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河东全集/卷1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二 柳河东全集
卷十三 志
卷十四 

先太夫人河东县太君归祔志[编辑]

先夫人姓卢氏,讳某,世家涿郡,寿止六十有八,元和元年,岁次丙戌,五月十五日,弃代于永州零陵佛寺。明年某月日,安祔于京兆万年栖凤原先侍御史府君之墓。其孤有罪,衔哀待刑,不得归奉丧事以尽其志,侄洎太夫人兄之子宏礼承事焉。呜呼天乎!太夫人有子不令而陷于大僇,徙播厉土,医巫药膳之不具,以速天祸,非天降之酷,将不幸而有恶子以及是也。又今无适主以葬,天地有穷,此冤无穷。既举葬纼,犹以不孝之辞,拟述先德,且志其酷焉。

尝逮事伯舅,闻其称太夫人之行以教曰:“汝宜知之,七岁通《毛诗》及刘氏《列女传》,斟酌而行,不坠其旨。汝宗大家也,既事舅姑,周睦姻族,柳氏之孝仁益闻。岁恶少食,不自足而饱孤幼,是良难也。”又尝侍先君,有闻如舅氏之谓,且曰:“吾所读旧史及诸子书,夫人闻而尽知之无遗者。”某始四岁,居京城西田庐中,先君在吴,家无书,太夫人教古赋十四首,皆讽传之。以诗礼图史及剪制缕结授诸女,及长,皆为名妇。

先君之仕也,伯母叔母姑姊妹子侄虽远在数千里之外,必奉迎以来。太夫人之承之也:尊己者,敬之如臣事君;下己者,慈之如母畜子;敌己者,友之如兄弟。无不得志者也。诸姑之有归,必废寝食,礼既备,尝有劳疾。先君将改葬王父母,太夫人泣以莅事。事既具,而大故及焉,不得成礼。

既得命于朝,祗奉教曰:“汝忘大事乎?吾冢妇也,今也宜老,而唯是则不敢暇,抑将任焉。苟有日,吾其行也。”及命为邵州,又喜曰:“吾愿得矣。” 竟不至官而及于罪。是岁之初,天子加恩群臣,以宗元任御史尚书郎,封太夫人河东县太君。八月,会册太上皇后于兴庆宫,礼无违者。既至永州,又奉教曰:“汝唯不恭宪度,既获戾矣,今将大儆于后,以盖前恶,敬惧而已。苟能是,吾何恨哉!明者不悼往事,吾未尝有戚戚也。”而卒以无孝道,不能有报焉。

丧主子妇七岁,而不果娶。窜穷徼,人多疾殃,炎暑熇蒸,其下卑湿,非所以养也。诊视无所问,药石无所求,祷祠无所实,苍黄叫呼,遂遘大罚。天乎神乎,其忍是乎!而独生者谁也?为祸为逆,又顽狠而不得死,逾月逾时,以至于今。灵车远去而身独止,元堂暂开而目不见。孤囚穷絷,魄逝心坏。苍天苍天,有如是耶?而犹言犹食者,何如人耶?已矣已矣!穷天下之声,无以舒其哀矣。尽天下之辞,无以传其酷矣。刻之坚石,措之幽阴,终天而止矣。

伯祖妣赵郡李夫人墓志铭[编辑]

夫人姓李氏,辨族氏者曰赵郡赞皇之东祖。祖某,为某官。父冲,为单父尉。夫人生于良族,嶷然殊异。及笄,德充于容,行践于言,高朗而不伤其柔,严恪而不害其和。特善女工剪制之事,又能为雅琴素声操缦之具。妇道既备,宜为君子之配偶焉。我伯祖临邛令府君讳某,受夫人于李氏之庙而归于正室。临邛府君之先曰我曾王父清池府君讳某。清池之先曰徐州府君讳某。又其先曰常侍府君讳楷。常侍之兄曰中书令讳奭。自中书以上,为宰相四世。

噫!我怕祖以宗胄硕大而济其德厚,夫人以族属清显而修其礼范,合二姓以承先祖,为士者荣之。故佐奉养,承祭祀,妇德用光,家道甚宜。无何,伯祖终于临邛而窆焉。夫人从子而反于淮浒。呜呼!我先府君每得仕,未尝不奉迎供养,必诚必亲。男既立,必使之有禄仕,女必使之有家。将嫁己子,必先择良士可以配诸姑者,定,然后议焉。仲父殿中侍御史府君由是志也。

夫人生男一人,讳某,不幸终于宣州旌德尉。女三人,皆得良婿。陇西李伯和为杨子丞,疾痹废痼而没。太原王纾,今为右补阙。颍川陈苌,为校书郎渭南尉,知名。贞元十六年,王氏姑定省扶持,自扬州至于京师,道路遇疾,遂馆于陈氏。以诸婿之良,诸女之养,无不得意焉。享年八十一,是岁六月二十九日,终于平康星。自小敛至于大敛,比及葬,则二婿实参主之。有孙二人,长曰曹郎,奉之以缞而正于位。八月二十四日,葬于万年县之少陵原,实栖凤原,介于我先府君仲父二兆之间,神心之所安也。

呜呼!嗣子早夭,临邛万里,以岁之不易,未克合祔,哀孰甚焉。诸姑命宗元以为斯志。以从人之道,内夫家,外父母家,且又葬于我,志于我,故叙柳氏为备。铭曰:

蔼其芳,寿且康,大梁鹑火沉幽光。夙沦夫子嗣又丧,青帏不复岷之阳。兆灵趾,栖凤里。艮之山,兑之水。灵之车,当返此。子孙百代承灵祉,谁之言者青乌子。

叔妣吴郡陆氏夫人志文[编辑]

夫人讳则,字内仪,姓陆氏,家于吴郡,盖江左上族。以宗子在他国,家牒逸坠,故曾王父、王父之讳官,不克究知而阙其文。父覃,皇河南陆浑令。夫人生而柔,笄而礼。会伯舅为河南尹,撰择寮采,谓我文学掾仲父,士林殊英,儒流推高,故夫人归于我。夫人之志也,温顺以承上,冲厚以字下,不敢逾于冢妇,不敢侮于臣妾。是宜允膺福寿,集成母仪。禀命不淑,享年三十有五,贞元十二年十一月己亥,终于长安太平里第。呜呼!夫人生男一人,曰曹婆,幼孺在抱,委缞就位。女一人,曰喜子,匍匐襁褓,寄妇人之手。哀哉!盖衰门薄祐,神道不相,顾仲父违背于岁首,而夫人捐弃于是日。遗孤眇藐,未克承绍,凡我族属,其痛巨乎!遂以其年十二月十三日庚午,合祔于少陵原之墓。恭惟仲父之讳字,夫人之爵齿,备于版文,今不书,惧再告也。

亡姑渭南县尉陈君夫人权厝志[编辑]

唐贞元十七年九月六日甲子,前渭南县尉颍川陈君之夫人河东柳氏终于平康里。将终,告于陈君曰:“吾生四十有四年,为陈氏介妇九年,谨饬不怠,以至此,命也。既成妇矣,宜祔于皇姑,从兆于三原,然而不幸中道而有痼疾,既不及养于舅姑,又不得佐于蒸尝,生君之子,不期月而殒。尝谓君宜有贵位,而不克见。执亲之丧,不得终纪。皆天谴之大者也。且愿杀礼,以成吾私,迩先夫人之墓而窆我焉。将俟君之不讳,而归复于正,其可也。”陈君乃卜十二月十八日,权厝于城南,原曰栖凤,如夫人之志。且以时日甲子授于宗元曰:“子之姑孝于家,移于我之长;睦于族,施于我之党。是用宾而礼之,如益者之友,今则去我,已矣,吾无以报焉。他日尝谓子悫而文,愿以为志,庶幸而有知,将安子之为也,苌无恨矣。”呜呼!贵不必贤,寿不必仁,天之不可恃也久矣。遂哭而受命,书夫人之世,以记于兹石。夫人六代祖讳庆,五代祖讳旦,位皆至宰相。高祖讳楷,为济州刺史。曾祖讳某,为徐州长史。祖讳某,为清池令。考讳某,为临邛令。妣李氏,赵郡赞皇人。其他则俟改葬而后备。

亡姊崔氏夫人墓志盖石文[编辑]

我伯姊之葬,良人博陵崔氏为之志。凡归于夫家,为妇为妻为母之道,我之知不若崔之悉也。然而自笄而上以至于幼孩,崔固不若我之知也,又乌可以已。今之制,凡志于墓者,琢密石,加盖于其上,用敢附碑阴之义,假兹石而书焉。呜呼!夫人天命之性,固有以异于人。孩而声和,幼而气柔。以吾族之大,尊长之多,夫人自能言,而未尝误举其讳。与其类戏于家,游弄之具未尝有争。先公自鄂如京师,其时事会世难,教告罕至,夫人忧劳逾月,默泣不食,又惧贻太夫人之忧虑,绐以疾告,书至而愈,人乃知之。善隶书,为雅琴,以自娱乐,隐而不耀。工足以致美于服而不为异,言足以发扬于礼而不为辩。孝之至,敬之备,仁之大,又以配君子。然而不克会于贵寿,以至于斯,孰谓之天有知者耶?太夫人生二女,幼曰裴氏妇,如夫人之懿。在二族咸以令德闻,而皆早世。其弟昏愚而独存,孰谓天可问耶?呜呼,痛其甚欤!遂濡血以书,志终天之哀,与兹石永久。

亡姊前京兆府参军裴君夫人墓志[编辑]

柳氏至于唐,其著者中书令讳奭。中书之弟之子曰徐州府君讳子夏,实有孝德,世其家业。清池府君讳从裕,继之以茂实。德清府君讳察躬,承之以善政。以至于侍御史府君讳镇,用贞信劲正,达于帮家。克生贤女,以配于裴氏。裴氏至于唐,其著者礼部尚书讳行俭。礼部之子曰侍中讳光庭,嗣用忠肃,书于国史。祠部府君讳贞,业之以贞直,以至于金吾府君讳儆,用纯懿端亮,闻于天下。实生良子,以配夫人。

呜呼!夫人与仁孝偕生,以礼顺偕长,始于家,纯如也;终于夫族,穆如也。其为子道也,孝以和,恭以惠,取与承顺,必称所欲。先君与太夫人恩遇尤厚,故夫人侍侧,无威怒之教焉。天祸弊族,夙遭大故,我诸孤奉太夫人之养,不敢图死,至于复常。夫人三岁无汤沐,无盐酪,顿踊叫号,哀彻天地。外除发不胜笄,体不胜带。太夫人泣而命之,固犹不食,朝夕谕诲,仅而济焉。其为妻道也,贞顺之宜,恒服于身体;疑忌之虑,不萌于心术;忿懥之色,不兆于容貌,同焉而合于礼,婉焉而得其正。其为妇道也,惟听顺谨敬睦姻任恤之行甚备,常以不幸不及姑舅之养,用为大恨。是故相春秋之事,视涤濯,羞簋簠,劳以待旦。每怵惕之感至焉,则又移其孝于裴氏之门,而以睦于冢妇介妇,必敬必亲,下以不失其赤子之心,姻族归厚,率由是也。呜呼!我之大谴欤?裴氏之大不幸欤?以夫人之德行,宜贵寿,宜康宁,然而年始三十,不克至于寿。良人官为参军事,不及偕其贵。骨髓之疾,实锺于身,以贞元十六年三月十三日甲子,终于光德里第。痛矣夫!

始夫人之疾也,夫人之族视之如己,其家老、长妾、臧获之微,皆以其私奔谒于道路,祷鬼神、问人筮者相及也,既病,太夫人在侧,尚虑和忧伤于尊怀,犹持形立气,绐以少间。故二稚未龀,良人在远,不及有绪言遗念以传于后。则我呼天之痛,宜有加焉。呜呼!天胡厚是懿德而阙其报施,独何咎欤?予一不知天之忍也。既逾月,良人至自洛师,望门而哭曰:“无以立吾家成吾身矣。”凡生三子,幼曰崔七,先夫人八月而殡,魂气无不之也。次曰崔六,后夫人五旬而夭,因祔焉。今其存者曰崔五,幸无恙,托于乳媪,以虞水火。哀哉!其年八月十八日甲子,安厝于长安县之神禾原,从于先茔,祔于皇姑,宜也。

母弟号哭而为之志,毒痛凭塞,略不能具。敢告无愧辞,无溢美,庶用正直,克安神心。呜呼!至哀无文,至敬不饰,故无其辞。

亡妻宏农杨氏志[编辑]

亡妻宏农杨氏,讳某。高祖皇司勋郎中讳元政。司勋生殿中侍御史讳志元。殿中生醴泉县尉讳成名。醴泉生今礼部郎中凝。代济仁孝,号为德门。郎中娶于陇西李氏,生夫人。夫人生三年而皇妣即世,外王父兼居方伯连帅之任,历刺南部。夫人自幼及笄,依于外族,所以抚爱视遇著,殆过厚焉。夫人小心敬顺,居宠益畏,终始无骄盈之色,亲党难之。五岁,属先妣之忌,饭僧于仁祠,就问其故,保傅以告,遂号泣不食。后每及是日,必遑遑涕慕,抱终身之戚焉。及许嫁于我,柔日既卜,乃归于柳氏。恭惟先府君重崇友道,于郎中最深。髫稚好言,始于善谑,虽间在他国,终无异辞。凡十有三岁,而二姓克合,奉初言也。

夫人既归,事太夫人,备敬养之道,敦睦夫党,致肃雍之美。主中馈,佐蒸尝,怵惕之义,表于宗门。太夫人尝曰:“自吾得新妇,增一孝女。”况又通家,爱之如己子,崔氏、裴氏姊视之如兄弟。故二族之好,异于他门。然以素被足疾,不能良行。未三岁,孕而不育,厥疾增甚。明年,以谒医救药之便,来归女氏永宁里之私第,八月十日甲子,至于大疾,年始二十有三。呜呼痛哉!以夫人之柔顺淑茂,直延于上寿;端明惠和,直齿于贵位;生知孝爱之本,宜承于馀庆。是三者皆虚其应,天可问乎?

衰门多,上天无祐,故自辛未,逮于兹岁,累服齐斩,继缠哀酷。其间冠衣纯采,期月者三而已矣。无乃以是累夫人之寿欤?悼恸之怀,曷月而已矣。哀夫!遂以九月五日庚午,克葬于万年县栖凤原,从先茔,礼也。是岁,唐贞元十五年,龙集己卯。为之志云。

坤德柔顺,妇道肃雍。惟若人兮,婉娩淑姿。锵翔令容,委穷尘兮。佳城郁郁,闭白日兮。之死同穴,归此室兮。

下殇女子墓砖记[编辑]

下殇女子生长安善和里,其始名和娘。既得病,乃曰:“佛,我依也,愿以为役。”更名佛婢。既病,求去发为尼,号之为初心。元和五年四月三日,死永州,凡十岁。其母微也,故为父子晚。性柔惠,类可以为成人者,然卒夭。敛以(一作用)缁褐,铭用砖甓,葬零陵东郭门外第二岗之西隅。铭曰:

孰致也而生?孰召也而死?焉从而来?焉往而止?魂气无不之也,骨肉归复于此。

小侄女墓砖记[编辑]

字为雅,氏为柳。生甲申,死己丑。日十二,月在九。是日葬,东岗首。生而惠,命则夭。始也无,今何有。质之微,当速朽。铭兹瓦,期永久。  

故尚书户部侍郎王君先太夫人河间刘氏志文[编辑]

(夫人,王叔文母也,公附叔文,故此铭极所称道,时贞元二十一年秋也。八月而宪宗立,叔文败,公亦相继贬黜。岂公作铭时犹未悟耶?其后《与许孟容书》谓:“是时年少气锐,不识几微,不知当否,但欲一心直遂,果陷刑法。”意公亦悔所不及矣。韩文公言曰:“子厚前时少年,勇于为人,不自贵重顾藉,谓功业可立就,故坐废退。”诚有当于公之心哉!)

夫人姓刘,其先汉河间王。(河间献王德,汉景帝长子。)王有明德,世绍显懿。(“绍”,一作“昭”。)至于唐,有文昭者,为绵州刺史,号良二千石。其嗣慎言,为仙居令、光州长史,克荷于前人。光州,(一有“君”字。)夫人之父也。夫人既笄五年,从于北海王府君,(王,越州山阴人。叔文自言王猛之后云。)讳某。府君举明经,授任城尉左金吾卫兵曹。修经术,以求圣人之道;通古今,以推一王之典。会世多难,不克如志,卒以隐终。

  夫人生二子:长曰彝伦,举五经,早夭;少曰叔文,坚明直亮,有文武之用。贞元中,待诏禁中,以道合于储后,凡十有八载,献可替否,有匡弼调护之勤。(叔文善棋,贞元初,出入东宫,娱侍太子,诡谲多计。自言读书知治道,乘间尝为太子言民间之疾苦。)先帝弃万姓,(贞元二十一年正月癸巳,德宗崩。)嗣皇承大位。(丙申,顺宗即位。)公居禁中,︳谟定命,(诗之辞。)有扶翼经纬之绩。(自德宗大渐,王伾先入,称诏召叔文坐翰林中,使决事。伾以叔文意,入言于宦官李忠言,称诏行下,外无知者。)由苏州司功参军,为起居舍人、翰林学士。(二月,叔文以前苏州司功参军,为起居舍人、翰林学士。)将明出纳,(《诗》:肃肃王命,仲山甫将之;邦国若否,仲山甫明之。又曰:出纳王命,王之喉舌。)有弥纶通变之劳,副经邦阜财之职。(三月,以叔文为度支盐铁转运副使。)加户部侍郎,赐紫金鱼袋。(五月,以叔文为户部侍郎,职如初,赐紫。)重轻开塞,有和钧肃给之效。(《书》:关石和钧。和钧,谓均平也。)内赞谟画,(一作谋谟。)不废其位,凡执事十四旬有六日。利安之道,将施于人,而夫人卒于堂,盖贞元之二十一年六月二十日也。(是日丁巳。)知道之士,为苍生惜焉。天子使中谒者临问其家,赙以布帛。 呜呼!夫人之在女氏也,贞顺以自处,孝谨以有奉;其在夫族也,祗敬以承上,严肃以莅下。事良人四十有九年,而勤劳不懈;生户部五十有三年,(天宝十二年,叔文生。)而教戒无阙。年七十有九,而户部之道闻于天下,为大僚,垂紫绶,以就奉养。公卿侯王,咸造于门。既寿而昌,世用羡慕。然而天子有诏,俾定封邑,有司稽于论次,终以不及,时有痛焉。是年八月某日,?于兵曹府君之墓。铭曰:

  夫人之德,温柔敬直。承于阴教,式是嫔则。克生良子,用扬懿美。有其文武,弘我化理。天子是毗,邦人是望。(平声。)若若紫绶,(《汉书》:印何累累,绶若若耶?若若,垂貌。)荣于高堂。惟昔孟氏,号为母师。在汉称贤,有戒不疑。(隽不疑也。)懿懿夫人,维其似之。山北之里,神禾之原。问于灵龟,?此显魂,(?,音秘。)勒石垂休,永永万年。

朗州员外司户薛君妻崔氏墓志[编辑]

唐永州刺史博陵崔简女讳媛,嫁为朗州员外司户河东薛巽妻。三岁知让,五岁知戒,七岁能女事。善笔札,读书通古今,其暇则鸣弦桐讽诗骚以为娱。始简以文雅清秀重于当世,其后病惑,得罪投州。诸女蓬垢涕号,柳氏出也。以叔舅命归于薛。惟恭柔专勤,以为妇妻,恩其故他姬子杂己子,造次莫能辨。无忮忌之行,无犯迕之气,一亩之宅,言笑不闻于邻。元和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既乳,病肝气逆肺,牵拘左腋,巫医不能已,期月之日,洁服饬容而终,年若干。某月日,迁枢于洛,某月日,祔于墓。在北邙山南洛水东。巽始佐河北军食有劳,未及录。会其长以罪闻,因从贬。更大赦,方北迁,而其室已祸。

巽之考曰大理司直仲卿,祖曰太子右赞善大夫环,曾祖曰平舒令煜,高祖曰工部尚书真藏。简之父曰大理司直煜,祖曰某官鲵。唐兴,中书令仁师议刑不孥。其二世,大父也。巽之他姬子,丈夫子曰老,女子曰张婆。妻之子,女子曰陀罗尼,丈夫子曰某,实后子。铭曰:

翼翼仁师,惟仁之硕。一言刑轻,绵载二百。
其庆中缺,曾元不绩。简之温文,卒昏以易。
七男三女,八我之出。仍祸六稔,数存如殁。
宜福而灾,伊谁云恤。惟薛之妇,德良才全。
邻无言闻,臧获以虔。推仁抚庶,孩不异怜。
兄公是怙,夫属忻然。髲髢峨峨,笾豆惟嘉。
烝尝賔燕,其羞孔多。有苾有严,神飨斯何。
奚仲仲虺,胡祐不遐。高曾祖考,胡嘏之讹。
淑人不居,谁任于家。书铭告哀,以寘岩阿。

韦夫人坟记[编辑]

韦夫人终成都,殡万年,迁柩渭南,祔而不合,大葬未利,以俟礼也。其族系如某人之志,堋用元和十四年月日,子某为石刻而纳诸扩。

马氏女雷五葬志[编辑]

马室女雷五,父曰师儒,业进士。雷五生巧慧异甚,凡事丝纩文绣,不类人所为者,馀睹之甚骇。家贫,岁不易衣,而天姿洁清修严,恒若簪珠玑,衣纨縠,寥然不易为尘垢杂。年十五,病死。后二日,葬永州东郭东里。以其姨母为嫂于馀也,将死,曰:“吾闻柳公尝巧我慧我,今不幸死矣,安得分之文志我于墓?”其父母不敢以云。葬之日,馀乃闻焉,既而闵焉。以攻石之后也,遂为砂书元砖,追而纳诸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