苌楚斋随笔/0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苌楚斋随笔
←上一卷 卷七 下一卷→
庐江刘声木十枝撰

秋江诗集命名本意[编辑]

永福黄莘田明府任所撰诗集,取名“秋江”二字,初不解其用意。嗣读唐高蟾《下第后上高侍御》七绝,始知其用意深远。诗云:“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东风怨不开。”诗意谓碧桃生于天上,红杏生于日边,已与孤寒子弟势分悬绝,何况复能和露种,倚云栽乎!意谓公卿子弟应试,复得公卿、知贡举为之汲引,自能应举。芙蓉非不灿烂,无奈生于秋江之上。意谓芙蓉非不可比碧桃红杏,但非在天上日边,自无和露种,倚云栽之比,祇好自怨命薄,不怨主司,所以云“不向东风怨不开”。自以孤寒,生不逢时,故有此牢骚。莘田之意,实本于此,而立意甚微,数典颇确,立名又雅,文人狡狯,无逾于此矣。

论名字僭妄[编辑]

李习之文集》中,有《皇祖实录》一篇,《四库提要》斥其谬妄。以为“实录”二字,历代天府所用,岂私家所能拟例,此言是也。然不特此也,士君子作文行事,甯卑无尊,甯谦无妄,自是正理。例如圣人之“圣”字,非孔子及四配,不足以当之,十哲不敢僭也。彭芸楣侍郎元瑞以“知圣道”三字名斋,殊为谬妄。“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子贡亲炙圣人,深知其艰,故有此语,圣道岂易知乎!钜鹿杨思圣字犹龙,会稽姚启圣子忧庵,汉军杨锺羲号圣遗,太原女士张学圣字古诚。长洲朱仲我孝廉孔彰,自号圣和老人,又以“圣相”称曾文正公,见于自撰《咸丰以来功臣别传》中。皆以圣自期,又妄以许人,亦岂另有说耶?孝廉精于小学,岂“圣”字有别解,可以尽人用之?即另有别解,用之亦嫌谬妄。其失礼僭分,与李习之正同,声木故牵连记之于此。

大潜山房诗钞[编辑]

合肥刘壮肃公铭传,撰有《大潜山房诗钞》一卷,卷首有曾文正公题语,亦见《曾文正公文集》,甚为奖励。其语不足凭也,乃一时笼络之术,未必由衷而发。长洲朱孔彰撰《咸丰以来功臣别传》,言其少无赖,贩监为业,拒捕伤人,母惊毙云云。其出身如此,焉能有传世之诗文。《大潜山房诗钞》,或系幕僚拟作,及代为修饰字句,理或有之。然其中亦有一二语,可决知其为原本者。如《庐江道中》诗,有云“昔日江湖曾落魄,吹箫时节几人闻”等句,必系自出心裁,非幕僚所能代拟修饰矣。

四库提要宋五子称子[编辑]

四库提要》于宋五子,祇称子而不称名。天家著述,立言尚矜慎若此,崇儒重学,洵足昭示万世。不谓有朱淑熹者,字艾人,泰州人,顺治辛卯举人,其诗录入《江苏诗征》,并非不学无术者可比,竟以朱子之名为名。虽曰“淑熹”,亦不敬甚矣。《四库》有“提要”之名,德清俞荫甫太史樾撰《春在堂全书录要》一卷,因“提要”乃天家著述之名,不敢沿用。立意何等矜慎,立言何等典雅!后世学人,当以俞氏为法。

王士祯唐诗神韵集[编辑]

蒲褐山房诗话》云:“汪棣字韩怀,仪征人,居广陵,好文史。尝椠渔洋《唐诗神韵集》行世,然寥寥数十首,未必为真本也。”云云。声木谨案:《居易录》云:“《唐诗神韵集》是予前在广陵,启涑兄弟初入塾,偶摘唐律绝句五七言授之者,颇约而精。如皋冒青若兄弟见而好之,手钞七律一卷携归,泰州黄泰来刻之,非完书也。”云云。是王文简公当日实有是书,自称颇约而精,足为后人轨范,惜全书未刊行。冒氏仅钞七律一卷,是扬州确有不足传本,故黄氏刊之。汪氏刊本虽未见,殆覆刊黄氏之本,王氏竟谓非渔洋真本,殊为失考。兰泉侍郎诗法,本得之于沈文悫公德潜,文悫公最服膺渔洋,《居易录》又渔洋撰述中之卓卓者,兰泉侍郎不应不见,而为此言。汪棣又字碧溪,号对琴,诸生,官刑部员外郎,撰《持雅堂集》□卷。诗亦濯濯无俗调,论诗尤疏通微言,剖析妙义。王柳村茂才豫甚称之,见所编《群雅集》。

皇清经解正续目录[编辑]

仪征阮文达公元编辑《皇清经解》一百八十种,一千四百十二卷,广州学海堂刊本。长沙王益吾祭酒先谦编辑《皇清经解续编》四百五十种,一千三百十五卷,江阴南菁书院刊本。二书网罗宏富,实为治经言汉学者钜观,惟卷帙繁重,检校匪易。光绪年间,吴县陶念桥□□治元,依《十三经》分经编次,成《敬修堂皇清经解编目》十六卷,光绪十二年陬月□□自刊本。同时诸暨蔡曜客茂才启盛,依江永《四书典林》之例,分类编辑,以经证经,又可触类旁通,成《皇清经解检目》八卷、《通用表》一卷,光绪十二年十月,武林自刊本。临海尤麓孙□□莹,依陶氏原例,分经编辑《皇清经解续编》目录,成《式古堂目录》十九卷,光绪十九年孟春,上海石印本。蔡启盛、尤莹皆浙江诂经经舍肄业生,为德清俞荫甫太史樾弟子,治经有家法,故陶、蔡、尤三书体例较善。后上海蜚英馆延 □□□□□□□等人,依陶氏分经之例,编辑《皇清经解续编》原缩本,成《目录》十七卷,光绪廿二年季冬,上海石印本。上海鸿宝斋延仁和李师善□□等人,依陶氏分经之例,仍依原次,标其卷页,成《皇清经解缩版编目》十六卷,光绪十七年仲夏石印本。上海古香阁延钱塘凌忠照□□等人,依陶氏分经之例,编辑《皇清经解横直缩本编目》十六卷,光绪十三年,上海书局石印本。有陶、蔡、尤三书,《皇清经解》正续编原刊本皆易检阅钞袭,有蜚英馆、鸿宝斋、古香阁三书,上海横直石印本《皇清经解》正续编又易检阅钞袭,洵属便之又便,开后人无限钞袭法门。平时可束书不观,舞榭歌台,任意放荡,临时则依经依字钞袭,居然一篇经解,或竟成一部经注。何子贞太史绍基谓:近世经学家,为《经籍纂诂》之应声虫,等而下之,又为此等编目之应声虫。凡欲著书立说者,祇须半年之力,分类纂袭,即可撰述成书,自鸣为汉学家矣。

论袁枚箴朱子诗[编辑]

朱子在南安,夜闻锺声大惧,曰:“便觉此心把握不住。”袁简斋明府枚未悟其理,未考其事,作诗箴之,见于《小仓山房诗集》卷二十五。声木谨案:朱子生当南宋,中原已墟,仅馀江淮一隅之地,而主黯臣偷,民瘁兵骄。上万言书于孝宗,不省,致君泽民之念久颓,逃禅之意转切。锺磬乃释家所用,闻声大惧,良有以也。《朱子年谱》载有庆元三年,蔡元定将编管道州,与朱子会宿寒泉精舍,夜论《参同契》事。文集中有与蔡季通书,云:“《参同契》更无缝隙,亦无心思量,但望他日为刘安之鸡犬耳。”云云。并撰《周易参同契考异》一卷,随文衍注,详赡典博,托之为空同道士邹沂所撰,实即朱子之化名。足见朱子生当乱世,目击时艰,世变日非,国几不国,愤然欲逃禅窟中,以示与世决绝。然援儒入墨,心实未甘。故夜闻锺声,辄思禅理,闻声大惧者,深恐援儒入墨,此其所以大惧也。朱子名其居曰寒泉精舍,取《毛诗》“冽彼下泉”之意,冽即寒也。于此益见朱子之怆怀家国,无时或忘,其志亦可悲矣。声木因明府之言扰害人心,诋诬前哲,是以辨之。

许溎祥异秉大寿[编辑]

海宁许子颂明府溎祥,光绪乙酉举人,历署昭文等县,颇著能声。其未第时,曾居先文庄公浙抚幕中,其捷乙科,正值先文庄公任浙闱监临。其生平有一僻性,畏寒特甚,虽炎天烈日,绵袄裤不离身。国朝功令,随时换袍衤圭,夏日必须服纱袍衤圭。明府时在幕中,内服绵衣,外罩纱袍衤圭。衙中人无一不知,无一不见,每至夏日,无不群指而笑之,每多忧其不寿。予时随侍浙任,仅六七岁,知之最详,记之甚悉。及宣统元年,予以就姻到苏州,闻明府以官为家,其子复为令于苏,明府已为封翁,仍健在,意甚吒之。辛亥国变后,寓居上海,偶于书肆中,得明府《岁暮怀人诗》一卷,乃戊午季冬,七十有八岁时所作,乃恍然于人之赋性,各有不同,不关命之荣辱,寿之短长也。诗中所注,间有殷民耻食周栗,当今道德沦丧,廉耻胥亡。即此一节,已足千古,虽寥寥五人,亦录之于此:海宁沈旭初观察玉麟,蛰居吴下,卖字自娱。嘉兴钱新甫侍讲骏祥,国变后,避地天津。宜兴朱樾亭观察祖荫,辛亥以后,屡征不仕。阳湖恽孟乐太守毓嘉,辛亥来沪隐居。海宁邹景叔大令安,鼎革后,佣书卖文,不愿求仕。

论袁枚出游[编辑]

袁简斋明府枚,以诗文小慧,当乾嘉全盛之时,坐享山林之福者数十年,后人羡慕之者众矣。实则随园当日广通声气,肆意逢迎高位,以为己用。下材又奔走其门,以为间接之光荣。随园遂借此为渔猎之资,收为点缀山林,放浪形骸之用,其用心亦良苦矣。观其后半生,大半出门遨游,在家时少,实为避难而起。不知者,以为真好山水也,殊为所愚。细审随园之出游,皆在刘文清公任江宁府时,欲实行按治驱逐之后。当时虽有人为之关说,未能实行,然随园知不容于众议,是以终年出游,以避他人指摘,且恐又有人实行案治者,终难漏网。随园虽自言于诗集,明示不怍,实因其事早已道路喧腾,瞒无可瞒,不得不自言之,以示光明磊落,计亦狡矣。予观其诗集,检其出游之岁月而始知之。其出游系出逼追,非出心愿,是以随园心终不怿。其临终诗有云:“我见玉皇先跪奏,他生永不落红尘。”在他人方羡其遇,在随园深知当日之行为,已苦其艰,但难为不知其道耳。不然,随园果何所不足意,而欲不再生人间世耶?其故可思矣。

袁枚古文十弊[编辑]

钱塘袁简斋明府枚《小仓山房尺牍》中,载大兴朱石君侍郎圭所举古文十弊,其目云:谈心论性,颇似宋人语录,一弊也。俳词偶语,学六朝靡曼,二弊也。记序不知体裁,传志如写帐簿,三弊也。优孟衣冠,摩秦仿汉,四弊也。谨守八家空套,不自出心裁,五弊也。饾饤成语,死气满纸,六弊也。措词率易,颇类应酬尺牍,七弊也。穷于边幅,有文无章,如枯木寒鸦,淡而可厌,且受不住一个大题目,八弊也。平弱敷衍,袭时文调,九弊也。钩章棘句,以艰深文其浅陋,十弊也。云云。简斋明府又增三弊云:征书数典,琐碎零星,误以注疏为古文,一弊也。驰骋杂乱,自夸气力,甘作粗才,二弊也。写《说文》篆隶,教人难识,字古而文不古,三弊也。云云。声木谨案:教人难识,字古而文不古,仍有一弊。明府所举,为用《说文》篆隶钞字,字古而文不古。又有用孤僻冷字,不易识者,如魏卫元嵩《元句》,唐王士元《亢仓子》之类是。此为中有不足而粉饰于外,用字古而文仍不古,又一弊矣。故作涩蹇钩辀,不可句读之文,以骇人闻听,终不知其命意所在。如唐樊宗师《绛守居园池记》,以诘倔文浅陋,又一弊也。

何绍基论诗语[编辑]

道州何子贞太史绍基《东洲草堂诗钞》自叙云:“性既平拙,复守严训,一切豪诞语、牢骚语、绮艳语、疵贬语,皆所不喜,亦不敢也。”云云。可见此等语不宜入诗,先辈固有明训,不得以缅规越矩,自命为诗人也。

日本冈千仞论吃鸦片烟语[编辑]

日本宫城冈千仞振衣撰《观光纪游》十卷,其《航沪日记》中,有论吃鸦片烟数语,云:“其昏然如眠,陶然如醉,恍然如死,皆入佳境者。”虽寥寥数语,形容颇妙。予由己身,上溯至祖宗,未有染此毒者。虽行年五十,未尝入口一次,亦深恶而痛绝之也。

连三四月月大[编辑]

戊辰年九月至十二月,连四月月大,己巳又十月至十二月,连三月月大。自记事以来,四五十年,无连三月月大者。间有连两月月大,数年间亦属仅见。相传咸丰□□年,亦是连四月月大,未几果有红巾之乱,父老相传,以为兆乱之象。草野相传:闰八月,天下反,我朝二百馀年,仅遇三次。一在康熙□□年,三藩果起事。一在□□□□年,幸太平无事。一在光绪廿六年,八国联军入京,德宗景皇帝奉孝钦显皇后,西狩长安。又相传地藏王菩萨生日,系闰七月三十日,六十年始能一遇。己未闰七月,适逢月大,各省之人,往九华山烧香者,比平时多至十倍八倍。佛果有灵乎,抑人心有灵乎,吾不得而知之矣。

明吴与弼等谬梦[编辑]

明吴与弼动称梦见文王、周公、孔子、朱子来访,谢榛动称梦见杜工部来访,茅坤动称梦见太史公来访。一则自以为道德可与周孔侔,一则自以为诗文足与太史公、杜工部匹,故有此等谬悠之词,肆无忌惮,毫无凭证。凡能言之孺子,无一不能信口雌黄,满口鬼话。稍有知识之童子,亦未有信之者,何烦吴与弼、谢榛、茅坤等言之。果使夜夜真有是梦,亦万不可告于他人,况敢笔之于书乎!吾不知三人乃名人,何以糊涂荒谬至此。明季士习之坏,真无奇不有,此等侮圣非法。倡言不讳,实为文字中之盗贼。孔子虽有梦见周公之语,岂他人所能刻划无盐乎!

锦江书院刊书目[编辑]

锦江书院纪略》四卷,监院李承熙编,咸丰八年阳月刊本,记载颇详备,中有锦江书院刊书所存书板名目,钞录于后。四川无官书局,仅有锦江及尊经两大书院,刊书多种,实可替代官书局。其刊书多寡,以路远莫有知之者,甚为可惜。计开新刊《日知录》,计板片连封面共伍百贰拾贰块。新刊《日知录》之馀,计板片连封面共伍拾肆块。新刊《菰中随笔》,计板片连封面共叁拾贰块。新刊《困学纪闻》,计板片连封面共肆百零伍块。新刊《小学》,计板片连封面共壹百零陆块。《钦定周易折中》,板片无数目。《希有录》,计春夏秋冬闰五集,板片连封面共贰百贰拾肆块。《御纂七经》,计板片连封面共柒千玖百陆拾壹块。嗣后丁文诚公宝祯督蜀时,延湘潭王壬秋太史闿运掌教锦江书院,复刊有书籍十馀种,惜未见目录,不能备载也。

鸳鸯湖棹歌[编辑]

秀水朱竹太史彝尊,撰《鸳鸯湖棹歌》一百首,一时人争传诵。不知明陶南村□□宗仪《南村集》中,已有《沧浪棹歌》一卷,合诗词而录之,非仅诗章,为例小异。同时其表兄嘉兴谭吉璁撰《和鸳鸯湖棹歌》八十八首,为一卷,《续鸳鸯湖棹歌》三十首,为一卷,其族孙麟应梧巢撰《续鸳鸯湖棹歌》一百首,为一卷,《槜李丛书》本。嗣后海盐陆以𫍯复次韵一百首,为一卷,海盐张燕昌亦撰一百首,为一卷。乾隆乙未九月,陆以𫍯编辑太史、谭、张与己作,合刊写字本。以太史高才博学论之,其全集诚非谭、张诸家所能几及,若仅以棹歌言之,与诸家亦互有短长。何也?此种诗体近竹枝词,天机人巧,缺一不可,初不在乎深思大力也。踵其作者,杨抡撰《芙蓉湖棹歌》一百首,为一卷,陈祖昭撰《西湖棹歌》一卷、《鉴湖棹歌》一卷,锺鼎撰《荻塘棹歌》一卷,均有刊本行世。其他续有作者,则未之见也。

四库提要论文语[编辑]

四库提要》中有论文数语,颇觉简明的确,因录之于此,文云:“夫文以载道,不易之论也,然自战国以下,即已歧为二途,或以义理传,或以词藻见。如珍错之于菽粟,锦绣之于布帛,势不能偏废其一。”云云。声木谨案:曾文正公国藩致湘乡刘霞轩中丞蓉书中有云:“道与文,竟不能不离而为二。鄙意欲发明义理,则当法经说、语窟及各语录、札记,如读书录、居业录、困知记、思辨录之属。欲学为文,则当扫荡一副旧习,赤地新立。将前此所业荡然,若丧其所有,乃始别有一番文境。”云云。霞轩中丞,喜以理语入文,故曾文正公致书箴之也。

戊辰十月月食历本不注[编辑]

每年日月食,皆注明本年历本内,上海徐家汇天文台,例来亦先期布告大众,以便遐迩皆知。泰西谓日月食、飓风、地震之类,可由天文机器推测而得,不失铢黍。不知何以戊辰十月十六日月食,本年历本既不载,徐家汇天文台亦并未先期布告,各报中亦绝未言及,真理之不可解者。

庐山龙爪花[编辑]

庐山各处,予以为牯牛岭最占形势。西人强租其地,以为避暑专所,眼光甚远。秋日出一种花,土人谓之龙爪花,究不知其为何花。大者如巨碗大,通体作珊瑚色,花心另作数色,玲珑娇艳可爱。予尝移其种于家,次年即不作花。后见《复斋漫录》云:“庐山瑞香花古所未有,亦不产他处。”是庐山自古即产名花,为他处所未有,不自今日始有。现在瑞香花各处皆有,不止庐山一处,此古今异宜也。

鞠隐案牍汇存[编辑]

鞠隐安牍汇存》一卷,系金匮廉泉妇桐城吴芝瑛编,光绪三十二年七月,上海小万柳堂排印本。予于丙午来沪,得见此本。据吴芝瑛女史之意,汇刻案牍,以求公论。廿年前,予在山东,偶与吴挚甫京卿高足王古愚孝廉振f4论之,孝廉意不谓然。予节录之于此,以待后世论定:吴芝瑛之父吴宝三,山东郓城县知县,光绪十五年十二月病故。其妻吴张氏,复于光绪三十年八月病故。以近房并无子侄祧嗣,遂不立后。遗产住宅一所,计瓦屋四十馀间,约值银伍千两,戴庄田壹百叁拾贰亩,约值银壹万两。禀承其父母遗命,开办鞠隐初等小学,即以遗产田宅二项捐入,为常年经费。其族人吴赟等,公禀桐城陈干夫明府宝、安徽恩新甫中丞铭,皆以立嗣为正理。虽已经禀明江督周玉山制府馥,批示嘉奖,均为无效。恩中丞主持立嗣甚力,不容翻案,卒立吴驹为吴宝三之子,承受遗产。中丞因此案与周制府意见龃龉,私谓抚台可不做,此事在吾手中,必不能办到,亦可谓强毅不挠。王古愚亦主持恩抚之说,是恩抚所持,自是至理正办,毫无疑义矣。

南宋严羽论诗语[编辑]

严沧浪谓:“学诗先除五俗,一曰俗体,二曰俗意,三曰俗句,四曰俗字,五曰俗韵。”云云。予谓此语不独论诗,推之文章词曲,亦何莫不皆然。五俗不除尽,若有一于此,无论诗文词曲,未有能入目者。

史贻直家十牌[编辑]

溧阳史文靖公贻直家中,相传有牌十对,一曰一品当朝,二曰两江总督,三曰三朝元老,四曰四代同堂,五曰五子登科,六曰六部尚书,七曰七省军门,八曰八旗教习,九曰九门提督,十曰十度钦差。其宝三朝元老,非可自称。四代同堂,乃人家恒有之事,非五代同堂,例有嘉奖之举。北京步军统领衙门,旧有九门提督俗称,以北京城有九门之故。以三项凑入,以符以一至十之数,殊属牵强。声木谨案:史文靖公以溧阳人官两江总督,同时管扬复制府干珍以阳湖人官漕运总督,阮文达公以仪征人亦官漕运总督,皆一时之盛事,我朝所希有也。

独学庐全集雕刻精工[编辑]

吴县石琢堂方伯韫玉,撰《独学庐全集》,雕刻绝精,几于与殿板争烈,字迹工整,似翰苑中善书者。圈划工致,段落分明,始终如一。以宣纸印刷,尤为明净。予生平所见,除殿板外,似此者甚稀。长白高斌《固哉草亭文集》二卷、《诗集》四卷,刊板似袖珍本,铁岭高文良公其亻卓《味和堂诗集》八卷,皆不能如其色色皆工。即侯官林吉人□□佶手写之《精华录》、《午亭文编》,《尧峰文钞》,山阳张力臣□□召手写之《音学五书》,兴化郑板桥明府燮自书之《板桥集》,均逊其精妙,他无论矣。

李镠撰述立名新奇[编辑]

李镠字□□□□人,在光绪间,以精算学闻,撰《锺秀葊算学十三种》,中有《测圆海镜法笔》一卷、《四元玉鉴省笔》二卷、《海岛算经纬笔》一卷、《量仓通法校笔》一卷、《算学奇题削笔》一卷。“法笔”等二字,立名甚尖颖,然算学书名,颇以新奇立异,不足怪也。

仲是保翰村诗稿[编辑]

益都赵秋谷宫赞执信,当时诗名甚盛,几于与王文简公相埒。传其学者,有常熟仲是保,字羹梅,号翰村。为秋谷门人之冠,平时亦最为笃契,撰《翰村诗稿》六卷。其诗运意才刻,纯用师法,授受颇有端绪,未可厚非。惜不甚行于世,见之者少耳。

明吕坤呻吟语摘录[编辑]

明甯陵吕叔简□□坤《呻吟语》曰:“宁耐是思事第一法,安详是处事第一法,谦退是保身第一法,涵容是处人第一法,置富贵贫贱死生常变于度外,是养心第一法。”云云。声木谨案:吕氏此数语,凡人终身可以行之,不待他求,可谓要言不烦矣。

北宋梅圣俞等专意作诗[编辑]

宋梅圣俞□□尧臣、陆放翁□□游,皆日课一诗,寒暑不易。其苦思力索,故能超出尘表,俯视群贤,各有独至之处,不可磨灭。此则天分学力,各有不同故也。

顾茂伦等三家诗选[编辑]

顾茂伦、吴汉槎专选钱牧斋尚书谦益、王文简公士祯、汪钝翁太史琬三家绝句诗为一集,总集中所罕见,惜无传本。汪长于古文,诗名不甚著,顾、吴二公,特与钱、王二大诗家同选,岂别有真知灼见,果有以异于他人乎?今已二百年,人仍无有称汪诗者,可见当日位置之未安也。

林昌彝撰述[编辑]

侯官林惠常广文昌彝,在道咸之时,亦以博洽著。□□□□举人。于咸丰三年,进呈所撰《三礼通释》二百八十卷,奉上谕,有留心经训,征引详明,以教授归部选用之褒。复撰有《破夷志》四卷、《平夷十六策》□卷、《平贼论》二卷、《军务备采》□卷、《西瓯文集》□卷、《小石渠阁诗集》□卷、《射鹰楼诗话》□□卷、《海天琴思录》八卷、《续录》八卷、《母德录》□卷、《砚桂绪录》十六卷、《温经日记》六卷,均已刊行。其未刊者,尚有《小石渠阁经说》□ 卷、《四维堂经问》□卷、《群经测篙记》□卷、《周易邃读》□卷、《周易寡过》□卷、《今文尚书考》□□卷、《六朝经说萃编》□卷、《书传逸礼考》□卷、《诗经概》□卷、《卫氏礼记集说补义》□卷、《辨万充宗周官辨非》□卷、《说文二徐本互证辨讹》□卷、《陈氏礼书刊讹》□卷、《春秋三传大义》□卷、《公羊礼说》□卷、《尔雅邵郝说折衷》□卷、《礼记章句辨正》□卷、《仪礼意》□卷、《天文辟妄》□卷、《算学存真》□卷、《算学中西法抉微》□卷、《毛西河全集刊谬》□卷、《十四史刊讹》□卷、《西瓯金石考》□卷、《南诏德化碑注释》□卷、《达德录》□卷、《圣学传心录》□卷、《三畏录》□卷、《七闽艺文录》□卷、《防淫种德录》□卷、《参同契浅注》□卷、《近代十二家文选》□卷、《近代骈体文选》□卷、《海内藏知诗录》□卷。以上均见《砚耕绪录》定远方子箴方伯浚颐序文中。撰述可谓宏富,在我朝末叶,可称硕儒,故详记之。

论梅曾亮受诬[编辑]

前见□□□□□□□言粤贼洪逆欲举上元梅伯言郎中曾亮等为三老五更,似郎中已受洪逆伪命矣,初甚疑讶,以为必无之事。后见仁和邵位西郎中懿辰《四库简明目录标注》后附书札一卷,中有致项几山书,言郎中为陆制府所留,陷贼中时,至为贼担水击柝。此后古文人遭厄,如元裕之、戴九灵辈,所未尝有也云云。邵郎中与之同时,见闻确实。益信梅郎中品端学粹,文行甚高,焉有此伤风败俗,狗彘不如之举。以声木考证所及,当时言桐城文学者,如邵懿辰、伊乐尧、朱琦、吴嘉宾、吴昌筹、马树华、马三俊、冯培元、戴熙、吴廷香、孔继鑅、陈寿熊、唐治、张勋等,均大节凛然,足与日月争光。良由平日喜言宋学,义理深入乎心髓,坚固而不可拔如此,宋学何负于人心风俗哉!

论宋元书影等书[编辑]

自钱曾《读书敏求记》出,书贾得一门径,因以考查版本,易于索价。宜都杨守敬更刊《留真谱》□卷,将宋元旧本石印数页,以便分别真伪,更于书贾为便。厥后缪荃孙刊《寒云书影》□卷,影刊本书全页,体例又较杨守敬为善,继事者易为功也。袁克文刊《寒云书影》□卷,菰里瞿氏刊《铁琴铜剑楼书影》□卷,刘承干刊《嘉业堂书影》□卷。南京钵山江南图书馆亦刊《钵山书影》□卷,每种更略序原委半面,视杨、缪、袁、瞿、刘诸刊,益为详备。然此等书,谓便于书贾则可,如谓便于学人,则未敢附和也。

张祖翼撰述[编辑]

张祖翼字逖先,号磊翁,桐城人。□□□□举人,官江苏候补知县。工书法,颇为一时所称,收藏书籍、金石、字画甚富,卒后散佚。予见其《读汉书随笔》、《读晋书随笔》各一卷于书肆中,仍系手稿本。前有自序,谓辛亥国变,决意不为冯妇,乃屏居濠湖之滨,闭户读书。后称沧桑后夏正乙卯,正月既望,磊翁记于濠庐,时年六十有七。其书不知已刊与否,其家并其手稿而货之,可知其家无人矣。予因其为清末遗民,志行高洁,特记其大略于此,将来考遗民撰述者,不可遗其人并其书也。

杨甲仁妾撰理学书[编辑]

杨甲仁字乃所,号愧葊,射洪人,岁贡生。平生喜讲求性命之学,复潜心《易象》十馀年。其侧室周氏性警敏,通文义,每闻愧葊言,辄有深悟,愧葊尝以哲徒呼之。撰《了心宗传》□卷,刊行于世,中多理学精语。其仆长寿,亦闻义能解。愧葊每远行,长寿辄荷担以从,途中讲学不辍。《愧葊遗集》七卷,同治甲子盟秋重刊本,其目予已另录入《续补汇刻书目》中。我朝三百年,妇女能诗文者多矣,未闻有以理学着书者。青衣能诗者已少见,更无以理学着名。愧葊有此一妾一仆,可谓极教化之能事,遗书虽无足重轻,亦佳话也。

震川文补集馀集[编辑]

归震川先生集行世者,《文集》三十卷、《别集》十卷。惟乾隆六十年十月,其七世族侄孙朝照玉钥堂重刊本增《补集》八卷、《馀集》八卷,后附《评点史记例意》一卷、《论文章体则》一卷、墓志表传一卷,最为赅备。《正集》、《别集》,自尺牍、古今体诗外,得文六百有五篇,《补集》复搜得文七十八篇,《馀集》除小简、古今体诗外,复增文七十一篇。玉钥堂重刊本传世甚罕,坊间通行本仍祇四十卷本,予故记之于此,亦笃嗜归文者所乐闻。太仆文章,虽不能与唐宋八家争烈,然直接八家之传,屹然为一大宗。今已三四百年,穷乡僻壤,几于家有其书,无人不知有归太仆矣。

海外恸哭记[编辑]

国朝先正事略》,开列黄梨州先生宗羲撰述,中有《日本乞师记》一卷、《海外恸哭记》一卷。初意未必果有是事,更未必果有是书,乃明之遗民,悲愤宗社沦胥,列此名目,以抒悲愤而已。后于壬子,见《古学丛刊》中刊有《海外恸哭记》一卷,虽无《日本乞师记》,而日本乞师原委,亦略见于此。一书可当两书用,乃知实有是事,实有是书,转自笑其陋矣。据云周崔芝少时往来日本,以善射名,父事撤斯玛。撤斯玛者,日本一岛中之王也。乙酉冬,崔芝告哀撤斯玛,愿假一旅,以助恢复。撤斯玛壮之,许助兵三万,军需战舰,一切不资中国。俟崔芝自往受约,将于丙戌四月十一日东行,兵部尚书馀煌,忽以叛将吴三桂用虏为戒,崔芝怒而入闽。日本待崔芝久不至,其意亦浸衰。至丙子,复命崔芝乞师日本,欲复理前约,日本之师竟不出云云。是乞师日本,全由周崔芝一人私交,日本之初许出师,亦全由周崔芝一人私交。当时廷臣复二三其德,无怪日师之终不出矣。

妇人年谱[编辑]

妇人之有年谱,实为罕见。以予所见,《崇百药斋集》中有《林太孺人年谱》,《虚受堂文集》中有《鲍太夫人年谱》,世多见之。又见《薛恭人年谱》一卷,为其子锵、莹、女荭同编。薛恭人名绍徽,字秀玉,□□人,适陈□□□□撰有《黛韵楼文集》二卷、《诗集》四卷、《词集》二卷。集中署名“陈薛绍徽”,用“李卫夫人”例也。附刊其女陈淑宜女士芸《陈孝女遗集》二卷、《小黛(韵)轩论诗诗》二卷,壬子五月家刊本。予因《黛韵楼遗集》流行不广,故详著之于此。

书籍易姓最速[编辑]

日本岛田翰字彦桢,精于目录之学,撰《皕宋楼藏书源流考》一卷,目藏书为不吉之物,子孙若不能读,论斤出售,视如粪土,言之惊心动魄。予在沪购得兴化李审言茂才详所撰《愧生丛录》二卷,宣统元年八月刊本。当时以一帙赠江阴缪筱珊太史荃孙,尚有审言茂才赠书一讯夹入卷中。□□□月,太史病故上海,未逾年,艺风堂藏书全数为古书流通处贾人海甯陈笠岩所得,《愧生丛录》又辗转为予所得。茂才一讯,纸墨如新,书已易姓,乃叹岛田之言,不为无见也。

刘玉嫒命名之异[编辑]

“嫒”字左旁从女,女人用之为名则可,不谓男人亦有用之者。乾隆三十六年刊本《砀山县志》十四卷,为知县刘玉嫒等监修,是以“嫒”为名。但不知其何所取义,以女人名为名也。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苌楚斋随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