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1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上一卷 卷一百四十七•子部五十七 下一卷→


卷一百四十七 子部五十七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紀昀等

○道家類存目

目录

陰符經三皇玉訣》•三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其書述黃帝得《陰符經》,問於廣成子及天真皇人。皆稱黃帝問而二人答,詞旨鄙淺,前有黃帝禦制序一首,文尤謬陋。蓋粗知字義道士所為也。然金明昌中範懌作《陰符經注》序已引之,則其偽亦久矣。

陰符經注》•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舊本題金陵道人唐淳撰。前有至大己丑孟綽然序,稱不知淳為何代人。其說皆主於內丹。中稱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十六字,為杜光庭所加。則五代後人矣。

陰符經集解》•三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宋袁淑真撰。是書前有淑真銜,稱朝散郎行潭州長沙縣主簿。其裏貫則未詳也。其本亦分三篇,引驪山老姥百言演道、百言演法、百言演術之說,惟末附一段只五十八字,又與諸本不同。

陰符經注》•一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宋俞琬撰。琬有《周易集說》,已著錄。琰本文士,故是編所注較他傢俱有條理,其辟詹谷以容成之術釋強兵戰勝之義,尤為正論。其本亦合為一篇,而人以愚虞一百十四字則兩存經文、注文之說。

陰符經注》•一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金劉處玄撰。處玄即王重陽七弟子之一也。其說參以佛經。前有明昌辛亥寧海州學正範懌序。

陰符經注》•一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舊本題姑射山太玄子侯善淵注,不知何許人。其本合三篇為一,而末有人以愚虞以下一百十四字。注較他本頗有文義,而傷於簡略。

陰符經解》•一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焦竑撰。竑有《易筌》,已著錄。考《戰國策》稱蘇秦得太公《陰符》之謀,其書《漢志》、《隋志》皆不著錄,蓋已不傳。今世所行之本,出唐李筌。宋黃庭堅以為即筌所托。注其書者自筌而後凡數十家,或以為道家言,或以為兵家言,或以為神仙家言,竑此注雖引張永叔真土擒真鉛,真鉛制真汞之說,似乎神仙家言,而核其宗旨,實以佛理解之,與劉處玄注相近。蓋竑與李贄友善,故氣類薰染,喜談禪悅,其作此注,仍然三教歸一之旨也。

陰符經質劑》•一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方時化撰。時化有《易引》,已著錄。是編大旨以《陰符》與易理相合。前有自序,謂已有《易》引百篇,不可不質劑於《陰符》。末又附陰符質劑問,設為問答以暢其說,大都不離乎禪學。

陰符經注》•一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李光地撰。光地有《周易觀彖》,已著錄。《陰符經》文意刻酷,五賊三盜之名,尤為奇險。光地注義純粹,頗能補苴其罅漏。其注禽之制在氣,謂以心制目,以目制心,如禽鳥之以氣相制,雖雄鷙者不敢動。似較李筌注為順。然此書本筌所偽撰,自作之而自注之,自必不失其本意,可不必與立異同。況此注禽之制在炁句次在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目之下,故此注會通四語以立義。《漢魏叢書》本次此句於天之至私,用之至公二句下,則義有難通矣。傳寫互異,莫可究詰。楚失齊得,輾轉安窮。既非儒書要義,亦聽其各存一說於天地間耳。

古老子》•二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許劍道人手刊。卷首有自題絕句一首雲:道人自昔不談玄,何事幡然繪此篇。料得浮雲無掛礙,欲從牛背學長年。稱壬子閏五題於申州傳舍。末有二小印,一曰史垂名,一曰青史。蓋其名字。次為所畫老子像,亦有二小印,一曰許劍道人,一曰別號題橋生。又書首二小印,一曰垂名原名南,一曰兩江一字青史。不知何許人也。考《石墨鐫華》有元至元間盩厔樓觀說經台篆書古《老子》及《正書釋文》,與此無異。末刻夷門天樂道人李道謙跋,雲魯之大儒高翿文舉者,善古篆,嘗為會真宮提點張志偉壽符書《道德五千言》,筆法精妙,古今罕有。至元庚寅,承命祀香嶽瀆,駐於終南山重陽萬壽宮。遂摹諸經台,垂之永久。然則高翿所書,李道謙摹刻於石,而是冊又從石刻摹出耳。字體怪異,不合六書。趙崡謂其雜出頡籀款識古文大小二篆,沾沾自喜,尚不堪郭忠恕一嗤,非過論也。考翿自識有雲,《老子》舊有古本,曆歲滋久,不可複見。於《古文韻海》中檢討綴緝,越月乃成。據此,則翿所書篆體,徒本之《古文韻海》耳。其文視今本《老子》惟增減數虛字,亦不足以資考校也。

道德經說奧》•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舊本題朱孟嘗撰。附刻朱翊钅氏《廣宴堂集》後。明宗室命名,每府以二十字為次,其下一字則偏旁取五行相生。此曰孟嘗,蓋其字型大小。惟未審即翊钅氏作,或其子孫所作耳。其書於每章之後寥寥各贅數言,殊未盡老氏之旨。

道德經編注》•二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胡與高撰。與高字岱瞻,黟縣人。雍正癸卯舉人。是書謂《老子》今本相沿,章句多舛。乃遍訪古本,考正其文,並注釋其義。而篇中分合增改之處,絕不注所據者何本,未免無徵。其謂《老子》與六經相發明,亦蘇轍之緒論。每章注釋之後又有附解,則其弟與宗所續,與高之注成於雍正甲寅,與宗之解成於乾隆戊辰。據與宗自跋,仍其兄之餘意雲。

讀道德經私記》•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汪縉撰。縉字大紳,吳縣人。是書以《易》義解《老子》。前有自序曰:釋《老子》者多矣,別於諸子方外與《易》相出入者私記之。蓋其大意欲於諸注之外獨標新義。然晉人清談,實合《老》、《莊》與《易》為一。王弼以《老子》解《易》,人人類能言之。即三語掾之故實,亦非僻事也。

道德經懸解》•二卷編修周永年家藏本[编辑]

國朝黃元禦撰。元禦有《周易懸象》,已著錄。是書多以養生家言訓釋《老子》,於原文章次多所變更,字句亦多有竄亂。謂之改本《老子》可也。

列子辨》•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前有康熙後壬寅自序,署其號曰複堂,不知何許人也。其注用林希逸口義本稍為刪削,而間附以劉辰翁評。卷首凡例稱,《列子》刻本,書肆絕少。此特借抄,其中必多訛字云云。則亦寒鄉之士,罕睹舊籍者矣。其辨論大旨,謂《漢•藝文志》載《列子》八篇,典午之禍,典籍蕩然。六朝清談之士,依傍《藝文志》所雲而妄托之。然其所證據,特以文句臆斷之耳。考《柳宗元集》有《辨列子》一篇,摘其言魏牟、孔穿皆出《列子》後,然特謂其不免增竄,不以為偽也。高似孫《緯略》頗以《史記》無傳為疑,又疑其出於後人之薈萃,然未敢定為誰氏作也。是編漫無所據,竟毅然斷其出於六朝。極詆其文詞之惡,以朱筆勒其旁者,不一而足。文詞工拙,姑置無論。第考東晉光祿勳張湛所注,已疑其言鄭穆公以後事,與劉向所雲鄭穆公時人者不合,則書在東晉以前審矣。作者未見湛注,遂以為出自六朝耳。觀其批篇首將嫁於衛句雲,嫁字諸書所無,但此書率多訛字,嫁或家字之訛。不知《爾雅釋詁》曰:嫁,往也。郭璞注引方言曰:自家而出謂之嫁,猶女出為嫁。古訓炳然,乃橫生揣度,其空言臆斷可知矣。

莊子通義》•十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朱得之撰。得之有《宵練匣》,已著錄。此書以為《莊子》之書命辭跌宕,設喻險奇,人多謂其荒唐謬悠,不知異者辭也,不異者道也。故為作通義,並加旁注以詳釋之。先是,宋鹹淳間錢塘道士褚伯秀嘗作《義海纂微》,未行於世。王潼錄其遺稿以授得之,得之因附刻於每段之下,先列《通義》,次及《義海》。前有得之自序。案伯秀《義海纂微》,采掇詳博,今原本尚存,已著於錄。得之所解,議論陳因,殊無可采。至於評論文格,動至連篇累牘,尤冗蔓無謂矣。

解莊》•十二卷內府藏本[编辑]

明陶望齡撰。望齡字周望,號石簣,會稽人。萬曆癸丑進士,官至國子監祭酒。諡文簡。事蹟附見《明史•唐文獻傳》。是編僅寥寥數則,歸安茅兆河取與郭正域所評合刻之,均無所發明。

南華經副墨》•八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陸西星撰。西星字長庚,號方壺外史,不知何許人。焦竑作《莊子翼》,引西星之說頗多,則其人在竑以前。書首有其從子律序,作於萬曆戊寅,則與竑相距亦不遠也。是書編次,一依郭象本,而以天道篇虛靜恬淡寂寞無為八字分標八卷,每篇逐節詮次。末為韻語,總論一篇之旨。其名副墨,即取大宗師篇副墨之子語也。大旨謂南華祖述道德,又即佛氏不二法門。蓋欲合老、釋為一家。其言博辨恣肆,詞勝於理。其謂天下篇為即《莊子》後序,曆敘古今道術,而以己承之,即《孟子》終篇之意,則頗為有見。故至今注《莊子》是篇者,承用其說雲。

讀莊小言》•一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文德翼撰。德翼有《宋史存》,已著錄。此書就《莊子》諸篇隨筆記其所得,然未能拔奇於舊注之外。

藥地炮莊》•九卷內府藏本[编辑]

明方以智撰。以智有《通雅》,已著錄。是編乃所作《莊子解》。藥地者,以智僧號也。以《莊子》之說為藥,而己解為藥之炮,故曰炮莊。大旨詮以佛理,借滉洋恣肆之談,以自攄其意。蓋有托而言,非《莊子》當如是解,亦非以智所見真謂《莊子》當如是解也。

古今南華內篇講錄》•十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題林屋洞藏書,不著撰人名氏,亦不著時代。卷一為南華旨要,皆言注《莊》之大旨。其第五節雲,洞庭今日首提虛用,其言何徵,亦惟得宗印於雲莊先師。卷二以《莊子》寓言一篇升冠於諸篇。前有小序雲,洞庭山縹緲峰林屋洞天夢蝶易師從蕙谿老農學《易》於天都峰,嘗會門弟子詳說南華反約旨要,弟子三林輩因記錄師語,著為成書。而《南華旨要》中又有《莊子》至今二千年語,以長曆推之,當為明末國初人也。卷三為逍遙遊。卷四為齊物論。卷五為養生主。卷六為人間世。卷七為德充符。卷八為大宗師。卷九為應帝王。卷十為天下。蓋以寓言為《莊子》前序,以天下為《莊子》後序,而內七篇之次第亦先後不同。其說以郭象注為今本,以向秀注為古本。然秀注《經典釋文》尚引之,而陳氏《書錄解題》已稱亡佚,宋以來諸家書目皆不著錄,不知何由見之。且古人一書無兩序,其有序者必附於末,最可考者,《呂氏春秋》之序在十二紀末,《史記》自序、《漢書序傳》、揚雄《太玄》、《法言》、王符《潛夫論》、袁康《越絕書》,下至劉勰之《文心雕龍》諸序,亦皆在書末。此以前序、後序指為古本,是用後世之例推測三代,其為依託無疑。又《唐書•藝文志》稱唐天寶元載尊《莊子》為《南華真經》,而此乃雲加之南華之名,吾茲未之聞焉。意者郭子歟,向子歟,其在後之人歟?吾無聞焉耳矣。烏在其見古本也。

南華評注》•無卷數,山東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張坦撰。坦字方平,號一菴,泰安人。是書成於康熙戊午。自序謂廣求古注數十餘家,采其簡當,刪其繁蕪,又參以己意,為之評釋,別為或問十條列於卷首。今案其書,分段加評,逐句加注,皆不言本某家之古注。其注似徐增之說唐詩,其評亦如金人瑞之評《西廂記》、《水滸傳》而已。觀其或問第二條,以《莊子》為風流才子,可知其所見矣。

莊子解》•三卷內府藏本[编辑]

國朝吳世尚撰。世尚,貴池人。是編成於康熙癸巳,所說止《莊子》內七篇。大旨引《莊子》而附之儒家,且發揮其文字之妙。觀其目錄後附記,稱向來解《莊子》者惟林西仲可觀,但有不盡洽乎文義者,是不知古有向、郭;又開卷即雲《莊子》自名其書曰《南華經》,是並《唐書•藝文志》亦未考也。

南華通》•七卷陝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孫嘉淦撰。嘉淦有《春秋義》,已著錄。是編取《莊子》內篇,以時文之法評之。使起承轉合,提掇呼應,一一易曉,中亦頗以儒理文其說。

南華本義》•二卷山東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林仲懿撰。仲懿不知何許人。是編只注《莊子》內篇,語多附會。如釋逍遙遊以北冥有魚為太極靜而生陰,化而為鵬為太極動而生陽,以南冥北冥為無極而太極,太極本無極之類,皆強生意見。其餘詮釋,亦多類金人瑞、徐增之流。

南華簡鈔》•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徐廷槐撰。廷槐字立三,號笠山,會稽人。雍正庚戌進士。是編於《莊子》內篇全錄其文,外篇雜篇頗有刊削,漁父、盜蹠、讓王、說劍之屬則全篇刪之。每篇各為詳注。其論文論理,純以妙悟不測為宗。大抵原本禪機,自矜神解也。

南華模象記》•八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張世犖撰。世犖字無夜,錢塘人。乾隆甲子舉人。其學以禪為宗,因以禪解《莊子》。以天下篇為《莊子》自序,以寓言篇為開宗第一為首卷,如林屋洞南華講錄之說。其下則悉取外篇之文附內七篇之後,亦明人移掇《管子》、《晏子》之意。其篇目皆依佛經之例,以內篇之名標曰某品某品,刪去盜蹠、漁父、說劍三篇,又刪去蔣閭葂數段。每篇之首,各為宗旨,敘其所以分並之故。昔蘇軾撰《莊子祠堂記》,欲刪漁父、盜蹠等篇,然不過托之文字,非真有刪本。今則分割並附,又多所芟薙,是直修改《莊子》,非注釋《莊子》矣。

觀老莊影響論》•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釋德清撰。德清字登印,全椒人。即當時所稱憨山大師者也。其書多引佛經以證老、莊,大都欲援道入釋,多惝恍恣肆之言。以其借老、莊為名,故姑附之道家。其曰影響論者,取空穀傳聲,眾響斯應之義也。

周易參同契注解》•三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張位撰。位有《問奇集》,已著錄。是書章次,一依陳致虛本而別為之注。大抵參取諸家之說,以己意發明之。其震庚、兌丁諸圖,及上、下弦諸圖,則皆位所補入也。

參同契章句》•一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李光地撰。是書前有自序,謂《參同契》者,參之而同契也。三相類者,三字之義疏爾。魏氏作《參同契》,自以為闕略未備,複作《三相類》一篇,互相解剝,而二千年未有知者。心之不達,則竊易舊簡以就膚見。故此書獨無完編,惟《漢魏叢書》所載似是原本,間有竄互不多也。獨其不知中斷二書及截立標題,亦庸末者之妄云云。蓋據篇末《參同契》者以下有今更作此命《三相類》之文,考《舊唐書•經籍志》載《周易參同契》二卷,《周易五相類》一卷,並注魏伯陽撰。三五字形相近,未詳孰是,然足知伯陽原有此二書也。明楊慎稱或掘地得石函,中有《古文參同契》,魏伯陽所著上、中、下三篇,後序一篇,徐景休《箋注》亦三篇,後序一篇,淳于叔通《補遺三相類》二篇,後序一篇,合為十一篇。其說頗怪。慎好偽託古書,疑其因《唐志》之言,別《三相類》於《參同契》,造為古本,光地是書又陰祖其說。惟慎以《三相類》為淳于叔通《補遺》,光地則以為亦伯陽著,與《唐志》相合,較為有本耳。書中分章,大概亦與楊本同,惟不載徐景休《箋注》,又厘《三相類》為三篇,而於二書之後各列爐火說一篇,與楊本異。則不知光地又何所據也。

參同契注》•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陳兆成撰。兆成字宜赤,上虞人。案《浙江遺書目錄》,載有兩陳兆成。其作《太極圖說注解》者,稱為常熟陳兆成,康熙初人。作此書者,稱為上虞陳兆成。然《太極圖說注解》末有乾隆戊辰兆成子魯附記凡例,稱是書與《參同契》互有異同,是刻可分為二,可合為一云云。則似乎二書又出一人,疑不能明也。其書盡廢諸家舊注,獨以文義推尋,分《參同契》為三篇。以補塞遺脫為後篇,亦分為三,與前篇相配。又統分為二十九章。大旨謂首篇專明易理,禦政章乃言人君治世之事,即易之神化流通處,其後乃配以服食之法,而總不外乎易之中。又自作釋例一篇附於末,反覆推闡,其說頗詳。

古文周易參同契注》•八卷陝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袁仁林撰。仁林字振千,三原人。是編以《參同契》舊注往往各自為說,反增障礙。因為隨文解義,凡書中借喻之語,悉以身所自具者指明之。書成於雍正壬子。其曰古文者,蓋據楊慎所稱石函本雲。

古參同契集注》•六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劉吳龍撰。吳龍字紹聞,南昌人。雍正癸卯進士,官至都察院左都禦史。是集前有自序,稱《參同契》自明楊慎掘地得原本,經傳始分,因本元俞琰發揮而為是注。前載慎序,謂《參同契》書隋、唐經籍志是書原未著錄,蓋據《讀書志》之說。考《舊唐書•經籍志•五行類》有《周易參同契》二卷,魏伯陽撰;《周易五相類》一卷,亦魏伯陽撰。《新唐書•藝文志》同。晁氏所說,未免失考。慎述之,亦為沿誤。至慎所稱古本,雲掘地得之石函,夫文字托於金石,尚不免剝蝕銷泐,石函所藏,如在彭曉以後,則五代至宋,不應無一人見之,至明始出。如在彭曉以前,則絹素紙劄,入土五六百年尚完全無闕,有是理耶?至俞琬之發揮,實不及彭曉、陳致虛所注。獨據以為本,亦未為確論也。

枕中書》•一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舊本題晉葛洪撰。考隋、唐、宋藝文志但有《墨子枕中記》及《枕中素書》,而無葛洪《枕中書》。此本別載《說郛》中,一名元始上真眾仙記,而《通志》所列《元始上真記》無眾仙字,似亦非此書。書中說多謬悠。若稱太昊氏治岱宗山,顓頊治恒山,祝融氏治衡霍山,黃帝治嵩高山,金天氏治華陰山,堯治熊耳山,舜治積石山,禹治蓋竹山,湯治元極山,武王為田極明公,漢高祖、光武為四明賓友之類,已屬不經;至謂元始天尊與太玄玉女通氣結精,遂生扶桑大帝、九天玄女,誕妄尤甚。又在真靈位業圖諸書之下,其出後人偽撰無疑也。

真靈位業圖》•一卷內府藏本[编辑]

舊本題梁陶宏景撰。宏景有《真誥》,已著錄。《真誥》見於唐、宋志,朱子謂其竊佛家至鄙至陋者。此書杜撰鑿空,又出《真誥》之下。其用緯書靈威仰、赤熛怒、曜魄寶、含樞紐之名,已屬附會,而易葉光紀為隱侯局,尤為無據。至以孔子為第三左位太極上真公,顏回為明晨侍郎,秦始皇為酆都北帝上相,曹操為太傅,周公為西明公,比少傅,周武王為鬼官北斗君,則誕妄殆不足辨。王世貞、胡震亨乃取《真誥》及玉檢大錄諸書詳為考核,殆亦好奇之過矣。

冥通記》•四卷內府藏本[编辑]

梁周子良撰。《隋志》作一卷,《宋志》作十卷,與今本皆不同。然第四卷目錄末雲,大凡四卷真本書雜色合六十五番,或真或草行,所言乃與今本合,則《隋志》、《宋志》均誤也。首有陶宏景所作《子良傳》,稱子良字元龡,本汝南縣人,寓居丹陽。年十二,從宏景於永嘉,受仙靈籙《老子》五千文,西嶽公禁虎豹符。十一年從還茅山,受《五嶽圖》三星內文。十四年乙未歲五月二十三日,遂通真靈。後一年卒,年二十。其說荒誕不經。此書所記遇仙之事,起乙未五月十三日,至丙申七月末,逐日縷載,亦宏景《真誥》之流也。然其文頗古雅,時有奧字。黃生義府第二卷末附此書訓釋一篇,如治堂為道士之居,彌淪為夢魘,道義為道友,婁羅一作覼縷,猶言委曲。水湯讀為蕩,謂以水滌器。道子為弟子,約尺為壓書尺,五尺為床之別名,忄孔忄孔為夢魘鼻中作聲,塸字即甌字,角家為風角家,壇靖皆為修道之所,扌屐之扌音洛官反,為二屐相疊,庹為橫展兩臂,乙為以墨滅字,甲乙告之為次第,《貝危》請為以財事神,登為登時,《木屏》檔為安置,傳寫誤從木,畔等為同伴,扇削為起屋犯鬼神禁忌,靖欞為道室之窗,輔病為口頰病。各有考證,亦頗賅洽。惟薰陸為乳香,則可不必箋注耳。

金丹詩訣》•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舊本題唐純陽真人呂岩撰,宋雲峰散人夏元鼎編。元鼎即作《陰符經講義》者也。卷中詩句皆言坎離交媾,嬰兒姹女,道家修養之術。其上卷末附載留題詩六首,厲鶚《宋詩紀事》亦採錄之,然岩本唐人,其詩殊不類唐格。下卷歌行尤鄙俚。且唐人棋路,黑白各百五十,故《棋經》有枯棋三百之語。此所載下棋歌中乃稱因看黑白,愕然悟頓,曉三百六十路,又窯頭坯歌內有君不見洛陽富鄭公,說與還丹如盲聾,又不聞三衢趙閱道,參禪作鬼終不懊之句,是直為入宋作矣。殆羽流所依託歟?下卷末附南嶽遇師本末,亦題夏元鼎編,述元鼎遇赤城周真人指示得道事。考《蓬萊鼓吹附錄》,稱元鼎博極群書,屢試不第。應賈、許二帥幕,出入兵間。至上饒,夜感異夢,棄官入道。至南嶽祝融峰,得遇異人傳授。亦道家荒誕之言,不足信也。

韓仙傳》•一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舊本題唐瑤華帝君韓若雲撰。篇中自序,祖為韓仲卿,父為韓會,叔父為韓愈。即世俗所傳韓湘事。然湘字北渚,不識何以稱韓若雲也。傳中自稱遇呂洞賓傳授得道。考呂岩為呂渭之孫,當在湘後,何以湘轉師之?又《太平廣記》載解造逡巡酒,能開頃刻花,及牡丹瓣上現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句,稱為愈之疏從,自江淮來者,不雲即湘;而愈集秦嶺藍關一詩題雲,示侄孫湘,亦不雲侄;與此傳皆不合,其為偽託明矣。元陳櫟跋《韓昌黎畫圖》一篇,辨湘事甚詳,見所作《定宇集》中。

西山群仙會真記》•五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舊本題華陽真人施肩吾撰。肩吾字希聖,洪州人。唐元和十年進士。隱洪州之西山,好事者以為仙去。此書中引海蟾子語。海蟾子劉操,遼時燕山人,在肩吾之後遠矣。殆金、元間道流所依託也。其書凡五卷,卷各五篇。曰識道、識法、識人、識時、識物;曰養生、養形、養氣、養心、養壽;曰補內、補氣、補精、補益、補損;曰真水火、真龍虎、真丹藥、真鉛汞、真陰陽;曰煉法入道、煉形化氣、煉氣成神、煉神合道、煉道入聖。其大旨本於《參同契》,附會《周易》,參以《醫經》。戒人溺房帷,餌金石,收心斂氣,存神固命,有合於清淨之旨,猶道書之不甚荒唐者。

仙苑編珠》•三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唐王松年撰。松年,天臺道士。《文獻通考》作唐人,然書中有梁開成二年事,則已入五代矣。是書以古來聖帝明王並在仙籍,與後世修真好道者並數,得三百餘人。仿《蒙求》體,以四字比韻。撮舉事要,而附箋注於下。《通考》作二卷,又序文及《通考》所舉人數,皆與今書不符。或後人有所附益歟?

道教靈驗記》•十五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蜀杜光庭撰。光庭有《了證歌》,已著錄。其書曆述奉道之顯應,以自神其教。凡宮觀靈驗三卷,尊像靈驗二卷,天師靈驗一卷,真人王母等神靈驗一卷,經法符錄靈驗三卷,鐘磬法物靈驗一卷,齋醮拜章靈驗二卷。以光庭自序及宋徽宗序考之,尚闕五卷。張君房《雲笈七簽》亦載此書,僅六卷一百十八條,又節刪之本,更非其舊矣。陶岳《五代史補》載,光庭,長安人,僖宗時應九經舉不第,嘗從道士潘尊師遊。會僖宗求可領蜀中道教者,潘薦光庭。遂奉詔披戴,賜號廣成先生。而《青城山志》載元符中彭崇一序,則雲光庭字賓聖,京兆杜陵人,與鄭雲更應百篇舉不第,入天臺為道士。扈僖宗入蜀,留居青城以卒。其說小異,未詳孰是,然其為由儒入道則同。故所述皆嫻於文字,較他道家之書詞采可觀。惜其純為神怪之說,不足據為典要耳。舊本題曰唐人。考朱子《通鑒綱目》書王建以道士杜光庭為諫議大夫,而光庭《廣成集》中又有謝戶部侍郎表,則非惟入蜀,且仕蜀矣。故今改題焉。

神仙感遇傳》•五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蜀杜光庭撰。記古來遇仙之事。《雲笈七簽》所載凡四十四條,此本凡七十五條。然第五卷末尚有闕文,不知凡佚幾條也。

墉城集仙錄》•六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蜀杜光庭撰。記古今女仙凡三十七人。雲墉城者,以女仙統於王母,而王母居金墉城也。張君房《雲笈七簽》所載,與此本互異。然此本前數卷皆襲《漢武內傳》、陶宏景《真誥》之文,真偽蓋不可知。疑君房所錄為原本,而此本為後人雜摭他書砌合成編。然均一荒唐悠謬之談,真偽亦無足深辯耳。

洞天福地嶽瀆名山記》•一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蜀杜光庭撰。首仙山,次五嶽,次十大洞天,附以青城山,次五鎮海瀆,次三十六精廬,次三十六洞天,次七十二福地,次靈化二十四,皆神仙幻窅之言。故雖紀山川,不隸之地理類焉。

洞仙傳》•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晁、陳諸家書目皆未著錄,然《太平廣記》嘗引之,《雲笈七簽》第十卷第十一卷亦全載其文,則宋以前人作也。所錄自元君迄姜伯,凡為傳七十有七。

集仙傳》•十五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書錄解題》載《集仙傳》十二卷,曾慥撰。稱其書記岑道願而下一百六十二人。今《說郛》所載,雖非完本,然與此書體例迥殊,知非慥作。焦竑《國史經籍志》載《集仙傳》十卷,亦不著撰人名氏。竑書抄本刊本皆多訛誤,豈十字下脫一五字歟?此書所載皆唐事,每條各注出典,如《太平廣記》之例。以《廣記》核之,無不符合,蓋即好事者從《廣記》鈔出耳。

無上秘要》•一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案晁公武《讀書志》載此書,稱元始天尊說。《藝文志》止七十二卷,不知何時析出二十三通。此本僅數十則,前後雜亂無次第,不特非七十二卷之舊,即所謂二十三通者亦不可複辨。卷內引司命東鄉君語,又列張子房司馬季主諸人,疑非晁公武所見之本,或後人襲原書之名,剿他書以成編也。其大旨推演屍解之術,而屍解之術在煉錄形靈丸。又雲,屍解者,當遺腳一骨以歸三官,餘骨隨身而遷,男留左骨,女留右骨。又有火解、兵解諸術,俱怪誕不經。

胎息經》•一卷內府藏本[编辑]

舊本題幻真先生注,不著名氏,亦不著時代。經與注似出一人。大旨本《老子》穀神不死一章,而暢發其義。

疑仙傳》•三卷兵部侍郎紀昀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隱夫玉簡撰,不著名氏。諸書或引作王簡,字形相似,莫能詳也。亦不著時代。中卷朱子真趙穎一條,稱鑾輿將幸蜀,忽失子真,穎服其藥,果得二百餘歲。考唐玄宗、僖宗皆嘗幸蜀,即以玄宗幸蜀計之,自天寶十四載乙未下推二百餘年,亦當乾德開寶之間,知為宋人所撰矣。所錄凡二十二人,皆開元以後事。前有自序,稱不敢便以神仙為名,因目之曰《疑仙傳》。其詞皆冗遝拙陋,或不成文,殆粗知字義者所為。雖宋人舊本,無足採錄也。

翊聖保德傳》•三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宋王欽若撰。欽若爵裏事蹟具《宋史》本傳。初,澶淵之役,欽若忌寇准功,以孤注之說進。真宗以為恥,乃謀以符命誇四裔。於是天書之事起,東封西祀,諸說並興。欽若嘗自言少時見天中赤文成紫薇二字,複於褒城道見異人,告以他日當位至宰相。視其刺,乃唐裴度。自以為深達道教,遂創修醮儀,領校道書,凡增六百餘卷。複自著道書數種,此傳其一也。傳中所言翊聖真君降盩厔民張守真家,太祖、太宗皆崇信之,事殊怪妄。蓋自張魯之教有三官,天、地之外獨有水官,而木、金、火、土不與,故道家獨尊玄武。此所謂翊聖真君,即玄武也。欽若小人,借神怪之說以固寵,不足多責。至著而為書,則無忌憚之甚矣。

案節坐功法》•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宋陳摶撰。所論坐功治病之法,分案節氣行之。《宋史•藝文志》不著錄,蓋後人託名也。

極沒要緊》•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舊本題公是先生撰。公是先生,宋劉敞別號也。錢曾《讀書敏求記》曰:《極沒要緊》一卷,即劉原父弟子記也。於時人或書名,或書字,蓋以微旨別其人之賢否。案公是先生《弟子記》載晁公武《讀書志》,曾所述,即公武之語。然其書尚有傳本。今別著錄此書,皆采掇郭象《莊子注》語,聯綴成文,與《弟子記》迥別,不知曾何以合為一書。豈曾所見別一本,而此為好事者所依託歟?《弟子記》本屬儒家,此書既剽《莊子注》,則道家言矣。故附存其目於道家,而辨其偽妄焉。

三洞群仙錄》•二十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编辑]

宋陳葆光撰。葆光,江陰道士。是書采摭古來仙人事實集為四字儷語,而自注之。蓋王松年《仙苑編珠》之續。然所載但取怪異,不盡仙人事也。

道門定制》•十一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前五卷為西蜀道士呂玄素撰。所載皆齋醮中表狀文牒之式,兼及符籙,有淳熙戊申自序。後六卷為玄素門人呂太煥所補,兼錄政和玉音長吟法事、短吟法事及道君自製道詞,有嘉泰辛酉自序。皆道流以意為之,自神其教者也。玄素書作於孝宗時,太煥書作於甯宗時。而第五卷中有大元國鄉貫字樣,殆元代刊刻,又有所附益,非複二呂之舊。然本書既純構虛詞,則增竄亦不足詰,同歸於誕而已矣。

梅仙觀記》•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宋楊智遠編。智遠,仙壇觀道士,其始末未詳。是編記漢梅福仙跡。首列梅仙事實,不著撰人。稱自漢至今凡二十二丙寅,自元始中至今貞元二年丙申,計一千二百五十九年,則當為唐人作。然其文前列福王莽時所上書,全錄《漢史》,自變名為吳門市卒以下備言煉丹遇魔,逢師昇舉之事,其詞甚鄙,至稱王莽為國舅,殆粗野道流所依託也。次列羅隱碑及蕭山明、蕭泰來題後。次列宋敕誥。次列宋人贊詞及題詠,有後林李義山詩一首。考厲鶚《宋詩紀事》,宋別有李義山,非唐之商隱也。蕭山明碑陰文稱鹹淳六年六月朔,則此書成於度宗時矣。

延壽第一紳言》•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宋愚谷老人撰,不著名氏。其論攝生以絕欲為第一義,力辟三峰采戰之術。所引前人緒論居多,中及儲泳袪疑說,則其人當在南宋末也。

廣胎息經》•二十二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但題為宋人。然第二十一卷中引羅洪先、陳獻章語,則明代道流所作,題宋人者妄矣。其書皆稱養浩生問而丹庭真人答,分卻病、延年、成真、了道四部,論吐納之法兼及容成之術,非道家正傳也。

玄學正宗》•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宋俞琬撰。上卷列經傳及儒先之說,以闡明《周易》坎離水火之旨;下卷載賦詩各一首,名《易外別傳》,附於《周易集說》之後;後又附以琬所解呂岩《沁園春調》及《陰符經》,總名《玄學正宗》。案宋張伯端《悟真篇》自序曰:世之人以心腎為坎離,配肝肺為龍虎。皆日月失道,鉛汞異爐,欲望還丹,必無所就。今琰之言乃曰子時曰坎卦,腎氣生。午時曰離卦,心氣生。又曰,內煉之道至簡至易,惟欲降心火於丹田耳。與伯端之言乃截然相反。又琬《陰符經注》本自為一書,《易外別傳》亦別有一書,今以《陰符經注》併入此編,而所謂《易外別傳》者又止一詩一賦,不應兩書同名。蓋道流采合琬書,餖飣成帙,非所手著也。

爐火鑒戒錄》•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宋俞琬撰。琬所著書,多闡明玄學。此書專為言外丹爐火者而發。以為為之者未必成,而致禍者十居八九,曆引古今事蹟及前人議論以為鑒戒。自序謂兵後稿不復存,姑舉其略。今核其文,即所作《席上腐談》第二卷之下半卷。曹溶割裂其文,別為一書,收之《學海類編》中。然琬原有此書,特以散佚不完,附其大概於《席上腐談》中。溶摘出別行,較所收鑿空贗造之書,別立書名人名者,尚屬偽中之真矣。

華山志》•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金王處一撰。處一始末未詳。前有大定癸卯泥陽劉大用序。其書皆載華山神仙故事。蓋道藏之餘文,非地志之正體,故隸之道家類焉。

海瓊傳道集》•一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舊本題廬山太平興國宮道士《洪知常集》。前有陳守默、詹繼瑞序,稱乙亥之秋,遇其師白玉蟾於武夷山。戊寅之春,複於廬山相會,有道友洪知常,字明道,號故離子云云。白玉蟾即葛長庚,宋末道士。則所謂乙亥者為宋德祐元年,所謂戊寅者為元至元十五年,知常蓋元人矣。其書稱白玉蟾所傳凡二篇,一曰金丹捷徑,一曰鉤鎖連環經。文詞鄙倍,殆村野黃冠所依託。前有錢曾名字二印,篆刻醜惡,亦庸劣書賈所贗造也。

攝生消息論》•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元邱處機撰。處機,登州棲霞道士。為全真之學,自號長春子。嘗應元太祖召,入西域。還燕,居長春宮。事蹟具《元史•釋老傳》。此書皆言四時調攝之法,其真出處機與否無可證驗。考處機答元太祖之問,亦止以節欲保躬,無為清淨為要,與此書頗相發明,或有所受之。亦未可知。然曹溶《學海類編》所收偽本居十之九,不能不連類疑之耳。

中和集》•三卷、《後集》•三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元李道純撰。道純字玄素,號清菴,都梁人。又自號瑩蟾子。是書乃其門人蔡志頤所編次。題曰《中和集》者,蓋取其師靜室名也。前集上卷曰玄門宗旨,曰畫前密意,中卷曰金丹秘訣,下卷曰問答語錄,曰全真活法。後集上卷曰論,曰說,曰歌,中卷曰詩,下卷曰詞,曰隱語。大旨盡辟一切爐鼎服食修煉之說,歸於沖虛渾化,與造化為一。前有大德丙午杜道堅序,蓋世祖時人也。

三元參贊延壽書》•五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元李鵬飛撰。鵬飛至元間人。自稱九華澄心老人。所言皆攝生之事,凡節嗜欲,慎飲食,神仙導引之法,俚俗陰陽之忌,因果報應之說,無不悉載。其說頗為叢雜,要其指歸,則道家流也。前有自序,亦稱得之飛來峰下道士雲。

修真捷徑》•九卷內府藏本[编辑]

元余覺華撰。覺華字榮甫,建安人。其書成於至元中。輯道家服氣煉神歌訣,論皆篤實。大旨闡發穀神不死之說者也。

金丹大要》•十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元陳致虛撰。致虛有《周易參同契分章注》,已著錄。金丹二字,其源即出於《參同契》巨勝尚延年,還丹可入口,金性不敗朽,故為萬物寶之語。自唐人專以金石爐火為丹藥,服之反促其生,是循名而失其實也。致虛是書,猶不失魏氏之本旨。其牽合老、莊、佛氏之書,皆指為金丹之說,則未免附會。學術各有源流,非惟佛、道異塗,即道家不能概以一軌也。

清微仙譜》•一卷、《附錄》•三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元陳采撰。采,建安道士。是書自序,道教啟於元始,一再傳至老君,分為四派,曰真玄,曰太華,曰關令,曰正一。十傳至清微侍元昭凝元君,複合於一。元君,零陵女子也。繼是八傳,至混隱真人南公。南公傳雷囦黃先生,黃傳之於采,因著是譜。其所序四派傳授,亦不甚明瞭。大概今所雲全真者,乃關令派;張道陵者乃正一派。四派皆可以有清微之名,而采又自以會合四派別為清微派也。後附道跡靈仙記一卷,上清後聖道君列記一卷,洞玄靈寶三師記一卷,每卷各編為一、致一、有一、有二等號。蓋自道藏抄出別行者也。

△《終南山祖庭仙真內傳》•三卷、附《終南山說經台歷代仙真碑記》•一

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終南山祖庭仙真內傳》,元道士李道謙編。《終南山說經台歷代仙真碑記》,元道士朱象先編。終南山樓觀為尹喜故居,故其徒目曰祖庭。是編載歷代羽流居是觀者。道謙所編,皆金、元人。象先所纂,則自尹喜而下,周、漢以來人也。象先自跋雲,樓觀先師傳者,尹喜之弟尹軌所撰。至唐有尹文操者,續紀三十人,各列一傳,為書三卷。今碑記僅一卷,而有三十五人。蓋象先節錄文操所傳,又增入文操等五人耳。所言多涉神怪。異學之徒,自尊其教,不足與辨真偽也。

甘水仙源錄》•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元道士李道謙撰。自老子言清靜,佛言寂滅,神仙家言養生術,而張魯等教人以符籙祈禱之事,四者各別。至金源初,咸陽人王嘉棄家學道,狀若狂疾。正隆中自稱遇仙人於甘河鎮,飲神水,疾愈,遂自號重陽子。大定中聚徒寧海州,立三教平等會,以《孝經》、《心經》、《老子》教人諷誦,而自名其教曰全真。元興之後,其教益盛。都卬《三餘贅筆》曰:今之道家,有南北二宗。其南宗者謂自東華少陽君得老聃之道,以授漢鍾離權,權授唐進士呂岩、遼進士劉操,操授宋張伯端,伯端授石泰,泰授薛道光,道光授白玉蟾,玉蟾授彭侶。其北宗者謂呂岩授金王嘉。嘉授七弟子,其一邱處機,次譚處端,次劉處玄,次王處一,次郝大通,次馬玨及玨之妻孫不二。此外又有所謂全真者,其名始嘉。蓋嘉大定中抵寧海州,馬玨夫婦築菴事之,題曰全真。由是四方之人凡宗其道者,皆號全真道士云云。其說甚詳,然孰見其授受乎?厥後三教歸一之說,浸淫而及於儒者。明代講學之家矜為秘密,實則嘉之緒餘耳。是書作於至元中,集文士所為碑記詩歌,合為此編。以其源出重陽子,故取甘河鎮神水之事名焉。

玄品錄》•五卷兩淮監政采進本[编辑]

元張雨撰。雨字伯雨,一字天雨,別號貞居子,錢塘人,宋崇國公九成後也。年二十餘,棄家為道士。往來華陽、雲右間,自稱句曲外史。能詩詞,工書翰,當時虞集、楊維楨亟稱之。是編載歷代道家者流,起周訖宋,列為十品,曰道品、道權、道化、道儒、道術、道隱、道默、道言、道質、道華,得百三十五人。然書名玄品,自應以清淨為宗,故曹參、張良之流可以類入。至於神仙方士,別自成家;隱士逸人,各為一傳;溷而一之,已昧老氏之宗。乃至范蠡權謀之士,鬼穀捭闔之師,亦複借材,未知其可。蒐羅雖富,難免蕪雜之譏矣。又雨自序中稱題曰《玄史》,今標題之目與序不同,豈書後改名,而序則偶未及改歟?

徐仙翰藻》•十四卷、附《贊靈集》•四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不著編輯者名氏。前有至元乙未福州教諭周壯翁序,似元時舊本矣。所載皆唐末徐溫二子知證、知諤詩文,稱降神於閩所作,然不言其所自來。考第三卷塞謗文中有今之箕筆語,乃知皆附乩書也。考倪嶽集有《正祀典疏》,其第十條雲,金闕上帝、玉闕上帝。謹案《大明一統志》,福州府閩縣南舊有洪恩靈濟宮一所,祀二徐真人,即今之金闕、玉闕二真人也。真人五代時徐溫子,曰知證,封江王;曰知諤,封饒王。常提兵定福建,父老戴之,圖像以祀,宋賜今額。又考禦制碑文雲,太宗文皇帝臨禦之十有五年,適遇疾弗愈,百藥罔效。或有言神靈驗者,禱之輒應,脫然卒複。於是大新閩地廟云云。又《春明夢餘錄》載劉健革除濫祀疏雲,謹案正史載徐溫養子知誥篡偽吳王,楊氏諸子皆為節度使。知證夭死,知諤病死。五代石晉時無故立廟,稱之為神。成化末年,加為上帝云云。是徐仙之祀肇於晉,顯於宋,而大盛於明。此書元人輯之,明人刊之,蓋有以矣。後附《贊靈集》四卷,皆頌神之文,其中無一知名者。蓋未有端人正士肯列名於此等書也。

周顛仙傳》•一卷戶部尚書王際華家藏本[编辑]

明太祖高皇帝禦制,紀周顛仙事蹟。顛仙,建昌人。少得狂病,其蹤跡甚怪。初謁太祖於南昌,隨至金陵。後從征陳友諒,旋即辭去。友諒既平,太祖遣使往廬山求之不得。洪武二十六年,太祖親制此傳,命中書舍人詹希庾書之,勒石廬山。後人錄出別行,並附以太祖禦制祭天眼尊者文一首,群仙詩及亦腳僧詩各一首。《明史•方技傳》敘周顛事,即據此文也。

神隱志》•二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甯王權撰。權有《漢唐秘史》,已著錄。此書多言神仙隱逸攝生之事。權本封大寧,為燕王所劫,置軍中,使草檄。永樂元年,改封南昌。會有謗之者,乃退講黃、老之術,自號臞仙,別構精廬,顏曰神隱,並為此書以明志。永樂六年上之。蓋借此韜晦以免患,非真樂恬退者也。

修齡要指》•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明冷謙撰。謙字啟敬,嘉興人。洪武初官太常協律郎。世或傳其仙去,無可質驗也。此本載曹溶《學海類編》中。所言皆養生調攝之事,如十六段錦、八段錦之類,匯輯成編。疑亦依託。

鶴林類集》•無卷數,浙江鮑士恭家藏本[编辑]

明道士郭本中、步履常同編。以述其師周玄真之靈異者也。玄真字元初,吳縣人,居玄妙觀。以雨暘祈禱頗有應驗,故一時文士多以詩文投贈。本中等因萃為是編。又以玄真所授五雷法本於宋道士王文卿、莫起炎二人,故卷首先列二人繪像及事蹟碑傳像贊,以明淵源所自雲。

龍門子凝道記》•二卷內府藏本[编辑]

明宋濂撰。濂有《洪武聖政記》,已著錄。是書乃元至正間濂入小龍門山所著。有四符、八樞、十二微,總二十有四篇,蓋道家言也。舊載《潛溪集》中。嘉靖丙辰與劉基《鬱離子》合刻於開封,李濂為之序。

實地論》•二卷編修勵守謙家藏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有永樂乙酉自序,稱養和子題。不知何許人也。上卷二篇,曰一宗,闡寡欲延年之旨;曰二要,言導引服食之事。下卷二篇,曰辨惑,斥燒煉之妄;曰破邪,詆禦女之非。大旨謂清淨以葆元神為道家之實地,一切異術皆虛幻之談雲。

霞外雜俎》•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舊本題鐵腳道人撰。有敖英序,稱嘉靖丁酉泊舟空舲灘,遇仙翁所授。又有後跋,稱鐵腳道人姓杜氏,名巽才,魏人。亦未詳其信否也。所言皆養生術,大旨闡黃老恬靜之理。

至遊子》•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上卷凡十有三篇,下卷凡十有二篇。大旨主於清心寡欲,而歸於坎離配合,以保長生,且力辟容成禦女之術,言頗近正。惟上篇多取佛經,而複附會以儒理,故謂顏子之不改其樂與莊子、竺乾氏皆殊塗而同歸。《朱子語錄》謂今世佛經皆六朝文士剽剟莊、老以潤色之。此編又摭釋典以為道書,蓋二氏本出一源,宜相假借。至援儒以入之,則陋見也。前有嘉靖丙寅姚汝循序,謂原書不著名氏。考宋曾慥號至遊子,慥嘗作《集仙傳》,蓋亦好為道家言者,則似乎當為慥作。然玉芝篇首引朝玄子,注曰,陳舉寶,元人,則明人所撰矣。毛漸傳《三墳》,世以為即出於漸;張商英傳《素書》,世以為即出於商英;然則是書也,其亦汝循所託名歟?

諸真玄奧集成》•九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朱載《土韋》編。第一卷為宋張伯端《金丹》四百字,解者為黃自如。第二卷為石泰《還源篇》,泰字得之,號杏林。第三卷為薛式《還丹複命篇》,式字道源,又號紫賢,嘗受訣於石泰。第四卷為陳楠《翠虛篇》,楠號泥丸。第五卷為《金液還丹印證圖》,序稱龍眉子,不著名氏,據林淨後序,龍眉子之師為翁葆光,即注悟真篇者。第六卷為《白玉蟾指玄篇》,白玉蟾即葛長庚,嘗受訣於陳楠,楠受之於薛式。第七卷為蕭廷之《金丹大成集》,廷之號紫虛。第八卷為趙友欽《仙佛同源》,友欽即趙緣督,嘗作革象新書者。第九卷為許遜《石函記》上下篇,遜即道家所謂旌陽真人也。宋、元之間以仙佛著稱者,若石泰、薛式、陳楠、葛長庚之流,其源皆出於張伯端、蕭廷之、趙友欽,所言亦皆悟真篇之旨。其仙佛同源一篇,繁稱博引,謂仙佛皆有入室求丹之事。再傳為陳致虛《金丹大要》,其發明仙佛同源之義尤詳。但以為即釋氏教外別傳,不立文字之旨,則未知其果合否也。

群仙珠玉集成》•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不著編輯者名氏。第一卷賦二十二篇,第二卷論十七篇,第三卷歌詞六十六首,第四卷為錢道華《敲爻歌注》、李光元《海客論》。大概怳忽不可究詰,其詞亦多涉於鄙俚。

悟真篇注解》•三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張位注。位有《問奇集》,已著錄。是編前有位序,謂《悟真篇》自葉文叔著外傳,紊亂真經,使學者愈增惑誤。故分此書為三,而又撰直指、詳說、三乘秘要諸論,附於卷末。

玉洞藏書》•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李堪撰。堪號楚愚,應城人。書首何思沛序,稱其屢失利於棘闈,則嘗為諸生也。是書成於萬曆壬子。前二卷取宋張伯端《悟真篇》,句為箋釋,而附以諸仙修煉之說,後二卷則注漢魏伯陽《參同契》、《三相類》。其以《三相類》為淳于叔通作,用楊慎本也。

黃白鏡》•一卷、《續黃白鏡》•一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李文燭撰。文燭字晦卿,自號夢覺道人,丹徒人。其第一卷專言丹汞之術,謂土稟中央之氣,色象故黃。鉛稟西方之氣,色象故白。黃者為藥,白者為丹。一藥一丹,是謂黃白。自取藥以至成仙,按其次序,分二十六條。前後有自序、自跋。其續編一卷則醒醒歌二十七則,水心篇五十則。卷末亦有自跋雲,昔余遭劉青田累,幾成孔北海禍。姑蘇拙老獨不避去,由是多老遂欲以修煉胎仙之法告之,故續此鏡。題萬曆辛丑午月,然距劉基二百餘年,而稱受其累為不可解。大抵荒誕之談也。

觀化集》•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朱約佶撰。約佶號雲仙,又號弄丸山人,靖江王守謙之裔。居於廣西。集中所載詩,皆論內丹之旨。篇首有三圖,亦內養之法。原序稱其得僧古光之傳,蓋專以修煉為事者。前有刑部郎中袁福徵序,稱其別有詩集行世,又精於繪素雲。

含玄子》•十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趙樞生撰。樞生字彥材,太倉人。是書仿《莊子》體例,自一卷至八卷為內篇,九卷、十卷為外篇,十一卷、十二卷為餘篇。其內篇大旨,皆言習靜養生,修仙修佛之說。謂心中真靈種子,毫末不許外佚,則吾身之氣與天地之氣淡漠而合一。前後立言,皆本此意。然衍為八卷,不免有繁冗重複之弊。外篇多言歷代帝王之事,間及於飲食植物之類,則隨筆雜記也。餘篇意主發明五經,而究多剿襲,亦時傷穿鑿。如論《易》之諸卦,聖王純乾也,佛純坤也,仙複也,水仙姤也,僧剝也。道士夬也,於義亦難通矣。

香案牘》•一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陳繼儒撰。繼儒有《邵康節外紀》,已著錄。是書述神仙故事,自軒轅以下凡七十二人,皆自《列仙傳》、《集仙傳》諸書中抄撮成編,了無義例。末有王衡跋,稱乙未正月繼儒以此書寄衡云云。蓋衡嘗以書抵繼儒,約為楊許碧落之遊,故繼儒以此相報也。然繼儒聲氣通天下,與棲神山澤,吐納清虛者,其趣固不同矣。

養生膚語》•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明陳繼儒撰。以寡欲保神及起居調攝諸法為養生之要。雜采史傳說部及前人緒論,大抵習見語也。

化機匯參》•五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段元一撰。元一字思真,號涵虛子,又號永明道人,自稱北郡人。明無北郡,不知為何地也。自雲一行作令,遂歸林下,則嘗官知縣矣。其書成於崇禎元年,摭拾道藏之言,以端的上天梯五字為號,列為五卷。凡六十四篇,皆內丹訣也。其序稱親請正於呂洞賓,殆為乩仙幻術所惑。所列編次姓名,有新安呂維祺,自稱純陽子二十六世從孫。維祺儒者,且殉節名臣,不知何以如是也,其託名耶?

含素子麈譚》•十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朱清仁撰。清仁號懷白,別號含素子,黃州人。流寓南昌為道士。此書分條劄記,而以類分為十篇,曰行品,曰玄真,曰聖居,曰佛說,曰審世,曰博論,曰迂言,曰地形,曰雜記,曰疣批。疣批即諸篇之自評,匯之於末,其實九篇也。其說有頗切事理者,然大旨出於黃、老。艾南英序取其辟佛,然清仁為道士,自爭釋、老之勝負,非儒者之辟佛。其地形一篇雜采《山海經》、《神異經》及道家附會之說,繪為地圖,尤為謬誕。

引年錄》•二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舊本題靖江朱應鼎撰。前有自敍,不著時代年月。書中引李時珍《本草綱目》,則萬曆後人也。大旨講養生之術,故以引年為名。上卷分天地、時令、居處、服飾、人事五類,下卷分飲饌、穀、菜、果、草、木、鱗介、禽、獸、蟲、服餌、病之藥忌十三類。其中如以狗肝合土泥灶,令婢妾孝順諸條,亦不盡關於養生也。

讀丹錄》•無卷數,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彭在份撰。在份號從野逸人,莆田人。是書論道家煉丹養生之法。前列道宗,起漢欒巴以下寥寥數則,次總論,次錄杜道堅歌,次錄白玉蟾玄關秘論。自是以下,皆所自著。詳論修煉之法,自習靜至昆侖,共分四十四篇。其大旨以斷欲清淨為宗,以煉氣凝神為要雲。

道書類抄》•無卷數,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不著編輯者名氏。前後無序跋,亦無卷數。蓋偶於道藏摘取以備觀覽,非欲勒為成書者也。

攝生要語》•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明息齋居士撰。不著名氏。所載調攝之方,皆雜引舊文,無所論斷。

二六功課》•一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明石室道人撰,不著名氏。所錄自辰至卯凡十二節,各有調攝事宜。蓋道家導引術也。

列仙通紀》•六十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薛大訓撰。大訓字六詁,吳縣人。是書采摭道藏神仙故實,始於黃帝,次為穆天子傳,次為廣黃帝本行記,次為元始上真眾仙記,次為老子史略,次關尹子以下至孫仙姑,凡八百七十七人。往往時代參錯,莫明其例。次以文昌化書,次以玄天上帝啟聖錄,次以金蓮正宗,次以純陽神化妙道通紀,次以六仙外傳、桓真人昇仙記、洞天福地記、十洲記、閻祖師傳、吳許二真君傳、群仙總會錄。前有華亭王宗熙、王辰熙二序,並稱親見許旌陽。辰熙又稱見潛山司命神,與其兄宗熙對談。其言尤怪異無稽。二序皆不署年月。考此書先刊於崇禎庚辰,名《神仙通鑒》,卷數相符。則序中所謂壬午者,崇禎壬午。己丑,蓋先刊於明,名《神仙通鑒》。至國朝版毀重刊,改此名雲。

真詮》•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前有自序,稱葆真子所留真詮,餘舊嘗刪節之,猶病其多。今重為訂正,撮其要旨云云。後跋題丁酉立秋前二日夢覺子書,亦不知為誰。又一行署酉岩山人四字,知為無錫秦氏抄本,則丁酉當為順治十四年也。其書皆言煉氣還丹之術,大旨依傍《道德經》、《陰符經》而傅合以《易》義。較道家荒誕之說,頗為近理。

果山修道居志》•二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國朝葉鉁撰。鉁有《續小學》,已著錄。果山在嘉興,鉁卜居其地,創修道居。此其所自為志也。其所居以釋教、道教與儒教合為一堂,殊為乖誕。後一卷為同時諸人贈言,亦大抵荒謬之談。蓋明林兆恩等之流亞也。

得一參五》•七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薑中貞撰。中貞,會稽人。卷末有許尚質所作中貞小傳,稱嘗遇紫清真人白玉蟾,因得仙術。蓋妄人也。是書闡明修煉之旨,所注《陰符經》、《道德經》各一卷,《參同契》三卷,《黃庭經》、《悟真篇》各一卷,為書凡五,故以得一參五名。案《陰符經》、《道德經》皆黃、老之言,無所謂丹法也。自宋夏尚鼎始以《陰符》言內丹,葛長庚又以《道德經》言內丹,而宗旨大變。中貞以《陰符經》所言九竅三要為火候之訣,《道德經》所言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為金丹之母。蓋因二家之書而衍之,即在道家亦旁支別解而已。

萬壽仙書》•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曹無極編。無極字若水,金壇人。是書裒輯調息導引之法,而崔子玉《座右銘》、範堯夫《布衾銘》之類亦采入焉。蓋守靜默,寡嗜欲,為黃、老養生之本。其文雖似不倫,而其理實一家之學也。

──右“道家類”一百部,四百六十四卷,內四部無卷數,皆附《存目》。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