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顯宗實錄 肅宗顯義光倫睿聖英烈章文憲武敬明元孝大王實錄(肅宗實錄) 
英祖4年
1728年
景宗實錄
本作品收錄於《朝鮮王朝實錄

25卷(肅宗19年,1693年)[编辑]

11月18日[编辑]

丁巳/接慰官洪重夏辭陛, 左議政睦來善。右議政閔黯, 與重夏同爲請對。重夏言:“倭人所謂竹島, 卽我國鬱陵島。今以爲不關而棄之則已, 不然則不可不預爲明辨。且彼若以人民入接, 則豈非他日之憂乎?”來善、黯俱以爲:“倭人之徙入民戶, 旣不能的知, 此是三百年空棄之地。因此生釁失好, 亦非計也。”上從黯等言。蓋蔚山漁人, 自海邊漂至鬱陵島, 島上三峰接天, 中有數十戶人家遺址。草木則多竹葦。禽獸則多烏鳶猫狸, 爲倭人所執去。自其島至伯耆洲, 七晝夜, 時倭請以犯境之罪, 罪漁人。太宗朝, 宰臣申叔舟, 浮海入審鬱陵島, 記其形止而來。今漁人所言, 與其記言相符。議者皆以爲, 此明是鬱陵島。而廟堂乃以爲等棄之地。而不欲辨爭, 其計誤矣。

30卷(肅宗22年,1693年)[编辑]

9月25日[编辑]

備邊司推問安龍福等。龍福以爲:“渠本居東萊, 爲省母至蔚山, 適逢僧雷憲等, 備說頃年往來鬱陵島事, 且言本島海物之豐富, 雷憲等心利之。遂同乘船, 與寧海篙工劉日夫等, 俱發到本島, 主山三峰, 高於三角, 自南至北, 爲二日程, 自東至西亦然。山多雜木、鷹、烏猫, 倭船亦多來泊, 船人皆恐。渠倡言:‘鬱島本我境, 倭人何敢越境侵犯? 汝等可共縳之。’仍進船頭大喝, 倭言:‘吾等本住松島, 偶因漁採出來。今當還往本所。’松島卽子山島, 此亦我國地, 汝敢住此耶?’遂以翌曉, 拕舟入子山島, 倭等方列釜鬻煮魚膏。渠以杖撞破, 大言叱之, 倭等收聚載船, 擧帆回去, 渠仍乘船追趁, 猝遇狂飆, 漂到玉岐島。島主問入來之故, 渠言:‘頃年吾入來此處, 以鬱陵、子山等島, 定以朝鮮地界, 至有關白書契, 而本國不有定式, 今又侵犯我境, 是何道理?’云爾, 則謂當轉報伯耆州, 而久不聞消息。渠不勝憤惋, 乘船直向伯耆州, 假稱鬱陵、子山兩島監稅, 將使人通告本島, 送人馬迎之。渠服靑帖裏, 着黑布笠, 穿皮鞋乘轎, 諸人竝乘馬, 進往本州。渠與島主, 對坐廳上, 諸人竝下坐中階, 島主問:‘何以入來?’答曰:‘前日以兩島事, 受出書契, 不啻明白, 而對馬島主奪取書契, 中間僞造, 數遣差倭, 非法橫侵, 吾將上疏關白, 歷陳罪狀。’島主許之。遂使李仁成, 構疏呈納, 島主之父來懇伯耆州曰:‘若登此疏, 吾子必重得罪死, 請勿捧入。’故不得稟定於關伯, 而前日犯境倭十五人, 摘發行罰。仍謂渠曰:‘兩島旣屬爾國之後, 或有更爲犯越者, 島主如或橫侵, 竝作國書, 定譯官入送, 則當爲重處。’仍給糧, 定差倭護送, 渠以帶去有弊, 辭之。”云。雷憲等諸人供辭略同。備邊司啓請:“姑待後日登對稟處。”允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