二字。亦句無主語。必作「殷前徒」乃可。茲重「殷人」二字。意乃足矣。故世稱之曰,「武王伐紂,前歌後舞」也。武王既克殷,以《函海》注云:「或改封。」其宗姬【封】於巴,廖本姬下有封字。他各本無。按常氏原意,謂因有宗姬在巴,而予巴以子爵。非謂封宗姬於巴。於,在也。巴既助伐紂有功,則何能更封宗姬奪其君位哉?抑或是巴冒姬姓往,武王以為宗姬也。爵之以子。古者,遠國雖大,爵不過子。故吳楚及巴皆曰子。此下,舊本或空格,或連。顧廣圻校稿云「當提行另起」。

[编辑]

其地,東至魚復,西至僰道,北接漢中,南極黔涪。土植五榖。牲具六畜。桑、蠶、麻、苧,舊刻本作紵。茲從錢寫本作苧。魚、鹽、銅、鐵、丹、漆、茶、蜜,靈龜、巨犀、山雞、白雉,黃潤、鮮粉,皆納貢之。其果實之珍者,樹有荔支或本作芰。蔓有辛蒟,園有芳蒻、香茗,給客橙、蕟。舊本作蕟。《函海》作葵,注云:「原譌蕟。何本作葵。劉、李本亦作蕟。」廖本未改字,而有注云:「橙字當衍。蕟當作。䔲即橙字。」今按:給客橙,三字讀。蕟即蓽茇。說詳注。其藥物之異者,有巴戟天、椒。竹木之璝錢寫作貴。者,有桃支、靈壽。其名山有塗、籍、靈臺、石書、刊山。其民質直好義。土風敦厚,有先民之流。原省韻字。故其詩曰:「川崖錢寫作厓。惟平,其稼多黍。旨酒嘉穀,可以養父。野惟阜丘,彼稷多有。嘉穀旨酒,可以養母。」其祭祀之詩曰:「惟月孟春,獺祭彼崖。永言孝思,享祀孔嘉。彼黍既潔,彼犧劉、李、廖本作犧。他本作儀。惟澤。蒸命良辰,祖考來格。」其好古樂道之詩曰:「日月明明,亦惟其名。誰能長生,不朽難獲。」又曰:「惟德實寶,富貴何常。我思古人,令問令望。」而其失,在於重遲魯鈍。俗素樸,無造次辨麗之氣。其屬有濮、賨、苴、共、奴、獽、夷、蜑之蠻。

[编辑]

周之仲世,雖奉王職,與秦、楚、鄧為比。《春秋》魯桓公九年,巴子使韓服告楚,請與鄧為好。楚子使道朔將巴客聘鄧。鄧南鄙《左傳》此下有「鄾人」字。攻而奪其幣。巴子怒,伐鄧,敗之。其後巴師、楚師伐申。楚子驚巴師。魯莊公十八年,巴伐楚,克之。《左傳》作:「巴人叛楚而伐那處。取之。」】魯文公十六年,巴與秦、楚共滅庸。〔魯〕原脫。按上桓、莊、文例。當補。哀公十八年,巴人伐楚,敗於鄾。《左傳》作:「巴人伐楚,圍鄾。……三月,楚公孫寧、吳由于薳固,敗巴師於鄾。」是後,楚主夏盟,秦擅西土,巴國分遠,故於盟會希。此下,張、吳、何、王本有與字。當衍。戰國時,嘗與楚婚。「戰國時」,有誤。說在注。及七國稱王,巴亦稱王。此下舊本或空格、或連。茲提行。下提行處同。

周之季世,巴國有亂。將軍【有】此下廖本多一有字。浙本擠刻增。他各本無。蔓子請師於楚,許以三城。楚王救巴。巴國既寧,楚使請城。蔓子曰:「藉楚之靈,克弭禍難。誠許楚王城。將吾頭往謝之。城不可得也。」乃自刎,以頭授楚使。〔楚〕王歎曰:「使吾得臣若巴蔓子,用城何為!」乃以上卿禮葬其頭。巴國葬其身,亦以上卿禮。

周顯王時,【楚】〔巴〕國衰弱。舊各本皆作「楚國」。於文不應。且顯王時楚國方強,祇巴已衰弱耳。秦惠文王與巴、蜀為好。蜀王弟苴〔侯〕私親於巴。舊脫侯字。按下文,當有。廖本有注。茲逕補。巴蜀世戰爭,此下劉本提行。錢、《函》、廖本空格。他各本連。審文意,不當斷句。周慎王五年,蜀王伐苴。【侯】舊各本均衍侯字為句。審文,不當有。苴侯奔巴。巴為求救於秦。秦惠文王遣張儀、司馬錯救苴、巴。遂伐蜀,滅之。儀貪巴、苴之富,劉、錢、《函》本作「巴道之富」。傅增湘校劉本,以道為佳字。茲不取,依元豐及張、廖本。因取巴,湘本依《路史》作「巴丸王」斷句。茲仍舊刻作執王,句下屬。執王劉本作玉。以歸。置巴、蜀、及漢中郡。分其地為〔四十〕一縣。舊各本,張、吳、何、王、浙本作「為二縣」,劉、錢、《函》、廖本作「為一縣」。廖本一下注云「當衍」。皆不成文。查《漢書‧高帝紀》「王巴、蜀、漢中四十一縣」。是秦置此三郡時,共有四十一縣。《常志》據之。舊傳鈔者脫上二字也。茲補。顧觀光《校勘記》作三十二縣。其說云:「宋本脫去「三十」二字。俗本改一為二。廖校遂欲刪去此字。皆失考也。今依《路史‧太昊紀》注補正。」查《路史》羅苹注,引《華陽國志》云:「順王五年,張儀、司馬錯伐蜀。因取巴地。分為三十二縣。」(未遵原文。又誤慎為順。)又查《史記‧高帝紀》「王巴蜀漢中」句下無縣數。有《集注》引「徐廣曰:三十二縣」。廣,劉宋人,應曾見《常志》,故所說與羅苹引數合。大抵,宋元豐本,依羅苹所見本,而脫「三十」字。嘉泰本改從《漢書》,作四十一縣,亦復脫「四十」字。故張本只作「二縣」,劉本只作「一縣」。《漢書》作「四十一縣」者,秦滅巴、蜀、苴,以其地置三十二縣。漢中為秦舊郡,時存九縣。高帝為漢王,王巴、蜀與漢中三郡,固應是四十一縣。若僅言分巴、蜀地置縣,乃當是三十二縣。此文既係統蜀、巴、漢中三郡言之,則當以四十一縣為正。徐廣、羅苹所據,亦誤本也。儀城江州。司馬錯自巴涪水,取楚商於地,為黔中郡。

[编辑]

秦昭襄王時,白虎為害,自【秦】〔黔〕、舊各本皆作秦字。按,下言「四郡」,則此字當指黔中郡。《後漢書》作秦,緣音譌也。後人不知秦有黔中郡,又援《范書》改譌耳。蜀、巴、漢患之。秦王乃重募國中:「有能煞古殺字。《函海》注云「應作殺」。虎者邑萬家,金帛稱之。」於是夷朐忍李本作䏰。廖仲、藥何、射虎秦精等乃作白竹弩於高樓上,射虎。中頭三節。李本作箭。《太平廣記》引作矢。白虎常從羣虎,瞋恚,盡搏煞羣虎,大呴《太平廣記》引作吼。古音義並通。而死。秦王嘉之【白】〔曰〕:錢本作曰,據改。「虎歷四郡,害千二百人。一朝患除,功莫大焉。」欲如約,舊本作要。《函海》注「當作約」。廖本作約。義同。「王」舊有王字,茲刪。嫌其夷人。《太平御覽》引作「以其夷,不欲封」。乃刻石為盟要:復夷人頃田不租,十妻不算;傷人者,論;《廣記》引作「不論」。煞人雇《函海》注云:「劉、吳、何、李本作顧。」死,當有納字。倓錢《廣記》引作「不死」。無「倓錢」字。盟曰:「秦犯夷,輸黃龍當作瓏。一雙。《廣記》引作「黃金一兩」。夷犯秦,輸清酒一鍾。」夷人安之。漢興,亦從高祖定亂,元豐與廖本作亂。嘉泰與明清各本作秦。當作亂。有功。高祖因復之,專以射【白】虎為事。舊各本虎上有白字。疑衍。戶歲出賨錢口四十。故世號白虎復夷。一曰板楯蠻。今所謂弜頭虎子者也。

漢高帝滅秦,為漢王,王巴、蜀。閬中人范目,有恩信方略,知帝必疑當作欲。定天下,說帝,為募發賨民,《太平御覽》無說字。作「為帝募發賨民」。要與共定秦。秦地既定,封目為長安建章鄉侯。帝將討關東,賨民皆思歸;帝嘉其功而難傷其意,遂聽還巴。謂目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耳。」徙封閬中慈鄉侯。《蜀都賦注》引《風俗通》作「慈鳧鄉侯」。目固辭。乃封渡沔【縣】侯。舊本侯上皆有縣字。古無渡沔縣。且目辭鄉侯,則渡沔為名號侯也。縣字衍。故世謂:「〔三秦〕亡【秦】,范三侯」也。廖本改作「亡秦范三侯也」。范目功在率賨人助漢滅封於秦地之雍、塞、翟三國。非亡秦。此其鄉人謂目滅三國亦三度封侯耳。三秦非秦。廖改非是。目復〔請〕除民羅、朴、昝、鄂、度、夕、龔七姓不供租賦。《蜀都賦》注引《風俗通》作「並復除目所發賨之盧、朴、沓、鄂、度、夕、襲七姓不供租賦。」今按:目無權免除七姓租賦。當脫有請字。復與除,義有分別。閬中有渝水。賨民多居水左右,天性勁勇;初為漢前鋒,陷陣,銳氣喜舞。帝善之,曰:「此武王伐紂之歌也。」乃令樂人習學之。今所謂《巴渝舞》也。

天下既定,高帝乃分巴、〔蜀〕舊脫蜀字。依下文當補。置廣漢郡。孝武帝又兩割置犍為郡。故世曰「分巴割蜀,以成犍、廣」也。

[编辑]

自時厥後,五教雍和,秀茂挺逸。英偉既多,而風謠旁作。故朝廷有忠貞盡節之臣,鄉黨有主文歌詠之音。巴郡譙君黃,仕成哀之世,為諫議大夫。《函海》注云:「當去議字」。查考《後漢‧百官志》光祿勳屬,有光祿大夫、太中大夫、中散大夫、諫議大夫,與議郎等官。「諫議大夫注」:「武帝元狩五年置諫大夫為光祿大夫,世祖中興以為諫議大夫。」《函海》據此為說也。然本書目錄作「太中大夫。」《後漢‧獨行傳》作「中散大夫」。數進忠言。後違避王莽。又不仕公孫述。述怒,遣使賚藥酒以懼之。君黃笑曰:「吾不省藥乎?」其子瑛,納錢八百萬,得免。國人作詩曰:「肅肅清節士,執德寔固貞。違惡以授命,沒世遺令聲。」巴郡陳紀山,為漢司隸校尉,嚴明正直。西虜獻眩,王庭試之,分公卿以為嬉。《函海》以眩王斷句。謂其人技絕高,號為眩王也。顧槐三校云「當作眩人」。亦是於王字斷句。查《後漢書‧陳禪傳》作:「永寧元年,西南夷撣國王獻樂及幻人,能吐火,自支解,易牛馬頭。明年元會,作之於庭。安帝與羣臣共觀,大奇之。」《史記‧大宛傳》亦言「黎軒善眩人」。均不稱彼人為眩王。漢庭自合稱「王庭」。眩句斷。紀山獨不視。京師稱之。巴人歌曰:「築室載直梁,國人以貞真。邪娛不揚目,枉行不動身。奸張、吳、何、王本作姦。劉、錢、《函》本作姧。下同。軌辟舊各本作僻。《函海》注云「應作辟」。避、辟字通。茲依廖本。乎遠,理義協乎民。」巴郡嚴王思,劉、李本嚴作莊。他各本作嚴。為揚《函海》本揚字多作楊。上揚同。州刺史,惠愛在民。每當遷官,吏民塞路攀轅,詔遂留之。居官十八年卒,百姓若喪考妣。義送者賚錢百萬,欲以贍王思家。其子徐州刺史〔羽〕據《目錄》補。不受。送吏義崇不忍持還,乃散以為食,食行客。巴郡太守汝南應季先善而美之,乃作詩曰:「乘彼西漢,潭潭其淵。君子愷悌,作民二親。沒世遺愛,式鏡後人。」

漢安帝時,巴郡太守連失道。國人風之曰:「明明上天,下土是觀。帝選元后,求定民安。孰可不念,禍福由人。願君奉詔,惟德日親。」永初中,廣漢、漢中羌反,虐及巴郡。《太平御覽》引《益部耆舊》記此事在中平五年。是誤。有馬妙祈妻義,王元憒妻姬,趙蔓君妻華《目錄》蔓作雲。夙喪夫,執共劉、李、《函》、錢作恭。姜之節,守一醮之禮,號曰「三貞」。遭亂兵迫匿,懼見拘辱,三人同時自沈於西漢水而沒。死,當衍。有黃鳥鳴其亡處,徘徊焉。亡字,張、吳、何、王本作葬。國人傷之,乃作詩曰:「關關黃鳥,爰集於樹。窈窕淑女,是繡是黼。惟彼繡黼,其心匪石。嗟爾臨川,邈不可獲!」永建中,泰山吳資元約為郡守,舊各本譌泰作秦。《函海》注「應作泰」。廖本作泰,是。屢獲豐年。民歌之曰:「習習晨風動,澍雨潤乎苗。我后卹時務,我民以優饒。」及資遷去,民人思慕,又曰:「望遠忽不見。惆悵嘗徘錢寫作伭。張、吳、何、王本作伭。劉、李、《函》、廖、浙本作徘。徊。恩澤實難忘,悠悠心永懷。」

孝桓帝時,河南李盛仲和為郡守,貪財重賦。國人刺之曰:「狗吠何諠諠,有吏來在門。披衣出門應,府記欲得錢。語窮乞請期,吏怒反見尤。旋步顧家中,家中無可【為】與。舊本皆作與。思往從鄰貸,鄰此下,錢寫衍步字。人已舊各本作以。疑是目字變。廖本作已。得《常志》原字。言匱。舊皆譌作遺。廖本作匱。蓋顧校改之佳字也。上與「思往」文協。下與悴字韻協。錢錢何難得,令我獨憔悴!」漢末政衰,牧守自擅,民人思治,作詩曰:「混混濁沼魚,習習激清流。溫溫亂國民,業業仰前《函海》作有,並注云:「劉、吳、何、李本作前。」實則他各本俱作前。脩。」疑當作休。其德操、仁義、文學、政幹,若洛下閎、任文公、馮鴻卿、龐宣孟、玄清代刻本避諱作元。文和、玄賀字,《東觀記》作文宕。《輿地廣記》作「文若」。趙溫柔、龔升侯、《目錄》作叔侯。李本亦作叔。他各本作升。隸書叔字與升易混,名調,則作升是。楊文義等,播名立事,言行表世者,不勝次載【者】當衍。也。

[编辑]

孝安帝【元】〔永〕初三年,舊作元初。茲依《後漢書》改正。吳、何、王本譌作梁。州羌入漢中,殺太守董炳,擾動巴中。中郎將尹就討之,〔連年〕依《後漢書‧王堂傳》補二字。不克。益州諸郡皆起兵禦之。三府舉廣漢王堂為巴郡太守。下省堂字。撥亂致治,進賢達士。貢孝子嚴永,隱士黃錯,名儒陳髦,俊士張璊,元豐本作璜。浙本改從。他各本及《目錄》皆作璊。廖本注云:「以後書訂之,璊當作湍。」皆至大位。益州刺史張喬,表其尤異。徙右扶風。民為立祠。

孝桓帝以并州刺史泰舊各本作秦。廖本作泰。山但望【字】伯闔為巴郡太守。舊各本望下有字字。按本書通例。不當有。錢寫作勤。卹民隱。郡文學掾宕渠趙芬,掾張、吳、何、王本無此字。劉、李、錢、《函》、廖本有。浙本剜補。弘農馮尤,墊江龔榮、王祈、李溫,臨江嚴就、胡良、文愷,安漢陳禧,閬中黃閶,江州【毋】母《函海》作毋,注云「何李本作母」。劉本作毋。廖作毋。成、陽譽、喬就、張紹、牟存、平直等,詣望自訟曰:「郡境廣遠,千里給吏。兼將人從,冬往夏還。夏單冬複。惟踰時之役,懷怨曠之思。其【昏】憂明清舊本作憂。惠校改昏。《函海》注云「應作昏」。廖本與浙本改昏。按:憂,謂家人疾病,行役人不得聞見。昏謂婚事,當預定其期,無礙于行役。不當改。喪吉凶,不得相見。解緩補綻,下至薪菜之物,無不躬買於市。富者財得自供。貧者無以自久。劉、李本作支。是以清儉,夭枉不聞。加以水陸艱難,山有猛禽;舊本皆作禽。廖本作獸。《函海》亦注云「當作獸」。今按禽字古義通用於鳥與獸。無庸改。思迫期會,隕身江河,投死虎口。咨嗟之歎,歷世所苦。天之應感,乃遭明府,欲為更新。童兒匹婦,懽喜相賀:『將去遠就近,釋危蒙安。』縣無數十,人無遠邇,恩加未生,澤及來世。巍巍之功,勒於金石。乞以文書付計掾史。人鬼同符,必獲嘉報。芬等幸甚。」望深納之。郡戶曹史枳顧廣圻校稿云:「枳是縣。下脫史名。」今按:巴郡戶曹掾姓史名枳耳。戶曹,猶功曹、賊曹,掾字省。白望曰:「芬等前後百餘人,歷政《函海》注云「應作証」。今按歷政猶云歷任太守時耳。訟訴,未蒙感悟。劉、李、錢、《函》、廖本作寤。他各本作悟。古音義通。明府運機當作璣。《尚書》「璿璣玉衡,以齊七政」。布政,稽當皇極。為民庶請命救患,德合天地,澤潤河海。開闢以來,今遇慈父。經曰:『奕奕梁山,惟禹甸之。有倬其道,韓侯受命。』比隆等盛,於斯為美。」

永興二年,三月甲午,望上疏曰:「謹按《巴郡圖經》境界南北四千,東西五千,周萬餘里。屬縣十四。鹽鐵五官,各有丞史。戶四十六萬四千七百八十。口百八十七萬五千五百三十五。遠縣去郡千二百至千五百里。鄉亭去縣,或三四百,或及千里。土界遐遠,令尉不能窮詰姦凶。時有賊發,督郵追案,十日乃到。賊已遠逃,蹤跡【滅】絕〔滅〕。廖本倒作滅絕。罪錄逮捕,吳、何、王本脫錄字。他本有。浙本剜補。疑當作錄罪。證驗文書,詰訊,即從春至冬,不能究訖。繩憲未加,或遇德令。是以賊盜公行,姦宄不絕。〔郡掾龔〕榮等,舊各本省榮姓與職名。記述文,承上可省。此為錄望原《疏》,則不可省。故補三字。及隴西太守馮含、上谷太守陳弘按《士女目錄》,作上庸太守。說:往者,至有刼廖本作劫,閬中令楊殷、終津侯姜吳、何本譌作美。昊,傷尉蘇鴻、彭亭侯孫魯、雍亭侯陳已、殷侯樂普。又有女服賊千有餘人,布散千里,不即發覺,謀成乃誅。其水陸覆害,煞《函海》注云「應作殺」。郡掾枳謝盛、【塞】蹇元豐本作蹇。他各本作塞。《函海》注云「塞疑蹇」。威、張御,魚復令尹尋,主簿胡直,若此非一。給吏休謁,往還數千。原省里字。閉囚須報,或有彈劾,動便歷年。吏坐踰科,恐失冬節,侵疑先死。如當移傳,不能何、王、浙本作不得。待報,輒自刑戮。或長吏忿怒,冤枉弱民,欲赴訴郡官,每憚還往。太守行桑農,不到四縣。刺史行部,不到十縣。郡治江州,時有溫風。遙縣客吏,多有疾病。地勢剛險,《水經注》作「側險」。廖本注云「當作側」。皆重屋累居,數有火害。又不相容,結舫水居五百餘家。承三江之會,廖本注三字下云「當作二。見《水經注》」。今按三江,謂三大河谷。內水、外水與合流後之長江。舟人結幫,各從一水,不相參越。直至近世,猶是三幫。故其人習稱「三江」。此不可緣地理概念說為二江也。夏水漲盛,壞散顛溺,死者無數。而江州以東,濱江山險,其人半楚,〔精敏輕疾〕【姿態敦重】。墊江以西,土地平敞,〔姿態敦重〕【精敏輕疾】。舊各本誤易二句。《漢書‧地理志》論楚俗云「急疾有氣勢」。論吳俗云「輕死易發」。又曰「吳粵與楚接比,數相兼并,故民俗略同」。此楚人輕疾之驗也。蓋操舟之民,無不輕疾。經商之民,無不精敏。而農戶儒士,態度無不敦重。上文論巴風俗,以「重遲、魯鈍,素樸無造次辨麗之氣」為失。所指皆墊江以北之人也(參看3章注)。故知《但望疏》原語,「精敏輕疾」承其人半楚言。「姿態敦重」承墊江以上言也。茲移正。上下殊俗,情性不同。敢欲分為二郡:一治臨江。一治安漢。各有桑麻丹漆,布帛魚池。鹽鐵足相供給。兩近京師。榮等自欲義出財帛,造立府寺。不費縣官,得百姓懽心。何、李本作娛。孝武以來,亦分吳蜀諸郡。聖德廣被,民物滋繁。增置郡土,釋民之勞,誠聖主之盛業也。臣吳、何本脫此字。浙本剜補。雖貪大郡以自優【假】〔暇〕,廖本作假,誤。不忍小民顒顒蔽隔,謹具以聞。」朝議未許。遂不分郡。分郡之議,始於是矣。【哉】舊各本有哉字。廖本無。《函海》注云:「李本無哉字。各本有。或作漢。此下吳、何本連。」蓋張佳胤改哉作漢下連順桓句讀也。李、廖本刪之,是。

[编辑]

順桓之世,板楯數反。考當作靈帝之世,列在下條之後。詳注釋。太守蜀郡趙溫,恩信降服。於是宕渠出九穗之禾,朐忍有連理之木。

光和二年,板楯復叛,攻害三蜀、漢中,州郡連年苦之。天子欲大出軍。張、吳、何、王本倒作「出大軍」。時征役疲弊。問益州計曹,考以方略。劉、李、錢、《函》本作計略。益州計曹掾當從《范史》作「漢中上計」。程包《先賢志》作苞。《士女目錄》同。《范史》同此作包。對曰:「板楯七姓,以射【白】虎為業,立功先漢。《後漢書‧南蠻西南夷列傳》「板楯蠻夷」條引作「射殺白虎立功,先世復為義人」。《通鑑》繫在光和五年七月。引作「自秦世立功,復其租賦」。皆不同于此文。按上文,射白虎在秦世。一次而絕,不得云「以射白虎為業」。當是傳鈔者衍白字。本為義民。復除徭役,但出賨錢,口歲四十。其人勇敢能戰。昔羌數入漢中,郡縣破壞,不絕若線。後得板楯,來虜彌廖本注云「當作殄」。盡。《後漢書》引作「羌死敗殆盡」,《通鑑》同。號為神兵。羌人畏忌,傳語種輩,勿復南行。後建【寧】〔和〕宋明舊本皆有小注云《後漢書》作「建和」。考當作和。茲逕改。二年,劉本二年提行。謬。羌復入漢,牧守遑遑。賴板楯破之。若微板楯,則蜀、漢之民為左衽矣。前車騎將軍馮緄南征,雖授丹陽吳、何、王本譌作楊。精兵,亦倚板楯。近益州之亂,朱龜以并涼勁卒討之,無功;太守李顒以板楯平之。忠功如此,本無惡心。長吏鄉亭,更賦至重;僕役過於奴婢,箠楚【降】隆舊本作隆。廖本改作降,失其義。隆,多也,猶勝。然疑是酷字鈔譌。《後漢書》作「僕役箠楚,過于奴虜」。於囚虜;至乃嫁妻賣子,或自剄割。陳寃州郡,牧守不理。去闕庭遙遠,不能自聞。含怨呼天,叩心窮谷。愁於賦役,困於刑酷,邑域相聚,以致叛戾。非有深謀至計,僭號不軌。但選明能牧守,益其資穀,安便賞募,從其利隟,自然安集。不煩征伐也。昔中郎將尹就伐羌,擾動益部。百姓諺云:「虜來尚可,尹將殺我!」就徵還後,羌自破退。如臣愚見權之,遣軍不如任之州郡。」天子從之,遣太守曹謙,宣詔降赦。一朝清戢。

[编辑]

獻帝初平【元】〔六〕年,舊本皆作「初平元年」。劉昭《郡國志》注引譙周《巴記》作「初平六年」。茲據改。初平元年劉焉初入蜀。五年,焉卒,子璋為牧,乃得分郡。初平五年改元興平。淺人以為初平無六年,妄以為是元字譌而改之也。蓋蜀亂道閉,頒朔不至,蜀人猶奉初平年號。六年,即興平二年也。征東中郎將安漢趙穎卷五作趙韙。《三國志》、《後漢書》並同。然舊刻各本於此皆作穎。當時人有改名習,後史每並存之。本書多見。建議分巴為二郡。穎欲得巴舊名,故白《函海》本小注云:「惠校改曰,非是。劉本作曰。」益州牧劉璋,以墊江以上為巴郡,江南龐羲為太守,治安漢。此下有脫。脫江州以東郡名與治所。然亦可省。茲但補兩字。〔璋更〕以江州至臨江為永寧郡,朐忍至魚復為固陵郡,巴遂分矣。

建安六年,魚復蹇胤宋本避太祖諱缺筆,明本均作㣧。清各本又避諱作允。或亦缺筆。白璋,爭巴名。璋乃改永寧為巴郡,以固陵為巴東,徙當作改。羲為巴西太守。是為三巴。於是涪陵謝本白璋,求【以】〔分置〕丹興、漢髮二縣,〔以涪陵〕為郡。舊本皆作「求以丹興漢髮二縣為郡」。查兩漢無此二縣。謝本亦必不願失涪陵為郡。應是舊有脫亂。茲補四字,移以字,以通其意。〔璋〕初以為巴東屬國。後遂為涪陵郡。此下,舊本連接《巴郡序》。茲斷章。並補巴郡字另起。

[编辑]

〔巴郡,舊屬縣十四。郡〕分後,屬縣七,戶二萬。舊各本分字誤連上文。顯有脫謬。茲分章,並補八字。去洛三千七百八十五里。東接朐忍。西接【蔣】符縣。舊各本皆作「蔣縣」。廖本注「當作符」。茲改。南接涪陵。北接安漢、德陽。巴子時雖都江州,或治墊江,或治平都。後治閬中。其先王陵墓多在枳。其畜牧在沮,今東突硤下畜沮是也。又立市於龜亭北岸,今新市里是也。其郡東枳,疑原作「東至枳」。有明月硤,廣德嶼,〔及雞鳴硤〕。廣德嶼下,顧廣圻校稿批「《水經注》黃葛峽」六字。廖本注云:「此有誤也。以《水經注》訂之,當作黃葛峽。故下文言巴亦有三硤。《續漢志》注引此作廣德嶼。當是傳寫之誤。李𡉙又依彼誤改此耳。」今按:《水經注》明白定為黃葛、明月、雞鳴三峽。以今地理考之,黃葛峽即東突峽,今云銅鑼峽。明月峽外有離堆曰尖山子,即廣德嶼。雞鳴峽在枳縣界。應是舊本脫「雞鳴峽」耳。茲補四字。故巴亦有三硤。巴楚數相攻伐,故置扞關、陽關及沔關。漢世,郡治江州巴水北,有甘𡉙張、吳、何、王本作柑。古今字。}}橘官,今北府城是也。後乃【遷】還廖本作遷。南城。

劉先主初以江夏費瓘《水經注》作觀。《三國志》亦屢見費觀。《三國志‧楊戲傳》字賓伯。當以觀字為正。為太守,領江州都督。後都護李嚴更城大城,周迴十六里。欲穿城後山,自汶江通水入巴江,使城為州。李本作洲。古今字。求以五郡舊作都。顧廣圻校,依《水經注》改作郡。廖本同。置巴州。丞相諸葛亮不許。亮將北征,召嚴漢中。故穿山不逮。然造蒼龍、白虎門。別郡縣倉皆有城。嚴子豐廖本依《三國志》改豐。舊各本作農。下同。代為都督。豐解後,梓潼宋本與劉、李、錢、《函》本譌作漠。李福為都督。延熙中,車騎將軍鄧芝劉、錢、《函》本作艾。《函海》注云:「吳、何本作文。《鄧艾碑》作乂。李本作芝。」廖本同《三國志》作芝。為都督,治陽關。十七年,省平都、樂城、常安。

咸熙元年,但四縣。以鎮西參軍隴西怡思和為太守,廖本怡上有小注云「當有脫」。蓋疑其人名怡字思和,脫姓也。今按,怡自是姓,未見為脫。下文二部句無動詞,乃真脫領字也。〔領〕二部守軍。

十一[编辑]

江州縣  郡治。塗山,有禹王祠及塗后《水經注》字作君。祠。北水有銘書,詞李本作祠。云:「漢初,犍為張君為太守,忽得仙道,從此升度。」錢、吳、何、《函》、王本作渡。劉、李、廖本作度。今民曰張府君祠。縣下有清水穴。巴人以此水為粉,則膏暉鮮芳;貢粉京師,因名粉水。故世謂「江州墮【休】〔林〕劉、李、錢、《函》本作休。張、吳、何、王、浙本作林。廖本亦作休而注云「當作林」。粉」也。有荔支元豐、《函海》本作支。他各本作枝。廖本作芰。園。至熟,二千石常設廚膳,命士大夫共會樹下食之。縣北有稻田,出御米;《函海》作朱。注云「劉、吳、何、李本作米」。陂池出蒲蒻藺劉、李本作蘭。他各本皆作藺。席。其冠族有波、鈆、【毋】〔母〕、謝、然、𢣏、李本作蓋。楊、白、上官、程、常,世有大官也。

枳縣  郡東四百里,治涪陵水會。土地确瘠。時多人士。有章、常、連、黎、牟、陽,舊各本作楊。廖本作陽。郡冠首也。

臨江縣  枳東四劉、李、吳、何、錢、《函》、王、浙本作西。元豐、張、廖本作四。百里。接朐忍。顧廣圻校稿據《水經注》卷三十三引,於接上補東字。然可省。有鹽官,在監塗何本作除。二溪,一郡所仰。其豪門亦家有鹽井。【又】各本有又字。當衍。嚴、甘、文、楊、杜為大姓。晉初,文立實作常伯,納言左右。楊宗符廖本注云「當作有」。稱武【隆】〔陵〕。舊各本皆作隆。廖本於此注云「當作陵。讀以「楊宗有稱武陵」六字為一句。《後賢志》及《目錄》宗作崇」。今按:楊宗事在《大同志》。平吳前任武陵太守,有稱。隆字應譌。符字未謬。不改。〔甘寧輕俠殺〕人,在吳為孫氏虎臣也。舊各刻本皆以人字與武隆字連。廖本於此注云:「按,此有誤也。考《三國志‧甘寧傳》云:「巴郡臨江人也。」當是人上脫「甘寧縣」三字。」今按:常氏先舉臨江五大姓,下乃以文立、楊宗、甘寧為之疏證。文、楊不贅縣人字,何得獨施于甘寧?查《甘寧傳》,其人蓋巴地大盜也。然為孫氏虎臣,著於陳壽《贊語》。常氏標榜人物,偏重忠節孝義。故《巴郡士女》不收趙韙。而此疏證亦不舉嚴顏。於甘寧、臧否兼及,而列之舉末。所闕,蓋貶寧語。茲用《裴注》引韋曜《吳書》,補五字。

平都縣  蜀延熙時省。大姓殷、呂、蔡氏。

墊江縣  郡西北【中】〔內〕水舊本盡作中水。中水,今沱江。從來各書皆以涪江為內水。墊江在涪入嘉陵處。當是舊誤作中。四百里。有桑蠶牛馬。漢時,龔榮以俊才為荊州刺史。後有龔揚、趙敏,以元豐本有以字。廖本亦有。他本無。令德為巴郡太守。淳于長寧錢寫本無寧字。他各本有。雅有美貌。《函海》作皃。古今字。黎、夏、杜,皆大姓也。

樂城縣  在西州江三百里。延熙十七年省。此下,宋明各本皆連,不提行。廖本於各縣名皆提行,下空二格。

常安縣  亦省。

十二[编辑]

巴東郡,先主入益州,改為江關都尉。建安二十一年,以朐忍、魚復、此下錢寫本有空格,明有脫字。《函海》本與顧廣圻校稿並謂是漢豐字,按後文,當是。《函海》注謂「劉吳何李本無空位」,蓋誤以宜都為縣,成六數也。〔漢豐〕、羊渠,此下,張、吳、何、王本有小注云「按《晉志》,巴東郡有宕渠」。何焯過錄元豐本泐之,是。宕渠在巴西郡。及宜都之巫、北井六縣為固陵郡。武陵康立為太守,〔治故陵溪會〕。何焯校元豐本,此下有五空格。當是原有「郡治固陵邑」,或「治羊渠水會」五字,嘉泰本以治不在縣闕之。太守治不在縣,古曾有之。故補。又,《函海》本為字下注云:「似宜加漢豐二字。」原在魚復字下,重刻時誤寫於此也。章武元年,朐忍徐【惠】〔慮〕、據錢本改。魚復蹇機,以失巴名,上表自訟。先主聽復為巴東。南郡輔匡宋、清並避廟諱缺筆。為太守。先主征吳,於夷道還,薨斯郡。以尚書令李嚴為都督,造設圍戍。嚴還江州,征西將軍汝南陳到為都督。到卒官,以征北大將軍南陽宗預為都督。預還,內領軍襄陽羅獻為代。蜀平,獻仍其任,拜淩江將軍,領武陵太守。《三國志‧吳書》《晉書》並作羅憲。又淩江,《晉書》作陵江。劉、張、吳、何、《函海》本作淩江。

泰始二年,當作延熙元年。按《吳書‧孫休紀》「永安七年,進兵巴東」。即魏滅蜀年也。《晉書‧羅憲傳》「泰始初入朝」,在敗吳師後。《通鑑》不誤。吳大將步闡、《吳書》作步協。當是闡受命,以弟代行。唐咨攻獻,獻保城。咨西侵至朐忍。故蜀尚書郎巴郡楊宗告急於洛,未還,獻出擊闡,大破之。〔闡〕、廖本無此字,他各本俱有。咨退,獻遷監軍、假節、安南將軍,封西鄂侯。入朝,加錫御蓋朝服。吳武陵太守孫恢寇南浦,安蠻護軍楊宗討之,退走。〔獻〕因表以宗為武陵太守,住南浦;誘卹武陵蠻夷,得三縣初附民。獻卒,以犍為太守天水楊攸為監軍。攸遷涼張、吳、何、王本作梁。州刺史,朝議以唐彬及宗為代。【晉】當衍。晉人在晉朝舉晉年號,不當贅晉字。惟如是其在蜀撰《巴漢志》舊文,乃當有。武帝問散騎常侍文立曰:「彬、宗孰可用?」立對曰:「彬、宗俱立事績,在西不可失者。然宗才誠佳,有酒嗜。彬亦其人,性在財欲。惟陛下裁之。」帝曰:「財欲可足。酒嗜難改。」遂用彬為監軍。加廣武將軍。

迄吳平【巴東】二字舊各本同有。是舊鈔衍。後,省羊渠【置】〔入〕南浦。按上下文,晉初已有南浦縣。何待平吳後置?考羊渠是蜀漢舊縣,建興八年曾經改名南浦,見沈約《宋書‧州郡志》。本書言孫恢寇南浦,即此羊渠改名之南浦。經楊宗擊退後,乃分為羊渠南浦二縣,羊渠仍故治,南浦則徙治長江岸,為武陵太守楊宗所住,今云武陵鎮是也。既平吳後,晉武陵太守移就吳武陵郡治,南浦還屬巴東郡,故省羊渠入南浦。南浦縣治亦北徙百五十里即今萬縣市處。故萬縣舊名南浦。今長灘井地區即晉羊渠縣地,仍屬萬縣。是定此「入南浦」一「入」字的明證。《水經注》曾稱羊渠為「南浦故縣」,又云「南浦僑縣」,亦皆是「省羊渠」,其地必入南浦的旁證。【晉】當衍,同上。太康初,將巫、北井還建平,但五縣。顧廣圻校稿改作「四縣」。廖本未改而注云「當作四」。今按,巴郡列省縣樂城、常安。則此亦當列羊渠為五縣也。去洛二千五百里。東接建平。南接武陵。西接錢寫脫此二字。他各本有。巴郡。北接【房陵】〔上庸〕。舊各本皆作「房陵」。查《漢志》但有房陵縣,屬漢中郡。本書《漢中志》「漢末以為房陵郡。」同時仍有上庸郡。魏改房陵為新城郡。《晉志》新城郡統房陵等四縣,與本書同。考其地皆在建平、上庸兩郡之東,不與巴東郡境相接。此房陵字,應是「上庸」乃合。原書已誤作「房陵」。〔其屬有〕仿《巴郡總序》增。奴、獽、夷、蜑之蠻【民】。

十三[编辑]

魚復縣  郡治。公孫述更名白帝。章武二年,改曰永安。咸熙初復。有橘官,〔鹽泉〕。又有澤水神,天旱,鳴鼓於旁即雨也。〔巴楚相攻,故置江關,舊在〕赤〔甲城,後移在江南岸,對白帝城故基〕。依《後漢書》注引《華陽國志》文補。

朐忍縣 郡舊本無此字,廖本有。西二百九十里。水道有東陽、下瞿數灘。山有大、小石城勢。張、吳、何本作並。〔故陵郡舊治,有巴鄉名酒〕、靈壽木此下廖本注云:「當有橘圃二字。《水經注》引不誤。」〔橘圃〕、鹽井、顧廣圻校稿刪此二字。云,「《水經注》三三,無鹽井字」。然湯溪鹽井正屬此縣。靈龜。〔湯溪鹽井,粒大者方寸〕。並據《水經注》補。咸熙元年,獻靈龜於相府。大姓扶、先、徐氏。漢時有扶徐,〔功在〕荊州,著【石】〔名〕《楚【訪】〔記〕》。宋槧作「扶徐荊州,著石楚訪」八字。有注云:「著石楚訪四字未詳。」明清各本因之。讀者莫識其義。顧廣圻校稿謂是「著名《楚記》」。廖本從以入注,俱未能詳其說。茲考扶徐即《後漢書‧度尚傳》之抗徐。《楚記》為《荊州記》之別稱。名、石二字形似易混。扶抗二字亦易混。此謂縣人扶徐,立功于荊州,為楚人方志所稱道耳。〔其屬〕有弜頭白虎復夷者也。

漢豐縣  建安二十一年置。在郡西北彭溪【源】〔原〕。舊各本作源。縣距溪源數百里。皆行山谷,惟縣治處為小平原。故改作「原」。

南浦縣  郡南三百里。晉初置〔武陵郡〕,主夷。各本「置」接「主夷」字。張、吳、何、王本作「主夷郡」。今按:《宋書‧州郡志》蜀漢時已有南浦縣,非晉置。此云「晉初置武陵郡主夷」,非縣無漢民也。但郡守楊宗職在撫夷耳。

郡與楚接,人多勁勇,少文學,有將帥材。此郡字亦承「武陵郡」言。劉、廖本提行,錢、《函》本空格,張、吳、何、王、本重郡字,俱非。楊宗為武陵太守,初只寄居南浦。故稱縣為郡也。

〔羊渠縣  漢末置。平吳後省入南浦。〕

〔巫,北井  還屬建平郡。〕

十四[编辑]

涪陵郡,巴之南鄙。從枳南入,【析】〔折〕《寰宇記》引作泝。廖本作析。他本多作折。丹涪水,劉昭《後漢書郡國志注》引涪下有陵字。本與楚商於之地接。秦將司馬錯【由之】取楚商於地為黔中郡也。丹涪水與巴涪水異,參看3章之注。劉、李、錢、《函》、浙本有。張、吳、何、王本無。【後】〔興〕《寰宇記》引作「漢興」。考當從。恆有都尉何、王、浙本作郡尉。他各本作都尉。守之。舊屬縣五。去洛五千一百七十里。東接巴東。南接武陵。西接牂柯。張、吳、何、王、浙本作牂牁。《漢志》牂柯。北接巴郡。土地山險、水灘。人〔多〕戇勇,廖本無多字。他各本有。據補。多獽蜑之民。縣邑阿黨,鬬訟必死。【無蠶桑】少文學。〔無蠶桑〕。此三字,舊本在「少文學」上。茲倒在下。惟出茶、丹、漆、蜜、蠟宋本與劉本作䗶。漢時,赤甲軍常取其民。蜀丞相亮亦發其勁卒三千人為連弩士,遂移家漢中。延熙十三年,大姓徐巨反。車騎將軍鄧芝討平之。《三國志‧鄧芝傳》作延熙十一年。見玄清刻各本避諱作元。猿緣其山,《三國志》注引無其字。《北堂書鈔》引同。宋、明、清寫、刻本,并有。於文當有。芝性好弩,手自射猿,中之。猿子拔其箭,《裴注》引此句無子字。《水經注》卷三十三作「自拔矢」。《裴注》又引別本作「芝見猿抱子在樹上,引弩射之,中猿母。其子為拔箭」。《藝文類聚》、《太平御覽》引並同。卷木葉塞其創。其字,《裴注》引前種有,後種無。《類聚》《御覽》引亦無。芝嘆曰:「嘻!吾傷《裴注》引作違。物之性,其將死矣。」《裴注》引另本作「芝乃嘆息。投弩水中,自知當死。」《類聚》《御覽》引同,無後四字。乃移其豪徐、藺、謝、范五千家於蜀,為獵射官。分羸弱配督將韓、蔣等,名為助郡軍;遂世掌部曲,為大姓。蔣字下,元豐本空三格。嘉泰空二格(據錢本),劉、《函》本空一格。似原有姓氏漫滅。然不可補。只補一等字。晉初,移弩士於馮翊蓮勺。其人性質直,雖徙他所,風俗不變。故迄今【有】〔在〕蜀、漢、關中、涪陵,有,當作在。下貫至「猶存」為句。今改。當作及。為軍在南方當作南中。者猶存。山有大龜,其甲可卜;其緣可作义,古釵字。《書鈔》《類聚》、《御覽》引並作釵。下同。世號靈义。

十五[编辑]

涪陵縣  郡治。宋本涪字不提行,只於叉字下空一格。張、吳、何、王本遂于空格補一出字連下。大謬。

丹興縣舊本脫縣字。廖本有。  蜀時省。山出名丹。

漢平縣  延熙十三年置。

萬寧縣  孝靈帝時置,舊本脫置字。廖本有。本名永寧。

漢髮《晉志》作漢復。縣  有鹽井。【諸】縣北有獽、蜑,又有蟾夷也。十一字,舊本皆上連。廖本提行。皆衍諸字。

〔漢葭縣  省入涪陵。〕

十六[编辑]

巴西郡,屬縣七。去洛二千八百一十五里。東接巴郡。南接此下舊各本俱連「梓潼」字。脫「西接」。廖本注云「當有脫」。蓋脫「廣漢」二字。漢廣漢郡轄地包涪江全流。在巴西之西南。〔廣漢〕。西接舊本並脫此二字,廖本有。梓潼。北接【涼】張、吳、何、王本作梁。他各本作涼。並是漢字譌。又脫中字。〔漢中〕、西城。土地山原多平,有牛馬桑蠶。其元豐與廖本有其字。他各本無。人,自先漢以來,傀偉俶儻,冠冕三巴。及郡分後,叔布、《函海》注:「周舒,子羣,孫巨。」榮始、《函海》注:「譙缾,子周。」周羣父子、程公弘等,或學兼三才,或精李本作清。秀奇逸。其次,馬盛衡《函海》注勳。承伯,《函》注參。才藻清李本作精。妙;龔德緒兄弟,《函海》注「祿、皦」。英氣曄然;黃公衡《函》注權。應權通變;馬德信、《函》注忠。王子均、《函》注平。勾孝興、《函》注扶。張伯岐《函》注嶷。建功立事;劉二主之世,稱美荊楚。〔若〕乃先漢以來,〔范三侯〕、舊本無,按《巴總序》當有范目。馮車騎、《函》注緄。【范】〔馬〕鎮南,《函海》不注。與他各本俱作「范鎮南」。查《士女目錄》巴西無范姓官鎮南將軍者。惟馬忠有是銜。范姓惟范目是名將。應是舊寫脫亂。皆植斯鄉,故曰「巴有將,蜀有相」也。及晉,譙侯《函》注周。脩文於前,陳君《函》注壽。劉、李、《函》本作渙。炳於後,並遷雙固,倬羣穎世。甄在傳記,縉紳之徒,不勝次載焉。

十七[编辑]

閬中縣  郡治。有彭池大澤。名山靈臺,見文緯書讖。廖本注云「當作《孔子內讖》。見《續漢志注》」。大姓有三狐、五馬,蒲、趙、任、黃、嚴也。

【南】〔西〕充國縣  〔故充國,〕和帝時置。有鹽井。大姓侯、譙氏。〔漢末分置南充國時改名。〕兩漢有充國縣,無西充國。《後漢志》謂充國「永元二年置」,和帝即位之第三年也。又謂南充國「初平四年置」,漢末獻帝年號也。《三國志》,譙周「巴西西充國人」。周生于建安六年,上距初平只六年。是其時已有西充國,而《後漢志》無之者,足知其是充國分後改名。譙周、陳壽皆生于巴西,所傳應不誤。二縣惟西充國有鹽井。譙亦西充國大姓。常氏崇用《漢志》與譙、陳之書,不當誤屬于南充國。而自宋槧至于廖刻,皆誤此為「南充國縣」,莫能訂正。又脫西充國,而以平州足成七縣之數。茲考訂釐補,庶復常氏之真。

〔南充國縣  漢末置。大姓張氏。〕

安漢縣  號出人士。大姓陳、范、閻、趙。

平州縣  〔太康元年置。〕用《宋書‧州郡志》文補。刪其「以野人歸化」五字。

其二縣為郡。舊本皆與平州縣三字連。廖本提行。二縣,謂宕渠與漢昌為宕渠郡也。

十八[编辑]

宕渠郡,【延熙中】〔蜀先主〕置。以廣漢王士為太守。郡建九年省。〔延熙中復置。尋又省〕舊刻脫誤。茲依《隋志》與《寰宇記》改補。永興元年,李雄復置。今遂為郡。長老言:「宕渠蓋為故賨國。今有賨城、盧城。」秦始皇時,有長人二十五丈見宕渠。秦史胡母敬曰:「是後五百年外,《十六國春秋》引無外字。《太平御覽》引有。必有異人為大人者。」及雄之王,祖世出自宕渠,有識者皆以為應之。先漢以來,士女賢貞。縣民、車騎將軍馮緄、大司農玄賀、大鴻臚龐雄、桂陽太守李溫《函海》注云:「《目錄》作然。」等,皆建功立事,有補於世。緄、溫各葬所在。廖本注云「當作任」。常以三月,二子之靈還鄉里,水暴漲。郡縣吏民,莫不於水上祭之。其列女節義在《先賢志》。《巴郡先賢》,宋槧已闕。今無可考。

宕渠縣  郡治。有鐵官。石蜜,山圖所採也。

漢昌縣  和帝時置。大姓勾氏。

宣漢縣  今省。

十九[编辑]

右巴國,凡張、吳、何、王本無此字。他各本有。分為五郡,二十三縣。二十三縣者,按上文,巴郡七縣,具三省。巴東五縣。涪陵五縣,省一縣。巴西五縣。宕渠三縣,省一縣。應共為二十七縣。不數省,則當為二十二縣。而云二十三縣者,脫西充國故也。此十二字,張、吳、何、王、浙本,直承宣漢縣行,但空格。

譔曰:元豐、《函海》與浙剜改本作讚曰。他篇仍皆作「譔」。巴國,遠世則黃【炎】〔帝〕《巴志總序》言「黃帝、高陽之支庶世為侯伯」。無炎帝支封之意。且炎帝在黃帝前,使常氏本意為炎、黃,亦不當倒炎在下。其炎為帝字之譌甚明。之支封;在周則宗姬之戚親;故於春秋,班侔秦楚,示甸衛也。若蔓子之忠烈,范目之果毅;風淳俗厚,世挺名將;斯乃江漢之含靈,山岳之精爽乎?觀其俗,劉、錢本空格,注一小闕字。《函海》夾注云:「原闕。惠校李本改俗字。」張、吳、何、王本皆不空,徑填為俗字。廖本無俗字,注云「舊校云闕」。足以知其敦壹矣。昔沙麓崩,卜偃言:「其後當有聖女興。」元城郭廖本注云:「當作建。見《漢書》。」公謂王翁孺屬當其時。故有政君。李雄,宕渠之【斯】廝廖、湘本作斯。伍,略陽之黔首耳。起自流隸,君獲廖本注云「當作獲君。誤倒。」茲不取。士民;其長人之魄,良有以也?也讀如耶。疑似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