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清話/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書林清話
◀上一卷 卷四 下一卷▶


卷四

金时平水刻书之盛金源分割中原不久,乘以干戈,惟平水不当要冲,故书坊时萃于此。而他处私宅刊本,亦间有之。今可考者,如:书轩陈氏。大定丙午(二十六年,当宋淳熙十三年。)刻《铜人腧穴针灸图经》五卷,(序云:时大定丙午岁,平水闲邪叟述。有“书轩陈氏印行”六字。)见《森志》。(贵池刘世珩已影刊。)

李子文。大定己酉(二十九年,当宋淳熙十六年。)刻《重刊增广分门类林杂说》十五卷,见《瞿目》。(钞本,目未详,吾见原书。)

张谦。明昌壬子(三年,当宋绍熙三年。)刻《新刊图解校正地理新书》十五卷。见《杨录》、(影金钞本。)《丁目》。(金刊本,日本岛田翰《<百百>宋楼藏书源流考》云:所谓金刊,实元刻。)

平水中和轩王宅。正大戊子(五年,当宋绍定元年。)刻《道德宝章》一卷,见《杨录》。大德丙午(十年。)刻《新刊韵略》五卷,见《张志》、《瞿目》、《莫录》、《陆续跋》、《缪记》。元统甲戌(二年。)刻《滏水文集》二十卷,见《杨续录》。(云:其源亦出金晦明轩本。德辉按:是时金已为元所灭,中和轩犹存。)

晦明轩张宅。泰和甲子(四年,当宋嘉泰四年。)刻《经史证类大观本草》三十卷,见《四库书目提要》、《彭跋》、《陆续跋》。泰和丙寅(六年,当宋开禧二年。)刻《丹渊集》四十卷,《拾遗》二卷,《附录》一卷,见《杨录》。外此则:嵩州福昌孙夏氏书籍铺。贞甲戌(二年,当宋嘉定七年。)刻《经史证类大全本草》三十一卷,《本草衍义》二十卷,见《瞿目》。

碣石赵衍。无元号丙辰刻《李贺歌诗编》四卷,见《黄记》、《瞿目》。(云序末题“丙辰秋日碣石赵衍刊”。按:金有两丙辰:一天会十四年,当宋绍兴六年;一明昌六年,当宋庆元二年。)则又平水以外之书坊,存其名,亦足为考古之谈助也。

 [编辑]

○元监署各路儒学书院医院刻书《元史。百官志》云:“至元二十四年,国子监置生员二百人。延二年,增置百人。兴文署掌刊刻经史,皆属集贤院。”又云:“至元二十七年立兴文署,召工刻经史子板,以《资治通鉴》为起端。”元《秘书监志》云:“至元十年,太保大司农奏,兴文署雕印文书,属秘书监。本署设官三员,令一员,丞三员,校理四员,楷书一员,掌纪一员,镌字匠四十名,作头一,匠户十九,印匠十六。”又:“至元十四年十二月,中书省奏,奉旨省并,衙名兴文,并入翰林院。”故元时官刻首推:国子监本。元三年刻小字本《伤寒论》十卷,见《杨志》。次则:兴文署本。至元二十七年刻《资治通鉴》二百九十四卷,见《瞿目》、《陆跋》、《莫录》。刻胡三省《通鉴释文辨误》十三卷,见《陆跋》。又次则:各路儒学本。至元己卯(十六年,当宋帝祥兴二年。)中兴路儒学,刻沈春秋比事》二十卷,见《陆续志》、《陆续跋》。(影元刊本。)至元壬辰(二十九年。)赣州路儒学,刻张┉《南轩易说》三卷,见《四库书目提要》。(云曹溶传写本。)大德乙巳(九年。)太平路儒学,刻《汉书》百二十卷,见《天禄琳琅》五、《张志》、《瞿目》。宁国路儒学,刻《后汉书》一百二十卷,见《张志》、《瞿目》、《陆志》、《丁志》、《杨录》。瑞州路儒学,刻《隋书》八十五卷,见《瞿目》、《丁志》、《陆志》、《陆跋》。〈云:板心有路学(瑞州儒学)、浮学(浮梁县学)、尧学(“尧”,“饶”省文,饶州学)、番泮(“番”,“鄱”省文,鄱阳学)、餘干(餘干学)、乐平(乐平州学)、平州(即乐平)、忠定(赵汝愚书院)、锦江(书院)、长芗(书院)、初庵(书院)等字。当时各路刊书,牒书院之有余赀者与其役。〉建康路儒学,刻《新唐书》二百二十五卷,见《丁志》。大德丙午(十年。)池州路儒学,刻《三国志》六十五卷,见《张志》、《莫目》、《丁志》。绍兴路儒学,刻《越绝书》十五卷,《吴越春秋》十卷,见《四库书目提要》。绍兴路儒学,刻徐天祜《吴越春秋音注》十卷,见《陆志》、《陆跋》。信州路儒学,刻《北史》一百卷,见《钱日记》、《瞿目》、《丁志》、《缪记》、《陆志》、《陆跋》。(板心有信州路儒学刊、信州象山刊、象山书院刊、道一书院刊、稼轩书院刊、蓝山书院刊、玉山县学刊、弋阳县学刊、贵溪县学刊、上饶学刊等字。)《南史》八十卷,见《丁志》、《陆跋》。大德丁未(十一年。)无锡儒学,刻《风俗通义》十卷,《附录》一卷,见《四库书目提要》。至大辛亥(四年。)嘉兴路儒学,刻《陆宣公集》二十二卷,见《陆志》。皇庆二年武昌路儒学,刻王申子《大易缉说》十卷,见《四库书目提要》。延甲寅(元年。)临江路儒学,刻张洽《春秋集传》二十二卷,见《天禄琳琅后编》三、(元板类。)《张志》、(钞本。)《陆志》、《陆续跋》。(影元刊本。)至治壬戌(二年。)嘉兴路儒学,刻《王秋涧先生全集》一百卷,见《张志》、(旧钞本。)《陆志》、《陆续跋》。(明翻宋本。)泰定初元龙兴路儒学,刻《唐律疏议》三十卷,见《杨志》。(云重刻。雍正乙卯励廷仪仿元刻本。)泰定乙丑(二年。)庆元路儒学,刻《困学纪闻》二十卷,见《天禄琳琅》六、《孙记》、《张志》、《瞿目》、《陆志》、《陆续跋》。南京路转运使,刻《贞观政要》十卷,见《杨志》。宁国路儒学,刻洪适《隶释》二十七卷,《隶续》七卷,见《四库书目提要》、《瞿目》。(旧钞本。)泰定四年龙兴路儒学,刻《脉经》十卷,见《杨志》。(景钞元刊本。)至顺四年(即元统元年。)集庆路儒学,刻王构《修词鉴衡》二卷,见《陆志》。至元改元漳州路儒学,刻陈淳《北溪先生大全文集》五十卷,见《瞿目》、《陆志》。后至元三年婺州路儒学,刻金履祥《论孟集注考证》十卷,见《陆志》。(旧钞本。)至元四年嘉兴路儒学,刻元沙克什《河防通议》二卷,见《瞿目》。(钞本。)至元五年扬州路儒学,刻《马石田文集》十五卷,见《张志》、《瞿目》、(元刊本。)《丁志》。(小山堂钞本。)至元己卯(五年。)中兴路儒学,刻宋沈文伯《春秋比事》二十卷,见《陆续志》。后至元庚辰(六年。)庆元路儒学,刻《玉海》二百卷,附《词学指南》四卷,见《孙记》、《瞿目》、《莫录》、《陆续跋》。至正三年杭州路儒学,奉旨刻《辽史》一百六十卷,见《丁志》;《金史》一百三十五卷,见《瞿目》。集庆路儒学,刻奉元路学古书院山长张铉《金陵新志》十九卷,见《孙记》、《张志》、《朱志》、《瞿目》、《陆志》、《丁目》。饶州路儒学,刻《金石例》十卷,见《陆志》。至正五年抚州路儒学,刻《道园类稿》五十卷,见《张志》。至正丙戌(六年。)嘉兴路儒学,刻《吕氏春秋》二十六卷,见《孙记》、《吴记》、《瞿目》、《陆志》。杭州路儒学,刻《宋史》四百九十六卷,见《陆志》。江北淮东道本路儒学,刻萧勤斋集》八卷,见《丁志》、《陆志》。至正丁亥(七年。)福州路儒学,刻《礼书》一百五十卷,见《陆志》。至正八年江浙省本路儒学,刻宋燕石集》十五卷,见《张志》、《陆志》。(影元刊本。)至正九年嘉兴路儒学,刻刘因《静修先生文集》三十卷,见《张志》、《陆志》。(明弘治刊本。)至正十年集庆路儒学,刻丁复《桧亭集》九卷,见《陆志》;《乐书》二百卷,见《杨录》。至正甲午(十四年。)嘉兴路儒学,刻《大戴礼记》十三卷,见《丁志》。至正乙巳(二十五年。)平江路儒学,(即蓝山书院刻本。)刻吴师道校正《鲍彪注国策》十卷,见《天禄琳琅后编》九、《森志》、《丁志》、《陆志》、《陆跋》。至正二十五年江浙儒学,刻宋叶时《礼经会元》四卷,见《陆志》。无元号甲申临川路刻张铉《金陵新志》十五卷,见《孙记》、《陆志》。无元号丁未刻《通典》二百卷,见《陆志》、《陆跋》。(即临汝书院本。)亦称:郡学本。大德乙巳(九年。)无锡郡学,刻《白虎通德论》十卷,《风俗通义》十卷,见《瞿目》。延庚申(七年。)婺郡学,刻戴侗《六书故》三十三卷。至正四年嘉兴郡学,刻宋林至《易裨传》二卷,见《瞿目》。(旧钞本。)

郡庠本。至治二祀福州路三山郡庠,刻《通志》二百卷,见《天禄琳琅》五、《吴记》、《孙记补遗》、《瞿目》、《丁志》、《陆续跋》。至正壬寅(二十二年。)吴郡庠,刻宋沈枢《通鉴总类》二十卷,见《瞿目》、《陆志》、《杨录》。无年号吉水郡庠,刻刘岳申《申斋刘先生文集》十五卷,见《张志》。(钞本。)

府学本。无年号赣州路府学,刻《南轩易说》三卷,见《浙录》。

儒司本。至大戊申(元年。)刻《唐诗鼓吹》十卷,见《丁志》。又有:书院本。前至元癸未(二十年。)庐陵兴贤书院,刻王若虚《滹南遗老集》四十五卷,见《张志》。(文澜阁传钞本。)大德己亥(三年。)广信书院,刻《稼轩长短句》十二卷,见《杨录》。大德壬寅(六年。)宗文书院,刻《经史证类大观本草》三十一卷,《目录》一卷,见《四库书目提要》、《钱日记》、《孙记续编》、《森志补遗》、《丁志》、《陆志》。无年号刻《本草衍义》二十卷,见《陆志》。刻《五代史记》七十五卷,见《张志》、《瞿目》、《朱目》。大德丁未(十一年。)梅溪书院,刻《校正千金翼方》三十卷,《目录》一卷,见《森志》、《杨谱》、《缪续记》。(日本仿刻宋本。)龙集乙卯(当为延二年。)圆沙书院,刻《大广益会玉篇》三十卷,见《杨录》。延丁巳(四年。)刻《新笺决科古今源流至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见《瞿目》、《缪记》。刻林皇鉴笺要》六十卷,见《朱目》。延庚申(七年。)刻《山堂考索前集》六十六卷,《后集》六十五卷,《续集》五十六卷,《别集》二十五卷,见《瞿目》、《朱目》、《陆志》、《陆续跋》。泰定甲子(元年。)梅溪书院,刻马括《类编标注文公先生经济文衡前集》二十五卷,《后集》二十五卷,《续集》二十二卷,见《天禄琳琅》六。西湖书院,刻马端临《文献通考》三百四十八卷,见《瞿目》。又苍岩书院,刻《标题句解孔子家语》三卷,见《森志》。泰定乙丑(二年。)圆沙书院,刻《广韵》五卷,见《森志》、《杨谱》;刻《记纂渊海》一百九十五卷,见《浙录》。泰定丙寅(三年。)庐陵武溪书院,重刻宋淳丙午(六年。)《新编古今事文类聚前集》六十卷,《后集》五十卷,《续集》二十八卷,《别集》三十二卷,《新集》三十六卷,《外集》十五卷,《遗集》十五卷,见《孙记》、《丁志》、《陆志》、《缪记》。泰定丁卯(四年。)梅溪书院,刻陈栎《书集传纂疏》六卷,见《张志》、《森志》、《陆志》、《陆续跋》。至顺四年(癸酉,是年改元元统元年。)龟山书院,刻李心传《道命录》十卷,见《天禄琳琅》六。元统甲戌(二年。)梅溪书院,刻《韵府群玉》二十卷,见□□。后至元丁丑(三年。)梅溪书院,刻《皇元风雅》三十卷,见《瞿目》。至元又五年西湖书院,重刻马端临《文献通考》三百四十八卷,见《陆志》、《陆续跋》、(云至元初余谦刊。)《瞿目》。(云初刻于泰定元年,寘板西湖书院,后有缺失。至正五年,江浙儒学提举余谦访得原稿于其子志仁,重为订正补刊,印行于世。按:此本实后至元五年所刊,非至正五年也,瞿目有误。)至正壬午(二年。)刻《国朝文类》七十卷,《目录》三卷,见《瞿目》、《朱目》、《陆志》、《丁志》、《杨录》。(重修至元四年刊本。)至正己丑(九年。)建宁建安书院,刻赵居信《蜀汉本末》三卷,见《瞿目》。至正庚子(二十年。)屏山书院,刻陈傅良《止斋先生文集》五十二卷,见《瞿目》;刻《方是闲居士小稿》二卷,见《丁志》、《陆志》。(影元钞本。)至正癸卯(二十三年。)西湖书院,刻岳珂《金陀粹编》二十八卷,《续编》三十卷,见《吴记》、《张志》、《瞿目》、(按:本书朱元佑序云,书院即岳氏故第。)《陆志》。至正乙巳(二十五年。)沙阳豫章书院,刻《豫章罗先生文集》十七卷,见《瞿目》、《丁志》。至正丙午(二十六年。)南山书院,刻《广韵》五卷,见《森志》、《陆续跋》、《杨谱》。无元号丁未岁抚州路临汝书院,刻唐杜佑《通典》二百卷,见《陆跋》。(按:元有两丁未:一大德丁未;一至正丁未,元亡。此当是大德丁未也。)无年号茶陵桂山书院,刻《孔丛子》七卷,见《天禄琳琅后编》十。梅隐书院,刻《书集传》六卷,见《杨谱》。(序后有“梅隐书院鼎新绣梓”木牌记。)雪窗书院,刻《尔雅郭注》三卷,见《张志》、《朱目》。又有:太医院本。大德四年刻《圣济总录》二百卷,《目录》一卷,见《森志补遗》。

官医提举本。至元五年江西官医提举司,刻《世医得效方》二十卷,见《四库书目提要》。大德丙午(十年。)湖广官医提举,刻《风科集验名方》二十八卷,见《陆续志》、《森志》。至元五年建宁路官医提领,刻《世医得效方》二十卷,《目录》一卷,见《瞿目》、《森志》。(明翻宋本。)此元官刻书大概也。有名为书院而实则私刻者:方回虚谷书院。大德己亥(三年。)刻《筠溪牧潜集》七类,不分卷,见《陆续跋》。

茶陵东山陈仁子古迂书院。大德己亥(三年。)刻《增补文选六臣注》六十卷,见《丁志》。(明翻元本。)大德乙巳(九年。)刻宋沈括《梦溪笔谈》二十六卷,见《丁志》。无年号刻《文选补遗》四十卷,见《天禄琳琅》十。(云目录后有“茶陵东山书院刊行”木记。)

詹氏建阳书院。大德中刻《古今源流至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见《浙录》。

潘屏山圭山书院。至正戊子(八年。)刻《集千家注分类杜工部集》二十五卷,见《森志》、《陆续跋》。(云亦题积庆堂。)

平江路天心桥南刘氏梅书院。无年号刻《郑所南先生文集》十六篇一卷,《清隽集》一卷,《百二十图诗》一卷,《锦残餘笑》一卷,见临桂况周颐蕙风{移}藏书。(传钞本。)

郑玉师山书院。无年号自刻《春秋经传阙疑》四十五卷,见《瞿目》。此皆私宅坊估之堂名牌记而托于书院之名,以元时讲学之风大昌,各路各学官私书院林立,故习俗移人,争相模仿。观其刻本流传,固可分别得其主名矣。

 [编辑]

○元私宅家塾刻书元时私宅刻书之风,亦不让于天水,如:平阳府梁宅。元贞丙申(二年。)刻《论语注疏》二十卷,见《杨谱》。(云每卷有“平阳府梁宅刊”、“尧都梁宅刊”、“大元元贞丙申刊”木牌记。德辉按:此书光绪丁未刘世珩翻刻。)

平水许宅。大德丙午(十年。)刻《重修政和经史类证备用本草》三十卷,《目录》一卷,见《森志补遗》、《陆志》。(明仿元本。德辉按:此据元重刻金泰和本再翻。)

建安郑明德宅。天历戊辰(元年。)刻陈灏《礼记集说》十六卷,见《陈跋》、《森志》、《丁志》。(明正统经厂本。)

陈忠甫宅。天历庚午(三年。)刻《楚辞朱子集注》八卷,《辨证》二卷,《后语》六卷,见况周颐蕙风{移}藏书。(半叶十一行,行二十字,小注双行,行二十四字。)

沈氏家塾。后至元己卯(五年。)刻赵孟ぽ《松雪斋集》十卷,《外集》一卷,《附录》一卷,见《天禄琳琅后编》十一、《陆志》、《丁志》、《缪记》。(云目录有“至元后己卯,花沈氏伯玉刻于家塾”等字。)

古迂陈氏家塾。刻《尹文子》二卷,见《张志》。(云宋刊本。按:此疑刻《六臣注文选》之陈氏古迂书院,《张志》列入宋本误。)

云坡家塾。无年号刻《类编层澜文选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见《天禄琳琅》六。

安成郡彭寅翁崇道精舍。无年号刻《史记集解索隐正义》一百三十卷,见《张志》、《瞿目》、《森志》、《杨谱》。(年表后有墨图记云“安成郡彭寅翁鼎新刊行”。)

虞氏南精舍明复斋。至正乙酉(五年。)刻《书集传邹季友音释》六卷;(序末有“南精舍”及“至正乙酉”钟式、“明复斋”鼎式墨印,末刻“至正乙酉菊节,虞氏明复斋刊”一行。)至正辛卯(十一年。)刻《春秋诸传会通》二十四卷:(后有“至正辛卯仲冬虞氏明复斋刊”及“南精舍”两墨记。)见《天禄琳琅后编》八、《吴记》。无年号刻《新刊惠民御院药方》二十卷,见《陆续跋》。(云:末有“南溪精舍鼎新绣梓”八字,目录后有“南溪书院”香炉式及钟形印。德辉按:此与虞氏南精舍之字各不同,未知是一是二,姑属于此。)

平水曹氏进德斋。大德己亥(三年。)刻巾箱本《尔雅郭注》三卷,见《钱日记》、《瞿目》、《朱志》。至大庚戌(三年。)刻《翰苑英华中州集》十卷,《中州乐府》一卷,见《张志》、《瞿目》、(影元钞本。)《陆志》、《陆续跋》。(元刻本。)

存存斋。至正戊子(八年。)俞琰自刻《周易集说》十卷,见《陆续跋》。(云板心有“存存斋刊”四字。)

孙存吾如山家塾益友书堂。至元庚辰(六年。)刻《范德机诗集》七卷,见《瞿目》、《丁志》、《陆志》。(云目录后有“至元庚辰良月益友书堂新刊”木记,又有“儒学学正孙存吾如山校刊”墨图记。)刻虞集《新编翰林珠玉》六卷,见《瞿目》、《陆志》、《陆续跋》。刻《皇元风雅前集》六卷,《后集》六卷,见《森志》、《莫录》、《丁志》。(影元钞本。)

孝永堂。大德甲辰(八年。)刻《伤寒论注解》十卷,见《孙记补遗》。

平水高昂霄尊贤堂。皇庆癸丑(二年。)刻《河汾诸老诗集》八卷,见《缪续记》。(云后有皇庆癸丑六月吉日尊贤堂高昂霄告白一行。)

范氏岁寒堂。天历戊辰(元年。)刻《范文正集》二十卷,《别集》四卷,见《瞿目》、《杨录》。元统甲戌(二年。)刻《政府奏议》二卷,见《张志》、《丁志》、《陆续跋》。(云目录后有篆书图记云:“天历戊辰改元,褒贤世家重刻于家塾岁寒堂。”)

复古堂。后至元丁丑(三年。)二月朔日刻《李长吉歌诗》四卷,《外集》一卷,见《张续志》。(影元钞本。)

丛桂堂。至正壬寅(二十二年。)刻陈通鉴续编》二十四卷,见《图书馆书目》。

严氏存耕堂。无元号壬午仲春刻《和济局方图注本草药性歌括总论》四卷,见《森志补遗》。

平阳司家颐真堂。无元号癸巳新刊《御药院方》十一卷,见《森志补遗》、《杨志》。(朝鲜重刻本。)

唐氏齐芳堂。无年号刻金履祥《尚书表注》二卷,见《张志》。(云板心有“齐芳堂”、“存耕堂”、“章林书院”、“讷斋”等字。德辉按:《金仁山集》附录云晚年馆唐氏之齐芳书院,成《通鉴前编》、《濂洛风雅》等书。齐芳堂当即唐氏齐芳书院。)

汪氏诚意斋集书堂。无年号刻《增刊校正王状元集注分类东坡先生诗集》三十二卷,《纪年录》一卷,见《天禄琳琅》六。

余彦国励贤堂。无年号刻《新编类要图注本草》四十二卷,《序例》五卷,《目录》一卷,见《森志补遗》。

麻沙刘通判宅仰高堂。无年号刻《纂图分门类题注荀子》二十卷,见《天禄琳琅》六。(云卷后木记有“关中刘旦校正”一行。)

精一书舍。延丁巳(四年。)陈实夫刻《孔子家语》三卷,见《森志》。

熊禾武夷书室。至元己丑(二十六年。)刻胡方平《易学启蒙通释》二卷,见《四库书目提要》。

崇川书府。至正辛卯(十一年。)刻李廉《春秋诸传会通》二十四卷,见《张志》、《瞿目》、《陆志》、《陆续跋》。(云序后有“至正辛卯腊月崇川书府重刊”木记。)

商山书塾。至正甲辰(二十四年。)刻赵氵方《春秋属辞》十八卷,《春秋左传补注》十卷,《春秋师说》三卷,见《瞿目》、《陆续跋》、《丁志》。《春秋属辞》十五卷,见《丁志》。

溪山道人田紫芝英淑。至元癸巳(卅年。)刻《山海经》十卷,见《杨录》。至治改元刻《四书疑节》十二卷,见《浙录》。(云卷中有“至治改元溪山家塾”字。)

平阳道参幕段君子成。中统二年刻《史记集解附索隐》一百三十一卷,见《天禄琳琅后编》四、《钱日记》、《吴记》、《莫录》。(云:董浦序云平阳道参幕段君子成求到索隐善本,募工刊行。)

云衢张氏。至治癸亥(三年。)刻《宋季三朝政要》六卷,见《森志》。刻刘时举《续宋中兴编年资治通鉴》十五卷,见《陆跋》。刻李焘《续宋编年资治通鉴》十八卷,见《莫录》、(元本。)《缪记》。(影元本。)

盱南孙氏。无元号丁未刻《详音句读明本大字毛诗》四卷,见《瞿目》。(云卷末有“盱南孙氏丁未孟夏刊行”一条。丁未非大德十一年,即至正二十七年。)

建安蔡氏。无年号刻《玉篇》三十卷,见《森志》、《杨谱》。(云总目末有“梅坡”鼎式印,“建安蔡氏鼎新绣梓”木记。)

建安刘承父。无元号癸未(按:至元二十年至正三年,皆癸未岁。)《新刊续添是斋百一选方》二十卷,见《森志》、《杨志》、《陆志》、《陆跋》。

建安詹璟。至正己丑(九年。)刻赵居信《蜀汉本末》三卷,见《瞿目》。(云卷末有“建安詹璟刊”一行。)

刘震卿。大德丙午(十年。)刻《汉书》一百二十卷,见《森志》。

龙山赵氏国宝。至大庚戌(三年。)刻《翰苑英华中州集》十卷,见《缪续记》。(德辉按:是年平水曹氏进德斋亦刻是书,附《中州乐府》一卷。不知一时两刻,抑以刻板转售,亦或同时翻刻,疑莫能明也。)以上各家多者刻数种,少者或一二种,皆极镂板之工,亚于宋椠一等。有阅两朝而犹存者,其一:刘君佐翠岩精舍。始元延至明成化。延甲寅(元年。)刻《周易传义》十卷,见《森志》。泰定丁卯(四年。)刻胡一桂《朱子诗集传附录纂疏》二十卷,见《钱日记》、《张志》、《瞿目》、《陈目》、《莫录》、《陆志》、《陆集》。(前序末称“盱江揭民从年父书于建东阳翠岩刘氏家塾”。)刻王应麟《三家诗考》六卷,见《杨录》。天历己巳(二年。)刻《新编古赋解题前集》十卷,《后集》八卷,见《天禄琳琅》六。至正甲午(十四年。)刻董鼎《尚书辑录纂注》六卷,见《陆志》、《陆续跋》。刻宋郎晔《注陆宣公奏议》十五卷,见《张志》、《阮外集》、《朱目》、《朱志》、《瞿目》、《丁志》、《陆志》。至正丙申(十六年。)刻《大广益会玉篇》三十卷,见《森志》。永乐戊戌(十六年。)刻宋陈元靓《纂图新增群书类要事林广记前集》二卷,《后集》二卷,《续集》二卷,《别集》二卷,《新集》二卷,《外集》二卷,见《陆志》、《陆续跋》。成化己丑(五年。)刻《通真子补注王叔和脉诀》三卷,《脉要秘括》二卷,见《森志》。其一:西园精舍。始元至正迄明永乐。至正甲辰(二十四年。)刻元仇舜臣《诗苑珠丛》三十卷,见《天禄琳琅》六。永乐丙申(十四年。)刻刘向《说苑》二十卷,见《森志》。其一:梅轩蔡氏。始元至元迄明弘治。至元戊寅(前至元戊寅为十五年,当宋帝祥兴元年;后至元戊寅则顺帝四年。未知是前是后。)刻《群书通要》七十三卷,见《阮外集》。(云不著撰人姓氏,有“至元戊寅菖节梅轩蔡氏刊行”图记。)至元庚辰(六年。)刻元严毅《增修诗学集成押韵渊海》二十卷,见《天禄琳琅后编》十、《丁志》。弘治甲寅(七年。)刻《精选东莱先生左氏传博议句解》十六卷,见《丁志》。(云后有“弘治甲寅孟秋梅轩蔡氏新刊”十二字。)此其世业近者百年,久者百五六十年,子孙继守书香。比于宋之余氏勤有,元之叶氏广勤,(见下一则。)抑亦书林之耆献欤。

 [编辑]

○元时书坊刻书之盛元时书坊所刻之书,较之宋刻尤夥。盖世愈近则传本多,利愈厚则业者众,理固然也。今举其见有传本者列之,如:刘锦文日新堂。后至元戊寅(四年。)刻俞皋《春秋集传释义大成》十二卷,见《森志》、《杨谱》。后至元庚辰(六年。)刻《揭曼硕诗》三卷,见《张志》。刻《伯生诗续编》三卷,见《莫录》。至正丙戌(六年。)刻《汉唐事笺对策机要前集》十二卷,《后集》八卷,见《张志》、《瞿目》。(云目录后有正书墨图记云“至正丙戌日新堂刊”。)至正丁亥(七年。)刻朱倬《诗经疑问》七卷,《附录》一卷,见《瞿目》、(云目录后有墨记云“至正丁亥菖节刻”。)《莫录》。(云建安书林刘锦文叔简刻。)至正戊子(八年。)刻汪克宽《春秋胡氏传纂疏》三十卷,见《陆续志》、《瞿目》、《莫录》。(云凡例后有墨图记云“建安刘叔简刊于日新堂”。)至正己丑(九年。)刻元赵麟《太平金镜策》八卷,见《浙录》。(云有刘锦文跋,署“至正己丑建安日新堂志”。)至正壬辰(十二年。)刻刘瑾《诗传通释》二十卷,见《天禄琳琅》五、(云书中诗传纲领叶于刘瑾署名次行,有“建安刘氏日新堂校刊”九字,卷一末又有“至正壬辰仲春日新堂刻梓”木记。)《张志》、《瞿目》、《丁志》、(日本翻刻。)《森志》、《陆志》、《陆续跋》、《缪续记》。至正丙申(十六年。)刻《新增说文韵府群玉》二十卷,见《天禄琳琅后编》十、《杨谱》。至正癸丑(已入明洪武六年,盖犹奉元正朔。)刻《春秋金钥匙》一卷,见《丁志》。(影元刊本,卷末有“至正癸丑日新堂刊”八字。)无年号刻宋王宗传《童溪先生易传》三十卷,见《天禄琳琅后编》二。(云自序后有墨印记曰“建安刘日新宅梓于三桂堂”。)无年号刻《新编方舆胜览》七十卷,见《杨谱》。

高氏日新堂。无元号丙午刻《增广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十卷,见《森志补遗》、《陆志》。(云目后有“建安丙午年高氏日新堂刊行”一行。)

平阳张存惠堂。至元初元刻《经史证类大观本草》三十卷,见《杨志》。

燕山窦氏活济堂。至大辛亥(四年。)《新刊黄帝明堂针灸经》一卷,《伤寒百证经络图》九卷,见《森志补遗》。《针灸四书》八卷:一、南唐何若愚《流注指微针赋》金阎明广注,合阎撰《子午流注针经》三卷;一、宋窦杰《针经指南》一卷;一、《黄帝明堂灸经》三卷;一、宋庄绰《灸膏肓腧穴法》一卷,见《张志》、《瞿目》。(云元窦桂芳编,序目后有墨图记二行曰:“至大辛亥春月燕山活济堂刊。”活济,窦氏药室名,游达斋亲书以赠,见桂芳《自序》。)

建安陈氏餘庆堂。皇庆壬子(元年。)刻《宋季三朝政要》五卷,《附录》一卷,见《森志》、《丁志》、《陆续跋》。无年号刻刘时举《续宋中兴编年资治通鉴后集》十五卷,见《张志》、《瞿目》、《陆志》、《陆跋》、《陆续跋》、《丁志》、《学部馆目》。(云目录后有木记云“陈氏餘庆堂刊”一行。)刻李焘《续宋编年资治通鉴》十八卷,见《陆志》、《陆续跋》、(云《世系图表》后有木记云“建安陈氏餘庆堂刊”。)《森志》。(陈氏误作刘氏。)

建安朱氏与耕堂。无年号刻《大广益会玉篇》三十卷,见《吴记》、《陆志》。(云永乐初刻本,相传以为元刊者误。德辉按:此实元末刻本,非明永乐刻也。)刻李焘《续宋编年资治通鉴》十八卷,见《瞿目》、《丁志》、《陆续跋》。

建安同文堂。至正辛卯(十一年。)刻《四书经疑问对》八卷,见《吴记》。

建安万卷堂。无年号刻《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二十五卷,附《东坡纪年录》一卷,见《吴记》、《森志》。

麻沙万卷堂。延甲寅(元年。)刻《孟子集注》十四卷,见《森志》。

董氏万卷堂。无年号刻《唐国史补》三卷,见《天禄琳琅》五。(云目录后有“董氏万卷堂本”篆书木记。)刻《隆平集》二十卷,见《天禄琳琅后编》四、(误作宋本。)《瞿目》、《陆志》。

云衢会文堂。无元号戊申孟冬(按戊申当是至大元年。)刻《集千家注批点杜工部诗集》二十卷,《文集》二卷,《附录》一卷,见《森志》。

积庆堂。至正戊子(八年。)刻《集千家注分类杜工部诗集》二十五卷,见《张续志》、《陆志》。(德辉按:此即潘屏山圭山书院本。)

德星堂。至正辛卯(十一年。)刻《重刊明本书集传附音释》六卷,见《张志》、《瞿目》。(云明本,即宋之明州本,凡例后有墨图记曰“至正辛卯孟夏德星堂重刊”。)

万玉堂。至元五年刻《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廿五卷,见《天禄琳琅后编》十一。无年号刻《太玄经》十卷,见《缪续记》。(明翻宋本。)

胡氏古林书堂。至元己卯(十六年。)刻《新刊补注释文黄帝内经素问》十二卷,见《孙记》、《张志》、《瞿目》、《森志》。刻《新刊黄帝灵枢经》十二卷,见《张志》、《瞿目》、《森志》。刻《增广太平惠民和济局方》十卷,《指南总论》三卷,《图经本草》一卷,见《森志》。(云首叶木格内题“庐陵古林书堂”六字。)

日新书堂。至元辛巳(十八年。)刻《五百家注音辨昌黎先生文集》四十卷,见《森志》。至正元年辛巳刻《朱子成书》十卷,见《瞿目》、《学部馆目》。(云有木牌子云“至正元年辛巳日新书堂刊行”。)至正乙未(十五年。)刻《增修互注礼部韵略》五卷,见《森志》、《杨志》。至正丁酉(十七年。)刻《明州本排字九经直音》二卷,见《森志》。

梅隐书堂。至元丁亥(二十四年。)刻《明州本排字九经直音》二卷,见《四库书目提要》、《莫录》。(孙奕《九经直音》十五卷下,误以梅隐书堂为书隐堂。)

妃仙陈氏书堂。无元号岁次癸丑刻刘河间《伤寒直格》三卷,《后集》一卷,《续集》一卷,《别集》一卷,见《瞿目》。(云癸丑,乃仁宗皇庆二年。)

叶曾南阜书堂。延庚申(七年。)刻《东坡乐府》二卷,见《黄记》、《杨录》。(按:此本光绪戊子桂林王鹏运四印斋已重刻,前有括苍叶曾序,云“识于南阜书堂”。)

敏德书堂。泰定丙寅(三年。)刻元朱祖义《直音傍训周易句解》十卷,见《森志》。至顺庚午(元年。)刻《广韵》五卷,见《森志》、《杨志》、□□、《陆续跋》。无年号刻《直音傍训尚书句解》□卷,见《杨谱》。

李氏建安书堂。后至元丙子(二年。)刻《皇元风雅前集》六卷,《后集》六卷,《前集》傅习撰,《后集》儒学学正孙存吾如山类编、奎章学士虞集校选,见《陆志》。(按此重刻益友书堂本。)

富沙碧湾吴氏德新书堂。后至元丁丑(三年。)刻《四书章图纂释》二十卷,见《森志》。(云亦称德新堂。)

居敬书堂。至正壬午(二年。)刻董楷《周易程朱先生传义附录》十七卷,见《吴记》、《张续志》、《陈目》。(作十四卷。)

庐陵泰宇书堂。至正癸未(三年。)刻《增修妙选群英草堂诗餘前集》卷上、《后集》卷下。见仁和吴印臣钤辖昌绶藏书。(后有墨图记云“至正癸未新刊庐陵泰宇书堂”十二字。德辉按:即洪武遵正书堂本之祖。)

积德书堂。至正九年刻《伊川易解》六卷,《系辞精义》二卷,见《杨志》。(德辉按:光绪乙酉黎庶昌刻《古逸丛书》本即翻此本。)

双桂书堂。至正辛卯(十一年。)刻《诗集传音释》二十卷,见《张志》、《瞿目》。(德辉按:建安余氏双桂书堂刻有《广韵》五卷,见《陆续跋》、《杨谱》,已载前闽中余氏条。兹以不称余氏,故分别列此。)

一山书堂。至正壬辰(十二年。)刻《文场备用排字礼部韵注》五卷,见《钱日记》。

妃仙兴庆书堂。至正辛丑(二十一年。)刻毛晃《增修互注礼部韵略》五卷,见《张志》、《瞿目》。(德辉藏本末有“至正辛丑妃仙兴庆书堂新刊”墨图记。)

秀岩书堂。无元号太岁丙午(按:有两丙午,前丙午为大德十年,后丙午为至正二十六年。)刻《增修互注礼部韵略》五卷,见□□、《杨谱》,戊申刻《韵府群玉》二十篇,见《杨志》。

云庄书堂。无年号刻《古今事文类聚前集》六十卷,《后集》五十卷,《续集》二十八卷,《别集》三十二卷,《新集》三十六卷,《外集》十五卷,见《森志》。

麻沙刘氏南涧书堂。无年号刻《书集传》六卷,见《森志》、《杨谱》。(序后有木记云“麻沙刘氏南涧书堂新刊”,亦称“建安刘氏南涧书堂”云。)刻《论语集注》十卷,见《森志》。

三衢石林叶敦。至正癸未(三年。)刻《新刊冷斋夜话》十卷,见《天禄琳琅后编》十、《陆志》、《陆续跋》。(云后有“三衢石林叶敦印”一行。)

书市刘衡甫。至正己丑(九年。)刻刘桢《联新事备诗学大成》三十卷,见《丁志》。

闻德坊周家书肆。元初刻李心传《丙子学易编》一卷,见《四库书目提要》。(云元初俞琰所钞。)

建阳刘氏书肆。至正癸卯(二十三年。)刻《楚国文宪公雪楼程先生文集》三十卷,《附录》一卷,见《丁志》、《陆续跋》。

建阳书林刘克常。无元号疆圉协洽(丁未。)刻《新笺决科古今源流至论前集》十卷,《后集》十卷,《续集》十卷,《别集》十卷,见《杨录》、(云目录后碑牌题“疆圉协洽之岁”,年号二字为书估挖去。予旧藏至正甲午建阳翠岩精舍所刊《陆宣公奏议》卷一末碑牌中,有“近因回禄之变重新绣梓”云云,与此本所称“先因回禄”一语正吻合,由是推之,当是至正之丁未也。)《丁志》。(云目录后有“大德丁未建阳书林刘克常识”。与《杨录》碑牌异,未可据。)以上刻本传世,足供十驾之求,其间历元明两朝而世其业者,莫如:建安虞氏务本书堂。至元辛巳(十八年。)刻《赵子昂诗集》七卷,见《陆志》、《陆续跋》。泰定丁卯(四年。)刻元萧镒《新编四书待问》二十二卷,见《陆志》。(云目录后有“泰定丁卯仲春虞氏务本堂”一行。)至正丙戌(六年。)刻《周易程朱传义》十四卷,附吕祖谦《音训》,《毛诗朱氏集传》八卷,见北京厂肆韩氏翰文斋书肆。(序后有墨印记云“至正丙戌良月虞氏务本堂刊”。序十行,行二十一字;经文十二行,行二十一字;小字双行,行二十五字。)无年号刻河间刘守贞《伤寒直格方》三卷,《后集》一卷。《续集》一卷。张子和《心镜》一卷,见《瞿目》、《陆志》、《陆续跋》。(云后有墨图记云“临川葛雍校正建宋虞氏刊行”。)又刻《增刊校正王状元集注分类东坡先生诗》二十五卷,见《天禄琳琅后编》六、(误入宋版,云后有篆书条记“建安虞平斋务本书坊刊”。(案坊为堂之误))《杨录》。刻《道德经河上公章句》四卷,见《瞿目》。(目录后有“建安虞氏刊于家塾”一行。)洪武二十一年刻元董真卿《易传会通》十四卷,见《朱目》。(云建安务本堂刊。)此由元至元辛巳下至明洪武二十一年戊辰,凡百有余年矣。又有:建安郑天泽宗文书堂。至顺庚午(元年。)刻元刘因《静修集》二十二卷,《补遗》二卷,见《张志》、《瞿目》、《陆志》。(宋宾王钞本。)刻《增广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十卷,《指南总论》三卷,见《瞿目》、《森志》、《缪续记》。(云目录后有“建安宗文书堂郑天泽新刊”一行。)□□(当是至正元号。)丙戌(六年。)刻《春秋经传集解》三十卷,见《森志》。(云末有识云“□□丙戌孟冬之吉书林宗文堂乐斋郑希善刊”。)无年号刻《大广益会玉篇》三十卷,见《杨志》、《杨谱》。(云目录后有鼎形木记篆书“宗文”二字,下有“建安郑氏鼎新绣梓”方木记。)刻《鼎雕铜人腧穴针灸图经》三卷,见《孙记》。(云题“书林宗文堂绣梓”。)正德丙寅(元年。)刻明宣宗《五伦书》六十二卷,见《天禄琳琅后编》十六。(云“正德元年丙寅孟冬宗文书堂新刊”。)嘉靖甲申(三年。)刻《蔡中郎伯喈文集》十卷,《外集》一卷,《诗集》二卷,《独断》二卷,见《缪记》。(云后有木牌记云“嘉靖甲申孟冬月宗文堂郑氏新刻”。)嘉靖丁酉(十六年。)刻《初学记》三十卷,见《森志》。(云后有木印记题“书林宗文堂刊行”,跋有书林郑逸叟姓名。)无年号刻《艺文类聚》一百卷,见《陆志》、《陆续跋》。(云后有无名氏跋,云:“今书坊宗文堂购得是书,即便命工刊行,溥传海宇,售播四方贤哲士夫,以广斯文,幸鉴。”德辉按:此必刻《初学记》同时所刻。明嘉靖七年有陆采刻本,行款字数与此同,每叶二十八行,每行二十八字,盖同出元刻本。宗文书堂虽为元时书林,而此书之刻,则后于陆采本。《陆续跋》以为元椠,非也。)此由元至顺庚午下至明嘉靖丁酉,凡二百余年,视虞氏世业倍之,亦书林所仅见者也。又有:杨氏清江书堂。刻书虽少,亦始元末迄明初,所刻《通鉴纲目大全》五十卷,合尹起莘《发明》、刘友益《书法》、王幼学《集览》、汪克宽《考异》、徐昭文《考证》五书刻之。徐昭文《考证自序》题至正己亥,(十九年。)则在元末矣。(序文后有小榜,云“杨氏清江书堂新刊”。)见《钱日记》。宣德辛亥(六年。)刻《大广益会玉篇》三十卷,见《杨谱》。(云后有木牌记,云“宣德辛亥孟冬清江书堂新刊”。)此由元至正己亥至明宣德辛亥,虽仅七十余年,然时经鼎革,屹然与虞、郑二氏鼎足而存,固亦书林硕果矣。大抵有元一代,坊行所刻,无经史大部及诸子善本,惟医书及帖括经义浅陋之书传刻最多。由其时朝廷以道学笼络南人,士子进身儒学与杂流并进。百年国祚,简陋成风,观于所刻之书,可以觇一代之治忽矣。

 [编辑]

○元建安叶氏刻书建安余氏书业,衰于元末明初。继之者有叶日增广勤堂,自元至明,刻书最夥,亦有得余板而改易其姓名堂记者,如元天历庚午(是年改元至顺。)仲夏刻《新刊王叔和脉经》十卷,见《张志》、《森志补遗》、(《针灸资生经》下,元刊本。)《瞿目》。(旧钞本。)明正统甲子(九年。)良月吉日三峰叶氏广勤堂刻《增广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十卷,《指南总论》三卷,《图经本草》一卷,见《森志补遗》。正统十二年孟夏三峰叶景逵刻《针灸资生经》七卷,有墨图记,云“广勤书堂新刊”,见《瞿目》、《陆续志》、《丁志》。(误作元刻。)又有“三峰叶景逵谨咨”牌记,见《森志》、《陆志》、《陆续跋》。成化九年岁次癸巳刻《埤雅》二十卷,云“叶氏广勤书堂新刊”,见《森志》。元版《唐诗始音辑注》一卷,《正音辑注》六卷,《遗响辑注》七卷,目录后有“广勤堂”鼎式木印,“建安叶氏鼎新绣梓”木长印,见《孙记》。(按此明时所刻。)此其自刻板也,日增、景逵当是父子相继。《天禄琳琅》六元板集部《千家注分类杜工部诗集》,中有一部云:将皇庆壬子余氏木记刂去,别刊广勤堂新刊木记,其钟式、炉式二木记尚存,而以“皇庆壬子”易刻“三峰书舍”:“勤有堂”易刻“广勤堂”。目录后“皇庆壬子余志安刊于勤有堂”十二字虽已刂去,而卷二十五后犹未刂补。(《后编》一部,误入宋板。)《瞿目》,元刊本《集千家注分类杜工部诗》二十五卷,附《文集》二卷,云此即皇庆元年余氏勤有堂刊本。后广勤书堂得其板,附以文集二卷,故所刊字迹迥异;而目录后及卷二十五末叶原有“皇庆壬子余志安刊于勤有堂”一条,亦已铲去不存。《杨录》,元本《集千家注分类杜工部诗》二十五卷,《文集》二卷,云杨蟠《观子美画像》诗后,有“广勤书堂新刊”木记;卷二十五后,有“壬寅年孟春广勤堂新刊”一行,此壬寅当在至正二十二年,已在元末。《丁志》有一部,云后有“广勤书堂新刊”六字木记,门类后有“三峰书舍”四字钟式木印:“广勤堂”三字鼎式木印。盖是时余板《杜诗》久归广勤堂,后又转售金台汪谅。《天禄琳琅》六,别一部云:削去广勤堂木记,惟以“三峰书舍”四字易刊“汪谅重刊”四字。《丁志》二本皆有之,其一误为汪谅翻刻,丁云“行款字数与元刊无异,惟笔画稍肥”。不知笔画肥由于久印低损,非出翻刻。汪谅,金台书估,嘉靖四年为柯维熊刻《史记》者。殆由叶而得其板,削去旧名,换以己名。《天禄琳琅》十明板《分类补注李太白诗集》二十五卷,云:“前元版中有是书,目录末叶板心,标‘至大辛亥三月刊’,此本板式似之,而目录末叶板心则称‘正统己巳二月印’,当即由前板翻出者。”其所载建安余氏勤有堂刊木记,系仍元刻之旧,此余板《李杜集》元明间售归广勤堂之确证。其后屡经转鬻,但改印记牌名。如前《天禄琳琅》六所载之一部,将广勤堂削去,易“三峰书舍”印记为“汪谅重刊”印记之例。盖同一刻板而数易主名,否则岂有翻板时只改元号年月不改堂名之理,是亦显而易见者也。

 [编辑]

○广勤堂刻万宝诗山世传钱谦益绛云楼所称宋板《万宝诗山》,后归湖州陆心源<百百>宋楼。前有□□□□□(此缺五字。)雍作噩重九日蒲阳余性初序云:“书林三峰叶景逵氏,掇拾类聚,绣梓以传于世,目之曰《万宝诗山》。”《陆续跋》以为宋麻沙本,谓序“著雍”在戊,“作噩”在酉,戊酉不相值,非戊戌即己酉之讹。盖理宗淳末年刊本。是书亦载《莫录》,云宋巾箱本。又载王闻远《孝慈堂书目》,云宋袖珍本。日本岛田翰作《<百百>宋楼藏书源流考》驳之,谓序所缺为“宣德四年”四字,“著雍作噩”当是“屠维作噩”之偶然笔误,不免为书估所愚。岛田驳之诚是。不知“著雍屠维”四字,形近易误,当刻书检查时粗略致误,非笔误也。至所缺年号,即售于钱谦益时估人之所为,非陆始受其愚。使钱当日得见正统三年景逵所刻各书,则无此误谬矣。至《孙记》所载元本《唐诗始音辑注》等,目后有“广勤堂”鼎式印、“建安叶氏鼎新绣梓”长木印,此似在《万宝诗山》之前,然亦不出明代。何也?如《始音》、《正音》、《遗响》等类,与分初、盛、中、晚唐诗者知解相同。初、盛、中、晚之别,始于明高秉编《唐诗品汇》、《拾遗》。据其序,书成于洪武甲子十七年,而《拾遗》则补于癸酉。其书子目有大家、名家、羽翼、余响诸类,区画唐诗门户,风气开自明初,元人无此例也。然则《诗山》及《始音》等集精刻本,埒于宋、元,故自来收藏家,不误以为宋,即误以为元,亦其鱼目可以混珠故也。《万宝诗山》亦载胡尔荣《破铁网》,云:“宋板《监省选编万宝诗山》三十八卷,季沧苇藏书。袖珍本,板心长约四寸,阔前后约六寸。首行大字所题即写此名目,次行即云‘书林叶氏广勤堂新刊’,有目无序。每叶共三十行,行十五字。诗俱分类,自‘太极’至‘虫鱼’类止,似今帖括之诗。每诗一首,连题三行,不著编次人姓名,并不详作诗者为谁氏。系吴门五柳居陶氏所藏,闻已归维扬鲍氏。”按此即绛云楼故物,展转归于日本岩崎氏,岛田翰所见即此。吾曾见景写本,诚如胡氏所云,盖当时坊估射利之所为,不足与于大雅之列。自来收藏家不知鉴别,以为真宋椠奇书,亦由其校刻甚精,可以乱玉也。吾藏有广勤堂刻李焘《通鉴宋元续编》残卷,(不知卷数多少。)字体圆活,有南宋刻本遗风。首叙,大题云“通鉴宋元续编”,叙云:“宋元一书乃李氏焘之所编也。其间治乱兴亡之道,靡不备录,诚万世史学之要法也。惜此书刊刻既多,差讹亦甚,爰取古本誊作大字,梓行于世。俾后之读史者,不惟无格之患,亦且无鲁鱼亥豕之疑矣。夫岂曰小补之哉。”末题“嘉靖丙午岁季夏月祥旦叶氏广勤堂谨识”,又末一行云“宋元叙毕”。此书宋以来官私志目均不著录。李焘,宋人,著有《续资治通鉴长编》,固与此书无涉,且宋人安得编至元时。坊估无学,实形鄙陋,惟其板刻精美,为坊肆当行。故虽牧翁、沧苇诸人,在二百年前已不能分其真赝,又无论胡、陆两家之晚出矣。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