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文库:版權討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版权信息 版權討論(可能侵犯版权的頁面) 删除讨论
捷径
WS:CV
下面列出的文章可能不符CC-by-sa-3.0和GFDL而侵犯版權。在討論期間文章内容將被清空。本頁請以理服人,言之有理,不是一定少數服從多數的以力服人,所以IP用戶可發言,不是投票,不應用Wikisource:投票#各式投票資格。内容可以通過修訂歷史查看。請使用{{copyvio|url=}}來報告可能侵犯的網址。貢獻用戶能解釋為何沒有侵權,但在討論期間請勿強行回退。如果没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文章没有侵權,就會在一定時間後刪除。所有這些刪除都會記錄在Wikisource:侵犯版权/存档。如果你认為文章不是因為版權問題而需要刪除,請把它列在Wikisource:删除讨论。参看:Category:怀疑侵犯版权文章

版權所有者若欲將作品發佈到維基文庫,請參看w:维基百科:捐赠版权材料/发送授权信的方式。


1926年或更早發表的作品,在美國屬公有領域,但通常因爲作者尚未逝世超過50年,所以大中華地區仍有版權限制時,請使用{{copyvio|url=}}{{PD-1923}}提議转交多语言舊维基文库代收。一旦兩岸四地確定版權許可時,再行收回。

維基別庫

維基別庫已倒站,所以不能再移交文本。兩岸四地屬公有領域,但通常因爲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所以美國足以有URAA版權爭議時,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為了盡量避免版權妄想以及不傷害新手,此地可能使用{{Not-PD-US-old}}或者{{Not-PD-US-anon}}有條件消極容忍,改由維基媒體基金會收到可信的版權投訴時,被動處理。維基別庫2018年1月大量排除不捐款的管理員,因而不再有中文管理員時,转交作品甚難,改成被動,敬請見諒。

恢復請求

說明:想要請求恢復被刪除頁面,請在删除讨论§恢復請求提出。歡迎每年12月下旬提出版權不久在新年失效者,但請管理員在西十二區踏入新年,再行恢復,就是2022-01-01T00:00-12:00 = 2022-01-01T07:00-05:00 = 2022-01-01T12:00Z = 2022-01-01T20:00+08:00,避免太早恢復不利時區偏西用戶。

维基文库项目
维基文库是什么
维基文库与维基教科书
写字间
投票
版权信息
版权讨论
删除讨论
移动请求
请求管理员帮助

2022年[编辑]

7月[编辑]

  • 而不保护单纯事实消息的国际公约依据正是《伯尔尼公约》第2条第8款:

    本公约的保护不适用于日常新闻或纯属报刊消息性质的社会新闻。

  • 日本著作权法对此的规定是:

    事実の伝達にすぎない雑報及び時事の報道は、前項第一号に掲げる著作物に該当しない。
    仅传达事实的杂报及时事报道不属于前款第一项所列的作品。

  • 日本文化厅对这一款解释道(1970年6月『新しい著作権法の概要』):

    「事実の伝達にすぎない雑報及び時事の報道」とは、いわゆる人事往来、死亡記事、火事、交通事故等に関する日々のニュース等そのものが著作物性を有しないものをいうのであって、一般の報道記事や報道写真はこれに該当せず、著作物として保護されるものである。
    所谓“仅传达事实的杂报及时事报道”指的是有关所谓人事交流、讣闻、火灾、交通事故等日常新闻等不具有作品性质的内容,一般的新闻和照片不属于此类而可受保护。

  • “著作权法不保护事实”的“事实”指的是事实本身,一旦这一事实成文后即变成了“表达”,而著作权法保护的正是“表达”,但一旦事实和表达相混同(混同原则),这一表达同样不受保护,这正是《伯尔尼公约》及其各缔约国《著作权法》不保护单纯事实消息的法理。不知阁下是否对“单纯事实消息”理解有误?
    基于此,我认为陈诚病死属于单纯事实消息,且不满足作品独创性要件,不受保护。
    撤销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举行会晤的提删亦是同理,我事后认为该篇报道高度格式化,很难体现作者的独创性,但由于标准过于主观且实务中法院判决不一,删除亦可。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7月22日 (五) 12:43 (UTC)回复[回复]
    單純事實消息的定義到底是甚麼?網上隨便搜也能找到:「只报道一件事情的发生的过程、时间、地点和人物,不表示报道人的观点的消息」。但是現實生活所有成文報道,都往往有「X社XX記者X時報導」這樣消息外的內容,導致不存在維基文庫能保存的新聞「文獻」。至於陈诚病死,就算不看這些,「匪幫」兩個字也完全表示了作者觀點而不再單純。--Zhxy 519留言) 2022年7月25日 (一) 15:40 (UTC)回复[回复]
    之前的长篇论述是为了反驳您但凡报道出来的成文稿都不再是所谓“单纯事实消息”的观点,想必现在大家对这个观点的正确性已无争议
    但是现实生活所有成文报道,都往往有“X社XX记者X时报导”这样消息外的内容,导致不存在维基文库能保存的新闻“文献”。→这种近乎署名的字段难道不是单纯事实吗?这一段的因果关系我完全不能接受。您这句话如果成立,将导致下面这段话也能受到著作权法保护:

    维基文库用户Teetrition7月26日说,今日是7月26日。

  • 至于陈诚病死,就算不看这些,“匪帮”两个字也完全表示了作者观点而不再单纯。→如果只添加两个字就能使得一段单纯事实变为作品而受保护,将导致“名称中无著作权(著作权法不保护作品的简短的标题、角色的名称,而简短的标题中亦可包含两个主观判断的字)”“混同原则”等早已确立的规则毫无容身之地。试问下面这段话能否受到保护?

    反动派蒋介石死了。

  • 正如@Yinyue200所言,这种一句话新闻,是否满足原创性门槛都值得怀疑。如果维基文库不愿意像维基共享资源收录过于简单的图片(例如File:Lenovo_logo_2015.svg)一样收录需要主观判断的、过于简单的文字内容,不如直接去掉{{PD-PRC-exempt}}中的第二项,因为我难以想象到有何内容还能仅因“单纯事实消息”而被收录到中文维基文库中。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7月26日 (二) 11:02 (UTC)回复[回复]
    正確性無爭議?請勿如此自我肯定。署名就算是「事實」,也不是報導出來的事實消息。如果閣下使用源代碼編輯,第一句話就是

    点击发布更改按钮以后,就表示您同意依據CC-by-sa-3.0和GFDL不可逆轉地释出貢獻。如您不欲文章被其它用户编辑或转载,请勿提交。

  • 不能同日而語。{{PD-PRC-exempt}}中的第二项去不去掉,我倒是持開放意見,因為在維基新聞可以,但在文庫其實無法成立。歡迎討論。--Zhxy 519留言) 2022年7月26日 (二) 13:51 (UTC)回复[回复]
@Zhxy 519,在此撤回“正确性无争议”的言论并对此道歉,此前回复对阁下回复内容欲表达之含义有所误读。
回首再看您的发言,您似乎想用“X社XX记者X时报导”来说明,因为成文稿中存在非新闻事实及作者评论性内容,所以不算“单纯事实消息”。我对此的回复是
  • 著作权法不保护所有事实及与事实混同的表达,其中简短的表达多属此类。
  • 评论性内容受保护的前提是它需要满足原创性门槛,满足该门槛后某内容才能被称为作品。在某内容作品都算不上时,版权这个概念根本不适用。阁下似乎从未回复原创性问题。
关于主观性判断标准问题我在前面已有提及,此处不在赘述。对于以上两点,相信论述较为充足的著作权教科书中都有提及,法院判决中也屡可见类似说理。
另恕愚钝不明阁下提及文库许可证之意图。如果阁下是想说明我的举例已通过许可证释出部分著作财产权,此处我作出以下补充说明:请在不考虑文库许可证的情况下判断我举例的受版权保护性。Teetrition留言) 2022年7月26日 (二) 14:12 (UTC)回复[回复]
注意到/存档/2020年#8月中已有相关讨论且相关用户与我论点一致甚至提出了我想提出的“第36届世界期刊大会今天进入第二天”案例,在此链接提请其他讨论者注意。
我当前认为是否收录简短新闻不是版权问题,如果认为文库不应当收录新闻则应由Project:收录方针决定,交写字间讨论是否收录或转姊妹项目。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7月26日 (二) 14:39 (UTC)回复[回复]
一篇文章只要在維基新聞是公有領域,在維基文庫也是公有領域,在維基文庫和維基新聞針對單純事實消息搞雙重標準是不成立的,應該在寫字間討論單純事實消息的收錄方針。--Midleading留言) 2022年7月26日 (二) 15:15 (UTC)回复[回复]
@Teetrition成文者皆是作品,否則各位又為何要將它們作為「文獻」錄入本站?說到教科書,我倒是看到這個。

研究《伯尔尼公约》公认的权威学术著作《国际版权和邻接权:<伯尔尼公约>及对其的超越》也指出:《伯尔尼公约》第2条第8款仅意味着构成新闻的事实不受保护,而不是将包含了事实但构成文字作品的文章或报导排除在外。由此可见,被《伯尔尼公约》排除出保护范围的新闻,根本就不是作品,而仅是事实本身。

[1]

@Midleading如果是一篇確實判定公有領域的文章,我也不反對閣下所言。但如上,本站的目的並不是讓各位就一條事實再創作。 Zhxy 519留言) 2022年7月27日 (三) 04:19 (UTC)回复[回复]
@Zhxy 519成文者皆是作品Symbol oppose vote.svg 反对,无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还是他国著作权法,承认只要成文皆是作品的国家并不占多数。在此对阁下的此言论提出【来源请求】并反驳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 本法所称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一定形式表现的智力成果,包括:(后略)
日本《著作权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一项 著作物 思想又は感情を創作的に表現したものであつて、文芸、学術、美術又は音楽の範囲に属するものをいう。
台湾地区著作权规范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 一、著作:指属于文学、科学、艺术或其他学术范围之创作

阁下不知为何一直对原创性(大陆法律称独创性,英语为originality)避而不谈,如果阁下不明何为原创性,在此为阁下提供参考资料:
其中中国大陆和美国对原创性均有不是太低的要求(图中(File:Threshold_of_originality_world_map.svg)没有被标注为红色),如果中文维基文库要求收录作品在全世界均属公有领域(或通过文库允许的许可证发布,但此情况不符合我们讨论的具体话题,省略),则这与维基基金会的方针不符。
而对阁下所称否則各位又為何要將它們作為「文獻」錄入本站:请注意日常用词“文献”与法律意义的“作品”的区别,阁下当然可以认为在文库中成文皆为文献,但是某内容是否属于作品是法律概念,我以上所谈作品均为法律意义,而何为作品相信中国法第三条已经说明得很清楚。
阁下所引论述的作者王迁教授正是我之前大部分理论和案例的来源,如果阁下需要相关书籍摘录,我可以电邮到阁下的邮箱中。鉴于版权原因不附于此。且,我的论述与阁下所引王迁教授之言论无冲突,我们的论点一直认为例如陈诚病死的新闻不仅是单纯事实消息,而且不构成作品,这与不是将包含了事实但构成文字作品的文章或报导排除在外毫不冲突,因为陈诚病死不满足独创性而不构成作品。--Teetrition留言) 2022年7月27日 (三) 05:03 (UTC)回复[回复]

为避免缩进过多造成回复困难,在此新开一行。我的言论总结如下:

  • 事实、表达、作品三个概念互不相同但互相联系:
    • 事实(fact)是一个较为抽象的概念,一旦它付诸某种形式(不论文字或图片),它就成为了表达
    • 表达(expression)应以某种形式表述,例如“我是人”就是对事实(无论事实真伪)的简单表述;“单纯事实消息”是表达
    • 作品(work)是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满足独创性要件表达
  •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中所述的不保护的三项中:
    • 第一项中所列表达(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可能构成作品,但法律排除其受保护;
    • 第二项中所列表达(单纯事实消息,2020年修改前称“时事新闻”)不会构成作品,因此不受保护;如果新闻报道中有独创性元素,则它可能构成作品(此时它不是“单纯事实消息”或“时事新闻”),如它满足其他作品要件且著作权没有过期(当然,著作人身权永久保护),则受保护。这与由此可见,被《伯尔尼公约》排除出保护范围的新闻,根本就不是作品,而仅是事实(所对应的表达。本括号内的内容是Teetrition加的)本身。观点的核心是一致的。
    • 第三项中所列表达(历法、通用数表、公式等)不会构成作品,因此不受保护。
  • 其中,不保护单纯事实消息的法理在于,它的表达事实混同(见混同原则,又称合并原则),则该表达不构成作品并不受保护。
  • 即使认为“匪帮”二字介入了作者的情感,然而“匪帮蒋介石”是彼时的固定表述,可以被认为是“常见的表达”而不受保护,亦可能涉及“场景原则”。虽然我不认为此二字破坏了该条新闻“单纯事实消息”的性质,但即使退一步认为这条新闻不是“单纯事实消息”,这个表达也因不满足最基本的独创性要求而不构成作品,进而不受保护。
  • 不是所有的劳动成果都能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各国/地区对独创性的要求可参见File:Threshold_of_originality_world_map.svg。“额头流汗标准”早已被各国否定。美国联邦最高法院1991年Feist案在世界范围内亦具有深远影响(参见Feist Publications v. Rural Telephone Service, 499 U.S. 340, 341-344(1991),转引自王迁著《知识产权法教程》(第七版)第67-68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亦可见英维介绍w:en:Feist Publications, Inc., v. Rural Telephone Service Co.、中维介绍w:费斯特出版公司诉乡村电话公司案)。认为任何文字性内容都可以受保护是危险的。
  • 以上言论并未否定较长的、包含作者评论性等独创内容的受版权保护性。
  • 是否收录自由版权的新闻是收录方针问题,有待进一步讨论。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7月27日 (三) 10:33 (UTC),修改于2022年7月27日 (三) 10:54 (UTC)回复[回复]

  • 我插一句話,這麼長的論據我已經看到頭大了。雖然陈诚病死不論如何在中國都是公有領域了,但如果閣下堅持,造成大批閣下等人標準下發表50年以內的「單純事實消息」錄入本站,閣下能不能保證本站不受版權問題訴訟等困擾? 瓜皮仔Canton 2022年7月27日 (三) 13:27 (UTC)回复[回复]
    @Gzdavidwong:我的观点尚未在社群形成共识(虽说在我先前的讨论串的链接中亦有其他用户持相同观点),难道因为我保证本站不受侵权之诉之侵扰,我的观点就能成为圭臬?在此仅是贴出论据反驳@Zhxy 519的观点,对我的观点赞成反对与否,还请阁下自行定夺。
    正如之前给出的案例,既然对应案例都能被争讼,就代表此类案件不能被保证能避免诉诸法庭之虞,诉讼的结果将对理论研究贡献有益的参考。
    维基共享资源中亦存在大量需要主观地判断独创性的文件,例如File:Lenovo logo 2015.svg。相信您能在详情页中看到NoTOO-China模板的红链,这个模板之前是用来说明该文件可能在中国受保护(中国对此类标志的著作权独创性门槛相对较低)、但根据美国等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法律,这个文件没有满足独创性门槛而不受保护的。模板存废讨论可参见commons:Commons:Deletion_requests/Template:NoTOO-China。试问阁下,根据中国的裁判案例和该被删除模板的说明,这些原本被加上NoTOO-China模板的文件均可能在中国得到保护,因此难免争讼之虞,请问是谁在向维基共享资源作担保呢?
    本页页首言本页请以理服人,言之有理,不是一定少数服从多数的以力服人,所以IP用户可发言,不是投票。我亦无非是依理讨论,阁下却突然说出“阁下坚持”“造成”这般话语,诚惶诚恐。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7月27日 (三) 14:17 (UTC)回复[回复]
    本人愚鈍,但從常識直覺出發而已,閣下的堅持,正是令我無從置喙,卻又深感擔憂的。我也知道訴訟結果是很好的參考,但是拿本站作犧牲,代價可太大了。 瓜皮仔Canton 2022年7月27日 (三) 14:42 (UTC)回复[回复]
    感谢理解。如果中文维基文库想要避免此类风险,就应当与维基共享资源采相反态度,在判断是否侵权时排除掉独创性这种主观规则。举个不恰当的例子,{{PD-PRC-CPC}}亦是以法院判决作为说理基础(不过该判决给出了一个相对客观的标准),并未有任何官方规范性文件说明中共文件的可版权性。中国大陆法域不存在判例法基础,指导案例也不是法官判决的依据(不能列入判决主文部分(即“根据……判决如下”部分))。而根据模板说明,这个模板目前在本社群也存在争议。
    我并非强加观点给谁,亦非要求谁接受我的观点。甚至相关内容是否收录亦与我无太大关系。大家无偿为社群作出贡献的精神值得感谢,特别是作为管理员的你们。相信真理越辩越明。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7月27日 (三) 15:11 (UTC)回复[回复]
    我從來沒覺得原創性和本討論真有多少聯繫,所以沒覺得從我的角度要說甚麼。所以真要我說,我只能看別人的說法,比如翟真:新闻作品是否存在原创性?究竟源自何处?但這個很有意思,上來提的就是新聞作品,所謂混同原則我也沒看過和新聞搭邊的好判例。所以我更加疑惑的是,很多法律界沒有完全解決的問題,閣下似乎就拿來準備說服我們。 Zhxy 519留言) 2022年7月27日 (三) 15:10 (UTC)回复[回复]
    @Zhxy 519:再次说明我并非强加观点给谁,亦非要求谁接受我的观点。此处我仅是表达我的立场,您也在表达您的立场。同时容我冒犯问一句,既然此问题法律界没有完全解决、仍存争议,您是否似乎也在准备说服我呢(当然我不愿这样恶意推定)。在其他讨论页其他用户关于此话题的讨论串中,根据善意推定,相信他们亦是如此。在无共识的情况下,保持不收录简短新闻的立场是更稳妥的做法(正如我在4月末尾讨论串中阐明的至今仍未被删除的君之代的立场)。
    试问,因无共识而保持不收录的立场,我为何不Symbol support vote.svg 支持呢?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7月27日 (三) 15:19 (UTC),修改于2022年7月27日 (三) 15:23 (UTC)回复[回复]
    好,我可以放棄說服閣下,本站做法也的確是版權存疑者優先考慮的是刪除,避免如瓜皮仔所說,造成站點的困擾。不過一點,陳誠病死我也要堅持,目前的模板是最穩妥的。 Zhxy 519留言) 2022年7月27日 (三) 15:28 (UTC)回复[回复]
    @Zhxy 519:感谢理解。在前述讨论无共识的基础上,根据稳妥做法的原则,Symbol support vote.svg 支持阁下对讨论串最初提案的三篇文章的全部处理意见的结论(即删除、删除、不变更)。另希望阁下能协助处理4月已提出、至今未处理的君之代#另一文言文版本之疑似侵权问题。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7月27日 (三) 15:37 (UTC),修改于2022年7月27日 (三) 15:40 (UTC)回复[回复]
    看來誤會已消融。請多包涵。 Zhxy 519留言) 2022年7月27日 (三) 15:44 (UTC)回复[回复]




Template_talk:PD-PRC-CPC中有用户认为本文开头的“受中央政治局委托”表明本文为中共中央作品。--Midleading留言) 2022年7月31日 (日) 02:37 (UTC)回复[回复]
这个解释逻辑上靠不住。受机构委托创作的作品,仍然是个人的作品,不会因此就成为机构的作品。而且pd prc cpc豁免的是中共中央组织的公文,不是其作品。Fire and Ice留言) 2022年7月31日 (日) 11:42 (UTC)回复[回复]
受中央政治局委托,我就……起草的有关情况向全会作说明。这句话似乎可以有两种理解:
  1. 中央政治局委托其创作本作品并朗读该作品(“作品”即该起草情况的发言稿);
    此时根据《著作权法》委托作品和职务作品的规则,著作权仍在习个人。但此时不乏有法人作品适用的空间。
  2. 中央政治局委托其朗读(即“作说明”)出本作品(此时该作品可以理解为是中央政治局创作的)。
作第二种理解时,似乎逻辑上能更通畅些。
同时,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的说明和该类文件具有相似之处。部分观点认为此内容同时发表于公报,但正如阁下在写字间中所言,公报内容何以必然具有行政(或立法、司法)性质?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7月31日 (日) 14:40 (UTC),修改于2022年7月31日 (日) 14:59 (UTC)回复[回复]
這種疑問只要理解其所處法理及釋法位置,就不會有任何疑問,但除非如本地部分演繹一般、直接將個人之與公職公務責任相互支離破碎,繼而如可以說任何機關部門只要將其問責首長推出為個人身份而代言其行為不得負責其機關部門之操行、則無人為行使執政公務擔當,如此豈可發文律令暢通法網無阻?諸君謹識。 Longway22留言) 2022年7月31日 (日) 15:11 (UTC)回复[回复]
@Teetrition:请注意《立法法》第五十四条:“提出法律案,应当同时提出法律草案文本及其说明...”,鉴于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的说明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受权于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应视同立法过程中之进程文件,视同立法性质文件,并非所谓“公报”赋予,也与本话题主文件显然有相异之处。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7月31日 (日) 15:20 (UTC)回复[回复]
  • (○)保留 依據文本開頭之闡明,其說明之行使,是受委自執政黨團機關,並於執政黨團公務會議內所作、並非為未有任何機關代表前提下之單一說話,即該行為已而在履行最高黨團之公職與公務,繼而本案提請之理據非恰當適切。——Longway22留言) 2022年7月31日 (日) 15:05 (UTC)回复[回复]
    (○)保留Fire-and-Ice阁下显然对著作权法存在误用。“受中央政治局委托”并不能被简单地认同为著作权法第十九条所指的“委托作品”。根据法条,委托作品一般地由委托合同加以确认,尽管也有不订立委托合同的情况,但一般地均反映出委托人和受托人就委托事项而言原无关系建立,仅在合同或口头约定下建立相互关系——实例中,委托作品关系往往发生在与第三人的关系之间。习是中央政治局成员——这甚至比劳动雇佣关系更进一步——“受中央政治局委托”的说法应视同是文本内容反映政治局意志,并由政治局承担责任,应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三款,视同法人作品,再经由PD-PRC-CPC而确认公有。(并同时反对对公文的过度收缩理解——不知道Fire and Ice阁下在此处的“公文”何所指?如果要以《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内所列文类作准,则甚至中共章程亦不能视为公文收录,而这是与《刑事审判参考》指导案例第680号的精神相违背的。)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7月31日 (日) 15:11 (UTC)回复[回复]
    依法人作品要件及本作品性质,Symbol support vote.svg 支持该作品为法人作品,同意(○)保留
    @银色雪莉:感谢回复,我亦知立法性质非公报赋予。同时我撤回公报相关之不相关表述。提及《民法典草案说明》之意图另在于,《民法典》具有立法性质毫无争议,《民法典草案说明》是立法过程性文件因此同样具有立法性质。那么是否可以类比为:因为《决议》具有立法或行政性质,故《决议说明》亦具有立法或行政性质——即使中共决议可能并没有像《立法法》中那样相似的明文规定?窃认为这一类比可以成立。
    《立法法》初通过于2000年(修正前条文在第48条),而此前不乏类似的对法律案的说明,例如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说明(1996)。即使没有《立法法》的规定,具有公职的人履行其职务,过程性报告应也具有与对应文件相同的性质,且不论该报告似也合乎法人作品的要件。
    不知阁下是否认同这一类比?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8月1日 (一) 05:48 (UTC)回复[回复]
在此反驳诸位提供的四点意见:
  • 意见一、“依據文本開頭之闡明,其說明之行使,是受委自執政黨團機關,並於執政黨團公務會議內所作、並非為未有任何機關代表前提下之單一說話,即該行為已而在履行最高黨團之公職與公務,繼而本案提請之理據非恰當適切。”按:此意见不值一驳。《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指出:“自然人为完成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工作任务所创作的作品是职务作品,除本条第二款的规定以外,著作权由作者享有,但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有权在其业务范围内优先使用。”无论此文是否习近平因工作任务而创作,履行公职的作品亦为职务作品,著作权归作者。
  • 意见二、“受中央政治局委托,我就……起草的有关情况向全会作说明。这句话似乎可以有两种理解:……中央政治局委托其朗读(即“作说明”)出本作品(此时该作品可以理解为是中央政治局创作的)。作第二种理解时,似乎逻辑上能更通畅些。”按:新华社电文署名为习近平,维基文库于是也署名为习近平,因此不存在第二种理解的空间。
  • 意见三、“‘受中央政治局委托’的说法应视同是文本内容反映政治局意志,并由政治局承担责任,应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三款,视同法人作品,再经由PD-PRC-CPC而确认公有。”按:此处“由政治局承担责任”没有逻辑上的推导,无法“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三款,视同法人作品”,以常理判断,既由习近平署名,自然由习近平本人承担责任。另外,制定PD-PRC-CPC模板当前内容时未规定“公文”范围,致今有“反对对公文的过度收缩理解”之语,然则个人署名作品,根据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常识,不可能属于公文。
  • 意见四、“因为《决议》具有立法或行政性质,故《决议说明》亦具有立法或行政性质”。按:中共中央组织的决议具有立法或行政性质,这是社群对《刑事审判参考》指导案例第680号的理解。对立法或行政性质文件的说明应视同立法或行政过程中之进程文件从而视同立法或行政性质文件,这是意见人对立法或行政性质的理解。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等单位二百余名专家参与编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释义全书》第1卷第2版,其“前言”指出:“撰写这部法律释义的作者,大多是立法、行政和司法机关的当年参加过国家有关法律的起草、调研、审议和修改工作的同志,撰写时力求根据立法过程中了解的情况,准确地反映立法意图。”其598页指出“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对法律草案的审议结果报告属于具有立法性质的文件”,并未明确释义对法律草案的说明具有立法性质,在未有最新解释之前,自当从严。
以上。Fire and Ice留言) 2022年8月2日 (二) 02:31 (UTC)回复[回复]
如社羣各成員上所述,現本地文庫共識既已相對明確,閣下似乎反社區商討之共識而行、並稀釋碎裂法理邏輯造成奇異,更如閣下是否要求文庫社區是要完全服從沒有任何明確規章說明之所謂「常識」? Longway22留言) 2022年8月2日 (二) 08:07 (UTC)回复[回复]
虽然在下只为意见三负责,不过阅读阁下的见解后亦有赞同或认为可商榷之处,是以合并回复如下:
一、意见一引《著作权法》第十八条有关职务作品说法驳Longway22君之意见,我原则上并不反对。只是在此基础上,不能不提请阁下注意第十八条并不足以全然排除第十一条与第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尤其是第十二条第一款

“在作品上署名...为作者...另有相反证明的除外。”

是以尽管第十八条规定了职务作品的一般性情形,但这一情形仍要建立在无“相反证明”的基础上。
二、那么,实务中是否存在“相反证明”呢?此处恰好就阁下之对Teetrition君意见二的反驳可提供一反论材料(注:这并不代表我对他的意见就全然支持):阁下指本文在新华社署名习近平,因此不存在第二种理解空间;然而见新华社电文-习在中共十九大的报告,署名亦为习近平,按阁下之逻辑,应不存在第二种理解空间而应将其视为其个人之作品,从而其个人据有版权;然而这一逻辑,将恐与既有案例判决相冲突(即《刑事审判参考》指导案例第680号)。此处即证明,即使署名,亦不全必然以署名者视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者;亦即在实务中,“相反证明”是可能存在的。
三、回到本案,则是否提出足够效力的“相反证明”,成为关键(请注意,我并不以为有“相反证明”即足矣,而仍应考虑其效力是否足够)。当然,效力是否足够,除非法院判决,否则它就是一个各有道理的问题。但阁下于对意见三的反驳中称“...‘由政治局承担责任’没有逻辑上的推导”,则未敢苟同:首先,署名者是否必然承担其全部责任,又以何方式承担其应承担之责任,仍需按各个案独立分析。《中国共产党章程》第十条第五款指出:

(五)党的各级委员会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的制度。凡属重大问题都要按照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的原则,由党的委员会集体讨论,作出决定;委员会成员要根据集体的决定和分工,切实履行自己的职责。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第二十三条:

党中央按照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的原则,对党和国家工作的重大问题作出决策。根据需要,分别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讨论决定。

同上第三十二条:

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必须牢记自己是党的最高领导机关的一员...按集体意志办事...

尽管各人对中国大陆之政治结构实质或许各有认识,然而从成文规则自体而言,政治局遇事实行集体讨论、会议决定是明确的,因而若谓该说明文件在经“集体讨论、会议决定”后才委托政治局成员宣读之情况下而该文件不反映组织意志、组织无须负全面责任的,则不免与上面成文规则相违背;而习作为政治局一员,虽然需要承担责任,但应该视为以组织一员身份,与组织中之他人负共同责任。(谨请注意:从成文规则上,总书记职务并不在政治局中承担比其他政治局成员更多的责任。)以上应足以证明该文件由政治局承担相应责任,而得以十一条第三款解释。至于阁下称“个人署名作品...不可能属于公文”,上述说明已足可解,不赘。
四、(此处@Teetrition:感谢阁下相询,在下对阁下的回复,一并列入此点,不再另行书写,见谅)我总体同意Fire and Ice阁下的“自当从严”——针对《决议》和《决议说明》的关系而言。这两者并非法律文件,也缺乏明确释义,以《民法典》与《民法典草案说明》的关系类比是存在过度类比的情况的。因此我不赞同这样的类比。——但,《民法典草案说明》由于有《立法法》的相关规定,它的性质应是无疑义的。
PS:就Longway22君后来的发言,在下冒昧插一句:社群共识虽相对趋近于“保留”,但一是“相对”趋近,二是这趋近也仅止于“保留”,而各家未必认同各家之论据,是以恐不宜批评他人“反社區商討之共識而行”,我更未见Fire and Ice阁下有“稀釋碎裂法理邏輯造成奇異”与“沒有任何明確規章說明”(事实上Fire and Ice阁下不乏明确引文,逻辑亦颇有高论),这样的指控恐有违推定善意,也不符合事实,还是平心静气谈话,似更适合。冒昧一言,见谅见谅。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8月2日 (二) 09:43 (UTC)回复[回复]
接受銀雪之指教,也期提案人理解,再稍微釋言提問之為求,是較強調對提案人在第四點做案可能所生之邏輯作叩問、但確實較簡短以突出部分重點或需斟酌,但之所以較有此現,即如第四點做案可能與普遍認知之意見綜合吸納和參與等已有所相衝,潛在而言對於無論本地之文庫社區或釋法文本諸公、但且或有不太適切之對照區分,姑且如是期可見諒包涵,諸君再識。——Longway22留言) 2022年8月2日 (二) 10:01 (UTC)回复[回复]
@银色雪莉:基本赞同阁下的意见也感谢阁下的提及。我亦深知未有明确解释前亦应从严,类比亦为增加保留观点之论据。惟有一点不明,阁下以《立法法》之规定说明《民法典草案说明》之性质,然正如我之前所言,《立法法》通过、施行于2000年,其规定即使是对某习惯的确认亦不能溯及既往。之前所举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说明(1996)一例中,该说明冒头即言“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我向大会作关于……的说明”。正如阁下所列党章及相关党内法规的规定,不难推测习作出《决议说明》亦经相关讨论决定。在《刑诉法修正草案说明》当时无《立法法》之支撑的情况下,其立法性质之推导与《决议说明》性质之推导高度相似(私以为不能说因为《立法法》相关规定,某一作品在2000年7月1日前不属于公有领域,在之后属于公有领域)。既然《决议》根据指导案例之精神属于立法或行政文件而不受保护,此时言《决议说明》不受保护似乎并非过度类比。——Teetrition留言) 2022年8月2日 (二) 10:54 (UTC)回复[回复]
人大的立法权在宪法中早有明定。即使没有《立法法》做加强说明,既然规定人大有立法权,则人大为行使立法权而制定的过程性文件也很难被视为不具有立法性质——当然,就像下方Fire and Ice君所言,有一个从宽从严的问题,但是我想这一个还算是同类推论,应可接受。党的文件则有根本不同。实际上党的文件之所以在本地被部分地接受具有“三性质”,还是由于一个判例所引出的讨论。即便在实务中,尽管判例有其参考性,但是它的效力也并没有法律来得强,因此实际上应作为一个有限缩性的特殊情况,不宜作过度推论,实有必要。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8月2日 (二) 12:31 (UTC)回复[回复]
感谢回复,了解并支持阁下的立场。实际上我亦对该指导案例较为贫瘠的说理仍有疑问(更何况这是刑庭法官所作判决)。正如阁下所言,中国大陆法域无判例法基础,指导案例仅有参考作用。但既然社群接受部分党的文件具有三性,个人论述即直接建立在这一前提之上了。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8月2日 (二) 12:44 (UTC)回复[回复]
承蒙指点,回复两点:
  • 一、《立法法》第五十四条提出:“提出法律案,应当同时提出法律草案文本及其说明,并提供必要的参阅资料。”而根据《立法法》第十八条至二十四条,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交的法律案将经过提案人的说明后,进行审议和修订,提出法律草案修改稿和法律草案表决稿。《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释义全书》认为“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对法律草案的审议结果报告属于具有立法性质的文件”,据此可见,《法律释义全书》认为立法过程中的文件为立法性质的文件,从而判定审议结果报告具有立法性质。那么虽无明文,提案人对法律的说明自然也应属立法性质(这只是推测,从宽从严,由文库社群决定)。虽然,这无法推出《决议说明》亦可属此例。
  • 二、银色雪莉认为署名为习近平的《决议说明》“经‘集体讨论、会议决定’后才委托政治局成员宣读”。目前恰无证据证明此点。《决议说明》称:“在决议稿起草过程中,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3次会议、中央政治局召开2次会议进行审议,形成了提交这次全会审议的决议稿。”后又经中共中央全会通过。因此,第三个历史决议代表中共中央集体意志当无疑义。而目前并无任何报道披露《决议说明》的形成过程,仅知署名为习近平。
以上。Fire and Ice留言) 2022年8月2日 (二) 11:53 (UTC)回复[回复]
所以如此即屬於民事行為否?如閣下由此論說,適可民事舉證和承擔民事責任等言之反觀所謂署名者、是否合乎獨自署名承擔民事行為能力之定義。 Longway22留言) 2022年8月3日 (三) 04:40 (UTC)回复[回复]
祝安。对于Fire-and-Ice阁下之意见一完全赞成。就意见二,我当然可以撤回“宣读”这一推理,确实这一推理也无法证明。但我仍要指出的是:
首先,即便没有明确的文件制订过程,但这一文件首先代表政治局的意志应该是没有疑问的。“委托”一词,说明此项事务(即“就......起草的有关情况向全会作说明”)是政治局自身事务(这里有一项旁证:本文中指出:“...中央政治局决定...成立文件起草组,由我担任组长...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领导下承担文件起草工作。”作为文件起草情况说明的本文,其内容自然需要反映领导本项工作的政治局常委会的意志)。
其次,阁下当然可以引用著作权法第十八条(包括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对应的条文)来指出这属于一般职务作品,著作权归自然人作者(包括我前面引用的文段,也确实可以说明此处属于习的“工作任务”范畴),正如我此前的一贯态度一样(“意见一引《著作权法》第十八条...我原则上并不反对”),我不会反对将本文认定为职务作品的看法。但我同样指出,本文也同样具有组织作品之完整要件——除了“主持”和“意志”以外,再谨引用《民法典》第六十二、一百零五和一百零八条指出,习作为文件起草组组长(组织代表)在创作这一决议起草过程中的过程性文件时,其责任划分存在由其所属组织全体承担的可能,因此也就存在了符合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三款要件三的可能性。
以上,谨表明我的态度——我们争论的缘由,实际上是由于现行著作权法的几类特殊作品——法人作品、一般职务作品的概念和构成要件在定义上存在重叠的灰色地带。鉴于这种灰色地带,我在保留我个人认为应当保留的这一观点同时,亦对阁下之意见表示尊重。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8月7日 (日) 10:13 (UTC)回复[回复]

符合mul:Template:PD-US-1923-abroad,在美国是公有领域,移交多语言维基文库。--Midleading留言) 2022年7月30日 (六) 08:39 (UTC)回复[回复]
@Jusjih:請閣下協助移動 Midleading留言) 2022年8月23日 (二) 04:49 (UTC)回复[回复]

8月[编辑]

  • 新华社受权公告,授權方及相關版權待釐清。--Zhxy 519留言) 2022年8月2日 (二) 19:09 (UTC)回复[回复]
  • 公告附图也面临提删。--Johnson.Xia留言) 2022年8月3日 (三) 17:10 (UTC)回复[回复]
    • (×)删除 新华社作品。--Yinyue200留言) 2022年8月2日 (二) 21:51 (UTC)回复[回复]
      这肯定不是新华社自己的作品,不应适用新华社自身的版权要求。 Johnson.Xia留言) 2022年8月3日 (三) 02:07 (UTC)回复[回复]
    • 倾向(○)保留,公告授权方应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或其他官方,而公告本身可能具有行政性质。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8月3日 (三) 04:23 (UTC)回复[回复]
      • 我认为这篇公告属于“纯事实消息”,所以应该(○)保留Johnson.Xia留言) 2022年8月3日 (三) 17:09 (UTC)回复[回复]
        • 「公告」,是什麼也不會是「事實消息」吧……--Zhxy 519留言) 2022年8月4日 (四) 13:30 (UTC)回复[回复]
          公告的内容就是事实消息。 Johnson.Xia留言) 2022年8月4日 (四) 23:38 (UTC)回复[回复]
          除了事实消息(发生了什么),公告的功能就是决议、决定、命令(受众要怎么做)了。这篇公告的内容是宣布“解放军要在台湾附近海域进行军事行动”,要求“船只和飞行器不要接近”,应被视为“决议、决定、命令”。鉴于新华社只是新闻机构,而且是“受权”,即得到批准,发表此公告,合理推断,公告的作者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再次证明这篇公告的公有领域性质。 Johnson.Xia留言) 2022年8月7日 (日) 07:02 (UTC)回复[回复]
    • 應先判讀是否存在民事法人,還有是否具備民事舉證之行為能力。 Longway22留言) 2022年8月3日 (三) 04:35 (UTC)回复[回复]
      这么说“民事法人”肯定不是新华社,而是比新华社级别更高的政府机构。 Johnson.Xia留言) 2022年8月4日 (四) 16:55 (UTC)回复[回复]
    • (!)意見 文字我可以接受按单纯事实消息保留。图片还有待社群讨论。--Yinyue200留言) 2022年8月4日 (四) 06:57 (UTC)回复[回复]
      这张图片跟文字的性质一样,也是单纯事实消息,也应该保留。 Johnson.Xia留言) 2022年8月4日 (四) 16:59 (UTC)回复[回复]
  • 为什么不使用国防部或解放军原公告,国防部失职?--晞世道明留言) 2022年8月3日 (三) 04:29 (UTC)回复[回复]
    反而是国防部转载了新华社的报道…… Johnson.Xia留言) 2022年8月3日 (三) 17:06 (UTC)回复[回复]
  • 我觉得删是不对的,就像上面诸君所言,这篇并非新华社作品,授权方是军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辖下,公有并无疑问。——不过我觉得,因应这一点,至少标题需要改一改是真的。--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8月23日 (二) 03:01 (UTC)回复[回复]
    • (○)保留。一些场合下新华社起到代替中国党、政府、军队发通知的作用,应根据内容判断是否属于{{PD-PRC-exempt}}。 --达师 - 370 - 608 2022年9月10日 (六) 16:18 (UTC)回复[回复]

刪除 已刪除Midleading留言) 2022年8月23日 (二) 04:48 (UTC)回复[回复]

  •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还得再等四年。Fire and Ice留言) 2022年8月13日 (六) 13:09 (UTC)回复[回复]
    这个被广泛认为是代表政府的声明,是否属于行政性文件还有待判断。 Yinyue200留言) 2022年8月21日 (日) 11:57 (UTC)回复[回复]
    文件宣告人銜「國務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部長」、具備公職身份,同時於公共場合公開發佈,應視之為行使行政等法定公務活動,而該作品版本即為公務作品並不具備私有化之條件。 Longway22留言) 2022年8月25日 (四) 13:04 (UTC)回复[回复]
    • 所以国家主席拿你的作品宣读一下你的作品就变公有了?Fire and Ice留言) 2022年8月29日 (一) 07:46 (UTC)回复[回复]
      補充:尋當時原始之單一作版本標識其領銜做成身份也為主席,即其以公職身份率先發佈、已超出私人獨自創作範圍——另據一九七○年五月十九日周恩來等給毛澤東寫報告所述:

      聲明稿由人民日報、新華社、外交部几位同志起草,在十七日晚政治局會議上經過討論,大家提了一些意見,主要是要突出主席同黎筍同志談話中的思想

    • 既繼前述宣讀者之實地活動等條件,可清晰辨識該標的之,所經製作過程完全屬公務活動範圍之內、含有公務組織等共同作成之成份,是以合乎有關公共文件之既有定義,除可排除私有化之可能性外、建議考慮調整文庫收錄版本之作者欄位,因據上述而言該作實際製作者、非毛澤東個人單獨或單獨行使公職之,推定屬於行政內受權代表而領導行使國政元首之名義、身兼元首及具名代表該文件之署名。(同時認定相關領銜名號之同時發佈,為國政受權聲明文件之明確生效,於公共場合達成其生效條件) Longway22留言) 2022年8月30日 (二) 07:07 (UTC)回复[回复]
你的汉语很难懂。简单说来,就是你认为该声明有行政性质,是这样吧?Fire and Ice留言) 2022年8月30日 (二) 12:24 (UTC)回复[回复]
誠如所述 Longway22留言) 2022年8月30日 (二) 12:43 (UTC)回复[回复]
回复一下这个“所以国家主席拿你的作品宣读一下你的作品就变公有了?”:国家主席念我的作品大家都知道这不是国家主席的意志表述,而是我本人的情感凝结。然以国家主席身份宣读的声明,势必是国家主席身份的意志表示,有其特殊的政治含义。两者完全不同。--Yinyue200留言) 2022年9月2日 (五) 18:57 (UTC)回复[回复]

  • 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 譯者不明,可能侵犯版權。晞世道明留言) 2022年8月14日 (日) 07:37 (UTC)回复[回复]
    该版译文应予(×)删除。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十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多版语文教材给出的出处是《马克思恩格斯论教育》(人民教育出版社1986年版),二者译文存在些许差异但基本一致,维基文库的这一版本来自后者。前者译者署名为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后者暂未找到有收录的对应书籍。即使按照法人作品发表+50年规则计算,该译文著作权仍未到期。
    摘录少许前述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马恩全集第40卷前言说明供参考: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补卷是依照1968年开始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俄文第二版补卷译出的。补卷共十一卷,卷次与《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至三十九卷相衔接,即第四十至五十卷。

  • --Teetrition留言) 2022年8月14日 (日) 10:46 (UTC)回复[回复]
    完全赞成(×)删除。另,此文已经是又一次重复被创建和提删了,请管理者注意。鉴于本次创建者是新手,请知道那个模板(就是有一个提醒新手这篇侵权)的用户到他讨论页留个言温馨提醒一下吧。在下已经提醒——我有时也会觉得文库有些介绍对新手不算很友好(指使用指引的清晰度)。--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8月14日 (日) 14:35 (UTC)回复[回复]
刪除 已刪除。--Midleading留言) 2022年8月23日 (二) 04:46 (UTC)回复[回复]


无非是两步论证:一、通过所谓受委托来论证该署名为习近平的作品为政治局或决议起草小组的集体作品。二、通过无限扩大“公文”一词的含义来论证决议说明等也可属于公文。可惜这两步论证一个也不成立。而且当初定的“公文”一词本来就有问题,指导案例680号确定豁免的党的代表大会报告和章程在党国官方定义里本来就不属于公文。社群企图自行定义“公文”一词,导致而今对pd prc cpc的滥用。Fire and Ice留言) 2022年8月30日 (二) 12:13 (UTC)回复[回复]
先从这里头摘出也许可以在本讨论中除外的两篇非“委托”系而是“代表”系的以史为鉴、开创未来 埋头苦干、勇毅前行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声明其“代表中央政治局”,相信符合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三款和第十二条第一款的所有要件,可以被视为法人作品,阁下意见如何?至于其他“委托”系,就像我之前向阁下表示过的,五十对五十,各位接着讨论。
至于“公文”这个词,在这个模板里理应被视为是对680号指导案例提出的“由一定的组织和人员负责起草,经特定的组织程序决议通过,在全党范围内具有约束力”的一种概括性用词,当然有可以讨论的空间(但是指称“企图自行定义”就未免太过了,一则这语气不见得很友好,还是应该善意推定;二则别的不说,“报告”至少仍属于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明定的公文类别之一,说“本来就不属于”是不是也有些过?),如果阁下有更好的行文,不妨提出来修正之;像上次阁下的修正,就挺好的。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8月30日 (二) 16:57 (UTC)回复[回复]
一、委托和代表没有本质区别,都非“由一定的组织和人员负责起草,经特定的组织程序决议通过,在全党范围内具有约束力”,十九大报告和党章是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批准、通过的,这些说明则无证据证明是。二、不错,在官方定义里报告属于公文,但是这个报告是有限定含义的,即“向上级机关汇报工作、反映情况,回复上级机关的询问。”中共党章规定:“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是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它所产生的中央委员会。”中共中央工作条例指出:“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涉及全党全国性的重大方针政策问题,只有党中央有权作出决定和解释。”如果全国代表大会是中央的上级,那这个“只有党中央有权”是讲也讲不通的。可见,在制度规定上全国代表大会并非中央的上级,也因此十九大报告不属于党政机关工作条例定义的报告。另外,在常识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也不属于机关,因此本就不在该条例范围之内。Fire and Ice留言) 2022年8月31日 (三) 01:00 (UTC)回复[回复]
一、委托和代表明显有重大区别。习近平并非政治局的(名义上的)领袖,作为党员“代表党组织发表主张或者作出决定”或作为领导干部“代表党组织对外发表重要意见”时,根据《中国共产党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均需向所在(属)党组织请示,这是“代表中央政治局”发表意见(我相信这两个文件涉及的内容绝对称得上“重要意见”)时须具备中央政治局许可的明证,也是这两个文件符合法人作品要件的明确证据。至于阁下提到的“由一定的组织和人员负责起草,经特定的组织程序决议通过,在全党范围内具有约束力”,未见它不符合哪一点:文件自然有人起草;既然需要请示则必定由政治局同意才可能发出(再次提请注意:政治局是集体领导机构(字面上的),无法不经组织程序通过);因代表中央政治局意见而在全党具备约束力(“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务委员会在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闭会期间,行使中央委员会的职权”)。因此,与尚可纷争一番的“委托”相比,“代表”的效能是清晰明确的。
二、有关“报告”这个词的看法只是我的一个举例,不当所在,我可以收回(自然我可以硬犟“党政机关公文条例只说了公文‘主要包括’,不是限定”,但我脸皮并不那么厚)。然而我的第二点的主要指出,是在于现模板中“公文”一词是完全欢迎更多有识之士来以更好行文修正之,但这一词的当时被使用绝对不宜套上“企图自行定义”这种指向性不甚明确且稍显猜疑的说法——这样谁还敢写东西?模板里的这个词,没记错的话大概是我的版本,我用得不好,完全欢迎批评,包括可以说在下“定义错误”,但“企图自行定义”这顶帽子在下还是戴不上,因此不得不为自己辩护一句。至于对于这种类型的有争议的文献(这种类型的争议不是必然的正误之分,而是在条文内必然可能出现的真空现象),本就是需要不断讨论的,“滥用”这个说法,对那些对真空地带理解不同的用户,并不公平。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8月31日 (三) 03:06 (UTC)回复[回复]
一、同意你对“代表”的理解,但是,这也就意味着这两篇文件的性质是“主张”或“意见”,何来“在全党范围内具有约束力”?二、我记得当初制定pd prc cpc模板现行内容时有人说不要为公文限定范围,现在我浏览讨论后没看到这句话,可能是我的记忆出了差错。那我愿意收回“企图自行定义”这句。Fire and Ice留言) 2022年8月31日 (三) 03:42 (UTC)回复[回复]
一、中央政治局的的主张或意见如果在全党范围内不具有约束力,那么中共中央工作条例中提到的“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是党的组织体系的大脑和中枢”岂非成了一纸空文?恐怕这个说法说不过去吧。以史为鉴、开创未来 埋头苦干、勇毅前行提出“各级党委(党组)要把..作为...重大政治任务...要以...巩固...”;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出“全党要把...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抓好抓实”;类似的言辞,阁下觉得这仅仅是评述性的意见,还是具有约束力的号召?
二、要不这样得了,还是用回指导案例680号的原话“官方文献”这个词来取代现模板中的“公文”好了,省得再生争执。阁下以为如何?想了想,还是不大行,我收回。看看有没有哪位有更好的说法。 银色雪莉留言) 2022年8月31日 (三) 04:12 (UTC)回复[回复]
同意你的观点。Fire and Ice留言) 2022年8月31日 (三) 04:35 (UTC)回复[回复]
認為提案單一重複之理據始終是對文獻表述有所謬誤曲解,蓋有關文件之定義、無論何級何機關出具之以黨政機關論,是以於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早已確定無誤,上述之均處條例述「公文種類」範圍內,且行政性質既已如有關述明及討論之定論,偏離重點和歪曲立論恐進一步導致已明確之公職代表黨政組織(中央級)行事屬性再次被模糊化,如本編於他案所述,有關最高級黨政職銜擔當人表面名下做成品,在本地是否認知僅為個人名下原創作品是必須有相當嚴格兼具體之研判過程,如有做成品自身內具體內容或進一步旁證等加以顯示之並非個人原創之做成、則其所謂個人名義之原創權益並無法合理考量於相關作品權利之中,即仍回到銀雪閣下一直強調之關鍵——起碼立論上衡常即屬於中央政治局授權特定個人做成/代表發佈等之,如需明文引據而不容許合理擴延法理解讀之、則採法文原話「官方文獻」亦非不可取之。同意銀雪劃線部分之建議,認定可作為暫定再行改進之共識基礎。 Longway22留言) 2022年8月31日 (三) 05:18 (UTC)回复[回复]
同Longway22意见。 Yinyue200留言) 2022年8月30日 (二) 21:09 (UTC)回复[回复]

9月[编辑]



天界傳真 及子頁面,錄入用戶稱版權所有,即與文庫收錄方針相背。--221.127.14.109 2022年9月24日 (六) 14:23 (UTC)回复[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