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王朝實錄/世宗實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宗實錄 世宗莊憲大王實錄(世宗實錄) 
端宗2年
1454年
文宗實錄
    本作品收錄於:《朝鮮王朝實錄

    元年(1419年)[编辑]

    六月[编辑]

    六月 九日[编辑]

    ○上王敎中外曰:

    窮兵黷武, 固聖賢之所戒; 討罪興師, 非帝王之獲已。 昔成湯舍穡事而征有夏, 宣王以六月而伐玁狁。 其事雖有大小之殊, 然其皆爲討罪之擧則一而已矣。 對馬爲島, 本是我國之地, 但以阻僻隘陋, 聽爲倭奴所據。 乃懷狗盜鼠竊之計, 歲自庚寅, 始肆跳梁於邊徼, 虔劉軍民, 俘虜父兄, 火其室屋, 孤兒寡婦, 哭望海島, 無歲無之。 志士、仁人扼腕歎息, 思食其肉而寢其皮, 蓋有年矣。 惟我太祖康獻大王龍飛應運, 威德光被, 撫綏相信, 然其凶狠貪婪之習, 囂然未已, 歲丙子, 攘奪東萊兵船二十餘隻, 殺害軍士。 予承大統, 卽位以後, 歲丙戌於全羅道, 歲戊子於忠淸道, 或奪漕運, 或燒兵船, 至殺萬戶, 其暴極矣, 再入濟州, 殺傷亦衆。 蓋其好人怒獸、包藏姦狡之念, 神人所共憤也。

    予尙包荒含垢, 不與之校, 賑其飢饉, 通其商賈, 凡厥需索, 無不稱副, 期于竝生。 不意今又窺覘虛實, 潛入庇仁之浦, 殺掠人民, 幾三百餘, 燒焚船隻, 戕害將士, 浮于黃海, 以至平安, 擾亂吾赤子, 將犯上國之境。 其忘恩背義, 悖亂天常, 豈不甚哉? 以予好生之心, 苟有一夫之失所, 猶恐獲戾于上下, 矧今倭寇肆行貪毒, 賊殺群黎, 自速天禍, 尙且容忍, 不克往征, 猶爲國有人乎? 今當農月, 命將出師, 以正其罪, 蓋亦不得已焉爾矣。 於戲! 欲掃姦兇, 拯生靈於水火; 斯陳利害, 諭予志于臣民。

    地理志[编辑]

    江原道[编辑]

    三陟都護府[编辑]

    蔚珍縣: 知縣事一人。本高句麗于珍也縣, 新羅改今名爲郡。高麗稱蔚珍縣, 本朝因之。【縣人諺傳古名半伊郡, 又仙槎郞。】藥師津、【在縣南。】骨長津。【在縣北。】四境, 東距海口八里, 西距慶尙道安東任內小川縣六十三里, 南距平海三十七里, 北距三陟三十二里。戶二百七十, 口一千四百八十三。軍丁, 侍衛軍三十八, 舡軍七十, 守城軍四。土姓五, 林、張、鄭、房、劉; 續姓一, 閔。【榮川來, 鄕吏。】厥土肥塉相半, 俗業海錯, 崇習武藝, 墾田一千三百五十一結。【水田三分之一。】土宜五穀, 桑、麻、柿、栗、梨、楮。土貢, 蜂蜜、黃蠟、鐵、胡桃、石茸、五倍子、川椒、藿、漆、鹿脯、狐皮、狸皮、獐皮、虎皮、猪毛、大口魚、文魚、水魚、全鮑、紅蛤。藥材, 茯苓、當歸、前胡、白芨、五味子、人蔘。土産, 篠蕩。鹽盆六十一。磁器所一, 在縣北十里薪谷里。陶器所一, 在縣北十二里甘大里。【皆品下。】皇山石城。【周回六百十六步五尺, 時以爲邑城內有四泉一池, 泉則雖大旱, 皆不渴, 池則大旱或渴。】溫川在縣北四十四里興富驛西仇水亏勿山洞。驛三, 興富、【古名興府。】德神、【古名德新。】守山。【古名壽山。】烽火四處, 全反仁山在縣南,【南準平海沙冬山, 北準竹津山。】竹津山、【北準竹邊串。】竹邊串、【北準亘出道山】亘出道山。【北準三陟可谷山。】于山、武陵二島在縣正東海中。【二島相去不遠, 風日淸明, 則可望見。新羅時, 稱于山國, 一鬱陵島。地方百里, 恃險不服, 智證王十二年, 異斯夫爲何瑟羅州軍主謂于山人愚悍, 難以威來, 可以計服, 乃多以木造猛獸, 分載戰舡抵其國, 誑之曰:“汝若不服, 則卽放此獸。”國人懼來降。高麗太祖十三年, 其島人使白吉土豆獻方物。毅宗十三年, 審察使金柔立等回來告:“島中有泰山, 從山項向東行至海一萬餘步, 向西行一萬三千餘步, 向南行一萬五千餘步, 向北行八千餘步, 有村落基址七所。或有石佛像鐵鍾石塔。多生柴胡蒿本石南草。我太祖時, 聞流民逃入其島者甚多, 再命三陟人金麟雨, 爲按撫使, 刷出空其地。麟雨言:“土地沃饒, 竹大如柱, 鼠大如猫, 桃核大於升。他物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