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蘭室札記/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膏蘭室札記
卷一
卷二 

目录

憣校四時[编辑]

  《列子·周穆王》:憣校四時。殷敬順《釋文》:顧野王讀作翻交四時。麟按:憣猶幡也。《食貨志》云獄少幡者,是也。亦猶蕃也。《漢書·成帝紀》引《堯典》:於變時雍(雝)作於蕃時雍(雝),是蕃得借爲變矣。校讀爲交者。《小爾雅·廣詁》:交,易也,更也。然則憣校四時,謂變易四時也。

擿耳[编辑]

  《列子·湯問》:䚦俞、師曠方夜擿耳俯首而聽之。麟按:擿耳者,屬耳也。擿借爲適。《衞風·伯兮·傳》:適,主也。主者,謂屬意在是也。《荀子·宥坐》:主量必平似法。《小雅·大田·箋》:主雨于公田。皆用主爲注義,是主與注誼同。《荀子·禮論》之注纊,卽禮之屬纊。《考工·函人》之七屬、六屬、五屬,《注》讀屬爲注,是注與屬誼亦同。然則主亦屬也,故適亦屬也。又如言屬有宗祧之事于武城,屬者頗有變改,屬誼皆與適同,明適屬亦以雙聲通矣。故逗足謂之蹢躅,女謹謂之嫡孎,皆以雙聲爲誼也。然則擿耳卽屬耳無疑。

上且鉤乎君[编辑]

  《列子·力命》:上且鉤乎君,下且逆乎民。鉤猶逆也,讀如鉤距之鉤,凡相距者必相逆也。張湛《注》乃云:必引君令,其道不弘,道苟不弘,則逆民而不能納矣。以引訓鉤,說甚牽強。

體無痕撻[编辑]

  《列子·湯問》:鋩鍔摧屈,而體無痕撻。按撻借爲達。《詩·載芟·傳》:達,射也。《方言》:達,芒也。《淮南·脩務·注》:達,穿也。謂刃矢所斫所射所穿之芒也。與痕同意。《韓詩》云:撻彼殷武。撻,達也。是撻與達通也。又按:達訓芒,與銳音誼同。《說文》云:銳,芒也。籀文作㓹。《廣雅·釋詁》:㓹,傷也。是傷痕謂之銳也。古無去聲,故銳讀如達。

式月斯生[编辑]

  《小雅·節南山》:亂靡有定,式月斯生。《》云:用月此生,言月月益甚也。麟按:此謂亂之生如月之三日成魄,八日上弦,十五日正圓,其光遞增遞益也。用月此生,言用如月然而生也。凡言禍亂之增益,或以日月連言,或以月歲連言,少有單言月者,《箋》說恐失之。

婩斫[编辑]

  《列子·力命》:婩斫、便辟。《釋文》:婩斫,容止峭巘也。此于婩誼則得矣,而于斫未得也。又云:婩斫,不解悟之貌。按《方言》:揚越之郊,凡人相侮以爲無知,或謂之斫。不解悟卽無知,此于斫誼得矣,而于婩未得也。按《方言注》云:卻斫,頑直之貌。婩借爲悍。《荀子·大略》云:悍戇好鬭。然則悍亦戆直之誼,故曰悍斫。上文巧佞與愚直相反,此悍斫亦與便辟相反。《釋文》以便辟爲恭敬大過,此與悍戆頑直者正相反。悍戆頑直,侮之者每以爲愚而無知,故《方言》及《注》云然。

浧儒郢榆[编辑]

  《管子·宙合》:此言聖人之動靜開闔,詘信浧儒取與之,必因於時也。《雑志》曰:浧當爲逞,儒當爲偄,皆字之誤也。逞與盈同。偄與緛同。《廣雅》:緛,縮也。《素問·生氣通天論·注》同。《淮南·人閒》篇曰:內有一定之操,而外能詘伸嬴縮卷舒,與物推移。詘伸嬴縮,卽詘信盈緛。此說是也。然儒之與偄,古蓋同字,而非誤寫。王氏舉隸書從耎之字多誤從需,若碝之爲需,𪋐之爲𪋯,蝡之爲蠕以證之。然《魯峻碑》已以偄爲儒,且《說文》儒,柔也;偄,弱也,誼正相同,足見古爲一字。且如《釋名》云:襦,煗也,言溫煗也。此以聲爲訓之書,而以耎聲字訓需聲字,是其聲固通。尋《說文》需下云:從雨而聲。耎下云:從大而聲。是需耎韻部雖異,而皆得聲于而,疊韻而取雙聲也,故儒字自可通緛。盈緛與長短誼亦相引申,故《生氣通天論》言大筋緛短,《釋天》言夏爲長嬴,而呈聲之字則《廣雅·釋言》酲訓長,儒則侏儒訓短,見《廣雅·釋詁》,與盈緛引申之誼正合。是儒與緛通,而義亦通矣。故《幼官》篇云:十二小郢,十二中郢,十二小楡,十二中楡。郢楡逞儒,聲誼正同。郢楡亦卽盈緛,其誼則爲長短也。蓋于春言小卯始卯中卯下卯,于秋言小丣始丣中丣下丣,今本丣皆誤卯。以其時所合之日辰言之也。于夏言小郢中郢,于冬言小楡中楡,則以其日之長短言之也。楡得與儒聲誼同者,如《左傳》申繻,《大匡》篇作申俞。又如《荀子》言偷儒,言偷懦。《方言》言儒輸,皆舉疊韻爲連語也。

讂充末衡[编辑]

  《管子·宙合》:讂充末衡。下解之云:讂充,言心也,心欲忠。末衡,言耳目也,耳目欲端。中正者,治之本也。按當作讂充衡末。讂借爲觼。《詩·小戎》:鋈以觼軜。《》云:軜之觼,以白金爲飾也,鋈繫於軾前。充借爲統。《荀子·樂論》:鐘統實。是借統爲充,則亦可借充爲統。《》:乾,乃統天。鄭《》:統,本也。《禮記·祭統》,《目錄》:統猶本也。本篇云:葆統而好終。終猶末也,統訓爲本而與末對也。觼者驂馬内轡所結,衡者驂馬脅驅所繫,皆所以止驂馬之入,使之中正而不偏邪者也。中卽忠也。正卽端也。本與末對文,本指心,與治之本也之本異。以觼喩之,末指耳目,以衡喩之。觼在內,故以喩本,衡在外,故以喩末也。

亡黨[编辑]

  《管子·法禁》:故舉國之士以爲亡黨。亡黨卽盟黨,不歃血爲誓,歃血爲盟。凡結爲死黨者,必歃血而盟,故曰盟黨。亡借爲盟,《左昭四年傳》:以盟其大夫,《呂覽·愼行》作以亡其大夫,是其證也。《管子》以亡爲明者,《七法》篇亡君則不然。王懷祖謂亡君卽明君,亦猶此以亡爲盟矣。《注》云爲叛亡之黨,殊屬牽強。

  (《雜志》謂亡爲己之誤。)

令入而不至謂之瑕[编辑]

  《管子·法法》:令入而不出謂之蔽,令出而不入謂之壅,令出而不行謂之牽,令入而不至謂之瑕。瑕猶蔽與壅也。字借爲固。《春秋》宋共公名固。《十二諸侯年表》作瑕,是瑕與固通也。《說文》:固四塞也。引申則《說文》云:錮,鑄塞也。塞亦不至之證也。《論語》:學則不固。孔《注》:固蔽也。《周禮》:君子謂之固,《注》謂不達於禮也,不達亦不至之誼也。《周禮·掌固·注》:固,國所依阻者也。惟有塞之蔽之阻之者,是以入而不至,故曰令入而不至謂之固。

掘新井而柴焉[编辑]

  《管子·中匡》:掘新井而柴焉。《注》云:新井而又柴蓋之,欲以潔淸示敬之。麟按:柴借爲泚。《說文》:泚,淸也。淸曰淸,淸之亦曰淸。則《呂氏》淸其灰,是也。掘新井尙恐不潔,故復淸之。淸之者,非如今人陶井,蓋如今人以礬石投水中耳。《淮南·道應訓》:柴箕子之門。《注》:箕子亡之朝鮮,舊居空,故柴護之也。此說失之。《呂氏·愼大覽》作靖箕子之宮。髙誘《注》云:淸淨其宮以異之。是讀靖爲淸也。柴亦淸也,《呂》言淸宮,《淮南》言淸門,宮中固當淸,其門前亦當淸也。商容之閭且表之,況箕子之門,有不淸之乎?

弁彼鸒斯歸飛提提[编辑]

  《小雅·小弁》:弁彼鸒斯,歸飛提提。《》:興也。弁,樂也。鸒,卑居。卑居,雅烏也。提提,羣貌。《釋文》:《爾雅》云:小而腹下白、不反哺者謂之雅烏。按《傳》意當以不反哺取誼,言鸒不能行孝于其父母,然猶得飛而歸,以興入不能行孝于其父母者,其父母猶肯歸之,今我未有不孝之行,而反見放不得歸也。下云:民莫不穀,我獨于罹,何辜于天,我罪伊何?正申此指也。《》云:樂乎。彼雅烏出食在野甚飽,羣飛而歸提提然。興者,喻凡人之父子兄弟出入宮庭相與飮食,亦提提然樂,傷今太子獨不,誼尙未精。

夫上夾而下苴[编辑]

  《管子·霸言》:夫上夾而下苴,國小而都大者弒。《注》:苴,苞裹也。上旣陜,故爲下所苞。案以夾爲陜是也。以苴爲苞非也。夾苴猶下之小大,但此謂君與在朝之臣權之小大,彼謂與都地之小大耳。《刑法志》:其生民也陿阸。《注》云:地小也。是陜爲小也。苴當借爲粗。《莊子·讓王》苴布之衣,《釋文》本苴作麤,麤粗音誼亦同,故苴又通粗。《廣雅·釋詁》:粗,大也。故曰夾苴猶小大。或曰:《侈靡》篇云:國貧而鄙富,苴美於朝市國。謂鄙美於朝市國都也。然則苴亦有美誼,當是借爲𪓐。《楚辭·怨思》:阜隘陜而幽險兮。《東京賦》:陜三王之趢趗。《注》皆以陜爲陋。然則上陜下𪓐,謂上陋下美,此言僭踰無度也,亦通。

妬紛[编辑]

  《管子·君臣下》:宮中亂曰妬紛。與下黨偏、稱述、讋諄同爲平列字。紛借爲忿。《莊子·達生》云:忿慉之氣。是忿氣因鬱積而成,妬亦如之,是以乳癰謂之妬。《釋名》云:妬,褚也。氣積褚不通至腫潰也。由乳妬之義,可以明妬忌之義,故妬與忿並稱。《注》云積妬紛然,失之。

讋諄[编辑]

  《管子·君臣下》篇:中民亂曰讋諄。《注》謂以智詐讋恐諄質,此甚傅會。按《說文》:讋,失氣言也。一曰不止也。《吳都賦》:澀譶澩㺒。《注》:譶,不止也。是《說文》一誼卽借爲譶。《說文》云:譶,疾言也,讀若沓沓,語多沓沓也。而《琴賦·注》亦云:𢕬譶,聲多也。是譶與沓聲誼皆同。諄當爲啍,《家語·五儀》:無取啍啍。自注:多言也。實當作噂。《說文》:噂,聚語也。《》:噂沓背憎。啍譶卽噂沓。多言則怠慢于事,故下云:譶諄生慢。多言無行,故下云順中民以行也。

敖胡[编辑]

  《管子·侈靡》:國門則塞,百姓誰敢敖胡以備之。按敖卽𢧴。《廣雅·釋器》:㦸鋒謂之𢧴。胡者,㦸之胡也。《說文》𢽿訓進取,籀文作𣪏,從爪、從月、從殳。執殳冒而前也。然則敢爲執兵器以進取。誰敢𢧴胡以備之,謂誰執𢧴胡以備之也。

次浮 差樊[编辑]

  《管子·侈靡》:巨瘞堷,所以使貧民也;美壟墓,所以文明也;巨棺槨,所以起木工也;多衣衾,所以起女工也。猶不盡,故有次浮也,有差樊,有瘗藏。按次浮、差樊、瘗藏,三者平列,皆葬事也。次浮下有也字助語詞,古人立文,不必截然整齊不增減一字也。浮借爲苞。樊借爲藩。《說文》捊或作抱,䍖或作罦。諸書孚聲。包聲之字關通者不可勝數,故可借浮爲苞。《釋言》云:樊,藩也。是樊藩聲義同。《詩·靑蠅》止于樊,《武五子傳》引作止于藩,故可借樊爲藩。次苞,苞有次也。差藩,藩有差也。《旣夕禮》:徹巾苞牲,取下體。《雜記》:遣車視牢具。《注》:言車多少各如所包遣奠牲體之數也。遣奠,天子大牢,包九個;諸侯亦大牢,包七個;大夫亦大牢,包五個;士少牢,包三個。按此字作包,則其與浮通用,猶《》隱八年盟于浮來,《穀梁》作包來也。此所謂苞之次也。《旣夕禮》:設披。《注》:今文披皆爲藩。是披亦名藩。按《喪大記》曰:君纁戴六,纁披六。大夫戴前纁後玄,披亦如之。士戴前纁後緇,二披用纁。此謂君六披,大夫四披,士二披,從王伯申說。此所謂藩之差也。

莢祝[编辑]

  《春官·大祝》:六曰莢祝。鄭司農《注》:莢祝,遠罪疾。麟按:《書·金縢》:史乃册祝曰。册祝卽莢祝,正是遠罪疾之事。

翼然自來[编辑]

  《管子·心術下》篇:翼然自來。按翼借爲𧾰。一曰《書·多士》:敢翼殷命。馬季辰注:翼,驅也。《說文》:驅,馬馳也。《廣雅·釋室》:驅,奔也。言其來如馳如奔也。

無遷無衍[编辑]

  《管子·白心》:無遷無衍。按《易》:衍在中也。虞《注》:衍,流也。遷衍猶遷流也。

淑湫[编辑]

  《管子·水地》:耳之所聽,非特雷鼓之聞也,察於淑湫。按淑借爲寂。《淮南·原道訓》:湫漻寂寞。《注》:湫漻,淸靜也。然則湫寂意亦同。《左》文九年《經》楚子使椒來聘。《穀梁》椒作萩。《左》襄廿六年椒鳩,《楚語》作湫。《左》昭三年子服椒,十三年作湫。《左》哀元年敗越于夫椒,《史記》作湫。《說文》𪀖或作鶖,是寂湫亦疊韻連語。

  (此條尙有《雜志》當檢。)

凝蹇[编辑]

  《管子·水地》:凝蹇而爲人,而九竅五慮出焉。按蹇從寒省聲,當借爲寒。《說文》:寒,凍也。凍,仌也。凝本作冰,从仌从水。故凝寒卽凝凍。《呂氏春秋·大樂》云:萌芽始震,凝𣽬以形,正與此凝蹇而爲人同意。《御覽》引彼文,正作凝寒。是蹇爲寒借無疑。《注》但云:蹇,停也。此寒凍引申之誼,可以解《楚辭》之蹇誰留兮中州與謇不可釋,而於此尙非塙誼。《水地》下文又云:此乃其精麤濁蹇能存而不能亡者也。按麤與精對,則蹇亦與濁對。蹇借爲浣,《莊子·秋水》:與道大蹇。崔本蹇作浣,是蹇與浣通。《說文》澣亦作浣,云:濯衣垢也。蹇之通浣而爲濯,猶之爲擢。詩·泂酌·傳》:濯,滌也。《曲禮》:水曰淸滌。《公羊》宣三年《》:謂之滌者,取其蕩滌潔淸。然則浣濯滌淸,誼相轉注。《說文》又云:垢,濁也。然則浣爲濯衣垢,卽使衣淸也。故此云濁浣,卽濁淸也。又按《呂覽·有度》:淸有餘也。《注》:淸,寒也。《楚辭》云:挫糟凍㱃,酎淸涼。然則淸亦與寒凍同誼。凝蹇之蹇借爲寒,與浣亦通。又案蹇借爲寒,亦有乾誼。凡水濕,凍則乾矣。《呂覧·別類》云:漆淖水淖,合兩淖則爲蹇,濕之則爲乾。淖猶濕也,蹇猶乾也。

葆詐[编辑]

  《管子·水地》:故其民諂諛葆詐巧佞而好利。按葆從保聲,保有信任之誼,而葆云葆詐者,蓋猶苦爲快,亂爲治,臭爲香,相反之誼耳。《莊子·齊物論》:此之謂葆光。崔《注》:若有若無,謂之葆光。凡詐僞者之辭,皆若有若無也。又按:保與包聲通。《說文》䛬或作䛌,云:往來言也。蓋往來異言,是爲詐僞。䛬之言陶也。《荀子·榮辱》陶誕突盜,《強國》陶誕比周,是也。《韓詩·菀柳》:上帝甚陶。《注》:陶,變也。《淮南·本經訓》:陰陽之陶化。變化亦與詐僞誼近,故知䛬爲往來異言。

繁匿[编辑]

  《管子·正世》:百官有常,法不繁匿。按《左定四年傳》繁弱,《上林賦》作蕃弱,《漢書·成帝紀》引《書·堯典》於變時雍作於蕃時雍。然則繁通蕃,蕃通變,是繁亦通變也。匿卽慝之正字。《漢書·王嘉傳》引《書·鴻範》民用潛忒作民用僭慝,是慝通忒。《說文》:忒,更也。繁匿卽變忒,變忒卽變更也。

溜發也[编辑]

  《管子·宙合》:溜,發也。按溜借爲劉,發借爲廢。《釋詁》:劉,陳也。《公羊》宣八年《》:廢,置也。《呂覽·異用·注》:置,設也。《說文》:設,施陳也。是廢置設陳轉注也。

謀乎莫聞其音[编辑]

  《管子·內業》:謀乎莫聞其音。按《玉藻》:視容瞿瞿梅梅。《注》云:不審視也。謀與梅通。不審視曰梅梅,不審聽亦曰謀乎,謂雖欲聞之而莫聞,乃似不審聽者,故曰謀乎莫聞其音。

安愛[编辑]

  《管子·內業》:凡道無所,善心安愛。按所字句絕,無所者,猶下文言眇眇乎其如窮無所也。凡道無所,猶下章言凡道無根無莖無葉無榮也。尹《注》云:言道無他善,唯愛心安也。此讀善字絕句,誤矣。且道體沖寂,寧有所愛。愛當借爲隱,實爲𤔌,《詩·大雅·烝民·傳》:愛,隱也。《釋言》:薆,隱也。蓋誼同而音亦相轉也。《說文》:𤔌,所依據也,讀與隱同。《廣雅·釋詁》:隱,安也。《禮運·注》:隱,據也。《大戴禮·文王官人》:征利而依隱於物。《孟子》:隱几而臥。《莊子》:隱几而坐。皆借隱爲𤔌,此謂道無處所,惟人心之善者,則道所安隱也。安隱卽依據也。

遇亂[编辑]

  《管子·內業》:愛慾靜之,遇亂正之。《雜志》謂遇爲過之誤,此不然。按遇卽暫遇姦宄之遇也。伯申說《書》曰:《淮南·原道》篇曰:偶䁟智故,曲巧僞詐,皆姦邪之稱也。《本經》篇曰:衣無隅差之削。高誘《注》曰:隅,角也。差,邪也。《呂覽·勿躬》篇曰:幽詭愚險之言,愚亦卽暫遇姦宄之遇也。以上王說。麟按:遇愚相通,誠哉是言也,可以自易其過誤爲遇之說矣。尋《登徒子好色賦》曰:愚亂之邪臣,愚亂卽遇亂也。然則愚亂者必邪,故當正之。

周禮不得爲用夷說[编辑]

  江氏《羣經補義》曰:《周禮》雖極文,然猶有俗沿大古,近於夷而不能革者。如祭祀用尸,席地而坐,食飯食肉以手,食醬以指,醬用蟻子,行禮偏袒肉袒,脫屨升堂,跣足而燕,皆今人所不宜者,而古人安之。噫!周之去大古,亦千有餘年矣。安有襲其禮者哉?古今異宜,今人所安者,復爲後人所不宜,可斥今人爲近夷乎?以此爲夷,則無古非夷矣。且近而一鄕一邑之間,風俗已有不同,今常、鎭諸郡,女子或不設利屣。燕、代等省,土俗或時噉膏燭。以牛膏爲燭。異鄕視之,未有不以爲怪者。然而以此爲近夷,則斷斷乎不可也。乃可以世俗所不安者。指古禮爲近夷哉。

訊唉[编辑]

  《管子·桓公問》:禹立諫鼓於朝而備訊唉。《注》:訊,問也。唉,驚問也。朱氏駿聲曰:唉借爲誋,吿也,《注》失之。麟按:唉借爲誋,終亦未塙。按《說文》:唉,應也。《莊子·知北游》:唉,予知之。《釋文》:唉,應聲,通作欸。《方言》:欸,然也。訊唉者,問應也。問應者,問答也。問謂上問下,答謂下答上也。一說:訊通作誶。歌以訊之,卽歌以誶之,是也。唉借爲欸。《說文》:欸,訾也。誶讓訾議,卽所以諫也。

糾列[编辑]

  《管子·度地》:春三月,天地乾燥,水糾列之時也。按糾當借爲漻。如《釋木》下句曰朻,《釋文》本又作樛。《太玄》:死生相摎。宋《注》:摎猶糾也。是可證丩聲翏聲之通。《韓詩》溱與洧,漻其淸矣。《南都賦》:漻淚淢汩。《注》:《韓詩外傳》曰:漻,淸貌也。《淮南子》曰:水淚破舟。按水之淸者,每多急疾。然則糾列卽漻淚。竊意淚卽洌字。《說文》:洌,水淸也。糾列亦漻例也。春三月霖雨未下,故水淸洌。

庚泥不可得泉[编辑]

  《管子·地員》:靑龍之所居,庚泥不可得泉。《注》:庚績其處,旣有靑龍居,又沙泥相續,故不可得泉也。此說太迂曲。按庚卽唐,《說文》:从庚聲可證。上文云:黃唐無宜也。《注》云:唐,虛脃也,是也。蓋虛脃之土謂之庚,亦謂之唐,其實皆借爲場。古文唐作啺,从昜聲,故唐與場聲通也。《釋詁》庚、揚皆訓續也。是借揚爲庚,故庚與場聲亦通也。《方言》云:蚍蜉䵓鼠之場謂之抵,螾場謂之坥。坻與坥亦皆土中之虛脃者也。

陜之芳 祀陜[编辑]

  《管子·地員》:陜之芳七施,七七四十九尺而至於泉。祀陜八施,七八五十六尺而至於泉。按陜卽峽字。芳當借爲旁。峽之中水所流,無須求其至泉之數,故但論峽之旁也。祀陜蓋借祀爲汜,汜有水別復入水,及窮瀆、及厓三訓。厓則與旁不異,且不當言厓峽而當言峽厓,則汜非訓厓也。峽中出水,亦非窮瀆。然則從水別復入水之訓爲合。謂枝水從峽中過者,名其峽爲汜峽,此但言汜峽,蒙上旁字而省,實亦謂汜峽之旁也。

𠢕山[编辑]

  《管子·地員》:赤壤𠢕山十七施,百一十九尺而至於泉。按𠢕借爲嶅。《說文》:嶅,山多小石也。(再商。)

[编辑]

  《管子·地員》:五沃之狀,剽怷橐土,蟲易全處。《注》:怷,密也。按下文有五剽、五怷之土,怷之訓密,古訓無攷。按下文又云靑怷以菭及,靑怵以肥,則怷亦靑也。蓋釋訓之不遹,卽《詩·日月》之報我不術。《釋言》遹訓述,是朮矞聲通,此怷則借爲矞。《魏都賦》:矞雲翔龍。《注》:外赤內靑。《釋鳥》:翠,鷸。《說文》:翠,靑羽雀也。是矞聲字多有靑誼,故怷亦同之,怷與翠聲亦相近。《釋山》:未及上,翠微。《蜀都賦》:鬱葐蒀以翠微。皆謂山氣蔥翠之狀。山可以翠名,故土亦可以翠名也。竊謂鷸翠古本同字,後稍分別耳。又按:剽亦靑也。下文五剽之狀,華然如芬以脤。《注》:謂其地色靑紫若脤然也。此蓋以脤爲蜃器,故借脤爲蜃,蜃色固靑紫也。剽者,縹之假借,非輕票之票也。

其山之梟[编辑]

  《管子·地員》:其山之梟。《注》:梟猶顚也。按此蓋謂梟卽𥄉。《說文》:𥄉,到首也。《曲禮》:倒筴側龜于君前有誅。《注》:倒,顚倒也。而顚字亦從頁,因謂顚倒之誼,可引申爲顚頂之誼。

抱蜀[编辑]

  《管子·形勢》:抱蜀不言,而廟堂旣修。先儒有依《方言》訓蜀爲一者。按《形勢解》云所謂抱蜀者,祠器也,則蜀不得訓一。抱當借爲飽,蜀當借爲主,猶不注之卽幅屬,屬纊之作注纊也。《春官·司巫》云:祭祀則共匰主及道布及蒩館。杜子春云:書或爲蒩館,或爲租飽,或曰蒩飽,茅裹肉也。按杜本訓館爲神所館止,租飽當讀爲包茅之包,謂以苞茅爲神所止之處耳。言裹肉者失之。租飽所以止神,主所以依神,皆祠器也,故並言之。鬼神不言,而人已爲之修廟堂,正如人主不言,而民循正也。尹注《形勢》云:抱,持也。蜀,祠器也。未知抱蜀之平列,亦失之。

職姓[编辑]

  《管子·版法解》:聖人法之以覆載萬民,故莫不得其職姓。按《白虎通》云:姓者,生也。人禀天氣所以生者也。《說文》:姓,人所生也。職姓猶《書序》所云別生分類,今人言職分云爾。

[编辑]

  《管子·臣乘馬》:國穀之櫎,一切什九。國蓄而財之櫎可得而平也。《注》音古莫反。《山國軌》以功業直時而櫎之,《注》亦音古莫反。按櫎皆擴之誤,卽彉字。《注》以彉爲𩫖之假借字,故音古莫反。《說文》:𩫖,度也,民所度居也。此度雖宅之假借,而𩫖亦自有度誼。《說文》:𣠐,葬有木𩫖也。而《考工·輪人》:椁其漆內。司農《注》:椁者,度兩漆之內相距之尺寸也。是椁訓𩫖亦訓度,則𩫖之訓爲度,亦何不可。以功業直時而度之,此量度之誼也。度字本從又,爲分寸尺丈引之名,是爲度數,引申之則爲量度。𩫖、椁皆訓量度,引申之則亦訓度數。國穀之𩫖,財之𩫖,謂國穀之度數,財之度數也。明趙氏本上題櫎音晃,則不知櫎爲擴誤。櫎字,《說文》云所以几器,《廣韻》訓兵闌,《吳都賦》房㰍對櫎,卽今之幌字,義皆不可同通矣。

滎波滎播解[编辑]

  《書·禹貢》馬、鄭、王本滎播旣豬。鄭《注》:滎,沇水溢出河爲澤也。今塞爲平地,滎陽民猶謂其處爲滎澤播,在其縣東。《春秋》魯閔公二年:衞侯及狄人戰于滎澤,此其地也。僞孔作滎波旣豬。《傳》:滎澤波水已成遏豬。《正義》謂洪水時動成波浪,此時已成遏豬,而以閔二年《傳》作滎澤不名播。《駁三家撰異》曰:《夏本紀》、漢石經作播。揚雄《豫州牧箴》亦云滎播枲漆。《職方氏》:其浸波溠。《注》:波,讀爲播。《禹貢》曰:滎播旣都。梅賾蓋因此謂眞壁中本作波,其心狡矣。若《班志》亦作波,此後改也。江氏《集注》則改作潘,云:《說文》水部:潘,水名,在河南滎陽。言在滎陽,則與滎澤同處。段謂《水經注》引呂忱曰:播水在滎陽。《字林》本《說文》,正當作潘。馬、鄭、王謂滎播卽滎澤。許、呂則潘別爲一水,與滎爲二。然鄭注《周禮》,分熒洛波溠爲四,則注《》一之,注《周禮》二之矣。又謂僞孔亦以滎與波爲二,非謂波浪。麟攷《地理今釋》云:《水經》潙水又東,門水出焉。《注》云:《爾雅》所謂潙別爲波也。然門水至靈寶縣入河,不豬爲澤。據此說則分滎波爲二水,不得合言旣豬。《周禮注》及僞孔皆失之。若作潘,則雖亦水而非自潙別者,無容致駁矣。然播、潘實一也。《列子·黃帝》云:鯢旋之潘爲淵,止水之潘爲淵,流水之潘爲淵,濫水之潘爲淵,沃水之潘爲淵,氿水之潘爲淵,雍水之潘爲淵,汧水之潘爲淵,肥水之潘爲淵,是爲九淵焉。《莊子》崔《注》:潘,回流所鍾之域也。殷敬順《列子釋文》以潘爲蟠誤,非也。又引《南華眞經》作審,此相傳之誤本。《管子·五輔》:決潘渚。《注》:潘,溢也。蓋水之溢出而回流鍾爲淵者,名爲潘。下文泆爲滎,《正義》本泆作溢。滎澤正是沇水溢出而成淵者,故名曰滎潘,因而其旁傅近之水亦卽謂之潘水,亦猶漾水至江夏,謂之夏水,而滄浪爲漢別流,漢時亦謂之夏水,互受通稱也。潘本字,播眞本,波僞本。

菹薪[编辑]

  《管子·輕重甲》:請君伐菹薪。《注》:草枯曰菹。非也。《山國軌》曰:握以下者爲柴楂。菹卽楂,菹薪猶柴楂也。《通俗文》:刈餘曰柤。然則柴楂菹薪,皆以刈而得名。楂爲柤俗,菹爲柤借也。字亦通作柞,且乍聲通,如古文殂作𡲡也。《周禮·序官·柞氏·注》:柞,除木之名。除木者必先刊剝之,《詩》載芟載柞,《西京賦》柞木翦棘,皆此誼也。《輕重己》云:趣菹人,薪雚葦,足蓄積。菹人謂芻養者,猶云柞氏矣。

端譟晨樂[编辑]

  《管子·輕重甲》:女樂三萬人,端譟晨樂,聞於三衢。按端借爲讙,耑雚聲通。《方言》云:貛,關西謂之貒。《釋獸》:貍狐貒貈醜,《說文》引貒作貛。《方言》:讙,讓也,卽《說文》之諯,一曰相讓也。是耑雚聲通。《說文》:讙,譁也。故曰讙譟。晨借爲振。《左傳》莊二十八年云:爲館於其宮侧而振萬焉。振樂猶振萬也。言或讙譟者,謂人歌也;或振樂者,謂八音也。《太平御覽》引《墨子》桀女樂三萬人,晨譟聞於衢。引此作晨譟於端門,樂聞於三衢,蓋據他家注義,非本文也。《雜志》引之,未是。

鐻枝蘭鼓[编辑]

  《管子·輕重丁》:請以令賀獻者,皆以鐻枝蘭鼓。下云:寡人有鐻枝蘭鼓,其賈中純萬泉也。按《說文》𧇽或作鐻,鐘鼓之柎也。枝蘭卽支蘭。《史記·扁鵲倉公列傳》:夫以陽入陰支蘭藏者生,以陰入陽支蘭藏者死。《正義》:《素問》云:支者順節,蘭者横節。蓋支本有支持支載之誼。蘭字則《小匡》蘭盾,《注》云卽所謂蘭錡,兵架也,與支誼亦最近。在人之骨節,則曰支蘭。在鐘鼓之柎,則曰枝蘭。鐘鼓柎,植者曰鐻,橫者曰栒,正與支蘭相似。鐻但當言枝,兼言蘭者,栒虜亦通稱𧇽。《周禮·小胥·注》 云:鐘磬者,編縣之,二八十六枚而在一𧇽,謂之堵,是𧇽可包栒,故兼枝蘭橫植言之也。枝蘭本實指物體,亦可轉言物用,鐻枝蘭鼓,言以鐻枝蘭此鼓也,猶言鐻架鼓耳。梓慶削木爲鐻,見者驚猶鬼神,然則鐻之精善者,萬泉不足道矣。

鄰財[编辑]

  《管子·輕重丁》:此謂乘天葘而求民,鄰財之道也。按鄰借爲遴。《漢書·魯恭王傳》:晚節遴。《注》:遴,貪嗇也。凡不與曰嗇,斂取亦曰嗇。遴財謂斂取財耳。《法言》云:鷦明遴集,亦謂羣聚。

有時而熰有時而朐[编辑]

  《管子·侈靡》:古之祭,有時而星,有時而星熺,有時而熰,有時而朐。按《輕重己》云:無功者皆稱其位而立沃。以饃饇醧互通言之,則熰卽沃與?《郊祀志》云:祠蓬山石社石鼓於臨朐。師古曰:臨朐,齊郡縣也。《管子》在齊言齊,則朐卽臨朐歟?

玉門[编辑]

  《御覽》四百八十六引《尸子》:文王幽於羑里,武王羈於玉門。按《呂覽·首時》云:文王不忘羑里之醜,武王不忘玉門之辱。是其事也。而《韓非·喻老》篇武王作文王,羈作詈。顧千里謂武王不當見羈,作詈爲是。然則《韓非》文當作武,《尸子》羈當作詈也。《賈子·連語》云:紂之官,衞與紂之軀,棄之玉門之外。是玉門乃紂所作也。劉淵林《吳都賦注》:汲郡地中古文册書,紂作瓊室,立玉門,亦其證也。

駙馬共[编辑]

  《御覽》四百十九引《尸子》:駙馬共爲荆王使於巴。按漢有駙馬都尉,今觀此,則楚已有是官矣。蓋漢世本此爲官號耳。駙馬,官也。共,名也。汪氏疑巫馬之譌,非也。

夷逸[编辑]

  《廣博物志》四十七引《尸子》:夷逸者,夷詭諸之裔,或勸其仕,曰:「吾譬則牛也,寧服軶以耕於野,不忍被繡入廟而爲犧。」按夷詭諸見《左傳》莊十六年,云子國作亂,以晉師伐夷,殺夷詭諸。杜預云:夷詭諸,周大夫。夷,采地名。然則其裔以祖爲大夫見殺,故不欲仕。《論語》逸民,夷逸與虞仲並稱,蓋以其皆是封君之後也。或疑時世大近,不知柳下惠可列,何疑于夷逸。

五曹算經[编辑]

  《五曹算經》,《中興書目》謂出于孫武,本夏侯陽之說,五曹者,田曹、兵曹、集曹、倉曹、金曹也。麟疑說本孫武,而張北平述之。北平本有《九章算術》,則述《五曹》正所宜。按:《藝文志》陰陽家有《五曹官制》五篇。自注:漢制,似賈誼所條。彼《五曹》當卽此《五曹》,與翼奉所言「五曹」小異。而賈君受業于北平,陰陽家又有《張蒼》十六篇。蓋古之治算術者,多兼陰陽,如孫子有《算經》,而又有《兵法》、《雜占》。故疑《五曹算經》述於北平也。

外無怨治[编辑]

  《晏子春秋·諫上》:故外無怨治,內無亂行。又云:國治怨乎外,左右亂乎內。按怨亦亂也,字借爲㠾。《廣韻》曰:繙㠾,亂取,是也。

三保之妾[编辑]

  《晏子春秋·諫上》:三保之妾,俱足粱肉。下云:狗馬保妾。麟按:三保之妾者,《內則》云:擇於諸母與可者,必求其寬裕慈惠溫良恭敬愼而寡言者,便爲子師。其次爲慈母,其次爲保母。《注》:此人君養子之禮也。諸母,衆妾也。可者,傅御之屬也。蓋此三母亦可舉保以統之。漢世多言阿保,而師與慈母鮮及者,是知三者可統稱爲保,是爲三保之妾。

姦驅尤佚[编辑]

  《晏子春秋·諫上》:民愁苦約病,而姦驅尤佚,隱情奄惡,蔽諂其上。王懷祖曰:諂當作謟。王懷祖曰:尤,過也。佚與溢同。《左傳》曰:道殣相望,而女富溢尤。麟按:驅當爲區。《說文》:區,踦區,藏匿也。《左昭七年傳》:作僕區之法。服《注》:區,匿也。字通作彄。《左傳》有魯公子彄,字子臧。又作摳。《列子·黃帝》:以瓦摳者巧。殷敬順《釋文》以手藏物探而取之曰摳。然則姦區者,謂姦宄隱情懷詐者也。下云:隱情奄惡,蔽謟其上是。

續蓄[编辑]

  《晏子春秋·諫上》:不易行以續蓄。按續蓄者,疊韻連語。蓄實續之餘聲。《說文》:𧷏,讀若育。古字育畜相假借,續從𧷏聲,蓄從畜聲,故蓄得爲續之餘聲。續卽贖,《後漢書·趙壹傳·注》贖卽續也,是其證。不易行以贖,謂不易行以自贖前愆也。

[编辑]

  《晏子春秋·諫下》:聖人之服,中侻而不駔,可以導衆,其動作侻順而不逆,可以奉生。孫氏《音義》引《廣雅》侻,可也,是也。按《三蒼》云:中,得也。《後漢書·皇甫規傳·注》:可猶宜也。中侻卽得宜也。《淮南·本經·注》:宜,適也。侻順猶適順也。孫又引《玉篇》:侻,輕也。而以爲輕脫,則失之。

萌通[编辑]

  《晏子春秋·諫下》:讒諛萌通,而賢良廢滅。按《月令》:萌者盡達。《注》:芒而直曰萌。是萌者直達之意,故與通並舉。萌之言明也。《廣雅·釋詁》:明,通也。《問上》篇云:是以諸侯明乎其行,百姓通乎其德。是明與通同誼也。

辟僨[编辑]

  《晏子春秋·問下》:是以其事君近于罪,其交友近于患,其得上辟于辱,其爲生僨于刑。按辟者,如《左莊二十一年傳》鄭伯享王于闕西辟之辟。《禮記·玉藻》:素帶終辟。《注》亦云:謂以繪綵飾其側。此謂于榮辱二者中,偏近于辱也。僨當爲濆。《說文》:濆,水厓也。《廣雅·释詁》:厓,方也。古詩:各在天一涯。天一涯猶水一方也。此謂于全生與刑二者中,偏近于刑也。

[编辑]

  《晏子春秋·雜上》:因謂其友曰:盛吾頭于笥中,奉以託。退而自刎。孫氏據《呂氏春秋》訂。其友因奉託而謂復者曰。此二託字,與上云請以頭託白晏子也之託異,乃借爲橐。《淮南子》、《論衡》項託,《史記·呂不韋傳》作項橐,是其證。《說文》:橐,囊也。此謂盛頭于筍,盛笥于橐,言奉以橐者,謂奉吾頭而往則以橐也。若讀託與上文同,則奉以託,奉託皆不可通矣。

布脣[编辑]

  《晏子春秋·外上》篇:布脣枯舌,焦心熱中。按《方言》布穀,《月令·注》作搏穀,是古字布搏通。《釋名》云:脯,搏也,乾燥相搏箸也。是搏又通脯。《說文》亦云:脯,乾肉也。引申則爲凡乾燥之稱。又《秋官·掌戮》:掌斬殺賊諜而搏之。卽《左傳》殺而膊諸城上之膊。是搏又通膊。《釋名》:膊,迫也,薄椓肉迫箸物使燥也。《方言》:膊,暴也,謂暴之使乾。布脣卽脯脣膊脣,謂乾燥其脣,與枯舌同誼。枯亦乾燥也。《廣雅·釋詁》:𦙶卽枯乾也。《莊子·外物·注》:枯魚,猶乾魚也。《荀子·勸學·注》:枯,燥也。是以磔曰膊,《左傳》杜《注》。曰搏,《周禮·釋文》。亦曰辜。《周禮·大宗伯》司農《注》,《小子》司農《注》。而《掌戮》:殺王之親者辜之。《注》:辜之言枯也。是枯與辜同。益可證膊搏與枯同誼。《淮南·脩務訓》:苦身勞形,焦心怖肝。怖與布同,亦謂乾也。乾焦意相近。高《注》以怖爲戒懼,失之。

玄豹之茈[编辑]

  《晏子春秋·外上》篇:景公賜晏子狐之白裘,黃氏元同曰:當作狐白之裘。玄豹之茈。按:茈借爲眥。《释器》:衣眥謂之襟。李巡《注》:衣領之襟。此以玄豹爲裘,不云玄豹之裘而云玄豹之眥者,領所以爲表襮,且是一裘所統,故舉眥以該一裘,又與上文相避也。孫淵如以茈爲紫,謂毛之有紫色者,旣玄矣,何復云紫?

晏子生卒[编辑]

  《晏子春秋·雜下》:晏子使吳,吳王曰:夫差請見。攷夫差立于定十四年,則晏子至是時猶存也。而《外下》篇云:晏子沒十有七年,景公飮諸大夫酒。《說苑·君道》篇所載亦同,是十有七年非誤字也。景公卒于哀五年,卽以爲飮酒在是年,前十七年止當定三年,是未及夫差之立矣。據《傳》于襄十七年述晏子喪父,有惟卿爲大夫之語,而襄十八年又論齊君無勇,雖使年少,當不下二十。自襄十七年至定十四年正六十年,年當八十。古人七十縣車,春秋時雖不必如禮,而以八十之老遠使異國,當非情事。然據《雜上》篇,又有送曾子而贈以言之事,《荀子》亦引其文。據《仲尼弟子列傳》:曾子少孔子四十六歲。孔子卒于哀十六年,年七十三。曾子是時財二十七。若晏子卒于定三年,則曾子尙未生,此又楊倞所以生疑者也。然晏子之卒,不得後于景公,據哀六年《傳》晏圉來奔,圉卽晏子之子,則是時晏子已卒。前此一年爲景公卒年,而《外下》篇數敍景公哭晏子事,則晏子必卒于景公前矣。景公卒于哀五年秋九月,若晏子卒稍前于此,而在春夏,是年曾子亦止十五,尚未成人,似亦未當贈言。或者煣木修困湛蘭等語,皆勸學之詞,故爲童子言之乎?然《雜下》又云:晏子病將死,鑿楹納書焉。謂其妻曰:楹語也,子壯而示之。若晏子卒于哀五年,則去晏圉來奔止一年,圉已曉來奔,自非年幼。豈前此一年爲幼,後此一年遂爲壯乎?若晏子之卒,不在哀五年,以贈曾子以言觀之,亦相去不過一二年。若去之遠,則曾子更幼矣。然則晏子之卒,難以覈定。以臆斷之,《外下》篇所云晏子沒十七年,而景公猶在爲是。所云曾子,或是皙而非參,《檀弓》亦稱曾申爲曾子,則曾晳亦得稱曾子矣。晏子書成于記錄者,其中事實或有不覈,使吳一事,譌謬無疑。或曰,夫差當作兄,似可從。

溪盎而不苛[编辑]

  《晏子春秋·問下》:溪盎而不苛。孫淵如曰:溪當爲谿,言谿刻也。盎卽詇假音。《說文》:詇,早知也,谿盎而不苛,言不矜明察。麟按:君子不當以谿刻爲行,且谿刻則直與苛同矣,何有相似而殊者哉?此卽當證以本書,《外下》篇之爾稽,卽《墨子》之尼谿,是谿稽古通。此則借谿爲稽也。《周禮·司稽·注》:司稽察留連不時去者。古稽譏聲證同,是以《廣雅·釋詁》二字皆訓問。鄭注《王制》,趙注《孟子》,皆訓譏爲察,是稽譏亦同有察誼。稽詇而不苛,謂豫察早知而不苛刻也。

惡沱[编辑]

  《法言·吾子》:浮滄海而知江河之惡沱也。是則惡沱爲水小之名。《禮器》必先有事于惡池。卽沱。蓋惡池較大河爲小,故取此名誼。

伎曲[编辑]

  《法言·重黎》:或問淳于越。曰:伎曲。請問。曰:始皇方虎挒而梟磔,噬士猶腊肉也。越與亢眉,終無橈辭,可謂伎矣。仕無妄之國,食無妄之粟,分無妄之橈,當作饒。自令之間而不違,可謂曲矣。按伎與曲對,故以終無橈辭說伎,則伎爲直誼明甚。蓋當讀爲支蘭之支,蘭爲橫節,支爲直節,見前。引申則凡直者皆得言支。李軌以爲有才伎,失之。

酣奭[编辑]

  《商君書·墾令》:貴酒肉之價,重其租,令十倍其樸。然則商賈少,農不能喜酣奭,大臣不爲荒飽。酣奭指酒言,荒飽指肉言。按《小雅·采芑·傳》:奭,赤貌。字通赫。《邶風》赫如渥赭,是也。酣奭,謂酒酣而面赤也。

家一員[编辑]

  《商君書·農戰》:雖有《詩》《書》,鄕一束,家一員,獨當作猶。無益於治也。按員借爲麇。如《左傳》楚子麇,《史記》作員也。《廣雅·釋詁》:𡈳,卽麇之變。束也。《左傳》云:羅無勇,麇之。又云:麇之以入。杜預《注》以麇爲束縛。是一麇與一束誼同也。又按《左傳》之楚子麇,二《傳》作卷。一麇亦猶一卷也。凡書言一卷,謂帛可卷也,古者束帛必卷之,是一卷亦與一束同也。

哀之以驗其人[编辑]

  《呂覽·論人》:哀之以驗其人。按《方言》云:凡言相憐哀,九疑、湘潭之間,謂之人兮。《中庸》:仁者,人也。《注》:讀如相人偶之人。此人字亦當如是讀,與上下文守、僻、節、特、志同意。

苓管[编辑]

  《呂覽·古樂》:有倕作爲鼙鼓鐘磬,吹苓管壎篪,鞀椎鍾。苓爲樂器,不見他書。以意求之,《詩·盧令·傳》:令令,纓環聲。《說文》:玲,玉聲。是凡令聲字,多以貌象聲音。是以金樂如鐘而小者曰鈴。而吹樂亦有苓也。《魯語》:今伶簫詠歌及《鹿鳴》之三。伶當爲苓,苓蕭是吹樂,詠歌是人聲,皆平列字也。韋《解》云:伶人,樂官也,言樂人以箫作此三篇之聲,與歌者相應。于文義未爲順也。此篇苓字,王伯申謂當作笭,卽笙字。笙之爲笭,猶旌之爲旍也。說亦甚是,惜笙之作笭,于字書無明據耳。至又列或說,以苓爲䈁字之脫壞,則不可從。

題歸[编辑]

  《呂覽·懷寵》:得民虜,奉而題歸之。《注》:奉,送也。按題當借爲適,《小雅·四月》爰其適歸,是也。古是啻聲通,如擿之作提,鏑之作鍉,可證。

遏奪[编辑]

  《呂覽·安死》:扑擊遏奪。《異用》:以遏奪爲務也。按:遏當借爲竭。《說文》:竭,負舉也。此猶《莊子》云負匱揭篋,擔囊而趨也。

旄象之約[编辑]

  《呂覽·本味》:旄象之約。《注》:約,飾也,以旄牛之尾,象獸之齒,以飾物也。一曰:約,美也。畢氏沅曰:此論味之美者,何忽及於飾乎?《楚辭·招魂》:土伯九約。王逸《注》:約,屈也。九屈難解。屈必是之訛。《玉篇》云:短尾也。麟按:高說誠誤矣,若土伯九約,自訓屈曲之誼。屈卽詘字,以約本訓纏束,纏束勢詘曲,故引申誼如是。土伯身九曲,何難解之有?若訓短尾之屈,則與約迥不相涉矣。此約當借爲𥭖,同從勺聲。《玉篇》云:𥭖,腹下肉也。旄象之𥭖,猶肥牛之腴耳。

魯人鷖誦之曰[编辑]

  《呂覽·樂成》:魯人鷖誦之曰。畢氏沅疑鷖是人名,非也。鷖當借爲㿄。《說文》云:劇聲也。又通作殹。《說文》殹下云:一曰病聲也。孔子初政,魯人以爲困苦,故勮聲誦之。

吳楚以此大隆[编辑]

  《呂覽·察微》:吳楚以此大隆。《注》:隆當作格。格,鬭也。按隆格形聲俱不相近,未知高說何本。竊謂隆當借爲鬨。隆從降聲。《尙書大傳》之降谷,亦作隆谷,是隆降同聲。《禹貢》之降水,康成謂卽共水,是降共聲又同。鬨從共聲,故隆可借爲鬨。《說文》:鬨,鬥也。

堅窮[编辑]

  《呂覽·審分覽》:堅窮廉直忠敦之士。《注》:堅,剛也。按窮借爲空,如《節南山·傳》訓空爲窮也。《下賢》篇:空空乎其不爲巧故也。《注》:空空,慤也。《論語》:悾悾而不信。包訓慤慤,鄭訓誠慤,倥卽空字也。

次官[编辑]

  《呂覽·用民》:君,利勢也,次官也。按次亦利也,借爲佽字。《詩·車攻·傳》:佽,利也。《說文》:佽,便利也。《知分》篇荆有次非者,亦以次爲佽。

袪步[编辑]

  《呂覽·達鬱》:兩祛步堂下。《注》:袪步,舉衣而步也。《知化》云:子胥兩袪高蹶而出於廷。《注》:兩手舉衣而行。按《舞賦》:黼帳祛而結組兮。《注》:袪猶舉也。卽用此訓。

孽矣[编辑]

  《呂覽·疑似》孽矣,無此事也。按孽當爲媒孽。《漢書·司馬遷傳》:隨而媒孽其短。臣瓚曰:孽,謂生其罪釁也。此無而以爲有,故以孽言。

向摯[编辑]

  《呂覽·處方》:向摯處乎商而商滅,處乎周而周王。《注》:向摯,紂之太史令也。按向摯當卽《論語》所云師摯,乃是太師,非太史也。

其狀朖然不儇[编辑]

  《呂覽·士容論》:其狀朖然不儇。《注》:其狀貌朖然舒大,不儇給巧僞爲之。按朖當借爲良。齊高強字子良,王伯申謂良亦強也,引《墨子·公孟》篇身體強良爲證。麟謂強直者,必不儇給巧僞。

空竅哭歷[编辑]

  《呂覽·士容論》:骨節早成,空竅哭歷,身必不長。按以鬲或作㽁言之,則歷可讀如隔。哭歷雙聲,歷卽齞脣歷齒之歷,空疏之意。《釋名·釋疾病》云:歷,匘,匘從耳鼻中出歷歷然也。骨節早成者,氣先發泄,故其空竅此空竅猶孔竅,非謂空虛也。不實。今人謂之髓空,此謂之歷,猶匘髓出言歷矣。哭則以雙聲引長之耳。按《管子·地員》云:五觳之狀婁婁然。《注》:婁婁,疏也。則哭借爲觳,言其疏也。歷亦不必讀如隔矣。

繳下[编辑]

  《呂覽·審時》:得時之黍,芒莖而繳下。按繳借爲檄。《釋木》云:無枝爲檄。黍莖本無別枝,謂之檄者,言無芒也。莖上有芒,下無芒。

掘而不倫[编辑]

  《韓非子·難言》:則見以爲掘而不倫。按掘借爲滑。猶《周語》鄭武公滑突,《史記》作掘也。滑,亂也。《書》:蠻夷滑夏。鄭《注》:侵亂中國。是其誼也。《周語》:滑夫二川之神。《晉語》:不如置不仁以滑其中。《荀子·成相》:吏謹將之無披滑。皆此誼。滑而不倫,亂而不倫也。

詭躁人間[编辑]

  《韓非子·難言》:言而遠俗,詭躁人間,則見以爲誕。按詭卽恑。《說文》云:恑,變也。《周書·謚法》:好變動民曰躁。引申則變動卽可曰躁。《月令》:毋躁。《注》:躁,動也。躁可訓動,則亦可訓變。人間所說如此,是人所說如彼,則是變易人間之說,故曰詭躁人間。《有度》云:險躁不得關其佞。《說疑》云:譟詐之人。躁譟亦同,言變詐也。《管子·君臣下》云:然則躁作姦邪僞詐之人不敢試也。躁作亦猶譟詐。作與詐,如爲與僞矣。《管子·正世》又云:夫民躁而行僻。亦詭躁之誼,謂其好變習俗也。

不約而善增[编辑]

  《韓非子·主道》:是以不言而宋本無而字。按此與下文語勢相對,藏本有而字,是。善應,不約而善增。言已應則執其契,事已增則操其符。按增借爲徵。《士昏禮》:納徵。《注》:徵,成也。《莊子·逍遙遊》:而徵一國者。司馬《注》:徵,信也。不約而善成,不約而善信皆可通,成誼爲優。

高科[编辑]

  《韓非子·有度》:故繩直而枉木斲,準夷而高科削。按:科者,科厄也。《說文》:科厄,木節也。亦單稱科。《易·說卦》:爲科上槁,是也。木有節則高起而不平,故以準平而削之。此與上句枉木,皆舉木爲說,《注》以科爲等,失之。

則動泄不失矣[编辑]

  《韓非子·揚搉》:根幹不革,則動泄不失矣。按:《大雅·民勞·箋》:泄猶發也。動發,猶言發動也。上言虛靜無爲,道之情也。此所謂根幹也,能虛靜,則發動不失矣。

制斂[编辑]

  《韓非子·八姦》:甚者舉兵以聚邊境而制斂於內。按斂借爲檢。《釋名·釋書》:檢,禁也,禁閉諸物使不得開露也。制檢卽制禁,猶言禁制也。

主母畜穢[编辑]

  《韓非子·亡徵》:后妻淫亂,主母畜穢,外內混通,男女無別。案:畜借爲縮,古字畜與育通。《釋名·釋車》:齊人謂車枕以前曰縮,兗、冀曰育,是育縮聲又通,明畜縮聲亦通矣。《釋詁》、《說文》皆云:縮,亂也。蕪穢亦雜亂之誼,故云縮穢。

則強弱不觳力[编辑]

  《韓非子·用人》:則強弱不觳力。按:觳借爲角。《李斯列傳》:方將觳抵優俳之觀。《集解》云:卽角抵,明觳角通。《月令》曰:肄射御角力。

佐弋[编辑]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衞人有佐弋者,鳥至,因先以其裷麾之,鳥驚而不射也。《漢書·百官公卿表》言武帝改左弋爲佽飛,而云佽飛掌弋射,則佐弋卽左弋矣。左正字,佐俗字,字從左,訓從佐。師古以左弋爲地名,非官名所取誼也。

刖危[编辑]

  《韓非子·外儲說左下》:刖危引之而逃之門下室中。又云:齊有狗盜之子與刖危子戲。下云危子曰,脫刖字。顧氏《識誤》說是。按危借爲跪。《荀子·勸學》:蟹六跪而二螯。楊倞《注》:跪,足也。韓子以刖足爲刖跪,其說是也。《晏子春秋》云景公出,則跪擊其馬而反之,誼亦同。今《韓子·注》乃云刖者行步危,故曰刖危,謬矣。

故周秦之民相與歌之曰[编辑]

  《韓非子·外儲說右上》:故周秦之民,相與歌之曰。按:周秦當爲秦周。《左襄十八年傳》:及秦周伐雍門之萩。《呂覽·權勳》:軍於秦周。《注》:秦周,齊城門名也。齊人之德田氏者多矣,歌者當不止秦周之民,此特舉秦周之民所歌以槪其餘耳。

以疑爲能相萬乘所不窕也[编辑]

  《韓非子·外儲說右上》:以疑爲能相萬乘所下文作而。不窕也。按《荀子·賦》云:充盈太宇而不窕。《淮南·俶眞》:橫扃天地之間而不窕。《主術》:橫扃四方而不窕。皆謂處大而不覺其空虛也。此亦謂相萬乘大國而無不足也。

察手吻文[编辑]

  《韓非子·外儲說右下》:王子於期爲宋君爲千里之逐,已駕,察手吻文且發矣。按察手吻文,謂察轡之上連己手下在馬吻者,其相成之文理能比順否也。《詩·干旄》:素絲紕之,良馬四之。《傳》云:紕,所以織組也。總紕於此,成文於彼,願以素絲紕組之法御四馬也。總紕於此,在手也。成文於彼,在吻也。

人主之所以自淺娋者[编辑]

  《韓非子·外儲說右下》:人主之所以自淺娋者,巖穴之士徒也。淺借爲嶘。《說文》云:山髙也。通作棧。《西京賦》:棧齴巉嶮。《注》:髙峻貌。是也。娋借爲陗,《說文》云:陖也。《廣雅·釋詁》云:高也。人主之高陖,猶《賈子》所云堂陛之勢。其所以自高陖者,以巖穴之士徒爲之臣而尊成之也。今士徒皆私門之舍人,則君位陵夷,而子之得行其篡竊矣。上云人主之所以鏡照者,諸侯之士徒也,亦謂賴此得明。今諸侯之士徒皆私門之黨,則譽子之以壅君矣。

怨女[编辑]

  《韓非子·外儲說右下》:上有積財,則民臣必匱乏於下。宮中有怨女,則有老而無妻者。按怨與積同意,怨讀爲怨利生孽之怨。怨利,謂蘊利也。《荀子·哀公》云:富有天下而無怨財。怨財,謂滯財也。惟女有蘊蓄于宮中者,而民乃無妻。不論女之情怨與不怨也,卽使千人同御,女無怨情,民之無妻,何以異于不怨哉。故知怨非怨恨誼也。下云:內無怨女,外無曠夫。曠者,虛也,與怨相對。內過實則外虛,理勢必然。《詩序》云:《采綠》,刺怨曠也。幽王之時,多怨曠者也。亦謂男子從役于外,故虛曠,女子鬱滯于家,故怨積。刺怨曠者,刺王政不善,以致怨曠。故下復申之曰:幽王之時,多怨曠者也。以明此是刺王,嫌人似刺怨曠爲卽刺怨曠之人也。而自鄭君已不明其誼,《箋》云:怨曠者,君子行役過時之所由也。而刺之者,譏其不但憂思而已,欲從君子於外,非禮也。又云:怨曠之深,憂思不專於事。則以怨爲怨恨之怨,不知之子于狩以下二章,乃思極而假爲欲從之辭,非眞思從之也。猶《都人士》篇言從之邁,《箋》云欲自殺求從古人,非眞思自殺也。不得以辭害志,謂爲越禮。乃云刺之,誤甚矣。且婦人一己小怨,偶有過情,何關于王政而列《雅》乎?且序幽王二語亦可删矣。然則怨曠宜從《韓非》誼爲積,非怨恨。刺怨曠,謂刺民之所以怨曠者由王失政,非刺婦人也。

精沐[编辑]

  《韓非子·難三》:知下明則見精沐,見精沐則誅賞明。按《檀弓》:夫子助之沐椁。《注》:沐,治也。《呂覽·貴當·注》:治,飭也。《說文》:飭,致堅也。致卽今緻字。精沐,謂精緻也。見精沐,謂識見精緻也。今人言之,則曰精細。又《廣韻·一屋》沐字下云:漢複姓有沐簡氏。沐簡之義,當亦與沐椁同,謂沐治之竹簡也。附識于此。

郎中 郎門[编辑]

  《韓非子·說疑》:然使郞中日聞道於郞門之外以至於境內。是郞中以在郞門之中而名之也。自郞門之外以至於境內,皆非所居,故此自郞門之外起數以至境內也。《十過》云:有玄鶴二八道南方來,集於郞門之垝。按《周書·作洛》云重郞,《注》以爲纍屋。然則但言郞,卽是屋。于門上爲罘罳,故謂之郞門也。郞中因此得名。後又省稱爲郞,則引申之名矣。

隱敦適[编辑]

  《韓非子·說疑》:隱敦適,持私曲,上禁君,下撓治。按適借爲謫。《方言》謫訓怒。《說文》敦亦訓怒。《孟子》使虞敦匠,敦亦督責之意。故敦猶謫也。隱讀爲依,依乎謫責以自重,如子罕以刑罰奪君權也。禁君者,使君不得行敦謫也。撓治亦承持私曲言。

諂施[编辑]

  《韓非子·詭使》:諂施順意從欲以危世者近習。按《孟子注》:施施,猶扁扁,喜悅之貌。諂施,猶諂笑也。

牟食[编辑]

  《韓非子·六反》:遊居厚養,牟食之民也。按《荀子·榮辱》:恈恈然唯利飮食之見。《注》:恈恈,愛欲之貌。《方言》云:牟,愛也。宋、魯之間曰牟。與《韓子》牟食同。

磏勇[编辑]

  《韓非子·六反》:而世尊之曰磏勇之士,按磏讀爲噞,《魏都賦》:抗旍則威噞秋霜。善曰:噞猶猛也。

形植黎累憂悲[编辑]

  《淮南·原道訓》:此齊民之所爲形植,黎累憂悲而不得志也。按植者志也,見《楚辭·招魂·注》。黎累疊韻兼雙聲,累讀爲儡。《洞簫賦》:桀、跖、鬻、博,儡以頓顇。《寡婦賦》:容貌儡以頓顇。是儡乃本義,而黎則其發聲之辭也。黎累屬形,憂悲屬志。

華藻鎛鮮[编辑]

  《淮南·俶眞訓》:華藻鎛鮮。《注》:鎛,今之金尊也,鮮明好也。按鎛從尃聲,尃從甫聲,此借爲黼。《釋言》:黼黻,彰也。華藻黼鮮者,華藻彰明也。

踡跼而諦[编辑]

  《淮南·精神訓》:踡跼而諦。按《離騷》蜷局顧而不行。《注》云:蜷局,詰屈不行貌也。諦卽揥。《文賦》:意徘徊而不能揥,是也。而當作不。踡跼不揥,與《文賦》同意。

纏錦經冘[编辑]

  《淮南·本經訓》:纏錦經冘。《注》:劒文相句,連纏如綺,經冘如錦。按經當從《說文》訓織也。冘借爲紞。紞所以縣瑱,織五采絲爲之。其文采回曲,亦與錦相似。纏錦織紞,皆以狀劒文之句曲也。

大地計衆[编辑]

  《淮南·兵略訓》:楚國之強,大地計衆,中分天下。按《廣雅·釋詁》:抴,數也。王懷祖曰:抴亦通作世。《逸周書·世俘解》世俘,謂數俘也。麟謂大與世通,若世子卽大子,世叔卽大叔矣。大地計衆,謂數地計衆也。

人不及步鋗[编辑]

  《淮南·兵略訓》:人不及步鋗,車不及轉轂。按鋗借爲蜎。《爾雅·釋魚》云:蜎,蠉。《說文》:蠉,蟲行也。由蟲行引申爲凡行之誼。

典凝如冬[编辑]

  《淮南·兵略訓》:滔滔如春,𣋷𣋷如夏,湫漻如秋,典凝如冬。《注》:典,常;凝,正也。按典當借爲錪。《方言》:錪,重也。《釋名》典亦訓鎭。《廣雅·釋詁》:鎭,重也。又云:凝,定也。然則典凝者,鎭定也。冬時閉固不泄,故鎭定象之。《考工記·輈人》:輈欲頎典。《注》:頎典,堅刃貌。然則典凝亦猶堅凝也。

宋畫[编辑]

  《淮南·修務訓》:夫宋畫吳冶,刻刑鏤法,亂修曲出。按《莊子·田子方》:宋元君將畫圖,衆史皆至,受揖而立,舐筆和墨,在外者半。有一史後至者,儃儃然不趨,受揖不立,因之舍。公使人視之,則解衣般礴臝。君曰:可矣,是眞畫者也。此宋人善畫之證。

扶旋猗那[编辑]

  《淮南·修務訓》:扶旋猗那。按扶卽蟠。《天文志》:奢爲扶。鄭氏《注》:扶當爲蟠。《呂覽·爲欲》篇之扶木,錢曉徵謂卽蟠木,此扶亦同矣。

雩兌而請雨[编辑]

  《淮南·泰族訓》:禱祠而求福,雩兌而請雨,卜筮而決事。按《說文》祝下云:一曰從兌省。《易》曰:兌爲口,爲巫。兌與說古字通。《周禮·大祝》:掌六祈以同鬼神示,六曰說。《注》:以辭責之。董仲舒救日食祝曰:炤炤大明,瀸滅無光,奈何以陰侵陽,以卑侵尊,是之謂說也。又云:攻說用幣而已。《疏》:謂天災有幣無牲。然則兌卽說也。使巫祝以口說神,謂之兌,亦謂之說。旱乃天災,故有幣無牲也。《春秋繁露·求雨》篇:祝曰:昊天生五穀以養人。今五穀病旱,恐不成實,敬進清酒膊脯,再拜請雨,雨幸大澍。此雩之辭也。若說則以辭責之,其所責或是句龍后稷等,若五帝則不得責也,其責之辭則亡矣。

鑽脈得失之跡[编辑]

  《淮南·要略》:鑚脈得失之跡。按鑽借爲讃。《方言》:讚,解也。《周語》:土乃脈發。《注》:脈,理也。凡文理爲理,理之亦爲理。讃謂解之也,脈謂理之也。

宴煬至和[编辑]

  《淮南·要略》:宴煬至和。《詩·谷風·傳》:宴,安也。煬借爲蕩。《詩·南山·傳》:蕩,平易也。《儀禮·少牢·注》安亦訓平,宴煬謂平易耳。

鄭子方[编辑]

  《急就篇》首七章,皆列人姓名。顏《注》引說者云:是古賢聖之人,本出《易緯》。而不信其說,云:或是舊人已經稱用,或是新構義理,然非實相配屬,眞有其人。按非有其人,則以彼之名配此之姓,殊屬無謂。且使新構義理,則如妙房,,如交便,如呂張,如宗談,皆晦澀難解,必多費訓語而後明,何苦爲此廋辭怪語耶?以鄭子方觀之,當卽田子方,古田字與陳同聲,則與鄭爲平去,故得借用。五章有田細兒,或文字相避也,則知諸姓名皆實有其人矣。且《易緯》有其姓名,則非史游所自配明矣。讖緯之書,觀《莊子》言十二經,則雖非眞出孔子,而戰國時已有其書,當是七十子後學者所爲,非起于哀平之世。而顏氏疑《易緯》中所有姓名,皆是後人附箸,又妄也。

焦滅胡章[编辑]

  顏本《急就》「焦滅胡」章,《皇象碑》無。按無者是也。《急就》例無複字,而「焦滅胡」與六章「郭破胡」重,「司馬褎」與五章「馬牛羊」重,「尙自於」與五章「尙次倩」重。「姓名訖,請言物」與二十五章「諸物盡訖五官出」重。知史游眞本無此章矣。然其名字仍復奇古,當非後人所造,或亦古有是人,而東漢人羼入之,如齊國山陽兩章歟?

惟箘簵楛三邦厎貢厥名[编辑]

  《書·禹貢》:荆州,惟箘簵楛,三邦厎貢厥名。《夏本紀》及馬《注》皆如此讀,而馬以名善釋名。鄭則以厥名下屬包匭菁茅讀。麟按:二馬讀是也。但名非謂名善耳。案《魯語》:肅愼氏貢楛矢石砮,其長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之致遠也,以示後人,使永監焉。故銘其桰曰,肅愼氏之貢矢。今此箘簵楛是荆州所貢。據《呂覽·本味》篇言越駱之箘。《漢·兩粤傳》云:趙佗以兵威財物賂遺閩、粤、西甌駱,設屬焉。師古曰:西甌卽駱越也。言西者,以別東甌也。據此,知越駱在南粤之西,荆州西南界至越城嶺,則越駱亦荆州部中所羈縻者。箘簵貢自越駱,康成注:箘簵,聆風也。是箘簵爲一物。則楛亦出于越駱等國可知。是知三邦皆荆州所屬蠻夷之國,更遠于冀州之島夷,靑州之萊夷,與肅愼之爲遠國同。蠻夷所貢,或稱號有異,而中國必名從主人,彼亦預知,故并貢其圖籍以自說其名,《周書·王會解》:郭叔掌爲天子菉幣馬。菉卽錄,天子錄其名于上,則諸侯自當陳其名于下。《覲禮》:匹馬卓上,九馬隨之。《注》:卓,猶旳也。以素旳一馬以爲上,書其國名,後當識其何産也。馬尙書名,況蠻夷所貢之箘簵楛乎?蠻夷似未知書,然亦有識別,如今滿文、英文,使譯官各就以爲通也。是曰三邦厎貢厥名。《祭統》曰:銘者,自名也。武王之銘楛矢,非知其名,何以題刻,此箘簵楛皆所以爲矢。馬《注》:楛,木名,可以爲箭。徐廣注《夏本紀》云:箘簵楛,一作箭作杆。《撰異》以爲今文。然則箘簵亦所以爲矢也。此州又貢礪砥砮丹。弩正可以爲鏃,猶周之楛矢,是知三邦貢其名,而中國因汛銘棔也。《魯語》又云:分異姓以遠方之職貢,使無忘服也。考荆州言江漢朝宗于海。鄭《注》謂荆楚之域,國有道則後服,國無道則先強,故記其水之義,以著人臣之禮。然則此記三邦厎貢厥名者,亦以箸人臣之禮,使無忘貢職也。以銘證名,乃知厥名必屬箘簵楛說,非菁茅所得奪也。若以爲名善,則可上屬,亦可下屬,皆泛語不切矣。

[编辑]

  《急就》篇:冠幘簪簧結髮紐。《注》:簧,卽步搖也。《補注》:簧未詳,疑是簂字。麟按:謂簧簂同訓則可,疑簧是簂字則不可。蓋《說文》云:槶,筐當也。《釋名·釋首飾》云:簂,恢也,恢廓覆髮上也。簧與筐聲本相近,且簧者橫也。《書》光被四表,亦作橫被四表。《孔子閒居》:以横于天下。《注》:橫,充也。《爾雅》:桄,充也。聲誼同。桄橫聲轉爲擴爲廓,《淮南》云:横廓六合。《方言》云:張小使大謂之廓。皆充誼也。步搖之得名簧者,卽《釋名》所云恢廓之誼也。或曰:簧借爲筐,《淮南·齊俗》云:筐不可以持屋。《注》:小簪也,此與簪連文,則大者爲簪,小者爲筐,亦通。

後予極焉[编辑]

  《小雅·菀柳》:俾予靖之,後予極焉。《傳》:靖,治。極,至也。按治者,謂朝以正班爵之義,帥長幼之序,及考禮正刑壹德等事,是之謂治也。言假使我朝王以治彼諸事,王意苛求,或以我爲後至,如防風之會禹焉。後予至者,謂王意後之也。次章云:後予邁焉。《傳》無訓,亦當如《箋》訓行,伹不以行爲放。凡後至者,必在國時後行,王以爲後至,則必以爲後行矣。三章云:曷予靖之,居以凶矝。《傳》:曷,害。《正義》以害澣害否爲說。矝,危也。言予曷爲而朝王以治諸事乎?若治之,彼以我爲後至,必加誅于我焉。居以凶危,猶言處以凶危,殺亦是矣。《易》曰:後夫凶。則凶矝之謂也。《正義》所釋皆非。

駑馬三良馬之數[编辑]

  《周禮·夏官·校人》:駑馬三良馬之數。八麗一師,八師一趣馬。《注》:八皆宜爲六字之誤也。沈氏《周官祿田考》改爲駑馬二良馬之數。其說曰:駑馬六趨馬一馭夫,四百三十二匹而一馭夫,經有定數。兩馭夫掌二廐,當八百六十四匹,不得增多,所以必破三爲二也。于是以《序官》無駑馬之馭夫二人而補之。麟按:沈以駑馬居二廐,若三良馬之數,則爲千二百九十六匹,當有三馭夫分之,則每廐六百四十八匹。其四百三十二匹,旣每廐各有馭夫掌之矣。而每廐餘二百十六匹,須合兩廐而始得四百三十二匹,則更須一馭夫以兼掌之。意其支離繁碎,不合事情,故必改三爲二也。及以邦國及家之廐法觀之,而知沈說之不合也。案邦國六閑,馬四種。家四閑,馬二種。康成云:諸侯有齊馬、道馬、田馬,大夫有田馬,各一閑。其駑皆分爲三,是邦國及家,亦駑馬三良馬之數而分爲三閑。若天子駑馬二良馬,則邦國及家亦當同,則駑馬衹得二閑,是邦國馬四種僅得五閑,家馬二種僅得三閑矣,將何以通之乎?若邦及家之駑馬不以二百一十六匹居閑,而以四百三十二匹之數分居三閑,則一閑謹得一百四十四匹,駑馬一閑,其數反少于良馬一閑,無是理也。且嫌一馭夫兼掌二閑,亦無庸慮此也。就使天子駑馬二良馬,而邦國及家則必不能不駑馬三良馬,如上所計是也。邦國駑馬三閑,以下不言家者,以家或不備官,故但就邦國計之。凡六百四十八匹。家亦同。四百三十二匹而一馭夫,則邦國亦當有一馭夫以掌兩閑,而餘一閑二百十六匹,將誰掌之乎?若謂邦國非六趣馬馭夫,則《校人》說良馬,亦云皁一趣馬,三皁爲繫,繫一馭夫,是趣馬上惟有馭夫,邦國趣馬之上,不應別設一官,必是馭夫。旣是馭夫,則亦當六趣馬而一,餘一閑三趣馬所掌之二百十六匹,終使誰人掌之乎?然則以馭夫計之,而在邦國固有難處者,而於王國能強求其愜適乎?然則如之何?曰:駑馬之馭夫,《序官》無文。假使邦國以一馭夫掌二閑之數,而餘一閑,則三趣馬上更無長官;天子亦每閑有一馭夫,而餘二百十六匹,自聽三趣馬掌之,更無長官,未爲不可,以駑馬輕也。

譚 曋[编辑]

  《管子·侈靡》:而祀譚次祖,犯詛渝盟傷言。按譚借爲道,猶三年禫服作三年導服也。諸侯適天子,道而出,道一名祖,故曰祀道次祖。次者,謂設主迎尸之次耳。《侈靡》篇又曰:辟之若尊譚,末勝其本,亡流而下。譚亦道也。尊道者,尊其神,故名。尊猶宗也,猶言宗祀文王及六宗爲六子之尊氣也。末勝其本者,按犯軷以乘車轢牲,疑繫之木本。《墨子》說武王殺紂云:萬年梓株折當與下繫字互譌。紂而繫之赤環,《御覽》怍轘,謂輪也。是車轢者,繫木本也。若末勝其本,則轢時木必倒,不能分牲矣。亡流而下者,亡讀爲無,《廣雅·釋詁》:流,行也。行而下,亦猶言順流而下也。禮旣轢牲遂行,《大馭》所謂及犯軷遂驅之也。末勝本則轢牲不分,牲不分則無遂行之理,故曰末勝其本亡流而下也。又《五行》云:貨曋神廬,合於精氣。曋亦譚之誤,借爲道也。古貨化通,如化居卽貨居也。此貨借爲化祝之化。《大祝》:四曰化祝。司農《注》:弭災兵也。漢天漢二年,止禁巫祠道中者。文穎曰:漢家於道中祠排禍咎,移之於行人百姓。排禍咎猶弭災,故亦得化祝之名。而名之曰化道,化祝之道,祭神之廬,兩者相對,此道卽《說文》所云禓道上祭者,與祖道別。廬者,引申爲居止之通名,如周廬精廬倚廬之等,皆非中田之廬也。合於精氣者,猶祝由移精變氣也。又按春秋時重祖道之祭。《墨子·明鬼下》云:期年;燕將馳祖。燕之有祖,當齊之有社稷,宋之有桑林,楚之有雲夢也。此男女之所屬而觀也,是也。

批扞[编辑]

  《墨子·修身》:批扞之聲,無出之口。按批當爲㧗之誤,㧗借爲呰。《說文》:呰,苛也。《華嚴經音義》引作訶也。《說文》又云:詆,苛也,一曰訶也。是呰詆誼同。扞借爲訐,呰訐與下云詆訐之民,字異而誼一也。上云譖慝之言,無入于耳,彼謂無聽人毁人之言,此謂己無毁人。

此非云益煗之情也[编辑]

  《墨子·辭過》:此非云益煗之情也。按云卽員。《詩·正月》:員于爾輻。《傳》:員,益也。員益同誼。《說文》:䚋,外博衆多視也。誼亦近。

飾饐[编辑]

  《墨子·辭過》:冬則凍冰,夏則飾饐。按《說文》:飾從巾從人,食聲。《釋名·釋飮食》:食,殖也。然則飾食殖聲三通,此則借飾爲敗殖之殖。《說文》:殖,脂膏久殖也。字亦作殕。《廣雅·釋詁》:殕,敗也。《通俗文》:殕,腐也。此謂夏日飮食腐敗也。《說文》:饐,飯傷溼也。夏日蒸溽,故飯久尤易餲饐也,殖饐同類。

距年[编辑]

  《墨子·尚賢中》:先王之書,距年之言也。畢解爲遠年,未是。《尚賢下》云:於先王之書,豎年之言然。按引距年云,求聖君哲人以裨輔而身。引豎年云,晞當作睎。夫聖武知人以屛輔而身,兩書文法略同,則距年、豎年是一,必是書名矣。又《尙同中》曰:是以先王之書,相年之道曰。相與距豎聲遠,或名異,或字誤,皆不可知。

乃熱照無有及也[编辑]

  《墨子·尚賢中》:乃熱照無有及也。畢曰:言其罪績用弗成,亦止見有所不及耳。按熱借爲蓺。實爲臬。《詩·行葦·箋》:蓺,質也。《漢書·司馬相如傳》:蓺殪仆。《注》:蓺,謂射的。照借爲招。《呂覽·本生》:共射其一招。《注》:招,埻的也。引申則蓺招亦爲極誼。故《晉語》:貪欲無蓺。《注》:蓺,極也。言鯀于事理,但見及其淺,未能見及其極也。

贊閱[编辑]

  《墨子·尙同中》:是故選擇天下贊閱賢良聖知辯慧之人,置以爲三公。按閱借爲𩊭。《廣雅·釋詁》:𩊭,補也。贊者,佐助之誼。𩊭者,禆益之誼。上云:是故選擇天下賢良聖知辯慧之人,立以爲天子。然則贊閱賢良聖知辯慧之人,謂其德能佐助裨益天子者也。贊閱之文,猶言裨輔矣。見上。

畋信[编辑]

  《墨子·尙同下》:必疾愛而使之,畋信而持之。按畋借爲陳,猶田陳之通也。

腑冷[编辑]

  《墨子·非攻中》云:靡弊腑冷不反者。畢謂腑冷卽腐爛,是也,而未通其音。按冷與連聲同,如《龜策傳》龜千歲乃遊苓葉之上,借苓爲蓮。《說文》魿訓蟲連行紆行者,亦以魿連同聲爲訓,是其例也。《淮南·天文訓》:日至于連石。《注》:連讀腐爛之爛。連可通爛,則冷亦可通爛矣。

孫之不強[编辑]

  《墨子·非攻下》:爭之不疾,孫之不強。按孫與爭,誼反而相成。《說文》:𦥊,忿戾也,從至。至而復遜,遜,遁也。《周書》曰:有夏氏之民叨𦥊。是𦥊之所以爲忿戾者,正得誼於遜也。忿戾在心,發之則爲爭,此蓋用引申之誼。

則猶爲序疏矣[编辑]

  《墨子·非攻下》:五分而得其一,則猶爲序疏矣。按序疏猶餘疏。《莊子·天道》:鼠壤有餘蔬。司馬云:蔬讀曰糈。糈,粒也,一云:餘,益。疏,外也。按兩說皆非。鼠壤謂鼠肝之土與息壤,有餘蔬卽有餘也,謂田土有餘也。餘蔬本疊韻連語。《書大傳》:不愛人者,及其胥餘。《注》:胥餘,里落之壁。取誼雖異,要皆不分析爲誼。此序疏卽餘蔬,余聲予聲一也。此文謂所喪者多,若能失五分而復得其一,則猶爲遺餘矣。《莊子·讓王》:其緒餘以爲國家。《楚辭·涉江·注》:緒,餘也。緒餘同誼而亦疊韻,序疏、餘蔬,皆與緖餘同。

以諍諸侯之斃[编辑]

  《墨子·非攻下》:量我師舉之費,以諍諸侯之斃。按諍借爲正,當也。

翁縗絰[编辑]

  《墨子·節葬下》:翁縗絰。按《說文》:翁,頸毛也。《廣雅·釋親》:𩔚,翁之俗。項也。蓋翁項誼同,聲亦同矣。此所謂翁。疑指辟領。《喪服記》云:適博四寸。彼上《注》云:適,辟領也。本《注》云:辟領廣四寸。釋曰:據項之兩相向外各廣四寸。然則辟領而卽以翁名者,猶衣在領曰領也。

內續奚吾[编辑]

  《墨子·節葬下》:是以僻淫邪行之民,出則無衣也,入則無食也,內續奚吾,並爲淫暴而不可勝禁也。按古文內作,見《南宮中鼎》。《說文》入訓從上俱下,蓋入字從上而下小屈之,篆文似丄,此當是丄誤入,又誤內也。續字古文作賡,而讀者誤音庚,古庚更通,此蓋借庚爲更,誤賡又誤續也。奚吾卽《晏子》之溪盎。《詩》顒顒卬卬,《韓詩》作顒顒盎盎。是卬盎聲通。故卬訓我者,與女人自稱姎我之姎同字,實皆借爲吾。是知盎卬吾聲通。前以溪盎爲稽訣,爲察知之誼,此言民已無衣食矣,上更稽察其家資,則無可如何,相率而爲淫暴矣。

三睘[编辑]

  《墨子·節葬下》:以此求治,譬猶使人三睘而毋負己也,治之說無可得焉。按三古與參通,睘借爲環。《春官·簭人》:八曰巫參,九曰巫環。巫皆卽筮。《注》:參謂筮御與右也,環謂筮可致師不也。《墨子》卽以參環爲筮之名。負讀爲背。《釋名》負,背也,聲通之證。《楚辭·惜誦·注》:背,違也。《呂覽·尊師·注》:背,戾也。凡筮聽可否于神,今使人筮而又欲使筮辭毋與己心違戾,此筮者所不能爲也,故以此譬求治而不可得治者。王伯申以睘爲還,負爲背,云使人三還轉其身于己前,欲使其毋背己,不可得也,說未確。

撽遂 𧎸遂[编辑]

  《墨子·天志中》:今夫天兼天下而愛之,撽遂萬物以利之。按撽借爲要,猶儌幸作要幸也。《詩·蘀兮·傳》、《呂覽》以要甲子之事于牧野。《注》皆云:要,成也。《月令注》:遂猶成也。要遂同誼,言天成萬物以利民也。又《明鬼下》云:湯乘大贊,畢曰疑輦字,是也。犯遂下,衆人之𧎸遂,王乎畢曰當爲手,是也。禽推哆、大戲。犯遂下,犯卽犯軷字,言乘大輦犯軷而遂下行也。誼見《管子》。𧎸遂卽撽遂。凡言成功者,功本與成同誼,故衆人之成,卽衆人之成功,猶言要甲子之事也。言當衆人之成功也,王亦自禽推哆、大戲。𧎸字或鰝異文,或蛟異文,猶郊髙蒿之通也。

需于郊不犯難行也[编辑]

  需初九《象》:需于郊,不犯難行也。按卦《象》云:雲上于天,需,君子以飮食宴樂。然則以人事明之,此需于郊,謂餞也。《大馭》:及犯軷,遂驅之。《注》云:封上爲山象,以菩芻棘柏爲神主,旣祭之,以車轢之而去,喩無險難也。《聘禮·注》云:行出國門,釋酒脯之奠於軷,爲行始。道路以阻險爲難,是以委土爲山,或伏牲其上,使者爲軷,祭酒脯祈吿。卿大夫處者於是餞之,飮酒於其側。禮畢,乘車轢之而遂行,舍於近郊矣。是餞於國門外者有犯軷之禮,犯難而行,以難爲易,故云喩無險難,此行之始,故有是禮。至郊則行久矣,若復有餞者,則無犯軷之禮,故云不犯難行也,言不犯難而遂行也。于郊有餞者,若鄭六卿餞韓宣子於郊也。《韓奕·箋》云:祖於國外,畢乃出宿,示行不留於是也。《彖》云:需,須也。須有留意,然則旣至郊則可留以待人之餞,故云需于郊。

綛處[编辑]

  《墨子·天志下》:有具其皮幣,發其綛處,使人饗賀焉。按饗借爲聘享之享。綛卽紉字,與希繡字通。《方言》:希,摩也。《管子·霸形》:裸體紉胸稱疾。尹知章《注》:紉,猶摩也。此謂借紉爲希,蓋脂文二部通轉最近,希本卽黹字,音陟几切,與紉聲亦相轉,故得相借。此借紉爲希繡字。《司服》希冕,《注》引《書》希繡,繡之曰希,引申之則成繍亦曰希。處乃虎之誤字,借爲琥,亦容以處從虍聲,同借爲琥也。《小行人》:琥以繡,璜以黼。康成謂子男於諸侯享用琥璜。此希琥卽繡琥,所謂琥以繡,故用之享。

庶國節[编辑]

  《墨子·明鬼下》:武王以擇車百兩,虎賁之卒四百人,先庶國節窺戎,與殷人戰乎牧之野。按《大傳》載《大誓》文云:大子發上祭于畢,下至于盟津之上,乃吿於司馬、司徒、司空諸節,允才。然則節亦謂諸節也。庶亦諸也,庶字兼貫國節二字:庶國者,從征之諸國也;庶節者,《大誓》所云是也。誅紂雖在《大誓》後,其稱諸節則同。言以擇車及虎賁,先庶國庶節之兵而窺戎也。戎指殷也,猶言寇也。庶節亦有兵者,卽《周禮》之百官建旟,以其屬衞王者也。

轉朴[编辑]

  《墨子·非樂上》:耳目不聰明,股肱不畢強,聲不和調,明不轉朴。下云:眉之轉朴。朴疑借爲赴字。

鹽數[编辑]

  《墨子·非命上》:吾當未鹽數天下之良書,不可盡計數。大方論數,而五畢曰:三之譌。者是也。畢氏謂鹽爲盡之譌。麟按:鹽自當有盡誼。《詩·巧言》:亂是用餤。《釋詁》、《毛傳》皆云:餤,進也。《表記》徐本作亂是用鹽,是鹽得通餤。古進盡聲通而誼亦近。《釋詁》:藎,進也。《髙祖紀》主進,以進爲𧂰,是聲之通也。《列子·黃帝》:竭聰明,進智力,以進爲盡,全書皆然。蓋進盡誼得相通,故𨔥字從𦘔聲,與盡同聲。《說文》訓自進極也。《呂覽·明理·注》:盡,極也。是知日進無疆,卽是欲造其極,故進盡同誼。餤爲進,卽爲盡。未字衍。言吾當盡數良書,則不可盡數也。以大率數之,則有此三者耳。

百姓之誶也[编辑]

  《墨子·非命上》:百姓之誶也。誶當借爲祟。《賈子·無蓄》云:是天下之大祟也。

君子至胥車[编辑]

  《墨子·非儒下》:君子勝不逐奔,揜函弗射施,則助之胥車。按揜函者,𨼮陷之借聲。《廣雅·釋詁》:𨼮,陷也,是也。射施猶謝施。《莊子·秋水》:何少何多,是謂謝施。《淮南·俶眞訓》云:二者代謝舛馳。《楚辭·大招》:靑春受謝。《注》:謝,去也。則代謝之謝亦去也。謝之言射也,故《廣雅·釋詁》云射,行也,謂行而去也。射施卽謝馳,言隨分而行,周流不拘耳。𨼮陷弗謝馳,謂車陷不能馳去,如戎馬旋濘而止也。胥借爲蘇。《淮南·脩務》:蘇援世事。《離騷注》蘇訓取,則蘇亦與援同意。援,引也,謂助之引車也。若晉人或以廣隊不能進,楚人畀之脫扃等也。

包愛也[编辑]

  《墨子·經說下》:包、肝、肺、子,愛也。按包象人褢妊,此訓愛,猶子訓愛,卽字也,字亦孕育也。故《說文》:字,乳也。

橘茅食與招也[编辑]

  《墨子·經說下》:橘茅,食與招也。按橘所以食也,茅所以招也。《男巫》曰:旁招以茅。

府水[编辑]

  《墨子·經說下》:合之府水。畢氏曰:府疑同腐。麟按:畢說是也。《賈子·耳痺》曰:吃山草,飮腑水。腑卽腐字,移月于旁耳。

墨莊堅白之說[编辑]

  《墨子·經說上》:倍,二尺與尺但去一。《莊子·天下》篇云:一尺之棰,日取其半,萬世不竭。司馬《注》:若其可析,則常有兩,若其不可析,其一常存,故曰萬世不竭。《墨子》說卽取半之誼。《經下》云:狗,犬也。而殺狗非殺犬也可。此卽《天下》篇狗非犬之說。《經說下》云:或不非牛而非牛也可,則或非牛成牛而牛也可,故曰牛馬非牛也未可,牛馬牛也未可,則或可或不可,而曰牛馬牛也未可亦不可,且牛不二,馬不二,而牛馬二,則牛不非牛,馬不非馬,而牛馬非牛非馬,無難。此卽《天下》篇黃馬驪牛三之說,謂黃馬一,驪牛一,合之爲黃馬驪牛又一,旣非黃馬,又非驪牛也。又云:智以目見,而目以火見。此卽《天下》篇目不見之說。《經說上》云:宇東西,家南北。此上文不可讀,姑如此斷句。窮,或不容尺,有窮,莫不容尺,無窮也。《經說下》云:無南者,有窮則可盡,無窮則不可盡。有窮無窮未可智,則可盡不可盡未可智。此卽《天下》篇南方無窮而有窮之說。無南者,當作南無者,無借爲方,本雙聲,韻又通轉,如無之作亡,甫之作方也。《經說下》曰:若以火見火,謂火熱也,非以火之熱。此亦與《天下》篇火不熱之說近。又《小取》篇:殺盜人非殺人也,無難。此卽《莊子·天運》篇所謂殺盜非殺,亦名家之說也。

俔日之言也[编辑]

  《墨子·大取》:俔日之言也,乃客之言也。《說文》:俔,譬喩也。日,實也。則日可通實。俔實者,以假設之詞譽喩實事也。實事爲主,譬喩爲客,故曰乃客之言也。

𧦝靈數千[编辑]

  《墨子·耕柱》:楚四竟之田,曠蕪而不可勝辟,𧦝靈數千不可勝。下有脫字。畢曰:《說文》云:𧦝,召也。麟按:靈借爲令。《釋詁》:令,善也。《廣雅》作靈,善也。明古字通。《呂刑》苗民弗用靈,《緇衣》引作苗民匪用命,是靈本借爲令,故引者以訓詁之命字代本文也。召令猶使令,謂承使令之人也。

是猶命人葆而去亦冠也[编辑]

  《墨子·公孟》:敎人學而執有命,是猶命人葆而去亦冠也。王以亦爲亣之誤,是矣。葆字則云未詳。按《釋言》:翢,𦇨也。《注》:今之羽葆幢。《雜記》:匠人執羽葆御柩。《說文》䍿下云:樂舞以羽翿自翳其首。然則葆者,翳首以舞者也。命人葆卽命人䍿舞也。葆下當有冠,葆卽箸于冠,去冠則葆無所箸,猶有命則學無所就也。

其勤公家[编辑]

  《祭統》述孔悝鼎銘曰:其勤公家。按其勤聲轉,其亦借爲勤也。《射義》:旄期稱道不亂者。《注》:期或爲勤。《詩·行葦·傳》正作勤。期通勤,故其亦通勤。

繼苟[编辑]

  《墨子·貴義》:商人用一布,布不敢繼苟而讐焉,必擇良者。按《易·坎》繫用徽纆,范甯引作繼用徽纆,是繼與繫聲同。《説文》:𣤢,𣤢且也,唾聲。一曰小笑。疑當作小笑,一曰唾聲。以小笑訓𣤢且,小笑卽哂,有苟且之意,故曰𣤢且。此繼由繫通𣤢,𣤢苟卽𣤢且。《禮記注》云苟,且也,是也。由小笑爲苟且,故引申爲凡苟且之稱。𣤢苟之言䜁詬也,猶繫絓聲誼相近也。《賈誼傳》:奊詬無節。《考工·弓人·注》云:苟,愉也。《匡謬正俗》:苟者,婾合之稱,所以行無廉隅,不存德義,謂之苟且。是䜁詬與苟且誼亦近也。人立行苟且,謂之䜁詬。爲事苟且,謂之𣤢苟。實由小笑引申而爲此誼。

函徧[编辑]

  《墨子·魯問》:厚爲皮幣,卑辭令,函徧禮四鄰諸侯。按函借爲咸。《周禮·伊耆氏》共其杖咸,《注》讀咸爲函。《魯語》:小賜不咸。《注》:咸,徧也。函徧連文,古人複語也。

是猶以來首從服也[编辑]

  《墨子·魯問》:魯君之嬖人死,魯君爲之誄,魯人因説而用之。子墨子聞之曰:誄者,道死人之志也。今因説而用之,是猶以來首從服也。按當作是猶以首從來服也。《呂覽·辯土》:故不能爲來。《注》:來,丕成也。是來有成誼。衆人之首不同,而以從已成之服,是謂以首從來服。服冠也,如用之冕,是也。曰元服、曰服,死人之志各不同,而一用魯君已成之誄,猶是矣。

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编辑]

  《論語》: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注》:樂不至淫,哀不至傷,言其和也。後儒因以淫傷爲樂哀之過,其説大誤。按樂者,《詩序》所謂樂得淑女,以配君子也。不淫者,《詩序》所謂不淫其色也。哀者,《詩序》所謂哀窈窕也。不傷者,《詩序》所謂無傷善之心也。樂由于不淫,淫則必不樂矣;哀由于不傷,傷則必不哀矣。樂淑女與淫己色,哀窈窕與傷善,意正相反,安得以淫傷爲樂哀之過乎?《詩序》作于子夏,而《論語》則《撰考讖》謂子夏等六十四人所撰,是必彼此同誼。説《論語》者不得悖《詩序》也。邢《疏》引《詩序》,但不能駁孔《注》,此疏家之體,實其失也。而訓爲以,猶可而卽可以,剄而獨鹿卽剄以獨鹿也。樂以不淫,哀以不傷,言所以樂者,以不淫致之也;所以哀者,以不傷致之也。鄭康成箋《》,易哀爲衷,亦失之。于《論語》則讀如本字,以樂哀對文,不容改也。然云哀世夫婦不得此人,則所哀者不主窈窕不得配君子言,與《》義又乖,不知何據?

無酒酤我[编辑]

  《伐木》:無酒酤我。《傳》:酤,一宿酒也。《箋》云:酤,買也。王無酒,酤買之。《正義》曰:旣有一宿之酒,不應謂之無酒,故《箋》易爲酤買。曾氏釗云:王者酤酒,非其理矣,從《傳》。麟謂無酒者,非不能備酒也,謂無三酒耳。按《烈祖》:旣載清酤。《傳》:酤,酒。《箋》云:旣載清酒於尊,酌以裸獻。據裸當用鬱鬯,而以清酒當之,鄭説稍誤。彼《烈祖》爲祀中宗之詩,《周禮》五齊以獻神,而三酒爲諸臣所酢。旣載清酤,下言賫我思成,則清酤是獻神者,其爲五齊中之品可知也。五齊泛醴盎緹沈,惟醴速成,故《説文》醴訓酒一宿孰,而《釋名》亦云醴醸之一宿,是酤卽醴無疑。臧玉林以爲酤酒、醴酒、事酒、醳酒一物四名,此則大誤。事酒卽醳酒,乃三酒之一,與醴迥殊。且《釋名》云:醳酒,久釀至澤也。是醳以久得名。鄭注《郊特牲》云:事酒,今之醳酒,皆新成也。此特對舊醳爲言耳。《酒正·疏》云事酒,冬醸春成,是也,豈一宿成哉?而臧氏又駁《酒正·疏》,誤甚矣。有酒無酒,猶言饗禘有樂而食嘗無樂,其用之有無各有所宜,非不能備也。又如言天子無介;諸侯相朝,灌用鬱鬯,無籩豆之薦,無者乃貴於有也。《伐木》本兼諸父諸舅兄弟言,然則卑者則有酒湑我,謂有三酒,莤而飲之也;尊者則無酒酤我,謂無三酒,而但以醴飲之也。《士冠禮》有醴冠者、醴賓,《士昏禮》有父醴女,是皆以用醴爲敬,故尊者無酒有醴也。若然,《燕禮》有玄酒,彼《疏》謂凡用醴者無玄酒,此燕得用醴者,天子禮殊,猶《燕禮》不用羊而此有肥羜也。《漿人》云:共夫人致飲于賓客之禮,清醴醫酏糟而奉之。彼王致酒時,夫人致飲,飲中尚有醴,然則王燕當有醴明矣。有酒固湑,無酒而用醴,則《司尊彝》云醴齊縮酌,縮卽莤,是醴亦湑之,故下文言,飲此湑矣,得兼包二者也。《傳》説長矣,《正義》之駁,不明《傳》意也。康成説誤。然《食貨志》云:《詩》曰:無酒酤我。而《論語》曰:酤酒不食。《詩》據承平之世,酒酤在官,和旨便人,可以相御也。《論語》孔子當周衰亂,酒酤在民,薄惡不誠,是以疑而弗食。魯匡當王莽時,四家《詩》皆完全無缺,其説或出于三家,《箋》誼亦有所本。曾謂王者不當酤酒,康成大儒,豈于此猶未審。按《夏官·羊人》:若牧人無牲,則受布于司馬,使其賈買牲而共之。牲可買,則酒亦可買也。此非王親自酤,亦必酒正使賈買之,未嘗輕損威重,不得云非理也。但此則當于未飲時早計及之,不得臨時匱乏而始買也。終不能易《傳》説。

若昵道傒近[编辑]

  《墨子·備城門》:寇所從來,若昵道傒近。畢曰:《説文》云:尼,從後近之。此説是也。但從後近之,引申卽爲遠近之近,《尸子》所謂不避遠尼也。其實從昵近字足矣。昵道當倒。傒本徯之俗。《通俗文》:邪道曰徯。道昵,言正道近也。徯近,言徑路近也。畢讀爲谿,或筆誤。

裾薄[编辑]

  《墨子·備梯》:裾城外,去城十尺,裾厚十尺,伐裾,小大盡本。《備蛾傅》作木。斷之,以十尺爲傳,《備蛾傅》作斷。畢曰:此傳字爲卽之譌。按此十尺言長也。雜而深埋之,堅築毋使可拔。《備蛾傅》篇裾皆作薄。畢氏因彼上文有盧薄,訓以《説文》櫨柱上柎也,欂壁柱也,因亦以此薄爲欂,而于裾誼不可通。麟按:所謂薄,與上盧薄異。《荀子·禮論》:薄器不成內。《注》:竹葦之器。《莊子·達生》:高門縣薄。《注》:薄,簾也。《釋訓》亦云以薄爲魚笱。則薄蓋由此引申而爲籬之名,籬與簾形近也。裾借爲椐。《釋名》曰青、徐謂籬曰椐,是也。籬而云厚十尺者,其一邊用木爲籬以障土,一邊仍積土,土厚十尺,非籬厚十尺也。以裾爲大名,故云裾厚十尺。

[编辑]

  《墨子·備梯》篇:二十步一殺,殺有一鬲,鬲厚十尺。《備蛾傅》作二十步一殺,有𡑾,厚十尺。畢曰《方言》:㷭虞,望也。𡑾卽虞之俗。按鬲借爲檕,實爲挈,如戛擊作拮隔,及《説文》𩱝之讀若擊,𧈖之讀若隔,皆鬲與𣪠聲通之證。按《説文》:檕,繘耑木也。此汲綆上端所繫以收繩者,本與挈皋相類,而《詩草木疏》言,檕迷一名挈橀,是檕聲又同挈。《司馬相如傳》孟康《注》:㷭如覆米䉛,縣著挈皋頭,有寇則舉之。此挈卽挈皋也,卽烽也。米䉛縣著挈皋,而云厚十尺者,此與𡑾皆舉烽之臺,卽取臺上有挈皋而爲名,非卽挈皋也。按此説非也。《列子》曰:望其壙,宰如也,墳如也,鬲如也。宰,卽《公羊》宰上之木拱矣之宰,《公羊注》云:宰,冢也。宰墳旣一物,則鬲不當有異,亦卽宰墳可知。𡑾候積土爲高,故與宰墳形相似,故名曰鬲。

堂密[编辑]

  《墨子·迎敵祠》:壇高八尺,堂密八;壇高七尺,堂密七;壇高九尺,堂密九;壇高六尺,堂密六。案密本山如堂者,《尸子》云松柏之鼠,不知堂密之有美樅,是也。此祭而爲之者,猶犯軷之封土爲山也。

葕異[编辑]

  《墨子·旗幟》:城中吏卒民男女皆葕異衣微,卽微[職]。《號令》篇微職,卽微識也。王懷祖謂此微下亦當有職字。令男女可知。按葕當卽莚字,如衍祭卽延祭也。莚本延之變。衍字,《詩》云椒聊蕃衍,《西京賦》云篠蕩敷衍,故字變亦從艸矣。《釋詁》:延,閒也。此取聲同爲訓,則莚亦可通閒。《內則》:惟及七十,同藏無閒。《正義》:閒,別也。《莊子·齊物論》:小知閒閒。《釋文》:有所分別也。然則莚異卽閒異,謂別異也。《荀子·君道篇》:故由天子至於庶人也,莫不騁其能,得其志,安樂其事,是所同也。衣煖而食充,居安而游樂,事時制明而用足,是又所同也。若夫重色而成文章,重味而成珍備,是所衍也。衍亦謂異,與同爲對文。言重色重味,是貴者所獨異也。下云聖王財衍以明辨異,言聖王裁制此色味之異,以明等級之辨異也。下文又云:治則衍及百姓,亂則不足及王公。彼衍字則從饒衍誼,與不足爲對文,與上二衍字異也。王伯申以葕爲隸書辨字之譌,未確。

蓴害[编辑]

  《墨子·號令》:度食不足食,民各自占家五種石升數,爲期。其在蓴害,吏與雜訾。期盡匿不占,占不悉,令吏卒款得皆斷。按蓴當借爲篿。《説文》:篿,圜竹器也。篿與篅音義同。《説文》:篅,判竹圜以盛穀也。害借爲篕。如《呂刑》之鰥寡無蓋,《孟子》之謨蓋都君,皆借蓋爲害也。篕與蓋同聲。《方言》云:籧篨,自關而東或謂之篕掞。按籧篨卷之,卽與篅篿同形。籧篨不可使俯,正象卷席而直立之也。今浙人盛穀之篅,形正如此,故因謂篅爲篕。訾卽訾程之訾,亦期也。凡占五種之穀者,旣與之期矣。然穀少者不必再占,其穀多而在篅中者,或爲蠱蝕鼠竊,不能卽如本數,必量以斗斛,而後知其實數,故先自占其大較,而後吏以其大較之多少,斷其核量之期。穀最多者期長,穀次多者期稍短,以下以次差之,其期不一,故曰雜訾。款者,《廣雅·釋言》云:叩也。凡言款門款塞,皆是叩誼,此叩則考問也。《列子·天瑞》曰子貢叩之不已,是也。叩得,猶今人云訪得耳。

獘騏[编辑]

  《墨子·號令》:無敢有樂器、獘騏軍中,有則其罪射。按獘借爲蔽。《招魂》:菎蔽象棊,有六簙些。王逸《注》:菎,玉;蔽,簙箸,以玉飾之也。騏借爲棊。《説文》:騏,馬青驪文如博棊也。是騏棊本通。蔽棊廢軍事,故禁之。而樂器亦與之並禁者,墨子非樂,故其本篇云:與君子聽之,廢君子聽治;與賤人聽之,廢賤人之從事。是以軍中必禁也。

謖操之[编辑]

  《列子·黃帝》:乃若夫没人,則未嘗見舟而謖操之者也。《注》:謖,起也。按《莊子》謖作便,則謖當借爲稷。《詩·楚茨·箋》云:稷之言卽也。未嘗見舟而卽操之,比起誼爲切。

[编辑]

  《列子·黃帝》:以智鄙相攻,強弱相凌。又云:物之以能鄙相籠,皆猶此也。聖人以智籠羣愚,亦猶狙公之以智籠衆狙也。按《東京賦》:鄙哉予也。《注》云:固陋不慧也。《董仲舒傳》:或仁或鄙。《注》云:謂不通也。《老子》:我獨頑似鄙。《注》:鄙,似若不逮也。此鄙與智能對之證。

榮汝之糧[编辑]

  《列子·周穆王》:榮汝之糧,不若遄歸也。《注》:榮,棄也。按張意以爲榮與環聲通,如營與環通,煢與瞏通也。《釋器》云環謂之捐,是環捐得通。此榮由環聲而借爲捐也。《説文》:捐,棄也。

存雄[编辑]

  《列子·仲尼》:衎衎然若專直而在雄者。《釋文》:在,—本作存。按作存是也。《莊子·天下》篇:施,存雄而無術。按:施字當屬上句。司馬《注》云:意在勝人而無道理之術。此《注》亦云:似求是而尚勝。是古語謂好勝爲存雄也。衎衎當借爲侃侃。

王諦料之[编辑]

  《列子·湯問》:王諦料之,內則肝膽心肺脾腎腸胃,外則筋骨丈節皮毛齒髪,皆假物也,而無不畢具者。按《國語》:宣王料民于大原。《注》:料,數也。王諦數之,謂數肝膽等物。

牽挺[编辑]

  《列子·湯問》:紀昌歸,偃臥其妻之機下,以目承牽挺。《釋文》:牽挺,機躡。按挺當是借爲筳。《説文》:筳,繀絲筦也。牽當借爲弦。《釋名·釋姿容》:牽,弦也,使弦急也。是牽弦聲通。《説文》:弦,弓弦也。從弓,象絲軫之形。蓋弦本以絲爲之,而琴瑟之弦亦名弦,是弦卽絲也。弦筳,猶言絲筳也。

子乎子乎[编辑]

  《莊子·則陽》:號天而哭之曰:子乎子乎!天下有大菑,子獨先離之。按子乎子乎,與下子異,下子斥辜人也。子乎子乎,猶子兮子兮。《綢繆·傳》云:子兮者,嗟茲也。説乎本從兮,其誼得通。子乎與《尚書大傳》之嗟子乎,《管子·小稱》之嗟茲乎,《秦策》之嗟嗞乎,文法同。

單至[编辑]

  《列子·力命》:墨杘單至。按此二者相反。《方言》言墨杘卽無賴。然則單當讀爲亶,誠也。至讀爲質,猶桎訓質地也。襄九年《左傳》服《注》:質,誠也。《小爾雅·廣言》:質,信也。

凌誶[编辑]

  《列子·力命》:𧮈㥛凌誶。按《莊子·徐無鬼》:察士無凌誶之事則不樂。是凌誶者,苛察之意,名家之所喜也。《天官書》:凌雜米鹽。此凌當讀從之。誶讀爲碎,碎猶雜也。𧮈㥛者,口吃而語急,則不能辯言勝人,故相反也。

拘此廢虐之主錄而不舍[编辑]

  《列子·楊朱》:拘此廢虐之主,錄而不舍。按録字與上拘字同誼。《荀子·榮辱》云:軥錄疾力。彼《注》讀軥爲拘,是也。拘錄者,錄本與拘係同誼,故《小戎·傳》云:楘,歷錄也。引申卽爲檢束之誼。《説文》行謹爲逯,目睞謹爲睩,又自此誼引申。

士經[编辑]

  《管子·牧民》篇:子目有士經。尹知章《注》:士,事也。麟按:此上有四維四順,下有六親五法,則士經之士,當亦爲數名。《説文》:士,事也。數始於一,終於十,从一十。孔子曰:推十合一爲士。竊以十一兩數合爲士字,其有事誼,亦取十一而天地之數畢也。此士經所敍曰:錯國於不傾之地(一),積於不涸之倉(二),藏於不竭之府(三),下令於流水之原(四),使民於不爭之官(五),明必死之路(六),開必得之門(七),不爲不可成(八),不求不可得(九),不處不可久(十),不行不可復(十一)。凡十一事,據下文分疏可見,故曰士經。

汎山[编辑]

  《管子·乘馬》:汎山。其木可以爲棺,可以爲車。按汎山猶上之蔓山,當讀爲芃芃棫樸之芃。

[编辑]

  《管子·乘馬》:方六里命之曰暴。又云:五連而暴。按暴者借爲表,猶《廣雅·釋詁》訓襮爲表,以聲誼兼通也。古者地必有表,郵表畷是也。是以地邑亦多稱表,《左傳》表淳鹵,賈侍中《注》淳鹵之地,九夫爲表,是也。此猶彼誼。

意察[编辑]

  《管子·乘馬》:士聞見博學意察而不爲君臣者。按意借爲抑。《詩》抑此皇父,《韓詩》云:意也。古書語辭,意抑多通。《釋訓》及《大雅·抑·傳》皆云:抑抑,密也。抑察,卽《中庸》文理密察之誼。

衡庫[编辑]

  《管子·七法》:衡庫者,天子之禮也。《注》:衡者,所以平輕重;庫者,所以藏寶物,不令外知者也。言王者用心,常當準平天下,旣知輕重,審用於心,無令長耳目者所得,此則天子之禮然也。按《注》説是,但未明措詞之由。《天文志》云:南宮朱鳥權衡,衡大微三光之廷。軫南衆星曰天庫,庫有五車。衡、庫皆南宮之星,而又皆隸于五帝,故云:衡庫者,天子之禮也。借天象以見義。不然,衡與庫辭不相會也。

權與[编辑]

  《管子·七法》:故攻國救邑,不恃權與之國。《幼官》云:愼號審章,則其攻不待權與。《事語》云:獨出獨入,莫之能禁止,不待權與。《輕重甲》云:數欺諸侯者無權與。四權與一也。待卽恃也。《幼官》下文云:明必勝則慈者勇,器無方則愚者智,攻不守則拙者巧。三者文法一例,明必勝爲一句。而尹《注》以權與明必勝爲句,云:權謀明略,必能勝敵。此謬,《雜志》已駁之。尹于《七法·注》云:權與謂權爲親與也。其説亦非。《雜志》但謂權與爲與國,未説權字之訓。按權圈同字。《管子》書中兩言圈屬,圈卽麇至之麇,誼訓爲羣,説見《左傳讀》。權得通圈者,猶鬻拳《後漢·孔融傳》作權,《詩·盧令·箋》云鬈讀當爲權,是權與卷聲字通也。《説文》:與,黨與也。權與謂羣黨,指同好之國也。兵力自足,故無恃乎此。

稱材[编辑]

  《管子·幼官》:收天下之豪傑,有天下之稱材。按《釋言》:稱,好也。《考工·輪人》:欲其肉稱也。《注》:肉稱,弘殺好也。皆訓稱爲好。好材猶言美材也。上文云精材,《小問》篇亦以精材、豪傑並言,字與此異而意則大同。尹《注》謂材稱其所用,失之。《雜志》以稱爲精之誤,亦不必然。

刑則紹味斷絕[编辑]

  《管子·幼官》:刑則紹昧斷絶。按紹昧與斷絶同誼,古人之複語也。紹從召聲,召從刀聲,刀之俗字作𠚥。《廣雅·釋詁》:𠚥,斷也。紹借爲𠚥。昧者,《公羊襄二十七年傳》:昧雉彼視。《注》:昧,割也。彼《釋文》云:昧,舊音刎。此猶昧與㫚之通。斷割,猶斷絶也,皆謂斬斷之刑。且以誼之相反相成言之。斷字从𢇍,𢇍,古文絕也;反𢇍爲㡭,卽今繼字。紹,繼也;反則爲斷絶之誼。昧之言未也。《方言》:未,續也。繼續同誼,《説文》繼亦訓續也。故反亦爲斷絶之誼。

僊也[编辑]

  《管子·宙合》:適善備也,僊也,是以無乏。按僊字或作仙,从山聲。《春秋説题辭》、《説文》皆訓山爲宣,則仙亦得借爲宣。《釋言》:宣,徧也。徧與備誼近,故言是以無乏。尹《注》以爲輕順貌,失之。

伎苛[编辑]

  《管子·宙合》:憂則所以伎苛,伎苛所以險政。按伎苛猶小苛。《史記·汲鄭列傳》云湯辯常在文深小苛,是也。《説文》:妓,婦人小物也。𩓸,小頭𩓸𩓸也。《史記·項羽紀》:莫敢枝梧。臣瓚曰:小柱爲枝。《東京賦·注》:鬾,小兒鬼。是凡从支者皆有小誼。此伎則借爲彼四字之誼也。又《詩·瞻卬》鞫人忮忒,《説文》引作伎。此伎亦借爲忮。凡苛者必忮很,故曰忮苛。《形勢解》云能寬裕純厚,而不苛忮,是也。

方明[编辑]

  《管子·宙合》:方明者,察于事,故不官于物而旁通于道。按方明卽六玉之方明也。以其名〔方〕明,故云察于事。上下四方無所專主,故曰不官于物而旁通于道。下云:道也者,通乎無上,詳乎無窮,運乎諸生。是其誼也。

贅下[编辑]

  《管子·法禁》:則大臣之贅下,而射人心者必多矣。《注》:越職行恩曰贅。此訓于古無徵。按贅綴本通。《商頌·長發》:爲下國綴旒。《箋》:綴猶結也。結下與射人心誼平列。

怪嚴[编辑]

  《管子·法法》:國毋怪嚴,毋雜俗,毋異禮,士毋私議。俞先生訓嚴爲尊。按嚴當與俗禮同意,借爲業也。《小匡》篇:擇其善者,舉而嚴用之。《齊語》嚴作業,是以平入相通也。《釋詁》:業,事也。凡所行者謂之事,故與俗禮意同。毋皆借爲無。

疏器[编辑]

  《管子·問》:大夫疏器,甲兵、兵車、旌旗、鼓鐃、帷幕、帥車之載幾何乘?按此軍事所用,無取疏通。《楚辭·湘夫人》:疏石蘭兮爲芳。《注》:疏,布陳也。疏器謂陳器也。下云疏藏器,謂器之可陳與可藏者耳。

五橫[编辑]

  《管子·君臣上》:上有五官以牧其民,則衆不敢踰軌而行矣;下有五橫以揆其官,則有司不敢離法而使矣。《注》:橫,謂糾察之官,得入人罪者也。五官各有其橫曰五橫。按五橫卽五潢,假天象以名官也。此如天有司祿之星,《周官》亦有司祿也。《天文志》:西宮咸池曰天五潢。五潢,五帝車舍。又曰:德成衡,觀成潢,傷成戌,禍成井,誅成質。晉灼《注》:觀,占也。《方言》:凡相竊視,南楚或謂之占。此謂占覘通。成十七年《左傳注》:覘,伺也。《廣雅·釋詁》:占,視也。又云:占,譣也。是潢主伺察按驗之事,故糾察之官亦曰五潢也。其官蓋如今六科給事中。

混吾[编辑]

  《管子·侈靡》:俈堯之時,混吾之美在下。尹知章《注》:言二帝之時,比屋可封,美俱在下。其説是也。而以混爲同,則非也。《説文》:琨,石之美者。《子虚賦》:琳瑉琨珸。然則混吾卽琨珸,以石之美喩人之美也。

𩿊然若謞之靜[编辑]

  《管子·侈靡》:若夫敎者,摽然若秋雲之遠,動人心之悲,藹然若夏之靜雲,乃及人之體,𩿊然若謞之靜,動人意以怨,蕩蕩若流水,使人思之,人所生往。流水已去,而人猶思之,下句未詳。按此以秋雲、夏之靜雲、謞、流水四者比敎。尹《注》乃以𩿊然若謞之靜屬上文爲説,非也。謞卽歊,《解嘲》云:浡滃雲而散歊烝。蓋歊之言熇也。《説文》云:熇,火熱也。𩿊本作𪈩,此乃借爲觀。《周禮·序官·注》:爟讀如予若觀火之觀。今燕俗名湯熱爲觀。靜讀爲青,《續漢·五行志》:青青者,暴盛之盛也。是青有盛意。觀然若歊烝之暴盛,使人難受,故動人怨也。若然,上言若秋雲之遠,若夏之靜雲,皆遠於人而能動人及人,故以喩敎之微妙夙切。今言歊則逼人矣,而得與彼爲類者,《説文》歊訓氣上出貌。氣無形,非若夏日之可見者,是亦微妙之物也。若然,敎乃動人怨者,此但以四者之感人喩敎之感人,非謂敎令人怨也。不然,敎豈有令人悲者乎?或曰:敎以前代之事,使有所感激,以生悲怨,如言學詩者可以怨也。此雖近似,終非本誼。

好緣而好駔[编辑]

  《管子·侈靡》:故法而守常,尊禮而變俗,上信而賤文,好緣而好駔。按下好字上疑當有不字。緣謂緣飾,此示之所以辨吉凶貴賤者,故好之。駔讀如《晏子·諫》篇今君之服駔華之駔,駔華非儉,故不好之。此以衣服喩政,緣猶禮文也,駔則禮過而淫矣。

慕和[编辑]

  《管子·勢》云:慕和其衆,以修天地之從。按慕卽莫,《左昭二十八傳》:德正應和曰莫。應和由于和同,故莫亦有和誼,所謂慕和也。

畢立賞罰[编辑]

  《史記》述《大誓》:畢立賞罰。《書大傳》述《大誓》:必力賞罰。必借爲畢,其實卽《顧命》之畢協賞罰也。蓋協立同部,故借作立,而協又脫誤作力。立聲與力亦相近,所以誤作力也。

噎下百草[编辑]

  《管子·度地》:夏有大露原煙,噎下百草。按噎當讀天地壹㚃之壹。今《易》壹㚃作絪緼,壹絪亦一聲之轉也。《新序·雜事五》云:雲霞充咽,則奪日月之明。咽與此噎聲義同,亦猶壹絪之轉。

關石和鈞[编辑]

  《周語》引《夏書》:關石和鈞。韋《解》:一曰:關,衡也。麟按:此以聲通也。蓋關從𢇇聲,𢇇从丱聲,而衡與橫古字通。橫从黃聲,關之借爲衡,猶丱之借爲磺耳。關又本有橫誼,古固門者,橫曰關,直曰植。

取則行鈞也[编辑]

  《呂覽·功名》:今之世,至寒矣,至熱矣,而民無走者,取則行鈞也。按《説文》:則,等畫物也。是則有等誼,與鈞同意。取讀爲趣,趣則與鈞平列。猶《孟子》言地醜德齊,莫能相尙也。

以言不刑蹇[编辑]

  《呂覽·圜道》:以言不刑蹇,圜道也。按刑當作訮。《説文》:訮,諍語訮訮也。《洞簫賦》:終嵬峨以蹇愕,《注》以爲正直之貌。《高頤碑》云:清寋之口。寋卽蹇字,亦作謇。以者,用也。用言者,所以出言之道也。人君出言,不必如人臣獨持正直,與人諍語而清寋也,故曰圜道。自帝無常處至此,皆謂君道,非天道,帝謂人帝,非上帝也。

蒿目[编辑]

  《莊子·駢拇》:蒿目而憂世之患。按蒿借爲眊,猶𦽡之借用眊與旄,俗又作耄也。

羈神於世[编辑]

  《呂覽·誣徒》:羈神於世。《注》:羈,牽也。神,御也。世,時也。按神訓御者,《説文》:神,天神引出萬物者也。《廣雅》:神,引也。《易通卦驗》:冬至日置八神。《注》亦讀神爲引,而御者所以引馬。《詩·小戎·傳》云:靷,所以引也。是引馬之説,神訓御,猶訓引也。《決勝》篇云:有以羈誘之也。《注》:羈,牽。誘,導。按《樂記》:知誘于外。《注》:誘,猶道也,引也。是羈神羈誘,皆訓牽引也。

奉而題歸之[编辑]

  《呂覽·懷寵》:得民虜,奉而題歸之。按《釋名·釋書契》:題亦言第,因其次第也。然則題有第誼。題歸之,諝按其郵驛過而遞傳以歸之也。

懲艾也[编辑]

  《詩·周頌·小毖》:予其懲而。《箋》云:懲,艾也。《韓詩》云:懲,苦也。按由此可知,創艾之字,實由本誼引申。下文云:予又集于蓼。《傳》云:言辛苦也。此亦自悔前事之語。蓋事本辛苦,事後自覺其辛苦而悔之,謂之懲。艾者,辛藥,故懲訓苦,亦訓艾。

牟而難知[编辑]

  《呂覽·謹聽》:牟而難知,妙而難見。按牟當借爲瞀。《荀子·非十二子》:世俗之溝猶瞀儒。《注》:〔瞀〕,闇也。闇故難知。此但取其幽闇難識之誼,猶妙爲微妙耳,非愚闇之闇也。

姑息[编辑]

  《呂覽·先識覽》:爰近姑與息。《尸子》:用姑息之語。《注》:姑,婦也。息,小兒也。據此,則《檀弓》云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姑息猶言婦寺之忠耳。

顙推之履[编辑]

  《呂覽·達鬱》:善衣東布衣,白縞冠,顙推之履。《注》:弊履也。畢氏沅曰,子高方且自矜其容以問侍者,惡有著弊履者乎?高不能注,不若闕諸。麟按:推當借爲顀。《説文》:顀,出額也。謂額突出,今人所謂衝額角也。《史記》魋顔蹙齃,魋卽顀,顔者額也。履頭突出者如顙之顀,謂之顙顀之履。今人猶有衝頭履,謂之京式鞋。

卒報[编辑]

  《韓非子·存韓》:今若有卒報之事,韓不可信也。按《少儀》:毋報往。《喪服小記》:報葬者報虞。《注》讀報爲赴疾之赴。此報誼亦同。

能人[编辑]

  《韓非子·三守》:人主不心藏,而漏之近習能人。按能與態通。故鄭注《虞書》柔遠能邇云:能,姿也。卽《説文》云態,姿之餘也。《荀子·臣道篇》:有態臣者,巧敏佞説,善取寵乎上,是態臣者也。此能人卽態人,態人猶態臣也。

[编辑]

  《韓非子·外儲説左上》:故中章胥已仕,而中牟之民,棄田圃而隨文學者邑之半。平公腓痛足痹而不敢壞坐,晉國之辭仕託者國之錘。顧千里云:按《八説》云:死傷者軍之乘。或此與彼同。麟謂此亦數目耳。錘之訓甚多,而皆可通。以兩爲主而計之,則《説文》云:錘,八銖也。《淮南·説山注》同。二十四銖爲兩,八銖于兩居三分之一,則錘爲三分之一也。《通俗文》銖六則錘,則于兩居四分之一,則錘爲四分之一也。以斤爲主而計之,則《淮南·詮言注》云六兩爲錙,倍錙爲錘,十六兩爲斤,十二兩于斤居四分之三,則錘爲四分之三也。此三訓未知誰得其的,要必在其中矣。此與凡言錙錘謂少者異意。蓋錘數誠少,而此以分率計,則不主少意也。《八説》之乘,六錘之誤也。或曰:以乘皮乘禽言之,四爲乘,則乘當爲十分之四,與錘各不相涉,亦通。

高曾同服說[编辑]

  《喪服》齊衰三月章,有曾祖而無高祖。鄭康成謂高曾同服,本于戴德、馬季長也。顧亭林、戴東原則謂曾祖父母關四世已上,苟相見則服齊衰三月,則是高祖以上皆同矣。此論尤爲允當。而程易疇乃謂古者三十有室,踰年生子,則三十一也。推而上之,則見曾孫必九十三歲矣。曾孫成人,能備禮于曾祖,則曾祖已百十歲外矣。如是已難得。若玄孫能備禮于高祖,則高祖必百四十歲外矣,而謂得見之乎?不見其人,故不爲制服也。烏呼!謬矣。夫百年壽之大齊也,以百四十歲爲不可得,則百一十歲豈可得乎?若論其變,則有百一十歲者,又安見無百四十歲者乎?卽謂童子能備禮于曾祖,曾祖之年固不必及百,然總麻章明有曾祖爲曾孫之服。夫十九以下爲殤,二十始從成人之服,然則曾祖服曾孫,欲不至百十歲外不能矣。百十歲可有,而獨無百四十歲者乎?卽在制禮時,固有百八十之召公,豈士大夫必無百四十者乎?且三十有室,不過極限,非謂三十以內不得娶也。故《媒氏》三十不娶,二十不嫁,則不禁奔以恥其父母,明三十爲極限也。則又未可以拘執曲禮也。若夫以五爲九,則固至高祖而止,不計高祖以上有服者也。必欲舉此爲駁,則高祖玄孫無服,但有七而無九矣。欲駁人之增,而己不能無減,其説顧可信乎?

痤接慮李[编辑]

  《釋木》:痤,接慮李。按接慮卽捷盧。捷盧者,鉏鋙也。痤當借爲剉。《説文》:剉,折傷也。凡折傷者多有鉏鋙。今所謂檇李,中有指爪印,豈是歟?

玉女[编辑]

  《韓非·難二》:惠公卽位,淫衍暴亂,身好玉女。按玉女與王欲玉女之玉同,玉卽㜅也。《説文》:㜅,媚也。孟康云:北方人謂媚好爲詡畜。玉女者,好女也。《禮》云:君之玉女。猶云美女也。

佴之蠶室[编辑]

  太史公《報任少卿書》:佴之蠶室。佴當作茸。《淮南·氾論訓》:大祖軵其肘。《注》:軵,擠也。讀近茸。然則茸之蠶室者,軵之蠶室也。擠與推同誼,謂推之蠶室,其誼塙矣。

腫噲[编辑]

  《莊子·讓王》:顔色腫噲。按《考工·輪人》:旁不腫。《注》:腫,瘣也。然則噲卽瘣。觀繪亦通繢,饋亦通餽,則是會貴鬼聲三通也。或曰《秋官·庶氏·注》,玄謂此禬讀如潰癤之潰,檜聲通潰,則噲亦可通潰,亦通。

浣準[编辑]

  《淮南·齊俗訓》:而求之乎浣準。《注》:浣準,水望之平。按浣當爲櫽桰之桰。《檀弓》:華而睆。《注》:説者以睆爲𠜜節目,字或爲𠜜。是浣聲與桰通也。水望得稱桰者,《荀子》以渠匽隱桰並言,渠匽以水言,隱桰以木言,皆取平直爲誼,故引申得通也。

衝降[编辑]

  《淮南·泰族訓》:故守不待渠壍而固,攻不待衝降而拔。按衝降卽衝隆,隆從降聲也。衝隆卽衝臨,猶隆慮作臨慮也。

[编辑]

  《曲禮》曰:玉日嘉玉,幣曰量幣。而《大戴·諸侯遷廟禮》云:敢以嘉幣告于皇考某侯。然則嘉與量誼亦近。《考工》有嘉量。《律曆志》云:而五量嘉矣。是則嘉者中法度之誼也。

大尉[编辑]

  崔駰《大尉箴》云:天官冢宰,庶僚之師,師錫有帝,命虞作尉。據《中候握河紀》、《河圖錄運法》,有舜爲大尉之説。是崔以大尉爲冢宰也。末又云:宰臣司馬,敢告在際。是大尉又卽司馬也。然則大尉以一官兼二職者也。舜命百官,獨無司馬,鄭康成以爲后稷爲之。按后稷本天官,今乃忽爲司馬,得無貶乎?蓋唐虞司馬卽大尉,本兼天官。稷爲司馬,仍帶舊時天官之銜,故不爲貶也。

滂喜[编辑]

  崔駰《大尉箴》云:天官冢宰,庶僚之師,師錫有帝,命虞作尉。據《中候握河紀》、《河圖錄運法》,有舜爲大尉之説。是崔以大尉爲冢宰也。末又云:宰臣司馬,敢告在際。是大尉又卽司馬也。然則大尉以一官兼二職者也。舜命百官,獨無司馬,鄭康成以爲后稷爲之。按后稷本天官,今乃忽爲司馬,得無貶乎?蓋唐虞司馬卽大尉,本兼天官。稷爲司馬,仍帶舊時天官之銜,故不爲貶也。

要子[编辑]

  《後漢·趙岐傳》:著《要子章句》。劉攽《兩漢刊誤》謂要當作孟。吳仁傑《補遺》謂古字要黽互誤,𦥺黽相似。蓋本作黽子。周廣業疑古孟黽無通者。麟按:孟黽古音同部,故《爾雅》訓孟爲勉,卽黽勉之黽也。何云不通耶?

周行[编辑]

  《毛詩》三周行。《卷耳》:寘彼周行。《傳》云:置周之列位。《鹿鳴》:示我周行。《傳》:周,至。行,道也。《大東》:行彼周行,無《傳》。馬瑞辰曰:《左傳》以各處其列釋周行,則周謂周徧,非商周之周,故杜云周,徧也。毛《傳》置周之列位,謂置周徧之列位。《淮南·俶眞》云:《詩》云:采采卷耳,不盈傾筐,嗟我懷人,寘彼周行。以言慕遠世也。高誘《注》:言我思古君子官賢人置之列位也。誠古之賢人各得其行列,故曰慕遠也。則亦不以周爲周朝。《鹿鳴》、《大東》二《箋》,皆云周之列位,誼並同。麟按:馬説是也。《崧高》:周邦咸喜。《箋》云:周,徧也。亦不指爲國名,則《傳》言周之列位,可以此比例矣。《春官·大祝》:四曰周祭。司農《注》:四面爲坐也。則周之列位,正謂四面之列位。鄭《箋》云:周之列位,謂朝廷臣也。在朝,王南面,諸侯三公北面,孤東面,卿大夫西面,是非四面之列位乎?《左傳》言王及公侯伯子男采衞大夫各處其列,所謂周行也。《司馬遷傳》云:出入周衞之中。周衞亦謂周徧之衞,正足與周行相證。《吳語》言軍,則云周軍飭壘。《西都賦》言宿衞,則云周以鉤陳之位。皆可爲旁證者也。《大東》無《傳》,胡承珙、陳奐、魏源皆云:《傳》言佻佻獨行貌,則周行爲道路也。不知毛意亦與《鹿鳴·傳》訓至道同。馬瑞辰曰:《粊誓》鄭《注》云,至猶善也,則至道卽善道。其説是也。《九歎·注》引《詩》苕苕公子,卽《西京賦》所云狀亭亭以苕苕也。《韓詩》作嬥嬥。《説文》訓直好貌。則佻佻謂孤直不羣,倜儻自喜耳。毛云:獨行貌,讀如《後漢書》之《獨行傳》,非行走之行也。惟其是獨行之人,故行彼善道也。衹以文在履霜往來之間,故讀者誤會,殊不知葛屨履霜,言其困乏,困乏之由,由于獨善也。猶屈原獨醒獨清而見放也。下言往來,復説其困乏,以佻佻二句廁其閒,欲令文勢委曲不平也。而諸儒皆以獨行爲行走之行,又參以經文行彼,遂謂毛指周行爲道路。按《都人士》云:行歸于周。《傳》:周,忠信也。有行歸之文,而毛不因此訓周爲國名,則此正可比例矣。

論臧拜經言韻之謬[编辑]

  王懷祖以《卷阿》鳴韻生,高韻朝,菶韻雍。孔巽軒以《急就篇》有出句在上章之尾,韻句在下章之首者。二説雖似纖巧,而其法律猶秩然整齊。乃臧拜經以爲三百篇首尾中間無不可韻者,則支離破碎,厚誣古人,宜爲陳恭甫所譏也。乃又謂《儀禮》敍事之文亦皆有韻。夫《詩》與《儀禮》祝醮等辭,及羣經中應對議論之文,及引古語之文,此乃文章潤色之法,設有不韻者,易以訓詁相同之字,而韻協矣,于理可也。至敍事則如人名、官名,有不容改易者,如謂協韻,則《春秋》亦可協韻乎?元年春王正月,元春合韻,年正亦合韻。西狩獲麟,西麟亦合韻。鄭伯克段于鄢,段鄢亦韻。天王使宰咺來歸惠公仲子之賵,使宰來子之亦韻,歸惠亦韻,公仲亦韻。伯姬歸于紀,姬紀亦韻。若是者不可更僕數也。且宋公亦韻,杞子亦韻。日有食之,有食之亦韻。以《儀禮》敍事之文爲協韻,則此亦得協韻乎?古聖人于敍事之文,實事求是,適同韻者不改,不同韻者亦不改,何至斤斤于是哉?故許周生難臧云:《論語》開卷,三不亦、三乎,豈亦可爲韻耶?臧不得已謂《論語》文本無韻,故無取乎此耳。夫《論語》中言語多而敍事少,然猶云本無韻,況《儀禮》敍事之文,可云協韻乎?臧氏自謂所舉數十條,非單辭孤證。然則《春秋》經文同韻者,豈止數百條乎?推而求之《史記》、《漢書》,同韻者豈止數千條乎?是以考古當論其理,不可以適合者爲證。

  附記:陳恭甫《與王伯申書》所論古韻,其説又謬。蓋陳謂閭巷謳謡,發于婦孺,不必皆合音韻。然三百篇雖陳婦孺之情,其詩則皆學士所作也。至詩中音韻有不能通者,固當闕疑,要不可以破碎部分也。

重櫟[编辑]

  褚先生補《滑稽列傳》曰:建章宮後閤重櫟中有物出焉。《索隱》:重櫟,欄楯之下有重欄處也。麟按:此櫟乃樂之誤,古文以樂爲欒。《周禮·鳧氏·注》故書欒作樂,是也。猶以丂爲于,以貝爲鼎,不可以聲誼論者也。欒訓爲闌,則聲誼之通,猶𨷻入作闌入也。

劉歆[编辑]

  王莽時有嘉新公劉歆,有祁烈伯劉歆,人所知也。乃同時又有一劉歆,《後漢·劉植傳》言植有從兄歆。據《東觀記》,字細君,爲世祖偏將軍,後爲驍騎將軍,封浮陽侯。而劉植之子又名向,襲封昌城侯,異哉!《桓彬傳》云:彬厲志操,與左丞劉歆、右丞杜希同好交善。此東漢末又有一劉歆。又鄭司農名衆,而和帝時亦有大長秋鄭衆。賈侍中名逵,而魏賈梁道亦名逵。張子高名敞,而《顔氏家訓》又有吳人張敞造字。何治《左氏》者多與人同名也?後人謂《論語》之左丘明非作《左傳》者,得無因是而起疑耶?然而兩人同名,終不可溷,一人異見,終不可分,囂囂者祇見其惑耳。

仲山甫鼎[编辑]

  《後漢·竇憲傳》:南單于於漠北遺憲古鼎,容五斗,其傍銘曰:仲山甫鼎,其萬年子子孫孫永保用。按漠北何以有仲山甫鼎?《詩》云:王命仲山甫,式是百辟。陳碩甫謂爲天子之二伯。故云:肅肅王命,仲山甫將之,邦國若否,仲山甫明之。然則仲山甫當于此時巡行漠北矣。

泰折[编辑]

  泰折之折,當卽墠字之借。《王吉傳》引《詩》中心𢛁兮,今《毛詩》𢛁作怛。𢛁從制聲,制折聲通。怛從旦聲,旦單聲亦通。故東門之墠亦作東門之壇,怛可作𢛁,故墠可作折。

駿厖[编辑]

  《詩·長發》:受小共大共,爲下國駿厖。《傳》:共,法。駿,大。厖,厚也。毛訓共爲法,亦以爲玉,《左傳讀》已著之矣。上章之受小球大球,爲下國綴旒。阮雲臺因球磬而説綴旒爲竟上之縣裘,是矣。然則駿厖亦因共玉爲誼也。駿與全通。如《老子》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朘亦作全也。厖與尨駹通。《考工記·玉人》云:天子用全,上公用尨。鄭司農讀。《説文》云:全,純玉也。尨作駹,云:四玉一石。此泛記用玉之等,舉王公之全尨,而侯用瓚,伯用埒,皆可統攝于其中。爲下國全尨者,爲下國用玉之法也。《荀子·榮辱篇》引此《詩》厖作蒙,同。而先云先王制禮義,使有貴賤之等,長幼之差,知賢愚能不能之分,是亦以此爲制法之等也。毛云:駿,大者。全亦大也。厖,厚者。《説文》厖訓石大,由石大引申爲厚,厚亦從厂,亦謂石也,故言厖厚也。而四玉雜以一石,可知厖與尨駹非直聲同,誼亦通矣。

梵字[编辑]

  《都鄉正街彈碑》:梵梵黍稷。梵卽芃字。《詩·黍苗·傳》:芃芃,長大貌。後漢樊梵,字文高。高長同誼,名字相應也。據《後漢書·郭伋傳》云:父梵爲蜀郡大守。下云:伋少有志行,哀平間辟大司空府。是西漢時已有梵字也。而葛洪《字苑》乃訓淨行也,潔也,其妄甚矣。

皙陽[编辑]

  《尚書大傳》:陽伯之樂,舞侏離,其歌聲比余謡,名曰晳陽。按晳陽當卽《莊子·天地》篇所謂折楊皇荂也。但莊子以此爲里耳所好之樂,蓋樂雖雅正,若爲人所習聞,里耳亦喜聽之。如皇荂卽《皇皇者華》,亦是《小雅》詩,本非俗樂也。

常祥[编辑]

  《呂覽·諭大》:地大則有常祥、不庭、歧母、羣抵、天翟。《注》:皆獸名也。麟按:常祥當卽商羊,鳥名也。羊祥古本一字。以商容作常摐,商阪作常阪證之,是常商又通。

宋光寧二宗爲憲聖慈烈后服議[编辑]

  宋高宗憲聖慈烈皇后吳氏,于慶元三年崩。時光宗以大上皇承重,寧宗降服齊衰期。凌氏曙《禮説》曰:寧宗于吳皇后,曾孫也。爲曾祖母本宜服齊衰三月,今服齊衰期,過矣。光宗服齊衰三年,則合于《喪服小記》爲祖後者爲祖母三年。麟按:二議皆非也。天子以宗廟社稷山川土地爲重。光宗旣傳宗廟社稷山川土地于寧宗,則重在寧宗矣。祭則寧宗主之,喪亦寧宗主之。則寧宗當爲吳后服齊衰三年,不爲蔑其父也。何則?凡后之喪,非百姓祖母曾祖母死者可比。《禮》曰:爲后服齊衰,服母之義也。光宗固后之孫,而亦后之臣也,則重雖不在光宗,而光宗未嘗不可服齊衰三年也。然而主喪者惟一人,寧宗旣受重,則主喪屬寧宗,而光宗不得主喪矣。斯不爲蔑其父乎?曰:禮本無傳位,《荀子》曰:諸侯有老,天子無老。有擅國,無擅天下。後世旣有是事,則不得不爲之制禮。禮有父廢疾而子嗣位者,父亦不爲喪主,今背古義而行傳位,是父貽謀之不善,願自同于廢疾者也。其事旣成矣,則不得不同于廢疾者,而以子爲主矣,此父自作之咎也,非子之蔑其父也。且平日祭祀,固子主之矣。于祭不嫌其蔑父,而于喪獨嫌其蔑父乎?《内則》云:舅没則姑老,祭亦婦主之。不爲蔑姑,而此獨爲蔑父乎?且《内則》于舅没則姑老下,仍云冢婦所祭祀賓客,每事必請于姑,是固不替其姑也。以此準之,父廢疾而子嗣位者,喪祭當請命于父矣。則子受襌者爲喪主,亦當請命于大上皇矣。于主喪見受祖之重,于秉命見奉父之尊,恩義猶爲兩得也。若乃大上皇持重,而寧宗僅服齊衰期或齊衰三月,然則期年或三月之後,寧宗已除服,而大上皇猶服齊衰也。《玉藻》云:縞冠玄武,子姓之冠也。所謂父有喪服,子不純吉者也。寧宗除服當如是。然而縞冠玄武,非喪服也,不以之廢祭也。禮無脫縞冠玄武而祭者,以祭皆父主之,無子主之也。雖大夫七十而傳,喪祭猶父主之,不得以子主之也。今子已爲天子,已受宗廟社稷山川土地,則祭當子主之矣。只除服而不祭,如先帝何?已除服而祭,如大上皇尚有重服何?一進一退,無一可者也。然則非以寧宗持重主喪,不能全其禮也。雖然,此因有天子傳位而制者也。天子傳位本非禮,旣有是事,則不得不爲之制禮,然則爲人主者,不如預禁傳位之爲得也。《禮》:后崩不再立,妾母不得立爲太后。而後世習爲常事,因而爲之制禮,有不能遽絶者。若夫天子傳位,行與不行,無所損益也。創制之君,可以永禁,守文之君,可以不爲,吾願後世有天下者,以此全先聖之大禮也。

格五[编辑]

  吾丘壽王善格五。舊謂格五者,至五卽格不得行。按今棋局十九道,古棋局十七道。若至五始格不得行,兩家相去,太逼窄矣。今之跳五子,當卽古之格五,其法兩家各五棋,至三卽格不得行。然則格五者,謂行五棋而有格法也。《大戴·小辨》篇:夫亦固十棋之變,由不可旣也。此卽格五也。一家五棋,兩家則十棋也。若謂至五格不得行,則必不止五棋矣,兩家必不止十棋矣,與《大戴》文又啎。且十七道之中,容棋不太多乎?

畢狀如义[编辑]

  《特牲》:宗人執畢。《注》:畢狀如义。按义當是弋字,篆文弋作,與义相似。畢必古通,必字从弋,以其似弋也。字象立竿有所縣,從則象竿有枝節旁出也。故凡物有旁出者當曰弋,因字誤而爲义,今人皆呼旁出爲义矣。

獻武諱具敖[编辑]

  《晉語》:范獻子聘於魯。問具山敖山,魯人以其鄉對。獻子曰:不爲具敖乎?對曰:先君獻武之諱也。萬充宗《禮記偶箋》謂考之《史記》,獻公乃隱之高祖,武公乃隱之曾祖,范獻子聘魯在昭公二十二年,而魯人猶諱,則諱非止于高祖也。麟謂武公之廟,象武世室,世世不毀,故諱其名。獻公或以有功德,其廟亦不毀,如天子之宗報耳。

  ↑返回頂部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