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異編正集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艷異編
作者:王世貞 明

卷一   星部 郭翰 張遵言傳

     神部 汝陰人 沈警 劉子卿 韋安道 周秦行記

卷二   水神部 張無頗傳 鄭德傳 洛神傳 太學鄭生 邢鳳 遼陽海神傳 洞蕭記

卷三   龍神部 柳毅傳 靈應傳

卷四   仙部 裴航 少室仙姝傳 嵩岳嫁女記 裴諶 張老 薛昭傳

卷五   宫掖部一 少昊 妲已 周昭王 穆王 褒姒 夏姬 越王 燕昭王 齊襄王 春申君 中山陰后 秦宣太后 吕不韋

卷六   宫掖部二 漢武帝 孝武李夫人傳 武帝 孝武帝 王昭君

卷七   宫掖部三 孝成趙皇后傳 趙飛燕外傳 趙飛燕合德别傳 飛燕事六條 宵遊宫

卷八   宫掖部四 漢靈帝 漢獻帝伏皇后 薛靈芸 吳趙夫人 吳潘夫人 吳鄧夫人 孫亮 蜀甘后 賈皇后傳 晉武胡貴嬪傳 晉時事 齊廢帝東昏侯潘妃傳 鬱林王何妃 元帝徐妃 北齊武成皇后胡氏傳 後主胡皇后 後主穆皇后 後主馮淑妃 後主張貴妃 隋宣華夫人陳氏

卷九   宫掖部五 海山記 迷樓記 大業拾遺記

卷十   宫掖部六 武后傳畧 韋后 上官昭容

卷十一  宫掖部七 長恨歌傳 玄宗楊貴妃傳 開元天寶遺事(凡三十一條)

卷十二  宫掖部八 楊太真外傳

卷十三  宫掖部九 唐玄宗梅妃傳 淛東舞女 文宗 武宗殷妃王氏傳 南唐後主昭惠后周氏 後主繼室周后 後主保儀黄氏 女冠耿先生 後主(凡二條) 大體奴 蜀徐太后太妃

卷十四  宫掖部十 王岐公 明節劉后 蔡京太清樓記 蔡京保和延福二記 德壽宫看花 德壽宫生辰 金廢帝海陵诸嬖 金壽寧縣主什古等 海陵 元順帝

卷十五  戚里部一 館陶公主 董偃 山陰公主 王維 安樂公主 同昌公主外傳 孫壽

卷十六  戚里部二 石崇 石崇事(凡二條) 綠珠傳   NFDEA羽風    徐君蒨 蕭宏 高陽王 河間王 寧王 元載 張功甫 韓𠈊胄

卷十七  幽期部一 司馬相如傳 卓文君 賈午 鶯鶯傳 李紳鶯鶯本傳歌 杜舍人次會真詩三十韻 王性之傳奇辨證 元微之古艷詩詞 鶯鶯傳跋 非烟傳

卷十八  幽期部二 潘用中奇遇 鄭吳情詩 聯芳樓記

卷十九  幽期部三 嬌紅記

卷二十  冥感部一 離魂記 韋皋 崔護 買粉兒

卷二十一 冥感部二 賈雲華還魂記

卷二十二 梦遊部 櫻桃青衣 獨孤遐叔 邢鳳 沈亞之 張生 劉道濟 淳于棼 劉景復 安西張氏女 司馬才仲 渭塘奇遇

卷二十三 義俠部一 樂昌公主 虬髯客傳 柳氏傳 無雙傳

卷二十四 義俠部二 紅線傳 崑崙奴傳 車中女子 聂隱娘傳 花月新聞

卷二十五 徂異部 却要 河間傳 章子厚 蔡太師園 狄氏 王生 湯賽師 樓叔韶 李將仕

     幻術部 陽羡書生 梵僧难陀(原書無目有文) 張和 畫工

卷二十六 妓女部一 天水仙哥 楚兒 鄭舉舉 顏令賓 楊妙兒 王團兒 王蘇蘇 王蓮蓮(原書有目無文) 劉泰娘 張住住 胡證尚書 裴思讓状元 楊汝土尚書 鄭合敬先輩 北里不測二事

卷二十七 妓女部二 王渙之 洛中舉人 風窠群女 鄭中丞 李季蘭 李逢吉 薛濤 張建封妓 歐陽詹 武昌妓(原書無目有文) 薛宜寮 戎昱 劉禹錫 杜牧 張又新 周韶 秀蘭 琴操 西阁寄梅記(原書無目有文)

卷二十八 妓女部三 張怡雲 曹娥秀 解語花 珠簾秀 趙真真 劉燕哥 順時秀 杜妙隆 宋六嫂 王巧兒 連枝秀 張玉蓮 金鶯兒 一分兒 般般醜 劉婆惜

卷二十九 妓女部四 霍小玉傳 李娃傳 楊娼傳

卷三十  妓女部五 義娼傳 吳女盈盈 吳姬 徐蘭 謝希孟 蘇小娟 陶師兒 陳銑 符郎 王魁 詹天遊

卷三十一 男寵部 宋朝 向魋 禰子暇 龍陽君 安陵 鄧通 韓嫣 金丸 李延年 馮子都 張放 董賢 斷袖 董賢第 秦宫 曹肇 丁期 鄭櫻 慕容冲 王確 陳子高 王韶

卷三十二 妖怪部一 白猿傳 袁氏傳 石六山美人 焦封 烏將軍

卷三十三 妖怪部二 任氏傳 李參軍 姚坤 許貞

卷三十四 妖怪部三 烏君山 白蛇記 錢炎 長須國 舒信道 太湖金鯉

卷三十五 妖怪部四 崔玄微 桂花署異 桃花仕女 劉改之 張不疑 金友章 謝翱 生王二

卷三十六 鬼部一 韓重 盧充 王敬伯 長孫紹祖 劉導 崔羅什 劉諷 李陶 王玄之 鄭德楙 柳參軍傳 崔書生

卷三十七 鬼部二 獨孤穆傳 崔煒傳 鄭紹 孟氏 李章武

卷三十八 鬼部三 竇玉傳 曾季衡 顏濬 韋氏子 韓宗武 金彦 吕使君 西湖女子 寗行者 解俊 江渭逢二仙

卷三十九 鬼部四 蓮塘二姬 錢履道 綠衣人傳 滕穆醉遊聚景園記 金鳳钗記

卷四十  鬼部五 雙頭牡丹燈記 南樓美人 法僧遣祟 吳小員外 田洙遇薛濤聯句記

[编辑]

尝聞宇宙大矣,何所不有。宣尼「不語怪”,非謂無怪之可 語也。乃龌龊,老儒謂目不亲非圣之書抑何坐井观天耶!泥丸 封口,自甘固陋。獨不观乎天之風月,地之花鸟,人之歌舞,非 此不成其为三才乎?从来可欣可羡可骇可愕之事,自曲士观之 甚奇,自达人观之甚平。吾尝浮沉八股道中,無一生趣。月之 夕,花之晨,衔觞赋詩之余,登山临水之际,稗官野史,時一 展玩。诸凡神仙妖怪,國士名姝,風流得意,慷慨情深等語,千 转万变,靡不错陳于前,亦足以送居诸而破岑寂。岂其詹詹學 一先生之言而以号于人曰「此夫出自齊谐之口者也”而摈不復 道耶?虽然詩三百篇,不廢鄭卫,要以「無邪”为归。假令不 善读詩者,而徒侈淫哇之詞,领忘惩创之旨,虽多亦奚以为!是 集也,奇而法,正而葩,纤合度,修短中程,才情妙敏,踪 迹幽玄。其为物也多姿,其为态也屡迁。斯亦小言中之白眉者 矣。昔人云:「我能转法華,不为法華转。”得其说而并得其所 以说,则樂而不淫,哀而不伤,纵横流漫而不纳于邪,诡谲浮 夸而不離于正。不然,始而惑,既而溺,终而荡。「尽信書则不 如無書”,有味乎于舆氏之言哉。不佞,懒如嵇,狂如阮,慢如 長卿,迂加元稹,一世不可余,余亦不可一世。蕭蕭此君而外, 更無知已。啸咏時每手一编,未尝不临文感慨,不能喻之于人。 窃謂開卷有益,夫固善取益者自为益耳。戊午,天孫渡河后三 日,晏坐南窗,凉風飒至,綠筠弄影。左蟹鳌,右酒杯,拍浮 ,漫兴書此,以告夫世之读《》者。

                                                             玉苟茗居士湯显祖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