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友齋叢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四友齋叢說
作者:何良俊 明

明何良俊撰。良俊字元朗,華亭人。嘉靖中官翰林院孔目。《明史·文苑傳》附見《文徵明傳》中。是書分十六類,一經,二史,三雜紀,四子,五釋道,六文,七詩,八書,九畫,十求誌,十一崇訓,十二尊生,十三娛老,十四正俗,十五考文,十六詞曲。又附以續史一類,雜引舊聞而論斷之,於時事亦多紀錄。然往往摭拾傳聞,不能核實。

朱國楨《湧幢小品》嘗辨王守仁實以宸濠付張永,而此書云責中官領狀;章懋卒於嘉靖元年,守仁征廣東在嘉靖六年,其歸而卒於南安舟中在嘉靖七年,而此書乃云守仁廣東用兵回,經蘭溪見懋,懋有所請讬;又懋卒時其侄拯方為布政使,拯為工部尚書,忤旨歸裏時,懋已卒十餘年,此書乃稱拯致仕時有俸餘四五百金,為懋所責;所記全為失實。又文徵明官翰林待詔日,為姚淶楊維聰所侮一事,朱彜尊《靜誌居詩話》亦力辨之,引淶所作送徵明序以證其誣,則其可以徵信者良亦寡矣。



自序[编辑]

《四友齋叢說》三十卷。「四友齋」者,何子宴息處也。何子讀書顓愚,日處「四友齋」中,隨所聞見,書之於牘。歲月積累,遂成三十卷云。四友云者,莊子、維摩詰、白太傅,與何子而四也。夫此四人者,友也。叢者,藂也冗也,言草木之生,冗冗然荒穢蕪雜不可以理也。又叢者,叢脞也。孔安國曰:「叢脞者,細碎無大略也。」叢說者,言此書言事細碎,其蕪穢不可理,譬之草木然,則冗冗不可為用者也。何子少好讀書,遇有異書,必厚貲購之,撤衣食為費,雖饑凍不顧也。每巡行田陌,必挾策以隨。或如廁,亦必手一編。所藏書四萬卷,涉獵殆遍。蓋欲以攬求王霸之餘略,以揣摩當世之故。一遇事之盤錯難解者,即傅以古義合之。而有不合,則深湛思之,竟日繼以夜。或不得,何子心震掉不懌。如此蓋二十五年所,何子年已幾四十,無所試。何子遂得心疾,每一發動則性理錯迕。與人論難,稍不當意,輒大肆詬詈。時一出詭異語,其言事亦甚狂戾,不復有倫脊,即此十六卷所載者是也。

或者曰:子之言多謬妄。其有一二中理者,子擇而去取之以傳,何如?何子曰:君固未聞元聱叟寐語之說者耶?夫寐語者寐語也。寐中之語,此誣妄之極也,寤而覺其妄也。針砭薰灼,醫療備至,及寐而寐語如故。此則天所授之病,雖沒齒不可藥而愈者也。然昔人固有晝為乞兒,夜而夢為帝王,處於王宮,袞冕黼黻,南面以臨諸侯。亦有晝為帝王,處王宮,袞冕黼黻,臨禦百辟,夜而夢行乞於市中。夫以宇宙之大,其間顛倒謬悠何所不有。

余又烏知寤時之君子,其寐而不為小人耶?余又烏知寤時之小人,其寐而不為君子耶?則余說之為寤為寐,為君子為小人,余蓋不得而定之也。則是君子小人交禪於寤寐之間,余既不能辨識而別白之,況寐時之寐語,其孰為是孰為非,余又安能決擇去取於其中?故欲過而兩存之,以俟夫不諱寐語者示之。茍見之者曰:此何子之寐語也,則良俊之幸也。若必曰:此何子之莊語,蓋必有所憂也,則此書者,良俊之罪也。然其幸與罪,固在諸君子耳。良俊方在寐中,則又烏能定之哉?

隆慶己巳九日,東海何良俊書於香嚴精舍

目錄[编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