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User talk:银色雪莉

页面内容不支持其他语言。
添加话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最新留言:Blahhmosh1个月前发布于话题“誰能幫我讀懂這張圖?我看不懂。
您好,银色雪莉!欢迎来到维基文库

感谢您的贡献,我们由衷地希望您喜欢这个地方,和我们一起整理中文的典籍和文档,一起加油!

这里有一些链接,可以帮助您了解维基文库
  • 版权信息 - 对于维基文库来说,文章是否被收录首先取决于版权,所以你需要了解哪些是维基文库会收录的。
  • 正文品质 - 我们需要收录高质量的文章。
  • 我们收录文章的过程:
    输入文档 > 调整格式 > 校对 > 多人校对
  • 侵犯版权 -- 我们不收录有版权的文章
    • 我们只收录明确声明发布在公有领域或版权过期的资料。很多未声明版权的资料不能视作没有版权,互联网上的资料很多属于此类,请不要将此类文章收录本站。
    • 如果你发现有侵犯版权的文章,请在侵犯版权报告。

在维基文库,您可參與這些工作

  1. 新增文档 -- 如果你发现一篇发布在公有领域的文章没有被维基文库收录。
  2. 修正格式 -- 如果你发现文档没有按照格式收录,文章完成度处于25%时,请帮忙修正格式。
  3. 校对文档 -- 当你发现文档比较齐全,但还未被校对,文章完成度处于50%时,请参考其它来源校对。
  4. 再次校对 -- 当你发现文档被校对第一遍,完成度达到75%时,你可以继续校对并在文档对话页说明。
  5. 请求保护 -- 当文章被多人校对,错误完全修正后,完成度达到100%时,你可以请求保护。

提示:您可以在讨论页使用四条浪紋(--~~~~)来签名(更快捷的办法是点击工具条倒数第二个按钮),保存后四条浪紋将变成你的用户名与当前的协调世界时(UTC)。如果您有任何问题,可以在写字间提问,或編輯这一页,输入{{helpme}},或更直接地在我的对话页向我提问。您也可以在沙盒測試維基的編輯功能。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Chinese Wikisouce, please leave a message here on Chinese Wikipedia. Thank you for visiting Chinese Wikisource! 歡迎您的维基人是(The person who welcomes you is):Liuxinyu970226讨论2014年5月4日 (日) 12:05 (UTC)回复

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编辑]

請加入|y=|m=|d=以便日期自動分類。 https://zh.wikisource.org/w/index.php?title=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案一四四&diff=440476&oldid=440472 就是樣本,也預備跨語言,照抄至其他決議時,調整號碼即可,但俄文還要注意括弧裏的年份。謝謝您的貢獻。任何疑問歡迎詢問。--Jusjih讨论2015年6月1日 (一) 21:39 (UTC)回复

Your feedback matters: Final reminder to take the global Wikimedia survey[编辑]

(Sorry to write in Engilsh)

膏蘭室札記補字[编辑]

感謝您錄入《膏蘭室札記》!

其中旄象之約一節「屈必是之訛」,查章太炎全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版,以及下文提到的「《玉篇》云:短尾也。」,此字當為「𡲶」,「屈」古字。

抑若揚兮一節「竊謂抑本作」,查漢典,此字當為「𠨔」,與「𢑏」為同篆形不同隸定。

Jlhwung讨论2020年12月26日 (六) 02:03 (UTC)回复

傍害一節「⿰氵害」字,我已聯繫魏安(Andrew West)提交新漢字編碼證據。歡迎閣下遇到未編碼的漢字在魏安的討論頁上提交。順祝新年快樂!--Jlhwung讨论2020年12月31日 (四) 17:11 (UTC)回复
僄弃一節,與「(上麃下曰,同「暴」字)」相比,「𣋴」似乎更接近說文篆形(見漢典),疑章氏書作篆形而編輯誤定。--Jlhwung讨论2020年12月31日 (四) 17:49 (UTC)回复

狼跋一節「懷鍼艾」,據章太炎全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版,「⿳⿱十冖石𧘇」字印刷本作「⿱𥑟衣」,疑爲「槖」譌,四部叢刊初編鹽鐵論即爲「槖」--Jlhwung讨论2021年9月30日 (四) 03:13 (UTC)回复

re: re:膏蘭室札記補字[编辑]

如閣下所言,「𢑏」字形為康熙字典中對《說文》所引篆形的隸定,這裡補充一下康熙字典自己又對該篆形隸定作「𠨔」。

我以為如果章太炎手稿直書篆形,那麼最尊重原文的作法是這裡不使用隸定,而是等小篆編碼提案通過後使用提案中的第06342字符(屆時將會有正式的Unicode碼位),該字符在支援此字的字體上一定會顯示為篆形,因此可以先留空等以後再補上。

如果其手稿書作隸定楷形,那麼上海人民出版社在此生造的隸定字沒有必要:一是它的語意與「𠨔」「𢑏」相同,二是造字法一致,都是同一篆形的隸定。對手寫文稿進行數字化處理應當優先使用已經編碼的漢字,從手寫楷體轉化為印刷用明朝體一定有筆畫、字形的細微區別,我粗看該隸定字與上述兩字非常相像,區別是可以接受的。--Jlhwung讨论2020年12月27日 (日) 03:36 (UTC)回复

re作者訊息之見解交互[编辑]

感謝閣下之調整,陋鄙見解主要為本地時常對原作者身份,諸屢有「不可知論」而又疑其存續,故認為如有清晰頭銜身份可明確文本之存續基礎。 Longway22讨论2021年7月5日 (一) 04:07 (UTC)回复

在无关时政方面的文献一般无此类形式的表达,所以比较吸引我眼球,就顺手调整了一下,举手之劳,不客气;也理解您的意思,不过您所提及的“不可知论”实为考究作品信息环节所必有也应有的争论,是常事,争论有益进步。感谢您的留言,希望有机会在不同的文献领域继续交流。--银色雪莉讨论2021年7月5日 (一) 07:19 (UTC)回复

邀请[编辑]

您好!邀请您来维基文库:写字间#制定模板:党政机关公文参与讨论!若能前来不胜感激!--红渡厨留言2021年11月30日 (二) 12:24 (UTC)回复

領導人講話[编辑]

單獨聯繫閣下,因為領導人講話恐怕涉及另一個問題,即職務作品。不知閣下是否涉獵過。 Zhxy 519留言2021年12月23日 (四) 15:20 (UTC)回复

您好,确实领导人讲话需要准确区分职务作品与法人作品的界限,我也承认公务或职务演讲未必都具有“三性质”。关于这个问题,我的陋见,是我在Template_talk:PD-PRC-CPC#党的领导人以中共中央职务头衔发表的讲话和前述均有回复的,即仅有职务足以代表“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会”发言的讲话,可以归为公有(在中共中央文件归入公有的前提下),原因是:
一、首先是这些讲话是否有机会归属“组织作品”,组织作品是需要满足“由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承担责任”的条件,若职务足以代表这三个机构,则其代表这三个机构的讲话完全可以满足这三个条件(一般情况下);
二、职务作品在现今法律实务中的重要参考标准之一是“雇佣或从属关系”,而职务足以代表这三个机构者,谈不上这些关系,所以这少数人的作品是不宜定作“职务作品”而宣称版权的;
三、为什么仅有这少数人,是因为我的看法,仅有中共中央文件可入公有,而其中中央各直属机构负责人存在对中央的“从属关系”,导致应分类为“职务作品”(除非另有足以判别的证据);唯独只有这少数人的发言可以用“代表组织(中共中央及其政治局)意志”来解释而不涉及“从属关系”(见现行党章第二十三条,政治局在中央委员会全会闭会时行使中央委员会职权,总书记就更不必说了。) 银色雪莉留言2021年12月23日 (四) 15:50 (UTC)回复
PS:有关于《国务院公报》是否能够作为其当中收录的文献的版权状况判断的优先依据,我个人有保留——但我并不反对阁下与Njzjz君的说法,而是认为:一个文献入公有,首先应该是它自身的性质满足公有的相关条件。《国务院公报》自体作为政府出版刊物,其目录等除正文以外的部分由于其出版方和性质而公有;公报内收录的文献,则应首先由文件自身性质来收入公有——即便是在其中的“其它文件”(走中共中央文件入公有)。所以,与其说我反对模板:中華人民共和國黨政機關公報,不如说我认为它的被使用只适合在公报的目录页。 银色雪莉留言2021年12月23日 (四) 16:33 (UTC)回复

法律草案[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最後不了了之得到保留,不知道閣下最終意見是甚麼?最後討論明顯跑題,無法得出閣下的最終結論。 Zhxy 519留言2022年3月6日 (日) 15:43 (UTC)回复

@Zhxy 519:这个草案作为行政部门起草的要向人大提交的法律案的组成部分(或形成要向人大提交的法律案的过程中必须的组成部分),虽然并不是法律,但还是可以归到“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的。立法法五十四条也说了“提出法律案,应当同时提出法律草案文本及其说明...”,所以这是一个行政部门在参与立法过程中形成的公文,至少立法和行政性质都是存在的。 银色雪莉留言2022年3月6日 (日) 16:16 (UTC)回复

《高宗實錄》與《純宗實錄》的版權問題[编辑]

《高宗實錄》與《純宗實錄》都是1935年的作品,還未超過95年。但是同時這些作品又是國家政府、政權、政體等所作的作品,美國法律規定只要是政府,不管是外國還是國内,所做的作品屬於公共領域,所以,算不算侵權了?Blahhmosh留言2022年5月3日 (二) 13:15 (UTC)回复

《戡亂錄》卷四文字問題[编辑]

原文:丁未冬,禁衛營失鳥銃大將吳命恒杖殺監官。此□似誤指禁營爲都監

我認爲是“招”。你們呢?

爲了方便,因爲有提手旁和“口”,我找到了一堆Candidates:

抬拈招括拮拾挌捁捂捛捨掊揢搈搭搳撂撘攚㧵㧷㨱𢫈𢬷𢬸𢭹𢰈𢰥𢰪𢱆𢱗𢲃𢲹𢴖𢴨𢴯𢵈𢵾𪮇𪮬𫼹𭠡𭡗𭢪。Blahhmosh留言2022年5月7日 (六) 14:30 (UTC)回复

起碼可以確定是名詞,其餘可能性先排除 Fremax留言2022年5月15日 (日) 00:40 (UTC)回复

這是什麽字[编辑]

這是什麽字?

《朝鮮王朝實錄/正祖實錄/二十一年》

原文:李安默論人之際,加以宵小之目,而趙鎭井則直驅於惡逆。誣人以逆律,自有反坐,而特以其言之無倫脊,罪止於此。二提學亦嘗筵白,而予不許之。至於朴長卨,【這個字】有間隔矣。Blahhmosh留言2022年5月13日 (五) 02:49 (UTC)回复

遗憾,这字我也认不出来。 银色雪莉留言2022年5月14日 (六) 14:42 (UTC)回复
是不是“𢞀”? Fremax留言2022年5月15日 (日) 01:12 (UTC)回复
阁下高见。我又查了《承政院日记》同日手记,确实近作“𢞀”;私以为两处文献的异同或许是笔误,又或许是因为“煞”为“殺”的俗字,故此处变“攵”为“⿱𠚤又”(同“殳”)。@Blahhmosh:阁下可参见此处Fremax君的高见,相应调整之。 银色雪莉留言2022年5月16日 (一) 14:47 (UTC)回复
@fremax @银色雪莉 感謝二位。 Blahhmosh留言2022年5月16日 (一) 15:58 (UTC)回复

《兩湖右先鋒日記》與《右先鋒兩湖日記》問題[编辑]

這兩本書不是同一本書。不過如何在這兩頁中加入一個相當於“《兩湖右先鋒日記》不是《右先鋒兩湖日記》,若想查看《右先鋒兩湖日記》,請點擊此鏈接”的警告呢?Blahhmosh留言2022年6月5日 (日) 20:32 (UTC)回复

可惡,我越來越糊塗了!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這裏講的是《兩湖右先鋒日記》,裏面明顯說書有四冊:http://encykorea.aks.ac.kr/Contents/SearchNavi?keyword=%E5%85%A9%E6%B9%96%E5%8F%B3%E5%85%88%E9%8B%92%E6%97%A5%E8%A8%98&ridx=0&tot=5386
這裏講的是《右先鋒兩湖日記》,裏面明顯說書有兩冊:http://encykorea.aks.ac.kr/Contents/SearchNavi?keyword=%EC%9D%BC%EA%B8%B0&ridx=120&tot=597
這裏卻有《兩湖右先鋒日記》的原文,但是全文只有兩冊而不是四冊?!?!?!:https://jsg.aks.ac.kr/dir/view?catePath=%EC%88%98%EC%A7%91%EB%B6%84%EB%A5%98%2F%EC%99%95%EC%8B%A4%2F%EA%B3%A0%EC%84%9C&dataId=JSG_K2-240 Blahhmosh留言2022年6月5日 (日) 20:38 (UTC)回复

《承宣院日記》與《奎章閣日記》如何對待?[编辑]

此兩個名稱都是指《承政院日記》,但是《承宣院日記》是19世紀末承政院改名後所得到的名稱,當時高宗還在位。而《奎章閣日記》是純宗即位所得到的名稱。所以該如何對待這兩個異稱?Blahhmosh留言2022年6月6日 (一) 12:59 (UTC)回复

這是什麽字[编辑]

原文:본머리의져근첩지와ᄃᆞᆯᄂᆡ를죠곰너허두가ᄃᆞᆰ으로?코?츨당기로가마올녀ᄭᅥ거?지미라

問號為不詳之字。

原文:《加髢申禁事目》、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6/67/%E5%8A%A0%E9%AB%A2%E7%94%B3%E7%A6%81%E4%BA%8B%E7%9B%AE.pdf

以上PDF的第15頁。Blahhmosh留言2022年6月8日 (三) 17:04 (UTC)回复

恕在下不能辨认。 银色雪莉留言2022年6月9日 (四) 04:43 (UTC)回复

感谢阁下的编辑。[编辑]

看来我以后还得多学习社群制定的编辑政策。我创建的老舍作品就请阁下维护了。我在中国大陆的网站上找了半天,根本找不到老舍的繁体字作品。—以上未簽名的留言由Assifbus對話貢獻)於2022年6月20日 (一) 06:47 (UTC)加入。回复

客气,大家共同维护。其实繁体字作品与否不是关键,关键是能否反映作品原貌,包括作品在单行发表和收集成集发表以及后续的历次校订修改中的有益部分,都值得考究的。原貌作品方面,内地其实有大量的途径,当然这些途径不容易透过搜索引擎发现,一般在各类的学术数据库中比较多,但是这些数据库也有不少是可以由公众透过例如图书馆等途径进行登录,使用都很方便;至于今天通行的简体字本方面,其实最好是透过一手(书籍)或二手(影印或扫描的原件PDF等电子载体)来源来进行录入。此外,网上的三手以上来源(包括各类网站收录的未经校订的非扫描或影印的文字版本,但经数据库扫描校订者不在此列)可信度不高,还是需要结合前述各来源进行确认校订。若录入简体字本而无原件校对时,请加相应模板以便其他同好协助,不必机械转换,反容易出错。以上一点信息,希望能对您有帮助。 银色雪莉留言2022年6月20日 (一) 07:09 (UTC)回复

草書識別問題[编辑]

有沒有什麽能夠識別草書的軟件呢?Blahhmosh留言2022年7月16日 (六) 13:23 (UTC)回复

《朝鮮王朝實錄/世祖實錄/樂譜》問題[编辑]

這個問題根錄入文件沒有關係,但是你看得懂古代的樂譜嗎?最近我完全錄入了《朝鮮王朝實錄/世祖實錄/樂譜》,裏面有很多TABLE,但是這些TABLE到底是什麽意思呢?Blahhmosh留言2022年7月19日 (二) 03:22 (UTC)回复

《丙申謄錄》丁酉六月日草書部分已經搞定[编辑]

根據《朝鮮王朝實錄》中的原文,我填完了草書部分。請您幫我檢查一下《丙申謄錄》對應的草書部分是否一樣。頁面開始于016b。謝謝 Blahhmosh留言2022年7月29日 (五) 13:53 (UTC)回复

客氣,欣聞此信,我先看一下。 银色雪莉留言2022年7月29日 (五) 14:28 (UTC)回复

《丙申謄錄》丁酉六月日草書部分唯一的(?)字[编辑]

我認爲這個字是“似”,你呢? Blahhmosh留言2022年7月30日 (六) 20:26 (UTC)回复

前边初校原稿的时候我写的也是“似”,但是阁下在《朝鲜王朝实录》上找到的正楷版本是“合”,字形和意思都差异过大——阁下可以比对一下我对16b-17a的复校,与正楷版本虽有出入,但都属于是异体字或者意近字。因此不宜贸然定为“似”。——而且,“不似者”,感觉也不是很通顺。我收回我的话,在朝鲜王朝实录和承政院日記里有类似用法,确定是“似”。 银色雪莉留言2022年7月31日 (日) 02:25 (UTC)回复

《丙申謄錄》戊戌十月二十八日中的神密詞。[编辑]

“戊戌十月二十八日(?)(?)傳曰”中的第一個(?)非常像似“畳”。但是第二個字我實在是不知道。於是我查看了《朝鮮王朝實錄》和《承政院日記》,發現有“疊書”這麽一個詞。而且“疊書”在《日記》裏的用法非常近似於(?)(?)在《丙申謄錄》裏的用法《日記》原文。請問,“疊書”是什麽意思?你認爲(?)(?)是“疊書”嗎? Blahhmosh留言2022年8月2日 (二) 01:35 (UTC)回复

頁碼為“004a” Blahhmosh留言2022年8月2日 (二) 01:42 (UTC)回复

關於一點暫作示意[编辑]

論述裡如果是將自治社區或社羣作為特定司法管轄區之執法對象進行比較,援引執法「解釋」和「從嚴」,是否適合但且留作疑問 Longway22留言2022年8月2日 (二) 10:07 (UTC)回复

《丙申謄錄》中《朝鮮王朝實錄》的原文[编辑]

戊戌十月二十八日的兩段落在《朝鮮王朝實錄/正祖實錄/二年》中有記載。

《實錄》原文:

○敎曰:「城門開閉,何等重大之事,則昨日偕來史官出送時,雖有仍留之命,而史官出去後,亦不卽閉。夜深之後,只憑下隷之言,始乃還閉云。若此,則閉門標信,可謂無用之物。大抵此事,非今斯今。已成流來謬例,須有一定之例,可以按而行之。此後凡城門仍留時,雖於未閉前,有仍留之命,如無標信,切勿擧行。還閉之時,宣傳官持標信仍爲留在,待送出送之人、入當入之人,然後與部將,眼同還閉復命事定式。如値祈晴祭時,則近例亦以兵判令箭開閉,事甚乖當。此亦待標信開閉事,亦爲定式。」又敎曰:「凡城門開閉,四大城門,則宣傳官一人,賫宣傳標信;禁軍一人,賫當門當更符驗;又宣傳官一人,賫開門標信,先以開門標信,開闕門,然後,賫宣傳標信及符驗者,眼同到城門而啓鑰。至於間門,則但以開門標信開之,古例然也。今秋陵幸時,留都諸臣,未諳此例,以信箭開門矣。其後旣有知申筵奏定式,固當依此遵行。而今又以大小城門,仍留時亦用標信擧行之意定式。四大門,則與閉而開之有異,不必用符驗。亦不必用開門標信,以宣傳標信擧行。間門仍留,亦用此例。」

《謄錄》原文:

戊戌十月二十八日

晝講入侍時,傳曰:凡城門開閉,四大城門則宣傳官一人賫宣傳標信,禁軍一人賫當门更符驗,又宣傳官一人賫𫔭门標信。先以𫔭門標信𫔭闕门,然后賫宣傳官標信及符驗者眼同到城门而啓鑰;至於守门則但以𫔭门標信𫔭之,此古例然也。今秋𨹧幸時,留都諸臣未諳此例,以信箭𫔭门矣。其後有知申筵奏㝎式,固當依此遵行;而今又大小城门仍留時,亦用標信舉行之意,㝎式四大门則與闭而𫔭之有異。不必用符驗亦不必用𫔭门標信,以宣傳標信舉行;守门仍留,亦用此例事。該房知悉。

傳曰城门𫔭闭,何䒭重大之事,则昨日偕來史官出送時,雖有仍留之𠇮,而史官出去後,亦不即闭;夜深之後,只憑下𨽾之言,始乃還闭云。若此,則闭门標信,可謂無用之物。大抵此事,非今斯今,已成流來謬例,湏有一㝎之例,可以按而行之。此後凡城门仍留時,雖於未闭前有仍留之命,如無標信,切勿擧行;而還閉之時,宣傳官持標信,仍為留在,待送出送之人與入當入之人,然後與部將眼同還闭復命事㝎式。如值祈晴祭時,則近例亦以兵判令箭𫔭闭,事甚乖當,此亦待標信𫔭闭事,亦為㝎式之意,分付兵曺。

可否用《實錄》對比《謄錄》中的原文作爲校正? Blahhmosh留言2022年8月15日 (一) 15:04 (UTC)回复

@Blahhmosh:阁下好,《謄錄》已经基本校对稳定了,这一段和《实录》或者《承政院》上的内文在字词和选用异体字上本来就有个别区别,属于基本内容相同的内文在移钞过程中的正常情况,并非一定要照搬才行。 银色雪莉留言2022年8月16日 (二) 13:27 (UTC)回复
ok,那行。
順便問一下:“戊戌十月二十八日(?)(?)傳曰”中的第一個(?)非常像似“畳”。但是第二個字我實在是不知道。於是我查看了《朝鮮王朝實錄》和《承政院日記》,發現有“疊書”這麽一個詞。而且“疊書”在《日記》裏的用法非常近似於(?)(?)在《丙申謄錄》裏的用法《日記》原文。請問,“疊書”是什麽意思?你認爲(?)(?)是“疊書”嗎?
頁面:4a Blahhmosh留言2022年8月16日 (二) 13:33 (UTC)回复
@Blahhmosh:这一点我之前在写字间有看各位商议过,我未敢确定。 银色雪莉留言2022年8月16日 (二) 14:52 (UTC)回复

有關聯大決議的命名問題[编辑]

祝安。有關聯大決議命名,聯合國使用正式的中文文件中對大會決議命名的方法(例如:A/RES/1(I)、S/RES/1(1946))似乎並不是使用這一種格式。建議閣下參考聯合國正式的中文文件,使用聯合國正式中文文件對大會決議的命名常規,而把現有的這種編號命名改為重定向,或者在決議匯總頁面進行列舉。 Gin留言2022年9月6日 (二) 14:39 (UTC)回复

《癸辛雜識/别集下》[编辑]

原文:https://curiosity.lib.harvard.edu/chinese-rare-books/catalog/49-990145057760203941

另外,你認爲345之後的那一段文字屬於《癸辛雜識》的文字嗎? Blahhmosh留言2022年9月17日 (六) 21:41 (UTC)回复

有關《禮記.曲禮上》的誤校問題[编辑]

本人看到閣下將文段「臨財毋苟得,臨難毋苟免。很毋求勝,分毋求多。疑事毋質,直而無有」清除。本人使用的是中華書局有限公司於 2007 年 12 月初版,2011 年 10 月重印出版的《禮記》版本( 國際書號 ISBN-978-7-101-05951-9 )進行校對,而這一段在書中顯示於「樂不可極」和「若夫坐如尸」之間。
所以本人也想詢問一下:是否有更多來源證明這一段爲《禮記.曲禮上》的原段而非誤植?若閣下可以解答這個問題,本人也在此致以誠摯感謝之意。
(PS:本人還是文庫新人,也歡迎閣下在其他方面指教,多謝!)--Didaictor留言2022年11月4日 (五) 18:01 (UTC)回复

您好,我已回复在您的讨论页。如当中有谬误或晦暗之处,请您不吝指出。 银色雪莉留言2022年11月4日 (五) 18:40 (UTC)回复

致意,及Jusjih的行為[编辑]

  1. 雖然沒有通過方針修訂,但我個人仍然對閣下的努力表示感謝。
  2. 如果閣下關注最新更改,可以看到Jusjih的各種小動作不斷。我不敢勞煩閣下萬事出面,僅略表提示。不客氣的說,他說的任意一條都可以駁倒,但是我懶得理會這種中文。 Zhxy 519留言2022年11月7日 (一) 20:52 (UTC)回复
    打擾。目前很有意思的情況,瓜皮仔能證偽的假證據,Jusjih卻不懂了。這就是我去年和閣下爭論很久的問題,想看看閣下高見。 Zhxy 519留言2023年2月20日 (一) 20:16 (UTC)回复
    尊安。在下与阁下去年讨论的问题篇幅长而涉及诸多细节,恕我不能确认阁下所提属于哪一部分“爭論很久的問題”,因此暂时也没有“高見”。不过Jusjih君仍然并没有任何新的信息提供而只是旧事重提,因此我此前已对此重复的信息部分所表明的己见态度在目前也没有变化。 银色雪莉留言2023年2月21日 (二) 09:57 (UTC)回复
    我毫不懷疑您的態度,我只想看看您的手腕、見招拆招。(笑) Zhxy 519留言2023年2月21日 (二) 16:30 (UTC)回复
    抱歉的是我对“拆招”这类人事政治术语并不感兴趣。我只能说,大家看待人和事情的看法往往是随人和事情的具体情况而改变的。因此谁做对了,谁就被赞同,谁做得不足,谁就被否定。我想这起事件中的每一个环节里的每一个直接参与者——他们在某个环节里做对了或做错了,但并非一直地做对了或做错了——都应该意识到这一点。 银色雪莉留言2023年2月21日 (二) 19:00 (UTC)回复

续删除讨论中的一个问题[编辑]

多有打扰。

由于是无关内容我就不在删除讨论中继续了,转而在您的讨论页中请教。

阁下提到“国家所有的著作权可并不以50年为限。现行(及之前)著作权法第二十三条就有关权利的保护期所列各款,均有明显主语,“国家”这一词汇不在也无法混入“自由人”或“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中”,然而著作权法第23条的保护期各条款中“自然人的作品……”或“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作品……”等的“自然人”或“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似乎均应指作者而非著作权人。(当然,特殊职务作品可能是个例外)

毕竟,著作财产权的保护期到底是“死后+50年”还是“发表+50年”,判断的基准是作品作者的初始状态。一个法人同时作为作者和著作权人时,如果其将所有著作财产权全部转让给一个自然人,保护期不会因此从“发表+50年”变成“死后+50年”而获延长(该被转让人的死亡一定在发表或创作完成之后)。同理,按照继承法的规则,国家接受了无人继承或受遗赠的著作权的移转时,保护期的判断基准似乎也不应当有所变动。因而,似乎阁下所称我推论显有错误这一点,可能还有一定斟酌余地。 Teetrition留言2023年2月7日 (二) 08:17 (UTC)回复

尊安,不打扰的,很高兴与阁下讨论问题。
很抱歉我也许是误会了阁下所称的本意了,因此作出那样的表述,这当然是我表述的不当。事实上我想表达的是,(区旗的)国家所有的著作权恐怕不能单纯地谈五十年这个问题。区旗征集启事的时候的表述是“所有来稿及图案的版权归国家所有”,而这些来稿(当中的之一)并非就是最终的作为区旗展现的版本,期间“经过评选委员会和原作者的修改,将获得一等奖、二等奖的作品进行综合...并提交同一设计图案的绿色和红色作底色两个版本。”。请注意,初稿在上交征集的时候其著作权(《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的第五项到第十七项,包括改编权)已经依法转移了,那么在此后进行修改的过程下产生的实际上就是一个改编作品(引文可见这一作品的独创性)。从这儿开始,这个新作品的保护期就很难用二十三条的界定来规范了。 银色雪莉留言2023年2月7日 (二) 09:24 (UTC)回复

我貌似没有原本[编辑]

如果继续按照中马库录入是否会对您的校对造成影响? ときさき くるみ 2023年3月3日 (五) 10:28 (UTC)回复

好的,了解了。另外,我把一部分内容翻译到了英文维基文库,如果您真的有时间且不嫌弃的话也可以看看(笑)。至于为什么……我觉得中文的无政府主义运动属实是没有得到其该有的注意力了。--ときさき くるみ 2023年3月7日 (二) 23:17 (UTC)回复

另外,还有一件事,中马库有一篇《起!起!起!》,这篇文风看起来和刘师复的其他文章差的很大而且没有标明来源,您如果有时间的话也许可以帮助确认一下?不胜感激。--ときさき くるみ 2023年3月7日 (二) 23:21 (UTC)回复

《日本國聞見條件》“是白齊”[编辑]

你認為《日本國聞見條件》中的“是白齊”是什麼意思? Blahhmosh留言2023年6月17日 (六) 00:56 (UTC)回复

{{公报标题}}有什么用[编辑]

叠床架屋。 Fire Ice 2023年8月5日 (六) 16:42 (UTC)回复

恢復您的電子郵件[编辑]

我明白了。有些頁面擁有較少的頁碼。我的討論頁面有這些書的名字,連結,頁數。可以先錄入那些,然後我也可以考慮將有原文連結但是頁數較多的頁面列一個單字,這個單字表述這本書有多少頁,卷,冊,等等,以及這個頁面的原文連結。問題是這個工程可能會有點麻煩。我理解這些用戶的意見,但是我也害怕他們不會見到我的這個單字,無視這些東西。 Blahhmosh留言2023年8月26日 (六) 21:19 (UTC)回复

恢復您的電子郵件2[编辑]

那行,但是注意,可能需要花一個多月。 Blahhmosh留言2023年8月27日 (日) 14:59 (UTC)回复

《諭湖西士夫民庶綸音》斷句[编辑]

我初步錄入完了《諭湖西士夫民庶綸音》。請您幫我斷句。謝謝。 Blahhmosh留言2023年8月29日 (二) 14:36 (UTC)回复

《諭諸道道臣綸音》錄入完畢並請求斷句[编辑]

我初步錄入完了《諭諸道道臣綸音》。請您幫我斷句。謝謝。Blahhmosh留言2023年8月31日 (四) 23:04 (UTC)回复

感謝您對我的“未完成”子頁面的貢獻[编辑]

非常感謝您對我的“未完成”子頁面的貢獻。你真的是幫我了大忙。我一個人搞得很勉強。有你的幫助我們完成了很多。

不過最近,我編輯這個頁面時發現打字的延遲大起來了。這絕對是因為我們輸入的字樣太多了。所以我覺得我們得要開始錄入書籍了。這個問題不大,我在我的用戶頁面上收錄了很多頁面較少的書籍,有很多書籍少到四頁。所以錄入他們因該不是問題。我打算我們現在從那裏先入手。你覺得如何?

這個目錄收錄在這兒:User:Blahhmosh#比較短的圖書 Blahhmosh留言2023年11月7日 (二) 01:22 (UTC)回复

《御製慈宮周甲日進饌樂章》問題[编辑]

我覺得是“天之所覆,地之所載,日月所照,霜露所墜,凡有血氣之倫,莫不??而親。”吧,搞不清楚。 Blahhmosh留言2023年11月17日 (五) 13:46 (UTC)回复

《至德祠記》校正請求。[编辑]

我把《至德祠記》錄入完了。但是有四個字我看不懂。用問號表示。請幫我看看。 Blahhmosh留言2023年11月19日 (日) 22:06 (UTC)回复

已校出。 银色雪莉留言2023年11月20日 (一) 07:10 (UTC)回复
感謝。 Blahhmosh留言2023年11月22日 (三) 22:03 (UTC)回复

请阁下注意[编辑]

请正确使用完成度标识,别再用File:XX%.png这个链接了。。。。阁下不是一次两次用错了。——— 红渡厨留言贡献2023年11月21日 (二) 10:59 (UTC)回复

感谢提醒,我之前以为不填会呈现缺省状态。 银色雪莉留言2023年11月21日 (二) 11:30 (UTC)回复

《御製嚴堤防裕昆錄》、《御製大小學問答》錄入完成[编辑]

我把《御製嚴堤防裕昆錄》、《御製大小學問答》錄入完了,但是裡面有些字我實在看不懂,用問號標誌。請您幫我看看。謝謝! Blahhmosh留言2023年11月22日 (三) 14:49 (UTC)回复

《奎章閣志再草》問題[编辑]

這是什麼鬼?這些條子到底寫的是什麼?我該怎麼錄入?

原文:

https://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110392&page=57

https://kyudb.snu.ac.kr/book/view.do?book_cd=GK00734_00 (27a)

(左邊第四行) Blahhmosh留言2024年1月19日 (五) 15:56 (UTC)回复

新春快乐[编辑]

祝现实安好。 Assifbus留言2024年1月21日 (日) 14:33 (UTC)回复

@Assifbus:感谢,同祝你新年快乐。 银色雪莉留言2024年1月23日 (二) 11:26 (UTC)回复

關於聯大決議[编辑]

我目前正在逐步開展最低程度消紅,以避免頁面遭到刪除,希望若您有空也填補一下還沒有任何有效文章連結的決議頁面。—— Eric Liu留言 2024年1月26日 (五) 10:27 (UTC)回复

@Ericliu1912:提删用户提删的是portal页“无实际内容”,只要portal页有内容(即目录或部分目录),该提删理由就已消失,所以我目前在初步完成录入所有的目录页面,而不是决议。目前应该只剩下几个没有目录的portal页面了。 银色雪莉留言2024年1月26日 (五) 10:32 (UTC)回复
@Midleading:是這樣嗎?—— Eric Liu留言 2024年1月26日 (五) 10:34 (UTC)回复
按道理而言其原意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典型例子是Midleading阁下并没有提删Portal:联合国大会第三十九届会议通过的决议,这也是全红链。本地似乎未曾见有全红链列表需要移除的指引。 银色雪莉留言2024年1月26日 (五) 10:38 (UTC)回复
我同意,即使页面中的内容都是红链,也不属于完全无内容的页面。 Midleading留言2024年1月26日 (五) 10:42 (UTC)回复

而且我在删除讨论那边的回复也是上方表达的意思。。。。@Ericliu1912阁下你自己会错意了。。。。——— 红渡厨留言贡献2024年1月26日 (五) 11:29 (UTC)回复

那就沒事啦!—— Eric Liu留言 2024年1月26日 (五) 12:19 (UTC)回复

《鄕約條目》問題[编辑]

爲什麼20、21與22、23相同?有沒有搞錯?我們到底缺少了沒有22、23頁? Blahhmosh留言2024年2月3日 (六) 04:33 (UTC)回复

https://kyudb.snu.ac.kr/book/view.do?book_cd=GK00482_00 Blahhmosh留言2024年2月3日 (六) 04:42 (UTC)回复
@Blahhmosh:十八頁右下有“一”、二十和二十二頁右下有“二”、二十四頁右下有“三”,說明二十二和二十三是掃描時重複掃描的可能性較大。直接從二十一頁接二十四頁即可。 银色雪莉留言2024年2月4日 (日) 10:23 (UTC)回复
感謝! Blahhmosh留言2024年2月4日 (日) 15:35 (UTC)回复

這些字是什麼?[编辑]

原文:

白羊即湖南之小金剛也溪樓所記諸賢吟咏槩可 見矣其東南牛鳴之許有晦谷谷之上有山而名曰瓠盖取 義於山形之似瓠也山之北有小澗自月出谷彂源逶迆西南 流與龍崗鶴林洗合其間泉石亦有可樂者掬泉而飲 水冽而清掃石而坐苔班而奇登是山也南有冠山儼然如 加帽而趨拜西有鶴林軒然如飛鳥之囬翔其餘船墅 農皼洞樵笛龍頭朝狑岩落暉盡在於顧眄之 間大而四時之景小而朝暮之態雖不及濂溪之廬山晦 庵之雲谷若遇考盘之碩人居於是所則不知其傳於

c:File:瓠山遺藁.pdf pp.51-52 (101-102) Blahhmosh留言2024年2月16日 (五) 18:53 (UTC)回复

@Blahhmosh:我看了一下,第一个字DuckSoft君已经填入了,第三个我认为是“烟”(非视为简体,而是视为“煙”的异体);中间那个目前还看不出。 银色雪莉留言2024年2月19日 (一) 11:19 (UTC)回复

這些字是什麼?[编辑]

原文:銀臺賜酒時。有報答聖恩無効。鳳■虛養一窮鱗之句。仍命賜暇■

原圖:[1] pg 13 Blahhmosh留言2024年5月3日 (五) 13:25 (UTC)回复

字一、二:「交際悠悠儘一空。百年襟抱與君同。如何低首百僚。終負怡一壑中。懸榻俟陳靑眼日。飛旌還逐白楊風。平生未解垂雙淚。於此滂沱拭不窮。」

這些字是什麼?[编辑]

字一、二:「交際悠悠儘一空。百年襟抱與君同。如何低首百僚。終負怡一壑中。懸榻俟陳靑眼日。飛旌還逐白楊風。平生未解垂雙淚。於此滂沱拭不窮。」

[2] page 116

[3] page 58a

[4] page 58aBlahhmosh留言2024年5月20日 (一) 03:18 (UTC)回复

誰能幫我讀懂這張圖?我看不懂。[编辑]

原圖:[5] Blahhmosh留言2024年6月9日 (日) 01:19 (UTC)回复

也就是說,如果我要用Wikitable來表示這張圖,我該怎麼表示?又沒有任何人幫我用Wikitable製造這張圖? Blahhmosh留言2024年6月9日 (日) 02:24 (UTC)回复
圖裡面所有的字:
天子諸侯絶旁期尊同則不降正統之期不降於衆子絶而無服
君爲姑嫁於國君者大功
世叔父姑無服
兄弟俱作諸侯服不杖期
兄弟姊妹無服
君爲姊妹嫁於國君者大功
君爲女子子嫁於國君者大功衆子無服
君爲昆弟女子子嫁於國君者大功
高祖父
齊衰三月
高祖母
爲曾祖後者斬衰三年
曾祖父
齊衰三月
曾祖母
爲祖後斬衰三年
父有廢疾孫爲祖後亦斬衰三年
祖父
齊衰期
祖母
父斬衰三年
母齊衰三年
長子斬衰適子長殤中殤大功
婦適大功
有適子者無適孫
適孫齊衰期
孫婦小功
適曾孫期
曾孫緦
曾孫婦
適玄孫期
玄孫緦
玄孫婦 Blahhmosh留言2024年6月9日 (日) 02:25 (UTC)回复
而其必有▦晨而興慕者矣。
[6] page5 最左邊行
[7] page 7 右邊第三行 Blahhmosh留言2024年6月10日 (一) 02:19 (UTC)回复
@Blahhmosh:表格我找时间处理一下吧,至于后者是什么文字,我当前暂无思路。 银色雪莉留言2024年6月11日 (二) 02:42 (UTC)回复
別擔心,我搞定了。這個字是「隔」。 Blahhmosh留言2024年6月11日 (二) 02:48 (UTC)回复
@Blahhmosh:这...通顺吗?我不知道。 银色雪莉留言2024年6月12日 (三) 03:36 (UTC)回复
序的作者是權璉夏,而且權璉夏的文集《頤齋先生文集》有這一段字。
[8]
我是根據《頤齋先生文集》的序填補缺漏的。而且「隔晨」這一詞出現在其他的文獻裡面。看來「隔晨」是朝鮮人製造的詞語。是什麼意思我就不知道了。 Blahhmosh留言2024年6月12日 (三) 03:48 (UTC)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