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改齋漫錄/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能改齋漫録
◀上一卷 卷二 事始 下一卷▶

宋敏求家報狀皆全[编辑]

熙寧二年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嫌其御殿視朝乃晦日,帝謂侍臣:「若當郊祀歳,奈何?」或言:「景祐三年十一月晦冬至,郊祀乃用十五日。」帝疑其不經。宋敏求奏:「當時以月晦祀天爲非宜,移用十五日甲子,故詔書曰:『月既肇於黃鐘,日且臨於甲子。』修吏者病於太質,刪去詔文,遂無考據。臣家有其日報狀,可以照驗。」即取以進,帝稱善。蓋公家自祖宗朝至熙寧中,報狀皆全故也。

製玉魚袋[编辑]

宋敏求薨後,因討論典故。神考初製玉魚袋,欲賜二王,疑非故實。丞相王文恭公宋公次道詰之,宋曰:「按唐六典,親王三品以上,二王後服用紫,飾以玉帶及魚袋,皆飾也。」文恭公挾策以進,議遂定。

俗語「踏趿」[编辑]

俗語以事之不振者爲「踏趿」,人已有此語。酉陽雜俎:「錢知微賣卜,爲韻語曰:『足人踏趿,不肯下錢。』」[1]

察官不論事[编辑]

察官不得論事,自常希古始。常蓋元祐東坡所薦也。

唾面自乾[编辑]

婁師德,其弟守代州,辭之官,教之耐事。弟曰:「人有唾面者,潔之乃已。」師德曰:「未也。潔之是違其怒,正使其自乾耳。」蓋本尚書大傳·大戰篇:「太公曰:『罵汝毋歎,唾汝毋乾。毋歎毋乾,是謂艱難。』」

裝潢子[编辑]

俗以羅列於前者,謂之「裝潢子」,自已有此語矣。唐六典:「崇文館有裝潢匠五人,熟紙匠三人。祕書省有熟紙匠、裝潢匠各十人。」[2]

留守[编辑]

「留守」二字,按漢·外戚·呂公傳:「戚姬常從上之東。呂后年長,常留守,希見,益疎。」髙承事物紀原乃云「留守始於[3],非也。

登聞鼓院之始[编辑]

髙承事物紀原著登聞鼓院之始云:「國朝會要曰:『鼓院,舊曰鼓司。景德四年五月九日,詔改爲登聞鼓院。』」予按,資治通鑑:「魏世祖懸登聞鼓以達冤人。」乃知登聞鼓其來甚久,第院之始,或起於本朝也。

給公驗[编辑]

唐宣宗時,中書門下奏:「若官度僧尼有闕,則擇人補之,仍申祠部給牒。其欲遠遊尋師者,須有本州公驗。」乃知本朝僧尼出遊給公驗,自已然矣。

日暦之始[编辑]

唐順宗時,宰相韋執誼監修國史,奏始令史官撰日暦。此日暦之始也,見通鑑

增穀價[编辑]

范蜀公范文正杭州,二阻饑,穀價方湧,斗錢百二十。公遂增至斗百八十,衆不知所爲。公仍命多出榜沿,具述饑及米價所增之數。於是商賈聞之,晨夜爭進,唯恐後,且虞後者繼來。米既輻湊,遂減價,還至百二十。包孝肅公廬州,歳饑,亦不限米價,而商賈載至者遂多,不日米賤。予按,此策本盧坦土狹穀少,所仰四方之來者。若價賤,則商船不復來,益困矣。既而米斗價一百,商旅輻輳,民賴以生。

三司使之職[编辑]

國初有鹽鐵、度支、戸部三司使之職,蓋始於末。天祐三年,以朱全忠爲鹽鐵、度支、戸部三司都制置使。三司之名始於此。全忠辭不受。

稱「裁旨」[编辑]

近世自鈞旨、台旨而下,稱「裁旨」。按,李罕之擅引澤州兵夜入潞州,以狀白李克用曰:「薛鐵山死,州民無主,慮不逞者爲變。故罕之專命鎭撫,取王裁旨。」

將帥遙領州鎭[编辑]

本朝武臣有遙領郡刺史之職。按,光啓二年二月,王重榮王建帥部兵戍三泉,以遙領璧州刺史。將帥遙領州鎭自此始,見通鑑

探事察子[编辑]

近世官司以探事者,謂之「察子」。按,髙駢淮南,用呂用之爲巡察使。用之募險獪者百餘人,縱橫閭巷間,謂之「察子」,此其始也。

舉選人充京官[编辑]

國初自太宗以來,通判得舉選人充京官。運判所舉人數,與提刑等。至熙寧元年六月,有旨,今後通判更不舉選人充京官,運判比提刑減半,自是年始也。

行狀[编辑]

以來,未爲墓誌銘,必先有行狀,蓋南朝以來已有之。按,江淹建平王太妃氏行狀,任昉沈約裴子野皆有行狀。

口號[编辑]

郭思詩話以口號之始,引杜甫歡喜口號絶句十二首云:「觀其辭語,殆似今通俗凱歌,軍人所道之辭。」余按,梁簡文帝已有和衞尉新渝侯巡城口號,不始於杜甫也。詩云:「帝京風雨中,層闕煙霞浮。玉署清餘熱,金城含暮秋。水光淩卻敵,槐影帶重樓。」然杜甫已前,張説亦有十五夜御前口號踏歌辭二首。其一云:「花萼樓前雨露新,長安城裏太平人。龍銜火樹千燈豔,鷄踏蓮花萬歳春。」其二云:「帝宮三五戲春臺,行雨流風莫後來。西域燈輪千影合,東華金闕萬重開。」

乾笑[编辑]

世以笑之不情者爲「乾笑」。按,范蔚宗謀逆,就刑於市。妻來別,罵曰:「身死固不足塞罪,奈何枉殺子孫!」蔚宗「乾笑」而已。「乾笑」此爲始。

名紙[编辑]

名紙之始,髙承事物紀原云:「釋名曰:『書名字於奏上曰刺。』後漢禰衡,初遊下,懷一刺。既無所之適,至於刺字漫滅。蓋今名紙之制也。則名紙之始,起於刺也。」以上皆説。予以爲不然,蓋禰衡傳衹言刺,不言名紙。雖名紙爲刺之變,然説無所據。予按,何思澄終日造謁,毎宿昔作名紙一束,曉便命駕,朝賢無不悉狎[4]。蓋名紙始見於此。

節度[编辑]

髙承事物紀原云:「節度,本後漢公孫瓚烏桓,詔令受劉虞節度。室名使,蓋取此義。制,邊圉戎寇之地,則加以旌節,謂之節度。始自睿宗景雲二年四月,以賀拔延嗣河西節度使。」以上皆[5]。予按,呉志·諸葛恪傳:「孫權欲試以事,令守節度。節度掌軍糧穀。」注引江表傳曰:「呉王,初置節度官,使掌軍糧,非制也。初用徐祥死,將用諸葛亮與陸遜書曰:『家兄年老而按,「而」下脱「恪」字性疎。今使典主糧穀,糧穀軍之要最,僕雖在遠,竊用不安,足下特爲啓至尊轉之。』以白,即轉領兵。」以此見有節度之意,而無其官。有其官,而在孫權之後也。

起復之禮[编辑]

髙承事物紀原云:「起復,本禮·曾子問云:『子夏問曰:「三年之喪,金革之事無避也者,非與?」孔子曰:「吾聞諸老聃曰:昔者魯公伯禽有爲爲之也。」』[6]注云:『魯徐戎作難,有喪,卒哭而征之,急王事也。』故春秋亦紀晉襄公墨縗[7]之事。以來,遂有起復之禮,蓋自伯禽始也。」以上皆説。予按,前漢翟方進在喪,既葬二十六日,除服,起視事。後漢桓焉爲太子太傅,以母憂自乞,聽以大夫行喪。逾年,詔使者賜牛酒奪服。夫謂之起復者,就喪起之,復令視事耳。髙承無所據,但泛言而已。故予疎二條,以見其始。

梵音[编辑]

梵音之始。內典云:「陳思王子建遊於魚山,聞空中有梵音寥亮,乃教人效之,得傳於今。」西方梵云「唄敢匿耶」,本梵音也。

待制[编辑]

髙承事物紀原待制之始云:「永徽二年十二月五日,詔許敬宗毎日待制於武德殿。此始有待制之名。永泰元年三月一日,敕裴冕等並集賢待制。此始有待制之所。然則蓋設官也。」以上皆説。予以爲水徽始有待制之名,是矣。至謂永泰時始有待制之所,則非也。何以言之?按,武后員半千曰:「久聞爾名,謂是古人。乃在朝列,宜留待制。」即詔入閤供奉。後與丘恱王劇石抱忠弘文館直學士,又與路敬分日待制顯福門下。夫武后時,半千等已分日待制於顯福門下,則待制之所,不始於永泰元年,明矣。

墓路稱神道[编辑]

葬者,墓路稱神道,自已然矣。襄陽耆舊傳云:「習郁爲侍中,時從光武黎丘。與帝通夢,見蘇山神,光武嘉之,拜大鴻臚。録其前後功,封襄陽侯。使立蘇嶺祠,刻二石鹿挾神道,百姓謂之鹿門廟。或呼蘇嶺山鹿門山。」然歐公集古録跋尾云:「右楊震碑,首題云:『故太尉楊公神道碑銘。』」乃知立碑墓路而稱以神道,始無疑。

行事舉例[编辑]

今朝廷行事,有法所不載者,必舉例以行。然自南朝已然矣。江夷右僕射,主上欲用其領詹事。語王淮之:「卿可覓此。」淮之對曰:「臣當出外尋訪。」淮之後見,主上問:「近所道事,卿已得例未?」淮之曰:「謝琰右僕射,領詹事。謝公之子,恐非其例。」事遂不行。

舍弟之稱[编辑]

兄稱弟曰「舍弟」,亦有所本。魏文帝與鍾繇書曰:「是以令舍弟子建,因荀仲茂,時從容喩鄙旨。」

監司稱「職司」[编辑]

本朝官制,由監司而稱「職司」,如提點刑獄、轉運副使之類。按,蘇威曰:「臣非職司,不知多少,但患其漸近。」陸贄曰:「是以職司之內無成功。」

侍讀[编辑]

髙承事物紀原云:「侍讀之始,本唐明皇開元三年七月敕,毎讀史籍中有闕,宜選耆儒博碩一人,毎日侍讀。故馬懷素褚無量更日入直,此侍讀之始也。」以上説。予按,南史:「宜都王初出閤時,陶弘景爲侍讀。」乃知侍讀之名,自梁朝已有之矣。

御筆[编辑]

天子親劄,謂之「御筆」,始於北史元魏彭城武宣王勰傳云:「帝令爲露布,辭曰:『臣聞露布者,布於四海,露之耳目。以臣小才,豈足大用?』帝曰:『汝亦爲才達,但可爲之。』及就,尤類帝文。有人見者,咸謂『御筆』。」

書簡用多幅[编辑]

盧光啓策名後,揚歴臺省,受知於租庸張浚出征毎致書疎,凡一事別爲一幅,朝士至今學之。蓋重疊別紙,自光啓始也。見北夢瑣言。乃知今人書簡務爲多幅,其來久矣。

監司之職[编辑]

本朝官至運轉判官提舉常平,謂之「監司」。按,徐邈與范甯書曰:「足下慎選綱紀,必得國士,以攝諸曹;諸曹皆得良吏,以掌文案。又擇公方之人,以爲監司。則清濁能否,與事而明。」乃知監司之職,以來有之矣。

試賦八字韻腳[编辑]

賦家者流,由之初,專以取士。止命以題,初無定韻。至開元二年,王邱員外知貢舉,試旗賦,始有八字韻腳,所謂「風日雲野,軍國清肅」。見僞蜀馮鑑所記文體指要

冬年賀狀[编辑]

今世州郡冬年二節,通用賀狀。其兩句云:「應時納祜,與國同休。」蓋本於何充賀正表云:「璿衡運周,元正肇祚。伏惟陛下,應乾納祜,與天同休。」

殿試有官人不爲第一[编辑]

本朝殿試,有官人不爲第一人,自沈文通始。迄今循之,以爲故事。然徽宗朝戊戌榜,嘉王第一人,登仕郎王昂第二人,顏天選第三人。徽宗宣諭:「嘉王有司考在第一,不欲以魁天下;以第二人爲榜首。」是歳,以有官人爲殿魁,以此知有司亦失於契勘也。

「以物質錢」爲「解庫」[编辑]

北人謂「以物質錢」爲「解庫」,南人謂爲「質庫」,然自南朝已如此。按,陽玠談藪云:「有甄彬者,有行業,以一束苧,就荊州長沙寺庫質錢。後贖苧,於苧束中得金五兩」云云。

三館可稱學士[编辑]

學士惟三館可稱,他則否。按,集賢院記:「開元故事,校書官許稱學士。」故筆談云:「今三館職事,皆稱學士,用開元故事也。」自徽宗以前,州縣官蔑有以學士稱者。至渡後,苟有一官,未有不稱。紹興末,臣僚有論列者,時有旨禁之。然今習俗猶爾也。

撘猱[编辑]

俗以不情者爲「撘猱」,人已有此語。周顗處士答賓從絶句云:「十載文章敢憚勞,宋都迴鷁爲風髙。今朝甘被花枝笑,任道尊前愛搭猱。」

注疎之學[编辑]

國史云:「慶暦以前,學者尚文辭,多守章句、注疎之學。至劉原父七經小傳,始異諸儒之説。王荊公經義,蓋本於原父云。」英宗嘗語及原父韓魏公對以有文學。歐陽文忠公曰:「劉敞文章未甚佳,然博學可稱也。」

「併當」二字[编辑]

「併當」去聲二字,俗訓收拾,然已有此語。按,世説:「長豫與丞相語,常以謹密爲端。丞相還臺,及行,未嘗不送至車後。常爲曹夫人併當箱篋。長豫亡後,丞相還臺,發車後,哭至臺門。曹夫人作奩,封而不忍開。」

禁殺牛[编辑]

南史:「傅昭性尤篤謹。子婦家常得餉牛肉以進召其子曰:『食之則犯法,告之則不可。』取而埋之。」乃知牛之禁殺,自已然矣。

一領簟[编辑]

簟可以言「一領」。世説:「王大王恭坐六尺簟,因語:『卿東來,故應有此物,可以一領及我。』」

一頓食[编辑]

食可以言「一頓」。世説:「羅友嘗伺人祠,欲乞食。主人迎神出,曰:『何得在此?』答曰:『聞卿祠,欲乞一頓食耳。』」

女稱「娥」[编辑]

樂府有憶秦娥。「娥」字見史記·齊悼惠王傳:「王太后有愛女,曰修成君修成君有女,名。」後漢順帝,乳母宋娥。又史記·外戚世家:『武帝時幸夫人尹婕妤邢夫人,衆人謂之『娙娥 』。」

犢羫魚尾[编辑]

犢亦可以稱羫,魚亦可以稱尾。沈攸之使范雲武陵王犢一羫,柳世隆魚三十尾,皆去其首。

經紀語[编辑]

江西人以能幹運者爲「作經紀」,已有此語。滕王元嬰蔣王皆好聚斂,太宗嘗賜諸王帛,敕曰:「叔、兄,自能經紀,不須賜物。」

關節[编辑]

世以下之所以通款曲於上者曰「關節」,然已有此語。段文昌言於文宗曰:「今歳禮部殊不公,所取進士,皆子弟無藝,以關節得之。」又唐摭言云:「造請權要,謂之『關節』。」按漢佞幸傳:「髙祖籍孺孝惠時有閎孺,與上臥起,公卿皆因關説。」乃知「關節」蓋本於「關説」也。

銀版[编辑]

銀笏亦可以稱版。韓滉遣使獻羅,毎擔夫與白金一版。

宗袞[编辑]

宋莒公宋元憲爲宗袞,本謝朓謝安爲宗袞。詩云:「阽危賴宗袞,微管寄明牧。」

歌曲以「闋」爲稱[编辑]

歌曲以「闋」爲稱,按,呂氏春秋:「昔葛天氏之樂,三人操牛尾,捉足以歌八闋。」

佛粧[编辑]

張芸叟使遼録云:「北婦以黃物塗面如金,謂之『佛粧』。」予按,後周宣帝傳位太子,自稱天元皇帝,禁天下婦人不得施粉黛;自非宮人,皆黃眉墨粧。以是知北粧尚黃久矣。

恩府[编辑]

「以恩地[8]爲恩府,始於馬戴大中初爲掌書記於太原司空幕。以正言被斥,貶朗州龍陽尉。著書,自痛『不得盡忠於恩府,而動天下之浮議』」云云,見金華子雜編

二稅起催用[编辑]

本朝夏秋二稅,起催以六月、十月一日,至今州縣遵用。按王溥五代會要:「顯德三年十月,宣三司指揮諸道州府,今後夏稅以六月一日起征,秋稅至十月一日起征,永爲定制。」乃知本朝循用制。

以舟量物[编辑]

魏武帝時,孫權曾致巨象,武帝欲知其斤重。鄧哀王曰:「置象大船之上,而刻其水痕所至,稱物以載之,則不校可知矣。」武帝即時行焉。時王方五六歳。予按,符子曰:「人獻燕昭王以大豕,曰『養奚若』。使曰:『豕也,非大圊不居,非人便不珍。今年百二十矣,人謂豕仙。』王乃命豕宰養之,十五年,大如沙墳,足如不勝其體。王異之,令衡官橋而量之,折十橋,豕不量。命水官浮舟而量之,其重千鈞,其巨無用」云云。乃知以舟量物,自燕昭時已有此法矣,不始於鄧哀王也。

牀凳子[编辑]

牀凳之凳,已有此器。世説:「顧和與時賢共清言,張玄之顧敷是中外孫。年七歳,在牀邊戲,於時聞語,神情如不相屬,瞑在鐙下。」乃作此「鐙」字。今廣韻以「鐙」爲鞍鐙之鐙,豈古多借字耶?凳,廣韻云,「出字林」,殆後人所撰耳。廣韻別出一「橙」字,注云:「几橙。」其義亦通。

軍卒爲「健兒」[编辑]

今所在以軍卒爲「健兒」,往往以詩「健兒勝腐儒」爲證,非也。按,世説:「祖逖時,公私儉薄,無好服玩。諸公共就,忽見裘袍重疊,珍飾盈列。諸公怪問之,曰:『昨夜復南塘一出。』於時恒自使健兒鼓行劫鈔,在事之人,亦容而不問。」東晉時,軍卒已有「健兒」之稱。

「風聞」二字[编辑]

「風聞」二字,出漢書。尉曰:「風聞老夫父母墳已壞削。」賈逵國語注曰:「風,采也。采聽商旅之言。」故沈約王源曰:「風聞東海王源,嫁女與富陽滿氏。」而任城王表,以爲「法忌煩苛,治貴清約,御史之體,風聞是司。」

婦女稱「姐」[编辑]

婦女以「姐」爲稱。説文曰:「『㜘』字,或作『姐』,古字假借也。子也切。」近世多以女兄爲姐,蓋尊之也。按繁欽與文帝牋曰:「自左𩥄史妠謇姐,名倡。」魏志曰:「文帝杜夔左𩥄等,於賓客之中,吹笙鼓琴。」李善注云:「其史妠謇姐,蓋亦當時之樂人。」以是知婦人之稱「姐」,已然矣。

表文末云「屛營」[编辑]

今世表文末云:「屛營之至。」屛營二字見國語申胥曰:「昔楚靈王獨行屛營。」東漢劉陶上議曰:「屛營彷徨,不能監寐。」而任昉與梁髙祖牋亦云:「不勝荷戴屛營之至。」

「倉廩」字[编辑]

「倉廩」二字,蔡邕月令章句曰:「穀藏曰倉,米藏曰廩。」雖其義如此,然後世作文者,亦未嘗分別而用。漢志:「太倉之粟,陳陳相因。」如廣韻云,「倉有屋曰廩」,蓋此意出於後也。齊職儀曰:「太倉令,司徒屬官,有廩人、倉人。」則所主蓋亦異矣。

正五九月不上任[编辑]

本朝士大夫相傳,正月、五月、九月不上任。以火德王天下,正、五、九月皆火德,生壯老之位。其説無稽也。其後見竇苹唐書音訓,其注髙祖紀:「正、五、九三月,不行死刑。」引智度論曰:「天帝釋以大寶鏡照四大神洲,毎月一移,察人善惡。正月、五月、九月照南贍部洲,故以此月省刑修善。」予以是知正、五、九所以不上任者,政以此耳。蓋士大夫初到官,必施刑責。今之州郡所以爲供給者,此三月不支羊肉錢,蓋沿故事。但暦時久遠,無有能討其源流者耳。偶讀所引用,於是始知不用正、五、九上官之理。信乎!天下之書,要當無所不讀。

俗罵「客作」[编辑]

江西俚俗罵人,有曰「客作兒」。按陳從易寄茘與盛參政詩云:「櫻桃眞小子,龍眼是凡姿。橄欖爲下輩,枇杷客作兒。」問其説,云:「櫻桃味酸,小子也。龍眼無文采,凡姿也。橄欖初澀後甘,下輩也。枇杷核大肉少,客作兒也。」凡言客作兒者,傭夫也。

「罷休」[编辑]

人言罷,則以休繼之,古如是也。呉王闔閭孫武曰:「將軍罷休。」

點心[编辑]

世俗例以早晨小食爲「點心」,自時已有此語。按,鄭傪留後,家人備夫人晨饌,夫人顧其弟曰:「治粧未畢,我未及餐,爾且可點心。」其弟舉甌已罄,俄而女僕請飯庫鑰匙,備夫人點心。詬曰:「適已給了,何得又請」云云。

「兪」通用之辭[编辑]

世俗以「兪」字不可通用,蓋以堯典有「帝曰:『兪』。」然揚雄解嘲云:「揚子曰:『兪』。」上下通用之辭也。

親事官[编辑]

省寺所用使令者,名「親事官」,自已有之。按,王守澄奏:「宰相宋申錫、親事官王師文等,同謀反逆。」

柳渾靑李太白[编辑]

葉少蘊石林詩話云:「或者以荊公詩以古人姓名藏句中,如『莫嫌柳渾靑,終恨李太白』,自公始發之。然權德輿已有此體。」[9]予按,梁元帝已有人姓名詩及將軍名詩,不始於權德輿也。

古無「隋」字[编辑]

「隋」字古無之。文帝受禪,以不遑寧處,惡之,遂去走,單書「隋」字。猶後漢,以火德故,去水加隹也。

丘遲[编辑]

封演:「邢州內丘縣西,古中丘城寺有碑,後趙石勒光初五年所立」也。碑云:「大和尚佛圖,姓。」而髙僧傳晉書·藝術傳皆不著。余因記太虛侍郎虛中言:「昔湖州有人發古塚,得碑,乃南朝丘遲。其言,乃左史丘明之後。」然則丘明竟不姓耶?

麈尾[编辑]

釋藏音義指歸云:「名苑曰:『鹿之大者曰麈。群鹿隨之,皆看麈所往,隨麈尾所轉爲準。』」今講僧執麈尾拂子,蓋象彼有所指麾故耳。王衍捉玉柄麈尾。

如意[编辑]

齊髙祖賜隱士明僧紹竹根如意,梁武帝昭明太子木犀如意,石季倫王敦皆執鐵如意。三者以竹木鐵爲之,蓋爪杖也。故音義指歸云:「如意者,古之爪杖也。或骨角竹木削作人手指爪,柄可長三尺許。或脊有癢,手所不到,用以搔抓,如人之意。」然釋流以文殊亦執之,豈欲搔癢耶?蓋講僧尚執之,私記節文祝辭於柄,以備忽忘。手執目對,如人之意。凡兩意耳。

八相太常引[编辑]

京師僧念梁州八相太常引三皈依柳含煙等,號「唐讚」。而南方釋子作漁父撥棹子漁家傲千秋歳唱道之辭。蓋本毗奈耶三藏之一,謂佛所説之戒律云:「王舍城南方,有樂人名臈婆,取菩薩八相,緝爲歌曲。令敬信者,聞生歡喜。」

方丈[编辑]

道誠釋氏要覽云:「方丈,寺院之正寢。始因顯慶年中,敕差衞尉寺丞李義,表前融州黃水王元策,往西域充使。至毗耶黎城東北四里許,維摩居士宅示疾之室,遺址疊石爲之。元策躬以手板縱橫量之,得十笏,故號『方丈』。」余按,王簡棲頭陀寺碑云:「大明五年,始立方丈,茅茨以庇經像。」李善髙誘曰:「堵長一丈,髙一丈,囘環一堵爲方丈,故曰『環堵』,言其小也。」

天王視形[编辑]

州郡置毗沙門天王之始。按,僧史:「天寶元年壬子,西蕃五國來寇安西。二月十一日,奏請兵解援。發師萬里,累月方到,近臣奏且詔不空三藏入內持念。明皇秉香爐,不空仁王護國陁羅尼,方二七遍,帝見神人可五百員,帶甲荷戈在殿前。帝問不空,對曰:『此毗沙天王第二子獨健,副陛下心,往救安西也。』其年四月,安西奏:『二月十一日巳時後,城東北三十里,雲霧冥晦中,有神可長丈餘,皆被金甲。至酉時,鼓角大鳴,地動山搖。經二日,蕃寇奔潰。斯須,城樓上有光明天王現形。謹圖樣,隨表進呈。』因敕諸道節鎭,所在州府,於城西北隅,各置天王形像。至於佛寺,亦敕別院安置。」

忌日行香[编辑]

忌日行香。始於貞元五年八月,敕天下諸州,並宜國忌日,準式行香。然行香事,按南山鈔云:「此儀自道安法師布置。」又賢愚經云:「爲蛇施金設齋,令人行香僧手中。」普達王經云:「佛昔爲大姓家子,爲父供養三寶。父命子傳香。」此云「行香僧手中」與「傳香」,今世國忌日尚行此意。至人君誕節,遂以拈香爲別矣。按,唐會要:「開成五年四月,中書門下奏,天下州府,毎年常設降誕齋。行香後,便令以素食,宴樂唯許飲酒及用脯醢等。」以此知朝雖誕節,亦只云行香。姚令威以爲行香始於後魏江左,非也。

寺立觀音[编辑]

天下寺立觀音像,蓋本於唐文宗好嗜蛤蜊。一日,御饌中有擘不開者,帝以爲異。因焚香祝之,乃開。即見菩薩形,梵相具足。遂貯以金粟檀香合,覆以美錦,賜興善寺。仍敕天下寺,各立觀音像。

生日祝壽始[编辑]

封人祝壽,虎拜稽首,天子萬壽。人臣愛君,不過長年,未以爲非也。至於生日祝壽,始見唐明皇。然識者以爲非,何者?梁孝元帝少時,毎以載誕之辰,輒齋素講經。阮修容歿後,此事亦絶。唐太宗亦以降誕日,謂長孫無忌曰:「今日是朕生日,世俗皆爲歡樂,在朕翻成感傷。」泣數行下,群臣皆零涕。故封演謂:「孤露之後,不宜以此日爲歡。」可謂達理矣。明皇建節,雖出於源乾曜張説之議。然中宗常以降誕日,宴侍臣內戚於內庭,與學士聯句「柏梁體」詩[10],以是知循習久矣。至人臣生日,以詩爲慶,西清詩話乃謂「公卿誕日,以詩爲壽,見於末」,此説恐非。蓋開元間,惠宣太子被疾,明皇自祝檜。既愈,幸其第,置酒賦詩,爲初生歡。其詩云:「昔見濱臥,言將人事違。今逢慶誕日,猶謂學仙歸。」人臣以詩爲壽,始見於此。

「閑人有忙事」[编辑]

「閑人有忙事」,俗人語也,然人已有。韓偓詩云:「書牆暗記移花日,洗甕先知醞酒期。須信閑人有忙事,且來衝雨覓漁師。」

起居何如[编辑]

今世書問往還,必曰「不審比來起居何如」。按,漢武帝內傳:「上元夫人曰:『承阿母相邀,詣劉徹家。不意天靈至尊,下降於至濁,不審比來起居何如?』」乃知此語久矣。

百合治病[编辑]

本草圖經「百合」一條,引張仲景:「治病有百合知母湯、百合滑石代赭湯、百合鷄子湯、百合地黃湯,凡四方,並名百合。而用百合治之,不識其義。」 余按,王原叔內翰云:「醫藥治病,或以意類取。至如百合治病,似取其名。嘔血用胭脂紅花,似取其色。淋瀝滯結,則以燈心、木通,似取其類。意類相假,變化感通,不可不知其旨也。」以是知圖經論藥,尚不能如原叔

打揲[编辑]

「打揲」字,參政槩聞見録云:「須當打揲,先往排辦。」東坡與潘彥明書云:「雪堂如要偃息,且與打揲相伴。」皆使「揲」字。今俗只使「疊」字,何耶?

鶻突[编辑]

「鶻突」二字,當用「糊塗」。蓋以糊塗之義,取其不分曉也。按,呂原明家塾記云:「太宗欲相呂正惠公,左右或曰,『呂端之爲人糊塗自注云;讀爲鶻突。』帝曰:『小事糊塗,大事不糊塗。』決意相之。」今食醫心鏡,治脾胃氣冷,不能下食,虛弱無力,有鶻突羮,用鯽魚半斤,細切起作鱠,沸豉汁熱投之,著胡椒、乾薑、蒔蘿、橘皮等末,空腹食之。乃作此「鶻突」字,非也。

「先輩」之稱[编辑]

李肇國史補唐摭言以舉子互相推稱,則曰「先輩」[11],蓋前輩之義也。然南齊書·劉懷珍傳曰:「此數子皆宿將舊勳,與太祖比肩爲方伯,年位髙下,或爲先輩,而薦誠君側」云云。乃知「先輩」之稱,南朝以來有矣。

「白直」之稱[编辑]

今世在官當直人謂之「白直」。南齊·蕭嶷傳云:「白直共七十八人。」乃知「白直」之稱甚久。

「大行」之稱[编辑]

古來人君之亡,未有諡號,皆以「大行」稱之,往而不返之義也。秦始皇崩於沙邱胡亥喟然歎曰:「今大行未發,喪禮未終。」見李斯傳

「盛喜中不許人物」[编辑]

俗諺云:「盛喜中不許人物,盛怒中不答人簡。」按,列子:「宋元君曰:『昔有異技干寡人者,技無庸。適値寡人有歡心,故賜金帛。』」乃知俗語亦有所自也。

丞相稱「相公」[编辑]

丞相稱「相公」,自已然矣。王仲宣從軍詩曰:「相公征右,赫怒震天威。」注:「曹操爲丞相,故曰『相公』。」謝靈運擬陳琳詩曰:「永懷戀故國,相公實勤王。」亦謂曹操也。

阿誰[编辑]

傳燈録:「宗風嗣阿誰。」阿誰,俗語也。龐統傳:「向者之論,阿誰爲是。」停待,亦俗語也。愍懷傳:「陛下停待。」

飲席酹酒之始[编辑]

飲席酹酒之始。「僕射孫會宗集內外親表開宴。有一甥姪偕朝官後至。及中門,見緋衣官人,衣襟前皆是酒涴,咄咄而出,不相識。洎即席,説於主人,咸訝無此官。沈思之,乃是行酒時於階上酹酒,草草傾潑也。自此毎酹酒,令側身恭跪,一酹而已,自氏始也。今人三酹,非也。」出北夢瑣言

「古無『丈人』之名」[编辑]

蜀志·先主傳:「獻帝舅車騎將軍董承。」臣松之按:「董承漢靈帝董太后之姪,於獻帝爲丈人。蓋古無『丈人』之名,故謂之舅也。」以上裴松之説。予按,「丈人」之義,本於;以妻父爲丈人,又本於匈奴所謂:「天子我丈人行也。」松之安得云「古無『丈人』之名」。

[编辑]

  1. 錢知微賣卜」至「不肯下錢」云云:酉陽雜俎·怪術:「天寶末,術士錢知微,嘗至,遂榜天津橋表柱賣卜,一卦帛十疋。歴旬,人皆不詣之。一日,有貴公子意其必異,命取帛如數,卜焉。命蓍布卦成,曰:『予筮可期一生,君何戲焉?』其人曰:『卜事甚切,先生豈誤乎?』云:『請爲韻語:「兩頭點土,中心虛懸。人足踏跋,不肯下錢。」』其人本意賣天津橋紿之。其精如此。」
  2. 「裝潢子」條:·翟灝通俗編·藝術·表背匠:「唐書·百官志:『校書郎有榻書手、筆匠三人,熟紙裝潢匠八人。』歸田録:『裝潢匠,恐是今之表背匠。』按,表亦作『褾』。東坡尺牘、近購得先伯父手啟一通,『躬親褾背題跋』是也;痛又見陸務觀詩『自背南唐落墨花』。今俗用『裱』『褙』字,裱爲領巾,褙爲襦,皆別字也。能改齋漫録云:『俗以羅列於前者,謂之裝潢子。』乃云裝幌子耳。幌子者,市肆之標,取喩張揚之意,與唐書裝潢匠,似不相關。」
  3. 留守始於事物紀原·撫字長民部·留守:「『成王君陳分正東郊成周』,通典記,以李晦爲西京留守。開元十一年,太原府置尹,以尹爲留守,謂之『三都留守』。唐志云:『車駕不在京,則置留守。』此盖命官之始也。朝則曰『兼某京留守司事』也。」
  4. 何思澄」至「無不悉狎」云云:南史·文學列傳·何思澄傳:「何思澄元靜東海人也。……天監十五年,敕太子詹事徐勉舉學士入華林撰遍略,思澄顧協劉杳王子雲鍾嶼等五人以應選。八年乃書成,合七百卷。思澄重交結,分書與諸賓朋校定,而終日造謁。毎宿昔作名一束,曉便命駕,朝賢無不悉狎,狎處卽命食。」
  5. 以上皆説:事物紀原·節鉞帥漕部·節度:「後漢公孫瓚烏桓,詔令受劉虞節度。室名使,盖取此義。制,縁邊戎冦之地,則加以旌節,謂之『節度使』。始自睿宗景雲二年四月,以賀拔延嗣河西節度使也。肅宗至徳以後,天下用兵,中原刺史一例受號也。唐書·方鎭表云:『開元二十二年,朔方節度始兼處置使。』新唐書·巻六十四·方鎭表:『(開元)二十二年,朔方節度兼内道採訪處置使,增十二州,以二州隸慶州二州隸原州。』兵志曰:『髙宗永徽以後,都督帶使持節者,始謂之節度使。然猶未以名官也。』新唐書·巻五十·兵志:『夫所謂方鎭者,節度使之兵也。原其始,起於邊將之屯防者。初,兵之戍邊者,大曰軍,小曰守捉,曰城,曰鎭,而總之者曰道。……此自武德天寶以前邊防之制。其軍、城、鎭、守捉皆有使,而道有大將一人,曰大總管,已而更曰大都督。至太宗時,行軍征討曰大總管,在其本道曰大都督。自髙宗永徽以後,都督帶使持節者,始謂之節度使,猶未以名官。景雲二年,以賀拔延嗣涼州都督、河西節度使。自此而後,接乎開元朔方隴右河東河西諸鎭,皆置節度使。』
  6. 子夏問曰」至於「有爲爲之也」云云:禮記·曾子問:「子夏問曰:『三年之喪,卒哭,金革之事無辟也者,禮與?初有司與?』孔子曰:『夏后氏三年之喪,旣殯而致事,人旣葬而致事。曰:「君子不奪人之親,亦不可奪親也。」此之謂乎?』子夏曰:『金革之事無辟也者,非與?』孔子曰:『吾聞諸老聃曰:「昔者魯公伯禽有爲爲之也,今以三年之喪從其利者,吾弗知也!」』」
  7. 墨縗:古時居喪守制,服白。會戰事須任軍職者,則服黑以代,謂之「墨縗從戎」。魏書·李彪傳:「愚謂如有遭大父母、父母喪者,皆聽終服。……其軍戎之警,墨縗從役,雖愆於禮,事所宜行也。」·周櫟园書影·巻六:「舊制:文臣丁憂起復,必先授武官,蓋用墨縗從戎之義,示不得已也。故富鄭公以宰相丁憂起復,初授冠軍大將軍;餘官多授雲麾將軍。近歳起復者,直授故官。見卻掃篇按奪情非禮,改授武職,尚有顧惜名教之意,然總非盛世所宜也。又古以奪情爲『起復』,今槪以稱服闋矣。」
  8. 恩地:·李義山爲舉人上翰林蕭侍郎啓:「倘蒙猶枉鉛華,更施丹雘,俾其恩地不在他門。」馮浩箋注:「人稱師門爲恩地。」
  9. 「或者以荊公詩」至「已有此體」云云:石林詩話·巻上:「王荊公詩有『老景春可惜,無花可留得。莫嫌柳渾青,終恨李太白』之句,以古人姓名藏句中,蓋以文爲戲。或者謂前無此體,自公始見之。余讀權德輿集,其一篇云:『蕃宣秉戎寄,衡石崇位勢。年紀信不留,弛張良自媿。樵蘇則爲愜,瓜李斯可畏。不顧榮宦尊,每陳農畝利。家林類巖巘,負郭躬斂積。忌滿寵生嫌,養蒙恬勝智。疏鍾皓月曉,晩景丹霞異。澗谷永不諼,山梁翼無累。頗符生肇學,得展禽尚志。從此直不疑,支離疏世事。』則德輿已嘗爲此體,乃知古人文章之變,殆無遺蘊。德輿不以詩名,然詞亦雅暢,此篇雖主意在立別體,然亦自不失爲佳製也。」
  10. 梁孝元帝少時」至「柏梁體詩」云云:封氏聞見記·降誕:「近代風俗,人子在膝下,毎生日有酒食之㑹,孤露之後不宜以此日爲歡。㑹梁元帝少時,毎以誕載之晨,輙設齋講經。洎阮脩容殁後,此事亦絶。太宗會以降誕日,謂長孫無忌曰:『今日是朕生日,俗云生日可喜樂,以吾之情翻感思。』因泣下。中宗常以降誕,宴侍臣貴戚於内庭,與學士聯句『柏梁體』詩。然則國朝以來,此日皆有宴㑹。玄宗開元十七年,丞相張説遂奏以八月五日爲『千秋節』,百寮有獻承露囊者。是日,皇帝御樓,張樂傾城,縱觀天下士庶,皆爲賞樂。其後又改爲『天長節』。肅宗因前事,以降誕日爲『天平地成節』。代宗雖不爲節,猶受諸方進獻。今上卽位,詔公卿議,吏部尚書顔眞卿準奏禮經及歴代帝王無降誕日,惟開元中始爲之。又復本意,以爲節者,喜聖壽無疆之慶,天下咸賀,故號節曰『千秋』。萬歳之後,尚存此日以爲節,假恐乖本意,於是勅停之。」
  11. 「以舉子互相推稱,則曰『先輩』」:唐摭言引中書舍人李肇元和中所撰國史補:「進士爲時所尚久矣。是故俊乂實集其中,由此出者,終身爲聞人。故爭名常切,而爲俗亦弊。其都會謂之『舉塲』,通稱謂之『秀才』。投刺謂之『鄕貢』,得第謂之『前進士』。互相推敬謂之『先輩』,倶捷謂之『同年』,有司謂之『座主』。京兆府考而升者,謂之『等第』。外府不試而貢者,謂之『拔解』。將試各相保任,謂之『合保』。羣居而賦,謂之『私試』。造請權要,謂之『關節』。激揚聲價,謂之『還往』。旣捷,列書其姓名於慈恩寺塔,謂之『題名會』。大醼於曲江亭子,謂之『曲江會』。籍而入選,謂之『春闈』。不捷而醉飽,謂之『打毷氉』。匿名造謗,謂之『無名子』。退而肄業,謂之『過夏』。執業而出,謂之『夏課』。挾藏入試,謂之『書策』。此是大略也。其風俗繫於先達,其制置存於有司。雖然,賢士得其大者,故位極人臣,常十有二三,登顯列十有六七,而張睢陽元魯山有焉,劉辟元翛有焉。」
◀上一卷 下一卷▶
能改齋漫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