桯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桯史
作者:岳珂 南宋
桯史一巻浙江鮑士恭家藏本岳珂撰。肅之,號倦翁,又號亦齋湯陰人,武穆王之孫,敷文閣待制之子,官至戸部侍郎、淮東總領制置使。是書載南北襍事,凡一百四十餘條,其間雖多俳優詼謔之詞。然惟「金華士人」、「看命司」諸條不出小説習氣,爲自穢其書耳。餘則大旨主於寓褒刺,明是非,借物論以明時事,非他書所載,徒資嘲戲者比。所記遺事,惟張邦昌劉豫二冊文可以不存。又康與之徽宗畫一條爲張端義貴耳集所駁,敖陶孫韓侂胄詩一條與葉紹翁四朝聞見録互異,亦偶然失實。至於「石城堡塞」一條、「汴京故城」一條,皆有關於攻取形勢。「施宜生」一條,「趙希光節槩」一條,「葉少蘊内制」一條,「乾道受書禮」一條,「范石湖一言悟主」一條,「紫宸廊食」一條,「燕山先見」一條,「大散論賞書」一條,「秦檜死報」一條,「鄭少融遷除」一條,「任元受啓」一條,「陳了翁始末」一條,「開禧北征」一條,「二將失律」一條,「愛莫助之圖」一條,「慶元公議」一條,「黃潛善」一條,皆比正史爲詳備。所録詩文,亦多足以旁資考證,在人説部之中,亦王明淸之亞也。惟其以桯史爲名,不甚可解。考説郛柳珵常侍言旨,其第一條記明皇遷西内事,末云「此事本在朱崖太尉所續桯史第十六條内」,則李德裕先有此名案:此書唐志不著録,疑卽德裕次柳氏舊聞之別名也蓋襲而用之。然攷工記曰:「輪人爲蓋,達常爲圍三寸,桯圍倍之。」注曰:「桯,車杠也。」説文解字曰:「桯,牀前几也。」皆與著書之義不合。至廣韻訓爲「碓桯」,集韻訓與「楹」同,義更相遠。疑以傳疑,闕所不知可矣。毛晉刻本末有附録一巻,前爲岳飛傳遺文併詩文各一首,已與此書無關。又附劉瑞孝娥井銘王公祠記各一篇,尤足驗非此書所舊有。今併刪之,庶不溷簡牘焉。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编辑]

[编辑]

亦齋有桯焉,介几間,髹表可書。余或從縉紳間聞聞見見歸,倦理鉛槧,輒記其上,編已,則命小史録臧去,月率三五以爲常。毎竊自恕,以謂公是公非,古之人莫之廢也,見睫者不若身歴,滕口[1]者不若目撃,史之不可已也審矣。彼狥時[2]者持諛以售其身,或張夸以爲窿,或溢厭以爲洿,言則書,書則疑,疑則久,久而亂眞,天下誰將質之,茲非稗官氏之辱乎!況戲笑近謔,辭章近雅,辨論近縱,諷議近約,若是而不屑書,殆括囊[3]者。夫金匱石室之臧,蕘夫[4]野人之記,名雖不同,而行之者一也,於是稍裒積爲偏。載筆者聞而譏之曰:「嘻!今朝廷設官盈三館,大槩皆汗靑事,詳覈備記,裁以三長,含毫閣筆,猶孫其難而莫之敢議也。彼東者何爲哉?子幸生天下無事時,亶竊粟縣官,進不得策名蘭臺以垂信,退不得隱几全其忘言之眞,呫呫徒取棟牛累於世,無毫髮益,而猶時四顧出啄木畫,誠可笑詆!」余無以復,則指其桯曰:「汝將多言日朘,如五達之交午乎!汝將嘿嘿養元,如老聃之柱下乎!人言勿䘏,汝姑謂汝將奚擇?」桯㗳然不應。予笑曰:「此眞良史也。」遂以爲序。

嘉㝎焉逢淹茂歳[5]圉如旣望


目録[编辑]

  • 巻第一十二則  紫微原芝 藝祖禁䜟書 徐鉉入聘 石城堡寨 湯岐公罷相 南陔脱帽 張元呉昊 王義豐詩 琵琶亭術者 汴京故城 施宜生 盆杅
  • 巻第二十四則  行都南北内 「犇」「麤」字説 李順呉曦名䜟 隆興按鞠 東坡屬對 富翁五賊 太學祭齋碑 泉江三地名 牧牛亭 黠鬼醖夢 望江二翁 劉改之詩詞 金華士人滑稽 賢己圖
  • 巻第三八則   歳星之祥 梓潼神應 機心不自覺 館娃浯溪 天子門生 姑蘇二異人 趙希光節槩 稼軒論詞
  • 巻第四九則   壽星通犀帶 周夢與釋語 鄭廣文武詩 九江二盗 葉少藴内制 宣和御畫 乾道受書禮 一言悟主 䇿問
  • 巻第五十三則  劉觀堂讀赦詩 部胥増損文書 看命司 宣和服妖 安慶冦 陽山舒城 宸奎堅忍字 何處難忘酒 見一堂 義騟傳 鳯凰弓 大小寒 趙良嗣隨軍詩
  • 巻第六六則   汪革謡䜟 鐵劵故事 鴻慶銘墓 人妖 快目樓題詩 記龍眠海會圖
  • 巻第七五則   呉畏齋謝贄啓 僣冊 優伶詼語 嘉禾篇 朝士留刺
  • 巻第八十二則  九江郡城 日官失職 紫宸廊食 阜城王氣 袁孚論事 鸚鵡諭 月中人妖 牸牧相衞 解禪偈 玉虚密詞 太歳方位 逆辭怪
  • 巻第九十三則  𥙿陵聖瑞 狀元雙筆 二字 正隆南冦 鼈渡橋 燕山先見 蠲毒圎 憲聖護醫 魯公拜後 金陵無名詩 萬歳山瑞禽 王涇庸醫 黒虎醫師
  • 巻第十八則   永泰挽章 殿中鷴 劉藴古 大散論賞書 成都貢院 萬春伶語 山谷范滂傳 紫巖二銘
  • 巻第十一八則  李白竹枝詞 蟻蝶圖 周益公降官 畨禺海獠 王荆公 尊集表 三忠堂記 臨江
  • 巻第十二十三則 王盧溪胡忠簡 秦檜死報 吕東莱祭文 猫牛盗 味諫軒 龍見赧書 丹稜巽巖 鄭少融遷除 沙世堅 淮陰廟 金鯽魚 張賢良夢 乾坤鑑法
  • 巻第十三六則  碑詩跋 晦菴感興詩 武夷先生 任元受啓 冰淸古琴 選人戯語
  • 巻第十四五則  陳了翁始末 八陣圖詩 開禧北征 泗州塔院 二將失律
  • 巻第十五八則  淳熙内禪頌 愛莫助之圖 慶元公議 楊艮議命 獻陵䟽文 李敬子 黃潜善 郭倪自比諸葛亮

諸家著録、題跋[编辑]

陳直齋直齋書錄解題·巻十一·小説類[编辑]

桯史十五巻,岳珂撰。桯史者,猶言柱記也。説文:「桯,牀前几也。」

馬竹洲文獻通考·巻二百十七·經籍考四十四[编辑]

桯史十五卷。陳氏曰:「岳珂撰。桯史者,猶言柱記也。」

葉文莊菉竹堂書目[编辑]

岳珂桯史五冊。


成化刻本江泝題記[编辑]

桯史一書,先生之所著也。所載皆當時史書不及收者,暨賢達詩文,世俗謔語,或倔奇峻怪之事,不純於史體,故曰桯史,示止備私居記述爾。其大意則皆有所謂,而非徒然者也。然觀其論識髙致,辭藻雄深,則其人所負之材學,亦概可想。舊板刻於嘉興,脱落旣多,讀輒中廢,訪求毎恨未見其全者。近奉朝命,來按廣東。太參姑蘇劉公欽謨,問學該博,良由富蓄,忽出善本,嘗經雲間陳璧文東先生批點者,爲之欣然。若攻値玉,初志竟得遂,命飜登諸梓,與同好者共之。按史,岳武穆王五子:,先生,之子也,仕至嘉興知府,又有愧郯録,亦傳於世。武穆忠肝義膽,直節勁氣,與日月爭光,與山川齊久,而又有賢孫如是;是書之傳,文章之顯,將與厥祖之名,同不朽歟!

成化十一年乙未正月之日建安江沂


錢桐溪重刊桯史敘[编辑]

臬司地,岳武穆王故宅也。嘉靖癸未冬,予自江右來總司事,循其遺跡,則水監之亭、孝娥之井存焉,而金佗之編與桯史諸典籍足徴也。水監今爲祠,以祀國初犯難王公。嗚呼!武穆之寃,百世所楚,不得乎人,亦已甚矣。貞誠所格,天固罔違,我君子也身及,未幾,聞孫克世彪焫蔚烺,有如斯焉。蓋人謀之不臧,値天之未定耳。天道不貳,人謀靡常,人邪將何所不至,天而克定,不可以力移也。唯不可以力移也,則奕世而下,有亦齋者作,以昭其順矣,乃秦氏之族,則泯焉無聞。嗚呼!忠孝臣子,所自成也,匪忠非臣,匪孝非子,天胡惜焉。武穆父子,貞心淑止,可無論矣,辭命著述,飾武達忠,天予唯全,是周茲德。嗚呼!孝娥之烈,盛其忠也;亦齋之賢,天爲之昭其忠也。千載而下,官是師是,思齊興起,烈烈王公,允弗有忝焉,亦天以流武穆之風也。司憲者將𮜿物,是率天命,是度舍是,其何所事哉?是用重録桯史,校而刻之,固以觀治之概,亦以昭岳氏氏之有人也。爰附之本傳,以論其世,著述以考其文,而井之銘、祠之記,皆得列焉,有人心者,亦將有感於斯編。

嘉靖乙酉二月朔日桐溪錢如京公溥


潘石泉書桯史後[编辑]

桐溪先生重校桯史,行於世,石泉子讀之曰:「秦檜矯殺武穆,復監國史,史氏殆失職矣。」亦齋武穆孫也,悲憤籲天間,著桯史以見志。公是公非,昭人文,予忠節,誅亂賊,明尊主攘夷之義。凡圖讖、神怪、詼諧類,漫書之,若有深意寓焉,豈亦不得其平而鳴與?武穆,忠孝人也,好讀左氏春秋答班師表移僞齊檄贈張紫巖詩,辭嚴義正,足以激千古英雄忠憤之氣。桯史書法酷似左氏,贄畏齋一啓,卓然經世之略,殆可謂克繩祖武者矣。金佗之編之編,銀甁之湛,其孝一也。靖難師興,舉室自焚,其忠一也。法得附書書之,以傳百世之下,又豈無聞風而興起者哉!

嘉靖乙酉仲春石泉潘旦


祝鳴和跋桯史後[编辑]

浙江觀察使桐溪錢公示我以桯史,讀旣卒葉,則喟然歎曰:「是編也,詎可以稗官野史概視之哉!」仲尼懼亂賊而作春秋孟氏憂橫議而肆雄辨,無非正心術、別邪正,肅天地之紀綱,嚴華夷之界限,非細故也。余讀是編,皆宋代事,初若泛焉而弗切,渙焉而弗一,茫乎莫知其指歸也。及讀劉觀堂讀赦詩等篇,則始若有得焉者。粵自室南渡,虜倡亂,狡竊柄國是,靡一以致,精忠之幟,偃而弗振,貽毒無窮,良可悼哉!二世之後,文孫崛起,摭所聞見,託諸汗靑,無非正往失,定國是,暴滔天之罪,凜凜乎斧鉞之加,而武穆心事竟與日月爭光,是蓋有得乎之心法者矣。余故撮其要而書之,俾後世覽焉,然後知桐溪公之刻是書,蓋不徒然而已矣。

嘉靖乙酉二月望日當塗祝鑾鳴和


津逮秘書毛子晉[编辑]

,稗官野史,盈箱溢篋。最著若朝野僉載桯史輟耕録者,不過數種。人尤膾炙桯史,命予刻入史外函中,以補正史之缺。予意不然。亦齋捉筆,豈不能如歐陽永叔別立一番公案?乃圖讖、神怪、街衢瑣屑之類,都率筆書之,正欲後之讀是書者,於遊戲謔浪時,不忘忠孝本性。其一種深情妙手可以意逆而不忍明言者,意或有在矣。至若鄂王肝膽事跡,載在史冊,與等髙,雖五尺之童,亦能言其忠義,何待桯史而後表暴哉!

湖南毛晉


髙儒百川書志·巻四·史部·故事類[编辑]

桯史十五巻,相臺岳珂撰。

錢謙益絳雲樓書目·巻二·小説類[编辑]

岳珂桯史十五巻。

錢遵王述古堂書目·巻三·小説家類[编辑]

岳珂桯史十巻二本。

余季豫四庫提要辯證·巻十八[编辑]

嘉錫按:「沈家本日南隨筆·巻一云:『當是用晏子鑿楹納書事。』攷工記注:『讀桯爲楹。以桯爲楹,乃叚借字。』」

胡綏之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補正·巻四十一[编辑]

陸氏藏書志有元刊本,並載嘉定七年自序云:「亦齋有桯焉,介几間,髹表可書,余或從縉紳間聞聞見見歸,倦理鉛槧,輒記其上,編已,則命小史録藏去,月率三五爲常。毎竊自恕,以爲公是公非,古之人莫之廢也,見睫者不若身歴,縢口者不若目撃,史之不可已也審矣。」是桯史取義,自序甚明,提要所據本,豈缺此序耶?瞿氏目録引直齋書録云:「桯史,猶言柱記也。」「桯」與「楹」同,大約取「楹書」之義。説雖不誤,而亦未能引自序以明之。荀學齋日記·壬集下·五九云:「桯,牀前小几也。此因李衞公書名而用之,取几案間私史之義,不過與筆記篋衍等類耳。」

孫季逑廉石居藏書記[编辑]

桯史十五巻,前有成化江泝叙,云近奉朝命,來按廣東,大參劉欽謨忽出善本,經陳文東批點者,翻登諸梓。前又有嘉靖錢如京重刊叙,附録一巻,蓋所附也。

瞿子雍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録·巻十七[编辑]

桯史七巻,刊殘本,岳珂撰。直齋書目云:「桯史,猶言柱記也。」「桯」與「楹」同,大約取「楹書」之義。。所記時事,意主於辨賢姦,別是非,皆有爲而作也。原書十五巻,今存巻一至巻七,毎半葉九行,行十八字。

桯史十五巻,刊本,題相臺岳珂雲間陳文明當作東批點,前有自序。書中渉帝朝詔等字,倶空一格,蓋猶依本刻者。舊爲呉文定藏書,又歸傳是樓,巻首有呉寬乾學徐健菴王澍印諸朱記。

李霞川越縵堂讀書記·桯史[编辑]

桯史,此書雖間及諧戲怪瑣之事,然大率記朝政得失及南渡士夫佚事爲多,惟筆頗冗漫,不似所著媿郯録之簡潔。其記韓平原八字爲壬申、辛亥、己巳、丙寅,日者謂至丁卯年壬子月必得奇禍,而竟驗,亦足以資異聞。

其「克敵弓」一條,謂本於和詵所上鳳凰弓,非卽太祖之神臂弓,以容齋三筆爲誤。然洪氏親試詞科,用之入賦而得雋,所記當得其實,倦翁或別存一説耳

又同書「貴耳集」條:閲張正夫端義貴耳集,共三巻。其書筆舌宂俗,罕可觀采,毎巻爲一集,巻首各有小引,頗自夸詡,而文尤拙,其所引據之謬,四庫提要已備列之。惟第一條記曾覿思陵旨進祐陵林檎鸚鵒畫詩「玉輦宸遊事已空」一絶,桯史以爲康與之所題者,誤。案桯史所載與之紿中貴事,不近情理,此所言近實,其餘記朝廷事實,亦頗有佚聞。

周信之鄭堂讀書記補逸·巻二十八[编辑]

桯史十五巻,雲間陳氏刊本,岳珂撰。四庫全書著録,書録解題、文獻通考倶載之。其書凡一百四十條,各有標目,所記兩宋軼事,可補史傳之闕。間及詩文諧謔,亦足資攷覽,備鑒戒。陳氏云:「桯史者,猶言柱記也」,又注云「説文:『桯,牀前几也。』」此本前有嘉定甲戍倦翁自序,稱「亦齋有桯焉,介几間,髹表可書,余或從縉紳間聞聞見見歸,倦理鉛槧,輒記其上,編已,則命小史録藏去,月率三五以爲常」云云,則桯爲牀前几,蓋無疑義。然李贊皇德裕所著書已有此名矣説郛柳珵常侍言旨嘉靖中,浙江臬使錢如京刊此書,末增附録一巻,毛子晉卽據以刊入津逮秘書張若雲復刻之學津討原,惟若雲以附録中王公祠記於此書未協,刪去之。此本爲雲間陳文東所校,並有批語,殆初時刻,故行款悉依本,多自序一篇,而無附録,洵舊本也。説郛,歴代小史均止節録一巻。

繆筱珊藝風藏書記·巻八[编辑]

桯史十五巻,附録一巻,成化江沂刊本。空格均依本行款,上有小字批,又有小字旁注,跋失去目録,末葉鈔配,蓋書賈作僞,以充槧者。

丁丙善本書室藏書志·巻二十一[编辑]

桯史十五巻,附録一巻,刊本。前有倦翁自序,成化十一年建安江沂序云:「舊版刻於浙江嘉興,脱落旣多,讀輒中廢,奉按廣東姑蘇劉公欽謨忽出善本,經陳璧文東先生批點者,遂翻登諸梓。按岳武穆王五子:倦翁之子也,仕至嘉興知府。」嘉靖乙酉桐溪錢如京重刊序云:「今臬司地,岳王故宅也,癸未予自江右來總司事,循遺跡,則水監亭孝娥井存焉。水監今爲祠,祀國初犯難王公,亦天之流武穆之風也。是用重録桯史,校而刻之,爰附之本傳,而井之銘,祠之記,皆得列焉。有人心者,將亦有感於斯編。」後有潘旦祝鑾兩跋,皆嘉靖乙酉作也。

鐵琴銅劍樓刊本民國張元濟[编辑]

是書爲鐵琴銅劍樓所藏,定爲刊本,巻中語渉室,均空格,遇「敦」字有註光宗廟諱者,是必源出刻。序第三行題雲間陳文東批點,或評衡文字,或註釋音訓,有時校正訛文,然不更易原字,可謂矜愼。海虞毛晉張海鵬先後覆刻,於陳氏校正之字,多未採用,疑當日亦未見是本也。姜子佐禹語余涵芬樓續得一本,行款相合,後有成化刊書跋,惜未影出,今付刼火矣。余亦恍惚憶有其事,是本筆法刀工,視本却微有別,然未敢遽決,姑識於此,以諗讀者。

民國紀元二十有三年元月海鹽張元濟


[编辑]

  1. 滕口:張口放言。
  2. 狥時:曲全時局。
  3. 括囊:結紥袋口,亦喩緘口不言。易·坤:「括囊,無咎無譽。」:「括,結也;囊,所以貯物,以譬心藏知也。閉其知而不用,故曰括囊。」
  4. 蕘夫:樵夫。
  5. 焉逢淹茂:太歳在甲曰「焉逢」或「閼逢」,歳陰在戌曰「淹茂」或「閹茂」,古時用以紀年。史記·暦書:「焉逢攝提格太初元年。索隱》:『焉逢,甲歳,雄也。漢書作「閼逢」,亦音「焉」,與此音同。攝提格,寅歳,隂也。此依爾雅。甲寅之歳,若據漢志爲丙子之年。』……橫艾淹茂太始元年。索隱:『横艾,壬也,爾雅作「玄黓」。淹茂,戌也。』正義:『太始元年,壬戌歳也。』」又淮南子·天文訓:「太陰在戌,歳名曰閹茂。……在甲曰閼蓬。髙誘注:『言万物锋芒欲出,拥遏未通,故曰閼蓬也。』」故嘉㝎焉逢淹茂歳,卽嘉定甲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