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院院字第160號解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司法院院字第159號解釋 中華民國《司法院
院字第160號解釋》
司法院院字第161號解釋
解釋日期:民國18年9月4日
資料來源:司法院解釋彙編: 第 2 冊 138 頁


PD-icon.svg 因為作品司法性質,所以中華民國司法院解釋屬於公有領域。

  行政院之意見甚當。

  附行政院原咨

  茲查懲治綁匪條例第、六兩條規定,尚有未盡明晰。甲、上海房屋有為租地建築者,訂有一定年限,屆滿原地收回,是以屋主對於地皮僅有使用權,而無所有權,如遇此種情形,則房屋沒收標賣後,地皮又將如何處分。分、由二房東出租之房屋,如果破獲綁匪,按條例第六條僅有以窩匪論之規定,對於房屋是否仍援第五條之規定而沒收之,如其沒收,則業主與綁匪本無直接關係,在法律上自不應負責。丙、上海房屋多為數棟毗連,牆壁均為共用,如果沒收全部,自無問題發生,倘僅一間或數間,其牆壁界限,應如何劃分,又如一屋分租數戶,而犯案之戶適居樓房,則沒收之部分當然僅及樓面,而梁、柱、椽、瓦均為樓下所公有,其勢萬不能劃分,還有此類情形,將如何解決。以上三點,苟不明白解釋,難免不起糾紛,敝院對於原呈各點,意見如下:甲、懲治綁匪條例第五條沒收房屋,應以綁匪自置或房東所有部分為限,此案屋主既係租地建築,訂有租賃期限,則沒收、標賣僅能及於屋主自置之建築部分,其土地應依限交回土地所有人管業。乙、由二房東出租之房屋,如發生綁案,合於懲治綁匪條例第六條之規定時,其所租之房屋,既非係匪自置,自不能援用同條例第五條沒收。丙、依懲治綁匪條例沒收之房屋,如有原呈丙項情形,應由執行沒收機關,就其所有部分斟酌執行,但以不侵及他人共有部分為限。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依據中華民國司法院釋字第771號解釋:本院院字及院解字解释,系本院依当时法令,以最高司法机关地位,就相关法令之统一解释,所发布之命令,并非由大法官依宪法所作成。于现行宪政体制下,法官于审判案件时,固可予以引用,但仍得依据法律,表示适当之不同见解,并不受其拘束。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中华民国司法院1929/2/16-1945/4/30期间之解释,称为院字;1945/5/4-1948/6/23期间之解释,称为院解字。但院字与院解字解释间,则接续编号,院解字解释并未自第1号起重新编号。故在院字第2875号解释后,即为院解字第2876号解释,字号虽由院字变为院解字,但编号连续。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司法院大法官是中华民国最高司法机关—司法院中所设置之常设机关,在一般口语的用法中,司法院大法官亦有可能是指该机关的“成员”。