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文库:写字间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重定向自Wikisource:寫字間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社區 写字间 存檔
捷径
WS:S
WS:VP
請另頁請求管理員幫助,力求提高效率。机器人導入者管理员更改用戶名請另頁申請。目前中文維基文库共有131名活跃用户,沒有行政員,暫不建議申請。
If you can't speak Chinese, we prefer you to comment at the embassy and our volunteers can help on translating your inputs.
维基文库项目
维基文库是什么
维基文库与维基教科书
写字间
投票
版权信息
版权讨论
删除讨论
移动请求
请求管理员帮助

發言更新圖例
  • 最近一小時內
  • 最近一日內
  • 一週內
  • 一個月內
  • 逾一個月
特殊狀態
已移動至其他頁面
或完成討論之議題
手動設定
當列表出現異常時,
請先檢查設定是否有誤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把南朝梁作品自動導入南梁?[编辑]

如題,目前實際存在、內容較多的分類是Category:南梁,但也有不少作品被歸在Category:南朝梁之下。由於為數甚多、日後還可能增加,希望可以有一勞永逸的解法,謝謝。 迴廊彼端留言) 2022年10月16日 (日) 10:30 (UTC)回复[回复]

@迴廊彼端:首先應該確定要用「南梁」還是「南朝梁」。—— Eric Liu留言 2022年10月16日 (日) 12:57 (UTC)回复[回复]
已有分类:劉宋,就叫南梁即可。--Jusjih留言) 2022年10月16日 (日) 22:45 (UTC)回复[回复]
再來的問題是如何把Category:南朝梁Category:南朝梁作者兩個分類中的東西快速移過來,甚至是建立機制避免以後再有條目被分入。--迴廊彼端留言) 2022年10月25日 (二) 15:17 (UTC)回复[回复]
机器人替换即可 Midleading留言) 2022年10月31日 (一) 13:24 (UTC)回复[回复]
謝謝告知,但我更在意後面的「統一彙整機制」,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發現還有Category:南朝宋Category:南朝宋作者Category:南朝齊Category:南朝齊作者Category:南朝陳Category:南朝陳作者這些平行分類(部分尚未建立但已有內容,維基文庫使用模板分類的作法也無法像中文百科一樣,用重定向分類的方式處理),Category:後漢內容也混雜東漢跟五代時的後漢,建議及早統一。 迴廊彼端留言) 2022年11月5日 (六) 15:23 (UTC)回复[回复]
Category:南朝梁的所有内容已经用机器人清理。 Midleading留言) 2022年12月17日 (六) 05:08 (UTC)回复[回复]
我已經先為上開頁面建立分類重新導向,至少往後有清理的依據。@Midleading:不知是否能夠以機器人做進一步清理?—— Eric Liu留言 2022年12月30日 (五) 21:04 (UTC)回复[回复]
已經全部清理 Midleading留言) 2023年1月5日 (四) 05:14 (UTC)回复[回复]
辛苦了。—— Eric Liu留言 2023年1月5日 (四) 15:16 (UTC)回复[回复]

我难以逐个识别版权状态,如何上傳民國圖書?[编辑]

我获得了许多中文书籍。人们现在无法在线获取这些文件,因此迫切需要上传它们。但是,有些人进入了公有领域(PD),而其他则没有。我应该如何上传它们?由于美国保护期为95年,而且这时期出版图书的绝大部分作者已经去世超过了50年,我已经上传了95年前出版的图书(1209-1899 1900-1910 1911-1920 1921-1926)。对于1927-1949年出版的图书,由于数量众多,我无法自己一一验证,有两种上传方法:

  1. 发布图书列表,并请求用户识别 PD 图书并复制到另一个列表。 我将上传已识别的 PD 书籍。 优点:良好的版权保护。 缺点:老作者很难找到作者信息。 预计只有一小部分图书会被上传。
  2. 发布图书列表,并请求用户从列表中删除非 PD 图书。 然后上传每一本保留在列表中的图书。 如果非 PD 图书没有被用户删除,上传后发现是非 PD,则任何用户都可以举报删除。 优点:会上传很大一部分,有利于旧书的保存。 缺点:会增加管理员上传后删除的工作量。

请问哪个方案比较好?请留言Upload for Freedom留言) 2022年11月5日 (六) 13:14 (UTC)回复[回复]

Portal:民國叢書 Midleading留言) 2022年11月5日 (六) 13:22 (UTC)回复[回复]
大部分作者是找不到信息的,不仅是wikidata,google也搜索不到。 Upload for Freedom留言) 2022年11月5日 (六) 13:23 (UTC)回复[回复]
  • 謝謝您無償分享。草草看了1921-1926書籍一遍,見得有幾個錯誤:
  1. 一書數見:陳垣《元也里可溫考》SSID-11336594SSID-13650172SSID-13650171SSID-13099677.全是商務印書館東方文庫版。
  2. 作者名字錯誤:《宋元戲曲史》SSID-13235082SSID-13735070,以上兩件作者是王國維,SSID-11312939則誤稱作者王海宇,這三本全是商務印書館文藝叢刻甲集本。
  3. 書名錯誤:SSID-13740575SSID-11279024SSID-13099630,以上三件書名《壬戌政變記》,皆是商務印書館東方文庫版。但是SSID-13740573應是《奉直戰爭紀事》,誤作《戍政變記》。
  4. 版權依然有效:冰心(1999年離世)、顧頡剛(1980年離世)各作品。
晞世道明留言) 2022年11月6日 (日) 05:04 (UTC)回复[回复]
一本书多次见到没问题,因为这些都是宝贵的图书。也许一些存在缺页、污损,可由其他扫描补充。确实存在metadata错误的问题,请纠正。对于版权问题,请提删。--Upload for Freedom留言) 2022年11月6日 (日) 13:08 (UTC)回复[回复]

希望大家到commons发表意见。--Upload for Freedom留言) 2022年11月8日 (二) 11:49 (UTC)回复[回复]

如果没人支持我提出的方案,我就放弃了。--Upload for Freedom留言) 2022年11月10日 (四) 11:19 (UTC)回复[回复]

提請社群參與共議[编辑]

依據本地關聯既定程序、慣例及共商之大意等,現有關於特定代權編輯活動之審視尋求共議,期望同好參與共議之。 Longway22留言) 2022年11月12日 (六) 09:05 (UTC)回复[回复]

2022年11月7日Zhxy 519移動Wikisource:不合理的封禁/2022年至“Wikisource:User:Jusjih/不合理的封禁/2022年”引述早被刪除的 w:User:金牌雄鹰/管理人员和资深用户的人身攻击行为。再不回答就應推定Zhxy 519不溝通,但宜由中性用戶通知Gzdavidwong。--Jusjih留言) 2022年11月13日 (日) 22:32 (UTC)回复[回复]
有个问题,我看了编辑摘要,这是在引述w:User:金牌雄鹰/管理人员和资深用户的人身攻击行为的删除日志,而不是内文——根据摘要前后文,这是指他移动阁下页面的操作的原因与w:User:金牌雄鹰/管理人员和资深用户的人身攻击行为被删除的原因一样,因此这似乎无法被视为“再不回答”和“不沟通”。另,鉴于User:Jusjih/不合理的封禁/2022年的内容并参考w:Wikipedia:论述,似乎现阶段并不适合按原有的Wikisource:不合理的封禁/2022年标题放在Wikisource名字空间下,而更适合移动到讨论区或用户子页面——我个人更倾向于移动到讨论区。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11月14日 (一) 16:10 (UTC)回复[回复]
@Zhxy 519:还是建议该管理员早日出面沟通回应较好。Patlabor Ingram留言) 2022年11月14日 (一) 15:38 (UTC)回复[回复]
奇怪,Longway22要的是「同好」,我不是他的同好,Jusjih也從來沒有向我提過疑問,怎麼就變成要我溝通了? Zhxy 519留言) 2022年11月14日 (一) 20:33 (UTC)回复[回复]
@银色雪莉:命名“Wikisource:不合理的封禁/2022年”的用意是預料討論少,分年頁面最終能自行存檔,免存檔頁。尋求溝通是基於Wikisource:管理員的離任#先溝通。Zhxy 519移動的頁面應移回,否則就請社群想下一步。--Jusjih留言) 2022年11月15日 (二) 22:27 (UTC)回复[回复]
既然寻求沟通,可以移动到讨论区,而不是因为预料讨论少,而把还没经过讨论的事宜挂在wikisource下,如果因为预料讨论少,放到写字间就好了。——即便如阁下所说,也可以在将Wikisource:不合理的封禁进一步讨论至一定阶段时再进行另外的设计,而不是现在。
我并未对“寻求沟通”有疑惑,而是基於Wikisource:管理員的離任#先溝通,正要注意沟通的时序,在对方移动时具备详细事宜的编辑摘要的情况下,不应称为“不沟通”。——“对对方的理由不认可”和“认为对方不沟通”恐怕不是一回事,阁下是老前辈,想必比我更清楚。
移回我个人是不赞成的,前面已经说过,移动到Wikisource:不合理的封禁的讨论区也是很好的选择,而不是挂在wikisource命名空间下。——当然如有其它更好的做法,我也欢迎。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11月15日 (二) 22:40 (UTC)回复[回复]
同意移入Wikisource talk:不合理的封禁,就分別論述以及討論。Wikisource talk:写字间曾有分叉的留言,已重定向至本頁,未整合歷史。--Jusjih留言) 2022年11月16日 (三) 20:18 (UTC)回复[回复]
@Jusjih, 银色雪莉, Patlabor Ingram:涉案方單方多次消除轉接合適展開其他討論之註明,亦未見任何進一步萬全合規針對單方溝通之基礎,基於既有狀況恐怕難以推進既有良好流程,適請社羣等考慮其他合規適切選擇。——Longway22留言) 2022年11月22日 (二) 03:16 (UTC)回复[回复]
有一说一,人家上面回复了,阁下是不是应该先跟他谈,而不是ping在下或别人?当然这没有阻止或反对阁下ping我或别人,我只是指出一个常规下的流程罢了。——另外,Wikisource:不合理的封禁以及Wikisource:禁制鉴于未有讨论只是论述的当前状态,放在Wikisource:請求管理員幫助指引类文字下,恐怕就像在下上面说的,还不是时候,但我非常欢迎并赞成按一般流程在写字间或这两个页面的讨论页讨论。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11月22日 (二) 03:41 (UTC)回复[回复]
個人認為相關內容並不適合放在維基文庫命名空間。—— Eric Liu留言 2022年11月22日 (二) 07:56 (UTC)回复[回复]
在討論無法獲取適當回覆兼無法合規擴大基礎所致懸峙狀態下,如何議清適切之法是為至要,而且有關適當延展空間亦關乎採編等長遠計劃,不得不認為社羣及社區仍有逼切之求尋規約需要,亦需要更多路徑廣納論見,此乃個人陋見。 Longway22留言) 2022年11月22日 (二) 08:21 (UTC)回复[回复]
@Midleading, Hat600, Shizhao, 沈澄心, Liuxinyu970226:@银色雪莉, Yinyue200, 晞世道明, Longway22, Patlabor Ingram:Zhxy 519遇到存疑封禁的唯一回應,是移動頁面不留重定向,能溝通嗎?若不能,是否再提管理員解任?先問社群,就不是强推。--Jusjih留言) 2022年11月27日 (日) 21:03 (UTC)回复[回复]
这Jusjih是什么蠢逻辑?Zhxy_519是被Patlabor Ingram@了才来回了一句,我可从来没看见Jusjih邀请过Zhxy来这里。"先問社群,就不是强推。"啥????你哪里问过本人? 174.92.149.156 2022年11月28日 (一) 04:00 (UTC)回复[回复]
支持写入讨论页。另外我也请求Zhxy 519针对此事再做出一个认真而总体的回应(如果之前有但我不知道的话请指出),否则不利于社群的讨论。 Yinyue200留言) 2022年11月28日 (一) 07:15 (UTC)回复[回复]
……态度好的发言也要@人家一下吧。我现在也看不懂到底要回应啥?是这个什么页面本身,还是移动及后续几项行为?前面的我根本没看出来Longway和Jusjih这不知所云二人组有好好让zhxy出来说过话,后面的行为还用本人回应? 174.92.149.156 2022年11月28日 (一) 14:46 (UTC)回复[回复]
截至2022年12月4日 (日) 16:40 (UTC)没看到Jusjih的用户贡献里有进一步试图沟通的动作。 --达师 - 370 - 608 2022年12月4日 (日) 16:40 (UTC)回复[回复]
那就再提管理員解任?請注意曾有被提管理員解任,不答辯,反而擅自直接回退的惡例[1] [2] [3]。--Jusjih留言) 2022年12月5日 (一) 19:47 (UTC)回复[回复]
有一说一,在下没太懂达师阁下说“没看到Jusjih的用户贡献里有进一步试图沟通的动作”和您说“那就再提管理員解任?”之间有什么样的逻辑关联?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12月9日 (五) 19:42 (UTC)回复[回复]
截至2022年12月10日 (六) 17:29 (UTC)没看到Jusjih的用户贡献里有进一步试图与Zhxy 519沟通的动作。Wikisource:管理員的離任要求先沟通。本讨论串内,Jusjih已经2次在未有任何沟通动作的情况下,要求提出管理员解任。也许Jusjih有未来视或者预知梦之类的超能力,使他在动作之前提前认定沟通无效,但这不符合方针要求。 --达师 - 370 - 608 2022年12月10日 (六) 17:29 (UTC)回复[回复]
已在User talk:Zhxy 519以及User talk:Gzdavidwong請求本段落留言,看看能否溝通。--Jusjih留言) 2022年12月12日 (一) 18:48 (UTC)回复[回复]
我移動頁面是有理有據的正常操作,下面很多用戶都表示支持,你如果認為錯了,你的理由是甚麼? Zhxy 519留言) 2022年12月12日 (一) 19:50 (UTC)回复[回复]
是指列出的封禁程序存疑,未必合理。--Jusjih留言) 2022年12月12日 (一) 21:56 (UTC)回复[回复]
本人去年早已回應[4],你的回應是不聽,並強迫本人認罪「一錘定音」(銀色雪莉語)。請你先回應本人的正常理由先。 Zhxy 519留言) 2022年12月12日 (一) 22:23 (UTC)回复[回复]

Zhxy 519害怕管理員被解任,就更要考慮以下和解草案,但其他用戶若另有高明,請提出:

  1. Zhxy 519若遮罩有重大利益衝突的直接封禁,就是2020年10月8日封禁、2021年5月29日封禁、2022年4月28、29日封禁,就不是不利Zhxy 519的證據,才有社群和解的可能。
  2. Zhxy 519要注意Wikisource:管理员#避嫌,才能重建社群信任。
  3. 任何用戶都不要招募或做他人的真人傀儡,也不要支持假隱退。
  4. Zhxy 519若以原作者請求快速刪除在元維基第一第二次曬用戶名的仇恨,也就不是不利Zhxy 519的證據。但仍不要跨維基追逼騷擾。

就端看Zhxy 519是否考慮和解。--Jusjih留言) 2022年12月13日 (二) 01:28 (UTC)回复[回复]

有趣,Jusjih如此没有条理和章法,zhxy拿出了过去回应,你怎么不去回应,自说自话起来了?哪怕说一句“理由无效”嘛。按照zhxy给的这个老存档,我还看到Jusjih去年曾说过“中華大陸”这个奇怪的词,Jusjih到底是不是一个合格的中文使用者? 174.92.149.156 2022年12月13日 (二) 01:56 (UTC)回复[回复]
zhxy拿出了过去,只是翻舊帳,無助和解。誰是不是一个合格的中文使用者,容不得此地評論。移步User talk:174.92.149.156。--Jusjih留言) 2022年12月13日 (二) 05:06 (UTC)回复[回复]
你好大的官威啊,J大人。还会用容不得?你拿的一堆旧事就不是翻旧账,这双重标准简直了。 174.92.149.156 2022年12月13日 (二) 14:54 (UTC)回复[回复]
沒有官威,也別叫“J大人”。請注意本段落的宗旨,是解決幾次封禁是否仍值得示衆,也沒有“強迫認罪”。是不是一个合格的中文使用者離題了。曾遇到很多用戶支持解任,未通過,更要改善,才能重建社群信任。--Jusjih留言) 2022年12月14日 (三) 02:06 (UTC)回复[回复]
既然说解决问题,人家也回应了,你去回应啊。人家说话,你就玩双重标准说人家是“翻旧账”,你怎么不是?总想认定人家沟通无效,自己却从没认真沟通过,处处双重标准,我算是见识了。 174.92.149.156 2022年12月14日 (三) 04:51 (UTC)回复[回复]
封禁是要防止维基文庫遭到持续或严重破坏,而绝非惩罚用户。因此,程序存疑的封禁不遮罩,就是持續惩罚用户翻舊帳,無助和解,尤其是,尤其是被提名解任,不答辯,反而擅自直接回退又仇恨封禁的惡例[5] [6] [7],就端看Zhxy是否遮罩程序存疑的封禁。另外,已在User talk:Gzdavidwong留言,缺回音,也足以形成溝通不成。--Jusjih留言) 2022年12月18日 (日) 22:14 (UTC)回复[回复]
我们假设Jusjih所说都是对的:
Jusjih说程序存疑的封禁不遮罩就无助和解——Jusjih目前的行为已经被多名用户质疑,那么Jusjih应该遮罩自己的所有发言才对,否则毫无益处。
Jusjih说zhxy翻旧账无助和解——Jusjih所提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当前的,翻旧账的恰恰是Jusjih,Jusjih应该停止在这里的发言。
各位说我说的对不对? 174.92.149.156 2022年12月21日 (三) 00:22 (UTC)回复[回复]

建议:容忍用户到commons上传1949年以前的中文书籍扫描,上传后再识别版权不对的删除,到期恢复[编辑]

请发表意见 Upload for Freedom留言) 2022年11月12日 (六) 12:39 (UTC)回复[回复]

能不能给{{作者}}加个nocat参数[编辑]

不然的话给从属于两个朝代的作者分配模板参数会很困难,参见Author:让-雅克·卢梭。--Snowflake2022留言) 2022年12月5日 (一) 23:25 (UTC)回复[回复]

或者多加几个朝代参数和国籍参数也行。--Snowflake2022留言) 2022年12月5日 (一) 23:27 (UTC)回复[回复]

中医古书里为何会有「毒瓦斯」?[编辑]

https://zh.wikisource.org/w/index.php?search=%E6%AF%92%E7%93%A6%E6%96%AF

见于政和聖濟總錄外科正宗幼幼新書瘍醫大全是齋百一選方外科精要諸病源候論外科選要青囊秘訣痘疹心法要訣備急灸法痘疹詮痘疹詮古方外科集驗方集驗背疽方等书,数不胜数…… DuckSoft留言) 2022年12月10日 (六) 14:49 (UTC)回复[回复]

这是原始来源的问题了,你可以换一个更可靠的来源。 Midleading留言) 2022年12月10日 (六) 15:00 (UTC)回复[回复]
哈哈哈哈,我笑了。 174.92.149.156 2022年12月13日 (二) 02:06 (UTC)回复[回复]
“毒瓦斯”、“瓦斯毒”是中医术语。 Fire Ice 2022年12月13日 (二) 05:01 (UTC)回复[回复]
不见得是这样,这些应该是需要更改的。个人看法是文库中这些传统医学书籍的登载来源可能使用了可复制黏贴的二手的电子文本来源,这些来源大体上存在未经校对的ocr,然后又作机械的繁→简转换,其时就把“毒气”转成了“毒瓦斯”而同样未校对;再后来在回收到文库时甚至可能再做了一次机械的简繁转换(或未做)。典型的例子是:《諸病源候論》(《周氏醫學叢書》校本,清末,请查看原件与右侧电子文本的差异(最右边一行)。@DuckSoft:我想正如Midleading君所言,阁下可以用原件加强校对。注:我对传统医学也是一知半解,以上评论仅就具体文本而言,如有不当的也请各位指正。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12月13日 (二) 05:32 (UTC)回复[回复]
我是使用机器人大量导入这些中医古书的人。导入来源是网盘分享的未知来源的电子文本。如果大家认为导入的电子文本来源质量很差,可以使用其他来源的电子文本覆盖,或者参考可靠的来源进行校对。 Midleading留言) 2022年12月16日 (五) 08:12 (UTC)回复[回复]
了解了,感谢解惑。
我看到这些书上大多有标记“本作品由于校订不足而错误百出。您可以参考可靠的原作版本,尝试改善它,再移除这个模板”,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虽然我也很想把这些书一一进行校对,奈何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还是留给大家来慢慢改进吧。
同时,也非常感谢您前期的开荒工作。 DuckSoft留言) 2022年12月24日 (六) 22:09 (UTC)回复[回复]
同意你的看法。 Fire Ice 2023年1月4日 (三) 13:56 (UTC)回复[回复]

删除三份《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书》)中公报中未(不会)收录的部分,兼修改著作权模板[编辑]

  1. 国务院公报中并未(或可以预料到不会)收录黑框中“江泽民同志是……”“邓小平同志是……”的评价部分,这一部分是人民日报等刊物中一同在头版上刊载的内容,这些内容严格来讲不是作品的一部分,同时也存在版权疑虑。
  2. @红渡厨将毛和江的《书》的著作权模板从{{PD-PRC-exempt}}改为了{{PD-PRC-CPC}}并认为后者更合适,我对此存在疑问,希望社群就此讨论。《刑事审判参考》指导案例第680号的核心观点是“由一定的组织和人员负责起草,经特定的组织程序决议通过,在全党范围内具有约束力”的中共文件可以视为“具有立法、司法、行政性质的文件”,《书》本身不是单独以中共中央名义发表的(还有全人常、国务院、全国政协和中央军委),性质也不似案例中被判断属于公有领域的《党章》和《十七大报告》般在某个会议中被通过或批准,其被收录(或将被收录)在国务院公报中,虽说《书》似乎也能满足案例中提出的特征,但我更倾向于使用原来的{{PD-PRC-exempt}}。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0日 (二) 09:58 (UTC)回复[回复]

回复@Teetrition,同意观点1。关于观点2我想说的是,现在维基文库的共识就是:中共中央的公文,可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规定之“具有立法、司法、行政性质的文件”,我们没有必要再刻舟求剑地讨论共识形成的原因。退一步说,假若我们不适用{{PD-PRC-CPC}}而直接使用{{PD-PRC-exempt}},那么如何将其认为是“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呢?——红渡厨留言) 2022年12月20日 (二) 10:28 (UTC)回复[回复]
@红渡厨:感谢回复。{{PD-PRC-CPC}}可以是原因之一,但《书》同时作为国务院发表的内容并具有广而告之的目的、收录或按惯例会被收录在国务院公报中,以此承认它具有行政性质也未尝不可。同时,我也认为在适用{{PD-PRC-CPC}}时,《书》也不会是立法或司法性质,只能往行政上靠。既然{{PD-PRC-CPC}}指向的就是{{PD-PRC-exempt}}中所引用的第五条第一项,而非这个指导案例新设了一种不受保护的类别,直接用{{PD-PRC-exempt}}也能包括国务院这一部分的行政性质。我的主要疑虑就在于《书》不仅仅是中共中央的公文。另外,文库似乎也难以要求每个用{{PD-PRC-exempt}}的作品都像中共模板一样说明具有立法、司法、行政性质的原因。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0日 (二) 10:59 (UTC)回复[回复]
那就等收录进国务院公报再说嘛,现在的现实就是,22版本《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并没有被收录进任何公报。若非因为《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是中共中央公文,并没有理由认为,其他机构的发文就一定是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如果是,那著作权法为什么不直接说:“国家机关发布的内容”,而是“多此一举”地写上“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呢?至于你说的:“文库似乎也难以要求每个用{{PD-PRC-exempt}}的作品都像中共模板一样说明具有立法、司法、行政性质的原因。”维基文库有权要求录入文库的每一篇文献说明版权,说不清楚的,直接按没有版权删除,维基文库不是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做的吗?—— 红渡厨留言) 2022年12月20日 (二) 11:50 (UTC)回复[回复]
尊重阁下的意见。
同时,我对于我此前发言的最后一句同时补充说明如下:我同意理由说不清楚的当然应该删除。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作品使用了正确的著作权模板且能解释理由即可,不要求像{{PD-PRC-CPC}}一样具体说明为什么符合第五条第一项。第五条第一项直接列举的“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等都有更具体的模板可用,但也有一些作品如法院的判决没有具体的模板可用而转而直接用{{PD-PRC-exempt}},还有一些具有行政性质的作品也是直接用的这个模板。如果要求在著作权模板里把理由具体说清楚(即到底为什么具有立法、司法、行政性质)不现实,否则仅用了{{PD-PRC-exempt}}模板的所有作品都得被提删了。
此外,作品的行政性也不是公报就能赋予的。行政法规一发布我们就知道它可以被上传到维基文库,而不必等到它在多日后被收录到公报中。邓和江的《书》在内容上具有高度的同质性,前者能直接用{{PD-PRC-exempt}}而后者只能等待公报收录、此前只能用{{PD-PRC-CPC}}是否有点难以让人接受?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0日 (二) 12:20 (UTC)回复[回复]
阁下把我说的有点晕。。。。就像当初我把{{PD-PRC-exempt}}换用{{PD-PRC-CPC}}一样,我并不是觉得{{PD-PRC-exempt}}这个模板不可以,而是{{PD-PRC-CPC}}这个模板更合适,它更加明确地说明了为什么中共中央的文件没有版权。模板:PD-PRC-exempt说明页面中也明确说了:如有可能,请使用以下更特定的模板。“邓和江的《书》在内容上具有高度的同质性”,是啊没错啊,所以呢?邓能收录是因为一,这是中共中央文件;二,该文件收录进国务院公报;江能收录是因为且只因为:它是中共中央文件。—— 红渡厨留言) 2022年12月20日 (二) 13:11 (UTC)回复[回复]
把我之前的观点换个说法就是,正因为邓和江的《书》发表机关相同、内容上高度同质(毛也只是少了一个全国政协,实质上并不影响),所以它们应该用一样的模板。
阁下最初把邓的《书》的著作权模板从一般模板换为中共特定模板,之后又注意到公报里有收录,于是把著作权模板又换为一般模板,我大胆猜测也是因为多重因素影响下仅用中共模板并不准确(不仅仅是中共文件导致公有领域)。
因而,既然邓的《书》因为除中共文件之外的原因具有行政性,同质的江的《书》也应如此——国务院发布这一因素而导致的行政性不需要等到一份国务院公报的收录来确认它。就像行政法规的立法和行政性不需要等到国务院公报的收录来确认一样。如果说国务院发布这一层因素导致的行政性本身不足,就算邓的《书》被收录进国务院公报,那我的观点也会变成邓的《书》也该只用中共模板。
换模板或许过于细枝末节,影响不了在现有文库共识下可以收录的事实。我也抱歉占用了阁下的时间和写字间的版面,但十分感谢阁下参与讨论。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0日 (二) 15:35 (UTC)回复[回复]
版权是一个严肃的法律问题,我很乐意与阁下讨论这些细枝末节。“邓和江的《书》发表机关相同”,是的没错,但对版权有影响的仅有“中共中央”这一机关。你举了一个行政法规的例子,说实话这个例子实在是太不恰当了。请看《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行政法规已经满足了“法规”、“国家机关的命令”,不需要通过“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来证明它的版权。——红渡厨留言) 2022年12月21日 (三) 05:14 (UTC)回复[回复]
如果阁下称对版权有影响的只有中共中央这一机关,以此前提为真时那我观点也同之前说的一样,就是邓的《书》也该用中共模板。因为这样所用的著作权模板才是最具体的。如果国务院这一机关对《书》的版权没有影响,那阁下没必要把邓的《书》从中共模板换为一般模板。
如果说行政法规因为已经被列举而其立法和行政性质不存疑义,我承认这个例子确实不当,法律直接把一些具有立法、司法、行政性质的文件举例了,但这对说理本质影响不大。将其换为政府工作报告如何?报告并非决议、决定或命令(全国人大也只是决议通过报告,报告不是决议(链接的这个才是决议)本身),也不是法律法规,但文库收录它们并不需要等到公报把它们收录了才能证明它的行政性质,收录的原因是因为报告本身所具有的行政性质202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于2022年3月13日录入文库,而当期公报是3月20日出版的。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1日 (三) 08:36 (UTC)回复[回复]
我在之前已经讲很清楚了,邓的收录是因为一,这是中共中央文件;二,该文件收录进国务院公报。我上一条讲的话仅针对你说的“邓和江的《书》发表机关相同”。再有,政府工作报告是国务院一年工作的总结,可以判断出其鲜明的行政性质。而《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若非有中共中央加持,是非常难以判断其是否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话说回到维基文库,在维基文库,判断一篇文献是否具有版权,一、看是否符合相关法律法规,二、看是否属于维基文库社群的相关共识。就这两条,你所谓的同质不同质,在版权这方面,并没有什么影响。——红渡厨留言) 2022年12月21日 (三) 09:40 (UTC)回复[回复]
阁下认为邓的《书》能够得到收录的原因之一是其被收录进国务院公报,而非《书》本身因国务院发布而带来的行政性质——不知我这么解读是否妥当?也许我与阁下的分歧就在此处。
先前也有相关讨论,Hat600的发言我十分赞同,引用如下:一篇文章因刊载于国务院公报而被论证为{{PD-PRC-exempt}}本身是不合理的。它应该先是某个PD,然后再是公报收录的文件。公报收录的文件可以作为是某个PD的佐证而不是充分条件。这也和我之前发言的逻辑相同。试问邓小平同志的亲属致江总书记并党中央的信因为收录进公报它就必然具有行政性质了吗(提删是别的话题,我会考虑提删该信件。这个话题本身也可以新开话题讨论)?《书》本身的性质不需要靠被收录进公报来证明,如果像阁下提出的若非有中共中央加持,是非常难以判断其是否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那么邓《书》我强烈Symbol support vote.svg 支持也换用中共模板。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1日 (三) 10:10 (UTC)回复[回复]
可能我还是没有表达清楚我的意思,我认为维基文库的收录范围只有两个:一、相关法律法规中明确表示没有或已丧失著作权的;二、维基文库已形成共识可以收录的。但至于形成共识的过程我并不想加以讨论,因为过程太复杂,占用时间太多,各位维基文库的用户也不是法官。就抱歉了哈。——红渡厨留言) 2022年12月22日 (四) 13:34 (UTC)回复[回复]
了解,感谢阁下参加讨论。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2日 (四) 13:42 (UTC)回复[回复]
2022年12月22日 (四) 14:05 (UTC)时起计7日,如未见对于第一点(删除黑框中“江泽民同志是……”“邓小平同志是……”的评价部分)的反对意见,该部分内容将被执行。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2日 (四) 14:05 (UTC)回复[回复]
Yes完成:该部分已完成。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30日 (五) 14:11 (UTC)回复[回复]
提醒一小点,“黑框中‘江泽民同志是……’‘邓小平同志是……’的评价部分”,都来自《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的第二段原文,“江泽民同志永垂不朽!”“邓小平同志永垂不朽!”,都来自《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的最后一段原文。因此确实是“原文的一部分”,原理由中“这些内容严格来讲不是作品的一部分,同时也存在版权疑虑。”其实不成立。
当然我个人的私人观点上不支持加这两个黑框,所以以上提醒不代表我的反对意见,只是纯粹的提醒。 Patlabor Ingram留言) 2023年1月16日 (一) 17:32 (UTC)回复[回复]
感谢提醒,确实是我疏忽了。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2:52 (UTC)回复[回复]

請問2023年到期文章還有遺漏嗎?[编辑]

除了荷塘月色雨巷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趙子曰外,還有其他嗎? Cmsth11126a02留言) 2022年12月20日 (二) 13:52 (UTC)回复[回复]

我补充了铁与血。--曾晋哲留言) 2022年12月29日 (四) 00:14 (UTC)回复[回复]
話說亦可於未來進入公有領域作品列表導言寫明道哪一些作品明年會進入公有領域。—— Eric Liu留言 2022年12月30日 (五) 21:07 (UTC)回复[回复]
基本已經洗白,但“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有沒有美國對較短期間的不接受性?鐵與血有中英文,但需要倫敦自由旬報的英文名,才暫時回復多語文版本,導入英文維基。--Jusjih留言) 2023年1月2日 (一) 04:15 (UTC)回复[回复]


涉及2022年12月之提刪個案及延展問題[编辑]

(時間戳記為準) 有關下案之提起,回溯可查知,為提案人先直接判讀鄧小平同志的親屬致江總書記並黨中央的信本身立基之提起為先,而有重大利害關係人在關聯之個別異動未有即時被本地審視情況下,可能疊加變相誤導社區及共識程序之,未曾提示或副知過關聯參與人及其他必要知悉對象該舉牽涉較為複雜且不能一概推翻之本地過往記錄,進而誤導延展擴大對共識之干涉空間

提案個案既已如下討論所述之,討論處理涉及標記之延展及其他超越個案立足之延展,已超出有嘅個案自身基礎範圍,同時應本身標記並非社區及社羣原共議所得之意、下大提及之擴展提案既已不屬於可準確反映問題來龍去脈之事項,基於以上,有關課題無論如何繼續徑自被個別擴展和解讀、也不應延續為社區及社羣共議基礎之一部分,相應該次範圍內一切被誤導而起之論說‘僅能作為在共識機制程序等被誤導下之發散性討論

另請重新參詳2021年被提起刪除記錄模板存廢案記錄關聯該次誤導因素之提起記錄等內容,需要重新審視提案及分拆內容,認為需要關注是否分裂以下議題:

  1. 檢視黨政機關公報標識之處理,以及社區及社羣在過往和後續間之銜接;
  2. 檢視被提起之個案,即如下案之從屬於黨政機關公報個案版本,釐清個案版本其所可能牽涉之所有權利主體和元素,檢視本地對於關聯要素之認知度和理解度等;
  3. 檢視關聯提請及商議前後等過程是否公正,即各環節及推定路線等是否適切共識形成、是否合乎程序;
  4. 檢討論述、明確潛在可能存有之提案意向,以具備清晰提案因由、要點和預訂效果者為準,供本地檢視。

以上。——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18日 (三) 10:27 (UTC)回复[回复]


废除或修改模板: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机关公报及相关共识[编辑]

深知社群以往对此有讨论,此处再提。

公报本身只是收录各文件的刊物,各文件是否属于公有领域需要各文件分别判断,公报收录只能佐证其可能属于公有领域

邓小平同志的亲属致江总书记并党中央的信虽然收录于国务院公报,但其本身不属于官方文件,也不具有立法、司法或行政性质,公报的收录也不能赋予其这些性质。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第一项指“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不适用于该法,本案模板却言本作品来自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机关公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规定,本作品不适用于著作权保护,属于公有领域。第五条没有规定政府机关公报属于公有领域,而又根据前述信函一例,这一表述的因果关系难以令人信服。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8日 (三) 04:10 (UTC)回复[回复]

Symbol support vote.svg 支持国务院网站明确载明:《国务院公报》集中、准确地刊载:国务院公布的行政法规和决定、命令等文件;国务院批准的有关机构调整、行政区划变动和人事任免的决定;国务院各部门公布的重要规章和文件;国务院领导同志批准登载的其他重要文件。我相信前面这一大串的版权都是没有疑义的,关键在于国务院领导同志批准登载的其他重要文件。首先,单纯从“国务院领导同志批准登载的其他重要文件”这句话来看,其并不符合著作权法第五条规定的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对象;其次,我大概翻了一下2022年的公报,能够属于这一类的,基本都是习近平或者李克强的讲话。而{{PD-PRC-exempt}}又有言:中文维基文库社群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演讲,不总是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因此,政府机关公报的收录,明显与文库版权要求向悖,与文库社群共识向悖。
(!)意見另外再多一句嘴,@Teetrition阁下所言:公报收录只能佐证其可能属于公有领域,按照我上方所列出观点,公报似乎并没有佐证其属于公有的功能。——红渡厨留言) 2022年12月28日 (三) 05:59 (UTC)回复[回复]
感谢回复。我划去这句话。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8日 (三) 06:11 (UTC)回复[回复]
對於此我一向表示Symbol support vote.svg 支持Zhxy 519留言) 2022年12月29日 (四) 00:21 (UTC)回复[回复]
鉴于《国务院公报》整体自体的特殊性,我此前提出过一个折中方案,即把这些自身版权未到期而又作为国务院公报的组成部分的文件,以国务院公报子页面的形式收录下来。这也是符合著作权法有关汇编作品的规定的。公报并不佐证某一单独文献属于公有,然而公报作为一个整体作品应当视为公有。 银色雪莉留言) 2023年1月2日 (一) 07:19 (UTC)回复[回复]
对公报整体视为公有的观点我仍持保留意见。在本次案涉信件单独判断时不可能属于公有领域的当下,阁下的方案具有现时的可执行性,同时考虑维基文库页面本身的独立性,可以考虑加入__NOINDEX__魔术字避免搜索引擎收录。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4日 (三) 13:16 (UTC)回复[回复]
@银色雪莉,另请教阁下,阁下认为下文我提到的台湾地区经济部智慧财产局智慧财产权月刊与国务院公报的区别在何处?前者是否能作为一个整体作品视为公有?该智慧财产权月刊作为智慧财产权(知识产权)主管机关编制的刊物,收录了知识产权相关文章投稿。后期虽然一般仅收录外界投稿,但前期不乏通过该刊公布近期法院判决摘要、知识产权受理统计、回答民众提问等该局原创的板块。二者同样作为职权范围内编制的刊物、都有ISSN号并收费向外发行纸质版本,区别似乎仅在于收录本身属于公有领域内容的多寡和是否接受外界投稿等方面,以及智慧财产权月刊网页声明不可商用。(当然,对于智慧财产权月刊投稿外的内容是否属于其著作权法所指“公文”,亦可能存在问题。)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4日 (三) 14:00 (UTC)回复[回复]
(!)意見回复@银色雪莉 阁下所言:公报作为一个整体作品应当视为公有。似乎应请阁下阐明原因。仅就著作权法第五条来说,并不能支持阁下观点。——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4日 (三) 14:23 (UTC)回复[回复]
@Teetrition, 红渡厨:请容许我一并回应两位的意见。事实上,《智慧财产权月刊》与《国务院公报》的区别是鲜明的,而这一区别主要来源于两地关于政府出版物的著作权问题规定。台湾方面的《著作權法》第九条关于政府相关出版物的著作权问题,比较明确地划定了“憲法、法律、命令或公文(公文,包括公務員於職務上草擬之文告、講稿、新聞稿及其他文書)”,描述是限定性的,因此事实上减免了许多模糊的空间——自然,《智慧财产权月刊》整体上显然无法归类到“憲法、法律、命令或公文”的任何一类。而回到大陆方面的《著作权法》,第五条如此说:“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其中加黑部分的限定性是相对不明确的:何谓“...性质”呢,是来源于它的发行机关的自身性质呢还是文献的自身用途的性质呢(我个人是不大赞同仅看机关自身性质的,要是那样,搞不好国办下边的部门出一个卫生间清洁的通知也要被归入公有,那就显得很荒唐了23333)?何谓“具有...性质”呢,是“涉及...性质”还是“规定(即存在强制力)...性质”呢?这就存在许多模糊空间。因此这两个文献首先是不具备可比性的。
回到“公报作为一个整体作品应当视为公有”这个说法,则是在这不确定性之下,对其发行机关(国办)的自身性质和文献自身用途的性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一九八零年第一号》〈国务院关于恢复出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的决定〉:“为了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和便利各级国家行政机关的工作...恢复出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同时进行考虑,认为存在着可以将其归类于“...具有...行政...性质的文件”的空间(请注意此处用词)。同时又考虑到《著作权法》第十五条:“...汇编作品,其著作权由汇编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因此建议作“子页面收录”的折中操作。
实际上,也许是我对自己的意见当时讲得太粗疏了些,因此在此唠叨些,说明我的完整看法:鉴于“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没有清晰的限定式的说明,因此对《公报》整体的性质是必然存在着各种意见的。单就《国务院公报》这事儿,确实存在着支撑“它的整体可以归入公有”的理据和说理方式,不同意的人当然可以不同意,但无法用明确的规条来反驳;但反之,同意的人也无法用明确的规条来反驳不同意的人的意见。这就是在大陆方面对政府出版物著作权规定不清的情况下的实际现况。那么,怎么办呢?总的来说我是个条文派,然而现在连条文都是稀泥状,因此我基于实务选择和稀泥:现在已知明确的只有“部分单篇本身不在公有”,单独页面收录是绝对不行。好,那要不彻底不收录这个单篇?那么必定就有同好要延伸到讨论公报整体的公有与否问题,但鉴于前述,肯定是吵不出一个“是”或“非”的结果的,而文库不是法院或人大,也没法干这个裁决的活儿;那我作为一个和稀泥的人,基于此就提出了一个在坚决反对单篇收录这些文献的底线前提下的妥协方案,看看有没有接茬儿的;但我并不在理论上去支持某一方,因为没有压倒性的理由可以让我支持某一方——您二位不妨看我的原话,主要都是以提出折中方案为主,就是这么个意思;这个折中方案当然有可能会不被认同或认为并不“折中”,这没关系,因为这事儿本来就稀泥,没法十全十美,但总得有人提出个砖头不是?以上是我的意见。--银色雪莉留言) 2023年1月4日 (三) 21:26 (UTC)回复[回复]
所以其实银色雪莉阁下认为政府公报属于是具有版权争议的内容。那对于无法讲清楚具体版权谁属的文件,维基文库难道应该把这样的文件录入给文库本身带来法律风险吗?——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6日 (五) 15:56 (UTC)回复[回复]
啊,您说的就是我说的“要不彻底不收录这个单篇?”对此我完全可以接受。但鉴于在下前述已明称“大陆方面对政府出版物著作权规定不清”,因此这是一种由于法律真空而导致存在各种论理意见而皆可成论的争议,与绝大多数事实上已经存在法律误用或误读的“争议”有些区别。民法上一般的习惯是法无禁止即自由(《民法典》第一百四十三条也指出:“具备下列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有效:...(三)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违背公序良俗。”),因此我认为这一部分相比说是会造成法律风险的争议,一定程度上可能更属于可以由社群进行讨论,看是不是能达成共识,从而在真空未有明确规定前使用实务措施来暂时应对的一种争议。但我前述也说了,基于双方立场差距很大,而且问题相当复杂,因此我不会预期能达成什么共识;既然法无禁止即自由,我就选了一条不侵犯底线的折中方案来进行讨论,但我是完全可以接受“彻底不收录”这种做法。我反对的,是现有模板的表述方式(被什么东西收录了的单篇本身自行公有),我认为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单篇收录方式,但我也同样不反对“XX整体公有→某单篇被xx收录→在作为xx组成部分的状况下容忍本地收录”这种逻辑,这种逻辑,处于法律的真空地带。 银色雪莉留言) 2023年1月6日 (五) 21:00 (UTC)回复[回复]
(!)意見如個人強調,在既有案內存在被潛在干預之瑕疵可能下,本案處理之問題可非常廣泛,但且不能一概而論之。
如果基於個案情況而言,事實承擔風險之主體即為刊登素材之來源物、亦如案內既已舉例及既已記錄之過往廣泛討論共同所識別之認知,亦如銀雪閣下該次再次說明之一樣——以文本版本之標的物為準,而如所言「風險」極至更廣泛模糊之且無法預測參詳直接跨境訴諸轄區律令制之實際個案,亦相信完全不屬於既有社區或社羣可獨立調整之範圍。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7日 (六) 03:22 (UTC)回复[回复]
文库收录与否是看版权状态而非风险。如果看风险的话,中国共产党包括地方党委的所有文件、各国有企业的通函、Author:习近平的所有作品、刚刚身故且很不有名的作者的作品……如此等等,想必上传到文库都没什么风险——反正他们找上门的风险是极其广泛模糊而无法预测的。如阁下以“风险高低论”作为论据,无疑是在将讨论主题往偏题的方向引导。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9:14 (UTC),修改于2023年1月17日 (二) 09:17 (UTC)回复[回复]
以司法轄區及關聯實際等為基礎而言,有關風險因素諸君現有討論也是必須清晰認知的,諸君繼續擴延模糊化法理界線並徹底轉嫁責任予社區成員才是非常危險的方向。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9:34 (UTC)回复[回复]
(&)建議提案人等重新參詳2021年被提起刪除記錄模板存廢案記錄等內容,究竟如何理解所謂之公報無法公報,或會社區往復周而復始之倡議課題。以不同情況而言,即使所謂被個別針對之中文定義是否可以一言蔽之、亦需更多常識共議之,萬非各家自行斷言可定論之。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3日 (二) 14:52 (UTC)回复[回复]
@Longway22
  • 以往讨论记录未可见社群明确共识(如有还请阁下总结),维基文库对可能存有版权疑虑的作品的态度难道是维持现状收录不成?文库之立基之根本之根本就是收录兼容许可证下和公有领域内的文本。版权方针一点不满足时而谈采编空间,甚至言如否定公报内容所含属性,恐等同否定了整个机关之事实法理和权力地位,即本地不可能再考虑录入任何政务公报内容,实属滑坡论证。提案意不在否定公报内每一篇文章都得因此删除而是主张应每篇应单独判断是否属于公有领域。试问
    • 香港特区之所有法令要不要录入?香港版权条例赋予政府作品版权是否限制了文库的采编空间?
    • 台湾著作权主管机关之经济部智慧财产局编制发行智慧财产权月刊是否要录入?刊物本身是不是可以解释为著作权法第九条第一项第一款之“公文”——公务员于职务上草拟之文告、讲稿、新闻稿及其他文书?然而该政府刊物辑录了他人投稿,前述网页亦有声明不可商业使用。另请参见下一点,因为国务院公报亦收录了非政府文件。
  • 公报刊载内容不外乎政府文件:阁下是否认为本案讨论之邓小平同志的亲属致江总书记并党中央的信亦属于政府文件?此一反例似足可将相关话题再次进行讨论。
  • Midleading阁下之维基文库不是法院、更不是人大常委会意见:回到第一点,既然本地释法效力存疑,那为何要作出存疑时收录的解释?
  • Njzjz阁下之黄建中一案:提案本就在讨论公报本身是否属于公有领域,黄建中一案主旨在于本身处于公有领域无疑之文件收录其他文本之问题(况且这个案件之实体根本不是“收录”),本案显然无法适用于讨论公报本身是否处于公有领域这一问题。
  • 案涉《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之第八条第四项为“公报”给出了明确定义,即“适用于公布重要决定或者重大事项”,该公报解释为中美建交公报中国共产党第二十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公报一类更加妥当。《国务院公报》常规性地刊载各类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同时与前述公报性质显然不同(一个是刊物一个是单独的文件),将《条例》中的公报解释为包含《国务院公报》反而违反中国大陆解释之常理。Zy26阁下之communique和gazette的意见我深表赞同。
粗略对既往讨论的一些观点发表一些意见,阁下如愿意还望拨冗回复。另望恕近期个人时间所限未能仔细阅读所有观点,见谅。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3日 (二) 16:39 (UTC)回复[回复]
閣下可以集結相關問題單獨成冊、另外開啟話題延展互議之,是以對應課題之可能非現階段需著重釐清之方面——
提案內可識別之標的物即然提為公報之特定書信部分,建議無論提案人或參與繼續該單一個案之時,均必要著力單獨引用該標的物之、以凝聚清晰案意;
而以該個案素材之版本依據為公報,即如上已引用之過往記錄、並應視之為社羣共議獲得之一部分共識記錄,即個案情況而言判讀結論是以文件版本做主之、不能認可提案人之判讀路線,而依據記錄與共商過往(關聯下方擴大商定可能,在此提出為模板異動變相造成之立案瑕疵)亦不能認為提案可準確反映共識商議之過程,故而難以認為提案具備穩固通議之基礎。提案人可不必回覆,皆因該點可認為屬於個人及社羣未能即時跟進之問題、且有長久系統之制礙因素,提案內未必可完全處理之。
(以上為個人判斷,而提案人大幅討論之或如下述、適宜另討論版處理,亦歡迎協調處理之)
社羣當初旨在處理模板為黨政機關之混合方面,另該案可關聯近期之個別異動、由此引致有關提案立足點可能進一步需要重新審視之,即也需@Njzjz, Midleading, Zy26:和其他各潛在參與成員等一併從長計議。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4日 (三) 01:58 (UTC)回复[回复]
(!)意見:《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第三条规定,“党政机关公文是党政机关实施领导、履行职能、处理公务的具有特定效力和规范体式的文书,是传达贯彻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公布法规和规章,指导、布置和商洽工作,请示和答复问题,报告、通报和交流情况等的重要工具。”第八条规定,“第八条 公文种类主要有:……(四)公报。适用于公布重要决定或者重大事项。”依据此法规规定,似乎可以作为判断行政性质的依据?供各位探讨。
《邓小平同志的亲属致江总书记并党中央的信》是否可理解为“请示和答复问题”的一部分,是国务院作出治丧安排这一行政行为过程中所产生的行政性质文件?(行政决定的依据) Patlabor Ingram留言) 2023年1月16日 (一) 17:39 (UTC)回复[回复]
認為該認識應可作為個案之依據。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3:03 (UTC)回复[回复]
请阁下注意公报有两种形式,一是communique如中国共产党第二十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公报,此乃单一文件;二是gazette如本案所涉《国务院公报》,此乃汇编多种作品之刊物。按照该《条例》的定义,至少我认为《条例》中的公报指的是communique。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8:59 (UTC)回复[回复]
有關個案不屬於雙語文本,以上提及不認為適用於作為個案自身之談論因素。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9:22 (UTC)回复[回复]
使用英文的communique和gazette只是为了明白解释这两种“公报”的差别,难道阁下认为《中国共产党第二十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公报》与《国务院公报》性质一致?如果阁下不愿意看到用英文解释,《现代汉语词典》对【公报】一词解释如下:
【公报】gongbào (名)①公开发表的关于重大会议的决议、国际谈判的进展、国际协议的成立、军事行动的进行等的正式文告:新闻~|联合~。②由政府编印的刊物,专门登载法律、法令、决议、命令、条约、协定及其他官方文件。
——商务印书馆:《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第471页
以上内容,刊登者相信属于合理使用中的适当引用,于中国法和美国法语境下均能被接受。根据Wikisource:版权信息/全文之意旨,文库在作品录入时不接受合理使用。
如果阁下认为《条例》中“(四)公报。适用于公布重要决定或者重大事项。”能涵盖以上两种含义,请表明。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10:07 (UTC)回复[回复]
尊安,阁下之两个看法均恐不能达至有效依据。
仅就《信》作为单篇文献而言,《条例》第三条:“党政机关公文是党政机关...请示和答复问题...”。邓小平亲属并非“党政机关”,内容也谈不上“请示”(“答复”就不必论),因此第三条对于《信》毫无效力;此外,(字面上的意义而言)治丧安排由邓治丧委员会进行而非国务院,不是行政行为,除非有明确的法律或判决可供依据,否则不容无限延伸。
就《公报》自体而论,条例对《公报》的效力并不见得,我不得不请@Patlabor Ingram, Longway22:注意,《国务院公报》并不符合《条例》就“党政公文”所设的多数性质和条件(尤其是例如第九条等关于公文格式的说明,又例如《条例》要求公文格式遵守的《党政机关公文格式》国家标准,拿着《国务院公报》对一对,显而易见。)限定,是显见的,仅靠第三条一感性的“实施领导、履行职能、处理公务”而无视同在第三条的“具有特定效力和规范体式的文书”这一理性的特征赋予是不当的。各位不妨先读一读《条例》,再来谈是否“可作為個案之依據”。《国务院公报》是刊物,《条例》所指的公报显然是如中国共产党第二十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公报等文件,这一点非常清晰。尽管我就《国务院公报》可能循其他途径或可能经讨论进入公有一事不持意见,但《条例》这一路径毫不适用于《国务院公报》,是典型的路径错误。(此外,鉴于《国务院公报》有双语目录,就其使用之英语翻译尽管不能作为直接证明,但也可作为旁证加以引述,因此Longway22阁下所谓“不屬於雙語文本...不認為適用於作為個案自身之談論因素”未免过于拒绝讨论于千里之外。) 银色雪莉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10:07 (UTC)回复[回复]
本身釐清個案提出之要務,如個人既已表示之,全為先設瑕疵衍生而起,當務之急,應當為先研究先設本身存在之問題,而非捨本逐末。當下參與論說之方向既已有所偏離,且如拋離個案、擴張對個案基礎素材自身未曾涉及之元素展開,私以為提案方向是以差之千里,還請諸位注意不要繼續無視先設本身已有之問題、耗費社區資源。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18日 (三) 02:53 (UTC)回复[回复]
由于找到了新的证据,我支持删除这一模版。在[8],最高人民法院声明《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登的案例和裁判摘要受《著作权法》保护,这一权威声明足以推翻此模版。曾晋哲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2:30 (UTC)回复[回复]
依據同網介绍,其刊載之為文献、法律选登、司法解释、司法统计、司法文件、任免事项、裁判文书选登及案例,有關聲明是以涵蓋範圍極小、未大幅抵觸司法明確之公共文件定義,上述推翻理據之比例並不適用作單一斷定依據。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3:02 (UTC)回复[回复]
声明足以说明,公报收录的文件,不总是位于公有领域,因此可以推翻模板: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机关公报。但若有文件因其它原因处于公有领域,也是可以保留的,但不宜使用此模版。 曾晋哲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3:45 (UTC)回复[回复]
一如上述討論中已表明之共識,判讀收錄之基準為收錄版本,同時一如本地強調按照公報為承攬公報自身收錄內容之責任對象、即明確蒐集活動發生之對象為公報者,而以法例優先之豁免情況和對比比例適用等,亦合乎社區及社羣等共議之收錄理解——以此述明之情,版本相稱之標記仍為表明公報為版本第一蒐集者兼承擔版本責任者,如實反映之亦是更能擔保版本關聯責任全由公報蒐集產生。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4:04 (UTC)回复[回复]
(!)意見:事实上就是,如果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机关公报}}这一模板,邓小平亲属的信就很难收录。现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机关公报}}显然是作为著作权标签而非单纯的信息标签来使用的,其内容无疑地在向文库读者表示“因为是公报,所以是公有领域”这一直接的因果关系。如果要表明收录的来源,在{{header}}或讨论页里填上就好,这两个地方本来就有这种功能。而不是使用这种可能有问题的著作权标签。现在多种公报中明确地出现了难以用著作权法第五条第一项直接解释的作品而无论比例之多寡——不能认为非公有领域的只占很小一部分,就予以收录全部:《国务院公报》里有邓小平亲属的信,《最高法公报》中有案例摘要(不属于判决书的一部分)且作者对公报全体内部分内容声明版权所有(这一版权所有同时也包含汇编作品的版权在内)。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8:52 (UTC),划线修改于2023年1月17日 (二) 10:48 (UTC)回复[回复]
如果依據經驗而言在司法優先訂明不得私有化及豁免條款等情況,兼如個案內所指明之比例判讀及司法常識而言,既已不適用版權法之情形下如上述已明確之屬性,若以整體之聲明重新聲稱具有權力、恐已抵觸法例約定之,即如通常理解之為無效
ps.參照既已知悉之私人作品被官方納入文件後不受法律適用之個案,本身公報作者之聲明是已有不相稱適用規避可能自身侵權責任、轉嫁可能責任於第三方及公眾之,依照上述比例判讀之原則等,同時也認為應當注意該不相稱之轉嫁責任於社區及社羣並非可能適用。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9:21 (UTC)回复[回复]
不得私有化”→还请阁下详细叙述这是什么情况。机关法人在民事活动中也是合格的主体、著作权人,不知阁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况且,《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第一项仅不保护具有立法、司法、行政性质的文件。对于依照判决书所归纳的案件摘要以及整体汇编,是具有可被保护的余地的。请看该网站所列封底的总编辑、副总编辑信息,案件摘要和整体汇编可能出自其之手或相关法官之手,而案件摘要不似判决书具有司法裁判性质而仅供他人参考。阁下要说整个声明是无效的,恐怕我难以接受。
如果阁下所称已知悉之私人作品被官方纳入文件后不受法律适用之个案是指黄建中一案,请看我在WS:版权讨论及上文之论述:我们要讨论的就是公报刊物是否公有,黄建中一案主旨在于本身处于公有领域无疑之文件收录其他文本之问题(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是否能收录义勇军进行曲,社群没人去提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况且这个案件之实体根本不是“收录”),本案显然无法适用于讨论公报本身是否处于公有领域这一问题。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09:56 (UTC)回复[回复]
一点小疑问:“《最高法公报》...且作者对公报全体声明版权所有”,请求阁下提供来源,因我并未见到。(这并不代表我反对阁下就《最高法公报》的看法——“对于依照判决书所归纳的案件摘要以及整体汇编,是具有可被保护的余地的”,我十分赞成。)此外“该网站所列封底的总编辑、副总编辑信息”似为页首。(至少按我的理解,我找了好一会才发现在页面最上头哈哈哈。) 银色雪莉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10:29 (UTC)回复[回复]
抱歉一时间记错了声明的效力了。法律声明仅提及案例和裁判摘要版权所有,我撤回相关表达。封底指所引用网页页首右侧轮播展示的封面、封底。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10:42 (UTC)回复[回复]
此外谨对阁下对正在讨论的问题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是否能收录义勇军进行曲”描述表述疑虑,因为这一问题从未被讨论,也没有被讨论的空间。不论认为国歌通过何种形式(红渡厨阁下或在下的看法)成为国歌法的附件,这均不影响国歌法在作为一个整体时受到著作权法第五条的保护,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是否能收录义勇军进行曲”一问显然不是一个有效的问题。相对地,第五条对于黄建中案的状况与对于《国歌法》的状况显然存在差异,似不合类比。 银色雪莉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10:36 (UTC)回复[回复]
黄建中一案的状况确实与国歌法存在差异,然而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其他人将此案用作论据时,并非是在表明不受保护的官方文件引用了他人作品时整体不受保护、文库可以收录这一点;而是想将这一案例适用在本身是否属于公有领域就存有疑问的刊物或文件上,用以证明其中某一部分也在公有领域。不知阁下是否认同我的这一逻辑。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10:48 (UTC)回复[回复]

(!)意見我现在就想问一个问题,在发现了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法律声明这样一个极其明显能够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机关公报}}模板的强有力的证据,社群能否废除“政府公报是公有领域”这样一个错误共识?——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1日 (六) 15:25 (UTC)回复[回复]

因先解決本地共識程序及公正問題之先導因素是否適當。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22日 (日) 03:22 (UTC)回复[回复]
敬请阁下参阅w:Wikipedia:雪球法则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22日 (日) 05:04 (UTC)回复[回复]
亦即,无论是原版本还是被修改之前的、阁下拟恢复的党政机关公报版本,现有论据足以推翻两者(现有版本和阁下拟恢复版本)的合理性,我们为何还要先解决模板当时可能未经讨论被修改为现在的版本的问题,而非直接废除此模板?这正和前述维基百科中的论述如果一个条目因为错误理由被快速删除(提删理由并非符合快速删除条件之一),但是它在正常的条目存废讨论中也没有可能被保留的情况下,就没有必要恢复条目,并迫使大家必须重新作出删除决定道理一致。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22日 (日) 05:08 (UTC),修改于2023年1月22日 (日) 05:10 (UTC)回复[回复]
請看到開頭不屬於維基百科的方針或指引,同時也不屬於本地框架之論述範疇,閣下引述推理也僅能作為本地框架外之論說。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04:37 (UTC)回复[回复]

随便你们想讨论什么模板历史也好其他的也好,在该共识已被证明是一个错误的情况下,我认为目前中文维基文库的当务之急是删除掉之前那些仅仅因为政府公报的收录而被收录进维基文库的文献,欢迎各位到维基文库:版權討論/因“政府公报属于公有领域”这一错误共识,而导致有必要提出版权讨论的文献,来补充这些亟待处理的文献。就像w:Wikipedia:雪球法则里说的那样有些讨论的结果从一开始便是显而易见的,雪球法则正是旨在将编者从此类冗长、令人厌烦、官僚式的讨论中解脱出来。——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2日 (日) 15:42 (UTC)回复[回复]

民主讨论是没问题的,但是因此产生的形式主义,会导致我们忘记是为了什么而讨论。解决问题才是最主要的。——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2日 (日) 15:52 (UTC)回复[回复]

本身問題一個就是論說基礎問題各自不同,同時關注焦點也不盡一致,所以達成論述間立足共處位置其實困難極大。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04:39 (UTC)回复[回复]
阁下所提起恢复的模板版本和当前版本由于以上论述和反例的存在均无立足之基础,即使恢复到阁下想恢复的版本,也因同样原因需要再次提删,因而没有必要再恢复一通。维基百科的论述非其方针或指引,也非本地内的任何成文论述,但是道理是推之四海而皆准的,正如维基百科也有“诚如英维所说”(w:WP:ENWIKISAIDGOOD)的论述页。维基百科和维基文库是有关系的独立项目,虽然独立但不代表它们说的没有道理。另外,本人愚钝,请问阁下论说的基础是什么,又为何非要恢复到原来的版本,难道这两个版本都不是在解决公报内单篇文章的收录问题吗(虽然两个版本都被证伪)?除此之外,恕我失礼,本次讨论中,似乎仅剩阁下还在鲜明地阻止相关共识的废除。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05:06 (UTC)回复[回复]
請閣下注意該留言時間段內實際之年節因素,並同時勿訴諸以表面人數箝制論述環境。簡單而言在現,個人強調之為公正及程序問題。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11:41 (UTC)回复[回复]
首先我不反对、不阻止Longway22阁下所讲“公正及程序問題”,您要讨论可以尽管去讨论。但无论阁下所讲的内容结果如何,“政府公报属于公有领域”这一共识是错误的难道不是板上钉钉的吗?还有我真的麻烦您,讲白话文吧,讨论页面是为了沟通交流不是徒增阻碍的。——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12:06 (UTC)回复[回复]
請@Jusjih@Patlabor Ingram及其他知悉本地系統問題之諸等留意,簡約而言,以上所謂錯誤第一個,既已是以有人誤導將共識認受之約定字眼自行變更(同時依據本地實際,其他合規干預仍然可能隨時被變更者使用自身權力干預及訴諸報復)、並以諸位無視之並引用該已具欺瞞共識程序之成份概念,以衡常法理之欺詐論說而言,如是完整地套用該具欺瞞概論訴諸欺瞞潛在目的、即本已存在於該欺詐性議題前針對關聯標的物效力之減損意圖,有關論證效力根本無法成立,無論紅閣下或T閣下或其他如此大言不慚地割裂公正及其他既已提及因素、繼續可能事實性地形成完全缺乏準確理解的短論,明白整個路線過程的任何見證者都可能會遺憾相信前述路線才是一個邁向錯誤的方向。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13:11 (UTC)回复[回复]
赞同红渡厨阁下的意见。一并提醒Longway22阁下注意本提案自提出时始已逾近一个月,至今已有7人参与讨论。且阁下提请恢复模板之内容与我拟提删的模板的内容本质相同,都通过该模板径行肯定了公报收录单篇的公有性质(而实际上并非如此)。阁下强调公正及程序问题,而对“公报”的两种含义引发的路径错误问题及最高法公报之反例不正面回复或不进一步正面回复,是否代表阁下默认了对应观点(作为刊物的公报收录各单篇并不当然属于公有领域)的正确性?亦即,如果我们请管理员将模板恢复到阁下提请恢复的版本,恢复后立即废除该模板,阁下是否能接受这样的操作?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12:20 (UTC)回复[回复]
一切操作按部就班,但不要附加任何時限和其他限制,妨礙社區及社羣成員公正、平等和及時地跟踪這一牽涉大規模系統問題的問題,且這個也不是個人單一可以完整回覆之提案——提案本身已如指明,是複合多樣事宜,包括標識版本恢復和討論分拆都應同時進行,因幾位已無限擴大複雜化提案,牽涉範圍可容擴至本地框架內所有可能處理公報要件之情況,是要更多參與和更長時間重新判明討論,區別新舊、主次和利害關係等各種。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13:23 (UTC)回复[回复]
随便Longway22阁下想怎么讨论,我就摆一个w:Wikipedia:雪球法则在这里,这个话题后续要是没什么积极进展我就不参与了,你们聊吧,拜拜。——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15:08 (UTC)回复[回复]

恢復黨政機關公報標識之提起、並擱置上被誤導之提案[编辑]

  • 如上方所述明之,有關標識之版本本身既已存有瑕疵先設、既已不適切繼續作為提案合理基礎,姑不論其他各種觀點相交,但且適切之法應為恢復該標識為元社區及社羣認可之版本,以正視聽,故在此提起之——另因應事關重大利害及牽涉社區既往、福祉深重,遵循往例同時亦會副知協調代權介入程序。——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18日 (三) 10:35 (UTC)回复[回复]
    Symbol oppose vote.svg 反对:如果阁下所称“党政机关公报标识”为这一版本,恕我明确反对
    在之前的讨论中我、@银色雪莉, Zy26(抱歉ping打扰)三位明确指出《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第八条第四项之“公报”指的是communique而非gazette,故“根据《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第八条第(四)项,公报属于中国共产党机关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行政机关公文的一种。据此,党政机关公报刊登的各单篇内容具有行政性质”一句中加粗、下划线的两处“公报”含义全然不同、指代不同的事物。亦即党政机关公报这种独立的文件根本无所谓“刊登的各单篇内容”。Longway22阁下却以“双语文本”为由不明确回复。之后我亦列举了《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解释,即:
    【公报】gōngbào (名)①公开发表的关于重大会议的决议、国际谈判的进展、国际协议的成立、军事行动的进行等的正式文告:新闻~|联合~。②由政府编印的刊物,专门登载法律、法令、决议、命令、条约、协定及其他官方文件。
    其中义项①即对应communique,亦是《条例》中“公报”的含义,义项②即对应gazette。除此之外银色雪莉阁下又结合《条例》上下文论证了《条例》中的“公报”为何是义项①而非义项②,并认为《条例》这一路径不适用于《国务院公报》,我对此深表认同。Longway22阁下未对此明确回应。
    Longway22阁下认为“先设瑕疵”,而拟提案恢复的版本更是瑕疵满满,综上本人难以认同恢复提案。
    另,本人提删模板确因邓小平亲属信件而起,但无论是最初提案当时还是多人参与讨论后,我均认为模板当前版本不适合保留。
    共识可以确立,也可以推翻。保持文库录入公有领域和自由作品的初衷而非保留逻辑存在瑕疵的模板存有版权灰色地带,是为社群更深厚的福祉所在。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8日 (三) 11:44 (UTC)回复[回复]
    基於顯明表示之上述,即有關利害關係人之先有可能誤導之因素,以及個案可能潛在受到誤導因素疊加之效果,故而拒絕採信該提案人直接引用具誤導先定因素下另行解釋之理解作為考量因素。——另附言,再次促請各閱者等注意,社區不應以自身缺位和失誤等因,而全盤無視誤導及系統缺失問題所導致之自治危機惡化,請各位必須銘記在案。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20日 (五) 07:31 (UTC)回复[回复]
    阁下是否能正面回答我提到的“您打算恢复的版本”中逻辑不恰当的地方?
    如果阁下要恢复原来的模板标题,我仅接受以下文案:
    本作品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党政机关公报。根据《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第八条第四项之规定,公报适用于公布重要决定或者重大事项,属于中国共产党机关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行政机关公文的一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规定,本作品不适用于著作权法,属于公有领域。
    相信比起反复强调我或是别的谁受了什么误导,阁下解释一下逻辑不恰当的地方、自圆其说,论述会更加有力。
    我对于恢复原版本原文案的反对意见不会变,虽然我一个人的意见是远远不够的,还有待对此形成社群的共识。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20日 (五) 08:15 (UTC)回复[回复]
    應當首先討論共識被誤導先設引起之因素,認為如此更可正本清源,保證社區銜接與辨識整個過程。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22日 (日) 04:35 (UTC)回复[回复]

之前在维基文库:机器人表达过相同想法,不过放那边好像没什么人看到,重新在这里讲一遍好了。

有关分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目前这些文献基本上挂的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但依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等五部法律的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而并非法律,申请将这些使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文献更换为{{PD-PRC-exempt}}或其他更准确的模板。——红渡厨留言) 2022年12月28日 (三) 06:10 (UTC)回复[回复]

Symbol support vote.svg 支持并倾向于新设{{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决定}}模板。由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决定并不一定是“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对此一一判断可能有误也更耗费人力,而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决定具有立法性质属于公有领域应无疑问(如有问题请就此反驳),因此建议统一对其决定统一新设、使用上述模板。
题外话:虽然“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在以前官方发言中多有提及,《立法法》本次草案附则中明言“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这一类别,12月27日全人常对此二审,预计将于明年3月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28日 (三) 06:20 (UTC)回复[回复]
(!)意見:同时,Portal:中华人民共和国2022年法律等页面似乎应从中剥离非法律的内容,或将页面更改为更合适的名称。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12月30日 (五) 14:04 (UTC)回复[回复]
Symbol support vote.svg 支持——红渡厨留言) 2022年12月30日 (五) 14:55 (UTC)回复[回复]
(!)意見:我对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单设模板本身没有异议,但想指出的是,修改、废止法律的决定不是”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而本身自成一类(至少国家法律法规数据库是这么分类的),就法律效力而言实际上算宪法意义上的”法律“(因为均由主席令公布)。”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指(我个人的定义)不依附其他法律存在(即不直接修改或废止其他法律),且不经主席令公布的法律文件,例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设立成渝金融法院的决定》。还有个问题要指出的是,全国人大官方近几年的做法是把”有关法律问题和重大问题的决定”合并分为一类(同样见国家法律法规数据库),可能因为两类文件从内容上来看实际没有那么容易区分(因为这些决定大多都有立法性质),所以建议新建的模板以”有关法律问题和重大问题的决定”命名。最后,因为类似的理由(即决定一般都有立法性质),所以便于查阅,不建议分拆Portal: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等页面,但可以把名称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和决定“。--Ewan0707留言) 2022年12月30日 (五) 21:40 (UTC)回复[回复]

(!)意見:考虑到立法法即将迎来修改,建议将本话题保留至新的立法法通过后再行讨论。——红渡厨留言) 2022年12月31日 (六) 08:22 (UTC)回复[回复]

汇报个刚发现的新情况,地方人大常委会似乎存在同样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作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者:海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7日 (六) 13:16 (UTC)回复[回复]

旅游[编辑]

我现在在夏威夷旅游,所以暂时休息一下。我会回来的

blahhmosh 我在手机上,所以暂时签不了名。—以上未簽名的留言由Blahhmosh對話貢獻)於2022年12月28日 (三) 07:27 (UTC)加入。回复[回复]

加油!不過在手機上還是可以用四個波浪號簽名呀。—— Eric Liu留言 2022年12月30日 (五) 21:08 (UTC)回复[回复]
期待中文维基文库最勤劳的编辑者的归来 DuckSoft留言) 2022年12月31日 (六) 16:22 (UTC)回复[回复]
阁下已经回来了我才看到这楼。歪楼一下,旅游真好,羡慕~——本地太缺少这些充满生活气息的对话了哈哈,欢迎回来! 银色雪莉留言) 2023年1月2日 (一) 07:29 (UTC)回复[回复]

讨论邀请(2023年1月8日)[编辑]

有关于义勇军进行曲的版权问题,欢迎各位来Wikisource:删除讨论#恢復請求参与讨论。——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8日 (日) 15:00 (UTC)回复[回复]

殡葬管理条例[编辑]

最近在处理两岸三地(没有香港)的法律重定向时发现中国大陆和台湾均有名为《殡葬管理条例》的法律法规(大陆版见此台湾版见此),而两者唯一的分别则只是标题以繁简区分。鉴于在制定后两项法规均有更改,所以出现大量历史版本的子页面(大陆版2项、台湾版7项),请问有没有用户可以将主要的文章和各历史版本移动(如《殡葬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或者《殯葬管理條例 (中華民國)》)?谢谢。廣九直通車留言) 2023年1月9日 (一) 08:14 (UTC)回复[回复]

民國的殯葬管理條例更名,牽連歷次版本頁面,所以請暫緩更名。謝謝指出,也請繼續指出更多漢字文化圈(包括韓日)撞名的法律法規法例法令,就在保持頁面功能正常的前提,考慮更名,一勞永逸。--Jusjih留言) 2023年1月10日 (二) 17:53 (UTC)回复[回复]
完成更名。如有更多撞名的請提出。--Jusjih留言) 2023年1月11日 (三) 03:15 (UTC)回复[回复]
感谢,最近按照你所列出的Portal:中華民國法律做了一次扫荡,算是把中国大陆、台湾和澳门大部分法规都做了重定向连接到其他司法管辖区的相对应法例,目前看来暂时是没有了。如果之后再有的话也会在这里提报的。廣九直通車留言) 2023年1月11日 (三) 06:54 (UTC)回复[回复]
辛苦二位。—— Eric Liu留言 2023年1月18日 (三) 09:03 (UTC)回复[回复]

對不起,我換電腦了[编辑]

我換成了mac電腦。所以暫時需要花時間把程序轉換完成。 Blahhmosh留言) 2023年1月9日 (一) 18:19 (UTC)回复[回复]

著作權問題[编辑]

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發佈之規章例:广深港高速铁路跨境旅客运输组织规则是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2020年)第一章第五条之不適用?

還有請多指教/ HualinXMN留言) 2023年1月11日 (三) 12:14 (UTC)回复[回复]

认为不符合。 Fire Ice 2023年1月11日 (三) 12:19 (UTC)回复[回复]
同认为不符合。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3日 (五) 01:53 (UTC)回复[回复]
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法》第三条规定,“国家铁路运输企业行使法律、行政法规授予的行政管理职能。”如果这个规则的内容是体现铁路企业行使该法授予的行政管理职能,则可收录;否则应不可以。 Patlabor Ingram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12:08 (UTC)回复[回复]

有類似同樣的問題,就不開新話題了。請問出版国产网络游戏作品审批是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2020年)第一章第五条之不適用?--Nostalgiacn留言) 2023年1月12日 (四) 02:00 (UTC)回复[回复]

我认为符合。但该页可点击的【详细说明】可能不便录入。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3日 (五) 01:54 (UTC),划线于2023年1月13日 (五) 11:58 (UTC)(没看到是同一内容)回复[回复]
该网页载明:设定依据:《出版管理条例》(根据2016年02月6日《国务院关于修改部分行政法规的决定》(国务院令第666号)第四次修订)第七十二条:“接受境外机构或者个人赠送出版物的管理办法、订户订购境外出版物的管理办法、网络出版审批和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根据本条例的原则另行制定”。
如果有关内容属于这一审批行政事项,具有行政性质,则可以收录。 Patlabor Ingram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12:13 (UTC)回复[回复]

即將對修訂版的《通用行為準則》執行規範進行投票[编辑]

您可以在元維基上找到這則訊息其他語言的翻譯。

大家好,

2023年1月中旬,針對《通用行為準則》執行規範將進行第二次全社群批准投票。這是2022年3月的投票之後的行動;上次投票結果大多數選民都支持該執行規範。在投票過程中,參與者點出了重要的社群顧慮。理事會的社群事務委員會要求審查這些有顧慮的部分。

由志願者領導的修訂委員會努力審查社群的意見並進行變更。他們更新了這些有疑慮的部分,例如培訓和關於「肯定」的要求、過程中的隱私和透明度,以及文檔本身的可讀性和可翻譯性。

修訂版的執行規範可在此處查看,版本更改的對照可在此處查看。

如何投票?

投票將從2023年1月17日開始。 元維基上的此頁面概述了有關如何使用SecurePoll投票的信息。

誰可以投票?

此投票的選民資格要求與維基媒體理事會選舉相同。有關選民資格的更多詳細信息,請參閱選民信息頁面。如果您擁有投票權,您可以使用您的維基媒體帳戶訪問投票伺服器。

投票後的後續

投票將由一組獨立的志願者進行驗票,結果將發佈在Wikimedia-l郵件列表、運動策略論壇、Diff部落格和元維基上。選民將能夠再次投票,並分享他們對此規範的顧慮。理事會將根據支持度與提出的顧慮考慮如何批准或進一步發展此執行規範。

謹代表《通用行為準則》項目團隊,

VChang (WMF) 2023年1月11日 (三) 17:02 (UTC)回复[回复]

有关于立法法施行之前的法律文献的模板问题[编辑]

相关文献: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民主改革实施办法北京市人民政府在“五反”运动中关于工商户分类处理的标准和办法

先期讨论:User talk:红渡厨#1月

后续讨论将在写字间进行。——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12:18 (UTC)完善格式。——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17日 (二) 12:20 (UTC)回复[回复]

這裡一個問題是提案人似乎未有明確之提案要求,即是個案方面如何進一步闡述提案之所欲求目標,建議提案人明確。同時,請避免照搬主站之個別路線貿然短論或指稱,是以基於本地諸文獻整理之為基礎、即每個個案之路線都必須逐個闡明和論說之,萬不可一概而斷言。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18日 (三) 02:36 (UTC)回复[回复]
关于@Longway22阁下在我讨论页讲的内容我在这里一并回复。您对地方性法规有什么不同理解并不应该在我讨论页单聊,而是应该让社群广泛知晓。后续在讨论页中您以同一主题继续向我讨论,将不再回复。
我并没有说过“立法法實施前也就沒有這些活動和文件”,我所否认的是阁下把这些文件简单等同于立法法实施后的地方性法规。再说地方性的法律还有地方政府规章呢,你怎么不说他们是地方政府规章?(当然我并不是说改成地方政府规章就没问题了)阁下自己在上面说“每個個案之路線都必須逐個闡明和論說之,萬不可一概而斷言”,可您却将由立法法严格规定的立法程序立出来的法简单等同于立法法施行前的法律,这何尝不是在“一概而斷言”?——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1日 (六) 16:21 (UTC)回复[回复]
個人判讀之依據與閣下不同,閣下先設之立法法限定字眼入位,僅照本宣科,與個人推定方向並非當然一致——個人推定之基準是以地方性而定,即直接基於文本本身具備性質而論述。
而如個人在閣下討論頁於採編記錄附筆內所明示,判讀是基於當時既有法例、立法活動和表面基本程序等串聯形成之路線,嚴格而言,
注意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第十五條已有之各級政府與國家的法律、法令述明,既已具有相應法規概念,而1950年頒佈實施之各級政府組織法例市一級法例第四條行使職權項有擬定與市政有關的暫行法令條例,報上級人民政府批准施行。亦以顯示當期時之地方立法概念,個人判讀所論之基礎既如此成立之。
另涼山州個案,還可基於指定民族區域法例第四章權限範圍約定,即立法核准過程(該個案由省機關核准)判讀基礎成立之,
以上。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22日 (日) 04:26 (UTC)回复[回复]
我完全不否认上方列出的两个文件是经由当时所规定的立法程序,立出来的地方性的一个法律,但请注意,“地方性法规”是一个法律用词,是阁下您先把这两个文件套在“地方性法规”这个词语上面。就像我前面讲过,法律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是不可以搞什么“推定”的。个人建议您找一下当时的法律对于地方性的法律是如何命名的。创建相关模板后使用对应模板。——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2日 (日) 13:17 (UTC)回复[回复]
以上並非個人處理之問題,既以閣下認定先行提出議案,閣下應先明確提案要件,閣下觀點是認為改為選擇什麼字眼對應。 Longway22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12:52 (UTC)回复[回复]
改什么字眼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对那个年代的法律没什么研究,我只知道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性法规}}肯定是不行的,除非阁下能够找到证据说那个年代的那些文件的官方称呼就叫“地方性法规”。一定要我说的话,就直接用{{PD-PRC-exempt}},本身这些文件目前在维基文库中存量也不大。——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3日 (一) 15:08 (UTC)回复[回复]
《立法法》其实已经有些晚了,地方性法规至少是在1982年宪法中就有提。在不承认法律溯及力的基础上,这两个文献是否算得上是“地方性法规”,可能确实也有些疑虑。《北京市标准和办法》这个文件是由国务院关于废止部分政法、军事、机关工作和其他法规的通知宣布失效的,这个文件里的用词是“行政法规和法规性文件(以下简称法规)”,想必《北京市标准和办法》也算是“法规性文件”而非“法规”。对这些模板精细化以求用词具体、得当,这一点我是不反对的。 Teetrition留言) 2023年1月19日 (四) 03:12 (UTC)回复[回复]
感谢Teetrition阁下回复,仅指正一小点,我提立法法的本意是想指出立法法所规定的立法程序。——红渡厨留言) 2023年1月21日 (六) 16:21 (UTC)回复[回复]

修訂版《通用行為準則》執行規範的投票現正進行[编辑]

修訂版《通用行為準則》執行規範投票期現已開放!投票開放時間為兩週,並將於2023年1月31日世界協調時間(UTC)23時59分結束。請訪問元維基上的選民資訊頁面,以了解選民資格和如何投票的詳情。

有關執行規範和投票程序的詳情,請參閱我們之前的訊息

謹代表《通用行為準則》項目團隊,

VChang (WMF) 2023年1月18日 (三) 10:12 (UTC)回复[回复]

Poll regarding January 2023 Wikisource Community meeting[编辑]

Hello fellow Wikisource enthusiasts!

We will be organizing the January 2023 Wikisource Community meeting in the last week of January and we need your help to decide on a time and date that works best for the most number of people. Kindly share your availabilities at the wudele link below:

https://wudele.toolforge.org/5tauCFqk8NJQBcBv

Meanwhile, feel free to check out the page on Meta-wiki and suggest topics for the agenda.

Regards

KLawal-WMF and PMenon-WMF

Sent via MediaWiki message delivery留言) 2023年1月20日 (五) 03:49 (UTC)回复[回复]

Invitation to join Wikisource Community meeting (28 January 2023)[编辑]

Hello fellow Wikisource enthusiasts!

We are the hosting the first Wikisource Community meeting of the year on 28th January 2023 at 12 PM UTC / 5:30 PM IST (check your local time) according to the wudele poll.

The first half of the meeting will be focused on non-technical updates and conversations like events, conferences, proofread-a-thons and collaborations. The second half will be focused on technical updates and conversations, such as talking about major challenges faced by Wikisource communities, similar to the ones conducted in previous Triage meetings.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joining the meeting, kindly leave a message on sgill@wikimedia.org and we will add you to the calendar invite.

Meanwhile, feel free to check out the page on Meta-wiki and suggest any other topics for the agenda.

Regards

KLawal-WMF, PMenon-WMF, Sam Wilson (WMF), and Satdeep Gill (WMF)

Sent using MediaWiki message delivery留言) 2023年1月25日 (三) 13:03 (UTC)回复[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