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通考/卷二百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百十六 文獻通考
卷二百十七 經籍考四十四
卷二百十八 

小說家[编辑]

※《師友談記》一卷

鼂氏曰:皇朝李薦方叔撰。多記蘇子瞻、范純夫及四學士所談論,故曰「師友」。

※《青箱雜記》十卷

鼂氏曰:皇朝吳處厚撰。處厚,發蔡確《車蓋亭詩》所記多失實。成都置交子務起於寇瑊,處厚乃以為張詠,他多類此。

※《冷齋夜話》六卷

鼂氏曰:皇朝僧惠洪撰。多記蘇、黃事,皆依託也。江淹擬陶淵明詩,其詞浮淺,洪既誤以為真淵明語,且云東坡嘗稱其至到;《鬼谷子》書,世所共見,而云「有崖,櫻桃也」之言,東坡《橄欖詩》「巳輸崖密十分甜」蓋用之。如此類甚多,不可概舉。
陳氏曰:言多妄誕。

※《遯齋閒覽》十四卷,《劍溪野語》三卷

鼂氏曰:皇朝陳正敏崇、觀間撰。正敏自號遯翁,錄其平昔所見聞,分十門,為小說一編,以備異日披閱。

※《張芸叟雜說》一卷,《畫墁集》一卷

陳氏曰:並吏部侍郎張舜民芸叟撰。

※《洛游子》一卷

陳氏曰:題司馬光,非也。所稱樂全子、齊物子、亦莫知何人。

※《麈史》三卷

陳氏曰:司農少卿安陸王得臣彥輔撰。嘉祐四年進士。其序稱政和乙未,行年八十,自號鳳臺子。蓋王昭素之後,王金至性之之伯也。《揮麈錄》誤載。

※《蘇氏談訓》十卷

陳氏曰:朝請大夫蘇象先撰。述其祖魏公頌子容遺訓。

※《續世說》十二卷

陳氏曰:孔平仲毅父撰。編宋至五代事,以續劉義慶之書。

※《孫公談圃》三卷

陳氏曰:臨江劉延世錄高郵孫升君孚所談。升,元祐中書舍人,坐黨籍,謫汀州。

※《麗情集》二十卷

鼂氏曰:皇朝張君房唐英編古今情感事。

※《烏臺詩話》十三卷

陳氏曰:蜀人朋九萬錄東坡下御史獄公案,附以初舉發章疏及謫官後表章、書啟、詩詞等。

※《碧雲騢》一卷

鼂氏曰:皇朝梅堯臣聖俞撰。昭陵時,有御馬名「碧雲騢」,以旋毛貴;用以名書者,詆當時鼎貴之人,然其意專在范文正也。頃年獲拜趙氏姑於恭南,因質此事之誕信。答曰:「異哉聖俞!作謗書以誣盛德,蓋誅絕之罪也。」
陳氏曰:題梅堯臣撰。以廄馬為書名,其說曰:「世以旋毛為醜,此以旋毛為貴,雖貴矣,病可去乎?」其不遜如此,聖俞必不爾也。所記載十餘條,公卿多所毀訐,雖范文正亦不免。或云實魏泰所作,托之聖俞。王性之辨之甚詳,而《邵氏聞見後錄》乃不然之。
邵氏曰:「梅堯臣著《碧雲騢》,當昭陵時,天下大臣惟杜祁公衍、富鄭公弼、韓魏公琦、歐陽公修無貶,外悉譏詆之,無少避。范仲淹亦在詆中,以仲淹微時常結中書舍人范仲尹,因以破家,仲淹既貴,略不收恤」王銍不服,以為魏泰偽託堯臣著此書。銍跋范仲尹墓誌云:「近時襄陽魏泰者,場屋不得志,喜偽作他人著書,如《志怪集》、《括異志》、《倦游錄》,盡假名武人張師正。又不能自抑,出其姓名,作《東軒筆錄》,皆用私喜怒,誣蔑前人,最後作此書。且范仲淹與歐陽修、梅堯臣立朝同心,詎有異論?特堯臣子孫不輝,故挾之借重以欺世。今錄楊闢所作范仲尹墓志,庶幾知泰亂是非之實至此也。則其他泰所厚誣者,皆迎刃而解,可盡信哉!銍猶及識泰,知其從來最詳。張而明之,使百世之下,仲淹不蒙其謬焉。潁人銍至題。」博以為不然,亦書其下。使仲淹不蒙其謬,堯臣亦不失為君子矣。然堯臣蚤接諸公,名聲相上下,獨窮老不振,中不能無躁。其聞范仲淹訃,詩云:「一出屢更郡,人皆望酒壺。俗情難可學,奏記向來無。貧賤常甘分,崇高不解諛。雖然門館隔,泣與眾人俱。」夫為郡而以酒悅人,樂奏記、納諛佞,豈所以論范仲淹?堯臣之意真有所不足邪!如著彥博燈籠錦事,則又與《書竄詩》合矣。故疑此書實出於堯臣。
李氏曰:《碧雲騢》一書,凡慶歷以來名公鉅卿無不譏詆。世傳此書以為出於梅堯臣怨懟之口。其後諸公論議多矣,如葉夢得、王銍則以為非堯臣所為,而邵博乃疑其詩,以為堯臣之意真有所不足,遂以此書為實出於堯臣。今以魏泰《東軒筆錄》考之,然後知泰之嫁名於堯臣者,不特此書也。《筆錄》載文彥博燈籠錦事,大略如《碧雲騢》所云。其載堯臣作唐介《書竄詩》,則句語狂肆,非若堯臣平時所作簡古純粹,平淡深遠。又曰:「堯臣作此詩,不敢示人,及歐陽修為編其集,時有嫌避,又削去此詩,是以人少知者。」詳味此言,是泰既以此詩嫁於堯臣,又慮議者以為修所編無此,遂曰修有嫌避而此不載,皆無所考之詞也。觀此,則謂泰以《碧雲騢》之書假名堯臣不妄矣。況堯臣平日為人,仁厚樂易,未嘗忤於物,歐陽修嘗以此而銘其墓。使堯臣怨懟,果為此書以厚誣名臣,則所養可知矣。今市並輕浮之子未必為之,而謂堯臣為之哉?

※《孔氏野史》一卷

容齋洪氏《隨筆》曰:世傳孔毅甫《野史》一卷,凡四十事。予得其書於清江劉靖之所,載趙清獻為青城宰,挈散樂妓以歸,為邑尉追還,大慟且怒,又因與妻忿爭,由此惑志。文潞公守太原,闢司馬溫公為通判,夫人生日,溫公獻小詞,為都漕唐子房峻責。歐陽永叔、謝希深、田元鈞、尹師魯在河南,攜官妓游龍門,半月不返,留守錢思公作簡招之,亦不答。范文正與京東人石曼卿、劉潛之類相結以取名,服中上萬言書,甚非言不文之義。蘇子瞻被命作《儲祥宮記》,大貂陳衍幹當宮事,得旨置酒與蘇高會,蘇陰使人發,御史董敦逸即有章疏,遂墮計中。又云子瞻四六表章不成文字。其他如潞公、范忠宣、呂汲公、吳沖卿、傅獻簡諸公,皆不免譏議。予謂決非毅甫所作,蓋魏泰《碧雲騢》之流耳。溫公自用龐穎公辟闢,不與潞公、子方同時,其謬妄不待攻也。靖之乃原甫曾孫,佳士也,而跋是書云:「孔氏兄弟曾大父行也,思其人欲聞其言久矣,故錄而藏之。」汪聖錫亦書其後,但記上官彥衡一事,豈弗深考云。

※《後山談叢》六卷

容齋洪氏《隨筆》曰:後山陳無巳著《談叢》,高簡有筆力,然所載國朝事,失於不考究,多爽其實。如云呂許公惡韓、富、范三公,欲廢之而不能,乃建議使行邊。及丁文簡因杜祁公一語之戲而陷蘇子美以撼祁公。丁晉公以白金賂中使,尼張乖崖之進。與張乖崖聞逐萊公,而買田宅以自污。考之諸公出處日月皆不合。前四事所系不細,乃誕漫如此。蓋前輩不藏國史,好事者肆意飾說為美聽,疑若可信,故誤入紀述。後山之書,必傳於後世,懼貽千載之惑,予是以辨之。

※《清虛居士隨手雜錄》一卷

陳氏曰:王鞏定國撰。待制素子,張安道之壻。

※《雲齋廣錄》十卷

鼂氏曰:皇朝政和中李獻民撰。分九門,記一時奇麗雜事,鄙陋無稽之言為多。

※《墨客揮犀》十卷,《》十卷

陳氏曰:不知名氏。

※《搜神秘覽》三卷

陳氏曰:京兆章炳文叔虎撰。

※《石渠錄》十一卷

陳氏曰:校書郎昭武黃伯思長睿撰。

※《石林燕語》十卷

陳氏曰:葉夢得少蘊撰。宣和五年所作也。

※《燕語考異》十卷

陳氏曰:成都宇文紹奕撰。舊聞汪玉山嘗駮《燕語》之誤,而未之見也。

※《玉澗雜書》十卷

陳氏曰:葉夢得撰。其中所記,亦當在宣和時所作。玉澗者,石林山居澗水名也。

※《避暑錄話》二卷

陳氏曰:葉夢得紹興五年所作。

※《巖下放言》一卷

陳氏曰:葉夢得撰。休致後所作。

※《臺省因話錄》一卷

陳氏曰:兵部尚書新昌石公弼國佐撰。

※《柏臺雜著》一卷

陳氏曰:石公弼撰。雜記典故等事。公弼本名公輔,改賜今名。為御史,攻蔡京甚力,竟坐深文謫死。然本傳言其議論反覆,非純正者。

※《思遠筆錄》一卷

陳氏曰:翰林學士九江王寓撰。寓以靖康元年七月,以禮部尚書入翰苑,雜記當時聞見,凡二十七條。寓父易簡以布衣召為說書,遂顯用。寓後拜左轄,使虜辭行,謫散官嶺表,父子俱南下,沒於盜。

※《秀水閒居錄》三卷

陳氏曰:丞相汝南朱勝非藏一撰。寓居宜春時作。秀水者,袁州水名也。

※《紺珠集》十三集

鼂氏曰:皇朝朱勝非編百家小說成此書。舊說張燕公有紺珠,見之則能記事不忘,故以為名。
陳氏曰:視曾慥《類說》為略。

※《類說》五十卷

鼂氏曰:皇朝曾慥編。其序云:「閒居銀峰,因集百家之說,纂集成書,可以資治體,助名教,供笑談,廣見聞。」
陳氏曰:所編傳記小說,古今凡二百六十餘種。

※《春渚記聞》十卷

陳氏曰:浦城何薳撰。自號韓青老農。東坡所薦為武學博士曰去非者,其父也。

※《曲洧舊聞》一卷,《雜書》一卷,《骫骳說》一卷

陳氏曰:直秘閣新安朱弁少章撰。弁於晦庵為從父。建炎丁未使虜,留十七年,既歸而卒。《骫骳說》者,以續無鼂咎《詞話》,而鼂書未見。

※《南游記舊》一卷

陳氏曰:曾紆公袞撰。

※《聞見後錄》二十卷

陳氏曰:邵某撰。

※《翰墨叢記》五卷

陳氏曰:樞密睢陽滕康子濟撰。

※《鐵圍山叢談》五卷

陳氏曰:蔡絛撰。謫鬱林博白時所作。

※《侍兒小名錄》一卷,《續》一卷

陳氏曰:序題朋谿居士而不著名氏。始洪炎玉父集為此書,王銍性之、溫豫彥幾續補。今又因三家而增益之,且為分類,其中多用古字。或云董彥遠家子弟所為也。

※《萍州可談》三卷

陳氏曰:吳興朱或無或撰。中書舍人服行中文子。宣和元年序萍州老圃,其自號也,在黃州,蓋其僑寓之地,事見《齊安志》。而「或」作「彧」,字無惑,未詳孰是。

※《硯岡筆志》一卷

陳氏曰:唐稷撰。自號硯岡居士。

※《田宅編》十卷

陳氏曰:方勺仁聲撰。泊宅在烏程,相傳張志和泊舟浮家泊宅之所,勺買田卜築,號泊宅翁。本嚴瀨人。

※《却掃編》三卷

陳氏曰:吏部侍郎睢陽徐敦立撰。

※《閒燕常談》三卷

陳氏曰:董弅令升撰。取士相與談仁義於閒燕之義。

※《唐語林》八卷

陳氏曰:長安王讜正甫撰。以唐小說五十家,仿《世說》分門三十五,又益十七,為五十二門。《中興書目》十一卷,而闕《記事》以下十五門;又云本亦止八卷,而門目皆不闕。

※《紀談錄》十五卷

陳氏曰:稱傳密居士,不著名氏。蓋鼂公邁伯咎也。

※《道山清話》一卷

陳氏曰:不知何人。跋語稱大父國史在館閣久,多識前輩,著《館秘錄》、《曝書記》與此而三,兵火散失。近得此書於曾仲存家,末題朝奉大夫暐,亦不著姓。

※《復齋閒記》四卷

陳氏曰:承議郎歷陽龔相聖任撰。待制原之孫,頤正之父也。

※《鄞川志》五卷

陳氏曰:中書舍人龍舒朱翌新仲撰。寓居四明,故曰鄞川。

※《窗閒記聞》一卷

陳氏曰:稱陳子兼撰,未知何人。雜論詩文經傳,亦閒述所聞事。

※《枕中記》一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崇寧中人。所載多國初事。

※《賢異錄》一卷

陳氏曰:亦無名氏。所記四事,其一曰鬼傳者,言王鬷家子弟所遇,與世傳王子高事大同小異,當是一事耳。

※《姚氏殘語》一卷

陳氏曰:剡姚寬令威撰。

※《槁簡贅筆》二卷

陳氏曰:承議郎章淵伯深撰。始得此書於程文簡氏,不知何人作。文簡題其後,以其中稱先丞相申公,知其為章厚子孫也。余又以其書考之,言先祖光祿元祐三年省試,東坡知舉,擢為第一,則又知其為援之孫也。後以問諸章,始得其名字。其人博學有文,以場屋待士薄,如防寇盜,用蔭入仕,遂不就舉,居長興,故序稱若溪草堂。淵自號懲窒子。序言錄為五卷,今此惟分上下卷。

※《能改齋漫錄》十三卷

陳氏曰:太常寺主簿臨川吳曾虎臣撰。

※《揮麈錄》三卷,《後錄》十一卷,《第三錄》三卷,《餘話》一卷

陳氏曰:朝請大夫汝陰王明清仲言撰。明清,金至之子,曾紆公袞之外孫。故家博聞,前言往行多所憶。《後錄》跋稱六卷,今多五卷。

※《投轄錄》一卷

陳氏曰:王明清撰。所記奇聞異事,客所樂聽,不待投轄而留也。

※《吳船錄》一卷

陳氏曰:范成大至能撰。自蜀帥東歸紀游,取「門泊東吳萬里船」之語。

※《老學庵筆記》十卷

陳氏曰:陸游務觀撰。生識前輩,年登耄期,所記見聞,殊可觀也。

※《夷堅志》甲至癸二百卷,支甲至支癸一百卷,三甲至三癸一百卷,四甲四乙二十卷,大凡四百二十卷。

陳氏曰:翰林學士鄱陽洪邁景盧撰。稗官小說,昔人固有為之者矣。游戲筆端,資助談柄,猶賢乎已可也,未有卷帙如此其多者,不亦謬用其心也哉!且天壤間反常反物之事,惟其罕也,是以謂之怪。茍其多至於不勝載,則不得為異矣。世傳徐鉉喜言怪,賓客之不能自通與失意而見斥絕者,皆詭言以求合。今邁亦然。晚歲急於成書,妄人多取《廣記》中舊事,改竄首尾,別為名字以投之,至有數卷者,亦不復刪潤,徑以入錄。雖敘事猥釀,屬辭鄙俚,不恤也。

※《睽車志》五卷

陳氏曰:知興國軍歷陽郭彖次象撰。取《暌》上六「載鬼一車」之語。

※《經鋤堂雜志》八卷

陳氏曰:倪思正甫撰。

※《續釋常談》二十卷

陳氏曰:秘書丞龔頤正養正撰。昔有《釋常談》一書,不著名氏,家藏亦闕此書,今故以「續」稱。凡常言俗語,皆注其所出。

※《北山記事》十二卷

陳氏曰:戶部侍郎濡須王遘少愚撰。

※《瑣碎錄》二十卷,《後錄》二十卷

陳氏曰:溫革撰。陳曄增廣之。《後錄》者,書坊增益也。

※《夷堅志類編》三卷

陳氏曰:四川總領陳曄日華取《夷堅志》中書文、藥方,類為一編。

※《雲麓漫抄》二十卷,《續抄》二卷

陳氏曰:通判徽州趙彥衛景安撰。《續》二卷,乃《中庸說》及《漢定安公補紀》也。彥衛,紹熙閒宰烏程,有能名。

※《儆告》一卷

陳氏曰:不著名氏,專敘報應。

※《鑒誡別錄》三卷

陳氏曰:廬陵歐陽邦基壽卿撰。周益公、洪景盧有序跋。

※《樂善錄》十卷

陳氏曰:蜀人李昌齡伯崇撰。以《南中勸戒錄》增廣之,多因果報應之事。

※《山齋愚見十書》一卷

陳氏曰:稱灌圃耐得翁,不知何人。

※《桯史》十五卷

陳氏曰:岳珂撰。「桯史」者,猶言柱記也。

※《游宦紀聞》十卷

陳氏曰:鄱陽張士南光叔撰。

※《鼠璞》一卷

陳氏曰:戴埴撰。

※《夷堅別志》二十四卷

王質景文撰。自序略曰:志怪之書甚夥,至鄱陽《夷堅志》出,則盡超之。余平生所嗜,略類洪公,始讀《左傳》、《史記》、《漢書》,稍得其記事之法,而無所施,因志怪發之。久之習熟,調利滋耽,玩不能釋。閒自觀覽,要不為無補於世,而古今文章之關鍵,亦閒有相通者,不以是為無益而中畫,愈裒所見聞,益之事五百七十,卷二十四,今書之目也。餘心尚未艾,書當如之,則將浸及於《夷堅》矣。凡《夷堅》所有而水存見者刪之,更生佛之類是也;凡《夷堅》所有而未備者補之,黃元道之類是也。其名仍為《夷堅》,而別志之,辨於鄱陽也。得歲月者紀歲月,得其所者紀其所,得其人者紀其人,三者並書之備矣。闕一二亦書,皆闕則弗書。醜而不欲著姓名者婉見之,如《夷堅》碓夢之類是也,醜而姓名不可不著者顯揭之。如《夷堅》人牛之類是也。其稱某人云,又某人得諸某人云,若已所見,各識其所自來,皆循《夷堅》之規弗易。所書甲子之一為期,過是弗書,耳目相接也;所書鬼神之事為主,非是弗書,名實相稱也;於《夷堅》之規皆仍之,其異也者,筆力瞠乎其後矣。
 卷二百十六 ↑返回頂部 卷二百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